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红衣主教在行动(一万字,求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五十五章红衣主教在行动(一万字,求票)

    那人双手颤抖着。异常紧张地在那张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即在旁边坐倒了下来。

    他急喘了几下,还是感到有些不安,又抄起了旁边的酒瓶,大口地狠灌了几口,这才缓缓地镇定了下来。

    他镇定下来之后,却发现有什么东西迷了眼睛,伸手一摸,奇怪地看到手上全都是湿淋淋的水迹。

    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层汗珠,于是急忙拿起了袍袖在额头上拭了一下。将那汗水全部擦了一个干净。

    虽然处于他的那个位置,很多高层间的秘闻并不可能接触到。但是他却知道,这位以代表着‘正义与公平’之花——‘龙涯草’以家族徽章的洛林伯爵。

    这个人虽然年青,而且还只是一个乡下的小贵族出身。

    像那样的年青人,在他治下的教区也是一抓一把。而且那些年青人不管在外面多么地好勇斗狠,而在他的面前一向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但是却并不表示,洛林伯爵也是一样。

    虽然那位伯爵原来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乡下小贵族,但是却如慧星一般横空出世。只是两三年的工夫,就已经成为只能让人仰望的存在。

    在这一战之后,‘飞鹰战神’的称号已经响彻了大地。

    提起他的名字来,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现在自己却要在他的背后放冷箭,打黑枪。

    这种压力不可谓不重~!

    那家伙不光是战功卓著,而且还是一个打闷棍,拍黑砖的老手。

    想当初,阿尔摩哈德的那位帝国重臣的儿子小德斯皮,据说就因为在他面前吐了一口痰,得罪了那个家伙,结果他大发脾气,就将对方硬生生地整了一个死去活来,关进黑牢,判了五十年徒刑。

    后来,老德斯皮听到消息,带着七万小弟,去跟他喝茶讲数,进行友好谈判。

    但是,他又使的阿尔摩哈德帝国七万皇家精锐在一夜之间死了一个干净。(洛林道:“天大的冤枉啊~!说多少次了,那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干的。只有雷斯特那个老变态才下的去这么狠的手~!)

    在镜水湖追击战中,更是将帝国皇家舰队追杀了一个片甲不留。

    曾经纵横七海的阿尔摩哈德皇家海军,拥有无数崔巍战舰的皇家海军,强大无比的皇家海军,最后只落得片板归国。

    阿尔摩哈德宫廷大法师,那是何等人物?但是被他捉到之后,活生生地给折磨的欲生欲死。

    那位大法师平时看上去好好的,但是只要谁在他耳边一提‘枫叶丹林’几个字,立刻就会精神错乱。

    而那个龙涯草伯爵。那个洛林仍然还不善罢甘休。后来更是带领枫军,攻入阿尔摩哈德。将帝国重臣老德斯皮抓住之后,折磨至死。

    据说。由于手段太过残忍,老德斯皮的灵魂无法安息。

    在他死去的那个地方,直到现在,每天夜里还能听到老德斯皮的鬼魂在彻夜的惨叫,数里可闻。

    而阿尔摩哈德的皇帝陛下也被那个洛林给抓到,虽然没有被他冷血地当场处死,但是却幽禁了某一个神秘的地方,与世隔绝,过着生不如死的监狱生活。

    在枫军在阿尔摩哈德驻扎期间,他更是使尽了各种的手段,敲骨吸髓,从那些阿尔摩哈德贵族们身上搜来了无数的财宝。将阿尔摩哈德的地皮刮了一个天高三尺。

    就连力挽狂澜的伊莎贝拉皇后陛下也不得不将自己的手饰卖了,以应付他的无耻搜刮。

    就连茹曼帝国的首相,拉塞尔红衣主教大人,当初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得罪过他。虽然他现在还暂时没有办法报仇。但是那个流氓却更加缺德~!、

    他又编写的无数个经典的剧本,在那里面所有的坏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拉塞尔~!

