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禽兽,夜舞?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赤血龙骑第一百二十二章禽兽,夜舞?

    冉黛尔感受到他年指的温种酸麻的感货直诱心底不禁又迷离了起来,配合地微微仰起了精致如玉的俏脸,任由他轻轻地擦去了自己脸上的泪水。

    洛林看着她那梨花带雨的绝色容颜。心中突然后悔得几乎要以头抢地。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就这么被自己给错过了。只是指尖触着如凝脂般滑腻的肌肤,再看到她那梦幻般的眼神,却也不敢再唐突佳人,生怕再惹出火来。

    因此上,洛林爵爷只是很没出息,微微揩了两下油,就收回了手,低声安慰道:“好了。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阿黛尔感觉到洛林收回了手。不禁有些茫然若失。

    “谁哭了?”她听了洛林的话。先是一怔,随即反手在自己的脸上一抹,发现自己真的很没出息地流出了泪水。

    她好像也没想到自己会流泪一样,愣愣地看了两眼,然后也不知怎么就突然破啼为笑,有如鲜花怒放一般。

    过了片刻,她止住了笑声,这才感到有些失态,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睫毛,喃喃地低声道:“我原本也没打算哭来着。只是

    说着,她千娇百媚地横了洛林一眼。这才接着道:“只是你知道你刚刚有多吓人吗?简直”简直就跟禽兽一样。”

    洛林爵爷看着她那妩媚的快要滴出水来的样子,当即以手加额,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然后恨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老老实实的没有动你,还要被你骂成是禽兽不如吗?我”我还不如当今禽兽”

    说着,他扮了一个凶相,然后张开了双手,像是狼扑小羊一样,恶狠狠地就要扑过去。

    阿黛尔此时恢复了本色,却是毫不相让,当即一挺丰胸,道:“好啊。你来啊。我看你是不是真有那个胆”

    洛林透过她那件薄薄的晨褛。甚至可以看到丰胸上面,那两朵绽放的嫣红色的小小落蕾,当即一阵口话燥。心中暗骂:这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

    他做了几次的样子,最后还是没有胆子扑过去。然后沮丧地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到,双手捂着脸,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低声说道:“我还是禽兽不如算了。唉,伤自尊了,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阿黛尔看他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起来,跑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扒开了洛林的双手,然后强忍了羞意,将自己的俏脸在他的脸上轻轻地一贴,道:“我就知道,你是不会随随便便就欺负别人的。正直、善良。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啊。乖了叭”

    洛林噢到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口中却是毫不留情,道:“是啊。你看我是不随随便便地欺负你。然后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再去外面找一个人,让他随随便便地欺负。”

    阿黛尔顿时大怒,道:“混你当老娘是那种人吗?”

    说着,一伸手将洛林的衣服解开,又有些歉脏地伸出手幕,在他的胸膛上擦了两下。然后张开了洁白的贝齿,像母猫一样恶狠狠在他的胸前咬了一口。

    洛林未及防备,当时痛得眼泪都快要下来了。但是却也知道,那娘们儿是来真的,如果乱动的话,说不定胸口就要少一块肉了。

    他只能是强忍着疼痛,伸出手来。轻轻地在阿黛尔的头颈,玉背,丰臀,长腿上一一抚过。

    阿黛尔少女情怀,哪儿堪刺激。当即嘤咛了一声,松开了口,扭了扭蛇一般的柳腰,然后眼神迷蒙着抬起头来,红唇微张,向上索去。

    洛林当即毫不客气,低下头去。和她痛吻了起来。并且偷偷地伸出了手去,在她的身上不住地游走。

    阿黛尔感到他的手在自己的身上做怪,突然神色一清,然后向后一仰头,紧紧抓住了他的手,颤声哀求道:“不行的。真的不行的。”

    她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道:“大不了等”等结婚的那一天。咱们再,”

    说到这里,脸上已经羞红的如同染了血一样,极是妩媚。

    听那少女说到结婚两个字,洛林心中不由一跳。假装不知她话中的含意,轻咳了一声,然后双手搂住了她的纤腰,道:“那好。咱们说好了。等你结婚的那一天,我来找你,你可不能再推三推四地找理由拒绝了。”,

