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三角贸易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六十九章三角贸易(万字到,求票)

    草原上,人命极贱。

    今年来个旱灾。就死一大片的人。

    明天来一群狼,又是死不少的人。

    到了后天流行病再起来,哗哗的,又是死一大片的人。

    而且物资极其的匮乏,虽然草原上不缺宝石之类的矿产,但是那玩意能吃吗?能做饭吗?能填饱肚子吗?

    许多家庭有一口铁锅,那就是大财主了。更别提做帐篷用的木料,甚至他们连燃料这些东西都缺。

    毫不夸张地讲,大家全都是指着牛粪过日子的。

    这听起来好像有些好笑,但是当面对它的时候,你却会发现那是一种残酷的事实。

    不管是春夏秋冬,把那些牛只拉出的、满是草根的大便,就用手捡到自己的筐里面。回家之后,糊到墙上,晾干。等做饭的时候,把那些牛粪扔火里面做燃料。

    有时候,为了争抢一块刚被牛拉出来的,热腾腾的牛粪,人们甚至是能打起来。

    但是纵然是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这些半兽人们仍然是坚强地在这里生存下来,原因无它。

    苛政猛于虎也~!

    在这片大草原上。他们还能生存下去。而去了别的地方,他们就只能是当奴隶,像条狗一样过活。

    而自从洛林爵爷当上了奈安总督,第一件事情就是带着手下的那一帮小弟们,‘打击豪强,抄人家产’……呃,严格执行帝国‘废奴’法案。彰显人类的文明之光。

    由于措施得力,所有的半兽人奴隶全都得到了释放。到了后来,更是有部族千里来投。

    再后来,那些半兽人当中,有着远见目光的英明领袖们敏锐地觉察到了这其中的危险性。

    现在可没有万里长城,柏林墙,以及隔离墙之类可以将人们完全封锁住的东西。老百姓们也不用签证,可以随便到处乱跑。

    这些英明的领袖们清楚地知道那些手下们全都是墙头草的德性,

    如果人族那边废除了对于半兽人的苛政,可以让他们过的好一点儿。那帮不知道一点儿感恩的家伙知道了以后,他们还不得全都跑光了?

    这以后大家手底下没了小弟,还当个屁的老大。捡牛粪都要自己动手了。

    没有了手下,没有可以供自己剥削吸血的百姓,自己也就没有人供养了,那自己娶的那么多的小老婆怎么养活?

    到时候,她们还不得跟着别人私奔,也全都跑光了?

    因此上,或是出于自觉,或是出于本能。他们聚在了一起,向着人族发动猛攻~!

    希望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这种对于他们的统治来讲。绝对致命的危胁扼杀在荫芽当中。

    数以万计的半兽人在他们的鼓动之下,如蝗虫一般向着人族发起了疯狂的进攻。

    如果换一个人做为人族的指挥官的话,说不定他们还真的就成功了。

    但是那个人却是洛林。

    在他的指挥之下,只用了区区数支军团,就将敌人尽数全歼,只余下数万余的半兽人仓皇南逃而去。

    一举解除了困扰帝国二百余年的半兽人的疯狂侵袭。

    从此之后半兽人再也没有力量北侵,而且相反的是,他们也无力抵抗帝国对他们的逐步蚕食并吞。

    而经此一役,‘飞鹰战神’之名也是不胫而走,响彻了整个大地。

    洛林也因此一战,济身于这个世界上绝少的名将之列。

    而这个荣誉,也使的他那个便宜老丈人儒略大公极为光火。

    因为这老家伙到了现在还在费着劲的折腾,带着手下的小弟们今天砸这个场子,明天踹那一家的大门,后天再挑了某一家的夜总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有一天也能在那当中混一个位置。

    草原上的部族经此一役,丧失了大部分的青壮劳动力,元气大伤。人们的生活也就更加艰难起来。

    在以前,他们嫁女儿,还要上三五块的盐巴。一口铁锅之类的当做聘礼。

    而现在由于青壮年男性的缺失,男女比例严重失调。

    由于巨大的刚需市场的存在,使的那些位于传说当中的人类社会生物链顶端的终级生物——丈母娘们不仅不能推高房价,甚至是不得不大幅地降低了标准。

    那些家伙们在娶妻的时候甚至是反了过来。变的相当的挑剔,向人家要陪嫁,没个三五十只羊什么的,还不娶了。

    这还不算,而且小老婆,小小老婆,二奶什么的,一个也不能少。

    大家一个个全都是幸福的像傻子一样,在这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当中,每天都过着阳光灿烂的日子。

