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大地雄心(上)【万字到,求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利安德尔的脸色突然变得微红,自觉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陛下让我来找洛林大人,是来买地的。”

    洛林和凯瑟琳惊讶的对视了一眼,洛林在将信递回茹曼城的时候,就曾经想过,茹伦德皇帝可能会给洛林带个话什么的,照顾下茹伦德皇帝自己的亲近的小弟。

    但对茹伦德皇帝来说,这也是写个条子或者给洛林写封信的小事情。

    茹伦德皇帝执掌整个帝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句话在茹曼帝国也适用,茹曼的皇权可是高度集中的,地方上由总督说了算,总督的任免又全都操纵在皇帝的手上,一纸命令,像洛林这个在茹曼帝国没有根基的新贵都能毫无争议的当上总督,地方上对皇命莫敢不从。

    在中央的茹曼城里面,所有部门的总长次长也都是皇帝一个人说了算。

    皇帝信任谁,谁就可以在茹曼城里称王称霸,纵横捭阖无人敢当,皇帝要是不信任谁了,哪怕昨天还是所有人都巴结的对象,一夜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人理会了。

    在军队更是这样,各个地区的司令长官,所有的军团长,全都是直接听命于皇帝本人,除皇帝本人和他所任命的地区长官,就像是洛林这样的总督,马雷顿这样的战区司令,或者儒略大公这样的藩王,除此之外其他所有人都不能调动任意一个军团。

    拉塞尔出身平民,虽然贵为红衣主教,但就他本身的实力来说,和那些世家大族差的很远,就连儒略大公的实力也稳在拉塞尔之上,但在和茹曼帝国豪门贵族的斗争中,拉塞尔却屡屡占据上风,就是因为他有茹伦德皇帝的支持。

    纹章院的那帮老家伙们虽然对皇权有限制作用,但他们实际上只是拥有程序上的权力,很容易就会被分化拉拢,在一些事关帝国命运前途的大事上他们还能保持一致,但平常,他们坐在一起不打起了都已经是个奇迹了。

    洛林心说,茹曼帝国之内那个地方不是皇帝说了算,给自己人批点地这种小事情,还需要茹伦德皇帝亲自开口?

    别看洛林在这里弄的这一摊子好像是挺大的样子,但要是对茹伦德皇帝来说,还真不入的法眼。

    茹伦德皇帝要是要照顾那个手下,手指缝里随便漏点就足够他们吃饱了,而且一不贪污二不受贿,是正儿八经的来钱生意。

    别的不说,就是皇帝要某人从国外采购些什么东西来,那其中的油水都足够了。

    但是出乎洛林的预想,茹伦德皇帝却派来了这位宫廷副总管。

    洛林在心里奇道:“只是要地的话,也用不了这么大的阵仗吧?难道还有什么猫腻?”

    凯瑟琳也是一愣,看着利安德尔副总管,说道:“如果只是买地的话,用不着利安德尔叔叔您亲自跑一趟吧?写封信来洛林就帮您办了?”

    利安德尔道:“这件事情说大虽然不大,但是说小却也不小,是陛下亲自交待的,我想还是我亲自跑一趟比较好。而且,陛下还特意交代过,希望这件事情能尽量不要声张,交给其他人我可不放心,万一走漏了风声,可不是好事,所以就只能由我亲自来办了。”

    洛林心里纳罕,怎么茹伦德皇帝非要交待不要声张?

    凯瑟琳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的样子,秀眉一蹙,轻轻的“哼”了一声。

    利安德尔看着凯瑟琳的样子,表情变得有些尴尬和窘迫,道:“陛下当然是不需要这些东西的,这些都是陛下给身边的人置办的。”

    洛林心里更加奇怪,茹伦德皇帝身边的人,算起来不就是这位副总管吗?他们这些人如果要买的话,别的不说,给儒略大公打个招呼,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看着洛林疑惑不解的样子,凯瑟琳冷笑一声说道:“还不是为了这个夫人,那个小姐的。”

    利安德尔被呛的“吭吭”咳嗽了两声,饶是一个四五十的人,还是低下头去不敢看凯瑟琳和洛林。

    洛林“哦”了一声,心下了然,原来这位皇帝陛下是给自己情妇们准备的,怪不得来的是宫廷的副总管,还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这种事情确实声张不得。

