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德伊波勒的新工作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七十章德伊波勒的新工作(万字求票)

    阿德玲翘起脚尖。小嘴凑到洛林的耳边,轻声说道:“闭上眼睛”

    听着她软语相求,洛林依言闭上了双眼,感到阿德玲慢慢放开了自己,向后退去,然后是几声呢喃不清的低语。

    等洛林睁开眼睛,阿德玲芳踪已渺。

    洛林心里突然空空的,很是失落,自从见到阿德玲的第一眼,这个和英姿飒爽的女孩子就给洛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来着另一个世界的洛林,心里可没有什么神族魔族哪一套乱七八糟的对立思想,就是从一个普通男人的身份欣赏着阿德玲的美丽,阿德玲那个魔族的身份,反倒是给她添上了神秘感。

    克罗尼城如同梦幻的那一夜,阿德玲悄然出现在洛林跟前,一番旖旎,又悄然离开,将身影留在了洛林心底。

    阿德玲带着德伊波勒出现在洛林眼前的,洛林的心里的欣喜自然是不用说的,连着对德伊波勒这个让自己陷入极大困境的对手也恨不起来。

    要不然怎么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美女两句软化一求,在给点小豆腐让洛林吃,洛林就把什么都忘了。

    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次阿德玲又要消失多久才能再次回来。

    洛林收拾下心情,上楼来到德伊波勒的门前,梆梆敲了门之后,就听见德伊波勒娇媚的嗓音说了声“进来。”

    洛林推开门走进德伊波勒的卧室,看到她正站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

    德伊波勒抬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转身看着洛林,道:“她走了?”

    洛林道:“是,她走了。”

    德伊波勒道:“这个死妮子,每次都是这样。”

    洛林只是一耸肩,心道:是啊,这就是阿德玲。

    德伊波勒沉默了下来,洛林见她不说话,自己也没有说话的兴致,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对视着。

    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了半天,德伊波勒一抚自己的长发,将头发都拢到肩后,秀目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洛林,道:“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洛林奇道:“你说的话很奇怪,我为什么要讨厌你?”

    德伊波勒对洛林洛林得意的一笑,道:“自然是我坏了你洛林大爷的好事。”

    “不懂。”洛林干脆的说道。

    “是我一直在劝阿德玲,让她不要那么容易的就便宜了你。”德伊波勒狡黠的笑着说道。

    洛林一下子愣住了,和阿德玲相处了那么久,虽然德伊波勒一直在边上当灯泡,但洛林和阿德玲总能找来独处的时间。两个人有时候也会滚到床上做些心肝宝贝的小游戏,但洛林的手从来也没有在阿德玲身上突破过防线。

    洛林挠了挠头,感觉说不出的别扭。

    德伊波勒笑道:“阿德玲从小就心软,一直都学不会拒绝别人,要是没有我的话,说不定,你早就得到她的人了,是不是那,有四个女人的洛林总督大人。”

    说完之后,德伊波勒一副胜利者的样子看着洛林,心里暗道:看你发火不发货,家里有好几个女人,还四处惹风流债,阿德玲不愿意多说你什么,我就当是替阿德玲教训教训你。

    洛林看着德伊波勒一副找茬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知道这个小妞心里不痛快,这是找别扭那。

    洛林可不会被她牵着鼻子走,洒然一笑,道:“还用得着你说,我是那么没品的人吗?这种事情。要你情我愿我才最好,要不然做起来没滋没味的。”

    德伊波勒见洛林说的这么直接,说“你情我愿”的时候还故意狠盯着她,德伊波勒俏脸微红,恼怒的瞪了洛林一眼,道:“流氓!”

    洛林嘿嘿一笑,呲着白牙道:“小妞,我可从来没有对你流氓过,你可别逼我。”

    说完眼神上下打量着德伊波勒,还专门盯着她的敏感部门猛看。

    德伊波勒见识过男人盯在她身上炽热的眼神,那些人的眼光只能让她从心底就恶心,但洛林用戏谑和调戏的眼光看着她,德伊波勒却感到紧张起来,心一下子跳的厉害,眼神也变的慌乱,像个受惊的小鹿一样,白皙纤细的双手攥紧衣领,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气急的说道:“你~!坏人!”

