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战争公债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七十六章战争公债(一万字,求月票)

    要说起来,茹曼帝国茹伦德皇帝陛下下的命令可是极其怪异的。一不给钱。二不给人,三不给粮草,四不给器械。五不给马匹。

    他老人家光是给一个名义。

    虽然说是用圣旨这种高档货写的,但是再高档的圣旨,那也只是一张破纸。甚至可以说用来擦屁股都嫌硬。

    皇帝陛下倒是轻松,拿笔随便画上几下,写下了一道命令。

    其中虽然不乏骊四骈六,让这种本来应该很容易让人看懂,但是为了达到执笔的,或是另外某个人装13臭屁,当臭老九等等这些不可告人的险恶用心及目白,故意将它写的云山雾绕。

    让你不拿个三五十本的字典,就查不明白,那王八蛋究竟是在说什么。

    不过简短说来,中心意思也就是说:“小子,我很看好你哟,去,把那个地方拿下来吧~!我会在背后用战无不胜的强大精神力量,支持你的。

    而且打败了全是你的责任,如果走了狗屎运,打赢了……打赢了的话。分赃的时候。可要记得给我大头。否则咱们就不客气。

    绝对是开香堂斩鸡头,搞个三刀六洞什么的。

    到时候,可别说我当大哥的不讲义气~!”

    不过,就是这样的圣旨,那可是也得分人的。

    并不是说,在街头拉一个阿猫阿狗什么的,吃饱了没事儿跑皇宫遛弯儿,看到皇帝陛下来一句‘您老吃了没?’,然后就拿一份这样的圣旨出来。

    皇帝陛下能给你写这么一封圣旨,这可是代表了帝国占有统治地位的封建阶级跟你讲话的。这说明了组织上对你的信任。

    信任你能把这件事情给办了~!

    阿黛儿揉着眉心,哭笑不得的说道:“陛下这不是跟小孩子一样耍赖吗。”

    洛林一耸肩,心中暗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位茹伦德皇帝跟雷欧那个小流氓一样,简直就一个脾气,都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儿。

    凯瑟琳眉头一拧,粉白的拳头一把砸在桌子上,怒道:“都怪那一老一小的,没事就是打白条,发贷款,几千万生生给折腾掉一千万,一修水渠一修路,发发奖金,没了,非得将钱花干净才算是过瘾,现在好了吧,咱们拿什么打。”

    洛林走上前去抱住生气的凯瑟琳。拍拍她的后背,道:“妮可,不用生气。这笔卖地的钱,还是趁早花掉的好。

    如果真要是按照帝国程序,如数上交到茹曼城去。

    就那帮喂不饱的恶狼,一准巧立名目,将这些钱刮的干干净净。

    别的不说,我们亲爱的拉塞尔首相肯定是会从中间拿走一大部分,接着去搞北伐。

    德伦那可是个无底洞,一味的强攻根本就不对,没有几十年的苦心经营是拿不下来的。

    再加上那帮狗崽子又是公款吃喝,公费旅游,再买些豪华公车,多少钱都不够那帮孙子们造的。

    这钱估计一眨眼儿的工夫,就全没了。

    估计大公也是这样知道这种情况,所以他才故意给咱们打白条的。但是也不排除那老家伙是打定主意,想要挤占挪用。”

    凯瑟琳当下大怒,一拍桌子,杏眼圆睁,嗔怒道:“你胡说什么呢?那可是我爸爸~!不许说他的坏话。”

    洛林当下举手投降,道:“知道。知道了。只能你说他坏说,不能我说,这行了吧?”

