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大杀四方(万字,求月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六十八章大杀四方(万字,求月票)

    雷欧得了洛林的点拨。知道接下去又能收礼收到手软了,心里自然是乐开了花。

    前一段时间只能收那些有条子的人的孝敬,这些没条子都被洛林给晾那了,看着这些人每天都捧着大包小包的上门,却只能让外面门房给挡住,看到吃不到,雷欧不知道有多心疼。

    雷欧暗自激动,心道:现在,终于又可以大杀四方了。

    三步并作两步,一溜小跑的赶往飞鹰公司的总部的,进了总部的门,雷欧就嘈嘈道:“今天有没有来走本总裁门路的?”

    一个经理恭敬的站着说道:“回总裁,今天有两个地区商业合作人求见总裁。不过都拦下了。”

    “人走了吗?”雷欧问道。

    “还没有,一直在休息室等着那。”

    雷欧一敲手心,道:“好,这是送上门的大鱼。”

    然后拿出总裁的风范,交待经理道:“让他们来见我。”

    赫曼和阿德拉斯都是和飞鹰集团有商业合作的贵族,飞鹰集团在各地都有一大批原材料供应商和分销商,这两人正是其中的一员。

    这两人都算不上是大贵族,要不然也不会全力投入到商业上面,两人所在的地方是茹曼帝国的中心地区。权贵林立,两个人虽然有钱,势力却很难扩大。

    此次的抢地风潮,这两人也不远千里的来到了奈德尔城,想着如果弄买下几千亩地,评他们的财力建个庄园不成问题,手里捏着大宗土地,心里才会安心。

    因为听说土地发卖是由飞鹰集团全权负责,因为和飞鹰集团的合作,这两人就将关系走到了雷欧这里,不过雷欧也不是那么好见的,这两人都是地区级的合作伙伴,平常和他们打交道的都是飞鹰公司分公司的经理,为了见雷欧总裁这两人已经跑了好几趟了。

    此刻一个大妈级别的女秘书走进来通知他们,雷欧总裁准备接见他们,这两个人是喜出望外,连大妈那张胖乎乎的圆脸在他们眼里都变成了绝色。

    所有人都知道一个事实,不管是奈安的总督府还是飞鹰集团的总部,都不会雇佣年轻漂亮的女秘书。

    下面分公司的经理可以堂而皇之的大玩办公室动作片,但洛林和雷欧的跟前却只有一群更年期的大妈们。

    当然,谁都知道,这是为了咱们总督(董事长)好。

    雷欧坐在自己那间极富特色的豪华办公室里面,绷着小脸,拿出总裁的气派,看着走进了的赫曼和阿德拉斯。

    两人走进雷欧的办公室,看到靠着墙壁的架子上面,摆了满满的模型和玩具。即便是个不懂行的人,也能看的出来这些东西皆非凡品。

    这两人心里暗呼侥幸,幸好上下打点的得力,打探出了雷欧的喜好,选对了礼品,不然送上一般的东西,还不一定能打动的了雷欧。

    两人和飞鹰集团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都知道想拍的雷欧高兴,不能叫殿下,得叫总裁。

    等两人说着“见过总裁”向雷欧施礼之后,看着两人手上捧着的特大号的礼盒,雷欧的小脸上才露出一点笑意。

    雷欧将洛林的作派学了个十足,大大咧咧的说道:“自我介绍一下吧。”

    赫曼赶忙又一躬身,道:“回总裁,在下路德,赫曼,我是咱们集团在大首都区的木材供应商。”

    阿德拉斯也跟着说道:“佐格,阿德拉斯见过总裁殿下,开了家铜矿,承蒙总裁的集团提携,才能生存的下去。”

    “哦”雷欧。道:“赫曼,阿德拉斯,是吧,有点印象,”

    然后一指对面的椅子,道:“坐吧。你们两个,大老远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其实雷欧根本没听说过这两个人,只是看在他们两手上大盒子的份上说句好话。

