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招商引资(下)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州林众此日午,没少听纹位枢密大幸教在自只的耳边唠吼年的年尾一直说到了今年的年头。

    虽然过年时,他老人家以放年假的形式,跑出去很休息了几天。玩一个泰坦尼克撞冰山了。

    吃油条时,也是吃一根扔一根了。喝豆浆,喝一碗倒一碗了。总之过了一个很是舒心的长假。

    但是一回来,就现那老家伙笑眯眯地坐在总督府的客厅里面,一边喝着热气腾腾的红茶,一边像是守兔子一样,耐心地等着自己。

    想到当时的情形,洛林不由皱着眉头,苦笑了一下。

    他心中很是怀疑教廷这些个老家伙此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调查案件,而是听到消息,借机跑到这里来买地的。

    马佐维亚看着他脸上的神色松动,当下趁热打铁,又急忙道:“伯爵,我亲爱的伯爵。我的那几个侄子跟您真是没法比,确实是太不成气了。

    他们经常是喝酒打架,胡作非为。害的我没少给城卫官写信,老着脸皮向他们求情。”

    洛林没想到他此时居然把实话都说出来了,不禁犹豫了一下,道:“可是…”

    马佐维亚道:“没什么可是的,伯爵。您就当是我求求您了。把他们弄来这里,没有家里面的支持,他们也好收敛一些,而且还可以在您的手底下学上一些东西。

    不然的话,要是惹得民愤再大一些,我都怕他们哪一天出门之后,就会被老百姓们拿着板砖,从后面拍后脑勺,拍死他们。”

    洛林愕然一愣,紧接着大笑了起来,道:“大人,放心吧。根据我的经验,您既然能意识到这一点,就说明,他们在您的教导之下,还不会,或者是不敢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不会被拍死在大街上的。

    最起码近一段时间是不会的。”

    马佐维亚当下叫道:“伯”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你要知道,我的家族人丁不旺,可就是那几个侄子,要是他们有一个好歹来,有着二百年历史的奥斯丁家族可就真的断绝了。”

    洛林想了想,然后道:“大人,那你就不的他们落到我的手里面之后,因为为非作歹,结果被我给收拾了?”

    马佐维亚滞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伯爵。我总不能照顾他们一辈子。

    人总是要长大的。我只能是尽量为他们的前途铺好道路,但是至于怎么走,最终还是只能靠他们自己。

    如果他们真的不知道好歹,到了这里还犯下事来,那也只能是怪他们自己。到那个时候,我也可以说。我是已经问心无愧,尽了自己的全力帮他们了。”

    马佐维亚说到这里,突然也觉的车厢当中的气氛有些低沉,当下急忙展颜一笑,道:“更何况,我相信,他们虽然有些坏毛病,但是谁没有年青过,谁没有犯过错呢。他们也是一样的。只是现在一直没有一个正经的事情做,所以才这样子的。

    如果有个剥情绊住他们,给他们一个可以证明自己的机会,相信他们也会努力的。”

    洛林敏锐地现坐在马车当中的其余几个人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眼中也是极为热切地看着自己,他不由愣了一下。

    洛林这才突然意识到,在这个时代,由于生产力低下,不管是干什么,全都是人多位少,失业率极高。

    狼多肉少,那岗个竞争当然也就变得极其激烈,甚至是到了残酷的地步。

    在这种情况下,纵然是一个古老的权贵家族也不能完全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全都安排一个出身。

    事实上,他们能尽全力给自己家族当中某一两位杰出的后代按排好位置,让他们可以继续保持家族的光荣和权势,就已经是不错了。

    比如说,一个贵族只生了三个儿子,那这三个儿子当中只能有一咋。在老爹死跷跷了之后,继续他的爵位,而其他两个就得要自谋职业。

    当初为什么基督教教廷要动圣战,去进攻耶路撒冷。还不是因为当时人多岗位少,失业率高,结果导至了社会治安恶化,教皇没别的招儿,只好是用“战争。这一个终极**来解决失业率的问题。

    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

    那人死的,乌殃乌浃的。

    为行么?

