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推点儿别的?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三十一章推点儿别的?

    特库里多姆当下一愣,怔怔地看着洛林。

    在此时,他不禁想起了一句从遥远的东方,华贵的丝绸的故乡流传过来的一句俗语——“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从开始交战,一直到现在,帝国兵团在洛爵爷这个高级流氓率领之下,以超越时代的高科学武器做为装备之后,已经是横扫大草原,无人能挡。

    打的一众半兽人们屁滚尿流,心惊胆战。洛爵爷的威名现在可以止小儿夜啼。纵然是再过五十年,也无一人敢提个‘反’字。

    而且他还连施毒计,瓦解了半兽人的心。只是颁布了一个法令,动了动手指,就使的那些令半兽人们感到光荣和自豪的,那些传承千年的传统与荣耀,在一瞬间土崩瓦解。

    从今以后,半兽人们纵然是能够再次独立,也必然是会像一个泥足巨人一样,深深陷入泥淖当中,不能拔腿,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帝国兵团像是耍猴子一样,将自己重新撩倒在地。

    可是没有想到,洛林居然还有一计,而且宣称更狠的。

    此时,就听洛林一转头,向着旁边的军官一招手。

    那军官急忙跑了上来,向着洛林敬了一礼。

    他身上穿着一种奇怪的褐色制服,虽然党卫队的飞鹰,SS闪电领章全都有,但是和一般的帝国官兵们都不太一样。身上并没有配戴太多的武器,只是腰间像征性地挎着一把长剑,另外带着的好几支笔,以及一摞纸。那些东西加起来,比武器都多。

    特库里多姆却知道,他们这些人是帝国奈安行省的文职官员。

    在未来,将由他们管理这片大草上的百姓们。收取税收,发布政令,处理官司,管理百姓,兴修水利,整修道理,物资调运……等等等等。

    这些东西,将全部都由他们负责。

    洛林脸色一整,向着那军官说道:“命令~!“

    那名军官当即打开手中的木板夹,展开了纸笔,做好了准备。

    洛林道:“从今以后,凡是在大草原上的半兽民族,皆实行推恩令。以前半兽族以长子继承权为重,庶子女儿虽亦为骨肉亲生,不得分尺寸之地,分毫之财。

    父死而生活日困。以至卖儿卖女方能为生,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其间更有为谋夺继承权利,庶子杀兄,亲子杀父等等之类令人骇然听闻之人伦惨案,此类惨案时有听闻。

    为维护国民安定,杜绝此类惨绝人伦事件再次发生,保证社会稳定,深化部族变革,强化监管,促进半兽人部族又好又快……“

    洛林说到这里,一时想不起那些官方词令究竟是怎么说的,不禁顿了一下,略略地回忆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促进半兽人部族,这个帝国治下的民族社会又好、又快、又持续,而且又健康的发展。

    今特颁推恩令如下。

    自今日起,庶子女儿亦有继承之权力。无论财产,名号,族中权利,皆令平分继承。子继一分,女则无论婚否,皆为半分。不得有误。

    如有违反,当即以抗令造反,论罪处罚,诛族灭门,绝不轻饶。

    此令~!

    帝国历833年4月2日。帝国奈安总督,兰斯,洛林。”

    那军官按照了洛林的口述,写完了命令,然后将文件又交给洛林,让爵爷亲自检查了一遍。

    洛爵爷看了一遍,然后这才签字画押,又叫来了掌印侍从官,拿过了印鉴,盖上了印章,这一份公文这才算是正式颁下,具有了法律效令。

    特库里多姆一开始没有明白过来,为了显示自己的蛋定,一直是皱着脸皮,以一种干巴巴的微笑看着洛林。

    他看到洛林煞有其事地动作,心中很是不屑地暗暗想道:“推恩令?这个倒是古怪。庶子女儿都有继承权,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到时候分家的时候,他们也有口饱饭吃,有钱可花,不至于因为老爹翘了辫子,就一下子沦为赤贫。”

    但是等他看到洛林签完了名字,将命令颁下之时,他这才回过了味来。仔细一想,当即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一招可谓是毒上加毒的毒计了。虽然现在不可能立刻看出什么效果出来,但是长久以往,必然是分崩离淅。

    他可是知道,那些个族长们比起那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百姓们来要强的太多了。

    他们家里有钱,库里有粮。不用整日奔波,为生计发愁。

    “饱暖思yin欲,饥寒起盗心”——这可是真正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

    克林顿同学身为大米帝国的扛把子、总舵主。按理说,应该是人杰代表,道德典范,而且老婆那么厉害,但是也没挡住丫的犯yin心,没少玩实习生啊。

    还有那些个参议员众议员们,别看整天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打扮的人模狗样,好像是为国为民一样,但是有几个没睡过白宫或者是元老院的那些青春貌美的女实习生的?

