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晴天霹那个雳啊!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七十五章晴天霹那个雳啊!(一万字,求月票)

    罗昆德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道:什么叫咬人的狗不叫,这老家伙就是一个例子。说起话来,光叫好听的,可是这话里的意思却是将‘挪用公款,擅自调拨‘这么一个诺大的罪名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茹伦德听了拉塞尔的话,当下眼前一亮,大声叫道:“没错,没错。那钱是怎么跑到他手里的?你今天一定要给我说出一个道理来。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罗昆德叹了一口气,道:“陛下,人家比咱们聪明多了。这里面根本就没有钱的事儿。

    大公殿下拿到规划之后,直接就是将奈安的土地按每五十亩一份,给自己手下那些个兵痞们发了下去。用这个直接抵工资了。

    而且买地的钱,他也全都给扣下了,一分钱都没有给奈安。“

    “该死的~!真是太卑鄙了~!真是太无耻了~!“茹伦德当下激动的一拍大腿,懊恼地大声叫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来,当初还接到过雷欧气哼哼给自己写的信,可是自己收到雷欧的信,看到他居然能自己写信,而且还能想到自己。当时光顾着高兴了,完全将那件事情当成了笑话。哈哈一笑,就扔到脑后去了。

    拉塞尔此时想了一下,然后敲了敲桌子,沉着地道:“罗昆德男爵,纵然是这样,也不应该啊~!

    我计算过,数亿亩的土地,卖了出去,这钱可是要赚得连贝尼河都要流淌三个月的金子的。就是去掉那些花掉的钱,可是剩下的也应该有不少。就是大家敞开花,最起码三五年是一点儿也不用愁的。这些钱都哪儿去了?“

    他声音不高,冷静而沉着,但是这质询比起茹伦德的询问来,却是更加有理。也更加难以应付。

    此时罗昆德仍然是不慌不忙,一脸的云淡风清。

    他轻轻地笑了一下,然后道:“是的,这钱是应该有的。”

    茹伦德当下气的直欲炸肺。

    他看着罗昆德那张圆润白胖的大脸,心中暗骂道:奶奶的~!现在经济本来就不景气,又一个劲儿地闹次债危机,房地产崩盘什么的。搞的人心慌慌的。

    我那边二奶小三催着要包*费,她们都不给好脸了。好容易盼着奈安有了一个好消息,说卖地有两个钱了。

    我现在就指着那些钱,好把今年太太平平地给过了。你丫挺的居然给我说‘应该有’?

    他重重地一拍桌子,怒声喝道:“‘应该有’,这是神马意思?这是神马意思?你给我说清楚,给我说清楚~!”

    在气急之下,那声音又急又快。让人几乎都听不清楚。

    罗昆德却仍然不慌不忙,像是故意想气他一样,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应该有’,这话的意思也就是说……也就是说,本来有,但是却没有的了。”

    说着,还伸开双手,轻轻地一摊。示意自己的无能为力。

    罗昆德男爵虽然是帝国的财处次长,但是跟数字打了一辈子的交道。

    跟那些个拍马屁、舔别人的屁股,甚至是让自己的老婆女儿陪上司睡觉的政治官僚完全不一样,像他这样凭着自己本事吃饭的技术性官僚们,全都养成了严谨认真的做风。

    不会因为上司一个大骂,一个愤怒,就吓的屁滚尿流。也不会因为上司的一句奖励,就感动的痛哭流涕。

    更是不会因为面对的是一个民众时盛气凌人,仗势欺人,连用一下他的茶杯,就要把人给抓起来。

    他们只会实事求是,冷静而平等的对待一切的事情。

    更何况,他因为自己的女儿。奈安行省的魔法协会会长罗琳娜的关系,对于皇帝这一家子并没有太大的好感。

    在这位心焦女儿婚事的父亲看来,罗琳娜可是和洛林第一个认识的,纵然说不是青梅竹马,也是差不了许多。

    罗琳娜一向眼界很高,这眼看着马上就要成为剩女了,男爵夫妇可是没少为她操心,好容易她也是看对眼了一个。

    虽然她嘴上没说,可是这老两口全都是老家贼了,做为过来人,又怎么不明白女儿的心意,他们还偷偷地替罗琳娜高兴了好几回:这一下女儿终于可以嫁出去,不用再升级当剩斗士了。

    可是凯瑟琳长公主殿下却是从中间插了一刀,纵然是不是说横刀夺爱吧,可是也不让多少。

    可真是睛,那个空,那个霹,那个雳啊~!

