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半兽人的拯救者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二十七章半兽人的拯救者

    “究竟是谁在一直压迫这些勤劳善良的半兽人们,让他们一直生活在困苦之中?”

    这个问题直指灵魂,可谓是十足十的诛心之言~!

    特库里多姆猛然心头一惊,像是被人揭穿了暗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当下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哆嗦。

    “究竟是谁在压迫着这些勤劳善良的半兽人们?”

    那答案就像是闪电划过地狱深渊的夜空一样,一闪而过。

    虽然只是刹那间的光明,但是在那一瞬间,却也将那些暗藏在漆黑无比的黑夜背后的魔物显露出来。

    狰狞、血腥,而且充满了恐怖~!

    直面那鲜血淋漓的事实真相,让他恐惧的不敢思索。吓的全身冰冷,就连心跳也凝滞了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

    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渐渐清醒了过来。

    特库里多姆看了一眼洛林,见他的脸上显出一脸的平静,心中很有些愤怒。当即就要出言反驳,但是却也知道,如果辩论当中愤怒出言,首先就失去了客观,落了下风,不战而自败。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淡淡地道:“这么说来,阁下您是他们的拯救者了?”

    洛林警觉地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想是要通过他那平淡无波的面容,看清楚这位大祭司内心深处熊熊燃烧的怒火一样。

    特库里多姆强压下心中的狂跳,以一种僵硬的笑容,回应着这位大名鼎鼎的战神。

    但是他在心中却是不住地低声呐喊:坦克斯瓦多,我的兄弟。我根本就无法做到与凶残的恶狼一样共舞,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

    洛林瞬间又收回了眼神,然后道:“如果你真要这么说的话,那倒也没有什么错。”

    然后侧头想了一下,又继续道:“半兽人的拯救者?我喜欢这个名字。既响亮,又充满了正义感。真的很不错。”

    特库里多姆看着洛林,直气的七窍生烟,心中暗骂:你这个该死的屠夫,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无耻的伪君子~!

    但是饶是如此,面对着这位名震天下的总督,他却也不敢直接指着洛大爵爷的鼻子,大骂出来。

    特库里多姆冷笑了起来,然后一指战场的另一侧,慢吞吞地道:“阁下,我想我那些战死的同胞们或许有不同的看法。”

    洛林转头看了一眼,那边的战场上是昨天战死的半兽人们,他们的尸体仍然横卧在疆场之上。

    那景象虽然是自己率领之下的帝国军队造成的,而且他对于火炮的威力也有了充分的估计,但是看到草地上躺倒的无数的半兽人尸体,却也是和其他所有人一样,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那些尸体已经不能用‘具‘做为单位来衡量,只有用‘片’才能加以计算。

    数以万计的死尸铺满了整个草地。

    中间散落的残肢断臂,零落的头颅、肋骨……

    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一大部分尸体,被那冲天的烈火烧的皮开肉绽、外焦内黄,看上去狰狞无比。

    就连那些食腐的野狗看了,都要夹着尾巴,远远地避开。

    有不少的收尸队正在处理着他们的尸体。

    由于担心那些尸体的惨状,会引起他们的家属的不适,或者是又爆发出什么不满的情绪,所有的收尸队全都是由人类和半兽人仆从军组成。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他们在军官们的默许之下,用火药,或者是直接用爆烈水晶,放在地面上引爆。

    在那山摇地动的爆炸声中,将地面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然后他们就将那些尸体胡乱地扔到坑中,将他们混在一起,最后再草草地填上一层土,将他们完全掩埋掉。

    洛林当下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心中暗道:近七八万的半兽人,而且还都是强壮的青年。这些要是给自己干活,能从他们的身上剥削下多少的剩余价值啊~!

    可是这些家伙都已经全都死光了~!

    光是这其中浪费掉的金钱,就足以让人心痛的滴血了。

    只不过他依稀又觉的面前的这个场景,有些熟悉,好像是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

    近处半兽人们拖家带口,排列的长长的,如同一条巨龙的登记队伍。再加上,远处那些正粗暴地掩埋尸体,制造着一个又一个万人坑的收尸队。

    再加上到处巡逻,身穿党卫军制服,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的帝国士兵们……

    对了,没错~!

