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突然而至的教会高层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六十一章突然而至的教会高层(一更,等会还有一章0

    别看那些影视剧当中。那些个妃子啊,皇后啊一个个全都是漂漂亮亮的,全都跟个祸国殃民的狐狸精一样,其实按照“超级女生”……呃,按照‘皇帝选妃的标准来讲,那些人全都在第一轮就得被淘汰掉~!

    看看清朝皇帝那些妃子的老照片,就知道那些人长的是什么模样了。

    那长的叫一个惨啊~!

    一个个长的跟‘如花’不差上下,拿出去避邪都富裕。

    可是你要是当了皇帝,你就没办法。哪怕是看到那些个妃子,你恶心的把胃都吐出来了。但是为了国家大业,为了民族振兴,你就得拿出为国捐躯的英勇精神出来。哪怕是闭上眼睛,你也得上~!

    同治同学为什么后来得了花柳病?

    还不是被宫里那些个妃子们给恶心坏了。

    结果,他老人家后来只能是去八大胡同这一类的娱乐场所,寻求心灵与肉体上的安慰。

    然后得了花柳病……最后也就杯具了……

    因此上,对于皇帝这个又累又苦,而且充满了危险性的高危性职业,洛林爵爷从来都没有过什么兴趣。

    而且他老人家现在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而且有了好几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正想着要好好地享受人生,更是不会往上凑。

    虽然洛爵爷不会去自找麻烦。但是却并不表示,洛爵爷是个缺心眼儿,会眼睁睁地看着那黄澄澄的黄金从自己的手边白白流走。

    事实上,做为一名拥有五千年悠久文化历史,尤其是有五千年最为先进的官场文化知识的洛林爵爷,他老人家可是刮地皮的高手,号称冥王之友,刮起地皮来,可谓是天高三尺的。

    在那个土地买卖过程当中,当然是免不了上下其手,中饱私囊。

    光是在那土地开发的第一期开发当中,他就搂了三百万亩的土地。在奈安高层甚至是流传一个不太恶意的笑话:‘大家终于不用担心洛爵爷刮地皮了。因为他已经完全把那地皮搂到他自己家里了。’

    不过洛爵爷可是深知‘花花轿子,众人抬’的道理。不光是一个人发财,还带着其他人一起发财。当下赢得了帝国上下的交口称赞。

    大家都说帝国的这位飞鹰战神不仅是能打仗,而且还义薄云天,领着大家一起发财。

    虽然他老人家的声誉现在还没有到‘鸟生鱼汤’的地步,但是却也差不了多少。那声望值简直就是如日中天。就像是第一个刷通了‘巫妖王’的勇士一样。

    不过,纵然是这样,但是也是不可能让人人都满意。

    在那一片举国狂欢的盛宴当中,也有不和谐的声音传出来。

    其中就以教廷的势力为代表。

    这些圣职人员当中虽然不乏以奈安红衣主教希尔梅莉娅为首的,那些敢于面对危险,英勇奋战,一心想要将父神的光辉照遍世人,真正拥有仁慈之心的圣职者。

    但是,教廷当中,也有大量的‘见事摞挑子,遇敌撒丫子。见便宜就伸手摘桃子’的死神棍们。

    而教廷当中。那些个像老鼠屎一样的死神棍们更多一些。这也无可厚非,因为那些拥有仁慈之心的君子们,不管是在任何的角度来讲,都是斗不过那些个小人的。

    就像是贞德,和皮埃尔,科雄。

    前者是圣女,结果被烧死了。

    而后者是英格兰人花钱请来的砖家叫兽,却当了法官,主导对贞德的充满了不公的审判。

    虽然大家都说‘历史是公正的’。

    在那之后的数百年里,仍然会有人指着那些刽子手的子孙,高声指责:“是你,就是你的祖先杀死了贞德~!”

    但是当贞德被烧死的时候,它在哪儿?

    当初打仗的时候,这些真正的圣职者们不少人在希尔梅莉娅的领导之下,与敌人英勇作战,浴血拼杀,再要么不顾危险,救死扶伤。

    对于这些人,洛林爵爷当然是不吝封赏,有功酬功,有奖封奖。希尔梅莉娅也是对他们青眼有加。大加奖励。

    但是那些当初一打仗,就撒丫子跑路的家伙看到事态已经平息,也腆着脸偷偷地回来了。

    希尔梅莉娅出于她那宽大仁慈之心,没有接受洛林派出他麾下内务部的肃清反帝国政府及怠工非常调查委员会,对那些家伙进行铁腕清洗的建议,而是轻轻地放过了他们,也没有追究任何的责任。

    不过这些家伙能当上神棍,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当中不少人都是人渣当中的极品。

    他们看到希尔梅莉娅没有追究,不但不以为幸庆,然后知错改错,痛改前非。而是看到以前的同僚们全都升官发财,当下心中活动起来,不认为这是对方应得的,而是认为自己也应该在其中捞上一份,很是蠢蠢欲动。