    洛林看着德伊波勒胆小的样子,心里又有那种小时候揪女生辫子的感觉,哈哈大笑起来,道:“切,我还以为你真不怕那,原来也只是嘴上厉害。”

    德伊波勒看到洛林笑得都捂住肚子了,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是戏谑,这才反应过来,洛林这是戏弄自己,小脸一下子涨的红红的,两个拳头攥的紧紧的。咬牙切齿的瞪着洛林。

    德伊波勒即便是在嗔怒中,那种入骨的媚态也没有减弱,反倒是别具风情,洛林长期厮混在凯瑟琳她们脂粉堆里,对美女的抵抗能力不低,但德伊波勒像个生气的小猫一样的样子,还是看的洛林眼睛一亮。

    洛林吹散心里的想法,拉开椅子,坐在德伊波勒的对面,道:“阿德玲……她在你们族内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只有她能在外面走动?”

    德伊波勒惊讶的看着洛林,奇道:“怎么,她没告诉过你吗?”

    洛林一摊手,道:“是我不想问,她来我这里是为了你,但也难得能安心休息一段,我不想扯那些事情。”

    “吆~”德伊波勒瞥了洛林一眼,道:“没看出来,你还挺会心疼人的。阿德玲吗……”

    德伊波勒温柔的一笑,带着又羡慕又骄傲的表情,道:“她是我们这一代人中最杰出的,在她没成年的时候就打败了她的导师,不光本领高超。而且心思细腻,长老们才会将对外联系的任务的交给她。”

    洛林“哦”了一声,道:“那你哪?”

    德伊波勒愣了一下,然后表情落寞的说道:“我只是一个棋子,还是一个被放弃的棋子。”

    德伊波勒露出嘲弄的表情,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的个人行为,和闪族没有一点关系。”

    洛林同情的看着德伊波勒,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暗道:她也只是一个野心的牺牲品。

    德伊波勒板起脸。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自愿的。”

    洛林道:“自愿到‘死活不论’?”

    洛林想想德伊波勒也挺可怜的,一个人在外面努力了几年,打下了一个偌大的局面,就是因为最后失败了,不但没人来救,还要被直接的给灭口,要不是阿德玲这个朋友保护了她,怕是德伊波勒早就香消玉损了。

    德伊波勒无力的坐在床上,皱起眉头,紧咬着牙关,洛林都能感到她心里的恨意。

    和德伊波勒相处这么久了,阿德玲又经常跟洛林聊德伊波勒的情况,洛林很清楚,德伊波勒心里恨的是自己族内发号施令的长老们和那些半兽人们。

    对于洛林,德伊波勒反倒没有恨意,虽然她败在了洛林的手里,但当时两人是敌对关系,所使出的一切手段都是应该的。

    反倒德伊波勒心里对洛林在战争中的表现有些敬佩,尤其是和洛林争论了这么久之后,德伊波勒尽管表明上一直不服气,却再也不说“再来一次我就能打败你”之类的话了。

    被洛林激起了伤心事,德伊波勒脸色一时阴沉了下来,洛林看着心里不忍,暗道:毕竟阿德玲交代自己要照顾好她的。

    洛林道:“德伊波勒小姐,你也不用这样,论智慧谋略,你在同代人当中也是佼佼者。只能说,你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正确的战争。没赢只是你运气不好,碰上我了。”

    德伊波勒眼睛一眯,余光瞥了洛林一眼,不屑的哼了一声,低声嘟哝道:“自大狂。”

    洛林一点也不生气,笑呵呵的看着德伊波勒,道:“我知道你是一个足智多谋的女人。让你在枯坐在这个房子里,像一个木偶一样慢慢老去,那实在是一种浪费,所以我想借用一下你的聪明,让你帮个忙。”

    德伊波勒抬头惊讶的看着洛林,怔怔的说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然后德伊波勒心里警惕起来,暗道:这个可恶的家伙一点是没安好心。

    德伊波勒冷着脸道:“先说,你别想着占我便宜。”

    洛林一口没上来,憋得胸口一闷,吭吭咳了两声,自己在心里那个气啊,暗道:我脸上写着色狼两个字吗?这个小妞,要不是看在阿德玲面子上,早就揍你了。

    洛林当下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你放心,就是全世界的女人都消失了,我也不会碰你一个指头。再说就你那样子,论相貌不如我家黛儿,论气质不如我家妮可,论身材不如我家薇拉,论个性不如我家梅儿,论学识不如罗琳娜,我才懒得碰你。”