    只要是故事当中有一个拉塞尔的人出现,不管他是哪一个种族:人类,半兽人,地精,野精灵。地狱恶魔,猪头人。你看都不用看。立刻就知道,那就是一个坏人~!

    这种方法,比起那些折磨人的手段来,更加无耻。因为酷刑折磨,只是痛苦一段时间,可是这种方法,却是让人遗臭万年~!

    那个洛林伯爵,

    那个可怕的洛林伯爵,

    那个坏的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洛林伯爵。

    人们现在纵然是恨他,但是在诅咒他的时候,都不敢提他的名字。生怕他产生心电感应,然后带着人杀过来,将自己抓起来折磨一个生不如死。

    福尔多看他的样子,不由鄙夷地一笑,道:“我的朋友,这可不像是当初我那个意气风发,向着教廷主动请缨,到野蛮的异教徒区传教的学院高才生。”

    那人冷哼了一声,道:“狗屁,你以为老子不想和你这人渣一样,找一个富裕的教区,然后整天和那些闲的无聊的贵族夫人一起谈人生、聊理想?

    老子知道的可是很清楚。我不像你们这样的家伙有后台,有背景,有一个好爸爸。可以给你安排一个舒舒服服的好前途。

    我唯一只能靠的只有我自己。如果我当时不写信主动请缨,等教廷分配。我这一辈子都得蹲某一个角落里面给人洗盘子。混的好的话,三五十年后,在某一个小教区当一个小区的主教。

    再拼命搜刮一点,临死之前或许可以给自己盖一个小教堂。”

    福尔多一时沉默不语。

    他心中知道。那人所说不错。这根本不用找什么特例。据他所知,当初和他们一起毕业的那些同学当中,有许多人……呃……绝大多数人现在都是过着这样的日子。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有些庆幸起来。幸亏的自己有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后台,然后又傍上了那位夫人。跟了一位好的大人。再苦心钻营了这么些年,这才算是小有成就。

    而其他许多的同学现在可还是都在贫困线以下,挣扎着过活。在父神节的时候,才能吃上一顿火腿鸡蛋。

    那人看他不再说话,当即拿起那酒瓶,又狠灌了一口,继续道:“也就是你这小子沾光自己有个好爸爸。这些年可以爬的这么快。但是别忘记了,这也不过是近十年的事情。在那之前,咱们一起毕业的可是没有几个人比得上我的。”

    说到后来,那双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从那细缝当中可以看到奸滑自得的光芒闪动。

    福尔多看到他的模样,不由悄悄地咂了咂自己的舌头。虽然他现在的职位已经比那人高了许多,但是此时他突然发现,尽管过了这么多年,尽管自己在教廷当中见识了不少,但是自己还是不如对方聪明。

    想到这里,他谨慎地看了对方一眼,心中决定。就是这件事情圆满了结之后,那人调到其他的教区,自己也要偷偷地向教廷说他的坏话。免的对方逮到机会,施展出才智,爬到自己的头上去了。

    那人一直拎着酒瓶大口大口地灌着那瓶依多利亚城杜尚庄园801年的红酒,感到福尔多的眼神有些异样,当下移开了酒瓶,愕然问道:“你怎么了?”

    福尔多心中一慌,急忙移开了眼神,轻咳了一声,道:“没。没什么。”

    那人紧盯着他的面孔,过了好一会儿,突然哂然一笑,道:“福尔多,你这人一向都是这样。”

    福尔多以为对方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由心脏急速地跳动了起来,勉强一笑,道:“我?我怎么样啊?”

    那人晃着手中的酒瓶,道:“你怎么样?你一向都是小气呗。不是我说你,你抠完屁股再吸手指着的个性什么时候能改改?不就是一瓶红酒吗?至于紧张成这样。小气鬼~!”