    凯瑟琳看他一副虚衍敷事的模样,当下不禁大翻白眼,不过为了协饷和白条的事情,连雷欧都没有少说大公的坏话。

    洛林继续道:“妮可,你仔细地算一下吧。咱们这里,这笔钱花下去,基础设置搞好了,明年就能见到效果。

    后年全面开发开始,有贷款的支撑,形成良性循环,奈安就能变成帝国的粮仓和马场。

    每年从这里源源不断输出的粮食,牲畜,羊毛,将使整个帝国的实力再上一层。”

    凯瑟琳看着洛林说到未来前景之时,两眼直放光芒,不禁心头一软,粮食,战马这可都是最重要的战略物资。

    她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揽住了洛林,软在洛林的怀里,道:“这个道理我当然懂,只是眼下该怎么办?陛下既然下了命令,不打就不行,没钱又打不成,要是拖的久了,都成了你的责任了。”

    “打,怎么不打。”这时。猛然一个声音传了进来。

    洛林两人顿时吓了一跳,回头看去,果不其然,正是那个无事生非,整天没事儿就打狗撵鸡到处闯祸的小流氓。

    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蹿了进来,正坐在凯瑟琳的位置上,拿着茹伦德皇帝的命令高兴地直拍桌子,高声叫道:“一定要打,不仅要打,而且还要尽快的打。”

    雷欧说到高兴之处,挥舞着拳头,就像一个战争贩子一样,兴亮采烈地大声地道:“打,打。就是借钱也要打~!”

    洛林听了,顿时眼睛一亮,道:“我有主意了~!“

    说着,抱紧凯瑟琳,重重的吻上凯瑟琳柔软温润的双唇。

    凯瑟琳不由一滞,“唔唔”两声,挣扎了一下,却很快软在洛林怀里,抱紧洛林的脖子动情的迎合起来。

    一直吻到两个人都呼吸不畅,凯瑟琳才一把推开洛林。俏脸红扑扑的,粉拳捶打着了的胸口,娇嗔道:“你个死人,雷欧在看那。”

    洛林一时气苦。当时自己一时高兴,终于想到了主意,确实是有些忘乎所以了。可是后来,可是实打实的是凯瑟琳动情之下,抱住一直不松,差一点儿没缺氧断气了。

    雷欧此时却没好气的“切”了一声,一脸的鄙视,道:“又不是没见过。你们那天不得啃几回,一点都不卫生,那可是口水哎,呃啊……恶心死了。”

    凯瑟琳娇羞成怒,一捏手指,气道:“皮痒不是。”

    雷欧丝毫也不在意,向凯瑟琳扮了一个鬼脸。

    他可知道,只要洛林在,凯瑟琳一般都打不到自己,大可放心。

    洛林果然如雷欧所想的,拉住想要去教训雷欧的凯瑟琳,一边抚着凯瑟琳的长发,一边笑着说道:“雷欧说的对,咱们就借钱打。而且还要让他们主动借钱给咱们打。”

    凯瑟琳当下撇了撇嘴,没好气地道:“你以为别人都是缺心眼儿吗?”

    洛林挑了挑眉毛,道:“这怎么缺心眼儿了?咱们可不是说,死气白列地打他们说好话。又不是开捐,收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今天还把话放到这里,只要是咱们一发行公债,他们就得拍着屁股跑过来。而且还得要要哭着喊着把钱送到咱们的手里面,你信不信?“

    凯瑟琳当下迟疑,黛眉微微地蹙了起来,道:“你……你说什么……什么‘公债’?那是什么东西啊?”

    洛林挠了挠头,道:“如果真是要具体说起来,这个很麻烦的。不过简单来说呢,也就是把打仗当成一门生意来干。”

    凯瑟琳当下大怒,道:“兵者,国之大事。这还是以前你说过的。你现在怎么这么不谨慎,还说要把打仗看成生意?“

    洛林不屑地道:“你就别生气了,好好想想吧。这世界上什么不是生意?打仗,不就是为了抢钱抢东西抢女人……”

    他说到这里,猛然看到凯瑟琳眼中寒光一闪,顿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急忙改口,道:“不就是为了抢钱抢东西,抢……抢地盘吗?这些归根到底不是还是为了钱。为了能吃的好,穿的好。住的好,有妞……呃,给女朋友买漂亮的衣服首饰?”

