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薅羊毛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七十一章薅羊毛(万字求票)

    平安夜快乐~!

    ——————

    阿黛儿看着洛林两眼直冒星光的模样。当下就感到一阵全身无力,要不是有最后一丝理智挡着,差一点儿就答应下来。

    她叹了一口气,别过了脸去,艰难地娇声嗔道:“洛林,我……我说的不是……不是这一种事情了。你……你正经一点儿,行不行啊?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车……车震?正经?”罗琳娜愣了一下,看到阿黛儿的原本白皙如玉的俏脸,一下子变的嫣红,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当下明白了过来,顿时爆跳如雷,向着洛林怒声喝道:“你这个人渣,脑子里面就不能有一点儿别的东西?”

    说着,双手在胸前一拉,立时无数道蓝色的电光闪现。

    洛林当下应声而倒。

    车厢当中嗤嗤啦啦的电光声响了半天,这才停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洛林吐出了一口黑烟,这才缓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罗琳娜,狠狠地瞪了好一会儿,看到那个女人仍然是面不改色地坐在位置上。跷着那双修长笔直的**,优雅地地品着红酒,怎么看,都是一副御姐的模样,当下哀叹了一声,道:“我上辈子欠你的。”

    说着,有气无力地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又将脑袋枕在薇拉柔软的大腿上面。像是寻求心理安慰一样,薇拉那双柔软的**上很蹭了两下。

    薇拉也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看着洛林灰头土脸的模样,也很是同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自己的小手,细心地帮洛林理了理头发。

    这时,阿黛儿也是理了理柔滑的裙摆,在洛林面前蹲了下来,秀眸微眯,巧笑情兮地道:“洛林,现在老实了吧?听我给你说正经的事情。”

    洛林哼了一声,道:“好吧,你说吧。不过要不是车震,一切免谈。”

    阿黛儿见他赌气,却也不以为意,道:“你先听我说说行吗?”

    说着,美眸一转,看了看车中的众人,然后趁了众人不注意。俯身在洛林的耳边,悄声道:“大不了,今天晚上我陪你……还不行吗?”

    洛林当下来了精神,一翻身坐了起来,道:“好吧,你说吧。我在听着呢。”

    旁边众人全都是冰雪聪明,虽然离的稍远一些,没有听清楚两人究竟是说了些什么,但是看到洛林这副样子,又岂能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看着阿黛儿俏脸嫣红,秀眸迷离的模样,无一不是在心中大骂这个狐狸精。

    阿黛儿一转头,看着众人愤怒的目光,不由心虚了起来,虽然没有人质问,但是她还是干笑了两声,硬着头皮解释道:“我……我这……我这不是为了大家好吗?”

    众女立时全都冷哼了一声,低声骂道:“信你才怪~!”

    然后,齐齐地转头看向了窗外。

    阿黛儿无奈地耸了耸香肩,然后转回头,继续细声慢语地向洛林说道:“是这样的。咱们不是每一个人都还有好几万亩的地吗?这次出来,咱们也好趁机看看啊。好歹那也是咱们自己的地不是吗?”

    洛林当下一惊。

    他一拍额头,很是后悔地道:“你说的没错,咱们早就该去看看了。我前些日子还想着这个事儿呢,不过这几天光顾了收钱了,要不是你提醒我,都几乎忘记了。”

    “知道就好。”阿黛儿笑吟地看着他,又接着道:“不过洛林,我以前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当地主。不过现在……”

    阿黛儿秀眸当中充满了星光,无限憧憬地道:“我想着,要是在那地里面全种上各种各样的鲜花。到时候,全都盛开绽发出来,红的,黄的,白的,紫的,五颜六色,全都汇在一起,就像是海洋一样。要真的是那样……”

    洛林当下叹了一口气,道:“要真的是那样,你就要破产了。”

    阿黛儿不由一怔。

    洛林看着其他众人,突然明白了过来。这些位姑奶奶们真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她们将那土地当成了玩意儿了,完全是当做消遣来做,根本就没有在意从那土地里面收到多少的产出。

    而且,虽然现在奈安从全国招来了大量的农技师,而且经过简单培训之后,也已经下派了不少,但是估计也没有哪一个农技师敢跑到她们的面前。指挥这些位大姐头们在地里面种这个,种那个的。

    洛林不由叹了一口气,向着凯瑟琳问道:“你呢?你打算在地里种什么啊?”

