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传教的那些事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四十六章传教的那些事(一万一,要票)

    希尔梅莉娅坐在洛林的怀里。怔怔地看着他的眼睛,看到洛林眼睛有些红肿,显然这些时日的奔波劳累造成的,心中不由大为怜惜。

    她原本已经准备好的话,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从何说起。过了半天,这才幽幽一叹,道:“是这样的,咱们不是打了个大胜仗吗?”

    洛林看着她,愕然地点了点头,道:“美女,这个消息好像不用你来告诉我吧?这仗还是我带着小弟们打赢的。”

    希尔梅莉娅嗔怒着白了他一眼,道:“你听我说完好吗?”

    洛林一时无语,只能是耸了耸肩。

    希尔梅莉娅道:“在这一场保卫战前后,我们教廷的人也没有闲着。感召异族,教化四方。感化他人信仰父神,让神的光耀可以照耀万物。可一向是我们传教者的天职。”

    洛林爵爷当下很愣了一下,摸着自己的下巴,很是思绪万千。

    “传教,传教士啊……”

    对于传教这种东西,洛爵爷虽然谈不上反感,却也绝对谈不上什么好感。那些传教的宗教份子可是相当的狂热。

    那些家伙仗着背后有教廷那个庞然大物的组织挺着。相当的蛮横。

    他们不管是看到什么都要插上一腿,吃蚂蚱也要掰条大腿的角色。虽然按照教义,这些教士们全都是不能结婚。但是因此上,他们的心理也就更是阴暗变态。宗教裁判所那些恐怖的刑具,像是什么铁处女啊、九头鞭啊,苦行带啊什么的,堪比我煌煌大清十大满清酷刑的东西,都是他们给搞出来的。

    他们的某些手段,甚至比那些后天生理上有缺陷的公公太监们更厉害,远远地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最起码,公公太监们再变态,他们也不会,也不敢在皇帝陛下夫妻办事儿时候,偷偷地在后面监察着。

    一旦看到那位至尊陛下想要玩一些奇怪而有趣的东西,于是就巅巅地跑出去,告诉那位大爷:“陛下,您这种方式不对。很不符合祖宗规矩,也很不符合男上女下,呃……男尊女卑的伟大时代潮流。

    您应该这么这么,再这么这么来……要不,您先让开,让我来给您试范一下?”

    可是,那些传教的家伙却连这些都要管。

    历史上最为著名,最为正统的‘传教士体位’就是经过了那些个号称从来没办过实事儿的砖家叫兽们从理论联合实际,最后像爱因斯坦推论E等于MC平方一样,准确地推断论证出来的。

    因此上,像是传教士这种东西。不仅是严重地阻碍了第三产业当中某种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使的传教地区的第三产业文化和经济程度远远地落后于国际标准。

    而且,对于像洛林爵爷这一类深受很黄很暴力的东西毒害,而且还一直执迷不悟的,从那些很黄很暴力的东西当中接受基本的某种知识教育的青少年人来说,一向是深恶痛绝的。

    按理说,以洛林爵爷以前的脾气,像传教士这种东西一般情况下,都是让他有多远,就死多远。

    要是实在碍眼,就偷偷地拿个板砖啊,板凳啊,要你命三千啊,闷棍2012加强版了之类的大杀器,从背后把那个家伙一下拍死,就算是拍不死,最起码也要拍个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但是现在,教廷可是在自己的身上下了不少的本钱。

    一个号称未来最有前途和希望的,而且还千娇百媚、倾国倾城的红衣主教都洗白白了,自己送到自己的床上。

    这种诱惑,只要是个正常男人。有谁拒绝的了?

    洛爵爷当然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男人,他老人家拒绝不了,而且还得了大大的甜头,也不能不有所表示。

    再加上传教这种东西,也属于一种文化侵略,呃……文化输出范围。

    要是大家都信了教,真的信了那些个像是什么‘人要是打你的左脸,就把右脸也伸给他’,‘现在受的苦,将来会上天堂’之类胡说八道的教义,然后身体力行。这种脑子被洗的干干净净的傻叉,你哪儿找去?

    是这种老老实实,受了欺负连个屁都不放,还以为会上天堂,得到幸福的老百姓好管理,还是那种动不动就给你拔刀子,叫唤着要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刁民好管理?