    如果将这个场景换成一部黑白影片的话,绝对是和93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由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经典大作《辛德勒的名单》几乎是一模一样。

    洛林当下不禁苦笑了一下,但是随即却又反应了过来。

    他转头看向了大祭司特库里多姆,道:“在我们那里有一句名言:自由之花是如此的珍贵,只有用鲜血与生命做为肥料,才能盛开。

    他们的死,或许并不值得,但是却也是必然的代价。

    正是因为你们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而是依靠他人的力量,因此上,那代价会更加惨重~!”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我这不是虚言。你们以为光靠着喊两声口号,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可以换来自由?那自由也就太不值钱了。

    ‘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这个道理还要我教你吗?”

    特库里多姆心中又是一震,但是却强笑了一下,道:“可是……”

    洛林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道:“没有什么可是的。在我看来,他们或许只是一群可怜的百姓,但是任何时代,想要争取自由,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特库里多姆沉默着,用牙齿紧咬着嘴唇,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嘲弄地道:“按照您的说法,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为了争取自由,我们起兵反抗,宁愿付出足够的代价,您也不会谴责我们的,对吗?”

    洛林无所谓地一耸肩,道:“你们现在已经得到了独立和自由。为什么还要起兵反抗?”

    特库里多姆当下一滞。

    洛林突然明白了过来,不禁哈哈大笑。

    他伸手向下面那些半兽人百姓们一指,然后道:“我亲爱的大祭司。你还是没有搞清楚。

    我所谓的自由,是那些百姓们的自由。

    你所谓的独立和自由……”

    洛林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冷冷地看着特库里多姆。

    特库里多姆明知道洛林在yin*自己问下去,但是却还是忍不住追问道:“是什么?”

    洛林冷冷地道:“你所谓的独立与自由,是那些个族长酋长们肆意地剥削治下百姓的自由。”

    他的这一击,是如此沉重,就像是用一千斤的大锤,猛地砸在特库里多姆胸口处。

    在这重击之下,特库里多姆身体晃了两晃,畏惧地后退了两步,这才又重新站稳。

    洛林指着那些个半兽人的百姓们,然后道:“不信,你看吧。看那些人脸上的笑容是不是发自内心的。而那些族长们失落,是不是也是出于本性?”

    特库里多姆低头看着下面的半兽人们扶老携幼,兴高采烈地跑到集市当中,又或者是兴高采烈地走在去集市的路上。

    他们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战场上的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浴血厮杀。

    要知道那只是刚刚在昨天才发生过的~!

    他不禁紧紧地握紧了手中的拐杖,直握的手节发白,几乎要将那拐杖捏成两断。在心中替那些战死的半兽人勇士们感到极为不值:这些勇士的鲜血真的是白流了~!

    洛林看着他的脸色,当即冷笑了一下,然后摇头叹道:“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你的人民,我的大祭司。”

    特库里多姆失声道:“你说什么?我?我不了解自己的人民?”

    洛林冷眼看着他,道:“据我所知,你们的族长大佬们,为了获取暴利,可是没有少劫杀到草原来的商队。到了后来,已经极少有人族来你们这里做生意了。

    反倒是你们的那些个族长们在这中间上下其手,大发其财。

    现在我们来到这里跟你们做生意,没有战死的半兽人们看对于跟我们做生意,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看到机会难得,价钱便宜量又足,当然是乐和我们做生意。

    而对于那些英勇战死的半兽人勇士们……你们的族长大佬们可从来都不会发抚恤金的,反而是虎视眈眈地谋夺他们的家产子女。

    那样一来,他们的家人生活就更加艰难。

    那些家人为了活下去,就必须紧紧地抓住现在这个仅有的机会,和我们的人做生意,换来必需品,不然以后的生活会更加的艰难困苦。甚至于……”

    他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看了特库里多姆一眼,然后这才接着道:“甚至于沦为你们这些大佬们的奴隶,或者是被赶离部落,抛弃到大草原上,活活地饿死……”

    特库里多姆紧紧地绷着嘴唇。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嘶声说道:“可是……可是这是我们半兽人千年以来的传统~!”

    洛林愕然回头,旁边的一众侍卫们也是难以置信地互相交换着惊诧的眼神。

    特库里多姆说完之后,突然也是感到了一阵心虚。难以相信这种话居然是出自自己的口中。

    洛林看着他,半天之后,突然叹了一口气,然后道:“大祭司,你不觉的这话有些卑劣和下溅吗?你们这些当头人的锦衣玉食、醇酒美人。而那些百姓们就得为任由你们欺凌,欺男霸女,强抢财产。让人骨肉分离,活活的饿死。这算是哪门子的传统?

    如果你们任由这种传统继续下去,这个种族就是消亡了,也是活该~!”