    还不都是因为失业率给闹

    当那些富裕出来的人都死差不多了,世界自然也就可以重新又安静下来了。

    当年韦小宝韦公爵虽然只是一个小流氓,但是他也知道,要是大家都能吃饱饭,都有钱赌,有女支可以女票。谁还去混天地会,谁还去搞什么反清复明啊?古往今来,不管是哪一位皇帝,只要是解决了失业率问题,基本上什么都不用干,很轻松地就可以当上“鸟生鱼汤。了。

    失业率居高不下,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政治问题。

    要是平民家的孩子无事可干,又没有钱可以让他们随便乱糟蹋,于是大家就只好当个宅男宅女什么的慢慢地熬着,看以后是不是能找到什么机会。

    那些贵族子弟们有权有势,没有事儿可干,当然也就会出去打鸡撵狗的无事生非。

    不说别人,就是雷欧不是每天都是这样过的吗?要不是现在当了公司董事长,有正经事情可干。

    他不是也是整天打狗撵鸡的,招小弟。搞黑社钱收保护费。组织黑手党,敲诈勒索别人,还利用洛林那个临时保安的红袖箍,在板叶丹林里面开过一阵子赌场。各种恶心人的事儿以前可是没少干。

    让凯瑟琳整天头痛,而且头痛完了,还得要跟在他后面,替他擦屁股,收拾残局。

    纵然是以一代长公主之尊,有时候也得要上门给人家赔礼道歉。

    但是人活在世界上,没有谁会甘于平浑浑噩噩地过上一辈子。

    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

    洛林想到了这里,当下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既然您已经这样说了,我也就没有其

    马佐维亚当下大喜过望。

    洛林又急忙道:“不过大人,咱们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他们要是来到了这里,还是不肯改过自新。仍然是为非作歹,那么到时候,大人,你到时候可就别怪我无情。少不得要借几个人的脑袋立一下威。”

    马佐维亚一拍胸脯,断然道:“放心吧,伯爵。这一点魄力,我们还是有的。不要说你了。

    如果给了他们机会之后,那些小崽子们仍然是不争气,不干正事,作奸犯科,不用你动手。我也会收拾掉他们。”

    说到这里,他面上露出一丝的厉色,道:“奥斯丁家族不大,但是也有二百年的历史。我们光荣的传统,却也容不下有一丝污”

    洛林当下点了点头,道:“大人,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放心了。”

    他看到在坐的其他几叮,人脸上露出了企望的神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当下笑了一下,然后道:“各位大人,如果你们也有像马佐维亚大人一样的心理准备,那么我也是无话可说。不过我先在这里给大家打一个预防针。

    因为南方从开到现在,土地已经卖的差不多了。真的不剩下多少的土地了。如果没有,各位可别怪我。”

    众人对望了一眼,连忙答应下来。但是在此同时,却也不忘提醒一下洛林爵爷一定记住自己的名字,以免到时候批条子的时候,漏下了自己的名字。

    洛林当下也是认真地一一地记了下来。

    开什么玩笑?

    洛林爵爷可是冥神之友,专地皮刮的“天高三尺。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他这样拿捏,又是搞批条权,又是搞紧张空气。费了这么大的力气。

    为什么?

    还不是学那些房地产商们的优秀经验,人为地制造土地供应紧张,制造泡沫。用这种繁荣的假象来迷惑众人,然后从中间大捞上一笔?

    就不说这些人要记他一个大大的人情了,光是那一笔批条子的润笔费,没个百八十万的,你拿得出手吗?你就是好意思拿出来,洛爵爷也没脸收

    他老人家恐怕说出去都丢人。拿个那一点儿小钱,还不如打叫花子

    在场的这些位都是明白人。又岂能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

    恐怕这一回去,那些钱就要压得他老人家的手抬不起来

    只是洛林答应了众人之后,突然语气一转,道:“各位,我一直认为,土地是保家保命的东西,虽然可以有产出,但是毕竟利润不高。而且靠天吃饭,变数实在太大,万一要是老天爷不高兴,个水,来介,旱什么的,大家就只有去啃草根了。”

    众人也不知道洛林这是想说什么,不由疑惑地对望了一眼。

    而有些聪明的人则是露出了思付的表情。

    洛林将众人的表现全都看在眼里,然后又接着道:“做为一个生产资料,土地这个东西太过于保守,而且利润也太过于单薄。我还有其他更赚钱的办法,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兴趣?”

