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厄运之位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六十二章厄运之位(二更到,万字求票)

    福尔多来到了舱中。然后一一向着众人致礼。

    “多佛那红衣大教大人,您来了。”

    “巴特林红衣大主教大人,您也来了。”

    “伦勃卡红衣大主教大人,您……也来了。”

    “雅克,莫莱骑士团长大人,您辛苦了。”

    “佩罗德圣骑士长大人,您辛苦了。”

    “……”

    他走到了每一个人的身边,恭恭敬敬地向着他们躬身致礼,用最甜美的声音向着众人问好。但是最后当他走到一个人的跟前之时,却不由感到一丝的寒声。

    那人长着一个大大的鹰钩鼻子,面色冰冷僵硬,脸上的线条看上去如是刀砍斧剁一般,好像是从来都没有笑过。

    福尔多就觉得从心底深处往外冒寒气。他强自镇定地向那人躬身一礼,道:“腓多力制裁官大人。您好。”

    腓多力制裁官,这可是宗教裁判所的教长,总管那个恐怖机构的一切事务。自从那机构成立以来,还没有一个人能活着从里面走出来。

    面对着那个机构的长官,纵然是问心无愧的人也不由感到害怕。

    那人也不说话,只是冰冷地看着福尔多,好像是在审视一名人犯一样,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微微地一扬下巴,然后移开了视线。

    福尔多默不作声地退开了两步,这才敢伸出手去,悄悄地擦了擦额头上冒出了的冷汗。

    他此时已经转了一圈,向众人全都见礼,打过了招呼。然后这才垂手侍立在一边。

    他一边偷偷地看着众人的面色,心中不由有些得意地暗暗想道:“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名震一方的大员,教廷的高官显贵,跺一脚,整个教廷,整个大陆都要颤三颤的角色。现在却全都聚在这里。而这全都是因为自己写的那封信。

    想到这里,福尔多脸上不由隐隐带上了一丝的笑意。

    此时枢密大主教已经在那宽大桌子的主位坐了下来。

    他和众人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轻咳了一声,向福尔多说道:“福尔多红衣巡查,你知道向教廷控诉一名红衣主教,尤其是一名教区的红衣主教犯有‘渎神大罪‘。你可知道

    是什么后果吗?“

    福尔多胸有成竹地点了点头,道:“大人,您是知道我的。没有十足的证据,我是不会说这个话的。”

    枢密大主教冷然道:“如果一旦查实是诬告,你愿意承担那后果吗?”

    福尔多愣了一下,然后把心一横,重重地点了点头,干巴巴地道:“是的,我愿意。”

    枢密大主教面色一变,又是一脸温暖的笑容,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啊……”

    说着。他和众人又交换了一个眼色。

    船舱当中的气氛也一下子缓和了下来。

    众人这才纷纷上前,拍着福尔多的肩膀,对他称赞不己。

    “我早就知道这个小子会有出息。”

    “不错,不错嘛~!”

    “有担当。”

    “是一个好青年。”

    “咱们现在就缺这样的青年才俊啊~!”

    “……”

    大家全都是拍马屁,灌迷汤的老手了,当下只是区区几句话,就将福尔多灌的像喝了十八碗的**汤一样,高兴的昏头转向,找不到北面。只是咧着大嘴,不住地傻笑。

    枢密大主教马佐维亚看了,不由轻笑了两声。心中知道,这些大主教们因为久居高位,很少再像以前一样拍人的马屁,现在猛然使出来,一下子玩的太过高兴了。

    他轻咳了两声,道:“静一下,各位安静一下。”

    他看到众人全都向着自己看来,这才道:“先生们,先生们,难道这船坐了这么些日子,还没有坐够吗?咱们还是上岸去。到奈德尔城大教堂里面去,好好休息一下再说,你们说呢?”

    众人当下不由一起笑了起来,然后也不再多说什么。

    他们为了保密起见,也不像是以前一样大张旗鼓,到处声张,纷纷弃船上岸。

    福尔多看来的人不少,也不敢怠慢,又在港口外面,包了好几辆的马车,这才众人全都坐上了马车,然后直接带回大教堂。

    一众高官显贵们看到那些马车上居然也全都镶着玻璃,无不是惊讶万分。这里也是太富裕了。

    而他们一路之上,看到那街市的繁华景响,更是对这里的情况感到震惊。没想到这一个奈德尔城居然如此的繁华,鳞次栉比的高楼,琳琅满目的商品。挥汗如雨的行人……

    纵然是比起那一国的首都来都是不相上下,甚至是有过之而不无及。

    众人全都是坐船而来,一路之上也是受尽了风浪颠簸,全都极为疲惫。

    他们来到大教堂当中,当下也没有多说,在福尔多殷勤体贴的安排之下,各自休息去了。

    福尔多虽然对于希尔梅莉娅的位置馋诞己久,但是到了这时,他也不心急了。

    他心中知道,多少时日已经等了,多少窝囊气也已经受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这些位大人们虽然并没有立刻行动,但是并不是说他们不打算动手。

    而是在等到养好了精神,做好准备之后。再给希尔梅莉娅一个出其不意~!

