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红衣主教在卫所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五十章红衣主教在卫所(万字继续求票)

    一众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卫所的总部。当时就把驻守在卫所值班的大队长给吓了一跳,大队长看着气度趾高气扬,样子却狼狈不堪的福尔多红衣主教,一时间脑子都蒙了。

    赶忙将接案的军官拉到一边详细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军官在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大队长之后,大队长用带着极强怨念的眼神看着福尔多和报社的一群人,心里暗道:这不是给我添堵吗,好日子还没过上两天那。

    到来卫所的总部,报社的人和福尔多的人都闹了起来。

    福尔多像是找到了依仗,首先拍着桌子跳起来大叫道:“你们谁是管事的,过来见我,我要告这些人诽谤,公开污蔑一个教廷红衣主教。还有你们的治安也太差了,居然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袭击教廷的特使,可你们居然还让人跑了。我要向你们总督投诉你们,让洛林给我一个说法。”

    报社的人可不鸟他这个红衣主教,知道这个家伙过两天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也毫不示弱的说道:“舆论自由你懂不懂?亏你还是高级知识分子。长官,我们报社要状告这个人,他带着人公然闯进我们报社,打砸公司财物,打伤了我们报社的工作人员。你们要是不管,我们就公开报道,让全奈安的人都来评评理。”

    大队长脑仁都疼了起来,手指扣着自己的脑门,心道:这两边都是惹不起的大爷啊!

    福尔多这个红衣主教就不用说了,那是真真正正的大人物,教廷总部下来的人,对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就像是从从天上下来的一样,不过福尔多的身份虽然尊贵,但在奈安去没什么影响力。

    但那家报社却不一样,这家报社可在奈安拥有极大的影响力,而且背后的后台极硬,卫所的军官们都是奈安本地人,对这种势力极强地头蛇可是很忌惮的。

    报社的人还不停的大叫:“这个案件你们必须受理,不然我们就到总督那里去状告你们不作为,包庇权贵。”

    福尔多也跟着大叫:“你们必须限期之内将袭击本主教的犯人捉拿归案,不然我就到你们总督那里,到茹曼城那里去投诉你们。教廷神圣的尊严不容亵渎。”

    大队长被两方的人围在中间,吐沫星子溅了他满脸,大队长转身对身后的军官大吼道:“你们,召集人手,全体出动,去捉拿袭击主教大人的暴徒,快点去。”

    在卫所内的军官们大吼一声:“是。”

    然后转身迫不及待的就跑了出去,事情涉及到两方大势力,他们这些吃军饷的穷当兵可惹不起。想着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好。

    很快总部内的官兵就跑了七七八八,大家心里也清楚,像这种街头斗殴事件,当场没有抓到人,拐回头去就很难再抓到人了。

    福尔多现在回过气来了,看卫所官兵都跑出去给他抓人,心气这才顺了一点,拿出主教的架子,说道:“今天这个事情,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不然就是你们总督来了,我也不走了,我要看看不是不这就是你们奈安的待客的方法。”

    大队长掐着脑门使劲揉了揉,对身后的副官说道:“别愣着了,事关重大,去把治安官大人请来。”

    一边在心里懊悔,想起今天出门的时候光顾着和新包的情妇缠绵了,没有看黄历。

    看着堵满了总部大厅的福尔多及一众手下,还有报社的那些人,如同几十只乌鸦一样“嘎嘎”的呱噪不停,大队长在只能在心底哀嚎一声。暗道:我怎么这么倒霉,早知道有这么**烦,上午来上什么班啊!

    不过好在天塌下来有大个的顶着,像这种棘手的麻烦事情,这个大队长已经打定了主意,拖住这两帮人就好了,反正只要自己不出错,剩下的就交给治安官伊格纳茨大人去头疼吧。

    想到这里,大队长干脆决定眼不见,心不烦,对自己身后的卫所士兵交代一声:“看着他们,别让他们打起了了。”

    然后干脆转头走出了大厅,来到门口等着迎接治安官伊格纳茨大人

    大队长的副官骑上快马从奈德尔城的街头冲过,直趋治安官伊格纳茨大人的办公室。

    伊格纳茨最近的心情一直很不错,身为治安官,伊格纳茨管理着全奈安的城乡治安工作,手里掌管着分布在全省近万人的卫所军队伍。

    治安官这个职务,在全省的高官系统里面,也是一个能排到前五的肥缺,虽然比起税务官,财务官,工务官略有不足,但掌管着一般治安案件,巡查城市和乡村,还兼具者一些管理市场,抽查车船等工作,就像大家公认的那样,警察部门的油水一向是很丰厚的。