    凯瑟琳一脸的莫名其妙,道:“种什么?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跟我们君士丁堡一样种小麦了。”

    洛林感到一阵的头痛,转头看向了罗琳娜,道:“你呢。你打算在你的地里种什么?”

    罗琳娜跷着那双修长的**,如春葱一般白皙的指尖上,玩弄着那只盛满了红酒的玻璃酒杯,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种葡萄了。到时候,我也可以酿葡萄酒。而大家……”

    她说着,伸手一比众人,道:“我可没有某人那么小气,所以到时候,大家尽可以喝上我的酒。”

    洛林转头看向了希尔梅莉娅。

    希尔梅莉娅微微一低头,道:“我想着在土地上全种上亚麻,将来穷人也就不愁没有衣服穿了。”

    洛林不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还真的是一帮缺心眼儿。一会儿不看着,就要搞一大堆的事情出来。”

    薇拉此时插言进来,小心翼翼地道:“少……少爷,我……我在地里面全都是放上了牛,这行不行啊?”

    洛林一愣,随即看着薇拉,然后在薇拉举着粉嫩的小拳头。不住地大声抗议声中,用力地揉乱了她顺滑的长发。道:“还是我们家薇拉最聪明了。”

    薇拉当下大为感动。一时也忘记了抗议,娇声道:“少爷……”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道:“对了,薇拉,你是怎么想着,要放上牛的?”

    薇拉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然后道:“我也没想太多,只是想着,这样一来,以后就不用再出去买那些死贵死贵的牛肉了。”

    洛林一滞。不禁又是一阵气丧。但是随即却又笑了起来,伸手在薇拉的白皙如玉的俏脸上捏了一下,道:“不管怎么说,薇拉,还是你最聪明了。”

    薇拉不由像只猫儿一样,一下子眯起了眼睛,然后不由自主地偎在了洛林的身边。

    洛林收回了手来,感觉到指尖仍然还有着淡淡的滑腻,不由搓了搓手指,心中感叹:这傻丫头的皮肤真是越来越好了~!

    罗琳娜看了,当下赶紧起身过来,伸手将薇拉带到了一边,然后向着洛林道:“为什么薇拉就是最聪明的,我们种的怎么就不行啊?你说个理由出来。”

    洛林看到她像只老母鸡一样,将薇拉护在身后,不由心中暗叹了一口。

    他定了定神,丝毫也不顾罗琳娜投来的愤怒的目光,道:“说你们缺心眼儿,这还是轻的。你们这些人全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知道怎么过日子吗?知道醋打哪酸,盐打哪儿咸吗?”

    众人对望了一眼,虽然她们也全都是一代成功女性,但是看到洛林如此气势汹汹,却不由感到心虚,乖乖地任由他数落。

    洛林继续道:“你们也不想想,这地是刚刚拿下来的,在去年还是草原,今年你们就异常天开地想要种粮食,种亚麻,这可能吗?

    别的不说,光是那些环保组织的家伙在旁边吵三吵四的,就已经够让人头痛了。呃这个你们没听说过。那就当我胡说了。哈哈……”

    他顿了一下,继续道:“那土地上种上农作物,肯定是会造成水土流失。到以后就等着吃沙子吧。撒哈拉大草原就是这样消失的。”

    众人听他说的义正词严,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对是错,但是对望了一眼,却全都不出声。

    洛林看了。当下威风大涨。感觉着自己声望值嗖嗖地向上涨。

    他看着众人,叹了一口气,道:“听我的吧。咱们先不动那些土地,也不需要花钱开垦什么的,就是保持原样,要是手痒痒了,最多在上面种一些牧草,然后雇一些人,在那大草原上放羊,养牛。

    这样一来,那投入是最少的。而产出却并不低。

    据我所知,有一种绵羊,那种羊的产毛率极高。而且还可以一年一剃。”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养羊,而且还不用来食用。而是剪羊毛?这也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希尔梅莉娅伸手在洛林的额头上探了探,然后松了一口气,向着众人,道:“没事,没事。他还没有发烧。”

    洛林气的把她的娇嫩柔软的小手给拍到了一边,愤怒地看着她,道:“信不信我用降龙十八掌最后一招百发百中、抓胸龙爪手,收拾你啊~!”