    想到这里,他不由像只看到猎物的土狼一样,露出牙齿,一脸森然地笑了起来。

    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

    ××××××

    第二天一大早,一辆标记着洛林伯爵龙涯草纹章的豪华马车已经驶进了大教堂的院子里面。

    马车停好之后,一名身形窈窕的妙龄少女从马车里跳了出来。

    她一身红色的圣袍,**丰满,香臀挺翘,再加绣着金线的宽大丝带束在腰间,更显的那纤细的腰肢如水扬柳一般,盈盈不堪一握。

    不是希尔梅莉娅,又是何人?

    她跳下马车之后,转过头来,黛眉微蹙着看向了车里,道:“我跟你说过了多少次了。不让你跟来,你跟来干什么啊?这是我们的教廷,万一要是……”

    这时车里钻出了一个年青人,他笑嘻嘻地道:“我这不是闲着没事吗?你们教堂能出什么事儿,非要让你过来开什么破会?”

    洛林一句话当即转移了希尔梅莉娅的注意力。

    她侧头想了一下,道:“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他们在信上写的挺严重的。难道是说又有人跑半兽人那里去坑蒙拐骗,被人家给抓起来了?”

    洛林看着她如玉一般光洁的俏脸。含意不明地笑了笑,道:“或许是咱们两个奸情败露,教廷派人来捉人的。”

    希尔梅莉娅当下大羞,狠狠地啐了他一口,道:“什么奸情,你的嘴巴就不能干净一点儿。这里是教堂,被人听到了,影响很不好的。”

    洛林当下眯起了眼睛,道:“是啊,在这里的话,影响是很不好。那咱们回头找一个不会被别人听到的地方去说怎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不停地从希尔梅莉娅那高挺的**,纤细柔软的蜂腰,还有那挺翘的香臀上扫过。

    希尔梅莉娅看到他的目光,当下就感到身体上不由自主地敏感了起来,像是有电流在上面通过一般。

    她紧咬着牙齿,定了定神,娇声道:“你……你老实一点儿。不许胡来。”

    洛林看着她秀眸流转之间,已经满是媚态,当下摸着下巴,奸笑不己,道:“要不,咱们现在就换个地方?”

    希尔梅莉娅顿时感到全身无力,道:“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儿?”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很认真地答道:“不能~!”

    希尔梅莉娅一滞,然后很是白了他一眼,当下一转身,飞快地向着教堂里面走去。

    洛林叹了一口气,然后也迈步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了教堂的大会议室当中,推门进去。

    希尔梅莉娅看到那张宽大的桌子边上已经坐满了人,不由一愣:怎么?这些人不等自己就要开会吗?

    她刚要张口询问,却见福尔多站在一边,脸上冷笑不己。不禁又是一怔。而坐在桌边的一众人等全都转过了头来。

    此时,纵然是个傻瓜,也会知道情况不对。更何况希尔梅莉娅还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子。

    她本能地感到有危险的到来,眯起了眼睛,仔细地向在坐那些人看去。

    希尔梅莉娅的她看清楚在坐众人的面孔,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些位大人物怎么全都来了?

    为什么自己事前没有接到过消息?

    此时,她的目光落在了位于桌子最下端的那个位置上面,一般情况下那个位置是从来不放椅子的,因为在教廷的规矩当中,那是厄运之位。

    只有当教廷当中某一个重要人物犯了大罪,被审判的时候,才会在那里放一个椅子。

    她看到那个位置之时,星眸顿时收缩了一下,那个位置,放着椅子,而且不只是放了一张椅子。而是两张~!

    她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右手有些痉挛地握紧了洛林的手。就像是快要淹死的人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此时福尔多面带着微笑,走到了她的面前,然后潇洒地一转身,看向了在坐的众人,沉声道:“各位红衣大主教,各位骑士大人。制裁官大人。在此,我向各位大人提出控诉,控诉奈安教区红衣主教,神眷之女,希尔梅莉娅罔顾教廷重托,犯下不可饶恕的渎神重罪~!

    在此我建议,对他们处以终极火刑,并且抄没那万恶的渎神者的全部财产~!”

    洛林就感到希尔梅莉娅的娇躯颤抖了起来。他不由笑了笑,然后伸手拍了拍她的香肩,低声道:“这里还有我。”

    说完,他看了福尔多一眼,然后探手抽出了自己的火枪。

    洛林朝着福尔多的脚下开了一枪,“砰”的一声巨响在室内回荡起来,弹丸打在青石上,溅起一片碎屑。

    福尔多被吓了一跳,指着洛林厉声说道:“你想干什么?”

    福尔多身后的诸多教廷高层也被洛林突然拔枪开火的动作给惊了一下,这些大人物的眼睛都盯在洛林身上,每个人的脸上的神色都高深莫测。

    希尔梅莉娅拉住洛林持枪的手臂,苦涩的对洛林摇摇头,道:“不要~!”

