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首相拉塞尔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赤血龙骑第一百一十七章首相拉塞尔

    沧林听了阿黛尔的话。不由心中一沉。不住地转头看向的凯瑟琳。

    凯瑟琳扶着他的手,从马车上轻快地跳了下来。这才说道:“你有什么问题就问不要总是蹙在心里。”

    洛林见她识破了自己的想法。不由尴尬地一笑,道:“好吧,这斤,问题我已经闷在心里很久了。但却一直没有机会找你问。”

    凯瑟琳无所谓地一耸凝脂般的香肩。道:“你既然能蹙这么久,想来必然有你的原因吧。好了,快问吧。难得我今天心里高兴。如果过了这个时间,你再有什么问题的话。说不定我就会要你付出代价的!”

    说完,如水般的眼眸转了一转,然后极具诱惑性用手中的羽毛扇在自己娇艳欲滴的红唇间轻轻一碰。紧接着,那张如玉般的俏脸就红了。她急忙展开了扇子,挡在了面前。

    那一抹娇姜少女风情让洛林失神了片刻。

    阿黛尔在他的身后轻轻地咳了一声,低声抱怨道:“嗨,嗨,嗨。打情骂俏也要找个好地方。别在大厅广众之下就这么发”发”就这么做行不行?当我们都是木头吗?”

    虽然阿黛尔并没有挑明,但是洛林两人都知道她说那个“发,字的后面会跟个什么词。不由皆是脸上一红,转过了头去。

    洛林急忙干干地咳了一声,然后问道:“当时,呃,我是指你当时逃出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多带些人?”

    凯瑟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失笑道:“就只是这么一个无聊问题?”

    她看到洛林一脸认真的样子。这才缓缓地合起了扇子,然后一脸冷淡地说道:“这很简单。我们是茄曼人。我们的祖先,罗慕路斯兄弟当年可是喝着狼奶长大的。所以,从小就要知道,这个世界不相信什么眼泪,而只会相信一种东西,那就是实当你想要创造自己的幸福。你就只能够靠你自己。”

    她紧紧地握住手中的象牙扇柄。一字一顿地说道:“只有你凭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你才能获的别人承认和尊重。才有资格和那些食人猛兽们平等谈话。而一个只会绣花的软弱少女也只能任人摆布的命运。

    既使今天不被这个人给“和亲。掉。明天也会被另一个人给“政治联姻。的。”

    洛林不禁有些黯然。想起乡下那些仗着家里弟兄们多,就到处横行霸道,欺负别人,而且也没人敢管的人渣们。却也不得不承认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尽管是一个凶残而混蛋的法则,但是,在此同时,却也是最管用最实际的生存法则。

    他看着凯瑟琳那双明亮如星光的眼睛,不由小声地嘟囔道:“就算是这样,那你也该多带几个人啊。”

    凯瑟琳笑了起来,反问道:“多带几个人?带几个?会不会有内奸?我带魔法师的话,首相会不会也派魔法师出阵追捕?到那个时候。再打起来的话,就会死很多的人,而这些精英都是帝国的支柱。死的人越多,积攒的仇恨越多。到了最后,既使是爆发内战也不是没有

    。

    对于我们来说,这都是要极力避免的。”

    她顿了一下,又道:“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对我来说,那一次也是一场试练,一场政治游戏,如此而己。所以我们都必须把事态控制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说完之后,又是嫣然工笑,补充道:“当然,这些都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我们家老头儿给我写的信上面说的。”

    洛林听她说的轻松,也不由的一笑。但随即想起了当时在那个山头上的冲天大火,道:“我可不认为那把大火也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凯瑟琳也想起了那一把差点儿就要了她和雷欧众人性命的大火,当即脸色也变得铁青,紧紧地抿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

    这时,就听旁边一个低沉的声音轻轻说道:“是的,那把火是不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但是首相的侄子和陛下的那个情妇的死,也不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那话语声不高,却是充满了凛凛的杀机,如同冬日里呼啸的北风一样。,