    利安德尔道:“其实最早只是露克蕾琪亚夫人想给自己家里置办一些产业。对陛下提了提,想借由陛下给洛林大人打个招呼。”

    凯瑟琳愣了一下,露出了然的神色,低低的说道:“原来是她啊。”

    利安德尔苦笑道:“陛下觉得这么做也不错,所有就想多准备几分,等将来了,您知道,也好留下一些东西。”

    洛林暗自点头,想想那位在太宗死了之后被强行推进了尼姑庵里的武曌姐姐,心里就明白了,心说:这位皇帝想的还挺长远。

    皇帝年纪不小了,可他的那些情妇们可都是年纪轻轻的,在这个人均寿命五十岁的封建时代,等那一天这位皇帝不行了,他的这些情妇可就没人再养了,在一个远离政治纷争的地方给她们留下一片不小的产业,无疑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这种事情,虽然说不上是丑闻,但要是传出去毕竟还是会成为一桩笑谈,其他的贵族了,官员了什么的,给自己的二奶小三置办产业,大可以打着自己的名头来,洛林可不敢说这些堵上大门来求地的人没有不是为了情妇的,唯独皇帝陛下却是不行。

    洛林心里暗暗好笑,暗道:咱们这位皇帝也挺好面子的。

    其实了解这位茹伦德皇帝的人都知道,这位陛下确实是很好面子,出了政绩都是我领导有方,犯了错都是你们办事不力。

    凯瑟琳撇撇嘴,道:“好了,利安德尔叔叔,这样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交给洛林吧,我们会给您办好的。”

    利安德尔微一鞠躬,道:“那真是感谢殿下了,麻烦洛林大人了。”

    洛林笑着说道:“这都是举手之劳而已,称不上是麻烦,利安德尔大人,陛下想要多少土地?”

    利安德尔道:“三……三十万亩。”

    利安德尔知道这个数目到底有多庞大,在茹曼帝国之内,过去曾经有过拥有大于这个数名土地的贵族,不过他们最终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现在的帝国之内,没有一家拥有的土地能大于十万亩的。

    当然帝国内几个大家族的土地加起来绝对超过十万亩,甚至超过三十万亩的也有,不过他们都明白树大招风的道理,很明智的选择了分家。

    利安德尔说完略显紧张的看着洛林和凯瑟琳,这可是皇帝陛下交给自己的任务,当然是不能出什么闪失的,这些地是买给皇帝的情妇的,凯瑟琳对这个可是很反感的,难保说会不会答应自己。

    洛林和凯瑟琳对视一眼,然后凯瑟琳翻了白眼,往沙发上一靠,那意思就是“我不管了”。

    洛林沉吟了一下速度:“利安德尔大人,咱们既然是自己人,我跟您说实话,一次就要三十万亩,确实是有点难度。”

    凯瑟琳惊讶的看了洛林一眼,不过瞬间就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利安德尔露出为难的表情,道:“很难办吗?”

    洛林摇摇头道:“这么说吧,说简单很容易,仅仅是目前勘察记录过的土地,都已经有一亿七千万亩了,三十万亩实在是不算什么,随便找个地方画个小圈都够了。

    但这可是陛下要的土地,那是凯瑟琳的大伯,而且还劳烦您从茹曼城大老远的跑来,不管从那个方面来说,我都不能不重视这个。

    要是真让你跟外面那些来求地的人一样,拿着证书自己去标地,先不说陛下会不会说我没有眼色,就是妮可也饶不了我啊。”

    凯瑟琳尖尖的皮鞋在洛林的小腿上踢了一下,嗔道:“胡说什么那。”

    洛林握着凯瑟琳的手,对利安德尔笑道:“利安德尔总管,您是带着使命来了,所以这件事情我怎么说也得办漂亮了,让陛下满意。南面的草原虽大,但其中条件优越的地方并不多。尤其是还要离着城市不太远的,这样算下来,最合适的地方也就那几十万亩而已。”

    凯瑟琳点点头,道;“既然是我大伯要,利安德尔叔叔您也来了,我们自然不能拿次等的土地充数。”

    利安德尔松了口气,微笑着点点头,道:“殿下,大人,您多费心了。”