    因此上,他对于教廷在自己地盘上干的那些事情,只要是不太过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这却也并不表示,洛爵爷会对此有所认同。

    在平时的时候,他也没少跟个‘劝自己深陷传销组织儿女。希望他们能迷途知返的父母’一样,苦口婆心地劝说希尔梅莉娅别那么认真,把自己的大好青春浪费在那种无聊的事情上面。而应该用在正途上面。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当然了,其中‘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这种伟大的事业,是需要看个人是怎么理解的。

    像是在洛林爵爷这样空前绝后,可以yin一被子好湿的一代伟大湿人的理解当中,有很重要很重要,而且还是最为基本的一条,就是比如说,像是‘陪自己睡个觉了,睡个觉了,睡个觉了……’等等这些为了人类生存繁衍的伟大事业当上去。

    但是洛林爵爷现在发现希尔梅莉完完全全就是执迷不悟,又跑去搞她们那个宗教传销组织。当下很是不感冒。

    他很是不满地喃喃道:“你管那些干什么,那些都是没事儿干的传教士们的工作。你的天职就是,每天洗白白了,跟爵爷我**……”

    希尔梅莉娅当即气的火冒三丈。那原来如玉似脂的俏脸一下子变的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一边伸手在了洛林的身上乱掐,一边恨声骂道:“混蛋,我跟你说正事呢。不要又在那里胡闹捣乱。”

    洛林吃痛不过,当即高举了双手,连连告饶。

    希尔梅莉娅怒气不解,又在他的身上狠掐了几把,这才住手。悻悻地道:“你的嘴巴就不能正经一点儿,认真听我说句话吗?”

    洛林一脸无辜地道:“我一直在认真听啊。只不过加上一两句评语。想让你轻松下来。是你自己心理负担太重,太紧张了。我只要一说话,你就发神经。看我胳膊上给拧的。”

    洛林说着,抬起自己胳膊,很是委曲地放在了希尔梅莉娅的面前。

    希尔梅莉娅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刚刚在情急之下,确实出手太重,洛林的胳膊上不少的地方都被自己给拧的青紫了。顿时心生歉意,抬起皓腕,轻轻地抚着他的胳膊。然后柔声道:“好了,好了。刚刚是我不对。”

    说着,伸出手来,在洛林的胳膊上胡乱地揉了揉,看那青肿还不消,不禁又是心疼,又有些担心:万一要是凯瑟琳和阿黛儿两个看到了,她们心疼洛林,肯定是会抱怨自己。

    她咬了咬自己嫣红的嘴唇,犹豫着道:“要不,我用圣术给你治疗一下。”

    说着,伸手在胸前一比,一握。那纤纤玉掌中立时有白色的圣洁光芒透露出来。

    洛林看了,慌忙伸手将她的双手掰开,打断了她的施术,怒声斥道:“你发什么疯~!前些日子你不顾法力透支,施展‘神之凝视’,这帐我还没没跟你算呢。”

    说到这里,洛林看到希尔梅莉娅脸色黯然,急忙换了语气,柔声道:“现在还在恢复阶段。奥巴赫姆不是来信说要你好好休息。要是你还照这样子随随便便地就施法,以后能力肯定会大打折扣的。”

    希尔梅莉娅低头看着他胳膊上的伤痕,蹙起了黛眉,忧心重重地道:“可是……”

    洛林伸手搂住了她的如杨柳一般的纤腰,然后将自己的脑袋贴在了希尔梅莉娅高挺丰满的**。

    他感受着从希尔梅莉娅那双娇挺的山峦上传来的惊人而美好的弹力,于是忍不住像个跑到大白菜地里的猪哥一样,又狠拱了几下。

    感受到那一波*如涛如澜的悠美律动。洛林爵爷就觉的自己的魂儿都陷了进去。不由赞叹地呻吟了一声。

    希尔梅莉娅当即全身一僵,随即喉咙里忍不住传出了‘嘤咛’的一声娇吟,紧接着,娇躯像雪山崩塌一样一下子酥软了下来,俏目当中蒙上了盈盈的一层春水。皓如编贝的玉齿轻咬着自己的嘴唇,媚眼如丝地看着洛林。轻声道:“别……别闹了……”

    那声音柔美动听,欲拒还迎。充满了刻骨的娇媚。

    洛林顿时色心大动,俯在了希尔梅莉娅晶莹如雪的耳边,轻声道:“别可是了。要是真的心里歉意的话,今天晚上那个什么什么的时候,你不要又是推三阻四的就行了……”

    希尔梅莉娅当即大羞。俏脸上顿时飞起了两朵红云,轻轻地啐了洛林一口,道:“你想的美。”