    众人脸上顿时全都隐隐露出了不悦的表情。心中暗道:这位爵爷也太黑了吧?还想要从自己的身上再剐一刀?

    洛林看了,不由一笑,又补充道:“当然,这个全都是看个人的意愿,我并不勉强。不过我预先声明。就像这一次的土地开一样,等到别人都了财的时候再跑来,那可就已经晚了。”

    众人顿时心中一凛。

    他们在当初土地大开前期,也不是没接到消息,但是却全都是抱着等等看的态度,等反应过来,这土地可就已经是卖的差不多了。现在不仅是多掏了不少的钱,还要上赶着赔笑脸说好话。就这样,还不一定就能搞到土地。

    马佐维亚想了一下,然后道:“不知道这个办法是什么?”

    洛林笑了,道:“搞商业。”

    “商业?”众人听了,不由全都面面相觑。

    洛林点了点头,然后接着道:“这也是我这一次请各位来的原因。先生们,你们也全都是称雄一方的大人物。手中有的是闲钱,而我有的是办法。这一次请各位来的目的。就是招商引资。大家一起财。而且还是大”

    马佐维亚笑了起来,道:“伯爵,你已经是够财了,据我所知,你现在的财产比起巨龙来,都只多不少。”

    洛林笑了一下,道:“谢谢您的恭维。但是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我的目的并不是赚钱。”

    众人不由全都愕然一愣。

    他们看着洛林,心中齐齐地转着一个奇怪的念头:这个流氓倒底是想要干什么?现在普天之下,谁不知道洛林爵爷刮地皮的手段。就是个蚂蚁,他也要掰个大腿。现在居然有脸说,目的不是赚钱?

    你当别人都是傻子,任着你忽悠

    洛林道:“现在我的商业,我的飞鹰公司虽然在奈安,在东方行省生意不错。但是却还还不够好。

    我的目的是,要将公司开遍茹曼,开遍各个国家,开遍整个大陆。开遍整个世”

    众人看着他如此放言,全都为之一震。

    如果是换另一个人来说这话的话,大家说不定都已经放声大笑了。但是看到洛林两眼光,胸有成竹的模样,他们全都沉默了下来。默默地在心底消化这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开遍整个世”

    也就是说以商业的手段,征服整个世界几!

    这是一种何等的豪情,何等的伟业

    这历史上纵然有千古明君,风华绝代,纵横天下,无人能挡,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可以以武力统一整个世界。

    纵然是亚历山大大帝。那么一个横扫天下,惊才绝艳的伟夫君王,他也不敢放言要征服世界。

    而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人,却放言以商业统一整个世界。这比起那武力来,更是艰难了数十倍,数百倍,甚至是成千上万

    但是大家却是只能沉默以对,好像是要默认下来这个事实。然有种明悟,感到自只好像不经意且参与到了历史惧竹目那最为关键的一

    而这一幕也必然会像父神之子与十二圣徒那《最后的晚餐》一样,被后人永久地记录下来。

    这时洛林突然轻松地一笑,道:“不过。这一切都要靠各位的帮助。而这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

    众人这才恍然现,不知不觉当中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洛林推开马车的车门,走了下去,然后转身向着众人道:“先生们,我们到了。”

    众人鱼贯着从马车上走了下来,顿时觉的眼前一亮。

    只见在他们的面前,矗立着一个拙圆形的巨大建筑。那建筑没有顶篷,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斗兽场。

    里面不时传来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和呐喊声。

    马佐维亚当下拉下了脸来,道:“伯爵,我不得不提醒您一下。斗兽,和角斗士这种血腥残忍的事情,是被教义严格禁止的。”

