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章 保卫世界和平任务的就给你了(全书完)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维尔特尔侯爵靠在车厢内的靠背上,眼睛注视着车窗外。【≮无*弹窗广.告≯.】

    街道上黑乎乎的,偶尔会有一点灯光一闪而过。

    除了马蹄的嗒嗒声和车轮滚动的声音,周围什么动静也没有。

    茹曼城尽管有不夜城的称号,但是内城区就算在白天也十分安静,更不用说是在夜晚。

    寻欢作乐的人都在外城的夜总会里。

    尽管看着窗外,不过维尔特尔侯爵却没有注意到街景,而是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自己正在做的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但是同时,和危险相伴的是巨大的收获。

    想要把这件事情办成,其中必然需要拉塞尔相的支持和配合。

    一旦成功之后……

    想到这里维尔特尔侯爵忍不住热血沸腾,成功之后,他们将左右茹曼现在的政局,成为新的大赢家。

    权力、财富和荣耀,都会着翅膀飞入他们怀中。幸运女神总是青睐主动的人。

    这个强大的帝国的主人,必须是真正的贵族,是正直、睿智的绅士。

    而不是……

    “不是一群充满铜臭味的小流氓~!”维尔特尔侯爵狠狠的低声骂了一句。

    拉塞尔虽然致力于打击大贵族的权力,但是他依然尊重贵族们的游戏规则。

    不像是从东方来的土包子一家,眼睛里就只有钱了,重用一帮平民出身的家伙,将他们带着土腥味的屁股,塞进总长。次长的座椅中。

    长此以往。那是要砸掉他们的饭碗。

    贵族们现在只要坐在一起。三句话就离不开先王时代的传统,帝国历史的荣耀,等等这些话题,原因很简单,就是感到失落了。

    茹曼城现在到处都是粗鄙的暴户,那些从奈安来的乡下人,他们只用几年的时间,就赚到了贵族几十、上百年的财富。并且公开的嘲笑贵族是一群蠢笨的肥猪。

    为了维护茹曼帝国传承千年的光荣传统,就算是赌上性命,维尔特尔侯爵和他的朋友们也在所不惜。

    而且还有更多人的会站在他们这一边,只要拉塞尔能让计划成功。

    当然,正义并不廉价,他们也需要公正的报酬。

    这个计划看似大胆、冒险,其实可行性非常的高。

    那些没有直系后代的贵族家族,也会用这种办法守住自己的财产和爵位,防止被旁系的亲戚们抢走。

    茹德伦皇帝不会知道这一切,而露克蕾琪亚夫人。她只是一个乡下出身的小女人,稍微一吓唬。肯定就能震住她。

    拉塞尔没有拒绝,想来其实也是心动了,如果那一家人上台,他估计会立刻滚蛋,这些人中就数他损失最大。

    就在维尔特尔侯爵浮想联翩的时候,马车忽然晃动一下停了下来。

    马车两旁的护卫立刻迎上前去查看。

    侯爵则皱了皱眉头,降下车窗,不耐烦的问道:“怎么回事?”

    家里还有很多人等着他的回信。

    “前方有人施工,是挖下水管的。”护卫回身之后低声的向侯爵禀报。

    维尔特尔侯爵并没有怀疑,内城区的施工一般都是在无人的夜晚,免得白天影响到大人物们正常出行。

    他探出头看了看,果然人群外,可以看到几盏马灯和几个晃动的人影,正围着一个井盖转圈。

    “回头。”维尔特尔侯爵吩咐一声,关上车窗又靠回座位上,但是却现,等了一会之后,车还是没有启动。

    他心中暗骂一句,气道:“又是怎么回事?”