    “你~!”德伊波勒恼怒的瞪着洛林,女人最讨厌的就是男人拿她和别的女人比,而且还是比不过别的女人,德伊波勒肺都快给洛林气炸了,恨不得跳过去使劲捶打洛林一顿。

    德伊波勒仰着头瞪着洛林,气的急促的喘着气,然后一转身,留给洛林一个优美的背部,洛林没看到,德伊波勒正绞着手里的衣角,只张着嘴不出声的的诅咒洛林。

    洛林看德伊波勒被自己给气的够呛,心里暗道:这小妞跟我五行相克,算了,算了,我跟一个女人斗什么气,倒显得自己小气了,我忍。

    深呼吸一口,洛林道:“好了,德伊波勒小姐,说正事吧,你不来招惹我,我也招惹你。咱们两相处的时间,可还有好几十年那。”

    德伊波勒心里一震,暗道:是啊,照这个样子,自己也许要和这个讨厌人的家伙相处几十年那。

    一想到几十年的光阴,自己只能这样坐在窗前,看着日升日落,花开花谢,德伊波勒心里突然恐惧起来,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对她来说那种生活比杀了他还难过。

    以前有阿德玲在,不停的开导她,德伊波勒也习惯依赖着阿德玲,现在阿德玲走了,德伊波勒想着只有自己一个人要面对暗淡无光的未来,突然一下子所有的勇气都没有,怕的手脚冰凉。

    德伊波勒喘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就这么背对着洛林,尽量平静的说道:“你说。”

    洛林见德伊波勒好像是安生了下来,道:“我想借你的才智,帮我做些事情,不能让明珠蒙尘吗。”

    德伊波勒转过身来,踢掉脚上的拖鞋,双腿蜷曲着坐在床上,优雅的靠在床头,看着洛林道:“是阿德玲让你这么做的,还是你自己的想法。”

    洛林道:“我和阿德玲共同的主意。她怕你寂寞,我则觉得你的智慧不能浪费。”

    德伊波勒紧锁眉头,洛林可以看得出她是在思考,德伊波勒道:“你想让我做什么?先说好,我是不会告诉你任何有关闪族内的事情的。”

    洛林道:“放心,你们族离我十万八千里远,只要他们不来招惹我,我也不会闲命长的去招惹他们,听说你们的刺客是很厉害的。”

    德伊波勒一昂头,露出如同天鹅一般白皙的脖颈,高傲的说道:“你知道就好。能获得影武者称号的战士,都是我们族内最强大。”

    洛林敲着下巴,一脸神往的表情,道:“我听说那些你们那些女性的刺客都穿着特别紧身的皮衣,腰上还缠着皮鞭。”

    德伊波勒秀眉一皱,没好气的说道:“你听谁胡说的。阿德玲就有影武者的称号,你见她什么时候穿过皮衣。”

    “啊”洛林一愣,然后摇摇头叹息着说道:“可惜,可惜。我还说要弄回来一个好好研究那。”

    在心里暗道:又一个梦想破灭了,没想到阿德玲居然也是个影武者,不知道她船上皮衣,手里拿上长鞭,会是怎样一番风情。

    洛林不自觉的擦了一下嘴边的口水,眼神呆滞,还一脸的猪哥像。

    德伊波勒看着洛林的样子,哪能不知道洛林心里龌龊的想法,小脸气的都涨红了,抓起一个靠枕砸向洛林,嗔怒道:“下流。有事说事,没事就滚蛋,不用在这里调戏我,我不吃你那套。”

    原来德伊波勒以为刚才洛林是在意yin她那。

    洛林一把抓住飞过来的靠枕,水手垫在腰后,看着德伊波勒气鼓鼓的样子,胸膛都急促的起伏。

    洛林咳嗽了两声,正色说道:“你知道,我手下有个私人机构,是专门做收集刺探情报之类工作的。”

    德伊波勒呛洛林道:“特务就特务,什么私人机构。”

    洛林也不打算和她争辩,道:“就算是吧。”

    德伊波勒道:“就是外面守卫的那些人吗?”

    “哦?”洛林奇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是?”