    这对那喜笑颜开,甚至打算着过两年好抱上大胖外子的老两口来说,可是重大的打击。

    可是……可是这还不算完。

    后来又听说,枫叶丹林同为四大美女,而且还是禁咒魔导师的孙女,阿黛儿也掺合了进去。

    这可又是一个晴那个空,那个霹,那个雳啊~!

    老两口子为这事儿可是没少头痛。

    后来他们还写信,旁敲侧击了地打听了一下,结果却发现,大跌眼镜,自己的女儿在那竞争当中非旦不占优。而且还好像处于劣势地位。而且写信也是极不耐烦的口吻。

    老两口子看到这种情况,有些日子甚至于都想要亲自杀到奈安去,帮帮自己的女儿。

    如果茹伦德皇帝在暴怒之下,解除了他的职务。

    罗昆德第二天就会收拾行李,然后搭上去由茹曼城到奈安的头一班直达班船。

    反正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干,而且当了这么多年的财务次长,也是赚了不少的钱。正好激流勇退。

    更何况,南部大开发当中,罗琳娜虽然是不多不说,可是在奈安那边也有了近十万亩的土地,他们正好去那里好好地照顾一下,打发一下时间。

    罗昆德已经想好了。

    春天秋天的时候,就住在草原的庄园里面,享受一下纵马狂奔的乐趣,然后再欣赏一下草原的落日。

    冬天夏天的时候,就住在海边新近开发的,十万金币一平方的无敌海景别墅。看一看潮起潮落的大海。

    最后,没事儿的时候,再在自己女儿的旁边,帮她出出主意,想办法帮她打败那两个竞争强敌。然后早一天抱上大胖孙子,颐养天年。

    茹伦德皇帝并不知道这位能力卓越的下属心中的想法,只是看到他如此平静。当下却冷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道:“我亲爱的男爵,你给我好好地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好吧?”

    罗昆德看到他居然没有大发雷霆,不禁心底微微地失望了一下,但是那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即就恢复了心情。

    他潇洒地微微一欠身,道:“陛下容禀。”

    罗昆德男爵低头看了一眼手边的各种资料,然后随手将它推到了一边,道:“陛下。情况是这样的。

    据我所算的总帐。

    奈安行省这一次新辟土地,一共发卖了二亿亩左右。但是这其中百分之六十的资金都是要用于奈安本身的建设的,兴修水利,整修道路,完善各种基础设施。”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向茹伦德皇帝。

    “陛下,这可是一项巨大的投入~!”

    茹伦德咬着牙,点了点头,道:“只有输得起,才能赢得起。想要有产出,就得有投入。这个道理我懂的。”

    罗昆德躬身一礼,道:“陛下英明。”

    茹伦德一挥手,不耐烦地道:“别净扯那些瞎犊子,你给我接着往下说。”

    罗昆德咧了咧嘴,苦笑了一下,然后道:“当南部大开发展开之后,大公为了给自己筹钱,可是给奈安打了不少的白条。

    这些虽然并不是太多。但是因为完全没有利润,而且还挤占了成本,因此我将其估算为约百分之十左右。”

    茹伦德很是牙痛地吸了一口气,心中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当初早干什么去了?整天政务缠身,忙的不可开交,居然连打白条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想起来~!

    不说多,要是自己也打上十几条的白条,那日子不就是宽松很多了吗?

    罗昆德继续说道:“这些全都除外,还有百分之三十的资金。而这些钱……”

    茹伦德当下追问道:“这些钱呢?”

    罗昆德笑了一下,道:“陛下,大开发可不光是将土地卖出去就行了。还要有人工作,有人就得要有房子,而且还得要吃饭。而工作也得要工具。除此之外,还有种子,幼苗,牲畜,这些哪一样不要钱?

    虽然有不少的家族在购买了土地之后,仍然有余钱,可以投入到生产当中。但是还有更多的小家族,以及个人。他们可没有那么多的钱。

    买了地之后。就变成穷光蛋了。他们可是也要工具,也要吃饭,也要房子,也要牲畜的。

    更有甚者,像是大公手下的那些个当兵的。他们当中很多人去奈安的时候,可是全都光拎着两个拳头去的。”

    茹伦德一拍桌子,大骂道:“这帮狗崽子~!”

