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星星湖大决战(二十四,将军因何发笑)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二十三章星星湖大决战(二十四,将军因何发笑)

    听了帕克林根在那里狂笑,一众跟在他身边的半兽人族长们不禁面面相觑。

    虽然这并不是三国时代,而且在这些半兽们们也不是在华容道上被孙刘联军撵的像屁股上着了火的兔子一样飞快逃窜的魏王手下。

    大家都已经吓的胆战心惊了,可是每每一听到曹老大狂笑,就还得要为了自己的奖金工资着想,大扮一回屁事不懂的小李子,以突出老大英明神武的正面形象。凑趣地来上一句“将军为何发笑?”

    但是他们却也是按耐不住好奇之心。

    旁边有人当下问道:“大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您刚才不是说咱们去迎击洛林的部队吗?”

    帕克林根以手按着腰间的宽大的金带,冷笑着道:“你们这些狗崽子,懂些什么啊~!

    迎击洛林?咱们这是去突围的。那些该死的人类不是在前门挡着咱们吗?咱们就从侧门冲出去。

    这大营里面这么多的人,比起咱们的目标来可是大很多了。由得他们在这里当傻瓜~!

    那个洛林兵力不足,为了肯定是不敢追咱们的。“

    一众半兽人不禁狐疑地相互对望了一眼。

    此时就听帕克林根继续道:“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做金蝉脱壳……嗯,不对,是李代桃僵……”

    他犹豫了一下,一时也想不起来准确的说当,当下大大咧咧地一挥手,道:“算了,管他呢,反正咱们是要跑了,让他们在这里当替死鬼吧。大爷们不伺候了。哈哈哈哈……”

    旁边有人看了看这大营当中的半兽人们,犹豫道:“可是……”

    帕克林根眼中寒光一闪,低声断喝道:“可是什么~!草原这么大,哪儿去不了?咱们半兽人这千年以来,都是这样生活过来的,这有什么可犹豫的?

    只要手里的兵,什么时候,咱们都是大爷。

    可是如果是投降了,人为刀殂我为鱼肉。就算是不死。咱们也是要变成奴隶。”

    他看着那些族长们,语气一转,反问道:“你们愿意过这样的日子?”

    一众族长们互相看了看:被别人砍了脑袋,或者是成为奴隶,天天被人用鞭子赶着,累的跟个三孙子似的;还是继续当自己的族长,欺男霸女,纸醉金迷,夜夜都当新郎倌,每到一地都有丈母娘?

    这两种生活,就是一个傻子也知道该怎么选择。

    大家又不是弱到极点的弱智,当下纷纷摇头。

    帕克林根点了点头,沉声道:“好,很好。大家回去之后,收拾一下,点齐了兵士,跟着我走。”

    众人答应了一声就要离开。

    此时旁边又有人犹犹豫豫地低声问道:“可是……大人,咱们在这里的家眷怎么办?”

    众人听了,当即心头一凛。

    半兽人一向居无定所,逐水草而居,所以这一次会盟之时,大家可都是将老婆孩子,老母猪全都带来了。如果这一次突围而去,为了能够快速行动,摆脱洛林的追击,必然是要将他们全数扔下。

    但是那些可是他们的家人,是生命当中至关重要的东西~!

    自己可以逃走,但是家人怎么办?

    失去了自己的保护,他们必然会为其他半兽人眼中的肥肉。

    漂亮能干的老婆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被他们抢走,就像那个心胸像海一样伟大的汗王,成吉思汗一样,自己的脑袋上一定是绿的跟巴西的绿毛龟一样。

    而年幼珍爱的孩子也必然是成为其他人的奴隶。

    就连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抢来……呃,积攒下来的家产也全都被人分的一个精光。

    想到那可怕的后果,他们当即打了一个冷战,停下了脚步,全都回过头来,定定地看着帕克林根。

    帕克林根看着众人的迟疑,当下恨恨地一跺脚,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居然还关心那些东西?先保住性命再说吧~!

    只要咱们手里的兵,上哪儿抢不来几个女人,牲畜?儿子什么的,到时候再生也就是了。至于这么纠结吗?”

    这位帕克林根族长不愧也是一位枭雄人物,心狠手辣,无情无义。

    不过他是枭雄,手下的那帮家伙们却并不是。醇酒美人什么的过惯了好日子,那骨头当然也就软了许多。

    因此上,众人仍然是沉默不语。

    帕克林根心中勃然大怒,但是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道:“谁?现在有谁不愿意跟我走的说出来。我绝不勉强~!”