    德伊波勒自信的一笑,道:“我对人类世界,尤其是茹曼帝国还是很了解的。外面那些人穿着铠甲和制服,却又不是帝国军装。

    胸前的标志和茹曼鹰徽又有些区别。我见过他们的礼仪,和正规的军礼不一样。

    他们每天都携带着武器,表明都是战斗人员,这么多又组织又纪律的非军人战士,只能是属于一个强力机构的。再加上……”

    德伊波勒鄙夷的看着洛林,道:“你把阿德玲和我安排在这里,怕是没让你的爱人们知道吧?你也不用狡辩,男人的这种德性我见得多了。”

    洛林张大嘴却说不出话来,“啊”“呃”了半天之后,无奈的一耸肩,心里暗道:就你们两的身份,我敢让她们知道吗?

    德伊波勒带着胜利者的姿态,道:“既然不想让你的女人们知道,那守卫这里都是会为你保守秘密的人,一个你信得过,又拥有大批武士的组织,只能是你手下的特务了。”

    洛林道:“既然你看出来,我就直说了,这是我手下的风险投资公司,是一直专门侦查所有反动和敌对势力的情治机构。”

    “不用说的那么好听,什么反动、敌对,不就是讨厌你或者你讨厌的人吗。”德伊波勒讥讽的说道。

    洛林一瞪眼,道:“你吃枪药了,好好听我说。”

    德伊波勒一缩脖子,哼了一声,一转头低低的嘟哝了些什么话。

    洛林道:“潜伏城内的那个自称是复仇者普拉的手下,就是被他们给揪出来的,最后让你功亏一篑,就是他们的功劳。”

    “哦?”德伊波勒听到自己感兴趣的,将洛林恶劣的态度望到脑后,饶有兴趣的说道:“那他们干的也算不错,那个普拉投入黑暗议会之后,本身就是一个杰出的黑暗法师,他策划了十几年那,才在埋下了这几个钉子,我说怎么会失败,原来是暴露了。”

    洛林道:“有兴趣的话,你也可以加入进来,不用你去管其他,就是盯着奈安之内那些不安分的土老冒就行。”

    德伊波勒笑道:“你就这么信得过我?我和你可是敌人来着。”

    “曾经是。”洛林道:“看着阿德玲的份上,我大人有大量早就原谅你了,现在你的身份,说句你喜欢听的话,对你我放心的很,因为你没地方可去。”

    德伊波勒狠狠的剜了洛林一样,拧着细长的眉毛犹豫了起来。

    洛林决定添一把火,道:“还有,你不想知道半兽人准备的这么充分,却轻易的败在我手里,为什么我对半兽人的行动了如指掌,答案就在风险投资公司里面。”

    德伊波勒眼睛一亮,然后当着洛林的面双手握着举国头顶,一展懒腰,露出诱惑至极的曲线,妩媚的对洛林一笑,当真是面若桃花。

    德伊波勒楚楚动人的娇笑道:“那么,你现在就是我的老板了。”

    洛林笑道:“不胜荣幸。”

    德伊波勒掩着小嘴咯咯笑了起来,道:“洛林总督,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你是一个魔鬼。”

    洛林一耸肩,道:“我是冥王的邻居吗。”

    德伊波勒从床上跳下来,摆动着不足一握的腰肢款款走到洛林跟前,然后抱着洛林的胳膊,娇媚的说道:“那么,老板,带我去办公室看看。”

    洛林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小妞居然这么着急,这要是急着去给自己投怀送抱还好说,可她居然是急着要去工作,尤其是德伊波勒妩媚起来的样子,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狐狸精,诱的洛林一阵口干。

    洛林咽了一口唾液,不动声色的离德伊波勒远了一点,道:“你就穿这个过去吗?”

    德伊波勒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从长裙的V字型领子里,胸口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

    德伊波勒低低惊呼一声,脸上飞上一抹嫣红,赶忙一掩胸口,推着洛林的肩膀道:“你出去,出去,我要换衣服。”

    洛林被德伊波勒连推带踢的给赶出了屋子,听着屋门“砰”的一声在身后关上,洛林一耸肩,接着就听到屋内传来的窸窸窣窣的换衣服的声音。

    在阿德玲将德伊波勒带到洛林眼前的时候,洛林就曾经仔细观察过德伊波勒,虽然那时候她昏迷不醒,但洛林也看出来了,这个小妞身材还是很有料的,皮肤也光滑又有弹性,尤其是那种从骨子里流露出的媚态,能让见到她男人口干舌燥。

    洛林心里暗道:以后离这个女人远一点。

    少顷,屋门打开,德伊波勒穿着一身没有多余装饰物的素雅女装走了出来,上身是一件宽松的暗红色立领外套,外套下面是一个件黑色的毛衣,下身则是一件黑色的褶裙,长及脚面,脚上是一双低跟的黑皮靴。

    头发已经盘在头顶,用一个水晶发簪固定住,除此之外没有一点饰物。

    德伊波勒这一身装扮一点也不张扬,倒像是一个普通富裕人家的夫人,只是她那张妩媚的脸还是太吸引男人了。

    洛林上下打量着德伊波勒,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德伊波勒道:“怎么,还不满意?”