    其中不少人对于希尔梅莉娅严格约束他们,不让大家去外面骗那些个新移民们,从中间搂钱,甚至是很不满意。

    他们并不知道这是希尔梅莉对于他们的保护。

    希尔梅莉娅可是深知道,洛林是个什么德性。

    本来洛爵爷就对那些个狗崽子们看不顺眼。要不是自己紧拦着,他早就动手了。现在要是那些个教士们再这么炸刺儿,戳他的肺管子。

    以洛爵爷那个阎王脾气。当即就会调动锦衣卫,悄悄地将那些个人渣全都大头朝下,种萝卜一样种到地里面去。然后看明年春天的时候,地里面会不会长出一大帮的新教士出来。

    但是指望着,这些像蠢驴一样的教士们明白事理,那他们就不是一帮蠢驴一般的教士了。

    因此上,这些家伙在私底下也是没少嘟囔。

    到后来,在那土地大开发的过程当中,这些家伙看到那大片大片的肥沃土地被分割了出去。没让教廷,更重要的是居然没有让自己分上一分钱?

    这也太不把自己……呃,不对,是太不把教会,太不把父神放在眼里了。

    每每一想到这里,这些狗崽子们就痛的捶胸顿足,从眼珠子里往外直滴血。

    其中不少的家伙在福尔多的鼓动之下,纷纷是写了信。要求教廷听从大家的呼声,撤换希尔梅莉娅。

    他们密谋己定,将信发了出去。

    而在那之后,那些个真正的教职者们某一天突然发现,原来那些夹着尾巴做人的逃跑份子,突然又抖了起来。

    那些个死神棍们又像着以前一样,不仅不干活,不去认真地友善地对待百姓。传播父神的恩泽。而是趾高气扬地抬着下巴,对着大家指手划脚。

    再要么就是又跑到外面老百姓的家里去,骗吃骗喝,大干坏事。将大家辛辛苦苦刚建立起来的教廷威信又破坏个殆尽。

    这让大家感到很是愤怒,不过却也有一些奇怪。

    但是由于那些家伙们惯会溜须拍马,迎奉上意,这当然就会比那些真正干实事的人爬的要快的许多。

    那些家伙的职业普遍较高,其中不少家伙都是大家的顶头上司。因此上,大家在愤怒之余。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以前有人试过向着高层写信,越级申诉。可是很奇怪的是那些信,无一例外地回到那被投诉对像的手中。接下来的结果,也就很正常了。无非就是举报人受到打击报复之类的,总之,也全都是很普遍的事情。

    纵然是有一两件申诉的事件,由于民愤极大,闹的影响极坏,费了不少的力气,结果申诉成功了,那被申诉的人也是被教廷极为严厉地查处了。结果等过些日子再看,那货又换了个地方继续当官,而且说不定还要升上一级两级的,过的极其逍遥自在。

    因此上,大家也就不再折腾了。

    只是那些家伙们看到大家像个小受一样,默默地忍受了下来,反而是更加嚣张,更是变本加厉起来,直惹得奈安上下全都对他们极为不满。

    而这些死神棍们胡作非为,狠过了一把瘾。但是他们却还是有自知之明,没有敢把手伸到飞鹰公司之边。

    不过大家看到飞鹰公司日进斗金,简直就是一条流淌着黄金的河流一样,全都馋得直流口水。

    他们现在每天在工作之余,几乎都要站在海港的灯塔上跷首仰望,盼着那教廷能给个回信。然后就可以把脸上带着面具一撕,大展拳脚,在那土地大开发当中狠搂一笔了。

    这一天中午,红衣巡查主教福尔多照例又坐着马车,来到了海港边上。

    他刚一下了车,早有一名教士迎了上来。

    福尔多向外看了看海港上,却见那片水域已经是像向往日一样,密密麻麻地停满了各种的船只。而且在那进出港口处的水道上,还一如往日的充满了拥挤噪杂。

    福尔多仔细地看了半天,却仍然没有发现有挂着教廷旗帜的船只,不禁失望地叹息了一声。

    他犹自有些不甘心地向旁边那教士问道:“怎么,今天还是没有人到吗?”

    那教士干巴巴地笑了笑,道:“是的,大人。小人在这里已经守候一天了。连口水都没顾上喝。确实是还没有人到。”

    福尔多今天心情不佳,听那家伙居然还腆着脸在自己面前表功,不由转头瞥了他一眼,但是看对方一脸的油光,看上去就像是德国的烤猪一样,哪有一点儿‘连口水都没喝’的模样。

    他当下心头火起,冷哼了一声,就要训斥几句。

    这时,就听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道:“啊哈。这不是福尔多那个小崽子吗?怎么今天天气不错啊,怎么还这么大的火气?火气太大是很伤身的。”

    那教士一转身,看到在他们身后站着一个身形干瘦,五十岁上下的老头子,看他身上的衣着并不华贵,就像是一个经营了一辈子杂货店的小老板一样。

    他看到这里,知道那人肯定不会有什么后台背景,顿时大怒了起来,指着对方的鼻子,怒声斥道:“你是什么东西,好大的狗胆子,福尔多红衣主教大人是你这种杂碎随便叫的吗?”

