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星星湖大决战(二十三,投降)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二十二章星星湖大决战(二十三,投降)

    就在洛林已经等的不耐烦,正准备命令手下的炮兵们开炮猛轰的时候,就见那半兽人大营当中突然爆发出一片混乱。

    尖叫声、哭喊声,怒吼声,还有兵器的交击声不断地传来。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如同炸了窝一般,极是热闹。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心中很是奇怪: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么热闹,里面在干什么?

    洛林抬起头张望了半天,也是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来。

    他有心想要向高空当中的侦察气球打一个信号,询问一下。但是一回头,这才发现那侦察气球离的太远了。

    现在侦察分队的那帮狗崽子们看到战场上已经安全,为了能够更清楚地侦察半兽人的动向,正拼命地用四辆马车牵引着气球,拉着那个气球向着这边靠过来。

    马车与气球之间的绳子绷的紧紧的,几乎都要断掉。

    而且为了保证气球的安全,马车上全都装了沉重的压载物。很是沉重。那些拉车的马儿纵然全都是极为强壮,万里挑一,但是拉着如此沉重的马车,四蹄奋扬。累的汗流泣浃背,鼻孔处喷出一尺多长的白色气息。

    尽管如此,但是赶车的兵痞们却是视若无睹一般,仍然是硬着心肠,不住地挥打鞭子,尽可能地榨出它们身上最后的一点儿潜力。

    帝国士兵基本全都是农夫出身,对于牲畜有着天然的爱护心理。

    不管是在战场上如何浴血拼杀,立下多少的功勋,身上留下多少的伤疤,但是每次回家的时候,只要是老爹老娘一看到了自己回来了,肯定是会欢喜地大叫一声:“哎哟,×××回来了。快,快,快让家里的大牲口都赶紧歇了吧~!”

    然后,再说什么买酒买肉好好招待之类的事情。

    他们看到这一幕,心痛的几乎都要掉泪,对那些赶车的车夫们全都怒目而视。这帮狗*的东西,一点儿也不知道珍惜马儿。这种家伙死后一定是要下地狱的~!

    但是却不知道,侦察分队的那帮狗崽子们也是有苦难言。

    要知道,战场上形势瞬息万变,不能稍有大意。

    他们既要保证完全地监视整个战场的动向,又要保持平稳的移动,保证气球的安全。还要保证通信的畅通,而且最后还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指定的位置。

    这种种的要求下来,不仅是一项技术活,而且还是一项苦力活。

    只要有一项达不到要求,贻误了军机,洛林就会在第一亲手砍了他们指挥官的脑袋。

    而他们的指挥官也是向着自己的手下庄严地保证过了,在洛爵爷砍掉他的脑袋之前,绝对会砍下好几个脑袋,给自己当垫背。

    有这样苛严的军令压着,这些狗崽子们哪怕是累的吐血了,也是要首先保证完成任务再说其他的,更别说是那些可怜的马儿了。

    又过了一会儿,就见半兽人大营当中的混乱又渐渐变小了。

    最后,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混乱场面也就消失不见了。只余下了一片奇怪的声响。

    洛林侧耳听了一下,觉的那声音听上去,好像是细碎雨点打在荷叶上的沙沙声。又好像是深秋时节,寒风吹过树林的呜咽声。

    他眯起眼睛看向半兽人的营地,虽然现在天空仍然一片晴朗,但是半兽人的营地那边却给人一种愁云惨淡,悲伤灰暗的感觉。

    又过了不一会儿,就见他们营地那个已经被炮火轰垮的大门处又有了动静。数个人影从门后闪了出来。

    他们打着白旗,缓缓地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为首的那人,手柱着拐杖,头戴着华丽的七彩羽毛。面容苍老。正是波拉克族的祭祀,特库里多姆。

    他们来到了近前,帝国皇家禁卫当即上前阻拦,仔仔细细地将他们搜了一遍之后,这才放行。将特库里多姆带到了洛林的面前。

    洛林看着他苍老的面孔,深吸了一口气。

    他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准备,一旦半兽人拒绝投降,那么自己势必要挥军猛攻,那样一来,不管是杀伤多少,必然会有老弱妇孺,这些个非战斗人员的死伤,而自己也必然会顶上一个‘血腥屠夫’的名字。

    别光看着好像杀人挺爽,挺过瘾的,其实只有心理变态的家伙才会真正这样干。

    不管是任何时代,任何空间,只要是顶上一个‘屠夫’之名,肯定是会顶风臭上数百里的。

    没有谁真正敢担上这个污名。

    白起,项羽,这些位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的血手屠夫?

    但是最终有谁得了好结果?甚至是刘大备同学,那么牛叉的人物,而且还有关二爷,大飞哥给他当双花红棍。但是为什么没有成事,被打的东跑西逃?

    还不丫的当初平黄巾的时候,杀的人太多了。

    而以曹老大的枭雄之姿,却也不敢杀戮过重,将那黄巾军给招降了,给那些可怜的百姓们一条生路。而这也正是他可以争雄天下的最重要的资本。

    而且以洛林那个现代人的思维,虽然果断,又见米国鬼子们这样干的多了,但是这种事情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

    否则,当他走过大街之时,必然会有无数的人在他的背后指指点点:看吧,就是那个人,他就是那个杀害了妇女儿童的屠夫~!