    但是不管怎么说,因为这一次的战败,绝大多数的半兽人的日子也就更加难熬了。

    那些正当壮年的男人们力战死了。家里的贮存的,用来度过冬天粮食也被那帮举着飞鹰旗的可怕的骑兵给烧的差不多了。

    现在又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几乎家家都没有余粮,甚至是陷入了饥荒当中。有些人家甚至两天只吃一顿干饭,其余的全都是拿骨头,草根,加些白水之类,烧开了自己骗自己。

    这边灌了一肚子,那边一泡尿下去,就又全没了。

    家里的那些个小崽子们一个个饿的嗷嗷直叫,全都是发育不良。走起路来都打晃。

    而草原上的狼群因为这个冬天也是无处觅食,已经开始大着胆子向他们这边不住地试探。发现他们的力量软弱之后,那些恶狼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起来,大白天的,就敢在营地周围转悠。

    时不时的。在那营地当中,就会传来嘶心裂肺的哭泣声。

    不用问,一准就又是谁家的孩子顽皮,出去玩耍,结果到了夜里都没有回来,到第二天再出去找,只是发现了被狼拖走的痕迹。再要么就是找到一只鞋,半只脚什么的。

    到后来,那些原本投靠了洛林的半兽人们为了招工,趁机跑了过来。这些位大爷们跟在洛林爵爷的屁股后面,可是混的风声水起。

    不说别的,光是那大爪子伸开,十个手指头,每一个指节都带着一个大大的戒指,张嘴一笑,再露出满嘴黄澄澄、金灿灿的大金牙。

    当下就把那些个乡巴佬们羡慕的眼珠子都掉了一地。

    更何况这些位大爷们极其豪爽,一袋袋雪白雪白的,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盐,随手就扔了出去。

    不说别的,就是当初刚需不是那么旺盛,很多人娶不上媳妇的时候,那一袋盐在草原上也值好几个老婆的。

    再加上,那些家伙们跟在洛林手下。耳濡目染之下,顺嘴胡吹起来,也是极其的厉害。一说现在的奈安,简直就是遍地的黄金。

    虽然现在茹曼帝国奈安堂的堂主洛林那个超红打手,双花红棍坐镇,但是只要是不惹着他,不去抢他的东西。只是老老实实地干活赚钱,那还是可以的。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大把大把的发财机会。

    不说别人,就看我吧?当初在草原上,不就是一个小瘪三吗?但是现在也是成功人士了。天天都是法拉力的马车坐着。OOXX的美酒喝着。

    另外还有好几个老婆一起服侍着……

    什么?

    最后一项你们不在意,那好吧。

    不过在那里,因为当初打仗的关系,好多半兽人当了俘虏,他们可都没有老婆的。一个个年青力壮的,而且还过了这么久的苦日子,就是看到母猪也当貂小蝉。

    这样一来,别说是年青人了,就连丈母娘也是有些心动了。女儿眼看就长大了,要是再嫁不出去变剩女,以后一出门,就要被人戳脊梁骨了。

    可是自己又没有能力去置办那么多嫁妆。没有嫁妆就没有要。再没有人要,说不得就要变成传说中的剩斗士了。

    这要是去了北方,那边的半兽人也挺多的。

    到时候,别说是还按了以前的老规矩,给自己再送聘礼,哪怕是对方向自己少要一些嫁妆,自己也不用这么为难,再稍稍攒一些,说不定就足够了。

    部落里的男女老幼们一个个当即就鼓动的蠢蠢欲动,甚至是为了避免麻烦,悄悄地举族北迁。

    多列塔也不例外,为了让自己的部落北迁,也是鼓动起了三寸不烂之舌,好一顿的猛吹。

    为了证明自己的实话,族长大人也是将自己带来的食盐,一个劲地散发。唬得那些半兽人们全都是一愣一愣的。

    多列塔族长将一包盐随手扔给了旁边一名半兽人老者,道:“拿好。使劲吃,不够的话再来~!”