    说着,他一仰脖子,在福尔多惊讶的眼神当中,将那红酒全都灌进了自己的肚子,然后意犹未尽地又吸了两口,直到确定瓶中再也没有酒了,这才将那酒瓶往身后一甩,大模大样地道:“给我再拿一瓶来,这酒甜的厉害,真的很不错。”

    福尔多不由苦笑了一下,要是以他往日的个性,别说是酒了,早就拎着大棍子撵人了。可是现在他还要借重对方的地方,不值的为一瓶酒搞坏了关系。

    于是,他站起身来,来到旁边的一个柜橱边上,打开柜门,看着里面放着的几瓶酒,犹豫了一下,伸手将其中最便宜的一瓶拿了出来,然后转身递了过去,叹道:“我可就剩下这一瓶好酒了,你可省着一点儿喝。”

    那人嗤笑了一声,接过酒瓶之后,极为粗暴地咬下瓶塞,

    然后又是一通狂灌。

    他狂灌了一通之后,眼角的余光看到福尔多很是漫不经心地将那份文件放在桌案之上,不由怔了一下。道:“对了,关于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做?”

    福尔多笑着一指桌子上的文件,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报请教廷,让他们派下重兵干员,出动护殿骑士团的圣骑士,仲裁官,前来捉拿那个女人,带回教廷,如此大罪,等待她的将是宗教裁判所最严审判~!

    有圣骑士,仲裁官出面,再加上教皇陛下的圣喻,哪怕是帝国的那位至尊都要掂量掂量。

    到时候,纵然是那个人再怎么厉害,可能会为一个女人跟我们翻脸吗?又怎么敢跟我们翻脸?”

    那位区主教当即坐直了身体,道:“这……这不妥当吧?”

    福尔多笑道:“看你紧张的模样,好像那个人有三头六臂一般。”

    那区主教滞了一下,然后道:“你……你见过半兽人吗?我……我见过。”

    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接着道:“他们都有两米多高,拎着一根大木棒子,一棒子下去就可以把人砸的脑浆迸裂。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奈安的心腹大患,每年都要跑过来抢东西,烧杀劫掠一番。奈安军队一直都拿他们没有办法,把那些家伙称为‘兽灾’。

    而且今年尤其严重,还组织起了十多万的联军。我当时在城墙上看到,扑天盖地,密密麻麻的全是半兽人。

    你没有到过现场,不知道。

    当时那恐怖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传说当中‘死灵的百万军团’入侵大陆时一模一样。那些半兽人看上去,就像是深渊恶魔一样可怕,我当时都以为世界末日要来了。

    可是……可是……那个人只是挥了挥手,那些半兽人就全都被打败了。在奈安城下,一场大水就将他们全部冲的无影无踪。

    那个人可是被称为‘飞鹰战神’。

    据听说,在他们家乡时,他就曾经降伏过一头神圣巨龙。而且在枫叶丹林,还领着几百人,就打的阿尔摩哈德七万皇家精锐全军覆没。

    而且他还不光是会打仗,还写了不少的经典的歌剧。那些不管哪一个拿出去,都可以流芳百世的。

    除此之外,他还极能搂钱。你别看奈安市面上挺繁荣的。公司满天飞,经理多如狗。可是这里面百分之八十都是他在当后台老板。

    ‘富可敌国’已经是狠厉害了吧?

    可是在他面前,那算个屁~!

    据我所知,早上他花一个金币,中间哪怕经过一千个人的手,但是到了晚上,那钱绝对是又回到他的口袋里面。

    在奈安的高层中间有一个笑话说,这位洛林爵爷以前一直是刮地皮高手,号称‘天高三尺,地薄七分’。外号叫做‘冥神之友’。在来之前大家还都很担心。可是他来之后,大家反而不用担心了。

    为什么?

    因为他已经完全把地皮全搂到他们家了~!