    更何况,这以百万计的半兽人就要四散突围,而以洛林的这些人马肯定是阻当不住。

    虽然可以歼灭他们的主力,但是必然有大部分的半兽人突围而去。到那个时候,他们肯定是会成为一帮……呃,不,是无数帮流寇~!

    到时候,自己可就有的头痛了,要花很大的力气去清剿他们,而且还不一定能完全清剿成功。就是陷入泥淖当中也是说不定的。

    但是这些他却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用一种尽可能平静语气,轻声道:“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

    特库里多姆眯着眼睛,仔细地看着洛林,好像是要从他的脸上找出什么破绽出来。

    最后洛林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微微一皱眉头。

    特库里多姆这才慢慢地弯下了身来,深深地一躬身,然后也不站起,向前伸出了双手,将手中的拐杖横着捧起,颤声说道:“在此,我以所有信仰斯托恩大神的半兽族人的名义,向您,向伟大的洛林伯爵,投降~!

    恳请您以您大海一样伟大的胸襟,宽容地对待我们。”

    洛林也是站了起来,沉声道:“很好,在此我接受你们的投降。”

    说着,毫不客气地伸出手去,将那根拐杖拿了过去。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将那根拐杖向着天空高高举起~!

    帝国士兵们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发出了声嘶力竭一般的呐喊声。

    顿时欢呼声如同潮水一般的响起~!

    “胜利了~!”

    “我们胜利了~!”

    “我们赢了~!”

    “帝国万岁~!”

    最后那欢呼声汇聚在一起,如同滚滚的雷鸣之声,响彻了天地。

    在飞鹰旗下,一众帝国将领们互相看了看,虽然也全都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但是脸上却是很有些讪然的颜色。

    这一场远征,虽然耗时近两个月。但是进攻却是如此的顺利、流畅。丝毫也没有受到阻碍。

    以区区十几万人,就打败了敌方百万之众。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而且在这场战争当中,士兵们甚至都像是在郊游一般,以近乎零伤亡为代价,很容易就打赢了这一场战争。

    这更是奇迹当中奇迹。

    从古到今,还从来没有一场战争打的像洛林率领下的这一场一样轻松。

    这简直就是颠覆了所有人思想上的认知。如同狂风暴雨一样狠狠地将他们的头脑洗刷了一遍。

    原来战争还可以这样打啊~!

    “飞鹰战神”的称号果然是名不虚传。

    从今以后,这个已经响彻大陆的名字必会如万钧雷霆一般,更加响亮~!

    洛林却没有理会他们,经过了那个像征性投降仪式之后,旁边有人悄悄地走了上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洛林当下眼中寒光一闪,然后盯着特库里多姆看了一眼,随后挥手让那人退了下去。

    他看到特库里多姆冷笑了一声,就要发怒。但是想了一下,却还是将手中的那根拐杖随手给了旁边的薇拉。

    薇拉接了过去,毫不在意地拿那拐杖,轮的呼呼做响。而且看她的模样,好像很有些想要在什么东西上面碰一下,试试这个拐杖的坚硬程度。

    洛林急忙拉过了她,小声地嘱咐道:“帮我把这个收好了。仔细地一点儿,别弄坏了。这可是文物。”

    薇拉一愣,难以置信地低头看了看那拐杖,很是不以为然地道:“这个破玩意能值多少钱?”

    洛林当下一急,抬手在她光洁如玉的敲了一个爆栗,道:“小心点儿。”

    薇拉当下痛呼了一声,然后以手按着额头,委曲地道:“干嘛打我啊?”

    洛林低声怒道:“黄毛丫头一个,懂什么~!拿回去之后,找地方埋起来,过个三五百年之后再挖出来,可就值老鼻子钱了。最少也有个三五万的金币~!”

    薇拉顿时大吃了一惊,当下紧紧地搂住那棍拐杖,一拍自己丰满傲人的**,立时引的一阵波涛汹涌。

    她自信满满地保证道:“放心吧,少爷。我绝对给你看的死死的,谁也拿不走~!”

    洛林这才放下了心来,

    他转头看向了特库里多姆,道:“老多啊,现在你们已经投降,算是自己人了。咱们自己也不说两家话。”

    特库里多姆不禁苦笑了一下,然后微微一躬,道:“爵爷,请讲。”

    洛林脸色一冷,怒声喝道:“告诉我。维钦及托列克,还有那个亡灵法师,他们去哪儿了?”

    特库里多姆一滞,然后叹息了一声,道:“他们早就跑了。在我们打败仗的时候,就已经逃走了。”

    洛林追问道:“往哪儿逃了?”