    说着,不怀好意地眯起了眼睛,在希尔梅莉娅那丰满挺拔,而且充满了惊人弹性的**上很瞄了一眼。

    希尔梅莉娅当下俏脸飞红,很啐了他一口。

    凯瑟琳正喝着红酒,一听洛林这样说,当下忍笑不住,扑哧地笑了一声。然后不住地拿眼睛,瞄着阿黛儿。

    阿黛儿想到了什么,也不由一阵羞怒。犹豫着要不要上前,狠收拾洛林一顿。

    罗琳娜在旁边又品了一口红酒,道:“你们几个别闹了。洛林,你给我说说。为什么要薅什么羊毛啊?这很赚钱吗?”

    洛林不由一翻白眼,道:“跟你们这些低智商的人说话,就是累。”

    他看着一众美女们全都眯起了眼睛,秀眸当中闪起了不祥的光芒,急忙轻咳了一声,转开了话题,道:“知道什么是纺织业吗?”

    看众人全都是一脸的茫然,洛林不禁又是低声嘟囔了一句:“一看就知道,你们不知道。真是没有学问。平时也不知道多学一点儿知识。”

    罗琳娜当下大怒,又是双手一拉,指尖处引出了无数条白炽的闪电弧光。道:“你皮又痒了吗?”

    凯瑟琳看了,急忙打圆场,道:“好了,好了。罗琳娜,你也别生气了。洛林。你知道什么就快说吧。省得大家在这里猜迷。很好玩吗?”

    洛林哼了一声,然后掰着手指头,道:“这世界上不管是谁,都离不开四个字‘衣、食、住、行。’

    而衣服是排在第一位的。你可以少吃饭,可以没地方住,也可以不出门,但是谁也不能不穿衣服,光着屁股上大街吧?”

    罗琳娜当下又是大怒,冷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凯瑟琳却插了进来,饶有兴趣地道:“不,琳娜,洛林说的挺有道理的。你让他继续说下去。”

    罗琳娜看了她一眼,悻悻地放下了手来。

    洛林白了她一眼,继续道:“你们这些人锦衣玉食的,知道外面那些穷老百姓的日子吗?

    那些个半兽人一辈子就穿一件衣服,他们说,那是半兽人的传统,民情不同。那还不是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有鞋穿谁愿意光着脚丫子啊?

    更别说其他的穷苦人了。许多家都是共穿一条裤子,谁出门谁再穿着。下地里干活,都得趁着月亮,还不是因为,没裤子穿,只能是光着屁股?

    现在不同了。咱们有大量的风车水磨设备。可以大力发展纺织。而纺织最重要的是什么?原材料~!

    咱们这里又不适合种棉花。只有大力发展蓄牧业,这才能提供足够的原料,让咱们建起来的纺织工厂开动起来,生产出大量的羊毛纺织制品。

    据我的估计,如果生产得当,情况顺利。咱们在三年之内就可以供应整个帝国。十年之内就可以占据整个大陆的所有市场。”

    有了食盐,与纺织这两项工业做为基础。以后还有谁敢不听咱们的?

    要是真有那个二愣子,只要贸易禁运他一个月,不用咱们动手,下面的那些老百姓们就能活撕了他。”

    洛林说到这里,看着凯瑟琳,道:“这以后,谁还敢和咱们的亲?只有咱们到处欺负人,和别人亲的份。”

    凯瑟琳侧头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道:“嗯,这感觉确实不错。”

    洛林又看向了希尔梅莉娅,道:“咱们搞资本主义大规模生产,以后,老百姓们可都有衣服穿,都有盐可以吃。”

    希尔梅莉娅也是不再说话。

    洛林又向阿黛儿说道:“人人都吃的饱,穿的暖了,那艺术水平不就大幅提高了。”

    阿黛儿当下也是眼前一亮,道:“你说的不错。”

    洛林一笑,最后再看向了罗琳娜。

    只是还不等他张口说话,罗琳娜已经冷哼了一声,抢先说道:“最主要的是,你可以赚很多很多的钱,是吗?洛林爵爷?”

    洛林嘻嘻一笑,道:“我赚钱多了,交的税也多了。你老爹管着帝国财政,到时候,有了钱,他不是正可以从中下手,中饱私囊吗?”

    罗琳娜恨恨地瞪着他,道:“你那张嘴巴再给我贱贱的,信不信我给你撕了?”