    护卫跑到窗前,道:“后面路被几辆车堵住了,他们说必须要过去,还让咱们让开。”

    维尔特尔侯爵恼怒的道:“混蛋,你没报我的名字吗?”。

    “说了,不过那几个操着东部口音的家伙还挺横,他们好像喝醉了。”

    “又是这些人~!”维尔特尔侯爵骂了一句,推开车门跳了出来,听到从后面传来的激烈的争吵和叫骂声。

    侯爵沉声道:“都给我上,狠狠的打,给那帮乡巴佬点颜色看看。”

    维尔特尔侯爵的护卫呼啦一下全都冲了上去。

    侯爵本人抱着手,准备看这些外乡人怎么挨揍,让这帮乡巴佬知道知道,茹曼城不是他们可以撒野的地方。

    他的侍卫可都是服役七八年的老兵,身手了得。

    但是出乎维尔特尔侯爵的预料,忽然间从四周的黑暗中不知道跳出了多少道黑影,沉默的向他们包围过来。

    眨眼之间,几声闷响之后,他的侍卫全都被打倒在地,而他自己也被人团团包围。

    就算再迟钝,维尔特尔侯爵也知道,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

    侯爵后脑勺重重的挨了一下,在昏过去之前,他心中正在大骂:拉塞尔这个混球出卖了我们~!

    打晕了侯爵的黑影互相点点头,拖上侯爵和他的手下,将他们扔进马车,快消失在黑暗中。

    与此同时,位于内城的维尔特尔侯爵府第,也被一群人严密的监视起来。

    洛林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赶往茹曼皇宫的路上。

    随从将一张纸条从车窗递了进来。

    洛林爵爷很快将纸条浏览了一遍,然后递给旁边的凯瑟琳,自己冷笑一声,道:“水混的时候,什么牛鬼蛇神都蹦出来了。”

    凯瑟琳看着纸条上的内容,先是一愣,然后勃然大怒,俏脸一寒,咬着小银牙道:“这些人现在在哪里?”

    洛林爵爷拍拍凯瑟琳的小手安抚她,道:“都已经被控制起来了,其他也在监视中,保证他们跑不了。”

    凯瑟琳捏着拳头重重的一砸车厢。气呼呼的道:“大逆不道~!

    必须要将他们一打尽。不能留下漏之鱼。”

    洛林点点头。笃定的道:“这是肯定的,你放心,贝伦和德伊波勒都在盯着茹曼城。”

    凯瑟琳这才松了口气,眨眨眼睛看着洛林道:“你是怎么得到的消息?我连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洛林爵爷微微一笑,道:“盖世太保们一直在监视城内贵族们的聚会,最近他们的舞会和郊游开的太多了点。

    不过尽管有所怀疑,但是一直没有什么现。

    这个家伙,还是拉塞尔主动告给我们的。”

    凯瑟琳猛然一怔。惊讶的道:“拉塞尔?怎么会是他~!”

    拉塞尔这一次的高密行为,可就等于站在茹曼帝国贵族的对立面了,等着被贵族们痛骂吧。

    洛林爵爷摸着下巴,思索着道:“他是个聪明人,你得承认,他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而且他也知道,要露克蕾琪亚夫人怀孕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是茹曼皇帝的秘闻,茹德伦皇帝年轻的时候太花心风流,病了一场之后。被诊断为没有育能力。

    当时的皇后久不怀孕,也偷偷打起了借种的主意。

    皇后只要有个儿子。在皇帝死后还可以保证地位,说不定还可以借机大权独揽,临朝听政,这种事情历史上数不胜数。

    因此才招致皇后的意外身亡。

    牵扯到皇权大业,表面上的奢华威仪之后,却又是最黑暗,也最残酷现实,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丑恶的地方。

    凡皇室莫不如此,洛林就知道,大联合王国的国王公主王子们,就没少被人拍果照,有的还是他们自己拍的,然后由军情处的特工为他们擦屁股。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非常少,原本只有的一位教廷的大红衣主教,是他为茹德伦做的诊断。

    然后这位大红衣主教悄悄将消息告知了儒略大公和拉塞尔。

    所以当茹德伦皇帝的情妇给他了个孩子之后,皇帝才会请教廷的人来鉴定,暗中也由皇家的密探调查。

    当然结果大家都知道,一把意外的大火终结了这一切。

    如果露克蕾琪亚夫人怀孕,只怕知道这个消息,茹德伦皇帝和儒略大公会齐齐暴走——真欺负他们皇室人丁稀薄吗?