    洛林道:“找个面纱,把你的脸蒙起来,不许让人看到你的真面目。”

    德伊波勒道:“这算什么道理。”

    “太漂亮的女人引人注目,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别忘了,你的身份很敏感。”

    德伊波勒气恼的哼了一声,转身走回衣柜跟前,翻出一个丝绸手帕,只是随手一剪一系,变成一个遮住了大半边脸的面巾。

    然后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定黑色的宽边帽子戴在头上,转身看着洛林,道:“这样总行了吧。”

    洛林点点头,道:“我们走。”

    这里距离风险投资公司的总部虽然很近,但洛林还是让人准备好了马车,并且交待德伊波勒,以后出门只能做车,不许她擅自行走。

    等到了风险投资公司的总督,洛林领着德伊波勒径直来到贝伦的办公室,虽然洛林带着一个陌生的女人,但一路上碰到的职员没有一个露出惊讶或奇怪的表情,仿佛没看到德伊波勒一样。

    径直走进了贝伦的办公室,贝伦正和往常一样,腿翘在桌子上,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捏着一把文件。

    见洛林带着德伊波勒进来,贝伦扔下酒杯跳了起来,微一弯腰,道:“大人。”

    然后看见洛林身后的德伊波勒,贝伦瞬间一愣,立刻就恢复正常,作为老情报员,贝伦的记性很好,虽然德伊波勒没有露出面容,从她的身材上贝伦就认出这是洛林金屋里藏的两娇之一。

    洛林将阿德玲和德伊波勒交给贝伦照顾,贝伦可时不时的也要去阿德玲那里看看,问问两个女孩是不是缺什么东西,有什么要求之类的,对阿德玲和德伊波勒已经是很熟悉了。

    虽然不知道洛林怎么把她带到这里来了,不过贝伦明智的没有说话。

    洛林拉着德伊波勒,指着贝伦说道:“正式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风险投资公司的总经理贝伦旗队长。”

    然后指着德伊波勒说道:“这位是德伊波勒小姐。”

    德伊波勒主动伸手和贝伦轻轻一握,道:“久仰大人威名了。”

    贝伦客气的一笑,这可是洛林的女人。

    洛林道:“德伊波勒小姐天资聪颖,愿意为我们出一份力,我想就这里的工作比较适合她。德伊波勒,你就先在这里做些省内的文案记录工作吧,要听贝伦的指导。”

    德伊波勒清脆的说了声“是”,对贝伦颔首说道:“请大人不吝教导。”

    贝伦赶忙说道:“那里,客气了。”

    洛林对贝伦说道:“给她准备一间办公室。”

    贝伦笑道:“大人,德伊波勒小姐,请跟我来。”

    贝伦带着德伊波勒来上楼上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问德伊波勒,道:“德伊波勒小姐,这里可以吗?”

    德伊波勒在办公室内走了一圈,手摸过书桌和书柜,娇笑道:“多谢贝伦大人,我很满意。”

    洛林道:“那好,你自己把屋子打扫一下,每天想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都可以,有什么事情就找我。”

    德伊波勒对洛林一弯腰,嗲声嗲气的说了声:“是……”

    洛林却被德伊波勒的样子吓的打了一个冷颤,拉着贝伦走出了屋子,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洛林略略向贝伦解释了一下德伊波勒的身份。

    贝伦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怪异起来,这比德伊波勒是洛林包*的情妇更让人震惊。

    洛林拍拍贝伦的肩膀,道:“给她找点事情做,盯好了她。”

    贝伦咧嘴一笑,兴奋的说道:“放心吧,大人。”

    德伊波勒这时候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两手握在一起支着螓首,微笑着说道:“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

    在不知不觉当中,日子过的极快。尤其是在收钱收的手发软的时候,那日子过的简直就是跟飞一样,好像一眨眼之间,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春天已经来到了,刮了一个冬天的凌厉的北风也开始渐渐地消失。

    天气渐渐的回暖,树木又开始重新吐露出新鲜的绿芽。

    在那温暖的天气里,人们缩在厚厚的冬衣当中灵魂,也舒展了开来。

    纵然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人们的心情也变的愉快了许多。行走在大街上,可以看到许多人脸上全都露着笑容。

    在这片大陆上,不管是人类,半兽人,北方的野蛮人,东方的游牧人,甚至是那些最为卑贱的,躲在泥水坑当中的溪地矮人。大家全都是松了一口气,冬天终于过去了~!