    他顿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什么,感慨地道:“不过这也难怪。那些个死丘八们每天都是面临着刀光剑影、生死一线,说不定明天就挂了。所以他们从来都没有存钱的习惯。总是有多少就花多少,连一分钱都没有。”

    罗昆德一愣,没有想到这位皇帝一直深处宫殿,却对于士兵的心态有如此准确的把握,当下深深地躬身一礼,道:“陛下圣明。”

    茹伦德也是感觉到在坐的一众官员们向他投过来的惊异的目光,当下叹了口气,道:“不说这些,不说这些。其实这还都是雷欧来信告诉我的。”

    众人听了,不禁相视一笑。在此同时,却也是心中略略警醒了一下。茹伦德皇帝一直身处庙堂,有些时候,大家或许还能糊弄一下。可是帝国未来的承继人小公爷雷欧却一直在下面到处打混。

    不说别的,光是从茹伦德皇帝转述,他对那些士兵们的那一针见血的评价,就知道,那位小公爷可是不好对付。

    此时茹伦德沉吟了一下,然后向罗昆德问道:“对于这件事情,他们是怎么解决的?这些士兵们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英勇奋战。咱们可绝对不能亏待了他们。”

    此时一众官员们齐齐地站了起来,恭声说道:“陛下英明仁爱。”

    茹伦德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大家不用拍马屁了。”

    只是他眼中异亮明亮的目光,还有得意之下微微上翘的嘴角,却是更能说明问题,只差着没有明说,‘大家都赶快来夸奖我吧~!“

    一众官员们全都是老油条了,如果连这一点儿眼力架儿都没有,早就被踢滚蛋回家啃老玉米了。

    当下大家对茹伦德皇帝又是一通大赞。

    “陛下英明神武。”

    “陛下如此谦虚,真是世间少有的英主。”

    “陛下……”

    总之,一顿鸟生鱼汤的一顿马屁猛拍了过去。茹伦德当下也是龙颜大悦,笑的合不拢嘴。

    罗昆德在一边,冷眼看众人不住拍马屁的肉麻丑态。

    但是纵然他是一个技术官僚,但是却也知道,‘花花轿子众人抬’这一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他可以和皇帝对着干,而丝毫也不担心。但是却不敢在同一时间,和着这些个拍马屁的同僚们做对。否则他可就是成了公敌。

    过了好一阵子,一直到众人全都拍完了马屁。

    茹伦德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一转眼看到罗昆德仍然站在桌边,等着自己的询问,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妥。

    他老脸一红,将手放在嘴边,假装轻轻地咳了一声,然后道:“我亲爱的财政次长大人,你还没有告诉我,他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罗昆德道:“是这样的,陛下。他们就是利用剩下的那百分之三十的资金,给那些士兵,以及所有急需钱的开发者们发放贷款。”

    茹伦德一滞,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了。

    原本不管是怎么说,茹伦德皇帝陛下总是觉的奈安分舵那边卖了地,自己做为茹曼帝国的总瓢把子,这边再怎么样也是要有不少的油水可捞的。

    虽然罗昆德一直说没钱,没钱。但是那些个二奶小三小蜜们在背后逼他逼的也是挺紧的。因此上,他却还总是抱着那一分,两分的希望。

    听了罗昆德给他略略地算过的这个大帐之后,他总算是明白,奈安确实是没有钱,今年大约又要节衣缩食地过日子了。

    这一下给那些个情妇们打过的保票成了白条,以后再去找她们,那几位姑奶奶肯定是不会给自己好脸色。想要找人家再玩个一起飞了,一王四后什么的,那可是又要陪不少的小心了。

    罗昆德看着他呆愣愣的面孔,仍不罢休,道:“陛下,这仍然还不算完。”

    “还……还有……?”

    罗昆德点了点头,道:“是的,陛下。虽然奈安那边将那百分之三十的资金全都拿出来了,但是您想吧,两亿亩的土地。有多少家买下地之后,还有余钱投入再生产?”