    阿黛尔听了他的话,先是妩媚的嫣然一笑,仔细一想之后,顿时勃然大怒。

    她紧紧地盯着洛林,那双美丽如星晨的眸子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低声喝道:“混帐东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光想着占我的便”

    说着,坐直了身体,伸出手来。就向他的身上胡乱地抓去。

    洛林急忙伸手抓住了她的爪子。苦笑道:“大姐,我不是不明白你的意思。只是你看看我,现在身无长物,一事无成。只是一个有个三五个铜板的乡下小土财。上学都是借钱上的。而且还得罪了茹曼的首相。谁知道那老东西什么时候伸伸手,就要搞死我。就算是你想要结婚。那也只是连房子都没有的裸婚。你愿意啊?”

    阿黛尔一怔,随即软了下来,但却仍然气呼呼地道:“不管。我不管。反正我说过了。你要是敢,”

    她说到这里,一咬牙,又接着说道:“我”我就一刀宰了你。反正我外公是魔导士,没人敢惹。我就是当街把你给宰了,最多也就是判两年缓三年。”

    说着,那双美眸眯了起来,眼神如刀锋一样,存洛林的身上上下扫视。好像是在找从哪里下刀更合适,放血更快。

    洛林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正要再哄她几句。

    正在这时,就听有人敲门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轻柔动人的嗓音响起:“洛林,你在里面吗?睡了没有?”

    正是凯瑟琳的声音。

    阿黛尔顿时吓得火气全消,一下子俯在了洛林的身上,一动也不敢动。唯恐发出了一点儿的声音,让凯瑟琳那个酷坛子知道了以后,不顾一切地冲进来,抓了自己的现行。

    她在洛林的耳边低低地说道:“让她快走。”

    洛林被她那丰挺而且充满了惊人弹性的娇峰顶着,原来就已经迷糊了。再加上她在自己耳边的轻轻吐息,顿时感到一阵酸软,懒洋洋地哼了一声。

    凯瑟琳在门外听到声音十个小当即心中大声叫谐!“开知道你在里盾六

    说着,用力地扭动了把手,就要硬闯进来。

    阿黛尔当即大惊,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惶惶然地低声道:“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被妮可抓住了,我以后还怎么做人,还不如死了的好。”

    她一边说着,一边四下打量,一转头看到了旁边的高大衣柜,当即冲了过去,拉开了门,也不顾里面的衣服,一闪身就钻了进去。

    洛林看着她那敏捷如猫一样的灵动身法,不由一阵无语。心中暗道:怪不得人人都说女人是天生的政治家。她们天生就已经具备了政客的基本素质

    “不怕做坏事,唯一害怕的,只是做了坏事后被抓住。

    这时就荐那房门声越来越响起来。

    他不由叹了口气,走过去,伸开了房门。

    只见凯瑟琳换了一套淡紫色的晚礼服。香肩裸露在外,而且胸口极低。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中间那条引人入胜的迷人乳沟。被灯光一照,耀得人眼睛发花。

    她一脸冰霜地站在门口,问道:“你刚刚在干什么?”

    洛林心中一跳,急忙打了一个哈欠。道:“我刚刚都快睡着了,被你一叫这才醒了过来。”

    他猛然间感到胸口一阵痛疼,这才想起那是被阿黛尔咬过的。急忙将衣襟整了整,挡了起来。

    凯瑟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一低头从他的身边挤了过去,走进了房中。

    她在房中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才疑心尽去。一转头看洛林仍然还站在门口,顿时想起来自己是干什么来了。不由得心中一跳,妩媚地横了他一眼,轻声啐道:“快进来,把门关上啊。”

    说完之后,也不知为什么,自己的脸却是先红了。

    洛林无奈地把门关上。走了过去。口中却是抱怨地道:“怎么了?妮可,什么事情这么急啊?就不能明天再说吗?”