    茹曼皇室的继承人,必须是皇室自己的血脉。

    凯瑟琳缓缓点头,冷哼一声,道:“这一次算是他站对了队。”

    洛林一指纸条,笑着道:“你看最下面还写着,从那个什么侯爵离开,到拉塞尔打电话,中间隔了近五分钟。”

    凯瑟琳冷笑一声,道:“对拉塞尔那个狡猾的家伙来说,这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不过……”

    凯瑟琳一双明亮的眼睛狐疑的看着洛林,微微歪着头,问道:“他办公室内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洛林趴到凯瑟琳耳边,低声的道:“弗里德里子爵是我们的人,不过目前就我和贝伦知道,你别说漏嘴了。”

    凯瑟琳惊讶的张着小嘴,没想到洛林已经将手伸到了拉塞尔跟前,然后噗哧一声,灿烂的笑了出来,粉拳在爵爷肩头砸了一下,道:“你们……要是拉塞尔知道,非气死不可。”

    洛林一摊手,道:“是弗里德里子爵主动靠过来的,你也知道,他不想当一辈子秘书。”

    凯瑟琳笑着摇摇头,轻甩一头顺滑的长,喃喃的道:“都是聪明人~!”

    洛林抬手在凯瑟琳光滑的脸蛋也捏了一把,调笑着道:“这是个吃人的世界,笨蛋早就被人连皮带骨的吞掉了。”

    马车穿过宫门,在一座豪华的宫殿前停下。

    在禁卫军的簇拥下,雷欧从马车上跳下来,向洛林和凯瑟琳一招手,就急匆匆的跑了宫殿内,听说他大伯身体不好,雷欧可是非常担心的。

    对这个每次见面都会给礼物,日还不忘送玩具的大伯皇帝,雷欧十分有好感。

    反倒是自己老爹,经常粗心的忘掉儿子的日。

    洛林和凯瑟琳相携走入了宫殿内,头花白的宫廷总管等候在门前。向两人一躬身。道:“参见长公主殿下。洛林大人。”

    凯瑟琳一摆手,一边往里面走,一边急切的追问道:“我大伯身体怎么样?”

    宫廷总管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道:“陛下今天又咳血了,当时喘不过气,晕了过去,不久前才刚刚清醒。”

    “怎么会这样~!”凯瑟琳厉声的斥责一声,情况比她想的还要严重。道:“陛下身边不是有主教和医?”

    宫廷总管低下头,道:“陛下在前年冬天,敌人围城的时候感染了风寒,并引了肺炎,那时城内流行过一段时间的瘟疫,又有不死族散播毒气。

    当时治疗之后,已经控制住了,但是今年冬天,在陛下冬猎捕熊的时候又复了。”

    凯瑟琳气得捏紧粉拳猛挥了一下,道:“这个老头子。一点都不听话,告诉他老实在家呆着的~!”

    宫廷总管低叹一声。道:“最近因为那件事情,贵族和陛下闹的很厉害,让陛下连着火,医说影响了病情,再恶化下去,只怕……”

    凯瑟琳皱皱眉头,道:“医们怎么说的?”

    宫廷总管悲怆的道:“只怕是熬不过今年夏天了。”

    凯瑟琳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都这么大的人,还什么气?”

    当凯瑟琳和洛林站在房门前的时候,宫廷总管忽然上前一步,深鞠一躬,恳切的道:“我服侍了陛下四十年,只有和露西夫人在一起的时候,陛下才是开心的,请殿下一定要帮陛下一把。”

    凯瑟琳叹息一声,道:“毕竟是我大伯,我不帮他谁还帮他?”

    说着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茹德伦皇帝半躺在一张大床上,正握着床边露克蕾琪亚夫人夫人的手,笑哈哈的和雷欧说话,听雷欧讲述自己在闪族的光荣经历。

    看到凯瑟琳和洛林走进来,茹德伦高兴的向她们招招手,高声道:“快过来,妮可,你几个月都不来看我一趟,我还当你忘了我这个大伯。”

    露克蕾琪亚夫人起身向凯瑟琳和洛林微一点头,坐在茹德伦皇帝身边。

    凯瑟琳和洛林拉张椅子坐在皇帝一侧,凯瑟琳微笑着道:“这一年都不得安,现在一有空,我不就赶紧过来了。”

    茹德伦皇帝高兴的哈哈大笑,又瞪了洛林一眼,道:“你小子干的不错,不过别得意,后面还有活等着你。”

    洛林爵爷无奈的扁扁嘴,道:“可以先给我放几天假吗?”