    枢密大主教脸色跟个棺材板一样盯着洛林,缓缓的说道:“洛林总督,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洛林把发射后的火枪一丢,一把揽住希尔梅莉娅的腰,见希尔梅莉娅此刻如同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两只原本美丽清澈的大眼睛也变得没有了一点身材,身子不停的微微颤抖,洛林手抚上去的时候,感到希尔梅莉娅的身体冰冷。

    希尔梅莉娅绝望的眼神看了洛林一眼,软在洛林的身上抽泣起来。

    洛林在心里暗骂:你们这群混蛋,把我的女人吓成了这个样子。

    洛林拍拍希尔梅莉娅柔弱的肩膀,在她耳边说道:“放心吧,没问题的,都交给我。”

    福尔多见这个时候洛林不仅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反倒是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他和那些教廷的高官们,不禁恼羞成怒,大声吼道:“洛林,你的好日子到头了,还不赶快跪下来乞求教廷的宽恕,说不定我们会宽宏大量的给你一个舒服的死法。你要是还敢顽抗,父神的圣火会洗净你的罪恶。”

    在福尔多身后的主教,骑士团长,甚至是那个制裁官,也都审慎的看着洛林,有些人低下头皱眉沉思起来。

    有些人的眼光看向枢密大主教,枢密大主教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只是坐在位子看福尔多咆哮。

    洛林原本只是挑着嘴角微笑,听到福尔多的咆哮之后,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样,仰着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然后笑着摇摇头,道:“老福啊,我原以为你只是一个蠢货,还是那种教廷量产型的蠢货,可没想到,我真是高估了你,原来你不是一般的蠢那。

    你以为,你躲在神殿里面玩些小手段,收买一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傻蛋,我就没办法知道了吗?

    老福啊,老福,奈安是我的地盘,我洛林自达在这里上任的第一天起,要的就是在奈安说一不二的权力。”

    洛林眼睛一眯,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我手下的肃反委员会是干什么工作的?

    老福,你一个人死就行了,还要拉上这么多位大人物给你垫背,真是该怎么说你?”

    洛林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然后一打响指,“啪”的一声,说道:“倒霉催的。”

    福尔多看着洛林的样子,愣住了。

    在福尔多身后的主教们都是面色一凛,表情一下子凝重了起来,就连一直不动声色的枢密大主教都皱起了眉头,骑士团长更是将手握在了剑柄上。

    跟着一声巨响传来,其中还伴着玻璃窗破碎时清脆的咔嚓声,室内的人都不由自主的一呆。

    烟雾从大门处腾起,碎屑向屋内飞溅,瞬间室内一片混乱。

    一大群黑影冲过烟雾,向室内涌了进来,也有人从被砸掉的窗户跳了进来。

    原本静坐着的红衣主教们慌乱的站了起来,将枢密大主教围在中间,他们身后的侍从抽出武器又将这些主教们保护了起来。

    在爆炸刚起的时候,福尔多已经一抱脑袋滚回了红衣主教们中间,这时候正从地上探着头,惊恐的看着洛林。

    冲进来的这些黑影是全副武装的战士,他们手持利刃,身披厚重的铠甲,迅速将整个大厅围住,将洛林和希尔梅莉娅护在厚厚的人墙后面。

    透过破碎掉的大门和窗户,还可以看到外面全都是黑压压的人影。

    室内的红衣主教们很惊讶的发现,站在洛林身旁的战士,居然全都是半兽人,他们正面色狰狞的看着被围在中间的枢密大主教众人,眼睛里都露出凶残的杀意。

    “少爷,”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薇拉拎着自己特大号的魔杖,一路小跑的冲了进来,跳到洛林的身边,献媚样子的朝洛林一笑,道:“嘻嘻,我来的及时吧。”

    洛林宠溺的揉揉薇拉的头发,道:“不愧是我们家薇拉,太厉害了。”

    枢密大主教面对这蜂拥而入的半兽人战士时候,只是皱起了眉头,看到薇拉进来,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表情变得非常古怪。

    洛林戏谑的笑道:“诸位,我们家梅儿这一段传教的成果都在这里了,请容我介绍一下,这些都是父神的信徒。”

    包围着红衣主教的半兽人呲着大黄牙憨厚的一笑,福尔多甚至都能看清他们牙缝里面的菜叶。

    枢密大主教突然平静的说道:“洛林总督,为了希尔梅莉娅主教,难道你想杀掉我们所有的人吗?”

    洛林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

    然后笑眯眯一点头,的说道:“没错,我就是要杀掉你们。”

    看着洛林无赖的样子,这些红衣主教饶是老脸堪比城墙,却都是被呛的差点吐血出来。

    福尔多看着来来往往包围着他们的半兽人战士,早已是吓得脸色苍白,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洛林,道:“你敢……你敢……。”

    洛林道:“我为什么不敢,今天我要是不把你们干掉,让你们走出这个大厅,那死的就是我和希尔梅莉娅了,这么简单的算术,我总是明白的。

    我女朋友很漂亮,我现在很有钱,我还很年轻,所以说……”

    洛林一耸肩,平静的说道:“我是很怕死的,我不想死,那死的只有你们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