    因为帝国的政治架构为垂直管理,地方官员的任免权完全在总督的手里。作为直接听命于皇帝陛下的一方总管,在这个时代,总督的权力大到惊人,在自己的治下根本就是说一不二,想让谁上就让谁上,都不用跟茹曼城打招呼的。

    而各个总督在上任之后,总是要将这些重要的职位换上自己的亲信,如此一来,即便是刚刚到任的新嫩总督,也能在瞬息之间就完全掌握地方。

    自然是换一任总督的时候,他们这些中高层的帝国官员也跟着要换一茬的。

    伊格纳茨出身很一般,也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层层从基层杀出来的,马雷顿侯爵因为出身行伍,以前一直都是个军人,手里并没有文职的亲信,在到奈安赴任的时候,只是带来了拉里将军替换了原来的奈安军团将军。

    马雷顿侯爵在奈安短暂任职,连一任都没有做满,就调职去了北方做军区司令,洛林跟着就任奈安总督。

    在听说了这位新总督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来头不小之后,像伊格纳茨这些官员心里可都是惴惴不安的。

    洛林既是皇家的女婿,后台自然极硬。又在枫叶丹林和阿尔摩哈德之战中名扬天下,像这种年龄不大却成绩斐然的年轻总督,可都是雄心勃勃的,他们这些高官的好日子,也许就这样到头了。

    却没想到奈安就任的时候,却只带了几个自己的女朋友和雷欧这个天才儿童,居然连一个亲信都没有。

    他们那里知道,洛林爵爷的优点是崛起迅速,短短时间就从一个乡下土贵族变成东征西讨的将军,又一步成为帝国总督。

    但缺点也是因为崛起的太迅速了,毫无根基。如若不是他有儒略大公和凯瑟琳在背后给他撑腰,说不定早就被拉塞尔以“锻炼锻炼”的名义,给扔到某个不知名的小旮旯里面苦熬了,一辈子也就熬到一个正厅,拎着刮来的小钱回家养老去。

    没想到洛林几乎是孤身赴任了,凯瑟琳和阿黛儿虽然主政奈安权力比洛林都大,但她们俩可是垂帘听政,不会占居某个官位。

    洛林不光没有针对奈安高层搞大的变动,后来的相处中这些中高层官员们都发现,洛林总督着实是一个妙人,深谙官场规则,花花轿子人人抬。

    只要不犯了洛林总督和两位老板娘的忌讳,洛林对他们的行为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尤其是在奈德尔围城战之后,伊格纳茨感到自己的日子从来没有这样好过过,由于在围城战中杰出的表现,更重要的是这些表现一点不落的落在了长公主殿下的眼里。

    伊格纳茨可是作为有功人员,不但获得洛林和凯瑟琳的褒奖,更是被上报给了茹曼城。

    伊格纳茨此刻正悠然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端着一杯二一年的红酒,看着报纸上关于巡查红衣主教的笑话。

    别看他是奈安的治安官,可他平常都清闲的很,不像安格斯那样每天累的要死。

    伊格纳茨将报纸一扔,靠在椅背上嘿嘿发笑,身为高层,他知道的内幕的可不少,像洛林其实并不喜欢教廷,像希尔梅莉娅主教和洛林一家人关系极好,像报社的幕后老板就是洛林和雷欧。

    福尔多那个巡查主教到来的时候,伊格纳茨也跟着洛林去了,当时那个场面可称不上是愉快,伊格纳茨本身对教廷的高层也没什么好感,见那个肥的跟猪,不,根本就是一头愚蠢的肥猪一样的家伙竟然公开落希尔梅莉娅主教的面子,这不是在薄长公主殿下的面子吗?