    洛林也不以为意,看着她,呲着自己的白牙,嘻嘻一笑。

    旁边薇拉却是眼前一亮,道:“少爷,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什么产业布局。然后大搞跨国垄断的托拉斯企业啊?”

    洛林抬手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上敲了一下,道:“还是我们家的薇拉最聪明了。”

    此时,凯瑟琳想了半天,仍然是有些怀疑,道:“洛林,你真的有那大的把握吗?这件事情可不是简单的。”

    洛林挥了挥手,道:“你就放心吧。你见我什么时候,干过没有谱的事情?”

    说着,高深莫测地笑了一下。

    洛林可是清楚地知道,在他原来的那个时空,大不列颠那帮乡巴佬们就是靠着薅资本主义的羊毛,这才起的家。

    而且纵然是到了他的那个时代,羊毛制品也仍然是极其抢手的货物。中间也是大大的暴利。

    这时,就听到车外一阵山摇地动的声响。

    紧接着,一只长的长长的鼻子从打开的车窗外伸了进来。那鼻子准确地搭在了放在车厢正中间的桌子上的水果盘上,然后在众女的惊呼声中,那个长长的鼻子极其灵巧的一吸一勾,将盘中的香蕉苹果全都勾在鼻子上面,卷了出去。

    洛林叹了一口气,掀起了窗帘向外看去。

    果不其然,只见一只白色的小象正眯着眼睛,开心地大嚼着刚刚抢来的食物。

    而在那小象的背上,一前一后,坐着两个粉妆玉琢的孩童,看上去就像是金童yu女一般。

    正是雷欧和美琳娜两个。

    他们两个手中也是一人一个抱着一个又大又红的大苹果,正喜笑颜开地小声说着什么。

    凯瑟琳看了,当下大怒,道:“雷欧,你又皮痒了吗?”

    那只小象听了她的天音怒叱,当即吓了一跳。

    雷欧却是气哼哼地白了她一眼,然后假装没有听到,向着洛林说道:“老大,咱们还要多久才休息啊?

    洛林看了看前面,然后道:“大约快了吧?“

    雷欧哼了一声,道:“真是太没意思了,我以为出来逛上两圈,还能找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呢。可是这一路上什么也没遇上,也没一个案子什么的,让咱们破一下,真是太扫兴了。”

    凯瑟琳见雷欧居然敢无视自己,当下黑下了脸来,恨声道:“我说什么,你听到没有?”

    雷欧哼了一声,背过了脸去,赌气地道:“我才不跟你说话呢。”

    说着一催小象,道:“小白,小白。快跑,咱们不理那个八婆。小心她把你给清炖了。”

    小象顿时打了一个寒战,看了凯瑟琳一眼,然后甩了甩屁股后面的小尾巴,一溜烟地又钻进了后卫的队伍当中。

    凯瑟琳看了,气的直跺脚,道:“你这个小流氓,小心别让我给逮着了,到时候,我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雷欧却是回过头来,伸手一扒眼皮,同时,吐出了自己的小舌头,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凯瑟琳当下气的暴跳如雷,当时就要跳下车去,收拾雷欧。

    洛林慌忙一伸手,左手圈住了凯瑟琳不堪一握的纤腰,将她拉了回来,道:“妮可,你歇歇吧。”

    凯瑟琳用力地挣扎了一下,道:“不行。我不能放过了这个小痞子。”

    洛林将她用力地按在了沙发坐椅上,道:“行了。行了。妮可,你欺负人家,还不能让雷欧有些小脾气吗?”

    凯瑟琳满脸通红,道:“我……我怎么欺负他了?”

    洛林瞪了她一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前些日子,年终盘点的时候,你们几个女人合起伙来开的那些珠宝店,是不是还没有雷欧一个人搞的那个画报社赚钱?”

    凯瑟琳当下身体一滞。然后强道:“那是……那是你不帮着我们,净去帮那个小痞子。”

    洛林道:“谁能赚钱,我帮谁~!你们几个也不看看,你们开的那个珠宝店是什么生意?

    什么贵卖什么。什么黑心赚什么。

    你们是什么身份?

    在你们眼里看上去随随便便的那些个东西,不说是平常人家,就是个世家贵族,又有谁掏的起那个钱?”

