第一百三十一章 女贼们的分赃大会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赤血龙骑第一百三十一章女贼们的分赃大会

    行着凯瑟琳项项的说明,洛林渐渐在脑子里对大海对酉一,六帝国有了一个大约的认识。

    阿尔摩哈德帝国,位于浩瀚的玛迪多姆海的南岸,灼热之土的最北端。人口八千七百万。地广一千万平方公里。

    历史极为悠久,甚至可以上溯到当初的神圣战争时期。

    当年,眼看着人类世界就快要灭亡之际,正是他们及时派出了大军。与茹曼人以及其他各国的人类联军一起并肩做战。最终打败了魔族与不死族联军,将他们驱赶到了地下。

    两国之间一度极为友好,甚至也是互有联姻。

    但是在后来,也就是距离现今大约二百年前左右。阿尔摩哈德帝国政治发生了一次剧烈的动荡,导致了王朝兴替。而茹曼帝国的皇家血脉却一直流传了下来,这也必然导致了两国的关系渐行渐远。

    这是因为每一次的政变动荡。第一个倒霉的一定是把屁股放在龙椅上的皇帝陛下。而由于联姻的关系。茹曼帝国的皇家必然会与前任的阿尔摩哈德皇帝沾有姻亲。

    想当年,茹曼帝国皇帝陛下的老婆听到自己的兄弟被一帮头顶着高粱花子,满嘴黄牙的暴民们砍了脑袋。然后顶在竹竿顶上暴晒了三天,传首九边,当即就昏了过去。醒来之后跑到御前会议上大哭大闹,使尽了悍妇本色,要让茹曼帝国兴兵报仇。

    而皇帝陛下看到自己的小舅子被人挂了,当然是龙颜大悦、心中极为爽快,但是这种事情。自己一个人躲在了墙角偷偷高兴了还可以,却也不能把这种兴灾乐祸摆到脸上。

    再加上老婆在家里闹的厉害。他老人家无奈之下,派出了一支使节队伍,跑到阿尔摩哈德对那位刚刚把屁股放在龙椅上的篡位将军的面前。向他表示了茹曼帝国的强烈谴责和愤慨。

    按理说,茹曼这一手做的已经算是不错了。

    阿尔摩哈德网登上皇个的那哥们儿只要是有一点儿眼色,随便拉扯两句什么昏君无道,民不聊生了。天怒人怨了之类的口号,哪怕就是说上一句,“老大轮流坐,今天该我了”把这件事情支糊过去也就行了。但是这位新上任的董事长兼首席地行官却是杀戳残暴起家,是一个浑不吝的角色。

    他老人家刚刚当上了皇帝,正蹲在龙椅上面,一边搓着自己的香港脚。挖着鼻屎,一边热情地关心后宫的美媚们贫乏的精神生活,正玩的哈皮呢你却跑了过来,非但不说恭喜大哥上位发财,而且还跑来指手划脚,指责他不应该这么做。这也太让他老人家下不来台了。

    他老人家当即是龙颜大怒,把使节团的成员捆了起来,然后极为干脆利索地就在皇卓的门口,把那些倒零孩子的脑袋全都砍了下来。

    这一大嘴巴子抽在爱好和平的茹曼人的脸上,削得他们一下子晕头转向,连北都找不到了。

    大家都是高级流氓,就应该有高级流氓的样子,每天端个香槟酒啊。玩个宝马香车,泡个美媚,然后共同探讨一下怎么从死老百姓身上吸更多的血之类的重大课题。

    但是对方却没有身为高级流氓的自觉,还停留在街头小流氓耍片刀,到处乱砍人的低级阶段,这就太不入流了。

    于是茹曼的皇帝陛下,也就是凯瑟琳的曾曾曾”祖父。发现对方新任的总瓢把子如此不给面子,当即也是大怒,派了自己的双花红棍带着数万的小弟,操着片刀,然后跨海远征。

    两帮人就这样干了起来。

    在这二百年里面大家打打停停,互有胜负,但是这中间的血海深仇也就越结越大。

    到了后来,阿尔摩哈德帝国出了一位天才的名将阿摩尔,哈杜。在十二年前曾经提兵五万,攻入了帝国,将战火烧遍了帝国南方的每一寸土地。打愕帝国十七万讨伐大军屡屡败逃,承突狼奔,甚至一度挥兵北指,前锋几乎到达了茹曼城下。

