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我们鼓励你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赤血龙骑第一百三十章我们鼓励你

    行了斯皮男爵那绝望的嚎叫声,希尔梅新娅顿时心中大狂

    尽管她的圣术精通,而且地位超然。但是面对着这些世俗权贵们的横行霸道、草管人命,却发现自己还是那么地无能为力,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的死去。虽然那人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也是一斤,活生生的人命。

    她紧紧地握着双拳,指甲全都深深地陷入了手掌当中。全身发抖着向洛林众人高声叫道:“发发慈悲吧绀!他虽然有错,但是罪不至死就为了你们这些贵族所谓的面子和尊严,非要逼出人命才行吗?”

    众人对望了一眼,也觉的有些尴尬。

    只是要他们为了那个人渣出头说情,却也是不太愿意。

    别的不说,仅看他进枫叶丹林时那种专横跋扈的样子,就知他是斤。人渣中的极品。以前还不一定造下过多少的孽事,死不足惜。

    这种下贱的东西死一个少一个。自己又不是他的亲爸爸,管他干什么?

    大家纷纷打着哈哈,讪然地躲过了她的视线。

    希尔梅莉娅见众人全都是无动于衷,不由急得快要哭了出来。

    洛林看到她那双杏仁般的眼睛里噙满了晶莹的泪水,如梨花带雨一般。不由得心中一软。

    他沉吟了一下,然后一转头看向了旁边的网多雷斯,却发现他正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自己,嘴角隐隐还带着一丝神秘的笑意。

    洛林不由一怔,也不知他究竟在高兴什么。不由得心中奇怪,但是看到他脸上的笑容随即敛去,也无暇多想。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正在哭嚎着要自杀的斯皮男爵,然后说道:“王子殿下。我这人心软,这闹的生离死别的,让我看的心都有些碎了。”

    网多雷斯看到洛林脸上露出的不忍神色,心中不无鄙夷。暗暗想道:这些家伙,只是一条狗的性命。而且还是别人家的狗,他们就已经心慈手软了。真是没有为上个者的能力和担当,不过这到是一个大大的弱点,以后可以利用一下。

    但是他却并不表露出来,而是微微一笑,柔声问道:“那么阁下的意思是?”

    洛林想了想,蔡后道:“这样吧。你替我谢谢太子殿下的好意。至于他吗?”

    说着,洛林回头看了一眼那位到霉的男爵,淡淡地说道:“随随便便就打断他的四肢就算了。唉,没办让我这人心软,见不得别人流泪痛哭”

    网多雷斯看着他那自怜自艾的样子,不由打了一个寒战。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伪君打断了四肢,整个人这一辈子就残废了。还不如直接要他的命呢。最起码那样还痛快一点儿。

    他回过头去,向旁边扫了一眼,然后笑了起来,道:“伯爵阁下果然是心地善良,不愧是号称正义、英勇、公正的龙崖草家族的继承人

    ”。

    洛林假装没有听出他话中的讽刺意味,笑了起来,谦虚地说道:“不用客气,您也是相当不错的。”

    网多雷斯微微一笑,然后一转头厉声喝道:“斯皮,你还不赶快谢谢伯爵阁下的饶命之恩,这样失礼,不怕有损我阿尔摩哈德礼仪之邦的美名吗?”

    斯皮男爵得脱大难,当即扔下了短剑,双膝跪地连连。头。

    他把脑袋叩的像是大钟一样,梆梆直响。鲜血像是不要钱一样,顺着额头哗哗地往下直流。但是他却仍顾不得去擦拭,口中不住地叫道:“谢谢大人,谢大人的饶命之恩”

    洛林看着他像条狗一样摇尾祈怜的样子,不由心生厌恶。淡淡地一挥手,道:“算了,不用客气。记得拖远一点儿再打断他的手脚,我这人心软,最听不得惨叫声。”