    再要刮地皮的话,那就是挖自己的墙角了。因此上,他也就再不用刮地皮了。

    对于这么一个战功卓著、知识渊博,睿智无双,而且机敏过人的人,你居然……居然想要跟他来硬的?”

    他顿了一下,向前微微地一倾身体,肯切地看着福尔多,道:“福尔多,我的朋友。听我一句吧~!

    对于那个人,你一定不要力敌。

    要我说的话,你应该报请教廷,然后让教廷下一纸调令,以升迁重用的名义,将希尔梅莉娅调走。到了教廷之后,该审判的审判,该火刑的火刑。这样既安全,又稳妥。那人鞭长莫及,也就无可奈何了。”

    福尔多见他居然对自己指手划脚,当下冷下了脸来,断然地一摆手,道:“沃特洛,我知道该怎么做?用不着你来指点。”

    他想起自己在奈安这一段时间受的折辱,不由心头怒火升起。

    因为明知道,在近期之内和洛林闹翻极不理智。可惜的是,他在别人面前一向骄横惯了,尤其是在洛林面前,纵然是心里恨的发痒,但是还得装笑脸,当孙子,早就到了忍耐的底线了。

    关于这一次的行动,他还希望着,他背后的那位靠山能如在他来之前所保证的那样。

    自己找到希尔梅莉娅的错处。然后一封密信传过去,告诉他这里的实际情况。然后他在圣光大议会上据理力争,要来更多的权力,派出教廷最为强大的制裁部队,如神兵天降。

    到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不用再装孙子,连着洛林那个可恶的小白脸一起收拾掉~!

    抓了希尔梅莉娅,打击奥巴赫姆派系的实力,替自己那位靠山成为下一任教宗铺平道路。自己占据奈安红衣主教的位置,可以在土地发卖过程中大发其财。

    收拾掉洛林那个小白脸,一出胸中恶气。

    而且那小白脸不是长公主殿下的情夫吗?抓了他,在严刑拷打之下,甚至是曲打成招,让他说出与长公主殿下私会时的细节,然后昭告天下,可以打击茹曼皇家的威信。

    可是这一石五鸟的绝世妙计~!

    最好是在洛林戴上满是铁荆棘的酷刑铐之时,自己再在他面前冷冷地问上一句‘阁下,别来无恙乎?’,再用沾了盐水的九头蛇鞭在他的身上狠抽上一顿~!

    最后再让手下一路押解,一路毒打。

    最好是将他折磨至死,方可消了心头之恨~!

    沃特洛看到他咬牙切齿,面孔狰狞扭曲的模样,不由心头打了一个寒战。知道福尔多心中已经是打定了主意,一时间也不再多说什么。

    他在心里想了片刻,等福尔多平静了下来,这才道:“福尔多大人,你想要怎么做是你的事情。至于我,我可不想夹在你们这些大人物中间斗法。不管谁输谁赢,到最后倒霉的总是我们。”

    福尔多听到他的语气中完全没有了刚才见到老同学时的随意和熟络。而是充满了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不由怔了一下,心知这是刚刚自己语气太过严厉的原因。

    他原本想着缓下脸来,和对方再开个玩笑,说两句亲热的话,将刚刚的不快遮过去。但是犹豫了一下。

    他心中暗道:这样也好,自己好歹也是红衣巡查主教,而他却只是一个区主教,两者阶级相差很大。这样冷起来也好。省的那个家伙不知进退,在自己面前一直放肆~!

    福尔多想到这里,随即也僵直了身体。冷冷地看着对方。

    沃特洛继续道:“我已经做了你要我做的事情,请问您是不是也该做些什么来保证我的安全?”

    福尔多想了一下,道:“你放心吧,在我得到回信的时候,就会将你的调令也同时带来。这样你满意了吗?”