    洛林摆摆手,道:“应该的,不过利安德尔总管,您来的还是有些晚了,前一段的战争中,儒略大公和东方诸省的多为官员,帮了我们奈安良多,甚至说,没有大公的协助,我们很可能就不能度过这次难关。”

    利安德尔心里苦笑,暗道:该来的还是来了,我就说吗,拉塞尔那样胡搞,凯瑟琳和洛林不可能一点脾气都没有。

    利安德尔赶忙说道:“在战争期间,陛下每天都在关注您送来的战报,不过,殿下,大人,您也知道,拉塞尔实在太不是东西了,只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茹曼城的那些人都是什么德性,您也知道的。”

    凯瑟琳面色不愉的冷哼一声,洛林拍拍凯瑟琳的手,对利安德尔摆摆手道:“也没什么,毕竟都过去了。”

    利安德尔摇摇头,道:“殿下,大人,现在在茹曼城,大家对拉塞尔都和不满意,但又有什么办法?

    我的职责只在宫内,这些事情我说不上话,不然早就要拉着拉塞尔在陛下面前评评理了。

    洛林大人,您在奈安仗的那么艰苦,敌我势力悬殊,连公主殿下和雷欧殿下都冒了生命危险,您还是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拉塞尔在北边折腾了这么多年,都快把帝国打穷了,还没能征服那些野蛮人。可他居然还好意思在陛下跟前说,洛林大人的功劳不宜奖励,这不是小人的行径吗,对他的作为茹曼城很多人都不齿,还有人在一直为洛林大人叫冤那。”

    利安德尔不停的说完这一通,最后脸都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气的。

    “哦,是吗?”凯瑟琳凤眼一眯,俏脸紧绷着寒声说道:“拉塞尔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

    洛林可清晰的跟到凯瑟琳抓着自己手的力量越来越大,低头看到凯瑟琳修长白皙的小手上手筋都蹦了起来。

    洛林伸手揽住凯瑟琳的肩头,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只要好处落在咱们手里就行了,其他那些虚名什么的,都是浮云了。”

    凯瑟琳一拍洛林的手,哼了一声,道:“你的心倒是挺宽的。”

    利安德尔道:“陛下还特意让我转告洛林大人,大人您的功劳是谁都抢不走抹不掉的。陛下这么做,有陛下的苦心的。”

    洛林点点头,道:“我知道,好了,不说这个,利安德尔总管,既然陛下要三十万亩土地,我自然是会全力准备的,不过前一段时间这些最优等的土地大都已经给了关系户了,给我几天时间的,我再想想办法,一定做到让陛下满意。”

    利安德尔唯一弯腰,诚恳的说道:“麻烦殿下和洛林大人了。”

    洛林道:“利安德尔总管,您再跟我们客气,我可就生气了。”

    利安德尔拍拍脑门,道:“是,是,那我就全当是休假了。其实这趟过来,也是代陛下看看公主殿下和雷欧小公爷在奈安的生活怎么样。见您比在茹曼城的时候高兴多了,现在看来,公主殿下一定是很幸福了。”

    其实茹伦德皇帝可不是这样给利安德尔副总管说的,茹伦德皇帝当时对利安德尔说:洛林这个小子,看着老老实实,其实花心透了,你看他这一走,带跑了几家的闺女,你去奈安了,要仔仔细细的看看,要是妮可在那里被那混小子欺负,我就把他调回来放禁卫军里面看着。

    凯瑟琳抱着洛林的胳膊,得意的一笑,道:“马马虎虎吧,就是这一大一小整天给我惹事,尤其是雷欧,这时候早不知道又跑那里疯去了。”

    利安德尔道:“小公爷的英雄事迹在茹曼城都传遍了,现在说起雷欧殿下,都赞殿下将来一定是咱们帝国几百年才出一个圣明君王,别的不说,就连皇宫内很多东西,都贴着雷欧殿下那家飞鹰公司的标志那。”

    凯瑟琳含蓄的笑道:“这话您可别对雷欧说,让他知道,指不定又要得意成什么样子,他现在皮的很,我都快管不住了。”

    洛林拉着凯瑟琳站了起来,道:“利安德尔总管,您也远来劳顿,现在我这里休息吧,没事了就在奈德尔城里多走走,这里新鲜的事情也不少,陛下交代的这件事情,我现在就去办。”

    送走了利安德尔,洛林拉着凯瑟琳问道:“这个露克蕾琪亚夫人是谁?”