    他的那后一句话,却是对着那些走上前去,要将斯皮男爵拖开的阿尔摩哈德皇家侍卫们说的。

    那些人互相看了看,又举头看到网多雷斯回了一个肯定的眼神,这才答应了一声,然后将那位男爵带了开去。

    学院的纠委队员见到大事化小,全都松了口气。然后向围观的众人高声叫道:“好了。没事了。大家都散了。都散了吧。走的最后的几个人,可要留下,帮我们把死马的尸体清理干净。”,

    围观的众人看到没有热闹可看,顿时齐齐地哀叹了一声,再听到纠查队晏们的威胁,轰然一声,像是雪山崩塌一样,全都夹着尾巴,飞快地逃走了。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洛林看着那两名阿尔摩哈德的皇家侍卫将斯皮男爵远远地拖了开去。他回过头来,看向了希尔梅莉娅。道:“神眷之女,你看我这样做还行吗?”

    希尔梅莉娅没想到洛林会出来求情,不由惊讶地看了他两眼,眼睛里隐隐带有一种奇怪的神色。

    洛林看着她手掌中渗出的血迹,知道她刚刚太过激动,指甲掐破了

    。

    他不由轻轻一叹,然后走了过去,掏出了自己的手帕,一撕两半。将她紧握的开,然后仔细地将她手掌上的伤口裹好。

    希尔梅莉娅也不阻拦,只是默默地低下头去,任由他替自己包扎伤口。

    凯瑟琳见此,顿时打翻了醋坛子,在旁边呵呵呵的冷笑了起来。

    “正

    杜示技薪娅听到了她那全意不祥的笑声,顿时仓身颤,地收回了手。

    她看到凯瑟琳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眼神,也不知怎么,心中一阵狂跳。差一点儿就要拔腿就逃。

    但是看到双右手下的侍卫们仍然在敌意地对峙着,又生怕再出了什么意外。

    她想了想之后,最后还是决定硬着头皮留了下来。但是却后退了几步,低着头,避开了洛林。

    洛林见此,只能是无奈地转回了身来。

    凯瑟琳轻轻跺了跺脚上的高跟皮鞋,然后一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凑到了他的耳边,一边浅笑着,一边低声说道:“洛林。要不你就去把她给泡了吧。反正我看她的样子也是千肯万肯了,只要勾勾手,说不定就自动爬到你的床上来。这么好的机会,你可千万别浪费了。”

    洛林听了她的话,不由转头看了希尔梅莉娅一眼,看到她脸上一片的酬红,偷偷拿眼角瞥着自己,眼光一触,又急忙移了开去。立时知道她也听到了凯瑟琳的话,不由得心中一动,紧接着心中警兆大响,额头上刷地泌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洛林大爷是何等样人,稍稍一品味。又岂会听不出凯瑟琳话语当中的冲天醋意。知道自己只要有一个应对不当,明天就会被派到敢死队里去了。

    他急忙摇了摇头,然后心虚地用手捏了捏自己的鼻子,含糊地说道:“我就是看她手上有伤,帮忙裹一下伤口而己。

    你千万别多想。再者说了,她可是神眷之女,教廷里面数得着的人物。又怎么会动了私情。”

    阿黛尔此时也凑了过来。

    她听了洛林的话,不由冷笑了两声,在旁边唯恐天下不乱地起哄道:“你开什么玩笑,虽然说神眷之女不能嫁人,但却并没有说不能偷人。怎么样?要不要我教你两手?包准一出手就把她给勾引过来。

    洛林不由脑子里嗡地响了一声,差一点儿就坐倒在了地上。

    他转过头来,看到阿黛尔那双因为兴奋而变的异常明亮的眼睛,大为惊奇。心中暗道:这个女人疯了?

    凯瑟琳也是低低地惊呼了一声。

    她拉着阿黛尔的手臂小声说道:“黛尔,你

    疯了?”

    阿黛尔左手比了个八字,摸着自己光滑娇嫩的下颌,得意地嘿嘿奸笑了两声,然后压低了声音小声地说道:“奶可,你不觉得让洛林去勾引那个可恶的女人,让她学坏堕落。然后抓住她的把柄,把她踩在自己的脚底下是一件何等快意的事情吗?”