    不过赫曼和阿德拉斯听雷欧这么说,都是喜不自胜。

    赫曼赶忙说道:“自然是来求见总裁您的,知道总裁您什么都不缺,一点小玩意。”

    说着赫曼站起来将手里的盒子放到雷欧的桌子上,阿德拉斯也赶忙站起来,道:“我也一样,请总裁笑纳。”

    雷欧咧着嘴笑道:“好,好,笑纳了,笑纳了。”

    当着两人的面毫不客气的三两下将包装的缎带撕开,小手一掀将盒子打开,只见一个里面装的是一套怪兽的玩偶,组装的十分精巧,各个肢体都能活动,可以摆出各种姿势。

    雷欧拿在手里摆弄了两下,喜笑颜开的说道:“好,好。”

    打开另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个金盘,搁在一个银制的托架上面,金盘的中心有用各种贵金属和宝石拼成的飞鹰公司的标志,异常的华丽,在光线的照射下。反射出七彩的光芒,而且分量十足,十分趁手,一看就是个很不错的摆件。

    雷欧心里暗爽,按照那几个女人脾气,这两件都是她们都是不会喜欢的,这就意味着都归自己了。

    雷欧摆弄下手里的玩偶,又抱着金盘掂了掂,自己先玩了半天,才说道:“不错,不错。你们两个有心了,来人,给总裁我把东西收起来。”

    在雷欧身后的侍卫走上了,小心翼翼的将两件东西从桌子上抱走,雷欧指挥着侍卫,道:“就摆到右面的架子上,对对,就那。唉……看来柜子不够用了。记住,明天再去定个特大号的。”

    “是,”侍卫答应一声,看着摆了满屋子的模型和玩具,心里暗道:再弄个柜子来,哪还有地方可放啊。

    雷欧刚还咧着嘴笑得开心。然后看到赫曼和阿德拉斯微笑的表情,雷欧心里记起洛林收礼时候一本正经的样子,赶忙一敛容,吭吭的咳嗽两声,一挺胸坐直了身体,正色说道:“有什么事,你们就说吧。”

    阿德拉斯和赫曼对视了一眼后说道:“总裁殿下,有您的飞鹰集团提携,那真是没得说,挣钱是哗哗的,咱们的产业一年就扩大了一倍。这不,手里有点余钱了吗,就想投资点保值的东西,比如……就这个土地了什么的,老话说的,手里有地,心里不慌不是吗,听着咱们集团在做地产生意,我们就想求着总裁您,能不能……”

    雷欧“哦”了一声,然后看向赫曼,问道:“你那?你是为什么来的?”

    赫曼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回总裁,我的想法和阿德拉斯阁下一样,看看咱们集团有没有多余出来的土地,当天价钱好商量。”

    雷欧说了句“这样啊”,然后靠回了厚厚的椅背上,手搓着下巴,肥嘟嘟的白净小脸上一副为难的表情,“嗯”了一声,然后好半天不说话。

    赫曼和阿德拉斯面面相觑,看着对面一副严肃表情的雷欧,两人感觉对面坐着的不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而是一个纵横商界几十年的老家伙,这种为难的样子看起来一点不像是装模作样。

    两人的心里不免的惴惴不安起来。

    雷欧谨记着洛林的交代,要是演砸了,飞鹰置业和飞鹰不动产就变成一锤子买卖了,就这一段时间,两家地产公司已经为飞鹰集团赚取了五六百万金币的利润,比飞鹰集团去年一年的利润还高。

    雷欧可是深刻的理解为什么以前洛林一提起卖房卖地就激动的忘乎所以,地产行业真的有这么挣钱。

    土地自从恒古以来就在那里,洛林只是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全,这些草原就全变成自己的了,完完全全的一点成本都没有,反倒是能卖出大价钱。不光是卖地拿手续费得钱海了去了,在土地开发的时候,飞鹰集团的其他业务也跟着蓬勃发展。

