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不能砸饭碗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雷斯特沉声说道:“伯爵阁下,我这一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想调查一下关于前几天在青林山所发生的大规模魔法战斗的情况。”

    他略略停了一下,然后一字一顿地问道:“请问阁下,您在儒略历八三一年五月七日,是不是在青林山地区?”

    “啊~!”站在旁边的薇拉不由后退两步,低低地惊呼了一声,然后躲在了洛林的背后,急切而又小声地叫道:“怎么办,怎么办?我要被抓去做实验了。龙皮,龙血,龙筋,标本……哇,少爷,快救救我……”

    洛林转头望去,看到她满眼的惊慌,这才意识到,她好像并不知道这一件事情。

    他不由感叹道这个女孩的兔子胆,简直就是龙族之耻。然后伸手拉住了她,低声安慰道:“不用害怕,有我呢。相信我,只要有我在,就没人敢欺负你。”

    薇拉可怜惜惜地看着他,道:“哇,少爷……”

    洛林看着她眼泪汪汪的样子,不由心中一动,有心想要逗逗她,但是一想到如果她暴走之后,又把她妈妈给招来的话,会造成何等的灾难。顿时如冷水浇头清醒了过来。

    他压低了声音,低声喝道:“闭嘴~!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一不小心说出去的话,那我可就不能保证了。不信,你看。他们好像已经起了疑心了。”

    薇拉顿时心中一惊,然后踮起脚尖,探头从他的肩上向外看了一眼,当即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洛林见她安静了下来,回身坐好。看到众人投过来的惊讶目光,苦笑了一下,解释道:“她那时也在现场,被当时的情景给吓坏了。”

    众人恍然,纷纷向薇拉投去同情的一瞥。他们都去过那个一片狼藉地方。也不说那座被魔法移平的山丘,仅是因为亡灵法师的黑暗魔法而在那里留下的满地骷髅白骨,就足以让每一个看到的人心惊胆战、印象深刻了。

    雷斯特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却依然不动声色,沉声道:“这么说来,当时阁下确实是到过现场了?”

    洛林点了点头,道:“是的,当时我确实是在那里。不仅仅是我,我的管家,贴身侍从当时也都在现场。”

    雷林特迟疑了一下,道:“因为您的管家说,当时他和您的那位侍从都晕过去了。我检查了一下,也确实发现他们有中黑魔法的痕迹。所以……”

    他一招手,旁边有人急忙出了一支笔、墨,还有羊纸卷。做好了记录的准备,然后向他点头示意。

    雷斯特见此不由笑了笑,然后肯切地道:“所以……阁下,能否请你将当时的情况讲叙一下。”

    “这样啊,让我想想。”洛林歪着头,略略思付了片刻,然后断然道:“不能~!”

    众人尽皆一愣。那名书记员在惊讶之下,也用手中的笔将那羊皮纸戳了一个窟窿。

    雷斯特愕然道:“不能?为什么?”

    洛林也是一脸的奇怪,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旁边有一名法师坐不住了,走上前来,气势汹汹地高声叫道:“为了保证帝国安全,百姓的安宁。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是每一个人应尽的义务。”

    洛林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斥责道:“保证帝国安全?当那条龙出现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为了百姓的安宁?当她绑架我的百姓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他越说越气,猛然站起来,一把撕开衣服,露出了肩头刚刚愈合的伤口,厉声叫道:“当死灵法师出现,发誓要夺走我的灵魂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当我跟他浴血拼杀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那法师看到他肩上的恐怖的伤疤,愕然止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众法师听到他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意思,也不禁相顾骇然,终于确信,对面这个年青的贵族当时确实在现场,而且还经历了那一场九死一生的战斗。

    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连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气氛异常压抑。

    最后雷斯特轻轻地咳了两声,打破了大厅里的沉默。然后说道:“伯爵大人,您那奋不顾身的英勇事迹,大家也都深感敬佩……”

    洛林摆了摆手,若无其事地又穿好了衣服,平静地说道:“这没什么。身为一名贵族,保卫百姓的安全,是我的义务。这没什么好说的。不然凭什么一点儿活都不用干,大家还好吃好喝的都给你?”

    雷斯特听他把贵族说成这样,不禁又是一愣,但仔细想想,他的话虽然直率了一点儿,但也确实就是这样。

    此时,这位阅历丰富的老法师已经摸透了洛林的脾气,知道他是属于顺毛驴子的家伙,强硬的姿态只能是越弄越糟。那个被扔出去的主教助理就是个例子。因此上,他也放低了姿态,

    只见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摇头笑道:“伯爵,以你的见识,既便去枫叶丹林教哲学,也绰绰有余。”

    洛林淡淡地笑了笑,并不说话。心中却是很不以为然:以少爷我所拥有的五千年人类文明史的知识教你们?我还没活的不耐烦呢~!