    那老头看着手中的被纸包的严严实实的盐包,却不由一个劲地发愣。心中很是奇怪,这是盐吗?怎么看着灰不了几的。跟个皮子差不多。

    他犹豫着伸出舌头,想要舔上一舔。

    多列塔族长当下大笑了起来,伸手从那人的手中夺过了盐包,然后熟练地一撕纸包口,当即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食盐。

    他将盐包举过了头顶,道:“看到了没有?是这样吃的。用的时候撒上一些就行了。”

    那老者看着那盐,不由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惊呼道:“天啊,我的大神,这是盐吗?怎么这么白啊?是不是真的能吃啊?”

    多列塔当下大怒,怒声骂道:“真是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

    说着,抬手就拉过了那老头儿,然后用左手一掐对方的脖子,那人当即张大了嘴巴。

    多列塔毫不犹豫,抬手一翻,就将那包盐倒进了那人的嘴里。

    那人顿时就被盐给感得直翻白眼,双手卡住了自己的脖子,不住地咳嗽。

    多列塔松开了手,然后将那盐包扔在了一边,哈哈大笑,道:“怎么样,咸吧?这可是上等的盐。”

    那人连滚带爬地跑到一边,然后抄起了放在一边的水壶,狠灌了一通。终于缓过了气来,这才道:“咸,咸。真的是很咸,我……我活了大半辈子,没想到居然能吃上这么好的盐。值了,真的是值了。”

    众人看了那撒了一地白花花的盐,不由全都是一脸的可惜。

    多列塔呲牙咧嘴地笑了起来,道:“这算个屁啊~!跟着我,以后还有更好的日子可过呢。”

    说着,一抬头,看着旁边畏畏缩缩,但是却又充满了好奇的众人,道:“来,都来。一家一包,大家尽可以使劲地吃。”

    众人这才小心地走上前去,从多列塔的手中接过了盐包。

    他们捧着那以前从未见过的,白花花的食盐,激动的热泪盈眶。然后对着多列塔一阵千恩万谢。

    而族长老婆在旁边看了,当即就冲淡了心头重逢的喜悦,心痛的在旁边不诠地咬牙切齿。

    多列塔族长以前可是个怕老婆的,但是此时却是毫不在意,仍然是一个劲地向着大家散发,可谓是豪气干云,义薄云天。

    众人在感激之下,不住地大拍马屁。一时间颂词如潮。

    多列塔将分盐的工作交给了旁人,然后自己坐到了一边,一转眼,看到族中的那些个小崽子们全都是躲在大人们的身后,向着这边不住地探头探脑,很是好奇。

    多列塔当下心中一动,又抄起了旁边另一种更小包的东西,向着那些孩子们招手,道:“都过来。尝尝这个。”

    小孩子们胆大,好奇心强,当下就跑了过去。

    多列塔将手中的小包撕开,然后熟练地捏住了其中一个孩子的鼻子。

    那孩子不由自主地一张嘴,多列塔就将手中的东西倒进了那孩子的嘴里。然后这才松开。

    那孩子赶紧跑到了一边。

    有家长看了,心痛不己,又不敢对着族长说什么,只得急忙拿起了水壶,就要给那孩子灌过去。道:“小心咸着了,赶快漱漱口。”

    但是却见那孩子咂了咂嘴,也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高声大叫道:“甜的,甜的。很甜很甜的东西。真的很好吃~!”

    众人不由又是一阵惊奇。

    多列塔当下一脸鄙夷,道:“这是糖。这在奈安可是很多很多的,许多的小孩子都把这个当零食吃。”

    ‘零食?’这可是半兽人们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词,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多列塔当下道:“零食就是大家没事,哄孩子吃着玩的。”

    众人不禁大惊。

    用吃的东西哄孩子?而且还是没事的时候,随便吃的?

    这怎么可能啊?现在大家可是数着饭粒下锅,都不敢饱着吃。

    在此同时,他们不禁对奈安更增添了一丝向往。

    多列塔看着一众傻头傻脑的族人,当下不屑地道:“一帮没见识的东西~!”