    洛林发现希尔梅莉娅虽然眼神迷离,媚态十足,但是眼神落在自己的胳膊上的伤痕时,却明显的怔了一下。

    洛林心中一动,急忙岔开了话题,道:“对了,你不是说正事儿吗?怎么还不说。我可是在这里洗耳恭听着呢。”

    希尔梅莉娅顿时娇躯一震,醒悟了过来。

    她嗔怒地瞪了洛林一眼,道:“都怪你,又是打岔。我真是以前欠你的。跟你说十句话,倒有九句不正经的。”

    洛林一边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袖子撸下,遮住了胳膊上的伤痕,一边色眯眯地嘻嘻笑着,道:“谁说不正经,我觉的咱们说的那些话最正经不过,不信的话,咱们去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来,让他给咱们评评理,看究竟是正经还是不正经?”

    希尔梅莉娅一下子瞪圆了她那双明亮的美眸,看洛林一脸的正义凛然,不由气极反笑,失声道:“那些……疯话也能拿出去说吗?你洛大爵爷不要脸一向是出了名的,可是……可是我还要脸呢~!”

    说到后来,自己也觉的不好意思,低下头去,将自己的俏脸藏在了洛林的怀里,然后又忍不住发出一连串‘咯咯咯‘的娇声低笑,一直笑到了娇躯乱颤,几乎喘不过气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这才直起了腰来,再次地将洛林趁着自己大笑的工夫,借机吃着豆腐,在自己纤腰,玉背,丰臀等等敏感地带不住游走的两个爪子拍开,轻啐了一口,道:“流氓~!”

    希尔梅莉娅为了能正正经经地和洛林谈一次话,不再给他可趁之机,于是伸出手来,笔直地撑住了洛林的胸膛,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这才认真地道:“我跟你说真的。我刚刚接到了消息,我们教廷的红衣巡查主教要来视查一下。”

    为了不让洛林继续胡闹,她这句话说的又快又响。

    洛林愣了一下,奇怪地看了着希尔梅莉娅,道:“他来就来吧。关咱们屁事?随他便的查,咱们这破地方就这样子,我不信他能查出什么花儿来?就算是真的查出什么花儿来,也是好事儿。咱们还可以借机开发个旅游景点什么的。”

    希尔梅莉娅当下大火,道:“你就知道钱~!”

    洛林怔了一下,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希尔梅莉娅看着洛林,恨的牙都要倒了,几乎忍不住要扑过去,在洛林的身上狠咬上几口。

    但是她看洛林真的是一无所知的样子,道:“现在闭上嘴巴,不许说话。认真地听我讲。”

    洛林无奈,只得是一摊双手,静静地看着她。

    希尔梅莉娅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平静了下来,然后这才道:“你知不知道,因为这一场战争从开始打到现在,咱们这里已经有了不少的半兽人。”

    洛林点了点头。

    希尔梅莉娅赞赏地看了洛林一眼,然后道:“是这样的,最开始不是有半兽人主动投靠吗?我们看到他们信仰他们的那个什么宗教很乱七八糟的,为了让父神的光辉也能照耀在他们的身上。因此上,那些传教士们没有往他们那里跑,感化那些半兽人们,让他们也信仰父神……”

    洛林不由低低地哼了一声,然后张了张嘴,想要插话。

    希尔梅莉娅知道只要洛林一张嘴,自己就又会被他给骗到高粱地里面,少不得又被揩了无数的油去。纵然是有一天的时间,也休想要正经地谈完那件事情。

    她的心中不由哀叹了一声:这该死的混蛋,我还真是有够苦命的~!

    希尔梅莉娅一边想着,觉的心中又有一丝的甜蜜,但是表面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让洛林有顺着杆子向上爬的机会。

    她紧绷着俏脸,秀眸一转,飞了一记锋利的眼镖过去。寒声道:“你要是现在敢张嘴,你就死定了~!”

    洛林无奈,只得耸了耸肩,又乖乖地闭上了嘴巴,只是那双大爪子却是偷偷地攀上了希尔梅莉娅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

    希尔梅莉娅白了他一眼,假装未知。继续说道:“这工作很成功。有很大一批的半兽人全都投到了我们这边。

    到了后来,战争一起,咱们又抓了不少的半兽人俘虏。我手下的那些个牧师和传教士们看到了机会,当即在给他们治疗的同时,也向他们传播了不少的教义。

    他们当中也有很大的一部分被我们感召了过来。”

    希尔梅莉娅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反正前前后后吧,据我们统计,这些人被我们感召过来,投向了父神怀抱的半兽人大约有二三万人的样子。

    要知道,有这么多的人信仰了父神,沐浴在父神的光辉之下。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功绩啊~!