    洛林愣了一下,顿时胆寒。他不是不知道女人疯狂起来是多么的恐怖,但是却也没有想到会恐怖到这种地步。

    他侧过头去,仔细地看了看阿黛尔挺翘的香臀。

    有那么一刻,他几乎就要不顾在场的众人看着,伸手去她丰满如月一般的香臀摸一下,看那里是不是有一条像恶魔一样的箭型尾巴。

    凯瑟琳灰色的眼眸一转,然后也奸笑了起来,道:“没错,洛林,你去泡她吧。我不会怪你的。知道吗?我以前发过誓的,我宁愿让自己的灵魂呆在地狱里面。因为一去天堂,就会看到她一副圣女的模样坐在了众神的身边,

    洛林看了她一眼,心中暗道:仅凭了这一件事情,就可以确定,她和阿黛尔两个将来是一定会下的狱的。

    他看到凯瑟琳的眼睛也开始放出明亮的光芒,急忙说道:“妮可,这件事情,你就别想了。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变废墟。五个女人那就只能是核废墟。我可不想死的那么早

    “五,,五个女人?”凯瑟琳与阿黛尔不由对望了一眼。

    洛林伸手一指,然后说道:“你,黛尔,罗琳娜,薇拉,要再加上希尔梅莉娅的话,不正是五个女人吗?”

    凯瑟琳与阿黛尔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然后一起侧过了头去,先是看了看薇拉,然后又向罗琳娜看去。

    罗琳娜看到她们好奇的眼光。顿时恼羞成怒,低声喝道:“混蛋!你把我加进去干什么?”

    她将手在胸前比划了两下,就要用电击术,但是比戈打手,了两次,最后却还是放下了手来。

    正当他们几个人胡闹的时候。

    这时,就听网多雷斯已经笑了起来,道:“伯爵,你难道就不把你身后这些漂亮的女士向我做一下介绍吗?我可是知道,在这些迷人的女士中间,有一位动人的美女可是差一点儿就成为了我的大姓的。”

    凯瑟琳的脸当即黑了下来,冷冷地一言不发。

    网多雷斯也不等洛林的回话,就快步走了过来。

    他来到了阿黛尔的身前,停下了脚步,一手环在胸前,一手顶着自己光滑的下巴,微笑着道:“你也别说。先让我猜猜看。”

    “妩媚妖娆,窈窕动人。您一定是阿黛尔小姐他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腰去。彬彬有礼地在阿黛尔的纤手上一吻,道:“我猜的对吗?”

    阿黛尔收回了自己的手,宛然一笑,道:“王子殿下,你还真有眼力,猜的不”

    网多雷斯微微一笑,然后站在了薇拉的面前,道:“天真可爱,清纯无暇。你一定是薇拉小姐了。”

    “正

    鼎着,拉起了薇拉白嫩的小年。然后在上面轻轻地

    薇拉一下子瞪圆了自己的大眼睛。惊奇地看了看他,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上去给那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一拳。

    就在这斤小工夫,网多雷斯已经走了开去。薇拉见此,只能是唉叹了一声,然后把自己的手背在裙子上狠狠地蹭了两下。

    网多雷斯抽了抽嘴角,只能是假装未见。

    他来到了罗琳娜的面前,然后勉荐一笑,道:“兰质惹心、秀外慧中。不用说,您就是**师雷斯特的得意弟子,魔法师罗琳娜小姐。”

    说完,就要去拉罗琳娜的纤手。

    罗琳娜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地避开他伸过来的手。然后微微地躬身一礼,落落大方地说道:“王子殿下,多谢您的夸奖。”