    我一去,那些混饭吃的叫兽砖家们就全部都下课了,他们还不得恨死我。

    要说这读书人的破事儿,不就是这样吗?你平时没事的时候,潜规则两个女学生什么的,陶冶一下情操了,剽窃两篇论文了,这都没什么,但关键是你不能砸他们的饭碗啊。

    当年的布鲁诺就是因为看不清楚,被一帮学霸叫兽给架到了火刑架上,加里略,老伽也被弄瞎了眼睛,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抢了别人的饭碗,给惹的祸的。

    不过对于这些言浅交浅的法师,他们的恭维话听听就算了,并没有必要解释清楚,更何况,看那老法师的意思,还有‘但是’要说。,

    果不其然,就听雷斯特语锋一转,继续说道:“但是伯爵大人,您也要知道。这一次的事件,发生的太过突然。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您有怨言,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对于你的损失,我们也深表同情……”

    听到这里,洛林心中不由冒火,这些家伙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连句抱歉的话都不说,只是用一个轻飘飘的‘同情‘来代替,着实可恨。

    但表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静静地听对方说下去。

    雷斯特换了个姿势,接着说道:“伯爵大人,您也要理解我们的难处,经费不足。人员不足,神庙的那些家伙们又总跟我们不对付。他们看不到好处,就躲远远的,光在那里喊加油。看到好处,就冲过来,抢得比争屎吃的土狗还要狠。”

    薇拉没想到人类世界的勾心斗角如此厉害,此时在旁边听到那老法师这掏心窝的大实话,不由惊奇地低呼了一声,将自己那双可爱的小耳朵竖了起来,一字不漏地认真听着。

    雷斯特像个邻家老伯一样,继续唠唠叼叼地说道:“为了办案子,大家经常都是风里来,雨里去。很多时候,连家都不能回。吃口热饭的机会也不多。

    尽管这样艰难,但是我和我的这些同事们却仍然在努力工作,为帝国的安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他认真地看着洛林的双眼,道:“伯爵阁下,请您也体谅我们一下。为了避免下一次再发生这一类的突发事件,能不能请您将当时的情况讲叙一遍。好让我们加以分析,总结出经验。也让其他地方的人也有所借鉴。”

    不得不说,这位老法师相当厉害。摆事实讲道理,这一番真诚肯切的话说下来,即使是一块石头,也会点头的。

    就连众法师脸上皆是露出了感动的神色。他们纷纷望向了洛林,心中想道:“这一次这个又穷又横的小贵族总该没有怨言,会将经过详细地说出来了吧?”

    但是他们却失望地看到洛林打了个哈欠,坐在那里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由得心中很是气愤。

    却不知道,像这一类的话,洛林早就已经听得太多,有了免疫力,甚至形成一听到就想睡觉的习惯。既使是现在这样没有睡过去,已经是他老人家用自己强大的精神毅力与睡魔作斗争的结果。

    此时,洛林见他总于说完,这才用力地揉了揉脸,清醒过来,歉意地道:“抱歉啊,以前养成的坏习惯,我也想改来着,但是没办法,一直改不掉。对了,您刚刚说什么来着?”

    雷斯特发现自己苦心营造的温馨气氛一下子全没了,不由暗叹了一声。但是对这个脾气又臭又硬的破落穷贵族又不好指责什么。

    他抽了抽嘴角,耐心地道:“我是问阁下,为了避免下一次再发生这种事情,您可不可以将当时的情况讲叙一遍,让其他地方的人也有所借鉴,避免发生惨剧。”

    洛林叹了口气,道:“法师大人,您刚刚也说过了。今年的经济不景气,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那帮可恶的刁民们借口收成不好,一直拖着不交税。

    我这里又一大家子人跟我要吃要穿的,尤其是那些半大的刑子,别提多能吃了。我城堡现在都破成这样了,也没钱修理,

    税吏们又不管我们的难处,一到时候,就上门要钱。敢说个‘不’字。他们就扒房牵牛抢东西。比日本鬼子还狠。啊,您说什么是日本鬼子?那是住在深渊地狱里的一群凶残的小萝卜,世间再没有比他们更下贱的动物了。

    上一次去龙穴里救人的时候,为了买装备,又欠下了一屁股的帐。

    战斗中受了伤,医药费又高的吓人,又没处可以报销……”

    手下的这些人,要么偷奸耍滑不好好干活,一个看不到,就偷偷跑去喝酒打架泡美媚。

    再要么,就是一些笨手笨脚的,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前两天,还放火烧了我的铁匠铺。”

    “哇~!少爷,不要骂我了。”薇拉听他说到自己,大大的眼睛顿时充满了水雾,道,“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帮帮忙。我以后会改正的……”

    洛林回头看了一眼那名楚楚可怜的少女,冷冷地道:“放心。我不会骂你的,不过损失方面,我会加上利息,从你的工资里面扣除的。”

    一众法师看他如此欺负这么一个清纯可爱的小姑娘,不由尽皆鄙视地看着他,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吝啬鬼~!

    洛林眨了眨眼睛,道:“咦,我刚刚说到哪儿了?噢,对了……

    旁边雷斯特见他比自己还能说,不由打了一个寒战,急忙打断了他,直接道:“伯爵阁下,您的难处,我们也都知道了,不知你究竟想要怎么样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