    洛林愕然一愣,现马佐维亚纵然是在这个有求于自己的时候,现有违背教义的事情,仍然是直言不讳,当下心中隐隐对这个老滑头有了一丝的敬佩之情。

    只是还不等他张口解释,此时旁边一人已经笑着说道:“枢密大主教大人,您误会了。这里不是斗兽场,而是赛马场。我来过几次,很不错的。里面还卖马票

    “赛马场?”马佐维亚愕然一愣。然后又接着道:“卖马票?这也就是说赌博了?这虽然并不严重,但是和教义仍然有相违背的地方

    洛林笑着道:“是的,阁下。这里是我们奈安新建成的赛马场。因为耕作的劳力严重不足。因此上,我们不得不大力展畜牧业。而马匹则是这个畜牧业的主力。

    之所以进行赛马比赛,就是为了提高品种的优良率,培育出更快,更有耐力的马来。”

    “用赌博的方式?”马佐维亚仍然是有些不悦。

    洛林叹了口气,双手一摊,道:“大人,我也不想啊。我也想用教化的方法,让他们知道替我白干活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情,,呃,呸呸呸,让他们知道为帝国服务是多么伟大而光荣的一件事情。

    但是您知道那帮刁民都是什么尿性。

    那帮狗崽子比狐狸都奸

    只要是没有利的事情,他们不是偷懒,就是躲滑。再要么就是直接摞挑子跑路。

    简直就是混蛋之

    为了改良,为了展,就得让他们看到有钱赚才”

    旁边雷欧倒是很不满,低声地嘟囔了一句:“你们就让人活光是知道把东西全捞自己兜里。

    又想办的好,又想做的巧,还要省钱,让小驴子不吃草,世界上的便宜事儿多了,不能让你们都给占完了

    马佐维亚一滞。

    他想了一下,不情愿地道:“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洛林笑了笑,也没说话。

    他可是知道,英国人的马为什么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就是因为他们当初搞了赛马会。人们看到其中的利益,在金钱的驱动之下,不需要别人再多做什么,他们自己就已经是变着法子的提高赛马的质量了。

    而洛林搞出了这个赛马会,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不仅是有赛马的,还有“方程式马车赛,还有茹曼城至奈德尔城,再到君士丁堡五千公里远程拉力赛。

    有了这些,就足以让牧马产业展起来,而牧马产业展起来之后,自然而然的,那劳力短缺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不说别说,仅就是这些日子,奈德尔城的马匹就已经增多了五倍以上,可谓是天下的名种尽汇于此地。

    众人走进了赛马场,顿时就被那迎面而来的巨大嘈杂声给吓了一跳。

    只见那赛马场上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比赛。

    在观众席上,无数的人在挥舞着手中的马票,出声嘶力竭的喊叫声,替自己的下注的马匹打气加油。

    众人在洛林的陪同之下,来到了贵宾荐上,观看着那赛马比赛。

    有人在兴趣之下,也是下了几笔投注,中间也是有赢有输。

    马佐维亚看了好半天,终于忍耐不住,在一场比赛的间隙,向洛林问道:“伯爵,你所说的投资究竟指的是什么?”

    洛林一笑,向着众人一指那比赛场地,道:“饭得要一口一口的吃,事儿得要一件一件的办。我所说的投资,第一项就是把我们奈德尔城的赛马赌博给推广出去

    众人不由全都是一愣。“赛马赌博?。

    洛林看众人不解,当下轻轻地拍手,有侍从当即从一旁搬来了一块大大的黑板放在了众人的面前。

    洛林指着那黑板上的示意图,道:“我刚刚说过了,各位都是称雄一方的大人物。在你们当地也是跺一脚颤三颤的。因此上,我这个赌博,就是借重于各位在你们当地的影响力,将这种比赛推光出去当然其他各种的比赛也全都有,像是什么足球了之类的,也在这个范围当中,当然,我们飞鹰集团不会让各位半干。

    像这种脱离了纯粹的赌博,有对国力生产有益的事情,我想各地方一定是十分欢迎的。”

    他转头看向了马佐维亚,道:“为了保证比赛的公正性,我需要向您借助教廷,借助于父神的帮助。自然,教会在里面也会有一定的分润。”

    马佐维亚想了一下,也是对于那其中巨大的利润,忤然心动。

    他可是知道一旦洛林那样做了,不仅是教廷的高层可以得利,包括各级神甫在内的低层人员也是可以得到一份好处。

    如果他一旦拒绝,不说别人。就是教皇陛下也会将他给撕成碎片的。

    于是他一咬牙,道:“没有问。

    洛林向他点了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又转头看向了众人,最后总结道:“这样一来,通过比赛,你们就可以很方便地赚上一笔。”他眨了眨眼睛,道:“要知道赌博可是最赚钱的。”