    凯瑟琳看了,当下扑噗一笑,道:“算你说的有理。这总行了吧?好吧,你就继续往下说吧。”

    洛林当下很是得意地冷哼了一声,然后道:“这个公债呢……实际上说起来……也就跟借钱办企业差不多。

    让大家帮咱们出钱,然后咱们给他们打欠条。等咱们再出兵打仗,赢了的话,再给大家分些利息。要是……“

    凯瑟琳当下追问道:“要是输了呢?”

    洛林很是为难地道:“你认为我会打败仗?”

    凯瑟琳认真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轻声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如果要是输了呢?”

    洛林道:“办企业也有破产的时候,输了就输了呗,咱们办的可是有限责任公司。”

    凯瑟琳当下气笑了,道:“要是输了,人家的钱也就是血本无归了,不是吗?”

    她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你说你这不是缺德吗?这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呼一下子刮来的,全都是辛辛苦苦赚来的。你让人家给你掏钱,然后等打了败仗,你一拍屁股走人了,留下一个烂摊子让别人来收拾?”

    洛林不由一滞。

    凯瑟琳的有这个想法,也不能说不对。最主要是个人的立场问题。

    洛林爵爷那是站在一个帝国高级官员的立场上,就像是罗昆德说的那样‘我管你后面留多少的烂摊子,只要我平安卸任,以后就是捅破天,也不关我的事了。’

    而凯瑟琳因为是皇家的人,当然是以很负责任的帝国主人翁的态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不管这个帝国成什么样子,她的娘家人的屁股可是要自始至终都要坐在茹曼帝国最高贵的那把椅子上面。

    到时候,不管是留下什么令人头痛的事情,屁股上沾多少的屎,哪怕是没有手纸,只能用手擦,他们也得要捏着鼻子,硬着头皮,也得要一点儿一点儿地擦干净。

    凯瑟琳越说眼睛越亮,看到洛林有些呆滞眼神,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明白了过来。

    她纤腰款款地一摆,巧笑情兮地看着洛林,道:“差一点儿,就上了你的当了。我的洛大爵爷,我看你不光是想着打败仗,您老人家的脾气我还能不了解吗?”

    洛林撇了撇嘴,道:“你光是了解我的脾气吗,其他方面你难道不了解吗?”

    凯瑟琳听他居然敢当众调戏自己,顿时脸颊飞红,眼波如春水一般盈盈荡漾。咬了咬银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轻啐了一口,道:“我呸。少在那里打岔。我跟你说正经事儿呢。”

    她顿了一下,然后道:“以爵爷你的脾气,哪怕是一个铜板也是穿在肋条上,用的时候,得要拿老虎钳子往下硬拽,每一个铜板上面全都带着湿淋的血筋。

    您老要是揣到了兜里的钱,又怎么会往外掏。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看呢,就是打赢了仗,估计那什么公债也是不会再还给人家的,对吗?“

    洛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道:“妮可,你别这样说嘛。不过话说回来,那钱我是没打算再还回去。“

    凯瑟琳听了,当下气结。

    她盯着洛林,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指着他,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你……你个混蛋~!这钱你要是不……不还给人家,到最后,他们不……不还得要找我们要……哎哟,……我笑的肚子都痛了。懒的跟……跟你计较。真是败……败给你……了……哈哈……”

    一时间,笑的花枝乱颤,纤腰直摆,让人看了之后,很是担心,她会不会把自己的那杨柳一样不堪一握的蜂腰给扭断了。

    雷欧当下担心不己,伸手在凯瑟琳的额头上摸了一把,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回过身来,向着洛林道:“没事,没发烧。我姐还算正常着呢。“

    凯瑟琳当下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然后一探手,很是熟练地赏了他一个暴栗,道:“滚一边去,也不知道我这是为了帮谁呢?分不清好坏人啊~!“

    雷欧当下一翻白眼,道:“你好人,你要是真的是好人。就把我的广告费还我。还收我那么多的税,这世界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好人呢~!”