    现在又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

    在奈安行省的南方大道之上,在一队骑兵的严密护卫之下,一个不算大,但是绝对不算小的车队正缓缓地前行。

    一只燕子矫健地从那些头戴着高高的翎羽的骑兵们头上飞过,又一个侧身,绕过了一面大旗,猛然发现了什么,当即惊叫了一声,然后急忙双翅一展,直插云天,远远地逃了开去。

    让人看了,不禁有些好奇,那燕子究竟是看到了什么,会吓的如此的惶张。

    此时,一阵微风吹来,将那正迎风招展的大旗顿时侧了过来。

    只见上面绣着一只正展翅欲飞的凶猛黑鹰,那黑鹰绣的栩栩如生,大旗在见中摆动,远远望去,如同真的一般,直欲飞出。

    在那条大道上的其他行人看了这支缓慢的骑兵队伍,纷纷停下脚步,恭敬地让开了道路。

    而在此同时,在那道路两边的田野当中正在努力耕种的农夫们,不管是人类,或者是半兽人也全都停了下来,向着那一支骑兵队恭身行礼。

    因为从那面迎风飘摆的旗帜,他们就全都可以知道,那车上坐的是帝国的奈安总督,人民的保护者,洛林伯爵。

    在他的领导之下,大家这才过上了安定的日子。虽然听说他刮地皮的时候,狠了一点儿,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谁搜刮起老百姓来,不是心狠手辣的呢?

    最起码,洛林爵爷收了大家的钱之后,还给大家办一些正事。让大家有个地方住,有一口饭吃,这也就足够了。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洛林从车窗向外看着他们之时,却是格外的惆怅,将德伊波勒这个麻烦扔给了贝伦,洛林却不得不陪着几个女人走出了舒服的总督府。

    他放下了窗帘,看着坐在对面的金发美女,道:“妮可,妮可,为什么呢?咱们为什么不好好地在家里待着,非要跑出来搞什么巡查。又是灰又是土的,对皮肤很不好的。”

    旁边凯瑟琳不禁黛眉一挑,对他怒目而视。

    这时洛林接着说道:“我也就算了,要是晒伤你娇嫩的皮肤,那可就亏大了。我可是要心痛死的。”

    坐在旁边的罗琳娜听他的话,如此的肉麻,不由也是挑了挑眉头,很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但是凯瑟琳却当即怒气消了一大半,而余下的那一小半,在洛林的目光注视之下,那一小半当然也就不算什么了。

    她对着洛林嫣然一笑,然后认真地解释道:“做为总督,每年春天都要在地方上到处巡查,这是帝国的规矩。也是总督的职责。”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当总督怎么了?官大了,就不是人了吗?就是再大的官儿,那也是个人啊。喝多了也吐,挨打也痛。也有正常的需求啊~!”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这算什么破规矩啊?哪一个混蛋定的?”

    他话一出口,就感到马车里的气温骤然降了下来,几乎要到了冰点以下,而旁边罗琳娜脸上却是露出了嘲弄的笑容。

    而别一边,阿黛儿却也翻了翻白眼,一副‘我帮不了你’的表情。

    洛林顿时就觉得不好。

    果不其然,就见凯瑟琳冷哼了一声,修长如柳的黛眉几乎要立了起来,冷冷地盯着洛林,然后紧咬着银牙,轻声道:“是我曾曾曾……祖父。怎么了?你有意见?”

    洛林一滞,只得是干巴巴地笑了笑。

    而另一边坐着的希尔梅莉虽然对洛林的口不择言有些生气,但是毕竟心疼。此时急忙插口解释,道:“洛林你刚当上总督没多久,并不太了解这官场的规矩。”

    罗琳娜此时嘲弄地笑道:“他何止是不了解官场的规矩。他简直就是不了解贵族间所有的礼仪规矩,一看就是一个只会搂钱的乡巴佬。”

    洛林不禁大怒,道:“我是乡巴佬,你见过我这么有钱的乡巴佬吗?还有,你手里的红酒也别喝,那可都是我这个乡巴佬的~!”

