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忽悠术,穿越众必修技一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雷斯特见他比自己还能说,不由打了一个寒战,急忙打断了他,直接道:“伯爵阁下,您的难处,我们也都知道了,不知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才能告诉我们呢?”

    洛林忍不住又叹了口气,道:“就像我理解您的难处一样,相信您也理解我的难处。这件事情的详细经过。我还打算写在我的回忆录里面,卖点儿稿费,好贴补一下家用呢。您就想要这么一分不掏地拿走,是不是……”

    他抬起头来,双手一摊,为难地看向了那老法师。

    旁边一名女魔法师终于按耐不住,站起身来,冷笑道:“伯爵阁下,别忘记了,您可是龙涯草家族的唯一传人。龙涯草那可是神圣之花,众神祭典上也经常用它来装饰。是正义、荣耀和勇气的象征。”

    洛林没想到这家徽里面还有这些渊源,不由愣了一下,一边挠着头,一边自言自语地喃喃说道:“我还以为龙涯草这玩意儿一抓一大把,意思是说我们家族不值钱。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说,正义这玩意儿不值钱。”

    “吓~!”他一抬头看到对面那魔法师的脸色,顿时吓了一跳,道:“你的脸怎么绿了?看上去好吓人啊。”

    那魔法师强忍了冲上去把那位钻进钱眼里的丢人贵族暴打一顿的冲动。

    她抽抽嘴角,然后道:“当年圣骑士哈德林大人品德高尚,公正严明。而且他南征北战,立下无数功勋,无以为酬。到最后,贵族纹章院只能将神圣的龙涯草授予洛林家族做为纹章,来回报大人不世之功。”

    不赏之功啊~!洛林听了,不禁连连摇头。心中对那位圣骑士先祖很是不满。

    那位老大当年趁着手里有兵权的时候,要是再加把劲,学习曹魏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曹操同学的先进管理经验,先玩一把东汉集团公司的管理层收购,然后在帝王交易所里上市发行自己的股票的话,自己现在不也可以弄个四宫八院的昏君之类名垂千古,想要再活个三五百年的英雄人物当当。

    偏偏谁不好学,却跑去学郭子仪,真真是脑子被门夹过。搞得我现在只能当个乡下的小地主,每天为把米捆柴的琐事操心,这人生的际遇还真的很是凄凉啊~!

    那魔法师看洛林仍是一脸的不屑,又接着道:“想当年,龙涯草家族的哪一位不是响当当的英雄好汉。为了公理与正义而战,对抗世间的不公与邪恶,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当年的洛林家是何等的荣耀,一提起来,又有谁不是交口称赞?多少世家为了能让自己的家徽上多一片龙涯草的叶子,争着抢着跟咱们结亲……”

    洛林愕然地道:“咱们?”

    “啊~!你说那个呀……”那位魔法师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不由低低地惊呼了一声。

    她那双眼睛狡黠地转了转,然后伸手弹了弹衣服上的徽章,脸上露出了一丝骄傲,道:“在下罗琳娜。维兰,帝国魔法协会魔法师,枫叶丹林学院魔法系助理教授。”

    她看洛林仍然是一头的雾水,叹了口气,只得解释道:“在很多年以前,我们两家贵族曾经结过一次亲。算起来,你还应该算……算是我的表弟呢。”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又接着道:“不过,现在看来,我很后悔会有你这么一门亲戚。”

    洛林愣了一下,仔细地打量起对面那位自称是自己亲戚的女魔法师。

    他这才注意到那个一直以来躲在众人身后的女魔法师原来还是一位知性美女。

    只见她面容光洁如玉,黛眉细长,宛如柳叶,明眸善睐,似秋水荡漾。琼鼻挺翘,贝齿晶莹,秀丽脱俗。

    尖尖的魔法师帽子下面有一头褐色长发,顺滑而充满弹性的长发如瀑布般泻下。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光华,微风吹来,发丝轻舞般飞扬像是水波在流动,说不出的飘逸出尘。

    尽管全身被宽袍罩住,但是却仍然可以显出美好的身材。而且在行走之时,那长袍袅袅依依,飘飘如仙。可想而知那宽宽的长袍之下,纤细柔软的蜂腰轻轻摆动,如杨柳般摇曳生姿,是何等的妖娆妩媚。

    那魔法师见洛林一直呆呆地看着自己,也不说话,不由黛眉一蹙,道:“你这个死要钱的混蛋,怎么不说话?你这么做,对得起洛林家的祖先吗?对得起号称公理与正义的家族徽章吗?”

