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我将春猎于草原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八十一章我将春猎于草原(求票)

    此时,对草原上所有德高望重。目光如炬,领导着治下的半兽人人民辛勤劳动的半兽人领袖们来说。

    那个看着和一个老农差不多,脸上总是带着虚伪的假笑,黄豆大小的眼睛里面总是闪烁着鬼火多列塔族长,已经被完全定性。

    大家都称之为是打入英勇善良,而且像兄弟一样紧密团结在一起的半兽人种族内部的,万恶的奸细。使半兽人生活陷入困苦的稀世大逆贼,是所有草原上的半兽人部落最害怕见到的人物。

    因为一旦多列塔出现,就表示着自己部落的年轻男女会被腐化堕落的人类生活yin*,放弃半兽人光荣的信仰和传统。

    年轻的男人跑了,谁给自己卖命?谁出去给自己抢东西?谁会免费地去给自己放牛放羊?

    年轻的女人跑了,谁给自己的当小老婆?谁来让自己包*奶?谁来给自己当小三?

    如果跟乌克兰一样,美女都跑了,成了稀缺资源。少不得又要立法,禁止美女出境,以免自己玩光源氏计划,辛辛苦苦地养大了美女,结果到最后,却又便宜了别人~!

    年青力壮的年青人们被奈安那个腐化堕落的生活勾引着,全都跑了。

    没了这些人,他们这些坚守着光荣而伟大。永有着数千年历史和传统的半兽人族长们,比起大草原上的最老最丑的土狗都不如~!

    那些个老土狗们没有了力气,不能再捕猎了,最起码,出于杂食性动物的天性,他们还能靠着吃别的动物的大便过日子。

    而这些伟大而光荣,目光如炬的领导人们过惯了酒林肉池的生活,穿的也是绫罗绸缎。没事的时候还经常跑去人类那边旅旅游,甚至是把儿孙都送到那边去,靠的是什么?

    是他们自己辛勤的劳动,赚来的钱吗?

    答案当然不是。

    不管嘴上说的再怎么漂亮,他们可也是非常清楚。他们靠的是依仗着权势,趴在那些个百姓身上,不断地吸食他们的血液和膏脂。

    没了百姓,大家还吸个屁的膏脂,只能是等丰喝西北风了~!

    因此上,像多列塔这样一个极品,对半兽人来收是灾难。

    有不少的家伙已经是在自己的宿营地中央,竖一个大大的木桩,在上面写上多列塔的名字,然后每天拿个小针小线什么的,在上面戳啊戳啊的。

    而且向着老百姓们宣称,自己这是用古老的‘巫毒教秘法’在做法。一定要咒死那个半兽人的内奸,简称‘**’,还给人民一个和平安宁的生活。

    而由于这个秘法也是相当的复杂,而且用料也是极为昂贵。所以他们也是强自忍着心痛,和大滴大滴的泪水。在这个‘极其艰难’的时刻,做出一个‘极其艰难的选择’——将今年的税率提高到百分之五百。

    而这还是剖肝挖心、挥泪甩卖的跳楼价。主要是用来购买像是‘路易威登,’‘阿曼妮’‘皇家礼炮’等等这些巫毒秘术所必须的材料钱,而人工费之类,族长大人也是一分钱都不要的。

    那些半兽人老百姓们全都没上过学,整天呆头呆脑的,一听到那几个连听都不没有听说过的,极为古怪的名字。当下就是心甘心情地卖儿卖女,然后将钱交到了族长大人的手中。

    至于说,为什么半兽族人民的噩梦,万恶之源,罪大恶极的第一**‘多列塔’为什么在大人们做了七八十场的大法事之后,居然还没有死,仍然是活蹦乱跳的,继续为祸人间。

    对这个问题,族长和萨满巫师倒也有他们的一番道理:这是因为具体的国情不同。多列克在人族那边。那些狡猾的人类一直不愿意和伟大先进、能带给半兽人民幸福和快乐的半兽人种族接轨,因此上,他们那边的网络延迟比较高。

    大家需要再耐一下心。不信的话,再过个三五十年的,你就看多列塔肯定是死翘翘的。那就是被我神通广大的×××大萨满给咒死的~!

    虽然多列塔的名声在兽族那边已经是臭大街了。

    不管是谁提起来,都是咬牙切齿地诅咒那个家伙。族长为了做法事,又狠刮了一遍地皮。为什么那家伙还是不死啊?

    但是,对洛林来说,多列塔却是一个极好用的工具。

    为了让更多的半兽人给自己卖命,洛林可是发动了自己旗下所有的报纸,吟游诗人,五铜板党党棍等等宣传机构。将多列塔族长给塑造成了一个半兽人归化的典型,半兽人之星。

    像是今天宣传一下,多列塔在百忙之中,仍然坚持扶老奶奶过马路了。

    明天再说一下,多列塔做了好事不留名了。(天晓的,如果真的不留名,人家怎么知道是他干的?)