    因为洛林准备的充足,飞鹰集团甚至连个竞争对手都没有。完全垄断了所有的农具农机,车辆,原料市场,薇拉现在每晚上做梦都能笑醒了,她投入飞鹰集团的一百多万资金,今年一年就可以挣回来了。

    雷欧想着洛林要是在地图上再画上一个大大圈,飞鹰集团还能再搂到比现在多得多的钱。

    在心里默算了一下,雷欧感觉自己的小心肝都是颤的,连忙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心里暗道:“镇定,镇定,得把这帮人忽悠住了才有钱可捞。”

    看雷欧一副沉思的表情,赫曼和阿德拉斯大气也不敢出,知道雷欧觉得憋不住了,这才“唉”的一声,长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情,不好办啊。”

    赫曼和阿德拉斯两人愣住了,阿德拉斯急道:“总裁,您可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雷欧一摆手,道:“你们听我说吗,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们,你们都是集团重要的合作伙伴,既然是伙伴吗,你们求到我这里了,那我岂能不帮忙。”

    然后雷欧一摊手,道:“现实的问题是,真的没地了。”

    阿德拉斯奇道:“怎么会,听集团宣传,不是所有两亿亩土地那,这才不到两个月,就没了。”

    雷欧点点头,道:“没了,卖完了。听我给你们解释一下。”

    雷欧扳着指头,道:“先说,这个地那,远远没有两亿亩,实际上也就一亿七千万还不到。

    你们也知道,这一亿七千万里面,也不是所有的地都能卖的。首先得留出规划给道路的那一部分,然后还要留出公共用地这一部分,以后用了建个小镇了,市场了什么的,光两个就占了好大的一部分。”

    阿德拉斯和赫曼理解的点点头,这些都是少不了。

    雷欧接着说道:“算下来,剩下能够拍卖的不足一亿四千万了。看着很多,可是架不住狼多肉少啊。首先就是奈安本地人这一块,打完了仗总得给人发军功,好几万士兵,还有奈安那些有功的官员么,这就先卖掉了一部分。然后就是东方诸省那里,那才是大头,光是从东方诸省过来的人就有一两万,更别提为了安置那些退役的士兵发出去的土地,海了去了。”

    提起儒略大公的慷慨来,雷欧心里就在滴血,不光没收钱,自己还贴进去不少。

    雷欧苦着脸摇着小脑袋,又长叹了一声,道:“茹曼城还有几家需要照顾,那可是大户,一次就来要走了好几十万。更别说……”

    雷欧突然往前一探,两手按在桌子上,脑袋伸出来,低低的说道:“我见咱们是合作伙伴的份上才告诉你的,你们知道就行了,可别说出去啊。”

    阿德拉斯和赫曼对视一眼,见雷欧神神秘秘的样子,暗道:这里面难道有秘闻?

    两人赶忙说道:“总裁您大可放心,我们的嘴巴是很严的。”

    雷欧嗯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说道:“教廷也来人了。”

    阿德拉斯和赫曼都是“啊”的一声,显然对这个消息都很惊讶。

    雷欧道:“他们那些人的脾气,你们也知道,教会一贯钱多的都没地方放,这些人胃口太大了,来的时候可直接带了两条船那,剩下的那些土地,他们全都给包圆了。”

    阿德拉斯和赫曼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被教会这帮家伙们盯上,那是连骨头都不会留下一点渣来,两人只有在心里暗骂两声。

    阿德拉斯道:“这个,也只能怪我们听到消息行动晚了,唉,要是刚知道消息那会就过来就好了。”

    赫曼也跟着说道:“是啊,都怪家里的婆娘,非要等几天

    ,大家都买了她才急,还是来晚了。那,我就告辞了,不打扰总裁了。”

    雷欧冲他一招手,示意他坐下,道:“别急吗,现在没有了,不等于以后没有了啊。”

    阿德拉斯和赫曼眼睛一亮,心道:有门。

    赫曼道:“总裁殿下,请您明示。”

    雷欧装模作样的沉吟了起来,看着阿德拉斯和赫曼急切的目光,雷欧心里暗爽,暗道:上钩了。

    雷欧做足了样子后,才慢悠悠的说道:“土地那,其实还有很多,可就是现在拿不到啊。”

    阿德拉斯道:“没关系,总裁殿下,我们可以等。”

    雷欧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你们都知道这地是怎么来的吧?”