    凯瑟琳一举拳头,亮出了大姐头的威风,冷冷地道:“你想要再来一下吗?”

    雷欧一滞,然后气哼哼地揉了揉脑袋,然后走到了一边。

    旁边阿黛儿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却是一直没有出声。

    她侧头想了一下,忍不住插言,道:“妮可,你这是关心则乱。先听听洛林怎么说吧。我倒是觉的他说的有些道理的。”

    洛林此时心中计算已经定下。

    他当下站起了身来,好整以暇地弹了弹衣袖,道:“你们想听?我今天还偏不想说了呢。雷欧,咱们走。好好地计算一下这件事情。“

    雷欧当下欢呼了一声,蹦了起来,连声附和道:“就是,就是。老大。”

    他回头看了一眼,见阿黛儿与凯瑟琳仍然是想要追问,当下又补充道:“这些个女人们,都是头发长,见识短,跟她们说不清道理的。走,咱们去办公室里说去。”

    在场的那两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性当下就黑下了脸来。

    雷欧也不管她们,一直叫道:“走,走啊。”

    然后在后面推着洛林,两个人一起出门去了。

    凯瑟琳与阿黛儿两个一时间不由面面相觑。

    阿黛儿看着两人的背影,喃喃地道:“洛林这些日子胆儿可是越来越肥了。居然敢给我逗闷子玩。”

    凯瑟琳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道:“胆儿怎么肥了?还不是你给惯的。整天不管他说什么都是千依百顺的,他的胆子能不肥吗?”

    阿黛儿顿时俏脸一红,支支唔唔地道:“你……你不也是一样,好……好意思说我吗?”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

    凯瑟琳想了一下,然后道:“黛儿,我一直是怕洛林被胜利给冲昏了头脑。

    可是你说,他们发那个什么公债,靠谱吗?又是别人给他送钱,又是钱拿到手不还给人家。这怎么听着,怎么觉的是一个骗局。

    咱们这里形势才刚刚好转,皇帝陛下就来这么一封喻令,一不给兵,二不给将,三不给钱粮,这怎么打?

    这也就算了,我给我父亲那里写信,让他想法子再调些兵来,然后打上一场两场的,这也没什么。

    可是他现在却是想搞什么公债,向别人借钱。

    那些人渣们可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放高利贷,刨绝户坟什么缺德干什么。这万一要是不成,回过头来,他们还不得把洛林给撕了?

    到时候,纵然是皇帝可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阿黛儿听她这么一说,也是心头一沉。

    只是略略地想了一下之后,她咬了咬自己嫣红的嘴唇,道:“你就放心吧,洛林干别的,我可能不敢说,但是只要是和钱有关的,他一定是可以奋勇向前,遇神杀神,遇魔杀魔,估计就是深渊领主来了,也得乖乖给他让道。”

    说着,嫣然一笑,倾国倾城。

    凯瑟琳顿时也是想起了当初道左相逢的那一刻,在二十万金币的刺激之下,洛林可真的是一点儿也没有含糊。‘乔装,进城,施计,骗门,击寇,勇战’哪一项不是绝处逢生,哪一项不是匪夷所思?