    看到他口气松动,有人当下企企艾艾地举起手来,道:“大……大人。听说洛林那像没有那么残暴,说不定投降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家里的孩子年纪太小,还……还都要……”

    他刚说到这里,就见眼前寒光一闪。

    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刀已经分心刺来~!

    紧接着,利刃入肉时,那种如同撕破皮革时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

    他当即闷哼了一声,低头看了看那已经深深插入到胸口的长刀,然后看着帕克林根,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想要张口说些什么,但是最后所有的声音却全都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随后身体一软,缓缓地倒在地上。

    帕克林根用自己的大脚踩住他的尸体,然后用力将长刀拔出。

    鲜血喷涌而出,当即溅了他一头一脸。

    但是帕克林根却连擦也不擦一下,当即就转过头去,冷冷地看着众人,嘶声吼叫道:“你们谁还有不愿意跟我走的,说出来~!”

    那还带着余温的鲜血,不住地从他的头上滴下,看上去格外的狰狞。

    一众族长们恐惧地看着他,当下乖巧的像是一群遇到大灰狼的小白羊一样,连连摇头。

    “这才对嘛~!”帕克林根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仔细地在那人的尸体上擦拭干净了刀子,这才收刀入鞘。

    他抬起头,看了看天色,然后道:“咱们的时间可不多了。大家快走,回去招集部属,然后收拾一下,就带着手下们跟我走。”

    众人当即答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其中纵然有想要再说些什么的,但是在那混乱的人群当中,被旁边的人拽了一下,随后也是离开了。

    帕克林根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尸体,低声骂道:“该死的胆小鬼~!差一点儿就坏了我的大事。”

    然后又重重地踢了一脚,这才转身离开。

    随着命令的传下,波拉克部落及其友盟全都行动了起来。

    为了保密起见,一众英勇的半兽人战士们得到的命令是:我们要为了半兽人的尊严,而和洛林决一死战~!

    不管怎么样,这些半兽人们已经清醒了过来。他们知道,纵然是拥兵五百万,也不可能打败帝国的那个‘飞鹰战神’的。

    但是他们也不是白痴,号召着那些半兽人们为了种族,去英勇的奋战~!

    那些年青的半兽人勇士们当即热血再次沸腾了起来,双手重新握紧了刚刚拣来的武器。

    这些骄傲的半兽人勇士们,丝毫也不怕牺牲。面对着洛林率领下的强大帝国兵团,他们宁愿是战死,用自己的鲜血与生命,去捍卫半兽人的尊严~!

    但是更多的半兽人却已经被洛林杀破了胆子,想到还要出去,和他再拼上一场,当即吓的全身发抖。

    军官们已经得到了命令,当即挥动手中的鞭子,雨点儿一般向着他们抽去,打的那些家伙们嗷嗷直叫。

    有些急躁的军官们好大喜功,为了能尽快完成任务,好在族长面前表现一把,甚至直接动用了刀子,将几名行动迟缓的士兵直接砍翻在地。

    在鞭子和锋利的刀子的帮助之下,军官们很快就完成了任务,将部队聚结在了一起。

    士兵们虽然恐惧死亡,害怕洛林的火炮,但是在这个时刻,他们还是英勇地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不论如何,他们这是在为了半兽人的种族而奋战~!

    在此同时,这些勇士们也以自己高傲的眼神看向了旁边的战友:面对着那个最可怕的人,我们却是毫不畏惧。这是去慷慨赴义,你们敢去吗?

    余下的那些没有参战的半兽人们当下全都是羞愧的满脸通红,默默地退到一边。

    有年青气盛的半兽人甚至重新操起刀子,加入到他们的队列当中。

    但是随即,这些英勇的,正被自我的牺牲精神所陶醉的半兽人们突然发现,部队前进的方向居然是在西侧。而不是直面洛林兵团的北面。

    当下,众人不禁一片奇怪。

    随即,一个可怕的谣言,如同瘟疫一般飞快地传了出来。

    “帕克林根族长这是要带着大家逃走~!”

    “帕克林根族长,让大家丢下自己的家人,跟着他逃走~!”