    说着,伸手在她挺翘的香臀上重重拍了一巴掌。感觉到那香臀上传来阵阵充满了律动的波涛与柔软,不由自主地又捏了一下。又结实又柔软,手感真是好到了极点。

    凯瑟琳当下如触电流一般,低低地惊呼了一声,然后伏在洛林的腿上不敢动弹。生怕在坐的其余众人看到她脸上不由自主地涌现出的红潮来。

    洛林继续道:“看雷欧,他对市场把握的多准确。不说别的,就是说他的那个广告词,‘不要让你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看画报,接受和小公爷一样的精英教育’。

    这一出来,谁不是抢着订,而且售价也不高。就是一般稍稍有钱一些的家庭也买的起。

    每一周三万份的订阅量,这还是少的。

    要是再往后,行销全国,遍布沿海国家,不说是有钱的家庭都要有一份,但是最少也有十好几万。就这还是固定的读者。要是赶上个重大新闻什么的,没个二三十万,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阿黛儿听了,不禁也是有些尴尬。

    她看到凯瑟琳投过来的求助的眼光,嘿嘿地笑了两声,硬着头皮道:“可是我们也没有怎么样嘛~!”

    洛林道:“还没怎么样?看人家赚钱多了,就想要插一脚。想在上面登广告,这没错。

    画报虽然是给孩子们看的,但是这年头也没有什么阅读的东西。据我所知,很多家长们没事儿的时候,也会拿起来翻上两页。

    更何况,他们要做的事情多,不会注意身边的其他事情,而且为了培养孩子们的能力。很多时候,都会听那些孩子们的建议。

    在上面登广告,确实是不错。但是想要登广告还不给钱,这就有些缺德了,是谁的主意?”

    众人不禁哑然,在洛林的逼视之下,全都感到了心虚。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凯瑟琳。

    洛林顺着众人的目光,一低头,看到凯瑟琳爬在自己的腿上,香臀高挺,像是一个又圆又大的葫芦一般,当下抬起手来,毫不客气地又打了一巴掌。

    凯瑟琳不禁又是全身一颤,抬起头来看着在坐的众人,不由气道:“你……你们出卖我?”

    她一转眼看着洛林,很是委屈地道:“我又没说不给钱,只是……只是手头暂时没有流动资金,回头有了就给。”

    洛林冷哼了一声,道:“说的好听,雷欧一找你要钱,你就收他的重税。那税还不多不少,恰好跟广告费一样。这就太不讲究了吧?”

    凯瑟琳当下垂下了头去,低声道:“我不是看不惯他那副跋扈的小模样,你没看他当时的模样。就跟你写的那个剧本里,那个逼着要帐的黄世仁似的。鼻子都恨不能翻过来,接鸟屎。

    再不收拾,那小痞子还不得把他的小尾巴翘到天上去~!”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就是收拾,你也要以理服人啊。哪有你做的那么明显的。

    最起码来说,你也要找个理由。比如说,他的画报某一期的内容不好,然后罚他的款了。再要么就是,那一期的错别字太多,要扣钱了。再要么就是有人给你写信投诉他‘很黄很暴力‘了……

    这办法多了去了,你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大把大把地罚他的钱,而且还让他有苦,说不出来。”

    众女听了,不由全都是一头的冷汗,然后一起竖起了拇指,向着洛林赞道:“还是你这个混蛋心狠手黑啊~!”

    ——————————————

    草原上的早晨空气极好,虽然这个时代没有空气污染哪一说,也不会有人论证说牛马放屁能增强温室效应,奈德尔成内的空气就不错,不过和空旷的大草原比起来,还是差了些。

    城内毕竟车水马龙,几十万人聚集在聚集生活在一起,总是有些不怎么干净。

    但大草原上就不同了,当真是“吹面不寒杨柳风,沾衣欲湿杏花雨”。

    从海洋上吹过来的风已经没有冷意,带着点点湿气吹到脸上,舒服的人都忍不住要呻吟一声。

    大草原上的早晨显得特别的寂静,似乎是世界都停止了运行,这种空旷的环境很容易使人感到空空落落的。

    外面还是灰蒙蒙的时候,洛林就醒了过来,这一点都不符合洛林爵爷的生活习惯,最近以来,过着荒yin无度生活的洛林总督,每天都在美人堆里睡到天光大亮,日上三竿可,可是不会起床的。

    昨晚扎下营地之后,洛林带着雷欧和凯瑟琳她们搞了一个热闹的烧烤大会,玩到半夜才睡,又和阿黛儿大玩心肝宝贝的游戏,理应是极累的,但洛林睁开眼睛的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因为外面实在是太静了。