    见今天这个报道,伊格纳茨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敢在希尔梅莉娅跟前摆谱,也不想想,那可是救了雷欧小公爷的人,当初总督府内一战,在经过各路人马绘声绘色的艺术加工之后,那可是激烈的一波三折。

    依着洛林和凯瑟琳的脾气,能让这个巡查主教好过才见鬼那。

    这个巡查红衣主教的事情自然和他伊格纳茨无关,对伊格纳茨来说,躲一边看那个蠢货的笑话就行了。

    这时候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伊格纳茨将酒杯塞进办公桌的小柜里面,扬声说道:“进来。”

    大队长的副官推开房门,一脑门大汗也顾不得擦,敬礼之后急道:“大人,出事了。”

    伊格纳茨也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赶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副官一抹头上的汗水,喘着气说道:“大人,教廷那个红衣主教,和人当街斗殴,现在人都在卫所总部。”

    伊格纳茨听得目瞪口呆,道:“哪个红衣主教?”

    副官焦急的说道:“还能有那个,就是刚来那个胖子,他在街上被人给打了。”

    伊格纳茨觉得自己心脏都要停了,像个二十岁的小年轻一样一蹦从椅子上跳起来,按着桌子惊慌的叫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副官苦着脸说道:“大人,详细的情况我也知道,就知道报社的一帮人,和那个红衣主教的一帮人,都在卫所里面对着骂那。您还是赶紧过去吧。”

    伊格纳茨拍着脑门,低头想了想,一个巡查红衣主教被人打了,说起来这可不算是小事,闹将起来,他这个治安官也不会好过。

    伊格纳茨抬起头,抓起自己的外套,说了一声“走”,急匆匆的往外赶去。

    跳上门口自己的马车,直奔向卫所的总部。

    等到了卫所总部的门口之后,伊格纳茨第一眼就看到了一直在大门口焦急的左右踱步的大队长。

    见是伊格纳茨的马车,大队长眼睛一亮,小跑两边迎了上来,主动打开伊格纳茨的车门,道:“大人,您可来了。”

    伊格纳茨“嗯”了一声,抬眼扫了一圈,看卫所总部附近没什么行人,大门里也没有卫兵,伊格纳茨一拉大队长,两人走到卫所总部一个避人的墙角。

    伊格纳茨和大队长凑在一起,沉声低低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详细点。”

    大队长苦笑一声,道:“大人,那个红衣主教,今儿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了,一大早的时候,带着他的手下,去把幸福路的那家报社总部给砸了。”

    伊格纳茨抽了口凉气,瞪大了老眼,惊讶的说道:“那个红衣主教,他把幸福路报馆给……砸了?”

    大队长心里暗道:不就是一家报馆吗,虽然背景挺深,也不知道治安官这样失态吧。

    然后点点头说道:“不光报馆砸了,还把报社的人都给打了,有几个伤的不轻那。”

    想想今天早上那篇报道,伊格纳茨现在是哭笑不得,心里暗道:这个猪头主教能蠢到这种地步还真是需要本事,才到奈安两天,就把总督全家上上下下给得罪个透,想想洛林的脾气,伊格纳茨心里冷笑两声,这个主教,就等着倒霉吧。

    大队长看着自己上司的表情,心里忐忑的问道:“大人,这个……报馆的背景很深吗?”

    伊格纳茨拍着大队长的肩膀,苦笑一声说道:“深,顶天的深,提醒下面那些崽子们,离那个报馆最好越远越好。”

    大队长当然知道这个“顶天”是什么意思,奈德尔城内就有两个顶天的人物,长公主凯瑟琳和未来的皇帝雷欧。

    大队长也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道暗道:怪不得报社的人嚣张的不可一世,和这个红衣主教都敢对骂,人家算起来可都是皇室产业,说不定那一天摇身一变就成大人物了。

    伊格纳茨道:“后来那?”

    “后来……”大队长既然知道报社是凯瑟琳或者雷欧的产业,自然就对福尔多他们的不自量力没了好感,嗤笑一声说道:“后来,这个主教的人殴打报社的人,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一群人,围着这个主教打了起来,将这个主教打的都不成人行了,他那些随从们也被人打惨了,等弟兄们赶到的时候,打他们的人却很快就跑光了。”

    伊格纳茨低低嘟哝一声:“活该。”

    大队长问道:“大人,那个红衣主教在里面一直不停的闹,要咱们给他一个说法,咱们该怎么办?”

