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奈德尔城的红衣主教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五十四章奈德尔城的红衣主教(求票,一万字)

    洛林和雷欧就像是变魔术一样。从衣袋里面掏出各式各样的小东西,然后叮叮当的丢进了一个小箱子里面。

    箱子内已经攒起来一半的容量。

    雷欧胖胖的小手伸进宝石里面,抓起来两把各种色彩的宝石,然后手掌摊开,宝石从雷欧的指缝里面落下来,带着美妙的声音碰在一起。

    雷欧满足的闭上眼睛,就像是吃饱了的肥猫一样,懒洋洋的说道:“比金币碰在一起更美妙的声音,就是宝石碰在一起的声音了。”

    洛林看着房间内金光闪闪的样子,也是得意的一笑,跟雷欧的样子看起来极端神似,然后喟叹一声说道:“万恶的旧社会啊~!我这么好一个十大杰出青年都堕落了。”

    如果搁到后世,自己这个州长级别的人物,在上任不到一年就搂了这么多,按数量足够枪毙五回的了。

    就在茹曼帝国,洛林和雷欧大肆收礼的做派,却是天经地义的,就是他们俩不想收还不行。

    拿钱办事,等价交换,本来就是人类社会的规律。

    这些来求着洛林和雷欧买地的,要是提着礼品却塞不进洛林的手里。那才是问题大了那。

    要么就是人家飞鹰公司的高层嫌给的不够,拎这么一点东西就想从我手里拿走一大片土地,门都没有。

    要么就是洛林和雷欧他们对这个人有意见,就是不甩他们,不过这种情况之下,一般只要送礼的坚持不懈,洛林和雷欧的意见就会随着礼品价值的不断升高而逐渐减弱。

    在这一个月和各地贵族富人的深入交流之中,大家一致认为,洛林爵爷和雷欧小公爷,虽然要钱是狠了点,但是只要收了钱就办事,可是很讲信用的。

    就这一方面来说,洛林和雷欧小公爷没有仗着自己的身份而变得喂不饱,堪称是帝国贵族的典范。

    雷欧突然眉毛一拧,“咦”了一声。

    洛林急道:“怎么了?”

    雷欧将手插进宝石堆里面,使劲的翻搅起来,像是在里面找什么东西。

    “怎么没有?不应该啊?”雷欧一边在翻找,一边急慌慌的说道。

    洛林也是一惊,惊疑的说道:“不可能吧。”

    也跟着走上到箱子跟前,在宝石里面翻了起来。

    雷欧的脸色越来越沮丧,小脸就跟垮了一样,抬头看着洛林,哭丧着说道:“好像真的没有了。”

    “不可能。”洛林急道:“再仔细找找。”

    雷欧干脆抱着小箱子放在了地板上,呼啦一下将箱子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了地上。

    洛林和雷欧两个人头碰头的蹲在一起,在宝石堆里面扒拉起来。

    过了几分钟,雷欧一咧嘴,都快哭了出来。道:“真的没有了,我那个大钻石不见了。”

    然后雷欧跳起来急得来回乱蹦,大叫:“去哪了?去哪了?”

    洛林愣了一下,然后大叫一声:“不好~!”

    跳起来就去翻其他的箱子,雷欧先是茫然的看来洛林一眼,突然醒悟过来,也跟着洛林一起在屋子内的四处翻箱倒柜。

    两个人越翻越心凉,就跟两个被偷走了蜡烛的狗头人一样,在屋子里面哇哇大叫。

    “我镶宝石纯白金的权杖也没有了。”

    “我美神的水晶雕像也没有了。”

    “就是那个不穿衣服的?”