    凯瑟琳没好气的白了洛林一眼,道:“怎么,你很关心吗?”

    洛林赶忙摇头,道:“那里,只是问问而已,说句话就能让陛下这么上心,可想也不简单。”

    凯瑟琳哼了一声,道:“一个很有女人味的女人。我说你,有空关心别人的女人,还是先把跟前的事情处理好吧,咱们手里明明还有很多不错的土地,你怎么对利安德尔叔叔说没有了。”

    洛林一摊手,道:“答应的太简单了,在你大伯看来,岂不是显得咱们没诚意吗。你大伯要是知道这是我千辛万苦劝说别人,还搭上自己的钱才给他的凑起来的,你说他会不会很感谢我。”

    凯瑟琳睁大了眼睛看着洛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粉拳一捶洛林,道:“滑头!不过吗,我大伯好像还就吃这套。”

    洛林哈哈一乐,道:“而且,我还有个顾虑。这次来的是利安德尔,是陛下要的土地,咱们轻轻易易的就给了,在那些有心人的眼里,焉知这不是试探。”

    凯瑟琳略一思索就明白了洛林的意思,跟着点点头。

    洛林道:“这次陛下的情妇,下一次说不定就是陛下那些便宜小舅子,再下一说不定就是那些小舅子们的情妇。

    你知道那些人的贪婪,陛下会约束他的女人,可他的女人不一定会约束她们的弟弟。

    咱们手里的这些土地,除下咱们自己留的,剩下的给你老爸都不一定够,谁知道未来会不会还有什么关系户来打招呼,有备无患吧。”

    凯瑟琳柳眉一竖,厉声说道:“他们敢!”

    洛林道:“怎么不敢,即便是你我在这里的时候他们不敢,可这片土地是咱们打下来的,是我们自己的功业。我不想等我走了以后,奈安省会因为土地变得乌烟瘴气。”

    凯瑟琳叹了口气,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件事情看来得好好规划一下,也只有让利安德尔叔叔在咱们这里多玩几天了。”

    ——————————这天清晨,当太阳从地平线上刚刚升起,空气中仍然还带着丝丝的寒意。

    位于奈德尔城外港,那座高大的了望塔上的了望员已经敲响了塔上的铜钟。

    通过长短不一的钟声信号,向港口上宣告着,飞鹰航运公司的旗下的‘幸运黄金’号三桅帆船到来了。

    飞鹰公司旗下现在已经有了近乎百艘的大型商船。而在此同时,在奈安的造船厂当中仍然有新船在建造当中。

    那些船只在玛迪多姆海上也是不停地来回奔波,通过那个大陆中间与各国相联的黄金水域,向着各国倾销着他们的商品——宝石,,黄金,象牙……据说如果你花的起价钱,甚至可以买到生活在奈安南方丛林里神秘的精灵们巧手打造的工艺品。

    而飞鹰公司的主要商品,却是他们的食盐。

    由于那食盐质优价廉,而且制造成本极低,再加上洛林的大规模化生产。这种东西已经对玛迪多姆海沿岸各个国家的食盐制造体系造成了致命性的打击。纵然有还在勉力维持的,但是那也是在惨淡经营。

    食盐,这种仅在粮食之下,关乎民生的商品,现在可以说已经完全掌握在了飞鹰公司的手中。

    在以前,茹曼帝国想要和跟谁耍流氓,那还得要派军队,由帝国的双花红棍们带着出去打群架。

    很黄很暴力的说~!

    而且战争这种东西,一向是风险很大的。

    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是百战百胜。

    也就说,纵然是以茹曼这样的老牌帝国主义强国,一旦打起仗来,也是得要冒着万一打了败仗,就要陪着笑脸,跟人说好话。割地赔款,也少不得再拿公主什么的,跟别人和亲。

    但是现在这件事情就轻松多了。

    如果有谁惹的洛林爵爷不高兴,只要他老人家一纸令下,一个‘食盐贸易禁运’。那么对方在三个月里面就得不到一粒食盐。

    虽然拥有食盐的一般都是‘海沙帮’这一类江湖当中的二流角色。但是却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全都富的流油。