    说到兴到之处,他也不顾对方年迈,上前一步,紧接着,就抬起手来,对着那老人满是皱纹的脸颊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而且为了将那老人打的狠一些,以便能讨得福尔多的欢心。他在动手打人的同时,还将右腿微微提起,做好了准备,再给那老头子的肚子上狠踹上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全然不顾那老人年迈,这狠毒的一脚下去会将他踹个好歹出来。端的是用心险恶。由此可知,他们平时是何等的嚣张跋扈,为所欲为。

    他的手挂着凌厉的寒风,向那老者抽去,眼看着就要挨在对方的脸上。那教士不由带上一丝得意的微笑,就等着听那一声清脆的声响。

    就在此时,他猛然感到腰间一阵剧痛传来,骨节咔啪声响几欲折断,不由大声地惨叫了一声。紧接着,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

    那教士怒声骂道:“那个杂碎居然敢动教廷的……”

    他一边骂着,一边转过了头来,却见福尔多正摆着衣襟,收回那条踹过人的粗腿。顿时息了声音,很是莫名其妙。

    他看到福尔多铁青的脸色,心中一沉,颤声道:“大……大人……”

    福尔多破口骂道:“你真是瞎了狗眼~!”

    说着,犹自不解恨,冲了过去,对着他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打的那名教士倒在地上像条狗一样蜷着身体,不住地‘啊啊’惨叫。

    周围的众人听到这边的动静,纷纷全都围拢过来。但是随即看到是一名教士在挨打,而打人的却是一名身穿红衣的主教。

    有人当即挺身而出,然后……呃……然后伸手拦下了围拢过来的众人,道:“没事,没事。”

    众人看了一眼,随后又全都散了开去。没有一个人上来解劝。

    开什么玩笑?

    教士挨打,这种天大的好事,大家巴不得天天来看呢~!谁会吃饱了撑着,上来解劝。

    那老人站在旁边看着福尔多卖力痛打了半天,这才轻咳了一声,虚伪地解劝道:“行了,福尔多。不要打人。咱们圣职者无论是在何时,都当永存善念。”

    福尔多此时也是累的满头大汗,但是那老人不说话,他也不敢住手,只能是继续痛打。

    此时听了老人的话,他这才停下了手来,然后上前一步,像是条哈巴狗一样一脸驯服地走到那老人的身前,恭声道:“枢密主教大人,您……您怎么亲自来了,是什么时候到的,小人……小人没有及时迎接您的大驾,还请大人恕罪。”

    他说到后来,心情激动的几乎无以复加。枢密大主教,这可是教皇陛下身边的亲信啊,没想到居然……居然亲自来了。

    看来教皇陛下可是对这里的事情极其重视。这一下,自己可以一举整倒希尔梅莉娅。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拉住了那老人的手,然后单膝跪地,恭恭敬敬地在那老人硕大的戒指上吻了一下。

    而倒在地上那名教士虽然全身痛的欲死,但是听到福尔多的话,却是心中震动了一下。心中绝望地叹息了一声:完了,自己真是瞎了狗眼,居然得罪了枢密大主教?这一下可是真的完了。

    那枢密大主教抽回了手,然后淡淡地道:“我也是刚到。在船上时,离的多远就看到你的豪华马车这才下来的。”

    福尔多当即心中一紧。

    他连忙陪着笑道:“大人。其是那飞鹰公司生产的豪华马车只是我买来试坐一下的,看看舒适程度究竟怎么样。要是好的话,就是要给您送过去的。”

    那老人眯着眼睛,淡淡地哼了一声,然后这才道:“对了,不止是我一个人来了,还有其他人也到了。”

    福尔多愣了一下,心中暗道:“还……还有其他人?”

    他顿时幸福的几乎快要昏过去了。还有其他的大人物也来了,看来教廷对自己的报告相当的重视啊~!

    有那些大人物的重视,自己可是再也不用愁以后会不会飞黄腾达了~!

    枢密主教突然好像是觉察了什么。他左右看了看,然后道:“福尔多,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

    说着,一转身,当先一步,向着港口当中停泊着的一艘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商船走了过去。

    福尔多也是急忙跟上。

    他们两人好像是已经全然忘记了,还有一名被痛打一顿,像条狗一样倒在地上的教士。

    不过这也难怪,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仗势欺人的狗奴才来说,甚至比不上养的真狗值钱,当然也不用在乎了。

    福尔多跟着枢密主教,登上了商船。然后来到了船上的大厅当中。只见里面已经坐着不少的人。

    他们一个个衣着普通,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无一不是带着那种叱咤风云,睥睨天下的风范,一看就知是那种久居高位的大人物。

    福尔多来到舱中,看到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不由惊喜地眨了眨眼睛,心中激动的无以复加。

    他们这是打算严办

    这一下不止是希尔梅莉娅,就是包括洛林那个小白脸在内,两个人就要一起被抓起来了。

    他们犯的可是‘渎神’大罪~!

    到时候,洛林苦心经营才得到的那些财产,黄金,珠宝……那些东西就可以举着教廷的教义这根大棒,以‘渎神者肮脏的财产’的名义,全数征收到自己的手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