    阿德拉斯道:“是,在洛林总督和总裁您的英明领导之下,咱们帝国军官打败半兽人,歼灭敌人十余万部队,取得了帝国近年来少有的胜利,总裁殿下您还亲自率人与一群黑法师战斗,逼得一群黑法师自爆了事。”

    雷欧得意的笑了起来,眼睛都眯没了,道:“说的不错,说的不错。”

    阿德拉斯心里拍对马匹了,眉飞色舞的接着说道:“半兽人一溃千里,咱们帝国军团乘胜追击,拿下了大草原上广大的土地,洛林总督和总裁殿下您实在是帝国最近你开疆拓土的英雄。”

    雷欧满意的点点头,大言不惭的说道:“事实基本也就是这样吧,因为咱们奈安军力有限,地盘只能往南扩那么几百里,圈下这一亿七千万亩的土地。

    但这并不是说就只能有这么多。探马侦查的很清楚,从这里直到一千里外的星星湖,这么大一片广袤的草原上,现在可不剩多少半兽人了。

    你们说说,这该有多少土地!尤其是星星湖一带,我听说那里可是大草原上最肥沃的地方。

    要是加把劲,能把这些地方都收到帝国手中,别说你们一个人要个三千亩五千亩了,就是三万亩五万亩也是小意思。”

    阿德拉斯和赫曼心里也是一震,心道:是啊,现在是没地了,可要是洛林能再往南打,那不就有地了吗。

    雷欧看着两人思索的样子,心里暗道:好了,按洛林说的,点他们一下就行了,再说就过了。

    雷欧道:“好了,奈安人少,想想就行了,两位都是飞鹰集团的好朋友,以后有什么共同发财的计划,一定第一个通知你们。”

    阿德拉斯和赫曼知道这是雷欧送客的意思,站起来向雷欧行礼,道:“打扰总裁殿下了。”

    雷欧看了一眼架子上金光闪闪的盘子,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换衣以后常来。”

    等阿德拉斯和赫曼走出了飞鹰公司的总督,赫曼问道:“阿德拉斯男爵,你怎么看?”

    阿德拉斯想了想的,道:“等等看吧,未必是没有机会。”

    赫曼道:“要照小公爷这么说,那可是一块大肥肉,洛林总督下面还有行动?”

    阿德拉斯摇摇头,道:“没停小公爷说,好几百里地都没有半兽人,要拿还不是轻而易举。”

    赫曼道:“行,我得给亲戚朋友们捎个信,这次可不能再放过了。”

    在总督府书房旁的休息室里面,凯瑟琳头枕在洛林的胸口,然后拉起被子盖住光滑圆润的肩头。

    洛林拢了下凯瑟琳的长发,手在她温暖柔软的背上慢慢抚过。

    凯瑟琳像个猫儿一样,舒服的在洛林身上拱了拱,然后在被子下面抓住洛林的另一只手,道:“别乱动,让我歇会。”

    洛林两只手揽住了凯瑟琳的腰,闻着她清雅的体香。

    凯瑟琳突然问道:“你和雷欧,在搞什么鬼?”

    洛林在被子下拍了凯瑟琳的翘臀,道:“这时候说这个干嘛,煞风景。”

    凯瑟琳撒娇在洛林身上扭着身体,道:“说说吗。”

    洛林眼前一下子就飘过了纣哥的身影,看来妖精干政都是这样来的,关键是,只要是个正常男人,一个绝色美女在你怀里使小性子扭来扭去,更关键是两人都没穿衣服,搁谁也受不了啊。

    洛林赶忙箍紧凯瑟琳,道:“好好,你再扭就出人命了。”