    “嗯,还有一个黄金圣甲虫也没有了。”

    “知足吧,我那个小鬼脸面具也不见了,那顶你好几十个圣甲虫那。”

    “还有埃罗的那个三眼黑猫塑像也没了。”

    洛林和雷欧将屋子里的箱子都打开清点了一遍,最后两人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大眼对着小眼。

    雷欧突然一下子跳起来,挥舞着拳头大叫道:“谁干的?是谁,别让少爷我知道,不管是一枝梅还是鲁邦十三世,追到深渊少爷我也要把东西给夺回来。”

    洛林白了雷欧一眼,道:“别作梦了,真是那俩人偷的就好了。”

    雷欧灰溜溜的“哦”了一声,又乖乖的坐回洛林对面。接着和洛林对眼。

    “不会是……”雷欧苦着脸说道。

    洛林点点头,道:“真的是~!”

    雷欧一捶大腿,无奈的说道:“这几个女人,她们怎么可能会打开门的。我可是请了城里最好的锁匠,特制的双钥匙三保险安全锁。”

    洛林没好气的说道:“你不会又是被美琳娜两句好话一哄,就将钥匙给交了出来了吧。”

    “我……”雷欧一梗脖子,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的样子,又颓然的叹了口,脑袋耷拉了下来。

    然后雷欧一瞪洛林,道:“你不也是!”

    洛林哼了一声,道:“我可跟你不一样,她们一定是等我睡觉的时候,偷偷复制的。”

    雷欧不屑的说道:“有什么区别?”

    洛林“呃……”了一声,头一垂,道:“是没什么区别。”

    雷欧道:“现在怎么办?”

    洛林道:“还能怎么办,只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难道你要去问她们,谁拿了你的私房钱?这话你也敢问的出口?”

    雷欧不甘心的说道:“那就这么算了?”

    洛林一耸肩,自我安慰道:“算了,男人挣钱本来就是给女人花的。就当预支了吧。”

    洛林和雷欧的私房钱战斗再一次在不知不觉被凯瑟琳她们粉碎,当然身具坚忍不拔气质的洛林爵爷和雷欧小公爷,在此后的岁月里无数次发起新的战斗,当真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等洛林和雷欧收拾好情怀,装作没事人一样走进休息室的时候,刚才还笑语盈盈着谈笑的凯瑟琳她们,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六个女人和女孩嘴角带着戏谑的微笑,目光里饱含着嘲笑的意味看着洛林和雷欧。

    虽然明知道将自己的宝贝搜刮一空的。就是眼前这几个倾国倾城的娇媚女人,但洛林和雷欧只能哑巴吃黄连。

    做贼心虚的洛林和雷欧捡了角落里坐下来,尽量离着这几个女人远远的。

    阿黛儿显然不想放过他们两个难兄难弟,跷着兰花指,夸张的说道:“美琳娜,你看我这个甲虫的吊饰漂亮吗?”

    说着还瞥了一眼一脸肉疼表情的洛林。

    美琳娜跟着阿黛儿和罗琳娜这两个腐女混久了,心思早就活跃起来,当即微笑着说道:“真的好漂亮,黛儿姐姐,你在那里买到的?”

    “哦,捡来的了。就掉在屋子里面,我看没人要,就自己带上了。”阿黛儿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说道。

    美琳娜掩着嘴笑道:“说起来,我在屋子里捡到了面具,看着很好玩的样子,我就收起来了。”

    薇拉也像个偷吃了的小狐狸一样,道:“对了对了,我也捡到一个金属的小短棍儿,用来砸干果真是再顺手不过了。”

    洛林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那玩意值好几千金币那,用来砸核桃?

    凯瑟琳“哼”了一声,冷笑一声说道:“你们都算好的了,我捡到一个雕像。居然是没羞没臊的那种,只有心理不正常的男人才会收藏那种东西,怕是那种人也只配和雕像一起睡觉了。”

    罗琳娜遗憾的摇摇头,道:“我也见了,手工还是不错,妮可,你怎么处理了?”

    凯瑟琳一耸肩道:“那种不要脸的东西,我就用薇拉那个砸干果的小棍给它砸碎了。”

    洛林心里一疼,想着那个晶莹剔透的水晶雕像,暗道:我就是从艺术的角度批判的欣赏一下,值得这样吗!