    有士兵发誓说,他曾经看到了茹曼城众神殿的尖顶。但是他们最远也只走到达了这里。,

    因好在这个危机的时候,儒略大公如慧星般地崛起,展显出了自己军事才能。

    他先是在东线设计,击败了想要跑过来捡便宜的帕提亚帝国的餐略军。然后亲自率领着从东线和北线调集而来的二十万大军,回师国内。以万钧雷霆之势,重压了过来。

    哈杜将军见情势不对,当即立断。他率领自己的军团,与大公的军队且打且退,最后成功地退回到了帝国在玛迪多姆海最北端的据点。隔着一道只有数里之宽的博多雷斯海峡,与帝**团遥遥相望。

    至此,第十三次茹阿战争这才落下了帷幕。

    只是关于这一场战争的胜负,双方互有不同的说法。

    两国的政府开动了自己的宣传机器,请了无数的砖家叫兽,写了无数篇论文。都是不要脸地宣称自己的战绩辉煌,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但是公允地讲。哈杜将军以五万弱旅敲翻了十七万的帝国精锐,看下去确实是很牛叉到了极点,但是他却并没有完成自己的战略目标取得任何一个玛迪多姆海北岸的立足点

    “

    而儒略大公虽然赶走了侵略者,但是面对那位将军,却不得不抽调了东线的精锐军团,而且因为战争是在自己的国内发生,帝国本身也是损失惨重。

    所以说,他们双方都不算赢。但也都不算输。只能是一斤,平手罢了。

    也正是因为这中间夹杂着的这么多的新仇旧恨,所以当那一项要求将凯瑟琳和亲的动议一提出来。面对着教会的压力,她二话不说,当即落跑,以这种方式来表示自己的抗议。而且中间一路之上,也得到了大中小各级贵族的鼎力支持的重要原因。

    而且既使在教会内部,也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因为宗教虽然没有国界,但是信仰宗教的人却是有国界的。

    大家都跟阿尔摩哈德死磕了那么多年,突然说要化敌为友,搁谁身上。谁也是受不了的。提醒中场休息

    “可惜的是,虽然有阿摩尔,哈杜那个不世的名将支撑,但是现在这个国家已经烂透了凯瑟琳叹息了一声,下了最后的评价。

    她斜斜地依坐在了沙发上面;纤手之中优雅地把弄着一串珍珠项链。那珍珠圆润光洁,极是漂亮。更难得的是那些珠子一个个全都是一样大小,一看就知价值非凡。

    洛林看了看她手中的那串项链。然后又转头看了看四周。

    只见那个网多雷斯送来的大箱子已经打开,里面放着的宝物在魔法灯光下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而在座的每一个人手里全都拿着一件贵金属制品,又或者宝石。全都是眉飞色舞,喜笑颜开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山贼们的分赃大会。

    凯瑟琳一脸无所谓地拿起一件东西,看上两眼,然后扔到了一边。

    阿黛尔则小心翼翼地挑选着一个个的装饰,然后带在身上比上两下。然后也是随手也扔过去。

    罗琳娜拿着手杖在那个箱子里面到处乱翻,想要找出几块魔法宝石。而在她的手边已经放了好几个同样的东西。

    薇拉则不愧自己体内一半的龙族基因。

    她喜滋滋地将剩下的,那些所有会反妹光芒的东西全都搂在自己的怀里,而且还不时地用自己娇嫩滑腻的俏脸在上面轻轻地蹭上两下。看那样子,只有在叫她吃饭的时候,或许才会松开手吧。