    凯瑟琳心里甜蜜蜜的,暗想这个法子真不错,以前光见阿黛儿这样腻在洛林身上撒娇了,现在自己使出来,效果也不错。

    洛林道:“咱们的地不是快卖完了吗。”

    凯瑟琳“嗯”了一声,道:“没剩下多少了,老爸那里还打招呼让后半年再给他留点。”

    “教廷来的这些个人,给我一个启示,就是需要土地的人,还多的很。”洛林道。

    凯瑟琳抬起上身,瞪了洛林一样,道:“说起来,你可真敢,威胁一个枢密大主教,一个制裁官,一群红衣主教,你就不怕他们生吃了你。”

    洛林道:“不管谁敢找你们麻烦,我都饶不了他们。”

    凯瑟琳想想洛林为了她和拉塞尔还干了一场,哼了一声又趴在洛林的身上,道:“算你厉害,行了吧。”

    洛林得意的一笑,道:“不管是茹曼城,国内其他地方的贵族,还是教会什么的,对土地都有着无限制的渴望。”

    凯瑟琳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洛林道:“帝国中心地方,现在已经是人多地少了,也许几十年,也许上百年,土地又会成为帝国的一个大问题。”

    凯瑟琳对这些事情知道的自然很清楚,道:“说的很对。”

    洛林道:“咱们消灭了近九万半兽人,这差不多是他们全部兵力的三分之一了。短时间内半兽人对咱们构不成威胁。

    整个南方草原已经没有了半兽人,哪怕土地比咱们发卖的还要大上三倍。有人需要土地,在咱们触手可及的地方又有大片的土地。这个买卖为什么不做那。”

    凯瑟琳笑道:“做,当然要做了。怎么说也得给雷欧上任攒上些家底。”

    洛林拍拍凯瑟琳的背,道:“现在的问题就是咱们手里没有足够的兵力。”

    凯瑟琳道:“需要多少人?”

    洛林道:“这跟防守不一样,这是主动进攻,保守估计,大概需要二十到三十个军团,还要有同样数量的城卫和民兵运输补给。”

    凯瑟琳惊讶的说道:“这么多!”

    洛林点点头,道:“所以说凭咱们自己的实力,想把那块地方吃进嘴里,难!就得集合帝国的力量。”

    “这就是你跟雷欧打的鬼注意?”

    洛林道:“现在想要买地人在还在不停的往这里涌,茹曼城的人更是将关系通到罗琳娜那里了,我让雷欧放出话来,土地不是没有,但是得打,打下了才有,而咱们不是不想打,而是实力不足,他们想要土地,就得支持咱们反攻草原的行动。

    我想茹曼城的那些人,很快就会替咱们说这个话了。土地这个香鱼饵抛下去,还怕他们不会上钩。”

    凯瑟琳笑道:“你能想得到,茹曼城那些人自然也能想得到。怕是现在我大伯跟前已经议论纷纷了吧。”

    洛林道:“与其等他们商议出一个结果,还不如咱们自己行动,现在就要春耕了,春耕之后一直到秋收,都是一段农闲,正好是出兵的时机。我现在就是要推他们一把。”

    ——————————

    在距离奈德尔城很遥远的南方,在星星湖畔,一个半兽人的营地。营地中间立着高高的图腾柱,那图腾柱上的图案表明,这是脱姆托族的营地。

    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

    由于夜间的低寒,在那湖畔,虽然没有结冰,但是草丛之间却飘荡着缕缕白色的雾气。

    但是此时,那营地当中,已经是炊烟袅袅。

    那些半兽人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身体粗壮、大屁股的半兽人大妈们的身影,不停地在营帐当中来回穿梭。中间还夹杂着孩童不情愿早起的哭闹声。

    那些位脾气不太好的大妈们对于这些小崽子们可从来不会有什么好的耐性,当下就轮起巴掌,对着那些小孩子的屁股,就是一顿狠揍。

    ‘啪啪啪……’的声音也是不住地响起。

    有些小孩子甚至是哭闹了起来,‘哇哇哇’的大哭个不停。

    紧接着,怒骂声,吵闹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各种各样的声音纷纷响起,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一种巨大的嘈杂声,笼罩在那营地上空。