    伊格纳茨这时心里松了一口,这件事情既然关系到长公主和小公爷,那洛林自然是清楚的,相信洛林会有办法对付这个红衣主教,就不用他们这些人受难为了。

    心里有了底气的伊格纳茨轻松的说道:“行,我知道了,让弟兄们出去了解下情况,但别有什么行动,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大队长慎重的说道:“大人,我知道,我会通知弟兄们的。”

    同时在心里暗道:红衣主教和皇家,那个我们都惹不起,不过他砸了皇家的场子,这热闹有的看了。

    伊格纳茨一整衣领,拍了拍衣服,神态轻松的说道:“走,我去会会这个巡查主教。”

    等伊格纳茨走进总部的大厅,两帮的人都已经骂累了,此刻都捂着伤处嘿吆嘿吆的在叫唤。

    福尔多正气势汹汹的坐在椅子上,一脸凶相的咬牙切齿。

    看着福尔多头肿胀的跟个大皮球一样,两个眼窝一个红一个黑,脸上也是青一片紫一片的甚是好看。

    伊格纳茨拼命的绷着脸这才没有笑出来,看福尔多一身灰土狼狈不堪的样子,那里还有一点教廷钦差的风范。

    伊格纳茨走咳嗽两声,整理下表情,到福尔多跟前,道:“大人,我是奈安治安官伊格纳茨,您有什么情况,都可以跟我说。”

    福尔多一听来了个大官,当即大叫一声:“好啊~!”

    从椅子里蹦了出来,指着伊格纳茨的鼻子大声骂道:“你们这帮官员们都是白痴的,看你们管理的什么地方,居然有人敢公开诋毁教廷的圣职人员,响这样无法无天的事情,你们居然都没有人去管。

    这是对我个人名誉的诽谤,是诽谤~!

    我要严惩那些诽谤我的人,你听到没有,我要你严惩他们。”

    报社的人自然不愿意,也跳起来和他针锋相对的大叫。

    “大人,他带人砸毁了我们的报社,打伤了我们的职员,你看看,我们好几个人现在都伤成这样了,难道一个红衣主教就能公开施暴了吗,我们倒要看看在茹曼帝国还有没有法律,要是不给我们一个公正的说法,我们就告到纹章院里面去。”

    伊格纳茨在心里苦笑一声,暗道:这可都是爷啊,怎么办才好?

    然后大声说道:“请诸位放心,我们一定会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件事情,现在请各位安静下来,跟我们的人将事情做个记录。”

    福尔多大声说道:“我还没说完那。不光是报纸在公开诋毁我本人,我在大街上和报社的人讲理的时候,甚至还有一伙暴徒袭击我,你听好了,是有一伙暴徒袭击了教廷总部的红衣主教,我要求你们必须在限定的时间之内抓到袭击我暴徒,我要将他们绳之以法。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就是你们总督来了,我也不走了,我要洛林给我一个说法。”

    伊格纳茨心里暗道:你们教廷的人都这样跟人讲理的吗?活该收拾你们

    然后微笑着说道:“大人,你消消火,我所有的手下现在都已经上街去追查那些人了。”

    转头对身后的士兵说道:“还不给大人上茶,真是一点眼色都没有。”

    士兵很快端着一杯热茶送到福尔多跟前,叫骂了这么久,福尔多也真是渴了,端起来咕咚咕咚的大喝两口。

    伊格纳茨这边想着如何把福尔多给打发走了,让自己好去找洛林商议。

    福尔多却突然放下茶杯,道:“对了,袭击本主教的暴徒虽然蒙着脸,其中有一个个子矮小,带着一个大大的奇怪的动物。”

    福尔多饶是脸皮厚,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被一个小孩子被打倒了,狠揍了一顿,他一个教廷总部的红衣主教,连一个小孩子都打不过,说出去那就是丑闻了,当下只有说成是个小个子。

    伊格纳茨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试探着说道:“什么大大的动物?”

    福尔多道:“比猪大好几圈,四条腿,脑袋耳朵很大,嘴上有关长长的东西,跟蛇一样能卷人,你们照这个追查一定能找到人。”

    伊格纳茨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古怪,脸憋得跟个金鱼一样,眼睛瞪的大大的,腮帮子鼓起来,面皮绷的紧紧的。

    幸好伊格纳茨也是一个老练的政客了,官做久了,养气的功夫不浅,这才没有惊声叫出来。

    伊格纳茨可知道福尔多描述的那个动物就是大象,而全奈德尔城的人都知道,能带着大象出去打群架的,也就雷欧小公爷一个人。

    伊格纳茨心里一下子明白,这是这个巡查主教砸了雷欧小公爷的产业,被雷欧给报复回去了。

    心思急转,暗道:这案子是没法查了,可也不能让这个主教知道是雷欧殿下揍了他吧?怎么办才好?