    洛林看着那几名少女在珠光宝气的映衫之下的如花如玉的娇美容颜。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然后又默默的更正道:好吧。这是一群漂亮的女山贼们的分赃大会。

    他想了一下,假装没有看到”呃。没有看到雷欧正吃力地举起了手里一大块黄金,然后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对着地板上一块烁烁放光的钻石狠狠砸去。

    洛林一伸手,也从箱子里抄出了一块蓝色的宝石,坐在了沙发上面对着灯光欣赏,看着灯光在宝石的折射下变成了梦幻般瑰丽的色彩。

    他不由得轻轻一叹,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位王子殿下送的礼倒是挺下本钱的,出手还真是阔绰啊。

    凯瑟琳愕然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以为这是那位王子自己掏的腰包?。,

    洛林不由惊奇地眨了眨眼睛,一言不发地看向了凯瑟琳。

    凯瑟琳微微一笑,道:“你仔细看清楚,这里不少的东西可都是贼赃。阿尔摩哈德因为面海背陆。所以做起无本的生意来,可是老手了。我想大约海上的商船没少被他们打劫吧?。

    说着,她兴致勃勃地拿起了一个戒指对着灯光检查了起来,然后像是找到了什么,低低欢呼了一声。

    她斜依着娇躯,向洛林靠了过来。然后指着刻着的上面的纹章,说道:“你看这个,这是帕提亚帝国的纹章,只有他们才会用弓箭和弯刀做为纹章的。”

    洛林抬眼看了一下,果然在那戒指的内侧发现了刻出的纹印。

    凯瑟琳冷笑了再声,将那枚戒指扔到了一边,然后又接着说道:“阿尔摩哈德人越来越不行了。现在不光是买卖人口,还顺带着打劫商船,弄得在国际上臭名召著。看来他们也是知道,如果再不充暴发户。挥金如土地和人打交道,就更没人理他们了。”

    她顿了一下,又补充道:“知道吗?他们做事的时候,不是论对错。而是先分清自己人和外人的区别。然后偏袒自己人,打击外人”

    洛林愣了一下。

    他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问道:“大家不都是这样子做的吗?”

    凯瑟琳无所谓地一耸香肩,道:“可是因为多年的抢劫和掠夺。他们连最基本的善恶对错都分不清楚了。而且自己人,外人,这种界限又怎么能分得那么清楚。儿子,女儿,兄弟,姐妹,表亲,本族族。这些哪一个算是自己人,哪一个又算是外人?

    到最后,也只能是奉行这样一种准则,和自己的儿子一起来对付自己的兄弟,然后和自己的兄弟一起对付堂兄弟。又和自己的堂兄弟一起对付自己的族人。最后和自己的族人一起对付别族的人

    她转过头来,淡淡地说道:“这种情况到了后来,只能是连绵不断的仇恨暗杀,时时玄刻都得要

    ““

    忱刀从暗处射来的毒箭,坏有谁敢挺着胸膛老在阳米兰下兆“一菇能够挺着胸膛走在阳光之下,不怕有生命的危险?”

    洛林不由沉默了下来。

    凯瑟琳精致如雕刻的下巴一扬。指着那一箱的珠宝,然后又鄙夷地冷冷说道:“就以这一箱珠宝为例,表面上看珠光宝气,奢华无双。可是仔细看看清楚,这里面每一样东西都是沾着鲜血和尸骨的。”

    洛林听完,不由恶心地“咦。了一声,急忙将那块宝石放到了一边,然后又将手在衣服上蹭了两下。这时他也明白了过来,这些东西肯定也是那些人在路上抢来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地凌乱。戒指、项链,宝石什么的乱七八糟地堆在一块。

    罗琳娜看到了那块宝石,然后抬起头来,说道:“这块蓝宝石倒是不错。很好的魔力储存容器。你要不要?不要的话,就归我了。”

    说着,将那块蓝宝石拣了起来,在上面哈了口气,然后拿着自己的丝帕仔细地擦拭了两下,又对着灯光仔细地一看,然后这才满意地放在了自己身边。

    洛林看了她一眼,有些恶意地提醒道:“这宝石上面,说不定就有人的鲜血曾经溅到上面过。很有可能还有人因它而死,难道你就不害怕吗?”