    而当太阳升起之后,所有的声音全都停了下来。

    这些半兽人们纷纷走出了营地,开始了一天辛勤的劳动。

    他们当中,绝大部分都是妇女和儿童,纵然是只有五六岁大的孩子也得要抄着鞭子,跌跌撞撞地赶着羊群出去放牧。

    尽管已经是到了初春,气温有所回升,但是当寒冷的北风吹来之时,那些孩子的脸蛋还是被冻的紫红紫红。有些人的手上还长像婴儿口大小的冻疮。

    而且不管是老是幼,全都是衣着褴褛。

    就连那个营地也显的破破烂烂。

    他们不管是干什么,但是只要是一有风吹草动,都会立刻停下来,向着北方张望。想要尽力从那地平线上看到一些什么东西。

    自从去年冬天,半兽人们听从了蝎子王维钦及托列克的教唆,几乎全员出去。跑到北方的人类城市去抢东西,抢钱,抢女人。

    当时大军出发之时,大家全都是兴高采烈,热情地欢送那支要放手大抢一番的军队。

    而那些小伙子们也全都一个个挺胸抬头,在姑娘们含羞带怯的明亮的目光注视之下,得意洋洋地举着手中的木棍,皮盾等等简陋的家伙,意气纷发地迈向了北方。

    而大家在看着他们远去之时,也不停地讨论着,那些人类的富裕。

    比油脂还光滑的丝绸,堆积如山的粮食。白花花的大米,钢铁铸成,没有一丝裂痕的大锅。香醇的美酒,各种各样漂亮的衣服,华丽的首饰,还有雪白雪白的盐,各种好吃的甜到发腻的糖……

    总之,那里有数不尽的好东西~!

    而且那些东西好像就是放在那里,只是需要大家走过去,然后随便便就地可以拿走一样。

    大军刚一开拔,大家就在家里不停地计算,有时候,手指头不够用,还要把脚指头也算上。

    姑娘们想着,那些凯旋而来的勇士们能不能给自己带来一些漂亮的衣服首饰,

    而娘们儿则是计算着,将家里的那口破锅给换了。最好是再添一把可以切肉用的菜刀,省老是借别人家的,尽受人家的白眼儿。

    大家每天都是跷首盼望着,看那些男人们能带着一大堆的东西回来。

    但是天气越来越冷,他们没有回来。

    当冬天的冷风吹来,他们没有回来。

    当百草枯萎时候,他们还是没有回来。

    到了最后,终于有人来了。

    那是人类的铁骑~!

    他们的人数并不太多,只有区区数百人。但是对付这些营地当中的老弱妇孺,却已经是足够了。

    战火烧到了半兽人的头上。

    那一段日子,就像是噩梦一般。

    他们在这块大地上,到处地烧杀抢掠。

    由于青壮尽出,营地当中,只剩下了一堆老弱残兵,根本就无力阻挡他们。

    那铁蹄声,惊碎了所有人的美梦。

    正如一句古老的谚语所说:“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

    大家这才意识到,不光是自己能去抢别人,而别人也会过来抢自己。想要去抢别人的东西,就得要做好被别人抢的觉悟~!

    那支骑兵如狂风烈火一般席卷过了草原,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一时间,星星湖畔全都是人心慌慌,大家每天都可以看到在那天际处,又有几处滚滚的黑烟升起。

    那是那支像是恶魔一样的兵团又烧了某某处的营地,又杀了多少的人。

    而且他们每到一处,总是要将牛羊牲畜全数杀死,粮食全都烧光。手段极为毒辣。

    人们躲避那支骑兵,就像是躲避瘟疫一般。只要一听到那战马的铁蹄声响起,全都是有多远逃多远。

    到了后来,那支举着黑色飞鹰战旗,像地狱恶魔一般的狰狞恐怖的骑兵终于消失了。

    人们战战兢兢地返回到了原来的营地,这才发现他们准备过冬的粮食物资也几乎全都被烧了一个干净,只有随身带着那一些东西才躲过了一劫。

    而且不少的部落营地全都被烧成了白地。

    这样一来,这个冬天也就更难挨了。

    而这还不算完。

    当冬天快结束的时候,这才有消息传来。半兽人大军折戟沉沙,尽数战败~!