    而那食盐的价值说起来,就像是当今世界上的石油一般。

    更何况,洛林手中拥有天独厚的技术优势。

    食盐这种关乎民生的产品,消耗量极为巨大。只要是个人都要吃饭,吃饭,就要吃盐。哪怕你是皇亲贵胄,不吃粮食,光吃肉,但是那也得要配上食盐,不然你也是受不了的。

    而洛林的那种制盐技术,完完全全地从后世极为成熟的方法当中,抄袭而来。那方法可是经过严格的工业化大生产检验的,完完全全地超出了这个时代。

    因此上,食盐这种看上去并不起眼的东西,一到了洛林的爵爷的手中,也就相当于葵花宝典到了东方不败的手中一样。那还不是菜刀在手,天下我有?

    这样一来,根本就不用派出一兵一卒,就可以收拾他们。

    而他们的政府官员们也不得不面临一大帮因为没有盐吃,而变的极为愤怒的老百姓们。

    甚至因此而导致他们的首相下台,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对方再不识实务,不是洗白白之后,乖乖地躺在床上,任由洛爵爷的蹂躏,而是继续进行无所谓的挣扎抵抗。

    那么洛林爵爷就会再辅以其他的手段。

    像是设置贸易壁垒,提高贸易关税了。大规模收购黄金,造成黄金市场价格在短期内疯狂波动了。利用手中的船队进行大规模的粮食走私,造成对方的粮食短缺。或者是针对他们当地的某一项特产进行倾销,打击和摧毁他们的经济基础。

    就这样几套组合拳打下去,完全可以直接就从经济层面打垮他们~!

    而那些国家的领导人们当中也不是没有远见卓识的英明人物,在飞鹰公司进行他们的食盐倾销战略之时,进行过奋力的抵抗。又是政策封杀,又是提高税率,又是偷偷地进行盗版复制。

    但是飞鹰公司下面的秘密情报部,锦衣卫也不是吃素的。

    在锦衣卫下属的中央情报局,也就是cia,专门就是干前两项工作的。并且在他们的执行手册当中,还有一系列的针对各种不利情况的应对方法。

    只要是有人敢对飞鹰盐业不利,先进行收买,收买不成,那就栽赃陷害。如果栽赃陷害还不成,那就向他的上司行贿,向他的妻子,二奶,儿子,女儿……这一系列黄金大棒打下去,保管是打人头晕脑涨。

    如果这些还做不到,那就是这世界上最为品格高尚的圣人了。按照教廷的说法,这种圣人一定是会上天堂的。

    而cia的特工们是绝对不会介意帮他们一把的。相信那些能早一天上天堂的圣人们对此,也会很高兴的。

    而那些偷偷地从飞鹰盐业的制盐场刺探出他们生产技术,偷偷在其他地方进行复制盗版,想要借此谋利的人,也并会有什么好结果。

    因为锦衣卫旗下还有另一个组织专门负责这项工作——联邦调查局。那些流氓可是更加狠毒。

    只要是让他们发现有谁敢偷窃飞鹰公司专利技术,那些受到茹曼帝国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律保护的专利技术,就下狠手收拾。

    他们可是不在乎什么管辖权的问题,只要是犯了茹曼的法律,哪怕你是在躲在亡灵岛上,也是抓回来。然后按照茹曼奈安行省总督洛林伯爵最近颁布的,先在水牢里面关上一百五十年,然后再给你请律师,上法庭打官司。

    而那些盐场也会在某一次天灾当中,很是奇怪地起火爆炸,完全毁掉。

    “幸运黄金”号帆船这一次是从东方行省的港口出发,回到奈德儿城的。在那船上装满了奈安人所急需的粮食、布匹,还有大型牲畜。

    奈安虽然是一个农业省,但是一直以来政策的重心在于军事上面。再加上现在的南部大开发,造成了劳动力的奇缺。而按照帝国法令,又不允许使用奴隶。因此上,那些吃的是草,挤的是奶,而且从来不要工资,不喊苦,不叫累,一直任劳任怨的大牲口也就成了人们的最爱。

    除此之外,船上还有一大批的乘客。

    卡洛斯就是其中之一。

    他原来家中并不富裕,只是一个普通的农人。家中的土地全都是从地主手中租来的。

    后来到了服役期,于是在君士丁堡儒略大公手下当了几年的兵,在战场上也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再后来混过退役之时,厌倦了血腥撕杀的生活,当下选择退役。

    刚好这时,接到儒略大公新颁下的奖励法令,听说这边有土地发卖,当下也没多想。在选择一笔丰厚的退役金,还是选择一块土地的时候,当即就选择了后者,然后拿着文件,登上海船,过来这边碰碰运气。

    土地~!