    沃特洛犹豫了一下,然后不情愿地点了点头,道:“好吧,只能是这样了。”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至于调令,你不用送到我那里,直接送到我的老家去吧。“

    “老……老家?”福尔多不由一愣。

    沃特洛道:“你们打你们的,我可是要提前先走,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避开这阵风头再说。”

    他怕福尔多忘记了,又仔细地将自己老家的地址说了一遍。

    然后这才站起身来,告辞离开。

    ————————————

    奈德尔城西的总督府是城内的标志性建筑。

    总督府所在的西城区是城内的富人区,和中间的商业区,城东的平民区由几条规划整齐的大街隔开。

    虽然说是富人区,附近的街道环境幽雅,两边的院落深广整洁,但这里却并不冷清。

    相反,因为数个花园广场和剧院,旅馆,浴池都在集中在这里,总督府门前的街道倒是相当繁华。

    辚辚的马车和或匆忙或悠闲的路人,络绎不绝的穿梭在宽阔的街道上。

    总督府的大门会在每天日出的时候准时打开,迎接在总督府内工作的政府职员。

    而那些要求见总督的人,通常也会选择一大早就在大门前等候,以能尽早的见到洛林总督。

    身为掌握一省全部权力的总督,每天来找洛林办事的人可是不少,总督府大门前总是能见到要进去见洛林的人。

    而在往常,这些人的马车能排满总督府大门外的街道。

    尤其是在奈安土地发卖开始之后,为了能求的洛林签名的一张许可购买证,从各地而来的贵族们带着丰厚的礼品,蜂拥向总督府那扇大门。

    不过在最近一段时间,这些心急火燎的送礼客,从禁卫军那里只能得到一句冷冷的回应:总督很忙,等着吧。

    洛林最近确实很忙。

    在主政奈安之后,洛林虽然称不上是勤勉,但也是称职,不管是日常的政务会议,还是治下的各种活动,洛林一般都会参加。

    即便是有些日常的政务会议洛林不参加,也会有凯瑟琳和阿黛儿代替洛林,指示安格斯他们处理这些事情。

    凯瑟琳虽然年纪轻轻,但治政经验丰富,眼光老到,下面人惯常使用的小花招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阿黛儿聪慧过人,总是能加快各种事物的处理速度。

    所以,即便是洛林偷了懒了,泡个妞了,坑个人了,和雷欧一起搞搞公司了,总是有这个自在的时间。

    就是带着好几万小弟们去和半兽人打个群架,抢下了大大的一块地盘,一离奈德尔城好几个月,整个奈安的运转还是一切正常,甚至还能抽出手来冲跑几万的半兽人。

    不难想像,如果没有凯瑟琳和阿黛儿坐镇在奈德尔城,在半兽人攻城的时间,奈德尔城会不会一片大乱。

    但在战争结束之后,奈安的一种官员们都发现,他们的总督比以前懒散的多了。

    一直到每天九点,太阳高高挂在天空的时候,洛林才会从悠然的美梦中醒来,然后满足的欣赏身边三个各有风情的绝色妖娆。

    在动手动脚的吃点小豆腐,将三个女孩从床上拉起来,洛林爵爷美妙的一天才算是正式开始。

    等凯瑟琳、阿黛儿和希尔梅莉娅打着呵欠从楼上下来之后,首先就是洛林一家的人早茶时间。

    而一般这个时候,雷欧早就撒欢不知道跑什么地方玩去了,薇拉身为飞鹰集团的第三大股东,每天大量的心思都放在挣钱上面了,只要是账面上有盈利,薇拉每天的小嘴都乐得合不拢。