    十几万的大军,只有三万人生还故乡。而且他们还全部都不是英勇奋战,这才回转,而是在战场上做了逃兵,可耻地逃回来的。

    消息一出,几乎家家都嚎啕了。

    他们不敢诅咒那支举着飞鹰战旗的军团,不敢诅咒那支军团的指挥官,但是却不停地诅咒蝎子王维钦及托列克,就是因为他的鼓动,所以才有这么多人战死沙场。

    但是不管再怎么悲伤,再怎么愤怒,哭完了之后,那生活还得要继续。

    半兽人们早就已经习惯了面对这恶劣的环境,他们仍然要坚强地活下去。

    只是大家偶尔还听说,某某某家有人没死,只是在战场上迷了路,后来又跑回来了。于是不少人心底又燃起了一丝希望:或许自己家的那位也没有死吧~!或许他也做了逃兵,不管怎么样,纵然是做了一个逃兵,那也比死了要好上许多……

    因此上,大家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在忙碌之余,仍然是向着北方眺望。

    然而一天天的过去了,却仍然是没有什么消息。

    直到了今天。

    就在众人又是魂不守舍地向着远处眺看的时候,原本以为还是会一无所获,在收回目光之际,却发现那天际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人们顿时一阵激动。纷纷扔下了手中的工作,爬上附近的一个小丘。

    此时,那黑点越业越近。

    当人们看到多列塔族长的鲜艳羽毛头饰,当下全都欢呼了起来。

    大家全都涌了上去,欢迎自己的这位族长。

    不少人甚至是像看到了父母的孩子一样,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多列塔族长这一次是灰溜溜地回来的,却没有想到众人居然是如此欢迎自己,当下也是激动万分。

    人们将多列塔族长拥进了营地,然后纷纷地向他打听自己家人的近况。

    当初多列塔族长率领自己的族人在克罗尼城下和洛林打仗的时候,多了一个心眼儿,光是磨洋工,到了后来,看到情况不对,更是率领全军投降。

    但是这毕竟是战争。

    因此上,不少人都得到了家人还健在,在战俘营里吃的好,睡的好的消息。但是却也不乏‘某某某在克罗尼城下死了’的噩耗。

    一时间有人悲、有人喜,场面极是混乱。

    多列塔族长看到众人的样子,也不禁有些讪然。虽然他可以很自豪地拍胸脯说,就是因为自己英明的领导,这才保全大多数族人的性命,但是毕竟是打了败仗,也不太光彩。

    当然了,在整个述叙过程当中,他和那些打了败仗逃回来家伙一样,将所有的责任当然就是推到了蝎子王,推到了维钦及托列克的头上。

    众人不禁又是一阵怒骂。

    多列塔族长这一路虽然是坐着马车,但却也是极其劳顿。只是想起自己在洛林面前的保证,当下也是顾不得许多。

    他咳了一声,然后像一个传销课老师一样,向着众人道:“大家想不想过好日子啊?”

    众人听了顿时大惊失色,纷纷高声叫道:“族长,族长,好容易才得到大家平安的消息,您就别再折腾了。小心那一帮恶魔再杀过来了。大家可都不是猫,只有一条性命的。”

    多列塔当下老脸一红,然后慌忙解释道:“其实是这样的,打完了仗之后,我去求见了那个人族的大官……”

    “人族的大官……那是什么,有多大的官啊?比大萨满还大吗?”

    多列塔当下不悦起来,绷着脸,道:“多大的官?那人长的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眼睛像是铜铃一样,嘴巴里可以向外喷火,而且一说话就震的山摇地动的,你说那官儿大不大?”