    想到这里,凯瑟琳一转头,看向了窗外的天际,眼神迷离起来,也不禁有些痴了。

    既然决定了要借别人的钱,给自己打仗,对洛林和雷欧来说,这一套早已经是玩的炉火纯青了。

    这种借鸡生蛋的生财法子,对同时代还停留在男耕女织的封建社会,可谓是高深的如同深渊魔语一样。

    就算是农耕时代先进管理者的代表,极具效率和危机意思的杰出中小企业家扒皮,周先生,所采用的最先进经营手段,也只是修改员工打卡机而已。

    而飞鹰公司这个秉承着官商勾结和垄断经营理念的庞大集团,早已开始采用资本手段来挣取最大利润。

    抵押贷款,分期付款,保证金制度,违约金制度,都是飞鹰公司纵横四海,无往而不利的最强大武器。

    眼睁睁看着飞鹰公司大玩空手套白狼手段的人,尽管眼馋,嫉妒,甚至是仇恨,却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飞鹰集团越来越强大,在短短的两年间,将自己的分公司开遍了茹曼的每一个角落。

    原因无他,飞鹰集团实在是太强势了,一方面有洛林先进的经营手段,集团在洛林董事长的指导下,产业结构一直以辅助本时代的农耕经济为主,集团的主业正是农机农具,盐业和机械制造业等,是受所有地主贵族们欢迎的产品。

    另一方面,则有身为儒略大公和凯瑟琳长公主作为集团的坚强政治后盾,有这两位强势的人物罩着,还有那个敢向飞鹰集团伸手,飞鹰集团不扮成流氓来收他们的保护费,他们都要谢天谢地了。

    更何况,雷欧作为一个终极隐藏BOSS,活跃在所有人的视线里面,别看现在他还只是一个很臭屁的小屁孩,有了好玩的玩具和好吃的点心就会忘乎所以,整天还被美琳娜一个小姑娘管的死死的。

    但谁都知道,这个看起来极不着调,总是被几个女人蹂躏的小胖孩,在十几二十年之后,将是这个帝国最高的至尊皇帝,掌握所有人的生杀大权,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小屁孩的记仇心很重,尤其是关于被坑了钱,上了当了,黑了东西了之类的,雷欧往往能报出准确的时间地点和人物,搁谁谁不怕?

    不仅笑傲国内市场,垄断了盐业和水力和风力建筑,还涉足军械制造,高技术兵器的研发和生产等。

    甚至现在已经将触手伸入了周边的几个国家,玛迪多姆海上,悬挂着飞鹰集团旗帜的运输车和护卫舰纵横往来,玛迪多姆海上的海盗见到保安队的旗帜,无不是退避三舍。

    现在,飞鹰集团更是在政府工程和金融领域了有了卓越的表现,包下了奈德尔城外灾区的重建任务,只用了两个月,就完成了全部的重建工作,在春耕前让所有失去家园的灾民搬回了新居。

    最关键的是,奈安政府在财政紧张的条件下,花了不多的钱,将事情漂漂亮亮的办好了。

    本次由飞鹰置业和飞鹰不动产承包下的土地发卖活动,虽然茹伦德皇帝没收到钱,但两家地产业公司可扎扎实实的进帐了四百多万。

    雷欧和薇拉现在是每天晚上睡觉都会笑醒。

    在想出了发行战争公债和预售的主意之后,洛林和雷欧举贤不避亲,豪爽的将发售工作承包给了飞鹰集团。

    看着就像是决定中午是牛排还是吃烤乳猪一样,轻易就将这件事情决定好了。

    然后洛林和雷欧拿着一套成熟的方案,再来找凯瑟琳和阿黛儿。

    看完洛林和雷欧的计划,凯瑟琳忧心忡忡的说道:“这样好吗,你们说的那个公债可是要在全国发行的,而且数目还那么大,就交给公司那些人,不怕出乱子吗?”

    阿黛儿也担忧的说道:“就是啊,洛林,要在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凑齐一千多万的金币,平均每天都要有十七万金币的进帐,这可能吗?”