    凯瑟琳一手拎着长裙的长长下摆,然后张开了双手,一脸嗔怒地道:“陪我跳”

    “咦?”洛林不由惊奇地眨了眨眼睛,这都快半夜了,怎么想起这么一出?,

    凯瑟琳咬了咬娇艳的红唇,低声道:“本来今天你应该先陪我跳一曲的,结果被阿黛尔那个坏女人给抢先了。

    我越想越不甘心,不管了,今天说什么你也得陪我跳上一曲。”

    洛林不由得心中苦笑,那个坏女人还在我的衣柜里藏着呢。

    他四下看了看,为难地道:“这也没个音乐伴奏什么的”

    只见凯瑟琳嗔怒地一跺纤足。仍然张着双手,一句话也不说。那双会说话一样的迷人幕色眸子直直地盯着自己,洛林再也无力抵抗。

    他想了想,只得道:“好吧。只跳一曲啊。”

    说着,走了过去。然一手握住了凯瑟琳的柔软的小手,另一手扶在了她的纤细的腰间,缓缓地挪动着脚步。

    洛林一直是心怀鬼胎,两人跳了几步,总是踩到凯瑟琳的脚,气得凯瑟琳愤怒地直瞪他。道:“在舞厅和她就跳那么好,在这里光踩我的脚,你是不是在敷衍我啊?”

    洛林看着她打翻了醋坛子的模样。无奈之下,只得轻轻地哼起了一首淡淡的老歌,按着那个旋律来跳。

    只是那首歌的旋律一起,躲在柜子里的阿黛尔当即低低地惊呼了一声。

    凯瑟琳当即一怔,霍然抬起头来,四下地寻找,道:“这是谁的声音?”

    洛林急忙一伸手将她的螓首按在了自己的怀中,道:“跳舞了。整天疑神疑鬼的。哪有什么人啊,可能是老鼠了。”

    凯瑟琳顿时身体一僵,感受到一股温暖从洛林胸膛传来,随即软化了下来,再也不愿意离开,就那样将自己的身体依偎在了他的身上,然后随着那淡淡的旋律,轻轻地移动着脚步。

    当那首略带着忧伤的旋律结束,房中的三人全都沉默了下来,一时间懒懒地都不想动。

    凯瑟琳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了洛林的肩头,过了好一会儿,这才问道:“这首歌还真是好听。叫什么名字?”

    洛林想了想,最后淡淡地答道:“这个歌”我忘记了。”

    凯瑟琳听他说话还是有些含糊不清,知道是给阿黛尔咬的,不由得心中一阵偷笑。正要再问。

    就听门口又是一阵敲门的声响。只是这一次却是粗暴了许多。让他一时怀疑,自己那扇门会不会被敲破了。然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咆哮道:“开门,快给我开门。”

    三人顿时全都一怔,听出了那声音的主人,正是老法师雷斯特。

    鼻接着,房门又是一阵巨响。

    凯瑟琳顿时也慌了手脚,这黑天半夜的,房时紧闭着,自己两个人在只是这里跳舞,而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说出去谁会相信?而且老法师雷斯特跟家里老头子关系又好,万一他要是一个大嘴巴说出去。家里的老头儿虽然说开放,但是也会被气个脑溢血。情况不好的话,说不定雷欧不用等成年,就已径直接继承公爵的位子了。

    想到这里,她也是转过头去,四下寻找能藏身的地方。

    她和阿黛尔不愧是最亲密的敌人,连思维方式都是极为相像。她一转头,也看到了那个衣柜。顿时眼睛一亮,也不等洛林反应过来,一拉柜门也是窜了进去。

    洛林看了,不由吓得一闭眼睛,心道:完了。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这两人在里面碰了面,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啊。

    他又等了一会儿,结果却只是听到了低低的两声惊呼,然后再无动静,不由心中大奇。有心想要过去看看,但是这时那门又是被敲的山响。

    他只好先去开了门,看到雷斯特站在门口,一脸的愤怒,不由道:“怎么了。大师?”

    雷斯特冷哼了一声,也不理他。直接地一伸手,把他推到了一边,然后大步走进了房中。

    小小

    汗一个,发现大纲出了一些问题。为了能让故事更精采,能对得起大家掏的钱,正努力修改当中。所以更新一直不稳定。修完之后恢复正常。有不到之处还望大家原谅。对不起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