    特库里多姆顿时也是羞愧难当,沉默不语。

    在此同时,他也是有些绝望地发现,经过这一场言语的交锋,自己是以完败的姿态,倒在了原本属于他自己的阵地之上。

    他们的这一番对话,必然也会流传出去,经过口耳相传,落入每一个半兽人的耳中。

    做为半兽人的大祭司,居然还没有一个外人了解自己的人民,而且还成为了权贵们欺压百姓的代言人。

    他的威信,必然全失。

    从今以后,就算是看到机会,想要鼓动那些半兽人们起兵造反,必然是更加困难。

    那些半兽人百姓们绝对不会像是以前一样,盲目地跟从着自己的族长头人们。而是躲在一边,冷眼旁观。

    而失去了他们支持,不管是折腾起多大的火焰来,最终都会被帝国给一举扑灭~!

    此时,就见有一名身穿党卫军制服的军官从远处匆匆地跑了过来。

    他跑到近前,向洛林敬了一礼,然后将手中的一份文件递了过去,道:“报大人,现在已经查明,在半兽人大营当中,有奴隶大约十万人。”

    洛林当即不禁低低地哇了一声,然后侧头看了特库里多姆一眼。一百万人当中就有十万人是奴隶。这个数字可是够惊人的。

    那军官继续道:“其中有部分是妇孺,绝大部分都是年青的劳力。这是文件,请您签属。”

    洛林愣了一下,奇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年壮劳力?”

    问完之后,他突然明白了过来。

    果不其然,就听那军官回报道:“据调查。那些个族长酋长们都是嫌老弱的奴隶浪费粮食,一般都是直接处理掉了。”

    他一边说着,脸上也露出了厌恶鄙夷之色:显然那‘处理掉’的含意,并不是给他们发养老金,贻养天年。而是直接拖到草原上,砍头喂野狗什么的。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除了那些清点的奴隶之外,还有一部分是打了烙印,是要卖到咱们人族地方去的。

    弟兄们还在搜索,不过下官已经将那几个该死的奴隶贩子带过来了,请大人处置。”

    洛林闻听此言,不怒反笑,道:“这帮杀不完的狗崽子~!”

    然后一招手,道:“给我将他们全数带上来。“

    片刻之后,就见在一队士兵拉押送之下,几名身材肥胖的家伙走了上来。

    洛林惊奇地发现,他们居然清一色的全是人类~!

    那些帝国士兵们在清查过程当中,得知这些人和半兽人勾结之时,在恼恨之下,也是下了重手,将他们揍的鼻青脸肿,如同中了天下第二绝学‘面目全非脚’一般,根本看不出来本来面目。

    洛林看着那些人,当下一阵无语:根本连模样都认不出来,这还让人怎么查?

    那些奴隶贩子看到洛林背后的飞鹰大纛,当即吓的腿都软了。

    他们可是知道这位爵爷的赫赫威名,但是一时猪油蒙了心肝,想要最后发一笔财再走。

    但是却没有想到洛爵爷带小弟们打起群架来,如此的厉害。等他们反应过来之时,洛爵爷的大军已经围拢过来,就是插上翅膀也走不掉了。

    后来,还想着混在半兽人大营当中,但是洛爵爷的中情局下属的盖世太保岂是吃素的,当即就被他们给搜了出来。

    等众人来到了近前,旁边的士兵当即对着那些奴隶贩子们一脚踹了过去,怒声骂道:“混帐东西,我家大人,是你可以无礼地抬头看的吗?跪好了。”

    在他的怒骂声中,那一众奴隶贩子,纷纷跪倒在地。

    洛林随手点指着其中看上去最胖的那个家伙,没好气问道:“你,就你了。知不知道,帝国现在禁奴了?你弄奴隶卖到哪儿去啊?”

    那人抬起头,从肿起的眼缝里看向了洛林,当下又急忙低下头去,然后颤声说道:“虽然……虽然帝国管的严,但是正因为禁了奴隶,所以这价钱才……才飞涨起来。我们这贩奴,主……主要是给其他的国家的。像是帕提亚,雷泽多拉……那里的价钱很高,所……所以小人……小人这才一时糊涂,请大人饶命,请大人饶命啊~!”

    说着,脑袋在地上连连叩头,磕的那松软的草地上都陷下一个大坑。

    洛林看着他,叹道:“我也很想要饶你一命,但是却找不到理由啊。你能给我找一个吗?”