    罗琳娜完成早上的日常锻炼之后,一般都会出现在早茶的餐桌上,调笑洛林他们一把,和阿黛儿斗斗嘴。

    早茶之后几个女孩随便聊聊就到了午餐时间,这时候薇拉首先会准时的出现在餐桌旁,然后雷欧会被美琳娜给拖回来,一屋子人吵吵闹闹的吃完一顿丰盛的午餐。

    下午就该各忙各的了,洛林和雷欧见客收礼,卖地挣钱。

    凯瑟琳、阿黛儿和希尔梅莉娅还要睡一个美容午觉。

    起来之后凯瑟琳和阿黛儿忙着处理各种公务,在办公楼会见有事的官员。

    希尔梅莉娅或许会回到城内的神殿处理下日常事务。

    如果没什么事情,凯瑟琳她们就会结伴逛街扫货,然后将大把的账单留给洛林。

    直到晚宴时间,洛林他们又会聚集在一起,在凯瑟琳和雷欧的打打闹闹中吃完晚餐。

    饭后就是洛林他们的休闲时间,所有的人都坐在一起,听雷欧吹牛打屁,讲讲自己一天的光辉业绩,或者问问洛林今天又落到多少好处。

    然后薇拉就该要打瞌睡了,跟着跑了一天的雷欧和美琳娜也开始犯困。

    薇拉会展个懒腰,然后自顾自的上楼睡觉去,凯瑟琳则会把雷欧也赶去睡觉。

    等小孩子们都出去了,洛林他们就会做一些有益于身心健康的运动,然后挤在那张舒服的大床上睡觉。

    收钱收到手软,睡觉睡到腰酸,对洛林来说,这真的就是神仙一般的好日子,洛林只盼着这个土地永远都卖不完才好。

    洛林的日子是过的爽了,可谓是“从此君王不早朝”,但对安格斯他们,早上的例会看着空荡荡的主位,都是相视苦笑。

    今天的总督府门前像往日一样的喧闹,赶来求见的洛林的官员或者贵族们,在大门前挤成一团,和把守着大门的禁卫军吵吵嚷嚷打擂台。

    禁卫军不理会他们这些人的叫喊,只是横刀立马的往门口一堵,道:“登记,写下自己的名字和职务,登过记的进去,有人给你们安排预约时间。”

    看着门口禁卫军士兵们森森的刀剑,所有的人都知道这里不是他们能捣乱的地方,只能乖乖的听从安排。

    这时候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带着一顶宽边帽子的人,身后跟着数名侍从,穿过街道向着总督府的大门而来。

    这个人个子不高,身材敦实,大大的帽子将脸遮得严严实实的,一身衣服虽然样式朴素,但只要是识货的人都能看出来,不管面料还是手工都是上上之选。

    看样子就是个贵族或者大官。

    他身后的侍从穿着也不简单,各个一身武士的劲装,样式不一但裁剪合身,腰间挂着刀剑。

    虽然每个脸上都是轻松的表情,一副无聊的四处打量的样子,但眼睛内偶然会有精光一闪。

    侍卫的脚步不徐不疾,却稳稳的将那人护在中间。

    来人原本想着一大早上总督府这里应该没多少人那,正好符合他低调行事的想法,却没想到了门口这里已经挤了几十号人。

    来人脚步一停,犹豫了一下。

    身边的侍卫看他停下脚步,奇道:“大人,怎么了?”

    “我们就这么进去,是不是有些招摇了?来之前咱们可是被三令五申的命令不许声张的。”

    侍卫挠挠头,道:“都到门口了,总不能再回去吧。我想没问题吧,前面看门的都是咱们自己弟兄。”

    来人想了想,道:“时间宝贵,走吧,你们等下别声张,我自有打算。”

    侍卫们早就注意到了他们,脸遮得严严实实的,又是走走停停,看在禁卫军的眼里,这个人就是鬼鬼崇崇,身份可疑。

    没等他们走到门前,几名禁卫军士兵手按刀剑迎了上来。

    禁卫军士兵拦在他们面前,警惕的问道:“来者何人?”

    来人看前面的人开始注意自己,低低说道:“是我。”

    禁卫军士兵皱着眉头说道:“你是谁?”