    罗琳娜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小心眼儿。”

    然后在洛林爵爷的注视之下,将自己手中注满了红酒的玻璃酒杯端了起来,紧接着,优雅地……优雅地一饮而尽。

    她喝完之后,还赞赏地叹了一口气,道:“这酒真不错。不愧是五千金币一瓶的皇家西撒红酒。来再给我倒一些。”

    旁边薇拉看了,很是为难,但是最后还是辛苦地忍着笑意,拿起了酒瓶,然后又给她倒了一杯。

    罗琳娜假装没有到洛林的目光,将酒杯举起来,放在窗**进来阳光之下,认真地看着那玻璃杯中,红酒的色泽,然后道:“这可真的是好酒啊。纵然是我家里,也没有这么好的酒。也不知道某人究竟是贪了多少钱,是不是要写一封信,让帝国检查部派人来好好地检查检查~!”

    洛林当下气的直哼哼,心中暗道:我真是嘴贱,没事儿惹她干什么~!

    当下一转头,看着窗外。

    希尔梅莉娅又接回原来的话题,接着道:“做为一名地方行政长官,巡查各地,探访民情。看地下的百姓究竟有没有什么冤情。帮助百姓申冤。这是每一个行政主官都要做的。

    这不仅仅是在茹曼,在阿尔摩哈德,在帕提亚,在其他各个帝国也全都是这样做的。

    只有这样,才可以避免了行政首长被下面的官员给欺骗蒙蔽。”

    此时罗琳娜插言进来,毫不客气地道:“你以为当官儿,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喝喝茶聊聊天,再不然和女秘书调**……”

    洛林当下大怒,恶狠狠地瞪着她道:“你少跟我提女秘书的事情,你要是再敢跟我说和女秘书**,信不信我跟你拼了~!”

    旁边众女立时全都赧然,关于女秘书的事情,可全都是她们干出来的。现在谁不知道奈安的三大丑。海里的乌贼、街上的狗,再有就是总督府的女秘书。

    只有薇拉仍然是懵懂无知,张大了自己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众人的表情,感到很是奇怪,不由歪起了头来。

    凯瑟琳当下轻咳了一声,岔开了话题,接着希尔梅莉娅的话,继续说道:“这主要就是为了避免底下的官员们徇私枉法,欺压百姓。平时你可以躲在总督府当中,但是如果这个时候不出来巡查一番,一旦有冤案在你的治下发生。到时候,人家要是告进了茹曼城,告进了大法院,那可是要追究你的连带责任的。”

    洛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官儿还有这么一说。怪不得他那地方当县官儿什么的,一下乡就是让衙役们又是鸣锣开道,又是拉警笛什么的,原来就是为了避免那些老百姓们不长眼睛,跑去告状啊~!

    他想了一下,然后道:“万一要是那些老百姓们有了冤情,但是看到咱们却忍了下来,怎么办?”

    凯瑟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有冤情,还忍下来。他们看到咱们来巡查,为什么还要忍下来。要是真的是这样……”

    她的秀眸一眯,眼中闪过了一丝厉色,道:“要是真的是这样,那就是他们活该。连争取一下都不知道的人,那就是全死光了也活该~!”

    洛林不禁一滞。看着她娇躯一震,狂散王者霸气。最后觉的实在没有力气,道:“好了,我知道了。这总行了吧。”

    说着,一抬手,放下了窗帘,然后拉过了薇拉,让她坐好之后。自己一侧身,躺在了长长的沙发上面,然后脑袋枕在她的大腿上面,又蹭了几下,找一个最舒服的位置,就要睡觉。

    这时阿黛儿也是凑了过来,像个狐狸精一样,笑眯眯地道:“好了,洛林,你也不用这么消沉,咱们下来巡查也不光是干这件事情。”

    “不光是干这件事情?那还有什么事情可干的?”洛林说到这里,突然眼前一亮,来了精神。

    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下来,道:“黛儿,难道你是终于想通了,想要一起玩车震?这怎么可以了。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而且这么多人,会教坏小孩子的。不……不行的了。真……真的不行的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