    洛林回过神来,摇头叹息道:“这位不知拐了多少弯、说不定八十杆子都打不着的亲戚,你不要这样说嘛。要是我真的一分钱不要,反而是对不起洛林家的那些先祖们,对不起公理与正义~!”

    罗琳娜气急反笑。

    她双手抱怀,气急败坏地用力压迫着自己胸前的那一双原本就不太大的娇嫩,怒气冲冲地说道:“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打算怎么狡辩~!”

    洛林淡淡向她胸前地瞄了一眼,心中恶意地想道:飞机场上的小豆包,活该长不大。再这么压下去就变锅贴,让人分不清正反面了。

    他端起水杯,润了润喉咙,这才慢悠悠地说道:“洛林家族的家徽是的龙崖草,我们是信仰公理与正义的贵族,而不是缺心眼的贵族。我正是坚守着家族的祖训,这才要钱的。”

    众人皆是一愣。

    罗琳娜一皱眉头,道:“这话从何说起?”

    洛林笑了笑,道:“公理与正义的基本要求,就是劳有所得。这就好像你在地上拣到一个钱包,在交还失主的时候,却为了所谓的称赞和虚假的名誉,没有坚守原则,去索取相应的报酬。”

    罗琳娜一侧头,奇怪地问道:“这不是应该的吗?拾金不昧,可是人们的基本道德之一。”,

    洛林哂然一笑,道:“就是因为有你这种自以为道德高尚的假好人,社会风气才会一滥到底的。”

    罗琳娜赫然抬头,那双精灵般美丽的眸子里满是怒火,道:“混蛋,你说什么?”

    洛林紧紧盯着她,一字一顿地问道:“捡钱的人就没有自己的工作要做吗?丢钱的马虎蛋的损失是找回来了。但是那位道德高尚,拾金不昧的人就应该白白地损失掉自己的时间和金钱吗?

    这样一来,大家看到地上掉了金钱,也就只有视而不见和偷偷拿走,这两条极端的道路可走了。你还敢说不是你这种满口道德文章,实则假仁假义的人败坏了社会的风气?”

    罗琳娜气得全身发抖,恶狠狠地瞪着那个可恶的混蛋,一时也不知该从何辩起来。就在这时,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抓住了洛林话中的一个漏洞。

    她深吸了口气,平静下来,然后指着洛林的鼻子说道:“你这是诡辩。如果像你这样说的,那就是在鼓励偷窃。那些偷了别人钱的小偷,只要将钱包归还,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拿走一部分钱了,不是吗?”

    洛林没想到那位女法师的脑子如此灵光,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能想到这一层,绝非是自己所想像的花瓶美女,不由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罗琳娜冷笑了一声,道:“怎么不说话了?理屈词穷了吗?”

    洛林不由失笑了起来。

    他摇了摇头,然后缓缓道:“只要真正奖励那些抓小偷的人,为了奖金,大家走大街上的时候,眼睛都瞪的圆圆的,那时还有谁还敢去偷窃?

    即使再退一万步,小偷偷钱之后,再还回来?请问您见过这种的缺心眼的小偷吗?即使真的有的话,那也不失是社会风气的一种进步。”

    “你说什么?”

    洛林淡淡地说道:“如果被小偷偷走了钱,你是希望他拿走其中一部分呢?还是一分钱也不还给你?”