    来人伸手将帽沿一抬,瞪了禁卫军士兵一眼,道:“是我,你们才离开几天,就不认识我了。”

    禁卫军士兵一愣,张大了嘴说道:“总管大人。”

    然后立刻立正就想要行礼。

    被禁卫军称为总管的人一摆手,道:“不用行礼了,别声张。”

    禁卫军士兵赶忙放下手臂,道:“总管大人,您怎么来了?”

    总管笑着说道:“当然是来办事了,总之你们就别问了,洛林总督和长公主殿下在吗?我想要求见大人和殿下。”

    禁卫军士兵道:“大人和殿下都在府内,大人您请跟我来。”

    总管“嗯”了一声,跟着禁卫军士兵向大门走去。

    在总管身后的禁卫军士兵悄悄捅了捅他身后的侍从,低声说道:“兄弟,看你面熟啊。”

    侍从们咧嘴一笑,道:“我们都是第三大队了。”

    禁卫军眼睛一亮,喜道:“自己人啊,快说说,茹曼城最近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侍从嬉笑着说道:“哪有你们这里好玩,我们可都听说了,你们在这里过的逍遥自在,奖金高福利高,逛窑子还没人管,把弟兄们羡慕死了。”

    禁卫军撇撇嘴,道:“这地方,好货色不多啊,哪比得上茹曼城。”

    “新闻也不是没有,”侍从一挤眼睛,然后拉着禁卫军士兵交换起情报。

    “那个谁谁被老婆抓奸了。”

    “该,早知道他不是东西。”

    “那谁家的闺女跟个野男人跑了。”

    “切,以前见她就装模作样的,原来也是这类货色。”

    “某某长的老婆抄了他的外宅。”

    “迟早的事。”

    总管听到禁卫军士兵们大谈八卦,只是淡然一笑,在士兵的指引下走进了总督府的大门。

    堵在门口等着的人看总管一行连登记都没有,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自然是不愿意的,围着跟前的禁卫军叫嚷起来。

    “怎么他们就直接进去了?你们是不是暗箱操作。”

    “禁卫大哥,打个商量,他们给您多少,我们给双倍,您跟总督跟前给我们打个招呼吧。”

    “就是吗,要多少钱说一声,我们又不是不给,我都等两天了。”

    禁卫军士兵脸一板,道:“嚷什么嚷什么,你们知道什么就乱说,不知道还真以为我们受贿那,你们,听清楚了,人家那位是总督大人家里派来的人,懂了吗?”

    这些人一拍大腿,后悔的暗道:总督家里人啊,刚才该拍个马屁的,就是能递张名片也好。

    谁都知道最近总督身边的人都跟着水涨船高,就连府里做菜的厨子都有人巴结。

    洛林这个时候正严格按照自己的作息时间表,从舒服的睡梦中悠然的醒来。

    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照进卧室里面,中央那张宽大的睡床上,凯瑟琳。阿黛儿和希尔梅莉娅正挤在一起,反倒是洛林给赶到了一边去了。

    洛林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阿黛儿被被子掩盖下玲珑的曲线。

    阿黛儿正侧着身子,右臂支在床上撑着头,另一只手拢着自己水润光滑的长发,低低和希尔梅莉娅说着悄悄话。

    洛林贼贼的一笑,手指滑过床单,慢慢抚上阿黛儿的柔软的蜂腰。

    在洛林的手指触到身体的时候,阿黛儿只是一颤,然后就恢复了正常。

    见阿黛儿不在意,洛林的手继续搞怪,手指灵动的在阿黛儿的背上滑过。

    阿黛儿最终受不了痒,身子一抖咯咯笑出声来,抬手一拍作怪的手,娇嗔道:“大早上还不让人安宁。”

    洛林嘿嘿一笑,大大方方的揽住阿黛儿的腰,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然后不老实的在阿黛儿身上揩油。