    众人不由会心地一笑

    洛林接着道:“而这个只是第一步,当各地的网点设立之后。形成稳定的势态之后。我们还将以你们的网点,销售其他各种货物。”

    他一转头,道:“抬上来。”

    这时,旁边有人又抬出了数样的东西。

    众人一下子看直了眼睛。

    只见上面摆放着,干净洁白的纸张,那可是极为难得的。据说只有东方才有。比羊皮纸要好上数十倍,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

    还有一块巨大透明的玻璃。

    而最重要的是,在那块玻璃之后,还有一块同样巨大的镜子。

    那镜子也是用玻璃制做的。

    站在跟前,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脸匕的每一根毛孔。纵然是威林斯的玻璃比起这个来,也是远远的不如。

    那东西是如此的珍贵,据说一个皇后出嫁时,才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做为陪嫁。

    众人看了,当下眼睛里几乎都要喷出火来。

    有人一挽胳膊,怒声喝道:“伯爵,这种好事,王八蛋才不干呢!”

    洛林当下满意地笑了起来。

    这些日子,飞鹰公司的生意已经是做遍了奈安与东方行省,而且茹曼那边也是风声水起。

    但是洛爵爷一向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这些东西全都被他老人家大笔一挥,定在了奢侈品之列。赚的全都是暴利。

    因此上,虽然现在仍然是日进斗金,但是那市场隐隐有饱和的迹像。洛林又不愿意去低价促销,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开拓新市场了。

    现在有了这些人的参与进来,他可以预见自己的钱包可是又要大大地鼓涨到一个新的台阶

    气渐暖了,草木复苏,奈德尔城经历过两场小雨之后,越显得生机勃勃了。自从战争结束之后。大量前来买地的人,像是油游的鱼一样,络绎不绝的涌进了奈德尔城。

    不管是贵族自己,捧或是他们的亲戚管家等等,这些人带着大量侍从跟班,本身又都是有钱人,让奈德尔城的商业比战前还繁荣了不少。

    这点从城内的旅馆就能看的出来,网经历过战争,又是初春的淡季,这些旅馆怎么说也该冷清一段的,现在却是个个爆满,想挤出一间房间都很难。

    要不是因为现盖旅馆花费太高,而且施工期也长,算下来利润率也不够高,不然雷欧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这个买卖的。

    现在南方的土地已经卖的七七八八了,那些买到土地的人要么南下准备春耕,要么就是打道回府了,但奈德尔城内的人潮却一点也没有减少,反倒是越来越多了。

    因为有更多的人从四面八方涌进奈德尔城的,奈德尔城卖地的消息就像是旷野中的火炬一样,吸引着帝国各处的飞蛾心甘情愿的扑向这里。

    在这场瓜分土地的欢宴中,最早获利的是洛林一家人和飞鹰集团,然后是奈安本地的有功人员,接着就是君士丁儒略大公的手下,然后消息被有心人传到茹曼城,一部分有门路的人,也托关系走后门奔向了奈德尔城。

    在这之后,消息才逐步从东方诸省和茹曼城扩散开来,蔓延向整个帝国。

    大草原上的土地成了新年来最热门的话题,在茹曼帝国的每一个角落里被反复的谈论的。

    自上次内战之后,三百多年的和平生活,茹曼帝国也不可避免的走入了人多地少的情况,不管是对贵族还是平民,土地都越显得重要。

    尤其是在权贵云集的奈德尔城内,关于奈安的消息在每一个聚会和餐桌上被翻出来,这些人都怀着羡慕或者嫉妒的心情,谈论着上千上万亩土地的好处。

    一旦有那个他们都熟悉的人在奈安拿到了大宗的土地,茹曼城的这些人就会酸溜溜的羡慕两声,暗自后悔当初怎存没有和洛林搞好关系,现在看着一个天大的蛋糕在眼前,就是没吃的资格。