    众人顿时闭上了嘴巴。以他们贫乏的理解力,当然知道:能从嘴巴里往外喷火,这可是连大萨满都没有的本事。能有这么厉害的官,那肯定是大的不能再大的官儿了。

    多列塔这才继续道:“我和那大官说了,因为咱们的族人都在他们那里干活,所以你们要是也想去人族那边的话,我可以带着大家一起去,到了那里仅可以和家人团聚,而且以后也可以吃的饱,穿的暖……”

    众人顿时像是炸开了锅一样,纷纷议论了起来。

    多列塔停了一会儿,道:“你们爱去不去的,自己看着办。我可是跟人家那个大官,好说歹说了半天。人家这才给我这个面子。而且还说了,这也就是看我的面子,换一个人来的话,他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众人听了,不由全都沉默了下来,互相之间不停地打量。

    多列塔耐下了心来,继续道:“在他们那里,我可以给你们打保票。只要是肯干活,保证是吃的好,穿的好,而且住的也好。凡事还有我给你们顶着,根本就不用害怕。

    我这一次回来,就是想带着大家一起去过好日子的。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其他外人知道。要是他们知道了,也抢着去了。那可没咱们的份了。

    更何况,你们的家人也在那里,怕什么啊?”

    众人不禁又是一阵低声的议论。

    有人甚至是想起:某一个部落最近一直受到别族欺负,后来也不知怎么,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好像也是去北边了。难道他们也是被人给招过去的?

    多列塔顿时心头一紧。

    当初他可是向沙金打过包票,一定会将自己的族人迁到奈安去的。

    而洛林看到奈安那边劳力着实是太过紧缺,空有大片的土地,却没有多少人可以耕种,正在发愁呢,这边递了一个枕头过来,他又怎么不答应下来。

    如果有这些人做为榜样,相信,再过不久,那些半兽人还不是闻风而动,全都投靠过来。

    这可是兵法当中不战而屈人之兵。

    到时候,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得到大量的人力,而且还可以取得大片的土地。这又是何乐而不为?

    至于说担心有人会报复自己?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年倭瓜小萝卜那么凶残,但是却也没有见他们动麦克阿瑟一根毫毛,而且一个个还全都是俯首贴耳的,比狗都要听话。

    可是虽然他清楚地知道,当资本这个恐怖的怪物开始成长的时候,是会异常的可怕的。但是却还是没有预料到。不光是他一个人看到了这一块市场。

    因为劳力的极度短缺,已经有人开始动这些半兽人的脑筋。

    虽然有帝国的废奴法案在那里管着,但是大家偷偷地从半兽人部落里拉些人出去,给自己干活,这总是不违反帝国法令吧?

    而半兽人部族之间,却存在着弱肉强食,这一残酷的社会竞争法则。

    那些败逃回来的半兽人,他们的力量并没有受到多少的损失,反倒是那些英勇的奋战的半兽人全都死跷跷了。

    那些逃兵们就像历史上著名的大阪师团一样,虽然打仗不行,但是干下流事儿,却极其在行。

    他们看到这边的部族男人全都死差不多了,当即就将歪脑筋动到那些位烈士的妻子儿女的头上。

    这些渣子们不仅是要抢那些勇士们死后留下的财产,杀光他们的后代子孙,或都将他们变成自己的奴隶,而且还要抢他们的妻女,给自己当小老婆。

    因此上,那些曾经以勇武著称的部落受尽了欺辱。今天要进贡一个半兽人美女给这个,明天要送上三五十只羊糕给那个。

    他们为了生存,也不得不寻找其他的机会。就算是给人类干活,又怎么样?再坏也比现在这种境地强吧?

    更何况那些前来招人的,大部分还都是以前见过的,当初极其明智地投靠了洛林的半兽人同乡。

    这些痞子们只要是将自己的新衣服穿出来,往人前一站,再随手扔上几件铁器什么的,当下就有人二话不说,跟着走了。

    甚至是有些痞子还利用机会,在这里面大包*奶。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