    阿黛儿左支右吾的阻挡洛林的魔掌。

    凯瑟琳这时候伸了懒腰,拍着嘴打了哈欠,道:“起床了,又是这么晚了。”

    阿黛儿一个人挡不住洛林,叫了一声:“梅儿救我。”

    希尔梅莉娅也笑着扑了上去,和洛林打闹。

    凯瑟琳看着洛林和阿黛儿、希尔梅莉娅滚在一起打闹,微微一笑,掀开被子从床上站了起来。

    这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梆梆的敲门声。

    屋内的四个人都是一愣,总督府内的人都知道,洛林大人睡觉的时候是不用其他人叫的,凯瑟琳和阿黛儿专门负责这个。

    可现在居然有人敲门,可听敲门的声音,又绝对不是雷欧,雷欧每次上来都是砸门的。

    洛林和阿黛儿、希尔梅莉娅僵在那里,疑惑的看着门口。

    凯瑟琳对他们摆了个嘘的手势,走到门边道:“是谁?有什么事情?”

    精灵侍女清脆的声音响起,道:“是我们,殿下,从茹曼城来人了,要求见大人和您。”

    凯瑟琳一愣,道:“好,我知道了,我和洛林马上就下去,你们下去吧,别让人上来。”

    “是,殿下。”那对精灵姐妹花踩着细碎的脚步离开洛林的门口。

    凯瑟琳一敲手掌,道:“可能是我大伯,洛林快起来,跟我下去看看。”

    希尔梅莉娅拍拍胸口,摆了一个受惊的表情,看的洛林眼睛都直了,阿黛儿一推洛林,道:“别发呆了,快起来了。”

    阿黛儿和希尔梅莉娅将洛林从床上拉起来,两个女孩慌手慌脚的给洛林套上外套,凯瑟琳也在梳妆台前打理起自己的头发。

    当洛林和凯瑟琳结伴走进会客室的时候,看到那名总管正如获至宝一样捧着茶杯,小口的喝着热茶。

    凯瑟琳看着那个壮壮的总管,惊喜的说道:“利安德尔叔叔,你怎么到奈安来了。”

    利安德尔赶忙放心茶杯,从椅子上跳起来,对这洛林和凯瑟琳深深的鞠了一躬,激动的说道:“拜见殿下,大人。”

    凯瑟琳拉着洛林走到利安德尔身边,一指利安德尔,道:“洛林,这位就是宫庭副总管利安德尔大人。我在茹曼城的时候曾经照顾过我很长时间。”

    一听凯瑟琳管眼前这个人叫叔叔,洛林就知道这个人跟凯瑟琳一家的关系比较亲密,当即走上前一步,抓着利安德尔的臂膀将他扶了起来,笑着说道:“既然妮可都称您为叔叔,那就是自己人了,您不用客气。”

    利安德尔站直了身体,看着抱着洛林肩膀的凯瑟琳,笑道:“好,好,真是般配。只有洛林总督这样的少爷英雄,和您相配才正好。”

    凯瑟琳环紧了洛林的胳膊,俏脸微红的,饱含深情的看了洛林一眼,道:“利安德尔叔叔,您怎么不远千里的到这里来了。”

    利安德尔道:“当然是受陛下的使命而来的。不过在这之前,您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凯瑟琳道:“您尽管说。”

    利安德尔摸摸脑门,不好意思的说道:“您能不能把泡这个红茶的秘方教给我?”

    洛林和凯瑟琳相视一笑,道:“当然可以。”

    利安德尔笑道:“我想陛下也一定喜欢这种口味的。”

    洛林心下了然,这位宫廷副总管,看样子就是照顾茹伦德皇帝日常起居的,要说起来,掌管一个偌大的宫廷,又是皇帝身边的近臣,在茹曼城,也算是实权人物了。

    利安德尔道:“这一次,其实是陛下让我来找洛林大人买地的。”

    洛林和凯瑟琳都是一愣,心里暗道:怎么皇帝也要种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