    茹伦德看着他,突然心底生起一种不祥的预感。颤声道:“你……你的……你的意思是……”

    罗昆德点了点头,断然地说道:“没错,陛下。正如您所想的那样。

    两亿亩土地,投入再生产,这缺口毕竟是太大了。因此上,洛林总督向我打了报告,要求再给他拨款。这个金额大约是三千万金币左右。”

    晴那个天,那个霹,那个雳啊~!

    茹伦德顿时暴跳如雷。

    他被人踩了尾巴一样,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在气愤之下,满头花白的头发不住地飞舞,如同暴怒的雄狮一般。

    他挥舞着拳头,怒声咆哮道:“没钱~!我没钱~!一分钱都没有~!爱找谁要找谁要,别来找我~!

    ……¥※%#@×……”

    罗昆德看着他,等他发完了脾气。然后眨了眨眼睛,然后道:“陛下,您也看开一点儿。要知道虽然这钱并不能拿到手中,但是毕竟是帐上有的。而且到了2012年的时候,这些贷款就可以完全还清。一分不少地回到国库当中。”

    茹伦德愤怒地看着他,道:“你这是安慰我吗?”

    罗昆德道:“陛下,你要知道,我们这些当官儿的,糊弄完上任的那几年。只要是不出什么乱子,就可以很轻松地拍拍屁股走人。说一句‘我卸任之后,再出多大的事情,都不关我的事了。’

    但是陛下,您可不行。要知道这份您可是帝国的皇帝。纵然是您崩逝了,这一份基业可是还要传到你们家族后代的手中的。

    所以……您就看开一些吧~!“

    茹伦德气的直哼哼,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罗昆德却是面无改色,一脸的漠然。

    茹伦德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其他的办法。恨恨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像是赌气一样,不住地大叫道:“没钱。我没钱。谁也别找我要。我这边的财政紧的都快要当裤子了,哪有那么多的余钱再给他们拨过去啊~!没钱,就是没钱~!”

    罗昆德笑了一下,道:“陛下,我就是这样给他们回信的。”

    茹伦德皇帝当下看罗昆德顺眼了许多,道:“不错,你办事还是很不错的嘛~!这才是我的财政次长的样子~!”

    茹伦德说完,当下又有些发愁了,本来财政紧张,就指着奈安送钱过来,好把今年给应付过去。可是现在奈安也缺了钱,这一下可是怎么办呢?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众官员们,道:“先生们,看来今年咱们说不得还要紧巴着过日子了~!”

    一众官员们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脸上也是一层的灰暗。显然对于今年的薪水形势不表示乐观。

    这时,就听旁边那满头白发的军务总长帕德雷斯颤颤微微地站了起来,道:“陛下,我……我倒是有个办法。”

    众人不由全都是一愣。

    军务总长帕德雷斯现在年迈,参加御前会议,一向是打瞌睡从头打到尾,皇帝陛下看到了也是假装看不到。

    有时候他老人家实在是呼噜声音太大了,皇帝还得让侍卫轻轻地给他垫个枕头。从来都没有听他发过言。

    现在他居然要提建议,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而且他以一个帝国军官的身份,提财政方面的建议。这跟他的专业可是跨着好几个领域,一点儿边儿都沾不上的。

    茹伦德皇帝当下也是来了兴趣,笑着道:“帕德雷斯老师,您什么时候对财政也有研究了?有什么高见不妨说出来,让大家学习一下。”

    帕德雷斯连呼带喘,颤微微地道:“陛下,这……这……这学习……倒也算不……算不上。只是我的一点儿意见,供……供大家参考一下。还……还很不成熟,大……大家……有什么……意见……不用客气,尽……尽管的批评……指正……”

    他说一句,停一句。断断续续的,让人听了,都有些担心他老人家会不会在下一刻一翻白眼儿死过去。

    但是众人心底却知道这老家伙极是耐活,早在十年前就是这副模样。看上去半死不活的,结果好多身体壮实的官员们都被他给熬死了,可是他老人家却还是这副模样。

    茹伦德听了他的话,当下苦笑了一下,道:“有什么意见,您老人家就快说吧。我听着您在那谦虚,我都想要挠墙。”

    帕德雷斯道:“如……如您所愿。”

    他拿出了一幅地图,然后哆哆嗦嗦地在桌子上展了开来,道:“是……是这样的。现在……现在据洛林发……发回来的军报。现在从南部边境……一直……一直……“

    此时他旁边的次长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当下起身,道:“大人,您先坐下。我来替您说吧。“