    说完凯瑟琳还挑衅性的看了洛林一眼。

    洛林和雷欧只能坐在椅子上一个劲的傻笑。

    阿黛儿捏起一块小点心砸向洛林。笑骂道:“敢做不敢认,瞧你们俩那熊样。”

    洛林和雷欧收到的东西,论起价值来可是不少,很多人送来给他们的礼品算下来比他们买地花的钱还多,但这些人照样送的心甘情愿。

    送礼其实就是一种成熟的投资行为,而且投资回报率极高,别看东西当时是给人家了,可很快就能换回几倍十几倍的利润。

    现在蜂拥入奈德尔城都是儒略大公的手下或者自认和儒略大公一家关系还行的贵族,因为洛林发卖的土地,可不是谁想买就像买的。

    由飞鹰置业和飞鹰不动产承包下来的奈安土地销售活动,虽然打的是公开发卖的旗号,但实际上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大草原上的所有土地,必须从这两家公司手上购买,这可不是你走过去交了钱就能领到地的。

    想要买地,首先就必须有洛林总督签字认证的允许购买土地凭证。

    想拿到这个凭证,就得乖乖的给洛林总督送礼,或者手里有“条子”这一种官场内最神奇的证件。

    当然,能被洛林总督认可的“条子”,都是从儒略大公或者罗昆德男爵,这些和洛林关系很好的大人物手里写出来的,这样洛林才好卖个面子。

    要是那个不开眼的拿着拉塞尔签的条子,只怕是会被凯瑟琳给打出了。

    这样,从源头上,洛林就将整个发卖行动完完全全的捏在了自己手里。

    洛林可不是个烂好人,谁来说都行,有了好处,首先就是要分给自己人和曾帮助过自己的人。

    要不然大家凭什么跟着自己混,那些人大人物们凭什么一个劲的支持自己。

    有好东西,当然是要先留给自己人了。

    再者,洛林爵爷可是深谙经济学的,知道想要把这些地买上大价钱,就要制造一个繁荣的市场,哪怕是一个虚假繁荣的市场。

    而制造虚假繁荣,首先就是要制造供不应求的假象。

    两亿亩土地,就是所有来奈德尔求地的权贵们联合起来也吃不下这么大的地盘。

    低价虽然不贵,但他们买了地是要开发的,这就需要雇佣大量的农夫。在土地上建立庄园,开垦荒地,用几年的时间将生地养成熟地。

    这些开支远远大于土地本身的价钱。

    考虑到这些今后必要的成本,即便是大贵族,一次也只敢将目标定在数万亩的规模,很多来奈德尔买地的人,都是将目标定在了三千亩五千亩的规模上。

    此刻在奈德尔城贵族们的购买力相差奈安发卖的土地还有很大差距,要是放开来卖,很快就掉成了白菜价,这可不符合洛林的利益。

    所以凭票购买,限量销售,就成了洛林控制地价最有效的手段,细水长流,放长线吊大鱼,就是这么个做法。

    既然这是个单纯的卖方市场,想要拿到好东西,首先就得去巴结洛林和雷欧。

    而且不光是为了眼前的土地,这些人的想法可长远着那,雷欧是未来的皇帝的陛下,别看现在还是个小屁孩,可要是将他的马匹拍舒服了,将来等他的屁坐到了那把独一无二的椅子上,想起来当年谁谁谁对我不错,送了不少好东西,谁谁谁不行,一毛不拔,还想占我便宜,收拾他。

    在可预见的未来,洛林的前途也是一片光明的,在世人的眼光中,洛林这个小白脸成功的通过泡妞,将未来的皇室和一个禁咒魔导师,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只需要一点点耐心,洛林就将会是未来这个帝国的二号人物。