    说着,一探手,又捏起了旁边另一个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孩子,就将那糖倒进了他的嘴里。

    那孩子当下也是一阵惊喜的大叫。

    看到这里,其余的孩子也是坐不住了,全都围在了多列塔的身边,眼巴巴地看着那个族长,希望他也能将那糖倒进自己的嘴里。

    多列塔不禁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全然没有发现老婆的脸更是黑了下来。

    其余的众人看了,却全都知道那位太上族长已经到了发飙的边缘。当即全都是小心翼翼,领了东西之后,立刻就远远地躲开。

    多列塔给众人发完了盐,又拿出了十多包的糖,给那些孩子分完之后,这才向着众人道:“我这次回来,就是带大家去享福的。不过谁要是不想去呢,我也不勉强,给大家一天的时间,好好地想一下。

    不过我预先说明啊,明天就得要回去,现在那边大把的赚钱机会。只要是干活,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但是要是去的晚了恐怕就被别人给抢了。好了,今天大家都回去吧。”

    众人听了,当下又是一阵千恩万谢,然后这才各自转回自己的帐篷。

    这一件事情,他们可也得要好好地思量一下才行。

    不过由于多列塔的归来,大家得到了亲人的消息,营地当中一扫往日的颓废,甚至有些欢乐了起来。

    中间不乏有拿了糖的孩子在营里当中疯跑大叫,但是大人们也无心去管他们了。也不乏有人偷偷从孩子的手里拿过糖来,尝上一尝。发现那东西可真是甜啊~!

    真的跟那个老头儿说的,这辈子有这些东西吃,说不定就是已经值了……

    多列塔等众人全都走了之后,这才转回身看着自己的老婆,好像是没有看到老婆铁青的脸色一般,道:“家里的,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屁股是不是还跟以前的一样大?”

    说着,伸了大爪子就要去摸。但是随即就被那婆娘给拍了开去。

    族长夫人怒声喝道:“你疯了~!又是盐,又是糖的,那些东西得值多少钱啊?你就把它随随便便地送出去~!”

    多列塔当下撇了撇嘴,道:“知道个球~!这些东西在奈安那边,一个铜板就可以买很多。全都是便宜货。我挑个最瘦的羊糕卖了,就够咱们全家人吃半年的。”

    族长夫人听了,这才气消。但是却仍然道:“就是那样,你也不能白送啊。”

    多列塔大大咧咧地一挥手,道:“女人家家的毛长见识短,我要是把大家全都带到奈安去,我就是包工头了。多一个人干活,就相当于咱们一年就多了好几十只羊。这个帐,你还算不出来吗?”

    由于资本的趋利性,这些家伙们虽然并不是太有商业天赋,但是出于本能,在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完整地发展出了类似于当年丧尽天良的黑奴贸易时最为著名,也是最为成功的黑三角贸易。

    这些痞子们在奈安买一些便宜的食盐,糖,以及铁器,然后将它们送到大草原上,从那里骗来了大批的人口,将他们送到奈安的各个农场,工厂等地,从中间赚取佣金,然后再购买那些便宜的商品,再到大草原上骗人。

    族长夫人听了,当下全身一震,狂散黄世仁、南霸天等著名成功人士的王霸之气,断然地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你是族长,把大家全带走不就行了。我就不信,你说的话,他们敢不听。谁敢不听。往死里收拾他~!”

    多列塔顿时大怒,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道:“我先收拾了你~!”

    他顿了一下,看着自己老婆惊愕而愤怒的表情,不由心里咯噔了一下,当即触发了‘怕老婆‘这一项被动技能,语气软了下来,道:“今时已经不同往日了。这世界已经改了。在以前咱们可以这么干,但是现在有老大了。

    洛林伯爵,你知道吧?”

    那婆娘一听他提那个名字,当即想起了当初在草原上烧杀抢掠,如同恶鬼一样的骠骑兵们,脸上一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连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连连地点头。

    多列塔道:“我可是亲眼见过他,就用我这双眼睛。

    别看人们都把他传的,像一个杀人狂一样。但是其实他是最讲道理的。对所有人全都一视同仁。公平公正。绝对不会有一丝的偏袒。”

    那婆娘当下一惊,道:“对……所有人。那……那不就是跟斯通恩大神一样。”