    帕德雷斯当下点了点头,道:“好……好……“

    说着,又向着皇帝躬身一礼,然后这才又重新坐了回去。

    一众官员们看了,顿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此时军务次长指着地图,说道:“陛下,请看,据洛林总督发回来的军报显示。由于当初一战摧毁了半兽人大部分的有生力量。许多部族要么向南迁,逃避战火,要么就已经投靠了我们。

    因此上,从南部边境一直深入到大草原的星星湖畔,这一大片土地上,都没有大规模的半兽人活动。

    只要是我们能派出兵去,这些土地可都是我们可以很轻易占领的。“

    茹伦德当下撇了撇嘴,道:“我缺心眼儿啊?这些土地轻易占领,最后不还得是我从兜里掏钱替他们买单……”

    他说到这里,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明白了过来。奶奶的,土地抢过来之后,我也可以打白条啊~!难道说洛林那个混蛋小子还敢不给我面子?

    他轻咳了一声,然后看向了在坐的众位大臣,道:“你们怎么个想法?这件事情毕竟事关重大,咱们举手表决一下,怎么样?”

    当下御前会议上,这一项提议以帝国罕有的高效率百分之百,全票通过。

    “开什么玩笑,派兵打下来土地。这不是说我们也有机会,可以买一大片地了。没把脚也举起来,就已经不错了。”有人事后说道。

    ——————————

    奈德尔称为的港口和往常一样忙碌,排队进港的船只沿着河道整齐的列开们,等待着被引导入港。

    码头管理部门的小艇灵活的在船只中间穿梭,维持船只进港的秩序。

    贝尼河两岸是连绵到天边的绿色原野,在几个月前遭战争和大水破坏的村镇,农田已经修复,炊烟四起,阡陌纵横,鸡犬之声相闻,从港口还能看到马莫斯河上被冲毁的桥梁正在紧张的修复。

    战争的痕迹早已不见,此刻贝尼河流域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奈德尔的码头上忙碌异常,船只一靠上码头,检查和收税的官员就会立刻登船,然后码头上的搬运工像蚂蚁一样,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船只上的货物搬上搬下。

    招人的叫喊声,讨价还价的声音,进港船只上水手的号子,港口上就像是烧开的沸水一样热闹喧嚣。

    一艘挂着飞鹰集团旗帜的旗帜的运输车缓慢的靠上港口,看着船舷上漆的“奈安盐业”数个大字,在码头上等活的搬运工蜂拥到船只前面,吵着要船主挑自己。

    就连旁边的船主们啧啧的感叹。

    “瞧人家那排场,那生意,唉……”

    “没得比,人家那钱是从地上扫出来的。”

    “还是人家牛啊。”

    “那是,不看看人家老板是谁。”

    这些人正蹲在码头上看热闹,河道里传来一阵吵闹。

    一艘尖利的快船直接插进了队伍,蛮横的挤开旁边的运输车,向码头上而来。

    跟前的运输船为了避免碰撞,慌忙的躲开,就连维持秩序的小艇,也被快船给赶到河道中央去了。

    运输船上的水手刚想指着快船喝骂,旁边的手快的赶忙拉住他,急道:“你不要命了。”

    然后一指快船上挂着的旗帜,代表着帝国的红底金边黑鹰旗正迎风轻摆。

    看到桅杆上高挂的旗帜,再有什么怨气也只能埋在心里,眼睁睁的看着快船挤进了港口,围观的人也只能在心里骂娘。

    快船靠上码头,甫一停稳,穿着军服的水兵们就赶忙搭跳板,系缆绳,码头上的书记官和工作人员也只敢远远的围观。

    一队穿着锃亮铠甲的士兵,牵着战马,从船上走了下了,奈德尔人对禁卫军的服饰都不陌生,一看就知道这是一队禁卫军士兵。

    只见这些禁卫军士兵翻身上马,一甩马鞭,向城内疾驰而去,留下码头上的平民们纷纷猜测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总督府门前还是一如既往的喧闹,守卫在门口的禁卫军仔细的审视每一个走进走出的人。

    一队骑士沿着总督府对面的长街小跑过来,过往的行人见了他们的制服纷纷让道。

    门口的禁卫军很远就看到了对面过来的同僚,见他们过了路口还不下马,门口的禁卫军跑上去大吼一声:“止步。”

    骑士们这才一勒缰绳停了下来。

    值守的禁卫军看着跟前的同僚,奇道:“总督府前不准骑马乘车,这几个兄弟有些面生啊。”

    当前的小队长和自己人对视了一眼,赶忙从马背上翻了下来,道:“这位弟兄,我们是从茹曼城来的,奉命传递陛下的旨意,求见洛林总督大人。”

    “那快请,我去通报。”

    很快从茹曼城而来的命令,放在了正在工作的凯瑟琳面前,凯瑟琳瞟了一眼之后,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说道:“洛林在那?”