    儒略大公的手下们平常想要巴结到洛林和雷欧还没有机会,现在机会主动送到了眼前,怎么能过放过。

    涌入奈德尔城的贵族们,将大量珍贵的礼品堆在了洛林和雷欧的眼前,既是为了眼前,更是为了以后。

    不过,很显然其中最好的一部分都落进了这六个女人的兜里,只给洛林和雷欧留下了她们不感兴趣的那一部分。

    这时候,在奈德尔的城外,一艘巨大的客船缓慢的驶进了奈德尔城的港口。船上的乘客们在经历了十天的海上摇摆之后,终于将要登上陆地了,此刻都拥挤在甲板上,抻着脖子眺望眼前的奈德尔城。

    船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站在上层甲板上,他两鬓斑白,穿着的很正式,可以说是一丝不苟,身后站着数名腰胯刀剑的护卫。

    这个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位贵族,船上其他的人都离着他远远的,就连船长都只敢躲在他的身后。

    城内有好几万失去了房屋和土地的奈德尔人,也不能让他们整天无所事事,洛林就雇佣他们抢修城外的港口和桥梁。

    此时的港口已经不复大水之后的凄惨境况,奈德尔商品交易所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吵闹和拥挤。

    港口边缘的数座大型仓库正在紧张施工。

    但是在贝尼河的北岸,还是能看到大水留下的痕迹,虽然飞鹰公司承包了重建任务,正在加紧时间修复村庄和道路,但那些被冲毁的房屋依然随处可见,南岸还有整齐的农田,但北岸确实一片白地。

    中年人叹了口气,对身后的随从说道:“从这里都能看到当时危机的战况,拉塞尔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置皇室于危险之中。”

    身后的随从对视了一眼说道:“是,总管大人。”

    “说了多少次了,”中年人一瞪他们,道:“是副总管,副总管,你们这么叫是会给我惹麻烦的。会茹曼城可别这么叫了。”

    随从们相视一笑,齐声说道:“遵命大人。”

    中年人满意的哼了一声,看着奈德尔总督府高高的尖塔,沉声说道:“咱们这一趟可是身负陛下交待的使命……”

    ————————————

    夜已经深了。

    在奈德尔城大教堂的一个房间里面,一个黑影正俯在桌案上面,聚精会神地在羊皮纸上奋笔急书,不住写着什么。

    昏黄的烛光不住地摇曳晃动,在粗糙的石墙上投下巨大而古怪的黑影,宛如一个恶梦当中的幽魂。

    窗外大风呼啸着,吹动了干枯的树梢,发出一种尖利而奇特的哨声。

    而室内由于密封的很严,没有一丝的风透进来。但是这种用粗石建成的巨大建筑,为了追求坚固耐用,完全放弃了舒适性,阴暗潮湿,寒冷如冰。

    这时外面空旷的走廊里好像有什么声音传来,那黑影像是受了惊吓,一下子停下了笔来,转过头去,侧耳倾听了起来。

    蜡烛微弱而昏黄的光芒照在他的脸上,立时显出了教廷特派的红衣巡查主教福尔多那张大脸。

    此时,他已经完全没了当初刚来奈安时的趾高气扬、意气风发,但是那双眼睛里面却仍然闪动着充满贪婪和欲念的光芒。

    他侧耳听了一会儿,却再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这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又低下头去,在羊皮纸上写划了起来。

    一时间只有鹅毛笔尖在纸上划动时所特有的‘沙沙’的声响。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写完了一张羊皮纸,然后又从头到尾审视了一遍。中间还拿起笔来,在上面改了几个错字。

    等到他审视完毕之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在羊皮纸的下端用漂亮的花体字签上一个名字。

    福尔多小心地将那羊皮纸卷了起来,然后,拿起了蜡烛,在羊皮纸的封口处略略一倾。

    顿时,数滴鲜红的烛液从上滴下,落在了羊皮纸上。

    福尔多急忙将蜡烛放回了原处,然后掏出了自己从不离身的一个徽章戒指,在那还未冷却的蜡液上一按。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特意按了一会儿。等到那蜡液冷却之后,这才拿开了戒指。