    “帕克林根族长要逃走……”

    众人顿时一片大哗。

    那些战士们的家人原本看着自己的儿子,丈夫即将走向死亡的战场,已经是哭的泪流满面,痛不欲生。

    但是他们还有最后一丝的信念在支持着自己,那就是他们的丈夫儿子,并不一定会真的战死疆场。

    可是听到这个谣言之时,众人当即嚎陶了。

    他们一旦逃走,那么自己很可能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妻子失去丈夫,母亲失去儿子,幼子失去父亲……

    甚至到老了之后,却依然音信全无,连他们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那些家属们丝毫也没有帕克林根族长所需要的,‘你们都得为我着想的‘大局观‘。

    他们哭泣着,嚎陶着冲进了队伍当中,大声呼喊着亲人的名字,来来回回地找着自己的丈夫,儿子,父亲……

    等找到之后,紧紧地搂住他们,抱头痛哭。不管是旁边的军官再怎么喝骂威胁,拳打脚踢,但是却说什么也不撒手。

    而那些战士们明白过来之后,也是痛哭流涕。

    他们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仍然不怕牺牲,勇敢地面对着洛林的兵团,也正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这样做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保卫自己的父母、妻子,孩子……

    但是现在,头领们居然要带着他们逃走,可耻的逃走,而且还要抛下自己最为珍稀的家人?

    当即所有人全都哭成了一片。

    那些军官们却根本不管这些,他们都是帕克林根的子侄之辈,亲信子弟,不管是走到哪里,也不会少了他们的份儿。

    这些军官们们根本无从理会那些半兽人的痛苦,看到队伍停下,众人哭成一团,不管是怎么劝也劝不开。

    这些英勇而忠诚的军官们当下全都气的怒火中烧。

    他们挥打着鞭子,对着那些士兵和他们的家属们披头盖脸地就打了下去,抽得他们嗷嗷惨叫。

    纵然如此,那些士兵和家属们仍然是不愿意分开。

    军官们粗鲁地将那些紧接着士兵的家属们全都推倒在地,然后用自己脚上那从人类的奈德尔城飞鹰公司订购来的、精美的高档皮靴,毫不犹豫地对着他们紧握在一起的双手踩过去。

    一脚,两脚,三脚……

    直踩的他们的手指上血肉模糊,但是还是有很多人不愿意分开。而且那哭声、叫喊声反而是越来越高。

    看到这里,当下就有军官毫不犹豫地抽出自己的长刀战斧,对着那些士兵和他们家人就砍了下去。

    随着那凄厉的惨叫声,一声声地不住响起,当下就有十多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众人当即一下子呆住了。

    他们看着那个全身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全都沉默无声。默默地看着那人狞笑着,将手中的刀子缓缓地从一个孩童的身上抽出来,然后在下一刻,又将那刀子捅进了旁边一名紧紧拉着自己儿子的母亲的身上。

    众人全都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根本就无法相信,这……这居然会是真的~!

    将手中的刀子对准妇女和儿童,这只有在传说当中,那万恶的魔族才会做出的事情。而且那些魔族也是对付别的种族才会这样做。

    这种用刀子对付自己人,对付自己的孩子和母亲,这种卑劣行径,这些纯朴的半兽人以前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此时,那军官也不顾头脸上溅满的鲜血,将手中还带着鲜血的长刀高高地举了起来,厉声叫道:“大族长有命,谁敢不听军令者,立杀无赦~!!”

    众人不禁一阵胆寒。

    此时一滴鲜血从那军官的脸上流下,流到了他的嘴里。他当即重重地呸了一口,然后继续叫道:“现在我命令你们,都赶快给我松开手。要是耽误了族长的大事,你们这些狗才吃罪不起。小心你们一个个全都得要人头落地~!”

    说着,用手中的刀尖,危险地点指着面前的一众士兵和他们的家属。

    他看到那些人们仍然紧紧地握在一起的双手,当下厉声叫道:“松手,快给我松手~!”

    但是,那些百姓们却知道,只要在此刻松开了手,必然是从此殊途,音信全无。

    在那军官的怒声咆哮当中,他们非旦没有松开手,反而是越握越紧。

    在这个浪涛汹涌,发生着巨变的时代,做为小人物,他们此刻也所拥有的,也只有这种方式来面对。只有紧紧地靠在一起,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才有理由活下去。

    那军官见此,当下怒火更盛,高声怒骂道:“你们这帮该死的东西~!”

    说着,挥刀砍下。

    那刀锋带着凌厉的风声,闪电一般的落下。

    众人不禁失声惊呼了一声,有人甚至尖叫着,闭上了眼睛。

    但是等定睛再看之时,却见那军官手中长刀悬在那个妇女的头上,再也无法落下。

    因为在军官的刀柄处,一只有力的大手正紧紧地托着那个刀柄,不管那军官使出多大的力气,也无法移动半分~!