    到了大后天,再说一下,多列塔把迷路的小猪送回家了……

    等等等等,让正常人一看之下,就几乎要呕吐出来,令人恶心的东西。

    到了后来,大家也养成了很好的习惯,再也不花钱买手纸了。而是在上厕所前买一份报纸,在看完之后……

    反正,最后大家都是再干干净净地出来了。

    洛林通过这种方式,明确告诉那些在奈安的半兽人,只要跟多列塔学习的,都能过上好日子。

    离开了总督府的住宅之后,洛林就径直来到了中间的办公楼。

    总督的办公室就设在这里,但说起来,洛林这一年来,呆在办公楼里的日子还没有凯瑟琳和阿黛儿多。那些参加日常政务会议的官员们,对两位老板娘要比对他们的总督更熟悉。

    在一间会议室里面,曾经的多列塔族长,现在的多列塔监督员,正垂着手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等候。

    先知盖尔巴也在会议室里面等待,不过他却是坐在侧面的椅子上。

    地精沙金穿着整整齐齐的外套,手指上带着硕大的宝石戒指,和盖尔巴坐在一起,此刻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先知盖尔巴在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了多列塔族长,不过他只是打了个招呼之后,没有多和多列塔说话。

    先知盖尔巴是看不上靠出卖自己人往上爬的多列塔。

    多列塔也从先知盖尔巴的眼神里看出了不屑,但先知盖尔巴现在是洛林总督的参议,在人类的政府里面有职位,拿工资的,可不是他这个狗腿子比得上。

    多列塔只能在心里暗骂:你这个老家伙和我干的还不是同样的事情,让你赶个好时候,拽什么拽。

    但面子上多列塔还得客客气气的对先知盖尔巴行礼。

    倒是地精沙金进来之后,很熟络的拉着多列塔说了会话,地精沙金能有今天,多列塔的功劳可是最大的,对这个家伙,地精沙金自然是感激的很,不过也仅仅只是感激而已。

    此刻地精沙金见多列塔一直这样站着。对他招招手道:“多列塔老友,别老站着了,坐下吧,咱们总督不在意这些。”

    地精沙金也许是出于好意,但多列塔赶忙摇头说道:“在诸位大人跟前,我那里敢逾越,站着就好,站着就好了。”

    “不过,”多列塔犹豫了一下,说道:“沙金大人,总督大人把我招到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地精沙金笑道:“多列塔老友,既然咱们都是同僚了,我提醒你一下,在这里的,是很忌讳公开打探上司的想法的。”

    多列塔揣摩了一下地精沙金的意思,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地精是要他私下了去找他,多列塔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是,是,我明白了。”

    先知盖尔巴看着地精和多列塔之间对话笑而不语。

    此时,会议室的大门咔嗒一声打开,几名禁卫军士兵当先走了进来,然后洛林跟着走进了会议室。

    看到会议室内的三个人,洛林笑道:“你们都到了。”

    地精沙金和先知盖尔巴站起来向洛林行礼。

    洛林坐下来之后,挥挥手道:“不用麻烦了,坐吧。”

    见多列塔还是老老实实的站着,洛林道:“多列塔,站着干嘛,你也坐。”

    多列塔赶忙说了一声“谢大人”,喜滋滋的在先知盖尔巴身边坐了下来。

    洛林此时大声说道:“把他们带进来吧。”

    门口的禁卫军应了声“是”,片刻之后,一队士兵压着压着几个人走进了会议室内。

    看到这几个,多列塔和先知盖尔巴都是一惊,尤其是多列塔,张大了嘴巴,指着那几个人说不出话来。

    这几个人正是被俘虏的半兽人族长们。

    几个月的战俘营生活可不是好过的,尤其是这些养尊处优的族长们,此刻他们身上都穿着破烂的衣服,各个神情萎靡。

    有的还以为把他们带出来,这是要处决他们,此刻还是一副惊恐的样子。

    也有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抬头仇恨的盯着洛林。

    倒是这些被俘的族长们在看到多列塔之后,都像是见了鬼一样,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讶。

    此刻的多列塔一身人类的衣服,身上那些半兽人特征的东西都已经除去干净。

    其中一个半兽人族长大声说道:“多列塔,你还活着!人类把你带走,我们以为你已经被杀了。”

    多列塔看到。说话的正是和自己一起偷袭克罗尼城的奥来尔契族长,多列塔平静的说道:“不光活着,还活的很好,这都要感谢总督大人的仁慈。”

    洛林微微一笑,心里暗道:这个家伙,挺上道的吗。

    然后洛林站起来走到这六个被俘在族长跟前,来回度了几步,仔细观察着这些族长们。

    这些人看到洛林,有人的眼神里面是恐惧,有人的眼神里面是怨恨,有人躲躲闪闪的不敢看洛林。

    洛林在他们面前站定,说道:“我将在一个月之内,将提兵十五万,春猎于草原。”

    众人不由全都眨了眨眼睛,一头的雾水。

    洛林当下一滞。心中暗叹:自己也真是脑子有病,光是看曹操曹老大写信,‘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这句话写的多客气,多牛叉。

    可是却没想到,跟这些大狗熊们拽文言文,真是对牛谈琴。“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告诉你们,我一个月之后,要带十五万的小弟,去你们那里抢钱、抢东西,抢女人。这一下你们明白了吗?”