    此时在那羊皮纸的封口处,已经有了一个带着花纹的完美蜡封。这样一来,一旦要有人想要私自拆开,偷看信件,必然就会破坏了蜡封。

    福尔多写完之后,这才感到一股疲惫涌上了头来。

    他向后一倒,躺在椅子上面,揉着自己的眉心,休息了一会儿。随即又拿起了放在桌子边上的一个文件。

    当初他在总督府偷听了雷欧和那个中年人的谈话之后,当下就留了心思,然后又出去稍稍打听了一下奈安行省买卖土地的信息。

    那些信息并不保密。

    奈安的地产双雄,飞鹰置业和飞鹰不动产为了尽快地卖出土地,能提高自己的业绩,全都将那些信息公之于众,甚至就放在他们公司的广告牌上,增强顾客们对于公司的信心,并且方便他们的挑选。

    福尔多拿到那些信息之后,经过简单计算,当下吃惊地看到那个结果。五千万金币~!

    (注,这数字与洛林算出四千万不一样,是因为他们算法不一样。洛林没有他那么贪,而且在土地买卖当中,他还要打通关节,送出去不少的人情。)

    五千万金币~!

    这还是最为保守的数字。仅仅只是指那些最肥沃的土地。并不包括那些荒地,树林,山丘,河流等等这些。

    而且还不包括种子,农具,牲畜、马车,那些开垦土地者们的衣食住行,粮食,饮水、住房,服装……等等等等,各式各样的衍生的生意和利润。

    这些加起,总计将超过三个亿。

    三个亿的金币~!

    而这个也是最为保守的数字。

    福尔多一想到那个数字,不禁眯起了眼睛,激动的几乎全身都要颤抖了起来。

    三个亿的金币,这是什么概念?

    教廷成立了这么多年,通过广大的传教士,牧师、神甫等等这些神棍,从民间搜刮来的金币,总计也不过十二亿金币。而这些还是包括了教廷所有的动产,不动产。

    而仅仅只是这奈安行省,这一次就要有三个亿的金币,占了教廷总产值的四分之一。如果运作得当,搞的好的话,那个数字甚至是会到六亿金币。是教廷产值的二分之一。

    这是多么肥的一块肥肉啊~!

    福尔多看着羊皮纸上记的那个数字,眼睛里不住地闪动着贪婪的光芒。

    直到这时,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教廷会在这个时候派自己来到奈德尔城来进行巡查工作。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身后的那位大人会费尽了力气,给自己拿来一个相当于……那个很是大红大紫的东方歌剧当中的词是怎么说来着……呃,对了。是‘尚方宝剑’的圣谕。

    尚方宝剑,这个可是代表着,是可以不经禀报,不经过红衣大主教们的圣光议会批准,就将红衣主教级别的地方大员轻易拿下的权力。

    有了这个权力,原来来说,可以很轻易地将希尔梅莉娅那个黄毛丫头拿下,然后自己再一举取而代之。最后通过自己掌握的教权,再不断地向那个小白脸总督施加压力,往那两家公司里面大掺沙子。

    这样一来,什么都不用干,就可以通过手中掌握的权力,在奈安人浴血拼杀,用生命和鲜血辛苦换来的胜利果实上,分上最大的一份。轻易地攥取一大笔财富。

    最起码也要在他们买卖土地的过程当中,大大地捣乱,让他们不能得到那些利润。因为一旦他们掌握了那些财富,实力必然大涨。

    到时候,此涨彼消之下,教廷的势力也就必然会下降,在教权与王权的斗争当中再落下风。

    而教廷力量的来源就是他们的势力,一旦失去了权力,最后他们将什么也不是,在世人的眼中,只能是一帮只会‘玩背背‘的死神棍~!

    由于在教廷那个和官场,ji院一样肮脏的地方浸泡的时间久了,在这个肥胖神棍的世界观里,并没有什么‘正义’与‘公平’。只是知道,这个世界不管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金钱和权力,这两样东西才是真的~!