    罗琳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死几个人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古往今天,哪一块有名的宝石上面不是人命堆起来。教廷梵蒂诺主神大教堂里的那颗“光明之山,的上面堆得着的鲜血可以淹灭整个大地。可是你去问问,哪个女人不想要它?”

    洛林当即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想想也是,这些女人别看平时弱不经风的,而且看到一个小兔子。打手,卜羊什么的受了伤,也是眼泪花花的,爱心泛滥,心疼的不得了。

    而在实际上,她们的心底狠毒着呢。

    什么东西只要一经她们的手。准的要祸害的绝了根。

    像狐狸啊之类皮毛华丽的动物。被抓住之后扒掉了的皮,最后还不全都是披在了她们的身上?也从来没见她们害怕过。,

    就连藏羚羊的都快要绝迹了?还不是因为那些女人们喜欢用它的皮毛编成的披肩?

    罗琳娜也不知道洛林的脑子里转过的念头。

    她探头看了看那只箱子,看到除了这十多件的东西之外,已经见了底了,然后不无遗憾地叹了口气,道:“那个该死的吝啬鬼。只是送了这么一口箱子。真真是太小气了

    洛林惊讶地看着她,道三“这么满满一箱子东西,你居然还说小气?”

    罗琳娜理所当然地道:“那可不是。我听说我家里在海上跑船的人说过,他们做一票生意,就可以弄到三倍这么多的东西。”

    她想了想,然后喃喃地说道:“或许回头,我缺钱的时候,也应该去海上看看?”

    洛林当即打了一个哆嗦,和凯瑟琳对望了一眼,然后全都沉默地看向了罗琳娜。

    罗琳娜看到众人的目光,顿时明白了过来。

    她笑了笑,道:“你们以为我说的是去海上打劫?”

    她见众人全都沉默以对,然后又道:“放心吧。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是他们在海上跑船的,只要运送货物紧俏得当,一趟就可以赚这么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那里搞交易,全都可以不用交税。”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凯瑟琳灰眸一转,涂着鲜红豆麓的纤手翘着兰花指,然后轻轻地掩在樱唇上,呵呵呵地浅笑了起来。道:“罗琳娜,其实这件事情,你应该责怪洛林的。”

    “咦?”洛林当即吓了一跳。慌忙说道:“这,,这又关我什么事情?”

    凯瑟琳笑着说道:“当时如果你不去替那行。叫什么什么的死胖子男爵求情,就让那些人把他的脑袋砍下来的话。以阿尔摩哈德人的眼光来看,只有这样才够得上心狠手辣。才算是一名英雄。他们就会拿大量的珠宝来结交你。如果没有,你就不是。

    所以,当你替了那个男爵求情之后,他们就把那个死胖子的狗命算是给你的礼物,当然也就不会再抬一箱子礼物出来。”

    洛林顿时恍然,这才明白当时那个王子一直观察着自己这些人的表情。原来就是在看这种情况,然后决定送礼时的出手大方程度。

    他不由苦笑了一下,道:“那些王八蛋到是挺会看人下菜碟的。”

    这时阿黛尔见分赃己毕,轻松地拍了拍自己的双手,然后眼珠转了转,莲步轻移,走了过来。

    她来到了洛林的身边,然后一抬腿,坐在了洛林沙发的扶手上面,轻轻地笑着问道:“洛林,你就不再考虑考虑,咱们还是想个办法,把希尔梅莉娅给泡过来,怎么样?”

    网络故障依旧,一过十点就不断掉线,根本打不开,明天找通信公司的事去。

    感谢大家的支持。

    要票,要票,要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