    众人尽皆不由自己地打了一个冷战。转头看去,只见雷斯特**师不知何时从起,就已经挂着他那根从不离身的法技,站在了他们的身边。

    众人急忙向他恭身行礼。

    雷斯特微微一笑,看着众人道:“不用多礼。”

    他看到阿黛尔站在洛林的身边。紧紧地挨在一起,不由心头暗怒,极不易察觉地挑了挑眉毛,然后向凯瑟琳说道:“妮可,我就是担心你压不下火气,和拉塞尔起了冲突,这才赶来的。”

    凯瑟琳这时又恢复了平静。

    她敛了敛身上的毛皮披肩,微笑道:“大师,你不应该担心我是不是能压下火气。而更应该担心我们可爱的首相大人,看他懂不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

    雷斯特微笑着抬起了头,看着不远处的门口,轻轻地说道:“他懂的的,不然他也不会当上前相。不信你看,他们都过来迎接你了。”

    洛林转头看去。

    只见一大群人从房子里面涌了出来。

    为首的一个身穿长袍,头戴着一个红色小帽的老者。别的不说,仅仅是着那顶显眼的小红帽,就应该可以猜出这位就是茹曼帝国那位权倾朝野、位极人臣的首相

    红衣主教拉塞尔。

    洛林站在旁边,不由仔细地观察起那个人来。

    他大约六十岁左右的年纪,脸上有不少的皱纹。身材高大、胸肩宽阔,骨格粗大,双手的手臂极长,几乎可以探到膝盖下面。

    头上满头如草莽似的花白头发,方正的大脸上有一个巨大的鹰钩鼻。一道高高隆起的粗大静脉横过宽阔的额头直到鼻子上面。

    深灰色的眼中蕴藏着残忍的光芒。无情而果断的脸上不时神经质地抽*动,显示出他细微而复杂的心里活动。

    虽然年纪颇大,但是行走起来,却是龙形虎步,极是威风,没有一丝的老态。一副枭雄的本色。

    看到这里,不由让洛林很是奇怪,这老家伙这么嚣张外露,明眼人一看就知,既使他没有谋朝的野心。也有了篡位的相貌。

    而到了现在,居然还没有被士让下给收拾掉了,这也真是一个奇迹。

    应该算是皇帝太过饭桶呢还是说这老家伙确实是能力出众,超出众人许多。一旦离了他,帝国就会玩不转?

    这时就见那位红衣主教来到了凯瑟琳的面前,以手抚胸,微微地欠身一礼,沉声说道:“恭迎殿”

    说完,也不待凯瑟琳回礼,一转身打手,对着雷欧却是深深地一礼,将头深深地低了下去,沉声说道:“恭迎小公爷。”

    雷斯特看他如此不把凯瑟琳放在眼里,怕她生气。不由紧张地看着她。

    却见凯瑟琳微微一笑,道:“拉塞尔大人,您不必多礼。而且你这样一位重臣这样对一个小孩施礼。说不定会宠坏他的。”

    拉塞尔却并不起身,仍然垂着头。沉声说道:“不然小公爷虽然年纪小,但是他总有一天是会登上皇位的。如果不从现在就好好地教导他,将来怎么能承担起主宰一个国家的重担?”

    凯瑟琳不由一窒,说不出话来。

    洛林也没想到他这一见面,就剑拔弩张地直指雷欧的继承资格,几乎就等于是指着众人的鼻子,明着说:如果这个刑子不行的话,我们可就要换人上场,不会就这么让他占着位置不拉屎的。

    但是这种事情,却也只能由当事人自己来应付。

    如果越俎代庖,那老家伙就会立亥指责雷欧这么大了,还要人教导基本的礼节,实在是太不成熟。不具备成为皇帝的资格。

    而如果雷欧有一个应付不对,则也会受到指责,说他不具备资格。总之,不管雷欧怎么应对,他总有机会挑出毛病来,给众人一个下马威。顺便再给自己造造声势。

    想到这里,洛林不得不感叹,这个玩弄政治的老家伙果然是超级流氓。用心真真是何其的歹

    众人此时全都把目光投向了雷欧,看他是如何应对。

    雷欧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却是没有丝毫的慌张,显示出极强的心理

    质。

    只见他嘻嘻一笑,伸出自己白胖的小胖手,双手扶起了拉塞尔,道:“首相大人免礼。您也太过心急了。皇帝陛下身体健康,还有好多年可活呢。咱们不用着急于一时。我现在年纪还小,看到书本就头痛。你就先饶了我吧,教导这件事情。咱们以后再说”,