    福尔多的眼神不禁又落在了那个数字上面,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此时他才感到自己刚来奈德尔之时,和那些报纸纠纷和打架,是何等的可笑。

    他敲了敲桌子,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幸亏自己当时醒悟的早,从那些无所谓的纷争当中抽了身,要不然自己这一趟从头忙到尾,也是一场白忙活。

    而且什么也没有得到,最后两手空空地回到教廷?

    不说别的,仅就是因为自己没有查出希尔梅莉娅的错处,结果使的她顺利当上红衣大主教。

    到时候,自己背后那位大人的怒火,自己就是粉身碎骨也承受不了。

    由于参与过大量绝秘的事情,福尔多知道失去了背后那位大人物宠信的后果。

    最差的结果也是流放到某个小岛上啃一辈子的土豆。说不定为了让他闭上嘴巴,而偷偷在背后射出一支毒箭,结束了性命。

    想到这里,他不禁感到后背上渗起了一层的冷汗。

    但是……

    他转念又一想,暗道:但是,一旦成功了,那么,自己就将成为新的奈安教区的红衣主教。而那些黄澄澄的金币也必然会像涛涛河水一样流到自己的手中。到那时,红衣大主教的位置还不是手到擒来,甚至熬些时日,有了资历,就是教宗……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他想入非非,几乎要飘飘欲仙的时候。

    这时,突然他耳朵一动,好像听到了外面有什么声音传来。当即警觉地竖起了耳朵。

    外面的走廊仍然一片的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如愿地听到远处有脚步,声很小传来。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

    虽然那脚步出于某种原因,显的极为小心谨慎,而且外面还有狂风呼啸,但是经过那空旷宽大的走廊,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引起了巨大的回声。听得福尔多心惊胆战。

    虽然他现在握有‘圣喻’这种相当于尚方宝剑的高级货,但是那天他不慎偷看到的情景,却已经让他知道自己此行任务的艰巨性。

    那位倍受教廷高层看重的,圣洁无暇的,天才纵横的红衣主教很有可能和那个小脸总督,洛林伯爵有着一腿。

    而洛林的做风能力,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了解,他也是异常的清楚。

    那小白脸表面上看着是个小白脸,但是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甚至可以说是心狠手辣。

    万一自己拿出圣喻,将希尔梅莉娅拿下了。

    看到拼头被自己抓住,那个小白脸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第二天早上醒来,自己就已经死在总督府的黑牢里面了。

    到时候,教廷也肯定不会因为不明不白地死一个红衣主教级的人物,就跟那个被称为‘飞鹰战神’的帝国总督翻脸。

    这时,就听外面的脚步声在门外停了下来,紧接着,响起了一阵低低的敲门声。

    福尔多顿时回过了神来。

    “谁?”他一边问着,一边急忙将桌子上的各种文件收了起来。

    “主教大人,您的客人到了。”一个声音说道。

    福尔多听出那个熟悉的声音,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人是他从教廷带来的侍从,怎么也不会听错的。

    当初那些侍从因为打架被奈德尔城卫给关了起来,可是这件事情毕竟不大。自己又走动了一些关系。到后来在交了一大笔保证金之后,他们终于给放了出来。

    而菲西那个本地的低级神甫,虽然表现不错。而且人也老实,但是毕竟不是自己人,对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而且跟在自己身边的时间不长,纵然是对他看重,但是如果重要的事情,事事都让他参予的话,必然会引起原来跟着自己的那些亲信们的不满。

    他整了整衣服,然后在桌子后面坐定,这才轻声道:“请进来了吧。”

    房门无声无息地打开。

    一名侍从领着一个全身上下穿黑色斗篷,连脸孔也藏在帽兜当中,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的人走了进来。

    那全身上下穿着黑斗篷的人来到房中,迅速地四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在福尔多的桌前站定之后,沉默不语。只是紧紧地裹紧了身上那宽大的斗篷。

    那侍从不由冷哼了一声,怒声斥道:“大胆,见了教廷特派巡查红衣主教,你居然还不行礼~!”