    而在半兽人这边,那些个族长大佬们也不例外。

    这时代又没有其他的娱乐活动。大家整天没事儿的时候,也就是找找漂亮的半兽人少女谈谈心,聊聊天。然后造造人什么的,反正就是儿童不宜的活动,很黄很暴力的说。

    谁家不是一窝一窝地生,要是只有三五个小崽子的,都会被怀疑是不是某方面出了问题,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不过有长子继承权放在那里,这部落只要是不被其他人灭掉,力量就始终不会分散。可以一直存在下去。甚至是在不断的吞并当中,变的更加强大。

    但是现在,这个《推恩令》却像是一把封喉的毒剑,直刺要害。一颁之下,那么那些个老子一死,就要变成穷光蛋的庶子、女儿们还不得乐疯了?

    更何况,如果是外来的入侵,大家还可以有一个借口,可以奋起抵抗,但是这一次却是内斗。

    后院起了火,不管是谁,有再大的本事也是没有用的~!

    难道说让那些个当爹的把自己其余的儿子都宰掉,或者是当兄长的把那些个兄弟姐妹全杀个干净?

    但是谁没有怜子之心?

    别说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了。就算是真的发生了。但是那样一来,却是更加中了帝国的诡计~!

    到时候,他们就只需要派出捕快,就将那个杀子屠弟的凶手抓起来,这个部落可就要除了名的。

    如果不杀。按照这个《推恩令》,所有人都有了继承权,到时候,不管再大的部落都会四分五裂,被那些个小崽子们给瓜分干净。

    那个时候,大族也不过三五千人,小族一两百人。

    手指再也不能握成一个拳头,力量必然是大大地下降。真正的成为一盘散沙,对于帝国再也没有一丁点儿的威胁了。

    特库里多姆不愧是半兽人的大祭司,拥有最高智慧的长者。他在一瞬间就想通了整个问题的关键。

    但是最可怕的却是,洛林所行的这一切可是王者之道。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在阳光之下堂堂正正的实行的。

    纵然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实行下去,但是却丝毫也找不到可以破解的方法。

    特库里多姆越想越是后怕,额头上黄豆大小的冷汗一滴滴的往下直滴,划过了脸颊,下巴,最后落在了衣服上面。

    不一会儿的工夫,那衣服已经是被他的汗水给打的湿透了。

    洛林仍然一言不发,脸上带着微笑,冷冷地看着他。欣赏着他的窘态,心中暗道:那个坦克斯瓦多的前任大祭司倒也真是识相,派了这么一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家伙当自己的继任。

    如果换上另一个心思缜密,可以忍辱负重的,说不定自己就找一个机会让他被自杀掉了。

    毕竟那种具有领袖魅力家伙对于帝国,更主要是对于自己钱包的威胁性有些大了。

    而且深藏不露,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放在身边太不安全。还是这种缺心眼儿一点儿的好。

    想到这里,他呲牙一笑,道:“我亲爱的大祭司,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特库里多姆想了半天,最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向着洛林深施一礼,道:“大人,阁下的谋略过人,真是令人心服口服,不敢稍有懈怠。”

    他这话说的无头无尾,而且还极不相衬,但是洛林听了他这话,却知道这个家伙,做为半兽人的精神领袖,此时终于是低下头来,表示顺从自己的意愿,当下放声大笑起来。

    在大笑声中,洛林一甩身上的猩红色的宽大披风,然后大步走了下去。

    旁边的侍卫、旗手以及一众官员们们当下也是不敢怠慢,急忙跟着,簇拥着他走了下去。

    特库里多姆站在原地,看着洛林的身影渐渐地远去,当下不禁再次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这位爵爷虽然长的眉青目秀,一副小白脸的模样,但是却实在是太过厉害了。

    当自己这些人还在应对战争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考虑战后该怎么做了。而当自己在战败后,还没有从那打击当中清醒过来,他就已经颁下了种种法令。而当自己在想办法应对的时候,他却已经是在考虑以后五十年之后的事情。

    如此的远见卓识,深谋远虑,纵然是自己的兄长,半兽人当中的第一智者坦克斯瓦多也是差的很远很远。

    想到这里,他这才感到了额头上有汗水流下,急忙伸手擦了一下,然后一反手,全都抹在了衣服上面。

    库特里多姆看着远去的洛林的身影,心中暗道:如果想要打败他,重新让半兽人们获得独立与自由,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靠那个诅咒了。

    幸运的是,这位爵爷对此并不重视。

    他并不知道,这是半兽人们千年传承下来,为数不多的秘法。极为灵验。大祭司们通过时间所下的诅咒,从来都没有失误过的。

    不然的话,这大祭司也未免是太不值钱了~!