    多列塔道:“要是咱们用强对待别人,那他也会同样对待咱们的。临来之前,已经有人提前警告过了,只能是用自愿的原则。

    要是人家不愿意去,结果被咱们强拉去了。到以后,出了事情,像是逃跑了,杀人了之类的,咱们可是也要负连带责任的。”

    那婆娘顿时说不出话来,但是却又不甘心权力就此失落,过了半天之后,这才道:“那咱们也太亏了。”

    多列塔道:“亏个毛,说你个傻老娘们,你还真是一个傻老娘们。别人不用再担心受咱们的欺负,那咱们不就也不用再担心受别人的欺负?凡事都有洛林爵爷给咱们做主。到时候只要顾着赚钱就行了。

    当个破族长算个屁啊。人家那里一个农夫过的都比咱们舒服。你愿意在这里当个穷的丁当响的族长老婆,还是要去奈安那边过个整天衣食无忧的日子。

    而且还有漂亮的衣服,首饰……不光是这些,那里的蛋糕,点心。牛肉,羊肉,大米。这些全都是随便的吃~!

    要是能混的好,咱们家的那几个小崽子以后也不用再放羊了,更不用再捡牛粪过日子了,说不定还可以进到那位爵爷手底下当官儿~!再怎么样,也不比这里强上一万倍?”

    那婆娘没想到多列塔居然还替孩子们打算好了,当下惊喜地叫了起来:“当,当官儿……”

    她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是却也明白,是在那个爵爷手底下干活,到时候,大大的优差,那一定是错不了的~!

    这时,多列塔再将那大爪子伸过来之时,她也是没有再拒绝,假装无力,一下子没站稳,倒在了他的怀里……

    第二天一大早,多列塔穿好了衣服,从自己的帐篷当中钻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当即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整个营地里的人已经全都收拾好了行装,已经站在营地中间的空地当中,静静地等着他了。

    多列塔看了,当下也不多说,将自己的婆娘也叫了起来,匆匆地收拾了一下,然后带着值钱的家当,领着一众族人向着北方而去。

    在不知不觉间,那星星湖畔,又少了一个部落。

    多列塔带着众人一路晓行夜宿,向着北方而去。

    因为刚刚经历了战争,在这一路之上,并没有碰到什么人。行程极其的顺利。

    他们一直来到了奈安的边境线上,这才遇到了一支巡查的骑兵小队。

    那些族人看到骑兵高举着的飞鹰战旗,不禁一阵的惊恐。当初那支骠骑已经杀得他们心胆欲裂,将恐惧植根在每一个人的心底。

    多列塔却是毫不慌张,张开双手,迎了上去。

    他和那骑兵队长说了几句,以掏出了洛林爵爷亲笔签下的命令,给那队长看了。

    那队长这些时日没见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一检查清楚之后,也不刁难。当下放行。又交待了多列塔一定要先去移民局报个到。然后就带着手下,纵马呼啸而去。

    多列塔带着众人按着那军官的指点,越过了边境线,来到了一处接待站,然后在那工作人员的帮助之下,替自己的族人做好了登记。

    由于当中许多半兽人都没有名字,中间少不得又麻烦了那些人给他们起上一个。闹了大半天,这才搞定。

    那些半兽人每一个手中都拿上了一个临时的签证,在今后几年当中,如果一直没有犯罪记录,而且交税情况完好的话,他们就会再换上一个绿卡,成为一个正式的茹曼帝国的百姓。

    这些半兽人却并不知道这些,只是牢记着要拿好了那张纸片,用那个可以在那招待所中,换上一大碗香喷喷的饭菜,而且全都是管饱管够。

    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足够了。

    而且在以后,他们还将和自己的亲人重逢,然后一起生活下去。纵然这当中还要面对许多的困难,但是再怎么样,也比在那个大草原上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要强上许多。