    一想到这个词儿,卡洛斯就不由感到一阵激动。

    做为一个农家的儿子,他对于当初给地主家干活的经历可是记忆犹新,也一直梦想有一块自己的土地。

    他还记得父亲一直说过的话,土地永远都是一个人的灵魂。没有了土地,也就没有了灵魂。

    现在,他即将拥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了~!

    卡洛斯站在船头上,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那一座海港城市。

    因为他们来的早,在进港的水道当中,还没有出现像是每天中午到达运输高峰期时特有的拥堵现象。

    “幸运黄金”号只是在港口外略略等了一会儿,就在引水员的带领之下,驶进了港口当中。

    他们刚好与另一艘正要出港的海船擦肩而过。

    卡洛斯还与对面船上一个衣着普通的人在近距离打了一个照面。虽然对面那人衣着普通,但是卡洛尔却从一个军人敏感,一下子就可以从对方身上觉出不妥来。

    那人一直不停地摸着胸口,明眼人一看就知,那人在身上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过他却并不在意,在对方那警觉的目光当中移开了视线。只是隐隐对那人的身份有些好奇,但是随即就将对方忘在了脑后。

    他并不知道,那人其实是福尔多巡查主教派往教廷的秘使。在他的身上藏着福尔多精心收集来的,关于希尔梅莉娅的黑材料,以及数名区主教写的联名要求罢免她的文件。

    那艘船出了港口之后,迅速地升起船帆,然后在风力的帮助之下,飞快地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而在另一边,‘幸运黄金’号此时也缓缓地停靠在了港口的栈桥上。

    水手们合力将船上的跳板搭在了陆地之上,然后一起欢呼了起来。他们虽然航行在海上,但是他们的根却仍然在陆地上,看到陆地当然也是极为亲近。

    卡洛斯拎着自己的行李,夹杂在下船的人流当中,慢慢地走下了跳板。

    因为在海上航行这么多天的原因,当他重新踩在那坚实的大地之上之时,却感到自己的脚下有些发飘,不禁踉跄了两步。

    旁边一名水手看了,急忙伸手将他扶住,笑道:“你看来是极少坐船的。是不是脚下发虚啊?这很正常,在海上颠簸惯了,刚一踩到地上,都是这样的。我们跑船的人都把这个叫晕码头。只要多走几步,就好了。”

    卡洛斯很惊讶地看了那人一眼,然后道了一声谢,这才松开了手。然后向那人问道:“请问,飞鹰公司怎么走?”

    那水手愣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着卡洛斯一番,道:“你一定是买土地的吧?”

    卡洛斯点了点头。

    那水手笑道:“那么祝贺你了。未来的地主大人。飞鹰公司就在总督府的前面。你只要一打听就知道了。

    不过,您要是第一次来的话,我可要提醒你,你需要先到飞鹰公司的总部去办一下手续的。哈,那边正好有一辆公共马车,你可以坐上那马车,直接到门口下就成了。”

    说着,站在道路的旁边,高高地举起了帽子。

    “公共……公共马车……”卡洛斯不由愣了一下。一转头,看到一辆很长,很宽大,足有六匹马拉着的马车,不由张口结舌地道:“那……那是……那是什么东西啊?”

    水手很自豪地向他介绍道:“这是我们本地的特色之一,公共马车。它有固定的线路。只要五个铜板,你就可以坐着这个,很快就可以到达目的地。”

    此时那马车已经行驶过来,停在了他们的身边。

    水手拉开了车门,向着车夫高声喊道:“喂,朋友。这位是到总督府的。他是刚来的,你们一定要照顾好他。到站的时候,和他说一声。”

    马夫豪爽地答应了一声,道:“没问题,上来吧~!”

    卡洛斯心中不由一动,刚开始以为自己这是遇到某种诈骗团伙,但是看到那马车当中已经坐着许多的人,男女老幼全都有,其中还有两名身着制服的军人。再加上在港口各处还有数辆同样的马车在来回穿梭,当即打消了顾虑。

    他拎着自己的行李,爬上了车去,然后犹豫了一下,向那水手,道:“我应该付你多少小费?”