    茹德伦皇帝脸一板,道:“想都别想。”

    然后畅快的大声笑了出来。

    洛林爵爷无奈的一摊手,从衣袋中掏出个小盒子,塞给了凯瑟琳。

    凯瑟琳再将它们放在露克蕾琪亚夫人手上,微笑着道:“没什么可送的,洛林从闪族买来的纪念品。”

    露克蕾琪亚夫人有些受宠若惊,向凯瑟琳表达了谢意,打开盒子一看,立刻被里面晶莹剔透的深蓝色惊呆了,竟然是一块鸡蛋那么大的蓝宝石,纯净无暇。

    深邃的蓝色中充满了诱人魔力,堪称绝世珍宝,价值连城。

    “这……太贵重了。”露克蕾琪亚夫人登时有些不知所措。

    茹德伦皇帝摸着她的手,道:“拿着吧,洛林那小子可是个有钱人,不用替他节省,正经是该多搜刮他几次。”

    洛林只能苦笑一声。

    凯瑟琳看着露克蕾琪亚夫人,表情真挚的道:“这些年你一直照顾我大伯也辛苦了。

    我父亲都说,如果没有露西夫人您,我大伯的日子不知道该过成什么样。”

    露克蕾琪亚夫人十分感动,捂着嘴不让自己的流出眼泪。

    “外面有些人胡闹的太不像话,”凯瑟琳看着自己大伯,平静的道:“咱们的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雷欧和我们,都是支持你们的。”

    茹德伦皇帝开心的一笑,道:“露西你看,我就说吗,妮可肯定是会支持的。”

    露克蕾琪亚夫人起身,郑重的向凯瑟琳屈膝一礼,激动的道:“感谢殿下。”

    凯瑟琳赶忙起身扶着露克蕾琪亚夫人。道:“我们更应该感谢您。”

    茹德伦皇帝向洛林一挑下巴。道:“听到了吧。小子,下面就是你的工作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恐吓、收买、威逼还是利诱,让那些呱噪的家伙们统统给我闭嘴。

    我娶老婆,那轮得到他们说三道四。”

    洛林只有乖乖的点头,道:“是,陛下。我尽力而为。”

    “必须办到,而且我只给你一个星期。”茹德伦皇帝虎躯一震,王霸之气狂飙。

    洛林爵爷呲呲牙,道:“好,一定办到~!”

    茹德伦皇帝却有狐疑的看着洛林,道:“答应的这么爽快,你小子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

    洛林气闷的道:“陛下,你可以不用那么多又吗?”

    凯瑟琳胳膊肘捅了洛林一下,道:“他哪敢。”

    洛林爵爷敢答应的这么快,其实是因为心中早有底气。盖世太保们抓到以维尔特尔侯爵为的阴谋政变分子。

    那个家伙敢再反对皇帝娶老婆,就让盖世太保半夜去敲他的门。扣上维尔特尔侯爵同党的帽子,请回总部协助调查一下。

    吓也吓死他们。

    这种情况下,那个敢不乖乖听话,就等着人间蒸吧。

    凯瑟琳陪茹德伦说了几句话就告辞了,皇帝现在明显精力不济,整个过程,洛林和凯瑟琳明智都没有提有人阴谋谋反的事情。

    同时皇宫中的茹德伦皇帝传旨,立刻开始准备他的婚礼。

    皇帝的婚礼定于二月二十六日举行。

    但是在这场婚礼举行之前,洛林先参加了一个葬礼。

    前任教宗,圣保多禄于二月十一日逝世。

    他的命力原本在两年前就应该耗尽,但是因为有外孙,也就是洛林爵爷的长子,亚历山大,罗林斯,尼奥多斯的陪伴,圣保多禄的身体奇迹般的坚持了下来,他看到了人类的胜利,也看到自己外孙能走路,能开口叫外公,陪他做游戏。