    阿黛儿愣了一下,道:“大概在风险投资公司吧。

    凯瑟琳轻蹙秀眉,道:“奇怪了,他最近怎么天天往贝伦那跑?”

    阿黛儿一耸香肩,道:“谁知道,风险投资公司那一摊子从来都是神神秘秘的。”

    “天天不做正事,去找他回来,”凯瑟琳哼了一声说道:“算了,还是我去吧,倒要看看他在搞什么鬼。”

    阿黛儿扔下手里的文件,跳起来伸个懒腰,道:“一起吧,出什么大事了。”

    凯瑟琳将手里的文件递给阿黛儿,道:“我大伯来信了,要咱们打进草原那。”

    阿黛儿愣了一下,接过文件扫了一眼,轻摇螓首笑道:“还真是不出洛林和雷欧的预料,便宜都让那两个家伙占了。”

    洛林此刻在呆在德伊波勒的办公室里面,打着视察工作的名义,在给德伊波勒捣乱。

    德伊波勒此刻取下了脸上的面巾,端正的坐在办公桌后,面前放着厚厚的一摞报告,玉手上的笔不停,正在纸上刷刷的写着东西。

    洛林不安分的在德伊波勒的办公室里面乱转,翻翻书柜,掀掀窗帘,看看房间内的小套间,在屋子内走来走去。

    德伊波勒被洛林搞出来的叮叮咚咚的声音,吵得无法集中精神,妩媚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转头不满的瞪了洛林一眼,嗔怒道:“你很闲吗?”

    洛林打开休息室的们,伸头进去,正好看到小床上凌乱的被子,转头看着气鼓鼓的德伊波勒,问道:“你晚上就在这里睡啊?”

    德伊波勒怔了一下,道:“就中午在这躺会,喂,别转移话题,你管我在那睡那,你可是总督哎,每天不去公务,来这里和我这个小女子捣乱。”

    洛林一摆手,拉开椅子做到德伊波勒的对面,脚翘在她的办公桌上,德伊波勒俏脸一板,抄起来一本书将洛林的脚个砸了下去。

    洛林一撇嘴,道:“没听过那句话吗,领导的最高境界,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什么?”德伊波勒怔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尖瘦晶莹的脸庞飘上两抹嫣红,妩媚的眼睛雾蒙蒙的仿佛能滴下水来。

    洛林一下子就看呆了,和德伊波勒此刻能吸引原始欲望的妖媚比起来,阿黛儿的妩媚还是略显青涩。

    洛林心里暗赞:乖乖,这才是真正是祸国殃民的狐狸精。

    德伊波勒对洛林啐了一口,眼睛带着诱人发热的风情斜瞥了洛林一眼,道:“没点正经,你就不能去干点正事吗?”

    洛林摇着手指,道:“我手下有军政官员三千余人,如果事事都要我这个总督亲自来处理,还要他们干嘛。身为一个领导,我只需要把住几个关节就可以了。”

    德伊波勒给了洛林一个卫生眼,没好气的说道:“少自吹了,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扔给了你的女人们处理,每天就干些搂钱收礼的勾当。”

    洛林腆着脸呵呵笑着说道:“你知道了还问我。”

    德伊波勒被洛林气的发不出脾气,哀叹一声捂着脸,然后拿起笔,翻开文件写了起来,一副“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不管了”的样子。

    洛林支着下巴在对面端详着德伊波勒,看的德伊波勒就像是身上爬了蚂蚁一样,在座位上不安的拧着身体,俏脸也越来越红,慢慢连脖子都红了起来。

    德伊波勒忍受不了洛林猥琐的眼光,正想要拍桌子站起来把洛林轰走,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贝伦在门外问道:“大人在吗?”