    *****************

    在这个大开发的时期,不管是半兽人,还是人类,这些百姓们每天都在努力地工作。

    洛林却是打着工作的旗号溜进了风险投资公司的总部,给贝伦交代一声,让他给自己打好掩护,然后才会悄悄的赶往阿德玲和德伊波勒住的地方。

    知道自己家里的几个女孩,除了薇拉是个实心眼的傻丫头之外,另几个一个比一个聪明,每次去见阿德玲和德伊波勒,洛林总是提前将准备工夫做足了。

    不然以阿黛儿、凯瑟琳和罗琳娜察言观色的功夫,可是很容易露馅的,希尔梅莉娅虽然心眼也很实在,但在枫叶丹林和那群调皮捣蛋的学生们斗了很多年了,眼光也毒着那。

    阿德玲住的这个院子,在初春时节已经繁花似锦,从大门直到住宅,一路上两边盛开的鲜花。

    洛林看到她们两个的时候,阿德玲和德伊波勒都一身长裙,正蹲在花丛边剪枝。

    阿德玲是一身火红,正好映衬着她英气勃勃的气质,露出女性少有的飒爽的美感。

    德伊波勒的长裙则是略显暗淡的紫色,配上她病美人一般的慵懒和柔软,还有那一头长发,在娇艳妩媚中带着神秘的气质,就如这个女人的身份一样。

    德伊波勒现在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只是大伤之后一直很虚弱,还困在这个住宅里面,在加上心里一直心事重重,体质很虚,多走两步都会气喘吁吁,看起来很娇柔无力。

    阿德玲对洛林的脚步声已经很是熟悉了,怀里抱着一大把花束,欢快的从地上跳起来,快走两步迎向洛林。

    绝美的容颜配上怒放的花朵,阿德玲看起来仿佛如同从画中走出的神仙人物一样。

    阿德玲走到洛林跟前,小手勾住洛林的手,笑道:“你来了。”

    洛林握紧阿德玲的手,道:“小心刺手,交给他们来做就行了。”

    阿德玲微笑着摇摇头,道:“没关系,反正我和德伊波勒也没什么事可作。”

    洛林接过阿德玲手里的花束,一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拉近自己的怀里,在阿德玲光洁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歉然的说道:“最近街面上不平静,满大街都是红衣主教,没办法带你们出去了。”

    阿德玲抬手抚摸着洛林的面颊,大眼睛痴痴的看着洛林,然后踮起脚尖在洛林的嘴唇上啄了一下,道:“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就是辛苦你了。”

    德伊波勒在阿德玲的身后,目光复杂的看着洛林和阿德玲在一起缠绵,尖尖的脸上表情凝重,紧紧的咬着嘴唇。

    一吻之后,阿德玲推开洛林,拉着洛林的手走向住宅。

    等洛林走过德伊波勒身边的时候,这个小妞白了洛林一眼,重重的“哼”了一声,高傲的一仰头,转到一边去了。

    洛林看着德伊波勒像个被宠坏了的小公主一样的表情,感到十分好笑,心里暗道:要不是阿德玲罩着你,早就把你抓过来打屁股了。

    阿德玲拉着洛林走进室内,将剪下来的花束插进花瓶里面,然后拉着洛林的双手坐了下来。

    洛林感到今天的阿德玲和平常的不太一样,好像特别的粘自己,洛林心里有些纳罕。

    德伊波勒也跟着走了进来,嫌恶的看了一眼和阿德玲紧挨着坐在一起的洛林,也将手里的花擦进花瓶,还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

    阿德玲对德伊波勒招招手,道:“德伊波勒,过来。”

    仿佛走进了洛林就浑身不自在一样,德伊波勒说了一句“干嘛?”

    然后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到阿德玲跟前,不情不愿的做到阿德玲的另一边,撅着鲜红的小嘴,目光向前,就是不看洛林。

    阿德玲对洛林歉然的笑了笑,握紧了洛林的手,洛林摇摇头,示意自己不会和德伊波勒一般见识。

    阿德玲沉吟了一会,突然说道:“我要走了。”

    洛林和德伊波勒同时一愣,都定定的看着阿德玲。

    阿德玲看着洛林呆滞的表情,心里说不出的甜蜜,暗道:这个呆子还是很在乎我的。

    然后柔软的小手拍拍的洛林的脸颊,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瞧你那傻样。”

    洛林道:“怎么突然就说要走了?”

    德伊波勒也紧紧的抓住阿德玲的胳膊,一脸紧张的看着阿德玲,看那样子,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阿德玲道:“我出来太久了,再不回去他们该起疑心了。”

    洛林心里算了一下,阿德玲带着德伊波勒跟随着自己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了,每天都来着这里看上阿德玲和德伊波勒一样,不知不觉已经成了洛林的习惯。

    洛林默然的看着阿德玲,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阿德玲分别抓住洛林和德伊波勒的手,笑道:“你们不用这样,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回去打个招呼,一有机会我就回来这里看你们的。”

    洛林心里也清楚,总会有这一天,阿德玲迟早还是要回去的,道:“那就好,不过出来这么久,回去是不是不好交代,需不需要我做些什么?”