    圣保多禄此没有留下遗憾,在睡梦中带着微笑离开世界,前往自己信奉的天国。

    遵照圣保多禄本人的遗嘱,教廷并未举行盛大的葬礼,只是了一个简短的讣告,将他安葬在历代教宗长眠的陵园中。

    茹德伦皇帝在大婚之后,前往海滨城市疗养,临行前颁布命令,由儒略大公监国摄政。

    茹德伦皇帝本人,于八三八年十二月病逝。儒略大公在茹德伦皇帝的灵柩前宣布即位。

    茹曼帝国出现了一个古怪的现象,帝国的皇后并不是皇帝的老婆,而显然皇帝看样子,也打算接着打一辈子光棍。

    在筹备茹德伦皇帝的葬礼的一间房间里,洛林爵爷扔下笔,看着一份长长的名单,揉揉酸的手腕。

    新皇登基之后,先要做的就是封赏忠诚的属下。

    其中很多人早就应该被册封,但是却一直等到现在。

    茹德伦皇帝故意将他们留给自己的弟弟,好让儒略大公收拢人心。

    其中包括战争中立下军功的将领和士兵,包括在情报战线舍忘死工作的特工们,例如贝伦总经理,菲西牧师和地精沙金、银光。

    他们将被授予世袭的爵位。

    洛林爵爷露出一道充满了恶趣味笑容,心中暗道:不知道那些贵族们看到两个地精被封为男爵,会不会气得跳起来。

    不过,儒略大公……呃,儒略皇帝,可不像茹德伦皇帝那么‘温柔’,自从他老人家摄政以来,茹曼城的贵族们都夹着尾巴过日子。

    尤其是在拉塞尔确定会继续担任相之后,那帮家伙才醒悟过来,他们又被拉塞尔给卖了。

    洛林走出有些沉闷的房间,到外面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中暗暗思索,按照华夏古代的规矩,茹德伦皇帝能混上一个什么样的谥号?

    打过仗,取得了两场关乎人类命运大战的胜利,照这个说法,叫他“武宗”完全可以。

    不过茹德伦的意志又稍嫌薄弱,办了不少拍脑袋的糊涂事,将国政都扔给了拉塞尔,自己整天逍遥的过日子,看似“神宗”也行。

    总体来说,评价还算正面。

    “老大,你在想什么那?”从背后传来雷欧的声音。

    十六岁的雷欧个头已经到了洛林胸口,比原来竟然瘦了一些,不过还是肉乎乎软软的,脸上也开始出青春痘了,说话声音也粗了很多。

    洛林伸了懒腰,道:“该忙的事都忙完了,我在想的以后计划。”

    雷欧眼睛一亮,搓着双手,笑眯眯的道:“说吧,咱们这次去哪抢钱?”

    洛林白了他一眼,慢悠悠的道:“我准备造一艘大船。”

    “比企业号还大?”

    “对,比企业号还大,一艘游轮。”洛林爵爷抬头望着天空的星辰,道:“然后带上妮可她们,去做一次环游世界的航行,去看看东方的塞里斯,吃遍世界的美食,看遍世界的风景。”

    雷欧舔舔舌头,笑嘻嘻的道:“还是老大厉害,本土市场已经开的差不多,正要开拓海外市场和新的利润增长点。

    我也要去,咱们正好开辟通往东方的新商道,丝绸、瓷器、茶叶,那可都是大买卖~!

    老大你说吧,然后咱们怎么干?”

    雷欧说着卷起了袖子,跃跃欲试。

    “然后?”洛林爵爷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道:“然后当然是和自己女朋友们游山玩水,没事写点歌剧,,骗两个文艺女青年。”

    “可是,”雷欧急道:“老大,咱们的意怎么办?”

    洛林笑着拍拍雷欧的肩膀,挤挤眼,道:“有你替我赚钱,我还操那份心干吗?

    少年,以后保卫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全书完——未完待续。。

    ps:  完本感言

    四年,一个月,又十六天……

    八百八十三万字,一千六百章……

    赤血龙骑结束了,这其中有虎牢我自己的心血和汗水,感慨万千,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唯一想到的是,就是感谢读者大大们的支持,其中很多人的名字虎牢都记在心中,包括两位盟主,掌门,长老,护法,等等好像黑社会的感觉,偷笑。

    包括每天为虎牢冷清的书评区加人气的几位书友,看到你们的支持和鼓励,虎牢我总是感觉很温暖,很欢乐。

    是你们给了我坚持下来的动力,十分感谢~!

    九十度鞠躬。

    矫情的话就不说了,我也说不出来。

    赤血完结了,大家不必感到失落。

    结束是为了新的开始。

    而新的开始,一定会更欢乐,更精彩。

    虎牢会在码字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新书正在赶工,虎牢感到满意时会立刻出来。

    【≮无弹窗广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