    福尔多笑了一下,然后挥手示意侍从退了出去。

    那侍从看了,急忙换了脸色,恭敬地躬身一礼,然后又恨恨地向那黑袍人投去了警告的一瞥,这才缓步退了出去。

    房门从外面缓缓地关上。那黑袍人仍然是一言不发,站在那里,一双狭长的眼睛,从帽兜的阴影当中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福尔多。

    过了好一会儿,那人这才缓缓地道:“福尔多大人,您好。愿父神的光辉永远照耀。”

    说着,异常熟练地作了一个祈祷的手势。那纯熟中甚至是带着一丝优雅的手势,只有最为老练的教士才能做的出来。

    福尔多也是做了一个同样的手势,低声道:“愿父神的光辉永远照耀。”

    说完之后,他伸手指着那人身边的一张椅子,道:“坐吧。”

    福尔多顿了一下,继续道:“坐吧,我的老朋友。我们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面了吧?”

    那人哈哈一笑,掀开了自己的帽兜,在那烛光下露出了自己的面孔。除此之外,在那斗篷之下,还隐隐露出了教区主教所特有的红底银边的假领。

    他大大咧咧地在福尔多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道:“九年,我们已经有九年没有见面了。最后的一次,还是我去教廷述职的时候。

    只是那个时候,伟大的福尔多主教已经阔了起来,看不起我们这些当初一起在圣职学院毕业的穷哥们儿了。”

    福尔多像被戳到了痛处,当下打了一个哈哈,然后岔开了话题,道:“我的朋友,现在你过的怎么样?”

    那人伸手拿起了福尔多放在一边的酒瓶,取下了瓶塞之后,闻了一下,发现还不错,然后也没有拿杯子,直接举起了酒瓶,一仰脖子,嘴对嘴地狠灌了几大口。

    他低下头去,看了看那酒的商标,叹道:“这酒真的不错。”

    那人又拿起酒瓶,灌了一大口,这才回答福尔多的问题,自嘲地道:“过的怎么样?这个问题你真的是问对人了。我还能怎么样?一、没有一个有权有势的亲戚。二,不认识什么贵妇人。三、又没有那么甜的嘴儿,不会拍别人的马屁,溜人的沟子。只能是一个人在那个乡下的穷地方苦挨呗~!”

    说着,他又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福尔多看到自己那瓶价值昂贵的红酒被那人在几口之间已经灌下去了一半,当下极为心痛,但是却也只能是假装没有看到。

    他笑了一下,然后道:“我的老朋友,以前你总是抱怨没有机会,但是现在有一个机会就摆在你的面前了,看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了。”

    那人怔了一下,看着福尔多突然笑了起来,道:“我就知道你个家伙让我三更半夜的偷偷前来,肯定是没什么好心眼儿。怎么?你想要玩什么花样?说来听听。”

    福尔多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我想要你认真地给我说一下,你们那里半兽人归信我教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

    那人哂然一笑,道:“怎么样?还能怎么样?他们虽然长的丑一点儿,穷一点儿,但是却也不傻。只要是你给他们东西,就是让他们信亡灵大祭司也没有关系。要是找他们要东西,你就是父神下凡,也是没门~!”

    福尔多拂然变色,低声斥道:“奥尔,小心你的信仰~!要是在宗教裁判所的制裁官面前说这话,你可就完了~!”

    那人大笑了起来,道:“那些狂信者?怎么治我?把我调回教廷,找一个富的流油的教区给我?”