    想想这是雷欧小公爷和主教在打雷欧,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也只有赶快禀告洛林了。

    伊格纳茨表明不动声色,道:“大人说的情况我记下了。请你稍安勿躁,我这就去通知总督大人。”

    福尔多气哼哼的说道:“早该这样了,我倒要问问洛林,这个奈安他是怎么管的。”

    伊格纳茨对左右吩咐一声:“照顾好大人。”

    然后火烧屁股一样急匆匆的离开大厅,跳上马车就往总督府赶去。

    不说卫所系统现在已经被搞的是鸡飞狗跳,洛林和雷欧在街头狠揍了福尔多一顿,知道巡逻的卫所士兵马上就要赶来,率领黑手党横扫枫叶丹林,具有丰富斗争经验雷欧小公爷当即招呼一声:“风紧,扯呼。”

    和洛林带着禁卫军士兵逃之夭夭。

    穿街过巷之后,洛林和雷欧抄小道回到总督府,走进大厅里面,两人一拍手,得意的哈哈大笑。

    雷欧腆着小肚子,一边笑一边叫到:“过瘾,过瘾。”

    凯瑟琳她们听见动静,走出了看着洛林和雷欧,凯瑟琳一蹙秀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是谁在报社闹事?”

    雷欧道:“是昨天那个红衣主教,那个家伙居然该砸本总裁的买卖。我自然饶不了他。”

    希尔梅莉娅惊呼了一声,道:“那个人,居然去把报社给砸了,就为了那个报道?”

    洛林点点头,道:“我和雷欧到的时候,他们不光砸毁了报社,还在打报社的工作人员。”

    阿黛儿俏脸一冷,哼了一声道:“什么,那个红衣主教怎么那么嚣张,欺负奈安没人吗?不行,咱们要狠狠的收拾他们一顿。”

    雷欧豪迈的说道:“还用你们说,我当时就上去将他狠揍了一顿,直接就把那个家伙打成了猪头。”

    “什么?”几个女人同时惊呼一声。

    凯瑟琳柳眉一竖,道:“你把那个红衣主教给打了。”

    雷欧自豪的点点头,道:“不光我,老大也上了,当时那个叫喊叫的跟杀猪一样惨,真是解气。”

    希尔梅莉娅则是哭笑不得。

    阿黛儿先是一愣,继而噗哧一声笑了起来,美目带着戏谑的眼神白了洛林一眼。

    罗琳娜倒是大大咧咧的说道:“打了就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雷欧,干的好。”

    凯瑟琳脸一黑,道:“你一个皇家的人,怎么能亲自上去打一个红衣主教,让手下上就行了。

    还有洛林,你也是,你是怎么教雷欧的,还亲自上去动手,你们一个是皇室成员,一个是总督,这要传去处就是大丑闻。”

    看凯瑟琳一下爆发了,洛林笑着一耸肩,雷欧毫不在意的说道:“好了,好了,老姐,你多虑了,我是那么没脑子的人。我和老大都是蒙好了脸再上的,侍卫穿的都是便装,那个家伙不可能认出我们。”

    凯瑟琳松了口气,道:“哦,那就好,不对,我都被你绕沟里去了,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雷欧一挺胸,不满的说道:“有什么不对的,他可是砸了我的报社,那不就是欺负到我头上来了,这种气我都能忍,我还是不是男yin。”

    洛林拍拍雷欧的肩膀,对雷欧挑个了拇指,雷欧乐的眼睛都眯没了。

    凯瑟琳被雷欧的一番说词给气笑,摇着头说道:“你……你……”

    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洛林道:“打了就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家伙来者不善,是来找事的,没必要给他好脸。”

    凯瑟琳可也是个女强人,被人欺负上门从来没有忍过,对教廷的又是极端厌恶,想了想,道:“你确定脸蒙好了,不会被认出来?”