    那水手愣了一下,然后张开大嘴,无声地大笑了起来。而在那马车上的众人也是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水手笑道:“先生,这不用付钱的。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己。”

    说着,举起自己的帽子,微微向上一抬,行了一个礼,然后就走了开去。

    卡洛斯不由愣了一下,很有些讪然地坐在那马车的长凳之上。

    此时马车缓缓地前行。

    卡洛斯通过向那宽大的车窗外看去,这才发现,那马车上居然镶嵌着只有豪门贵族家里才有的玻璃,不禁又是一阵惊奇。为了确定起见,他还伸手摸了摸。

    终于确定,那确实是玻璃没有错的。

    卡洛斯不禁越加的惊奇。这一辆马车居然都能镶的起玻璃?

    他有心想要找个人问一下,但是看到旁边众人充满笑意的目光,当下知趣地闭上了嘴巴。他可不想让人把自己当个乡巴佬。

    卡洛斯透过车窗,向外看去。只见大街上人来人往异常的热闹。路边的店铺当中各种货物琳琅满目,街上还有提着各种东西的小贩来回叫卖。

    人们每一个人的脸上全都带着笑容。那是一种从里到外,充满着对明天的希望,而且有足够的信心得到的笑容,显的格外的开朗。

    卡洛斯看了,不由连他的心情也是开朗了起来。

    马车又行了一段路程,这中间又不断地有人下车,又有人上车。

    每一次停下车来,卡洛斯都要紧张一下,看是不是到了总督府。

    又过了一会儿。马车再次停了下来。那车夫高声地向着车里叫道:“那位海港上车的客人,在这里下车了。前面就是总督府。没有人可以在那里停车的。”

    卡洛斯急忙答应了一声,又拎着自己的行李从车上跳了下来。

    那车夫看了看他,然后道:“前面再过去一点儿就是了。你得要走过去的。”

    卡洛斯道了一声谢,转身刚要离开。

    这时那车夫当即变了脸色,怒声喝道:“回来。你还没给车钱呢~!”

    车上的众人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卡洛斯当下大窘。急忙掏出了几个铜板递了过去,然后飞快地跑开了。

    等跑远之后,他这才偷偷地回过头来看一眼,发现那马车已经离开了,这才放下了心来,拎着行李向不远处那个大门走过去。

    他来到了门前,向着门卫说明了来意。然后按照对方的指点,绕过了总督府的正门,从旁边一个侧门进去。来到了一个高大的建筑跟前,看到门前挂着的飞鹰公司的招牌,知道自己是来对了地方。

    他来到那大楼当中,一进门,就看到对面有一个巨大的提示板,上面用文字标明了各种办事的程序。

    卡洛斯看了一下,然后按照上面的提示。穿过了一个走廊,结果看到前面已经排了长长的一队。

    当下,他也是排在了人群的后面。

    又过了一会儿,他这才进到了那房间当中,在那办事员的要求之下,掏出了藏在贴胸处的儒略大公的批条,递了过去。

    那办事员看了那张批条,当下愣了一下。然后在卡洛斯不安的注视之下,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道:“请跟我来。”

    说着,带着他,又从办公室里出来,沿着楼梯,爬到了最顶一层上。那办事员在一个宽大的门前站定,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

    卡洛斯不敢怠慢,也急忙跟了进去。

    进到那个办公室当中,他这才发现那个办公室装修极其豪华,就连地上也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而在四周全都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模型,有船只,有骑兵,有堡垒……等等等,好像是置身于一个玩具的王国当中。

    这时,那办事员走到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和着坐在那里的一个人低声交谈了起来。一边说,一边将那张批条递了过去。

    卡洛斯这才注意到,坐在那办公桌后面的一个长的白白胖胖的小男孩。而在那男孩宽大豪华的办公桌上,还扔着一本书,很显然是那小男孩刚刚扔下的。

    卡洛斯偷眼看了一下,发现那书名是。

    这时就听那小男孩怒声吼叫了起来:“那个可恶的老头儿。又是不给钱,光批条子。这不是从我的兜里明抢嘛?”

    卡洛斯不由愣了一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