    想到这里,他那因为挫败而变的惨白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血色,甚至是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地微笑——这位帝国伟大的战神有一天终会死于这个诅咒。

    正如坦克斯瓦多所说的那样,等到那一天,所有人都会重新记起我们半兽人。记起那个可怕的诅咒,哪怕是我们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当中~!

    不知不觉当中,他嘴角的那丝微笑已经变了形状,脸颊微微抽动起来,纵然是在明媚的阳光下,却依然显的格外狰狞恐怖。

    此时就听一阵马蹄声响,一名表情严肃的帝国军官纵马驰了过来。

    他来到了特库里多姆面前,一带缰绳,当下战马长嘶一声,停了下来。那军官也不下马,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特库里多姆,道:“大祭司阁下,请您跟我来,有些百姓还需要您帮忙出面安抚一下。”

    特库里多姆当下急忙换了表情,一脸恭敬地道:“阁下,如您所愿。我这就下去。”

    那军官冷哼了一声,一转身,调转了马头,就驰了下去。

    特库里多姆当下轻轻地一叹,虽然他内心来讲并不情愿这样做,但是为了能多保留一些半兽人的血脉种子,他却也不得不这么做。

    更何况,他还要想亲眼看着那个诅咒实现的那一天~!

    此时,看到那名军官已经走远,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也急忙拄着拐杖跟了上去。

    ××××××

    洛林回到大营当中,遣散了众人,然后迫不急待地走回到自己的后营。

    要知道这里可是有他最伟大的梦想之一。

    那些个漂亮的猫耳少女,每一个人再起一个好听的日本名字。然后进行终极调教……呃,终极训练。

    他尚未进门,就高声大叫起来:“黛儿,梅莉娅,妮可,你们在哪儿?我今天都忙死了。居然工作了整整四十分钟啊。快先给我倒一杯水再说。”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大帐,但是奇怪的是那大帐当中却空无一人。就连这一段时间一直装病偷懒,躲在大帐里面吃零食、睡觉的小象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洛林还以为是走错了地方,回过头来,向外看了看,最后确定无误这确实是自己的帅帐,当下不住地纳闷:这人都到哪儿去了?

    此时,一名身形窈窕,长腿细腰的精灵侍走捧着两杯热茶走了过来。

    洛林接过了那茶水,然后向着那侍女道:“瑞儿,你知道他们人都去哪儿了吗?”

    那侍女笑眯眯地看着洛林,轻声细气地道:“知道,爵爷。不是有好几个半兽人少女来了吗?听说她们当中也有一对双胞胎,跟我和我妹妹一样。她们都去看热闹去了。”

    洛林一愣,道:“她们不是应该在这里的吗?”

    那侍女仍然笑眯眯地道:“是啊,原本应该是在这里的。但是据听说某个人一直玩弄人家少女……”

    洛林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还不等他反应过来。

    就听那侍女接着说道:“……的耳朵,结果把她们给吓坏了。所以她们就全都到希尔梅莉娅主教大人的营帐当中去了。小姐们说了,这样也好。省的再受到某些居心不良的坏人的骚扰。”

    洛林当下大汗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的居心竟然被那些人给识破了。不禁喃喃地道:“我当时装的挺像的啊……”

    那侍女笑的那双水一般的秀眸眯成了月牙儿,道:“哼~!还装的挺像。据听说有人都流口水了,眼珠子都瞪出来多长,恨不能掉到那双双胞胎的怀里面去。”

    洛林恨的牙根发痒,当下笑眯眯地道:“瑞尔啊,咱们再继续玩‘小蜜蜂‘好不好?我输了,输你一个金币,你输了,我就轻轻地,轻轻地捏一下你的耳朵,怎么样?”

    那精灵侍女当下俏脸一红,眼中波光盈盈一转,然后轻轻啐了一口。那双美丽优雅,晶莹剔透的长耳灵动地来回舞动了两下,这才道:“你想的美~!”