    听着外面寂寂无声,洛林也不愿意就这么爬起来,看看拱在自己怀里的阿黛儿还在睡觉,长长的睫毛轻微的颤动,胸口也随着呼吸缓缓的起伏,带着恬静的睡相枕着洛林的手臂,乖的像一只小猫一样。

    美色当前,洛林忍耐不住去撩拨阿黛儿,睡梦中的阿黛儿俏脸也慢慢红了起来,扭动着温暖馨香的身体,发出“嗯”“嗯”的鼻音。

    阿黛儿朦朦胧胧的醒了过来,知道又是洛林在不安分的搞怪,阿黛儿不依的在洛林的胸口扭了几把,抓住被子下面洛林的手腕,嘟哝道:“别动,我要睡觉。”

    洛林只有压下心里的火头,抱着阿黛儿躺好,哄着她又睡着了,才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手臂,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收拾一下来到外面。

    太阳还没有升起,天边只有一条窄窄的红云,远处还是昏黄的样子,洛林只能听见营火噼啪的响声,还有不远处值守的禁卫军士兵小声交谈的声音。

    洛林有些不习惯这样静得出奇的环境,不过草原上的野生动物早就已经拖家带口的全都南下了,这里现在就是一大片正在开垦中的农场,只有在视线的最远处,能看到一些黑点在活动,洛林知道那是早早就起来干活的半兽人。

    狠吸两口草原上清新的空气,这时守卫的禁卫军有了一些骚动,一小队士兵向北面走过去,跟着禁卫军的眼光,洛林看到几名骑士正纵马向这里奔来。

    须臾到了跟前,骑士们和禁卫军交涉一番之后,就向着洛林快步跑了过来。

    洛林认出这几个人都是风险投资公司的密探,为首的一人到跟前向洛林敬礼之后,掏出一封用火漆密封起来的信递给洛林。

    洛林拿着信封正反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信封上面居然是一笔女性娟秀的字体,写着“总督大人亲启”,一边检查着火漆上的徽章,一边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密探恭敬的说道:“贝伦大人专程交代让外面尽快送到大人手里的。”

    洛林撕开信封,迅速的浏览了一边,这封信居然是德伊波勒写来的,最后面还有贝伦的签名,看来是德伊波勒交给贝伦,让贝伦给自己送来的。

    洛林心理暗道:这才几天,这个小妞就进入角色了。

    自从将德伊波勒塞进了风险投资公司之后,德伊波勒一下子就安生了起来,见洛林的面,跟一个真正的女秘书一样,妩媚的称呼洛林老板,德伊波勒那腻的化不开的声音,洛林每次听到骨头都酥了半边,不过洛林的理智告诉自己这个小妞可是藏着刺的,还是离得远一点好。

    贝伦倒是对自己突然多了一个魔族出身的下属感到很刺激,说起来贝伦和德伊波勒在奈德尔围城站还算斗了一场那,洛林能看出来,贝伦可是挺欣赏德伊波勒的,这个欣赏指的是德伊波勒的才智和胆量。

    在贝伦面前,德伊波勒经常表现的和洛林很亲密,抱个胳膊了,搭个肩膀了,给洛林端茶倒水了,有意无意的就往洛林的身上蹭。

    尽管贝伦知道洛林和德伊波勒还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不过身为过来人,贝伦认为以德伊波勒的聪明,洛林迟早躲不过德伊波勒的魔掌。

    因为德伊波勒就是一根藤蔓,必须缠上洛林这个大树才能生存下去。

    对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人,风险投资公司内的职员们倒是很奇怪,因为她总是蒙着脸,职员只能从身材和眼睛判断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风险投资公司内有严厉的规定,这些密探们也只敢私下揣摩一下德伊波勒的来路。

    洛林对德伊波勒可并不放心,所以只是交给她一些不涉及到机密的事情,比如整理下最近流传的流言蜚语,关注一下各地方发生了什么大事之类的。

    德伊波勒倒是干得十分起劲,每天早早的就到了办公室,一直到掌灯时间才回去休息。

    洛林现在手上的这封信就是由德伊波勒写来的,和洛林的巡查有关。

    看着信上娟秀的字体和叙述的条理清晰的内容,洛林心里却感到有些古怪,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看着信尾贝伦的签名,洛林咧嘴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小妞,挺能干的。”