    前期的土地卖活动说的很清楚,只针对取得了洛林总督批条的人才可以,其他的人尽管家财万贯,也只能干眼馋的看着。

    眼惨土地的权贵们也不是没有想各种办法,在洛林的地卖的红红火火的时候,一直有人不停的向茹伦德皇帝建议,洛林总督年轻,怕是干不了这种繁琐的事情,应该由茹曼城接管,皇帝直接派个大员督办这一活动。

    这些人并不知道,洛林既然给国家搂了这么大一笔钱,皇帝自然不想做这种卸磨杀驴的行为,不然凯瑟琳可不会轻饶了他这个大伯。

    茹伦德皇帝用一句“谁打的就归谁”堵上了这些人的嘴。

    皇帝还有把柄在凯瑟琳手里捏着那,就是茹伦德皇帝给情妇们置办的那三十万亩土地,要是凯瑟琳使个坏心眼将这些地都给连到一处,知道了实情之后,这些女人可不会给他好脸色,茹伦德皇帝当初可是情意绵绵的对自己的情妇们说过“不要跟别人说,这是我照顾你一个人的

    而拉塞尔,因为自知自己对皇室两位成员在奈德尔城被包围,负有部分责任,对洛林卖地的大动作一直都是避而不谈,反正最终卖地收入的大头还是送回茹曼城的,拉塞尔落了好处。自然不愿在横生枝节。

    最上层路线走不通,由凯瑟琳坐镇的奈安省又不是他们可以嚣张的地方,对土地有想法的权贵们也只能走关系了。跟洛林关系较近的罗昆德男爵很快就成了茹曼城最受欢迎的人物,不过罗昆德男爵是个老油条了,只是一个劲的推说自己不知道,正准备写信问问那。

    而实际上,罗昆德男爵每个月都能收到一封罗琳娜寄回来的信,将洛林的所有行动都叙述的清清楚楚的。

    当茹曼的权贵们碰到比他们更权贵的人的时候,也只有无计可施的干瞪眼。

    上层路线走不通,后门也走不通,但这些人的热情依旧高涨,想着既然这其没有门路,那就直接去奈德尔城走洛林的门路吧。

    不光是茹曼城的人,各处的的贵族和有钱人,带着对土地的渴望,怀里

    在他们看来,只要上下打点得力,从这两亿亩的大蛋糕上,抠下来个三千五千亩,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在世人的眼光中,洛林总督并不是一个很难收买的人。

    但是很不幸,除了持有介绍信的人,洛林对这些来打秋风的。一概不见,洛林心里清楚的很,亲疏有别,在这个土地是第一财富的封建时代,这些土地就是给自己人的红包,要不然大家凭什么一条心的跟着你混。

    洛林摆出了高姿态,后来涌入奈德尔城的这些人自然不能通过公开的途径买到土地了。

    眼看着被出售出去的土地越来越多,前期赶过来的人都心满意足的准备春耕了,这些空握着大笔的现金却买不到的地人心里愈的着急起来。

    奈德尔城内的诸个高官都成了这些人不停追逐的对象,因为传闻,奈安的这些官员手里面可都捏着“指标”那。

    不管是主管政务的安格斯,还是主管税务的格雷坦,登门送礼的人都快挤破了门槛,每天都有人抢着要宴请他们。

    甚至有人将门路走到了雷欧那里。

    室内一片昏暗,异有中间的桌子上点着一盏比豆大不了多少的灯,洛林和雷欧脑袋碰脑袋的凑在一起,鬼鬼祟祟的小声说着话。

    洛林膘了膘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刚才交代你的都记住了吗?。

    雷欧一拍小胸脯,道:“放心吧,老大,意思我都懂的,不就是放长线钓大鱼吗,这个我拿手的

    洛林道:“好,搞的成的话,飞鹰置业和飞鹰不动产的买卖就可以一直干下去,别说眼前这千把万,就算是把整个帝国四成的财富都搂咱们兜里,那也是有可能的。”