    洛林和雷欧正凑在一起畅想远大的前景,听到凯瑟琳和阿黛儿的担心之后,大大咧咧的说道:“放心,国债这种东西,不管在那个时代,都是抢手货,还有人宁可自己吃不饱,穿不暖,没有房子住,娶不上老婆,也要拿钱去买别人的国债,把自己的钱贡献给别人花。”

    雷欧不屑的说道:“胡扯吧,世界上哪有这种傻叉。”

    洛林怜悯的看了雷欧一样,道:“怎么没有。我就见过。”

    雷欧“啊”了一声,然后学着洛林的样子,拇指和食指搓着自己肉嘟嘟的小下巴,道:“要照这样说,咱们的成功率就有高了不少。”

    凯瑟琳团起一张纸砸向洛林,气道:“你还没说那,就算你的办法可行,怎么要人来买咱们的公债?”

    洛林一耸肩,道:“咱们不是给他们利率吗,这公债可是有投资增长性的,要不然怎么说还是封建社会好啊~!”

    说完洛林尤嫌不足,还咂摸着嘴感叹了两声。

    阿黛儿踢了洛林一脚,嗔怒道:“你又胡说些什么。”

    洛林道:“封建社会大家都用真金白银,这哪还害怕货币贬值啊。不像那些纸做的,一开印刷机,自己的钱不值钱了。”

    雷欧问道:“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纸币?”

    洛林点点头,先是一脸神往的样子,然后遗憾的摇摇头,叹了口气。

    凯瑟琳皱着眉头说道:“你们两个在说是什么胡话?什么纸币。”

    雷欧道:“就是一张纸,上面印着十个金币,就能当十个金币用,印着一百个,就当一百个用。”

    凯瑟琳给了他们两一个白眼,道:“胡说八道。”

    雷欧也认为那是洛林在鬼扯,傻子才会拿一张纸当金币用。

    洛林笑道:“很奇怪吗?开的汇票不就是吗?”

    “那不一样,你要在没在银行存进钱,开一个铜板的汇票,人家也会给你打出了。”凯瑟琳没好气的说道。

    洛林一耸肩,心里暗道:要不然怎么说封建社会好那。

    “别打岔,”凯瑟琳瞪着洛林说道:“百分之五的利率,对那些地主和贵族们来说,还不如去放贷,那些老财东们没有百分之十五以上的利率,才是不会心动那。”

    阿黛儿也跟着说道:“现在市面上关系好的借款利息都是百分之五,尤其是上千万的数额,怕是很难啊。”

    雷欧一撇嘴,道:“要让我说,一分利率都不应该给的。我不问他们要保管费就算是好的了。我还真不怕他们不给钱。”

    凯瑟琳问道:“你们两个有想出了什么歪点子?”

    雷欧跳起来说道:“咱们为什么要打仗?”

    凯瑟琳和阿黛儿面面相觑,雷欧一副“恨你们不争气”的样子,大声说道:“土地!”

    “大伯为什么要咱们打仗?土地。”雷欧挥舞着小拳头,高声叫嚣道:“贵族们为什么巴望着咱们打仗,还是土地~!”

    凯瑟琳和阿黛儿自然知道,洛林和雷欧在幕后煽风点火,贵族们像问到腥味的狼一样冲进奈德尔城,这一切行动的目的,都是为了大草原上的土地。

    雷欧高声叫道:“只要咱们将土地和公债捆绑在一起,谁敢不买咱们的公债。”

    凯瑟琳和阿黛儿看向洛林,洛林微笑着向她们点点头,阿黛儿笑道:“这样说来,确实是不怕他们不上钩。”

    洛林道:“等战争结束了,新打下了的那些土地,将可以用公债直接购买,我就不信,那些眼红的跟兔子一样的贵族地主们会不动心。”

    雷欧嘿嘿笑道:“这样还有个好处。”

    “直接拿土地抵充了公债的钱,你们两个又是空手套了白狼。不用掏出真金白银去还给那些购买公债的。是不是这样,怪不得刚才信誓旦旦的说,不会还公债的钱。”阿黛儿瞬间就想通了洛林和雷欧的鬼主意。

    雷欧郑重的说道:“当然,如果他们坚持的话,我们飞鹰集团将兑付对方的公债。”

    阿黛儿娇笑道:“骗鬼那,既然和土地捆绑,他们舍得兑成钱才怪那。”

    雷欧得意的哈哈一笑,道:“操作的精髓就是,用借别人的钱,拿来自己打仗,打下了大片的土地之后,将其中的一部分土地卖给借钱的还账,剩下的就全都是咱们自己的了,这才是飞鹰公司真正的实力。”

    凯瑟琳摇摇头,道:“这么大的事情,上千万的买卖,交给飞鹰集团这个咱们的私人公司,别人是不是能放心?”