    阿德玲道:“放心吧,没问题的,我经常在外面一跑就是好几个月。”

    然后阿德玲看着德伊波勒说道:“德伊波勒,我走了以后要照顾好自己,族里有新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带回来的。”

    德伊波勒眼里泛着泪光,“嗯”了一声点点头,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阿德玲抓住洛林和德伊波勒的手,将两人的手放在一起,洛林自然明白阿德玲的意思,毫不客气的握上了德伊波勒的小手,德伊波勒手臂一颤,躲了一下,不过还是伸手和洛林握在一起。

    这是洛林第一次握上德伊波勒的手,她的手掌冰凉,手指纤细,不用力都能感觉到手上的骨节,手上的皮肤却异常的光滑,就像是用玉石雕成的一样。

    德伊波勒在握上洛林的手后,不情愿的一撅嘴,给了洛林一个白眼,说道:“你别想歪了啊。”

    洛林早就对德伊波勒的态度免疫了,和阿德玲相视一笑。

    阿德玲道:“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洛林,我把德伊波勒交给你了。”

    洛林郑重的说道:“你尽管放心,在我这里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到她。”

    阿德玲点点头,转身对德伊波勒说道:“你要好好的,不要和洛林再斗气了。”

    德伊波勒看着阿德玲明亮的大眼睛,虽然还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还是说道:“知道了,放心吧。”

    阿德玲拍拍两人握住的手,道:“那我就放心了。”

    德伊波勒再怎么不情愿,也知道自己该消失了,张开双臂抱紧了阿德玲,道:“你也要小心啊。还有,别被这个小子占了便宜。”

    阿德玲拍拍德伊波勒的背,笑道:“放心吧,我可比你会照顾自己。”

    德伊波勒站起来,道:“我先去休息一会。”

    然后警告性的瞪了洛林一眼。

    等德伊波勒窈窕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阿德玲扑到洛林怀里,双臂缠上洛林的脖子,主动的贴上去,忘情的和洛林热吻起来。

    洛林一边和阿德玲口舌交缠,一边环住阿德玲的腰,将她抱的紧紧的,阿德玲越来越无力,洛林压着她慢慢的软倒在沙发上。

    一直到两人都快喘不上气来,洛林和阿德玲才依依不舍的分开,阿德玲因为激动脸蛋变的又红又烫,洛林看到阿德玲红红的眼睛里,两行清泪慢慢流了下来。

    洛林轻抚着阿德玲的头发,道:“我真舍不得你走。”

    阿德玲乖巧的“嗯”了一声,轻柔的说道:“我也舍不得你。在这里的两个月,是我从小到大过的最幸福的日子。”

    洛林在心底叹了一口气,阿德玲毕竟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这个像夜精灵一样的女人,有她自己必须要去的地方。

    洛林道:“会有那么一天,你哪都不用去,只需要静静的陪在我身边。”

    阿德玲看着洛林的眼睛,道:“我相信。”

    然后阿德玲推推洛林,拉着洛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牵着洛林的手,道:“我不在了,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不许欺负德伊波勒。当然如果是她自愿的那就算了。”

    洛林“啊”了一声,然后撇撇嘴,道:“怎么可能?那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阿德玲笑道:“和她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德伊波勒其实很可爱的。”

    洛林一耸肩心里暗道:那个小妞是挺妖的,但可爱就谈不上了。

    对德伊波勒这位大脾气的小姐,洛林还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论长相,德伊波勒很漂亮,可洛林家里哪一个都不比她差,论性格,德伊波勒是个小辣椒,洛林可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

    阿德玲笑着摇摇头,道:“德伊波勒是耐不住寂寞的人,你帮忙给她找点事情做吧,要不然她会憋坏的。”

    洛林道:“好,你放心吧。”

    阿德玲又抱紧洛林,和洛林深吻在一起,之后小嘴凑到洛林的耳边,轻声说道:“闭上眼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