    “洛林你这是在夸谁哪?”罗琳娜打着哈欠走了出来,站在洛林的身侧伸了伸懒腰。

    洛林突然感觉手里的信有些烫手,德伊波勒信上的语气可不光是下属对上司的语气,话里话外还有那么一点邀功撒娇的意思。

    看罗琳娜已经好奇的探头过来,洛林急中生智,以退为进,将信递到罗琳娜跟前,毫不在意的说道:“贝伦送来的。”

    罗琳娜“切”了一声,转身走到一边去开始晨练。

    洛林赶忙将这封信装好,找个公务包收了起来。

    随着红日东升,营地内也越来越热闹起来,凯瑟琳和希尔梅莉娅跟也跟着起床来到了外面,厨子们将营火再次点燃,叮叮咣咣的做起了早饭。

    洛林则自己去把阿黛儿从床上闹了起来,又冒着危险将薇拉从床上拖下了,凯瑟琳则两巴掌就把雷欧给扇了起来,在雷欧叫叫嚷嚷的声音中逼着他洗漱。

    陪着女孩子们坐在清新的晨风中悠闲的吃着早餐,阿黛儿慵懒的问道:“今天准备要干什么?”

    洛林笑道:“贝伦给我送来一个消息,今天有新节目,断案~!”

    阿黛儿一拍桌子,笑道:“好,这个还没有玩过。要断什么案,是奸夫yin妇勾结杀夫?还是情杀灭门?先说好,没有意思的我们可不去。”

    洛林拍了拍阿黛儿的背,道:“都不是,咱们是去给半兽人伸冤去。”

    “啊?”阿黛儿惊呼一声,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说道:“不会有人连半兽人的女人都抢把?口味可不轻啊!”

    洛林一耸肩,道:“哪有那种好玩的事情。”

    罗琳娜捶了阿黛儿一把,笑骂道:“你个小腐女。”

    阿黛儿对去亲自给人断很感兴趣,还撺掇上最单纯的薇拉,自然少不了什么事情都要插一腿的雷欧小公爷。

    早餐之后,洛林和雷欧就陪着阿黛儿和薇拉轻车简从的先行上路,凯瑟琳、罗琳娜和希尔梅莉娅,还有美琳娜和雷欧标志性的小白,带着大队跟在洛林身后。

    紧赶慢赶,在还不到中午的时候,洛林、雷欧陪着阿黛儿和薇拉来到一个简陋的小镇上。

    整个小镇只有十字形的两条街,甚至连一个名字都没有,街道长不过几百步,绕着小镇走一圈也用不了一刻钟。

    街道边都纯木质的房子,可以看出刚盖起来没多久,还露出很新的木头茬子。

    两边的人倒是不少,骑着马或者赶着牛的农夫一摇一晃的从街道上走过,洛林感觉这里就像一个西部拓荒时代的小镇。

    镇上只有一家杂货店一家铁匠铺,镇中心倒是有一个小酒馆,除此之外都是简单的住宅。

    这就是在洛林发卖了土地之后,附近的地主们自发聚集建立起来的。

    围绕着小镇,就是整片开发中的土地,可以看到一些仓库和住房。

    洛林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进小镇,引得小镇内的居民们纷纷侧目,不过却没有人露出大惊小怪的样子。

    附近都是圈了好几千亩的大庄园,经常会有这些庄园的主人来这里看看自己的产业。

    镇内有为数不少的半兽人,拖着农具或者赶着牲畜来来去去,不过明显半兽人和人类的关系很疏离。

    洛林带着凯瑟琳他们在镇里唯一的酒馆跟前下了车,环顾了一镇上注视着自己的人,洛林心理暗道:这也算是微服私访了吧。

    虽然人不少,但小镇上却出奇的安静,所有的人连说话都不敢大声,镇上的灰很大,空气都有些沉闷。

    阿黛儿和薇拉都不喜欢这里的气氛,跳下车就一左一右抱紧洛林的胳膊。

    洛林推开门,带着雷欧和两个女孩走进这家小小的酒馆,

    酒馆里冷冷清清的,白天只坐着两三个人。

    一个胖胖的老板娘系着围裙正收拾着座椅,见洛林带着两个漂亮的女人,身后跟着一群手下走了进来,就知道来了贵客了,赶忙迎上前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