    那军官用力地拉了两下,却发现,尽管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仍然丝毫也无法将自己的刀子从那人的手中夺回去。

    他狠狠地瞪着眼前的那名半兽人士兵,怒气冲冲地高声叫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敢拦在大爷面前,不怕军法吗?”

    那半兽人士兵轻蔑看着他,冷冷地一笑,道:“军法?你这狗咋种也配给我说军法,像你这种对着妇女儿童挥刀的人,早就已经被正了军法了~!”

    那军官当下全身一震,在心虚之下,色厉内恁地尖声叫了起来,道:“混蛋。你这是想要造反吗?”

    此时,就见那半兽人已经抬起腿来,用自己大脚狠狠地一脚踹在那军官的肚子上面,厉声骂道:“去你**吧~!老子还就是要造反了。我们并不是为了你们这些头人们活着~!”

    那军官当即被踢的跪倒在地,感到肠子都快要被那人给踢断了,双手抱着肚子,痛苦地不住咳嗽。

    而且每咳出一声,都会从口中喷出一股鲜血,那模样凄惨之极。

    但是旁边的众人却已经心如铁石,以一种可怕而冰冷的沉默,冷冷地看着他。

    此时,旁边的其他军官们想要上前,但是立时另有士兵们已经挤出人群,迎了过去,毫不客气地用刀剑顶在他们的心脏之处。

    这些军官们想要挣扎,当即就被那士兵们手起刀落,狠狠地捅翻在地。

    随着惨叫声不住地响起,其余的军官们当即也全都老实了许多。

    他们再也没有以前的嚣张,在刀剑威逼之下,全都是吓的面如土色,高高地举起了双手,生怕会引起众人的误会。

    紧接着,如山崩一般的呼啸声响了起来。

    所有人全都挥着拳头,怒声咆哮了起来。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

    那名半兽人士兵当下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在空中略略停顿了一下,然后怒吼了一声,用力挥下~!

    如蓝球大小的脑袋当下骨碌碌地滚了出去。无头的尸体倒落在地上,鲜血喷涌而出,随后与他刚刚杀死的那些士兵、家属们的鲜血汇聚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血水坑。

    众人看了当下热烈地欢呼了起来。

    此时帕克林根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有士兵哗变,已经带着亲卫赶了过来。

    他看到现场的情况,当下大怒,高声叫道:“来人啊,给我把他们全数杀光,你们居然敢造反。谁给你们的胆子……”

    一众亲兵们当下答应了一声,然后抽出刀剑,就要上前。

    就在此时,就听一个声音响起,道:“住手~!”

    紧接着,就见对面的士兵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紧接着,为首一人,头戴七彩羽冠,身披长袍,手拄着拐杖,缓缓地走了出来。

    帕克林根看了,不由眼睛瞳仁一下子收缩了起来,喃喃地道:“大祭司……”

    而旁边一众半兽人看到那人,当下全都跪倒在地上。

    来人正是半兽人当中拥有崇高声望的大祭祀坦斯克瓦多。

    他看了看地上的那些仍然紧紧抱在一起的尸体,又抬起头来,看了看帕克林根,目光中非旦没有愤怒,反而充满了悲伤。低声道:“帕克林根,帕克林根,你究竟是要做什么啊~!”

    帕克林根反应了过来,当下以手按剑,冷笑道:“干什么?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带着大家逃走,为半兽人保留最后的一点儿种子。”

    坦斯克瓦多摇了摇头,道:“说的好听,你只是为了你自己的荣华富贵着想而己。

    且不说你们能不能突出围去,就算是突了出去。带走了战士,带走了强壮的劳力,只留下了孤儿寡母。

    你让她们怎么生活?

    更何况,羊群里有母羊和小羊才能活下去,只有公羊早晚都是要死光的?那个时候,种族才真的会灭亡。”

    帕克林根冷笑道:“这个恐怕由不得你。今天不论你让不让我走,我都是走定了~!”

    旁边的众人当即爆发出一阵低沉的怒吼声。

    坦斯克瓦多叹息了一声,然后也不多说废话,以手掩面,低声道:“杀~!”

    旁边一众半兽人早已经按耐不住了,随着他的这一声令下,众人怒吼了一声,一起涌出,挥动手中的刀剑战斧,对着帕克林根就杀了过去。

    帕克林根身边的亲卫当下也是毫不相让,挥刀迎战。

    双方乒乒乓乓地打在了一起。

    帕克林根看到这里,却是哈哈大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