    雷欧道:“放心吧,也不看看我是干什么的,打闷棍的手段老大都承认是青出于蓝。保证那个家伙认不出我们。”

    凯瑟琳犹自不信的看着洛林,洛林肯定的点点头,道:“放心吧,没事的。”

    凯瑟琳叹了口气,道:“你们两真是我的克星。”

    雷欧一拉美琳娜,笑着说道:“来,美琳娜,我给将我是怎么收拾那个家伙的。我当时上去,先是一招黑虎掏心,不过这是虚招,然后一个钩镰脚就将他放倒了,左右开弓……还有小白,频发大招,一下子就解决一个……”

    很快知悉了真相的伊格纳茨就找上门来求见洛林。

    等见到洛林,伊格纳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将发生是事情原原本本的给洛林讲述一遍。

    期间伊格纳茨看着洛林脸色,只见这位年轻的总督“嗯”“嗯”的点着头,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伊格纳茨心里暗暗好笑。

    等伊格纳茨说完了,洛林扳着脸说道:“真是太过分了,光天化日之下啊。走,我亲自去一趟,安慰一下福尔多大人。”

    伊格纳茨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洛林强忍着的笑意。

    “是,大人,”伊格纳茨点头道:“正该如此,不过,大人,您能不能劝劝雷欧小公爷,请殿下这一段时间先不要带自己的宠物上街,街上暴徒多,要是……”

    洛林“哦”了一声,道:“对,对,你说的很对。好了,伊格纳茨……”

    “是,大人”

    伊格纳茨低头说道。

    “想笑就笑吧。”

    洛林来到了卫所外面,还未进门,远远地就听到福尔多在里面高声地咆哮。

    “我是教廷特使~!”

    “扣押我,就是对教廷大不敬。对教宗大不敬。对父神大不敬~!

    “回去之后,我一定要禀报教廷,调动宗教裁判所的铁血制裁官,审判你们~!”

    “对你们这些人施以绝罚~!开除教籍~!”

    “……”

    洛林听了,当下大赞:“这丫的叫的这么欢实,肺活量挺充足的嘛~!”

    然后一转头,指着太阳最充足的地方,向旁边的侍从道:“给我摆一把椅子。我要好好地欣赏一会儿。”

    洛爵爷可不傻,这个时候,那福尔多现在正在气头之上,如果现在进去,那个家伙难免是会把矛头指向自己。

    自己又不是他亲爸爸,以后也不指着那个货养老,而且当上大哥这么多少,很少再像今天亲自上手,又打一通群架,感觉很是舒筋活血,全身大爽。现在正高兴呢,没必要特意跑到那家伙的跟前,被他狂咬几下,扫了兴致。

    此时侍卫们行动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在那草地上放上了桌椅,摆上了一把遮阳伞。

    洛林往椅子上一倒,然后舒舒服服地将双脚放在桌子上面,再轻啜一口通过飞鹰进出口公司走私进口过来的费琳西香槟。

    那酒经过最优秀的调酒师的精心照料,也已经经过充分冰镇之后,刚刚开瓶,而且还带着大量泡沫,口感好到了极点。

    洛爵爷不由呻吟了一声,这才是生活啊~!

    洛林坐在外面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在外面听着那些人在里面吵闹。等到中午时分了,听到他们还是闹的挺欢实,当即下令:既然他们这么有精神,就给我把他们的中午饭省下来。

    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福

    尔多看到报纸之后,带着众人早饭没吃,就都跑出来找碴闹事。打了一架,又在这里待了大半天,早就已经饿了。现在中午再不让吃饭。纵然是福尔多再怎么能闹腾,到了半下午的时候,他也是没了力气。

    洛林看火候差不多了,这才施施然地站了起来,然后在脸上揉出一个笑脸来,用一种急匆匆的步伐,大步地走了进去。

    “在哪里,在哪里?”洛林一进门,就大声地叫道。

    他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打开门,挨个看上一遍。一直到找到福尔多巡查主教。

    当初洛林爵爷打群架时光顾了过瘾了,没有注意许多。而且一听到‘城卫来了’这句话,出于条件反射,拉起雷欧,扭头就跑了。没有细看战果。

    此时,洛林定睛一看,这才发现福尔多的模样极为狼狈。原本圆圆的胖脸上被雷欧揍的青一块,紫一块。两只大眼睛也是黑青瘀血,看上去跟个大熊猫一样。

    身上的那件华贵的圣袍也是被撕的破破烂烂,而且还沾满了灰土,极是凄惨。

    福尔多早已经没了力气,听到门口的动静,很是茫然地转过头来,费尽力气想要睁眼看清楚。

    此时洛林已经几步跨了过去,然后紧紧地拉住了福尔多的双手,道:“大人,对不起,对不起啊。我来晚了。我出城视察去了,刚一回来就听到消息,然后马上就来了。但是还是来晚了啊~!