    福尔多不禁一滞。

    那人叹了一口气,道:“可惜了啊,白花花的粮食,食盐搬出去。他们恨不能跪在地上,舔你的脚指头,更别说信父神了。可惜啊……”

    说到这里,那人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情不自禁地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狭长的眼睛里闪起了贪婪的光芒,喃喃地道:“那些好东西全都发到了那些穷鬼的手里面,这要是我能截个一成……呃,不,截个半成。半成就够了。我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

    说完之后,不禁又是一声长叹,然后拿起了酒瓶又是狠灌了一大口。

    福尔多也不禁叹了一口气,从对方的话中,他可以很轻易地知道,不管是用钱粮收买,还是认真感化,现在确实是有不少的半兽人信仰了父神。

    不过对于这个答案,早就已经在他的预料当中了。

    因此上,福尔多也不着急,只是将面前一张羊皮纸轻轻地推到了桌子的对面。轻声道:“还有一件小事,就在是这个上面签个字。”

    那人漫不经心地抬眼在那张纸上瞟了一眼,当即愣了一下,随后坐直了身体,将酒瓶放在一边,然后双手拿着文件,从头到尾认真地将那文件看了一遍。

    他看完之后,双眼紧盯着福尔多,冷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我说红衣主教希尔梅莉娅的坏话?提请教廷罢免她?这可是叛上的大罪~!”

    福尔多不悦地道:“你就这么大点儿的胆子?刚刚还是谁在要我说说看呢?”

    那人不由一滞。

    他定了定神,然后又仔细地看了一遍,指着那张纸上文字,道:“福尔多,你就是想要扣帽子,也靠谱一点儿。这上面的罪名都是什么?

    虚报功绩,好大喜功。还有……渎神。这种指责,如果落实了,那没的说。但是如果查无实据,那么按诬告反坐,咱们可是都要掉脑袋的。”

    福尔多笑了笑,面带着高深地轻声道:“你就放心吧,如果没有实据,我是不会这么写的。”

    “你确定?”

    福尔多想起自己后来又借故去了几趟总督府,还特意去见了希尔梅莉娅。好几次都看到那个女人虽然乍一看,白袍飘飘,一脸端庄圣洁。

    但是如果有心的话,却还是可以看出她面带嫣红,目含春水,走起路来,香臀款摆,如拂风摆柳一般。一看就知是从事某一项很有益身心的激烈运动过后的模样。

    他笑了一笑,轻声道:“是的,我确定。我非常的确定。”

    那人眯着眼睛,仔细地看着福尔多的脸色,然后一字一顿地道:“如果这样,证据确凿,你为什么不自己禀报教廷,反而是让我来说,不要告诉我放着这么大的便宜不占,是因为你脑子坏掉了。”

    福尔多早就预料到他会这样反应,轻声道:“你可能是不知道希尔梅莉娅这渎神大罪是因为谁的?而按着教廷的安排,我是要接替她在这里的职位的。是不能够和那个人闹翻的。”

    他顿了一下,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继续道:“最起码暂时不能和那个人闹翻。所以这件事情是不能由我出面的。只能是由你,奈安行省的北区主教大人出马来做这件事情。”

    那人想了想,沉声道:“那个人是谁?别告诉我,因为她住在总督府,就和长公主殿下她们有什么。教廷对于这种事情一向是睁一眼闭一眼的。“

    他看着福尔多的面色,突然心中一凛,顿时明白了过来。失声道:“你的意思是……是那个人~!”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头顶。

    福尔多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人不禁沉默了下来。

    ‘飞鹰战神~!’

    那个被称为战神的人。

    那人的名字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如日中天。

    如果得罪了他,以后自己将会怎么样?

    那人面色阴沉地看着福尔多。

    福尔多轻声道:“福贵险中求。我只是要你签一个名字而己,而且这份文件可是由奈安各区主教联名签属的,可不光是有你一个人的名字。”

    那人犹豫了一下,道:“那么,都有谁?”

    福尔多笑道:“不少的人。你干还是不干?对了,提醒你一点,如果签下文件。那么教廷为了避免将来的打击报复,肯定是会把你调换一个教区的。或是诺曼底,或是森顿,谁知道呢?”

    那人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终于一咬牙,拿起了那文件,颤声道:“干,王八蛋才不干呢~!”

    他一边骂着,一边在上面用力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