    雷欧鄙夷的看了洛林一眼,道:“你别欺负我不懂,帝国四成的财富,那是什么概念,那就是不是钱不钱的问题的,咱们要是真到了那一步,我让谁跳河。他就不敢坠楼

    洛林哼了一声,道:“你要这样想,咱们干的是什么行业,是地产我说四成,那还是保守估计了,按照我的经验,咱们完全可以通过大搞卖地财政,将大贵族拖成小贵族,将小贵族拖成小地主,将中产拖成平民,将平民拖成负资产

    洛林一展双臂,摆了一个将东西搂紧怀里的姿势,道:“将他们的钱全都捞进咱们的手里,以后出门一说,咱们也是搞房地产的了,那些大学生了小明星了,还不赶着自己来投怀送抱。

    到时候再雇上一帮专家叫兽,天天叫高地价是为了他们好,穷人就该没有地,毕业生就该租地种,让这些死老百姓拼命的工作,每月一大半的收入都得交给咱们,这一交还得是二三十年

    雷欧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洛林,知道洛林这个家伙又自己嗨起来了,雷欧一撇嘴,不屑的说道:“老大,真要是这样,你上街就会被人做掉的

    洛林“呸”一声,说道:“你懂个屁,只要给当兵的和当官的足了地,那些家伙谁敢乱说话,我“被。死他们。”

    雷欧直觉知道洛林是在胡说八道,可想想又有些道理,不解的挠着后脑勺,嘀咕道:“没怎么简单吧。”

    这时一个悦耳轻柔的声音传来,说到:“不用等到娜一天,你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洛林和雷欧像是被真击了一样,同时都呆住了,洛林傻笑着转过头,看到一身华丽长裙的凯瑟琳正双手抱胸,站在两人身后,笑吟吟的看着他们两个。

    凯瑟琳了洛林一眼,道:“跟天下人作对,你还真”

    洛林哈哈干笑两声,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凯瑟琳凤眼一眯,盯着洛林道:“在你说大学生和小明星的时候。

    ”

    洛林站起来,死皮赖脸的揽住凯瑟琳的腰,道:“我那是跟雷欧开玩笑,

    凯瑟琳一拍洛林的咸猪手,道:“行了,行了,我都被你们给气麻木了。”

    然后走过去,将屋子里的窗帘全都拉开,明媚的阳光一下子透进了室内。

    凯瑟琳掐灭了桌上的灯,瞪了洛林和雷欧一眼,怒斥道:“大半天的,拉上窗帘,你们两个又搞什么鬼?”

    雷欧爽快的就把洛林给卖了,一指洛林,道:“不关我的事啊,是老大说这样有气氛的

    洛林没好气的瞪了雷欧一样。道:“还不是你说密谋就该有个密谋环境,窗帘可都是你拉上的

    凯瑟琳看看洛林和雷欧,道:“密谋?密谋什么?”

    雷欧呲着小白牙,摆出最可爱的小脸。道:“没有了,老大在说怎么对付糖衣爆裂水晶那

    “糖衣爆裂水晶?”凯瑟琳略一思索就明白了雷欧的意思,不禁好气又好笑的说道:“那要怎么对付?”

    雷欧道:“把糖衣舔干净,把水晶扔回去。”

    凯瑟琳嗤笑一声,道:“说白了,不就是只收礼不办事吗。我还不知道你们两个“啊?。雷欧叫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洛林冲雷欧摆摆头,道:“好了,赶紧去吧,一定要他们自己上钩。”

    雷欧信心满满的一挥手,道:“放心。我心里有数。”

    凯瑟琳道:“别忘了,规矩照旧哦

    雷欧一下子就蔫了,“哦”了一声,嘴里含混不清的嘟哝着,垂头丧气的走出了房间。

    见雷欧出门了,洛林一把将凯瑟琳拉近自己怀里,凯瑟琳手指点着洛林的胸口,道:“你啊,你啊,一点就不知道教他学好。”

    洛林乘机占凯瑟琳的便宜,道:“我教他的才是正道。倒是妮可,咱们好久没有单独在一起了。”

    洛林一只手在凯瑟琳身上作怪,凯瑟琳呼气急促起来,面色慢慢妾得潮红,呢喃着说道:“大白天,在这里不好吧

    洛林一把抱起凯瑟琳,踢开休息室的门。(未完待续)

    [记住网址 . 澳门网上博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