    大人,您没有受伤吧?”

    福尔多从眼睛肿起的缝隙当中向外看去,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迟疑地道:“你是……”

    洛林道:“是我啊,我是奈安总督洛林啊。昨天还是我去迎接的你啊。您不记得了吗?”

    福尔多闻听此言,当下来了精神。

    “啊哈~!”他大叫了一声,像一个充了气的皮球一样从地上一下子蹦了起来。道:“你可算是来了~!”

    他一转头,指着那些城卫们,道:“总督大人,快,快把这些人全都给我抓起来。这些坏蛋居然敢扣押红衣主教,这是渎神大罪。一定要将他们全都抓起来,流放三千里……”

    城卫们没想到这货色如此的人渣,听了他的话,当下无一不是面露怒色。全都是心恨刚刚没有将他关在小黑屋里面,狠狠地收拾一顿。

    洛林苦笑了起来,道:“大人,这些城卫都是我的手下,而且他们接到报案之后,也是尽快赶到。现在也没有扣押你们,从法律的角度来讲,只是让你们协助调查。一没打,二没骂,三没有刑讯逼供。这让我很难办的。”

    他顿了一下,道:“对了,大人,究竟是什么事情,居然闹的这么大?”

    福尔多顿时醒悟了过来,一拍脑门,道:“对了。总督大人,你快去,快去,那有个报社什么的,居然造谣污侮,说什么我跟ji女有关联。别的事情,您不办,你可一定要把这件事情给我办好。给我抄他们的家,灭他们的满门,方消我心头之恨~!”

    说到后来,心头火起,甚至是咬牙切齿起来。

    洛林当即皱了脸皮,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这时旁边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福尔多大人,我不知道您在圣城是怎么混的。但是我们这里可是讲法律的,不是您肆意妄为,想杀谁就杀谁,要囚禁谁,就囚禁谁的地方~!”

    福尔多一愣,转过头去嘶声叫道:“你算是哪根葱?”

    那人将手中厚厚的文件向桌子上一砸,然后坐在他的对面,道:“我是奈安行省总检查官帕理。所有犯了事儿的人全都归我管。别看你是个红衣主教,但是我提醒你,这里可不是你们的教堂。这里我们说了算~!”

    福尔多当下冷笑了起来,也不理帕理,转头向洛林道:“这就是你们奈安的官员。我看他不仅不把我这个红衣主教放在眼里,总督大人,我看他连你都不一定放在眼里。”

    帕理也是毫不相让,道:“福尔多大人,您也不用挑拔。

    实话告诉你,虽然洛林伯爵身为总督大权在握,但是他也不是可以随便就为所欲为的。在上面还有帝国司法部,还有元老院。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一旦他犯了事情,照样毫不留情。该撤职撤职,该法办法办~!”

    福尔多一窒。

    洛林苦笑道:“帕理,我还在这里,你说话不用这么不讲情面吧~!”

    帕理恭身一礼,道:“大人,下官知道爵爷您的品德良范,堪称楷模。但是下属一向说话直,您不用在意。

    不过爵爷,我还是要劝您一句。您以后前程远大,最好离的某些个明里一套,背里一套。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作奸犯科的伪君子远一些的好。省的给您惹祸上身。”

    说完冷冷地瞥了福尔多一眼。

    福尔多当下气的全身冰凉。嘴唇不住地哆嗦,颤声道:“好,好,好~!我……我是伪君子,我……我走还不行吗?”

    说着,站起身来,就要离去。

    帕理一拍桌子,低声喝道:“走?走哪儿去?告诉你,你带人打砸报社,破坏他人私有财产,人家已经将你告下了。今天你是走不了的~!”

    福尔多当下气的三尸神暴跳。嘶声道:“你……你们……我要向教宗陛下写信,向你们提出控诉~!”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