    雷欧这样说,虽然是无意,但是拉塞尔当即却是全身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心中暗暗后悔:自己真是太大意了,只是顾着给人下套,却没想到那个孩子会把话题牵扯到皇帝陛下的身上,好像自己这么说,是盼着皇帝早死一样。

    他不禁抬起头来,看向了雷欧的眼睛,好像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什么阴谋,又或者是天才的迹像,但是却只是看到了雷欧那双漆黑的大眼睛里面闪亮的一片童真。

    拉塞尔看了半天,最后低下了头来,喃喃地说道:“如您所愿,殿下。”

    说完之后,他这才猛然间醒悟过来:那个孩子清澈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是迎着自己的目光的,没有丝毫的退让。不由得又是一阵悚然。

    这已经是多少年没有的事情了

    没有人敢再直视自己的目光。有多少人一看到自己的目光,无不是瑟瑟地发抖。而那个孩子却毫不胆怯。仅这份胆色就已经足够让许多位高权重的大臣们蒙羞了。

    想到这里,原先那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的骄横和因为侄子的死的愤恨,也消失了许多。

    如果这个孩子小小年纪真的有如此厉害,那么自己还得要认真应对才行。因为他将来还会长大,而自己已经老了。自己那个家族将来也要在生活在他的统治之下。

    既使是他也不得不为家族的将来想想,万一那个小痞子手握重权之后。想起自己曾经给他穿过小鞋,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他却并不知道,雷欧现在好歹也是带着数十个小弟打混的一方老大。学院里的那些小痞子们可是不在乎你的爸爸是谁,爷爷有没有当过首相。

    想当老大,就得凭了自己的实力。雷欧那个老大,可也是跟着别人一拳一脚,恭恭到肉地打出来。那股凶悍的王者气势早就已经是练出来了。

    但是拉塞尔也是一代豪杰,仅仅只是内心深处振动了一下,随即恢复了正常。毕竟雷欧年纪太小,以后的变数还是很大的。想到这里。他不由在心底狞笑了一声。

    他站直了之后,然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向凯瑟琳问道:“公爵大人身体还好吗?我可是好久都没看到他了。”

    凯瑟琳先是赞赏地看了雷欧一眼。看得那个小家伙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脑袋,这才轻笑着答道:“劳您挂心我父亲身体还好,能吃能睡的。大人放心吧。哪怕是只当一天的皇帝,他也一定会活看到那一天的。”

    拉塞尔不由惊奇地“咦,了一声。道:“这是什么意思?”

    凯瑟琳道:“很简单啊,现在在帝国干什么都得收税,可谓是万税万税万万税了。尤其是遗产税,税率定得那么高。

    他说了。反正这一辈子是看不到减税的那一天,只好加把劲,多活些日子,好争取有一天把陛下给熬死了。好让他也当一回皇帝。因为只有皇帝陛下,才能明目张胆地逃税,不是吗?”

    说完,挑衅一般,呵呵呵地轻笑不己。

    拉塞尔不由苦笑了一下,道:“殿下,您说笑了。”

    他看到站在旁边的洛林,不由眼中寒芒一闪,道:“这个是”

    凯瑟琳淡然一笑,介绍道:“这位龙崖草家族的洛林伯爵。”

    她想了想,有些放心不下,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是我的人。”

    听了她那会让无事生非的滥人产生奇怪联想的介绍,洛林心中不由也是苦笑了一下。但却也知道她这是好意。不管怎么样,有她的这一句话放在这里。将来其他人想找自己的麻烦也要掂量掂量。

    拉塞尔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了洛林一番,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殿下您的眼光可是相当的不错啊”(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