    特库里多姆犹豫了一下,但是看到洛林眼中的冰冷杀机,当下伸手向着南方一指,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据有人说,他们借着当初混乱的时候,就从湖面上走了。”

    洛林霍然抬起头来,眯起眼睛,向着远处看去。

    此时太阳西斜,阳光照在湖面上闪耀起点点金光的鱼鳞,刺的人眼发痛,根本就看不清楚湖面上究竟有没有人。

    旁边有人道:“大人,要不咱们派魔法师部队追下去?”

    洛林想了一下,罗琳娜她们虽然厉害,但是湖那边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万一他们要是在那里设下埋伏,自己可就要倒霉了。

    想到这里,他缓缓地摇了摇头,道:“随他们去吧。几个流寇而己。成不了什么气候。”

    他看着特库里多姆,道:“现在告诉我,刚刚在你们的营地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完,在特库里多姆的身上指了一下。

    特库里多姆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还沾着几处暗红色的血迹,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觉察不出来。

    他苦笑了一下,然后道:“事情是这样的。”

    ×××××

    一个时辰之前,当特库里多姆带着洛林的要求,回到了半兽人大营当中。

    他将洛林提出的条件向众位酋长们一说,当即炸了锅。

    “无条件投降?这绝对不可能~!”波拉克族族长帕克林根当下咆哮了起来,“我们是伟大的斯托恩神的勇士,怎么可以向着卑微的人类弯下自己的腰来?”

    在他的旁边,另有追随者也是不住地鼓动叫喊:“帕克林根族长说的没错。绝对不可能。我宁愿率领着我的勇士们战死在沙场之上~!”

    “对啊,我们宁愿英勇地战死,也绝不投降~!”

    “弟兄们,我们走,去跟他们拼了~!”

    “有种的,咱们就一起出去。”

    “……”

    他们拼命地高声大叫喊,但是却是应者无几。

    更多的人以一种可怕的沉默,冷冷地对着他们几个人。

    刚刚的战败已经很清楚地说明了问题,十万半兽人勇士血染黄沙、横尸战场,但是却连洛林的边儿都没有捞到。

    自己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洛林的对手。斯托恩大神的保佑,也敌不过洛林手中那喷吐出烈焰,而且还会爆炸的火炮。

    帕克林根看着众人没有反应,当下更是大怒,用自己毛茸茸的大爪子将桌子拍的咚咚作响,高声叫道:“你们这帮懦夫,怕死鬼。看你们这副熊样子,这还是我们英勇无畏的半兽人勇士吗?”

    旁边有人胆怯地说道:“咱们是打不过那个洛林的。

    他可是什么战神。

    战神啊~!老天。那可是天上的星星凡的人物。和咱们的斯托恩大神一样的等级,就算是他比起大神来要差一些,身高没有十丈,腰围十丈的。但是这种人物,可不是咱们这些普通能够打败的。”

    见有人第一个说话了,旁边当下有人附合道:“是啊,是啊。咱们半兽人虽然勇敢,但是也全都是血肉之躯。

    可是他却有那么多的魔导炮。真的很厉害啊~!

    我可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一炮打过来,半个连队都没了。”

    另有人也是高声叫道:“没错,没错。我也看到了。更何况,还有那个可怕的女魔法师。

    她一招手,天上就降下了那么宽的一道火墙。再一招手,星星湖里的水像是巨龙一样,自动地就从湖里面飞出去。

    那么厉害,最起码也是魔导士的实力。那个那个什么乌达尔克的亡灵大巫师不是也在她的手里吃了败仗,差一点儿连命都没有了。

    咱们怎么打得过啊~!”

    “什么魔导士~!我看最少也是禁咒法师的力量。动动手,就要死十几二十万的人。

    一挥手,来个什么天地崩塌,天马流星什么的,咱们这些人就都得死在这里了。我看啊,咱们还是快投……那个什么吧~!”那族长说到投降之时,却少有的起了羞耻之心,只是含混地将那个词儿带了过去。

    帕克林根不由勃然大怒,他将面前的桌子一把推翻,怒声喝道:“你们这帮懦夫。你们不敢打,我……我就带着我的人打~!就算是全数战死了,那也是无愧于我们半兽人的英勇的祖先们。你们这帮懦夫,胆小鬼……”

    说着,一甩身上的长长披风,然后向着身边的几人打了一个眼色,转身就要出去。

    那几名族长当下也是站起了身来,跟着帕克林根的身后,离开了议会大帐。

    旁边特库里多姆看了,当下叫道:“帕克林根,我的朋友,你这是在找死~!”

    说着,就要起身去拦。

    但是旁边一个大手伸了过来,将他拉了回去。

    特库里多姆回头一看,当下一怔,道:“坦斯克瓦多,我的兄长。你……”

    那位身披着七彩羽毛,脸上画满了油彩的大祭祀面容冰冷地看着帕克林根的背影,一直等到他消失了之后,这才缓缓道:“由他去吧。那是他自己选的道路。”

    帕克林根来到了帐外,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四下看了看,只余下了一直跟着自己的几名族长,他这才放声大笑了起来。

    他向着远处重重地吐了一口唾沫,然后不屑地道:“一帮傻叉。真以为老子脑壳坏掉了,会去进攻洛林的部队?老子这是使了一计~!哈哈哈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