    德伊波勒赶忙将面巾系上,洛林愣了一下,跳起来打开屋门。

    贝伦在洛林身边轻声了一句话,洛林瞬间脸色大变,转身向德伊波勒挥挥手,带上房门就和贝伦一起快步走开了。

    德伊波勒可听清楚了贝伦说的话“殿下和阿黛儿小姐进大门了”,想想洛林刚才慌慌张张的样子,德伊波勒双手支着螓首,悠然一笑,自言自语道:“呸,没胆鬼。”

    凯瑟琳和阿黛儿走进风险投资公司的总部,径直来到贝伦的办公室,却发现屋子里面没人。

    凯瑟琳气的一跺脚,焦急的说道:“那两个家伙,又在这个时候跑哪去了?”

    正说话间,洛林和贝伦推门走进了办公室,洛林看着凯瑟琳和阿黛儿,奇道:“你们怎么来了。”

    贝伦赶忙躬身施礼,道:“参见殿下,小姐。”

    阿黛儿一抱洛林的胳膊,笑道:“陛下来命令了,要咱们向草原进军那。”

    洛林眼睛一亮,一抱阿黛儿转了一圈,笑道:“好,来的正是时候。走,咱们回去。”

    等走出了风险投资公司,凯瑟琳一掐洛林的胳膊,道:“你天天和贝伦拱在一起,干什么坏事那?”

    洛林赶忙说道:“草原上带回来那张地图你们不是知道吗,正在丰富地图上的细节那。”

    洛林说的也是事实,他每天往德伊波勒的办公室里面拱,就是想先提升友好度,让德伊波勒乖乖给自己办事。

    因为洛林没说假话,凯瑟琳和阿黛儿自然是没听出什么问题,“哦”了一声之后,两个女孩就将心思放回了眼前的事情上。

    洛林回道书房里面,拿着茹伦德皇帝发来的命令仔细看了起来。

    原本拿到这道命令,洛林读第一遍的时候,高兴的拍着大腿哈哈大小,读第二遍的时候,歪着脑袋呲牙咧嘴,读第三遍的时候,眉头已经皱了起来,读了第四遍,洛林的脸就垮了下了。

    凯瑟琳和阿黛儿看着洛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解的问道:“洛林,有什么问题吗?”

    洛林将手里的命令仍在桌子上,挠了挠头,说道:“这个,也太笼统了吧,你看命令上写的,只是授命我可以组建起一只三十个军团的队伍,向南拿下全部的大草原。”

    阿黛儿奇道:“这不正是我们一直等着的吗。”

    洛林苦笑了一声,道:“黛儿,妮可,这件事情是我们一直期待的,但内容却不对。帝国历史上,怕这还是皇帝第一遭下这种命令。这上面只说了规模,却根本没有提到那些军团会划到咱们手下,这不就意味着,我得自己去找人凑齐这三十个军团吗。”

    凯瑟琳和阿黛儿对视了一眼,都皱起了眉头,凯瑟琳一拍桌子,道:“这怎么行,只说让干,又不给人手。”

    洛林叹了口气,道:“不是不给,是让咱们自己找人。不光是人手问题,十几万人千里进军,后方还要有同样数量的人来运输补给物质,所要花费的粮食和金钱都是天文数字,这命令上却没有说要由谁来支付这巨额的军费。那意思很明显,还不是要由咱们奈安自己来支付。”

    凯瑟琳倒吸了一口气,道:“二十多万人,持续几个月的行动,一千万金币也不一定够用。”

    洛林一摊手,郁闷的说道:“不给人手,不给军费,只给一道任命,这不是难为人吗。”

    要是换了其他人,绝对遇不到这种奇怪的事情,不过谁让洛林是皇家的女婿,茹伦德皇帝自然有的是办法恶心他。

    洛林摆摆手,笑道:“妮可,这可能是陛下因为没收到钱,在跟咱们斗气那。”

    “怎么会?”凯瑟琳和阿黛儿同时说道。

    洛林一摊手,道:“你看,咱们花了不少力气放出话来要打,没买到地的贵族们也要打,皇帝陛下就给咱们这道命令,意思就是‘我们让你们打,打去吧,但我什么都不给你,你自己看着办’。”

    洛林说对了,茹伦德皇帝因为没收到钱,现在对洛林自然是大为光火,极为不满。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