    洛林道:“咱们的公债是在全帝国公开发卖的,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走帝国官方渠道,由茹曼城下令,各地方政府承办这件事情。

    另一种就是交给咱们集团遍布全国的各个分公司来处理,要是让你选,妮可,你选哪一个?”

    凯瑟琳还没说好,雷欧就抢着说道:“当然是飞鹰集团了。要是交给那些官僚们,发出一千万公债,你能收到五百万金币,都算是好的了。”

    凯瑟琳尽管脸上不情愿,但还是一撇嘴,算是默认了雷欧的说法。

    阿黛儿却叹了口气,道:“真是的,那帮喂不饱的东西,连救灾款都敢拿,还有什么钱是他们不敢动的。”

    洛林道:“既然皇帝陛下只是将战争的授权给了咱们,没有规定咱们的行动方法,咱们当然可以自由发挥。时间不等人,咱们现在所需要的二十多个军团还没影那,征召队伍,集结最少也需要两个月,也就是,在这两个月内,咱们必须把战争公债卖出去,拿到军费。要不然,买军粮的钱都没有。”

    雷欧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时间有点紧啊~!”

    洛林道:“那咱们就先开始造势吧,把广告打出去,这种事情,牵扯到金融之类的事情,单个的人是很难下定决心的,但是一旦有人蜂拥着抢购,很快就会形成热潮。”

    计议已定,洛林和雷欧让手下的经理们立刻行动了起来,飞鹰集团因为商业竞争和投机的需要,有自己的一套通信系统。

    洛林得到皇帝授权进行战争的事情,也不是一个秘密,在茹曼城早就议论纷纷了,那些有志于土地人,早已经带着金币赶往了奈德尔城。

    君士丁,奈德尔等地,都收到了消息,没赶上上一次卖地的人,都欢呼着机会终于来了,顺带着去洛林和雷欧那里走关系,想要提起预订的人也越来越多。

    能踏破总督府和飞鹰公司门口的送礼人,在安静了一段时间之后,再次行动起来。

    雷欧秉着多多益善原则,打开大门广结善缘,礼物吃了下去,也将奈安省即将为到来的战争发售战争公债的消息传达了出去。

    来人当然对这个莫名其妙的战争公债摸不着头脑,在雷欧的总裁办公室,一个登门拜访的年轻贵族这时正一脸迷茫。

    他是受家族的命令来走关系买地的,这也算家族对他的考验,这个年轻人已经在奈德尔城蹲了好几个月,好容易被安排来拜见雷欧总裁,没听雷欧说卖地的事,却听雷欧一个劲的推销他的战争公债。

    这个叫瑟利安的年轻贵族小心翼翼的说道:“总裁殿下,我不是太明白,您这个战争公债,意思是不是就是说,不买战争公债,就不能购买土地?”

    雷欧哀叹一声,捂着脸说道:“跟你们这些傻蛋我都说不清,也罢,这么高深融资手段,你们不知道也正常,我再说一遍,你听清楚了,你买的这些战争公债,不仅是有百分之五的利率,而且在土地发卖的时候,用公债购买土地享有优先权。优先权你懂吗?”