    罗琳娜顿时语塞。

    洛林不屑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以为我就只是为了那几个钱吗?我这样做,正是为了家族荣耀。捍卫公理和正义,不光是在危险来临之时,要不怕牺牲,与世间的邪恶、不公做斗争。而且还要从身边的一点一滴做起。”

    说着,他长身而起,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走到了窗前,举头看向了外面的蓝天,那炯炯的目光像是要看穿这亿年不变的苍穹。

    半天之后,他幽幽地叹了口气,有些寂寞地说道:“像我们这么品行高洁的人,却又往往不为那些目光短浅的世人所理解。只能是孤独地前行……”

    他转过身来,看向了众人,然后一抬下巴,傲然说道:“但是这没有什么~!毕竟我们的族徽是龙崖草,是捍卫公理与正义的一族。既使背负着那些不明真象的世人的误解,但是只要有一息尚存,就还是要为他们的权利而战斗。”

    众人尽皆一愣,转头向他看去。

    在只见阳光从洛林背后的窗户照了进来,如水般从他的身上流淌而过。

    在那一刻,众人同时感到在这温暖的阳光之下,洛林整个人好像也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仿佛天地间所有的光华,全部照耀在这名执着而坚定的少年身上。

    “哇,少爷,您真的好伟大啊~!”薇拉被自己这位‘虽千万人,吾独矣’的主人感动的一双大眼睛里满是闪亮的星星,忍不住低声赞叹道。

    “一点一滴,一点一滴啊……”罗琳娜也是若有所思,喃喃说道,“这说起来容易,可是做起来……做起来太难了~!”

    说完,忍不住摇头苦笑了一下。

    在坐的众人尽皆是凡人,谁能没犯过错误。既使真有那样的完人,但是谁能保证自己自小就是五好儿童,从来没尿过床?没有抓过女生的小辫子?

    一想起自己曾经经历,他们也不由沉默了下来。纷纷用敬佩的眼光看向了洛林。

    洛林心中不由大是得意,心道:以少爷我比你们多出来的整整五千年文明的经验,还忽悠不死你们这些乡巴佬?

    这时费尔罗轻手轻脚地走到了洛林的身边,小声说道:“爵爷,您这有点儿过了。看上去好恶心啊~!”

    洛林闻听此言,顿时清醒了过来。

    他仔细地一思量,这才发觉自己玩得太投入,确实是有点儿HIGH了。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唯一装高人装的像的太少。能算是成功人士也唯有大宋十大杰出青年……呃……杰出中年中的裘千丈裘大侠。

    照他老人家学习,也不是自己的错。毕竟可供参考的代表人物确实是太少了。

    “咳,咳。”片刻之后,那老法师轻轻咳了两声,打破了大厅里的平静。

    他抬头看着洛林,道:“伯爵阁下,受教了。不过请问阁下,您打算收多少钱,才能告诉我们事件的经过呢?”

    洛林见费了这么半天的口舌,终于可以说到正题,不由心中一阵欣喜。但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假装思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知道你们这些魔法师也不容易,而且经费也不多。这样吧,一口价,五千金币~!”

    众人顿时大吃一惊。

    那老法师心痛的脸都快要皱到了一起,道:“这也太多了吧?”

    洛林看到其他众人一脸的惊讶,急忙解释道:“我知道对于你们来说,这好像、似乎、也许多了那么一点儿。但是你们也想想啊。这些经验值可是我拿性命拼回来的。”

    那老法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道:“年青人,你听我说。”

    他缓步走到了洛林身边,然后低声说道:“伯爵阁下,我也是阅人无数了。也见过不少棺材里伸手,死要钱的主儿。但是像您这样不仅死要钱,而且还要的这么理直气壮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洛林顿时大惊失色,道:“这……这都被您看出来,您老人家果然是阅历丰富,目光如炬啊。”

    “这也没什么了。”那老法师淡然一笑,然后小声说道:“真要一分钱不给,也说不过去。年青人,你压低点儿价钱吧。”

    洛林断然拒绝道:“没门~!不过……”

    他想了想,然后在那老法师耳边低语了几句。

    那老法师听完之后,不由得老虎躯一震,双眼放出了锋利如刀的两道精光~!

    ——————————————————————

    ps:分类强推期间,尝试冲榜,求推荐票和收藏,如果大家看的开心,请支持虎牢,额这里拜谢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