    网多雷斯也不生气,微笑一礼。然后来到了凯瑟琳的面前,笑道:“雍容华贵,国色天香,不用问,您一定就是凯瑟琳小姐

    说完,一低头,拉过了凯瑟御的纤手,然后在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

    凯瑟琳微微抬起了下巴,也不缩回自己的手,冷冷地说道:“王子殿下,你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她看到网多雷斯的眼睛转了转。又补充道:“殿下,您也不用找什么借口。大家都是明白人。只是为了一个所谓的道歉,似乎不用这么大费周张。说吧,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网多雷斯看凯瑟琳堵在了门口,丝毫也没有请自己进去的打算,他不由笑了笑,然后柔声说道:“郡主殿下,您猜的不错。其实我这一次来,并不只是为了道歉。”

    他顿了一下,然后以手按胸,露出一副真诚的模样,认真地接着说道:“最主要的还是想过来,探望您一下。并且为以前那一次的和亲的提议给您带来的不便,向您表示万分的歉意。肯请您的愿谅。”

    说着,一转头高声叫道:“把礼物抬上来。”

    立时有两名大汉抬着一个大大的箱子,从后面走了上来。他们将那箱子放在了凯瑟琳的面前,然后躬身一礼,又退了下去。,

    网多雷斯微笑荐着那只大箱子。道:“一点儿小礼物,不成敬意,还请郡主殿下笑纳。”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天色不早了,我还是告辞了。”

    说完,微微地欠身一礼,然后一转身,带着手下的一众人等,转身

    开。

    希尔梅莉娅站在旁边,看到那一名紧跟在网多雷斯身边的卷发大汉从自己的身边经过之时,恶狠狠的看了自己一眼。

    她不由得心头一怒,低声地说道:“为了一个所谓的面子,就人性命,这似乎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亏你们还敢特意出来丢人现眼

    ”。

    那大汉眼中立时闪过了一道凶光。当即就要发作。冈多雷斯急忙一伸手,按在了他的后背之上。那大汉顿时醒悟了过来。他怒。享了一声。然后深深地看了希尔梅莉娅一眼,这才跟在网多雷斯的身后,渐渐走远了。

    洛林看到他们离开,消失在了夜色当中,再看看地上的十余匹死马。还有那一口大大的箱子,心中极是奇怪。

    他暗暗想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些阿尔摩哈德人还真是有够奇怪的。

    先是一大帮子的骑士气势汹汹的跑过来,然后在自己众人杀了他们的战马之后,并不气恼。却又当着自己的面,要杀一个自己人。然后又送了一大箱的礼物。随即又这么灰溜溜地离开。

    这时希尔梅莉娅等人见到无事发生,也纷纷告辞离开。

    洛林看到希尔梅莉娅临离开之际,又回过头来,轻轻地膘了自己一眼。他看到那并非不带感情的一瞥。再想到凯瑟琳的话,顿时感到骨头也轻了三分。

    凯瑟琳见此不由低低地冷哼了一声。

    浩林急忙板起了面孔,然后问道:“这些阿尔摩哈德人还真是奇怪。他们怎么想一出是一出,都不清楚,他们这究竟是想要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凯瑟琳看他疑惑不解的样子。不由嫣然一笑,道:“你不明白是吗?想不想听我给你解释一下?。

    洛林苦笑了一下,摊开了双手,说道:“这斤。问题还有第二个答案吗?”

    凯瑟琳一边示意几名侍卫走过去。将那箱子抬进房中,然后又带着众人回到了客厅,坐定之后,这才说道:“这种事情需要从阿尔摩哈德帝国本身说起。他们位于南方,以贩卖奴隶为经济支柱。因此也就养成了一种欺软怕硬的性格。”

    她顿了一下,然后又道:“他们这一次来,纯粹是一种外交上的试探。当那些皇家骑士们全副武装来到咱们门口的时候,其实是在示威。

    但是发现你一副二杆子的脾气。一出手就将他们的战马全部杀死的时候,这时候那个王子这才出现。而且也放低了姿态,对我们刻意地讨好。甚至是不惜手下的人的性命。

    见鬼的网络,根本连不上线,这一章是在网吧发的,郁闷。(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