    瑟利安头点的像小鸡吃米一样,道:“懂,懂。”

    雷欧拍着皮椅的扶手,道:“要搞清楚,奈安发行公债,可不是在向你们借钱,我们是在给你们好处,爱要不要,不要拉到,本来发行总额都有限,茹曼城那边还抢着要那。”

    瑟利安恭敬的问道:“总裁殿下,您的意思是,只要是购买了公债,在战争结束之后,这些公债就能换成土地。”

    雷欧笑道:“对对,就是这个意思,看来你终于理解了。”

    瑟利安喜道:“那没得说,总裁殿下,我全力支持咱们奈安省的战争公债,现在我就买两万金币的。”

    雷欧正色说道:“是认购,不是买。现在还在筹备阶段,没有正是开始发卖那。不过吗,我可以给你写个条子,等开始认购了,你就直接去找集团的经理吧,不用和那些人挤着排队了。”

    瑟利安露出惊喜的神色,恭敬的站起来,对雷欧一鞠躬,道:“感谢总裁殿下。”

    雷欧在心里感叹一声,暗道老大说的不错,高明的忽悠就是让别人把钱借给你,还感觉歉你的,对你千恩万谢。

    雷欧抽出一张纸,歪歪扭扭的写上几笔,然后郑重的签上自己,拿起一个印章,哈了一口气,梆的一声盖在纸条上,递给对面的瑟利安,豪迈的说道:“拿去吧。”

    瑟利安接过纸条,当真是千恩万谢的才离开。

    雷欧一拉铃,唤来自己的侍从,道:“外面还有谁是带着礼物来的?把他给我带进来。”

    战争公债这个新名词立刻立刻就轰动了奈德尔城,并且从这里开始飞向茹曼帝国。

    搞清楚了战争公债是和土地捆绑在一起,不买战争公债,就不能从洛林手里买来土地,不管是茹曼城还是其他别的地方,对土地有心的人,都开始关注起战争公债来。

    不过当这些人堵上飞鹰集团的大门,抢着要购买战争公债的时候,却被经理们告知,还没有开始发售,因为总部还在计算每一个省份的配额。

    其实这是洛林的炒作手段,洛林和雷欧向各地的经理们暗地里指示,可以向本地区的一两个大人物私下里出售公债,目的就是为了要把公债的热度炒起来。

    将这些事情交给雷欧和飞鹰集团之后,洛林基本是就是过问一下进程而已,洛林现在忙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将奈安的战争机器,再次开动起来。

    既然皇帝陛下给了洛林一个自主行事的命令,不把它完全利用起来,那就不是洛林了。

    洛林接着招集军队的借口,首先将奈安的新军团给组建了起来。

    以沃卡尔为军团长,由草原上归来的一千多人为各级军官,洛林又花钱给补充了一批战马,然后就开始征召士兵,而且这个军团被特意命名为“黑魔鬼”。

    经过一翻传诵,沃卡尔和他的手下现在都成了奈安的传奇人物。

    尤其是在洛林又加入了诸如解救了落难中的半兽人圣女的桥段。

    故事是说沃卡尔在惩罚一队草原上的强盗时候,意外的救下了被劫持的圣女,出于对半兽人伟大传统的尊敬,沃卡尔力排众议,冒着被人围攻的风险,护送圣女。

    在护送圣女的过程中,发生了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最后半兽人的圣山下,为了各自祖国的情侣悲痛欲绝的分手,当时真是山无陵,天地合,草木含悲,日月变色。

    半兽人的教宗还望着沃卡尔的旗帜,深情的赞道“真乃仁义之师也”。

    听到这个故事的人无不为沃卡尔伟大而坚定的爱国信念所感动,却根本没有想到,半兽人没有圣女和教宗这一套东西。

    而见多了半兽人女人长什么样子的沃卡尔,在知道了这个故事之后,当时激动的差点跳河。

    沃卡尔的副手拉宾努斯当时牢牢的抱住了沃卡尔,声泪俱下的说道:“大人,您可不能想不开,你跑了,下面就该我们了,这次还是圣女,到我们就指不定是什么东西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