    说着,一转身,然后拉着薇拉,道:“走,咱们一起去看那几个猫耳的小姑娘去。”

    然后一起走出了营帐。

    洛林当下不禁叹息了一声,这些个小丫头们全都是让那几个女人给惯坏了。

    他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侧头想了一下,估计着如果自己也去掺一脚的话,会不会自讨没趣,被那几个人给联手赶出来。

    就在此时,就听营外一阵脚步声响。

    紧接着,就见一个人影夹着一股香风,急步冲了进来。

    洛林一愣,定睛看去,只见来人跑的俏脸微红,发乱钗横,香汗淋漓,那饱满丰挺的**也是颤颤微微,不住地起伏,看上去极是诱人。

    洛林当下奇道:“妮可,你是这是怎么了……”

    不等他把话说完,凯瑟琳已经是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他的脑袋,搂在了自己的怀里,上一眼、下一眼地看个不停。

    洛林靠在她那丰挺娇嫩,充弹了惊人弹性的**之上,虽然**蚀骨,异常美妙,但是却也差一点儿没有被憋死过去。

    他连忙挣扎了两下,道:“妮可,你……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说这大白天,你就想要过来玩COSPLAY,扮土匪玩劫色的游戏?

    真是的,人家还没有做好准备了……”

    不等他把话说完,凯瑟琳已经是又恼又气,抬手狠狠地敲了他一记。嗔怒地骂道:“你这个混蛋,脑子里面究竟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一会儿看上去,像一个天才。

    过一会儿再看上去,却像是满脑子**的猪头。“

    洛林不以为意,靠在她饱满的**之上,用力地蹭了两下,感到从那里传来的,令人**的柔软和弹性,舒服的都快要融化掉了。

    他喃喃地道:“这两个好像并不冲突吗?妮可,你是《东方不败》看多了。

    谁告诉你,天才就不能**一点儿,而是非得要要拿把刀子把自己给宫了的?

    要真是那样子,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估计你是哭到找不到地方了。“

    凯瑟琳听他说的暧昧,当下俏脸一红,狠啐了一口。

    她知道洛爵爷胡搅蛮缠的本事天下第一,当下也不理他,伸手将洛林的脑袋给扳正了,然后明亮的秀眸狠狠地瞪着他,冷然说道:“说,你那个《推恩令》是怎么想出来的?”

    洛林看到她那双如明辰一般的秀眸,精致如玉的俏脸,修挺的琼鼻,还有嫣红柔软的嘴唇,当下就是一阵口干舌,然后苦笑着,道:“你就直说,你究竟是想怎么样吧?”

    凯瑟琳看着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你这个主意真真是头顶生疮,脚底下流脓,坏到家了。不过我喜欢~!”

    说着,搂住了洛林,狠狠地吻了他一下。

    在她的这一个长吻之下,洛林几乎差一点儿就真的给蹩死了。

    他喘了半天之后,这才道:“你是什么意思啊?英雌,今天你要是真的劫色的话,就明说。我奉陪就是了,不用找那么多借口吧?”

    凯瑟琳瞥了他一眼,啐道:“你满脑子究竟是在想什么啊?正经一点儿行吗?”

    洛林摸了摸沾到自己嘴上的口红,莫名其妙地道:“咱们两究竟是谁不正经啊?”

    凯瑟琳在旁边坐了下,然后毫不客气飞了一个眼镖,道:“我跟你说正经事。”

    她顿了一下,然后手托着香腮,看着洛林在旁边坐了下来,这才若有所思地道:“你说,这个《推恩令》咱们能不能略略修改一下,然后在帝国也实行起来啊?”

    洛林一愣,道:“原来你的心思在这儿呢。我还以为你是一不小心,吃了伟嫂呢~!唉,真是白高兴了一场。”

    说完,有气无力地爬在了桌子上面。

    凯瑟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伸手捅了他一下,道:“我跟你说正经事情呢。”

    也无怪凯瑟琳这么高兴。这推恩令可是皇家帝王的无敌大杀器之一。

    想当初汉武帝就是靠着这个颁下之后,强化了中央集权,分化地方王候贵族们的割据势力。到了最后使的王权失去了有效的制约。

    只允许他耍流氓,而不允许别人耍流氓。这才奠定了他一代雄主的地位。(有兴趣的可以百度一下。不在这里占字数了)

    洛林当下又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这有什么难的?当然也可以实行了。绝对是没有什么问题。”

    凯瑟琳当下更是高兴了,道:“那什么时候,咱们把这个给定了一吧。”

    洛林更是没了精神,道:“这个等回去再说吧。我现在只知道什么推车,不知道什么推恩。”

    凯瑟琳大羞,狠狠地掐了他一把,然后又追问道:“那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洛林道:“就这两天,打完了仗了,还要紧着回去卖地呢。今天就指着这个发财了。”

    说着,他伸了一个懒腰,将凯瑟琳揽在了怀中,然后搂住了她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道:“你看,咱们是不是别推什么恩了。先推一把其他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