    洛林此话一出,那些被俘的族长们都是大惊失色,多列塔也是愣住了,他们都没想到,几百年来人类坚守不出的规矩,在洛林这里变了,这几个人都低头不语,默默的思索着人类杀上草原的后果。

    洛林道:“我的目的和你们不同,我不是要冲上大草原抢一把就走,说实话,你们这些半兽人穷的连让我抢的抢的资格都没有。我要将整个大草原变成奈安的一部分,让那里成为帝国的农田和牧场。”

    其中一个半兽人族长一晃肩膀,激动的大声说道:“你要拿我们怎么样,要杀就杀,不用在我们面前炫耀。”

    他身后的禁卫军一按他的肩膀,噌一声拔出长剑搁在他的脖子上。

    洛林转头看着他,笑道:“你的帝国语说的很不错,在那学的?”

    冰冷的剑锋贴在脖子上,这个半兽人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洛林眯起眼睛看着他,这个半兽人的冷汗很快就下来了。

    多列塔此时出声说道:“总督大人问你话,哑巴了。”

    半兽人族长结结巴巴的说道:“跟着……一个人……人类学的。”

    洛林满意的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看,有话好好说吗,这样多好。”

    然后示意禁卫军拿开长剑,剑锋离开脖子,这个族长连着喘了几口气,刚才他从洛林的目光中感觉到如同实质一般的杀意,如果没有多列塔那句话,他的脑袋说不定现在已经搬家了.

    洛林道:“既然把你们叫来,那就是要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

    草原上的半兽人即便是全民皆兵,也不是我的对手,大军过处生灵涂炭,白骨累累的,这不是我的本意。

    我这个人其实是很仁慈的,尤其是你们这些半兽人,那是多好的劳动力,干起活来一个顶三个,杀了就可惜了。而你们这些族长们,也许你们在草原上是大人物,但干起活来比你们手下差远了,让你们白吃白喝可不行,我这里不养闲人,你们要是想活下去,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多列塔,你跟你的同胞们说一下吧。”

    多列塔这时候弄明白了洛林的意思,这是要他做榜样,劝这些族长们听话那。

    多列塔大大咧咧的站起来,先向洛林一躬身,然后走到自己的同胞们跟前,笑着说道:“大家好,想想几个月前咱们还在一起,胆大妄为的要和总督大人作对,人生还真是不胜唏嘘啊。”

    “呸,小人。”一个被俘的族长鄙夷的瞥了多列塔一眼,照着他吐了口浓痰。

    多列塔一侧身躲了过去,眼睛里带上了杀气,但面上还是笑嘻嘻的。

    洛林一皱眉,指着那个半兽人族长说道:“弄脏了我的地毯,把他拖下去,出兵那天宰了他祭旗。”

    这个半兽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刷白,禁卫军二话不说,拽紧他的胳膊拖着他就走,其他的半兽人族长们在洛林的目光下噤若寒蝉,申请木然的呆立着。

    多列塔笑的更灿烂了,挺着了腰杆,中气十足的说道:“蒙总督大人仁慈,饶了我这条贱命,还给我指了条明路,我回去将我们部落全都带回来,在奈安寻了份工作,全靠大人的恩德,我们全族上下六千多人现在吃得好,穿得好,而我本人,总督大人给了我一份公务员的工作的,我现在家里已经有五间大房,十头牛了,可比在草原上做个族长过得舒服多了。

    现在我都后悔死了,早知道这样,我们还打什么仗,就应该跟盖尔巴大萨满一样弃暗投明,大家想想阿奎丹人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

    奥来尔契族长瞪大了眼睛,道:“你是要我们跟你一样,出卖自己的族人。”

    多列塔急道:“怎么能说是出卖那,是带他们过好日子。”

    奥来尔契一咬牙,道:“我有什么好处?”

    听他这样说,洛林拍着腿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好,好,我喜欢这个人,你叫什么名字?”

    多列塔道:“奥来尔契,他是……”

    洛林摆摆手,道:“让他自己说。”

    奥来尔契深深的一弯腰,道:“我是奥来尔契,奥西丝米部落的族长。愿意听从大人的调遣。”

    洛林自然不会只依靠一个多列塔或者阿奎丹人,这些半兽人的部落意识太强,要尽早的分化他们。

    洛林笑道:“很好,如果你能做到和多列塔一样好,我就给你和多列塔一样的待遇,招到愿意投靠的半兽人我就给奖金,业绩突出了就给你官职。”

    奥来尔契大声说道:“我以始祖的灵魂发誓,只要我的族人活的好,我奥来尔契就忠于大人您。”

    见奥来尔契这个平常没脑子的粗人,突然一下子就投靠了人类,余下这四个族长脑子都开始活动,要是不干,就跟刚才被拖出去那个一样,是要被砍脑袋的,要是听话,起码再也不用呆在战俘营那个鬼地方了。

    这种时候,只要不是脑子秀逗了,谁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