    “我……我……”那人当下口吃了起来,最后一咬牙,道:“大人。我还有数万的金币,求大人放我一条生路,那些钱我就全交给大人了。”

    洛林很是有些无聊:为什么这些家伙求饶时总是说一样的台词呢?没有一点儿的新意~!

    他冷冷地道:“你的钱已经是我的了。这个就不用再说了。还有其他的没有?”

    那奴隶贩子看到旁边的士兵们已经抽出刀子,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自己的脖子,好像是在研究从哪儿下刀更合适一样。

    他不由大惊失色,心中知道如果拿不出一点儿像样的东西,只要洛爵爷一个眼色,这些兵痞们就会一刀挥下,将自己的脑袋一刀砍下。

    他急忙扯着嗓子,嘶声叫道:“有,有的。我还有一对半兽人的姐妹花,情愿在这里献给大人。”

    洛林愕然一愣,失笑了起来,道:“我没有听错吧?你这个狗崽子,就是使美人计也用一点儿好的办法。居然用‘半兽人姐妹花’,你奶奶的,以为老子就那么没有眼光吗?”

    说到后来,他甚至是愤怒地咆哮了起来。

    旁边的士兵们也是一脸的紧张,恨恨地瞪着那个奴隶贩子。恨不能冲过去将他扒皮抽筋。居然惹得爵爷如此恼火,要是迁怒于我们的话,以后可就别想要再升官儿了~!

    他们当即就冲了过去,用自己沉重的军靴,对着那个奴隶贩子就是一顿狠踩。用沉重的后鞋跟,碾住他的手指头,狠狠地碾上几下。下尽了毒手。

    那奴隶贩子痛的一边哇哇惨叫,一边尖叫声道:“大人,啊。啊。大人。您听我说完。那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啊~!”

    洛林听了,当即来了兴趣,道:“既然你这样说了,我倒要看看,有什么不一样?来人,把他带下去,等找来了那个什么姐妹花,再来见我。”

    旁边有士兵当即上前,将他像拖死狗一样拖了下去。

    洛林转过头来,又向着其他几名奴隶贩子询问了几句。但是这些家伙们比起刚刚那个人来,却只是小角色。也没有多大的油水。

    洛爵爷当下失望之极,先是将他们全都刮的干净了,然后吩咐了士兵,将他们全都带到旁边。随后一人身后站上一个刀斧手。就等那那个大奴隶贩子回来之后,就一起砍头。

    过不多时,就见士兵们已经押着那个奴隶贩子已经转了回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他们身上穿着斗篷,头上戴着帽兜,也看不清面目,不过那走动起来,如拂风摆柳,却显的很是有些风姿绰绝的模样。

    洛爵爷看了,不禁摸了摸下巴,喃喃地道:“嗯,我开始有些感兴趣了。”

    此时,那奴隶贩子已经来到了近前。

    他先是恭恭敬敬地向洛林一礼,道:“见过大人。她们我已经带过来了。您要不要先验一验货色。”

    他一边说着,一边双手不住地互相摩擦,看上去猥琐之极。

    洛林看了,不禁一皱眉头。然后微微一抬右手的食指。当即就已经有士兵如狼似虎地猛扑过去,抡起鞭子对着那个奴隶贩子披头盖脸地狠抽了过去。将那个奴隶贩子给抽的嗷嗷直叫。

    那士兵一边用力地抽打,一边怒声喝骂:“你这狗东西,真是贱皮发痒~!”

    洛林看了一会儿,发现旁边那两人已经是吓的瑟瑟发抖,紧紧地搂在一起,这才挥手制止,道:“算了,算了。爵爷我心善,最听不得有人惨叫,随便打个半死就行了。”

    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等一会儿,说不定还要砍头呢。要是打死了,再砍头就不好看了。”

    众人在旁边听了,顿时一阵恶寒。这位爵爷可真是心狠手辣,异常的歹毒,不愧是人渣当中的人渣~!

    那士兵听了命令,这才住下了手来,然后又在那奴隶贩子身上狠踹了一脚,怒声喝道:“还不快爬起来。还要等着我们扶你不成?”

    那个奴隶贩子被打的全身皮开肉绽,痛不欲生。倒在地上哼哼了两声,但是为了活命,最后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

    他向着洛林一躬身,然后拉过了那两个黑衣人,像是献宝一样,道:“爵爷,您请看。”

    说着,将那两人头上蒙的斗篷取下。

    众人定睛一看,当即全都是大吃了一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