    这近百年来,就是所有的传教者加在一起,感化的异教徒,也没有我这儿的零头多。

    所以,我们就向教廷写了捷报,告诉他们这一件丰功伟绩。”

    “可是……”希尔梅莉娅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当中爆起了一团火花,又停了一会儿,这才咬牙切齿地道:“可是,后来我才发现,那些个半兽人们真不是个东西。

    表面上,那些个家伙们一个个看上去,眼睛纯朴善良,咧着嘴笑的时候,也是傻呼呼的,可是却全都是一帮混蛋。天生就带着……带着……”

    说到这里,她低头看了洛林一眼,道:“那个词,你是怎么说来着?对了,天生就带着农民式的狡猾~!”

    她越想越气,又忍不住恨恨地骂了两句极不淑女的脏话,然后又接着道:“那些个混蛋一个个全都是‘利‘字当头。这边拿了我们的东西,得了好处。

    他们就把胸脯拍的山响,指天划地信誓旦旦地发誓说,要永远地相信父神。他们连在胸口划十字架的手势都学的比最忠心的信徒都地道。

    但是一转头,他们吃干抹净之后,立刻就翻脸不认帐,拍屁股走路。

    更恶劣的是,他们在背后还笑我们全都是一帮傻瓜~!

    然后他们拐回头去,继续信他们那个乱七八糟的狗屁萨满教~!

    全都是一帮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洛林听到这里,当下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希尔梅莉娅当即气结,恼羞成怒之下,再也顾不得许多,伸手就向着洛林的身上掐去,但是临到手边,却又改了主意。

    她收回了自己精心涂了豆蔻,修剪的漂亮而又锋利如猫的指甲,然后紧握成拳,用力地在洛林的胸膛上很打了几拳,道:“你还笑,你还笑。我恨的牙都快要咬碎了。”

    洛林看着她一脸的羞怒,知道她脸皮儿薄,要是再笑下去,她可是真的受不了了。当下伸手捉住了她的皓腕,笑着连声说道:“好……好,好好好,不笑了。”

    希尔梅莉娅恼恨地盯了他一眼,道:“我的成绩报了上去,我老师来信说,教宗陛下也是极为高兴。现在他们派人下来巡查。

    据听说,那个巡查主教一心想要往上爬,而且还是属于和我的老师那一派有宿怨的。他就是蹩着坏来找麻烦的。

    那个家伙为人还异常的精明,很多时候就是没有问题,他也能给你察出问题来。更别提我现在这样了。

    要是他巡查过来,我拿不出那么多的人来,这种罪过可是‘欺瞒教宗陛下’。纵然往轻了说,也是一个‘好大喜功’。

    到时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倒霉,连带着我的老师,还有保举我当上红衣主教的那些位前辈们也都要受到牵连的。”

    说到这里,她转头看着洛林的眼睛,道:“洛林,大家都知道你一肚子的坏水……”

    洛林当即瞪起了眼睛。

    希尔梅莉娅急忙改口,道:“大家都知道你的办法最多了,快点儿给我想想吧。”

    洛林驽了驽自己的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看着希尔梅莉娅。

    希尔梅莉娅顿时醒悟了过来,气道:“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听话过啊,怎么这时候这么老实。好了,我让你说话了,这总行了吗?”

    洛林顿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伸手在自己的腮帮上揉了几下,叹息道:“真不容易啊~!你这里搞论坛封杀,禁止发贴。把我可给蹩坏了。”

    希尔梅莉娅听他在那里又满嘴跑马车的胡说八道,当下黛眉微蹙,不满地推了推他的胳膊,道:“别在那里胡闹了。我这边都要火烧眉毛了,你倒是给我出个主意啊。”

    洛林爵爷那是什么人?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竹杠,他要是不敲的‘邦邦邦’山响,就对不起他脑海当中那五千年悠久文化历史的结晶。

    他干巴巴地笑了笑,仰天打了一个哈哈,然后拿出了手中掌握着一点儿小权的最底层办事员那种嫌贫爱富的恶劣嘴脸,甩着官腔,道:“这个这个办法嘛……啊~!倒不是~没有。只不过呢……啊~!这个这个……什么的,你也是明白的对不对?”

    希尔梅莉娅看洛林眉飞色舞,一脸色眯眯的样子,不禁从了心底深处又是发出了一声呻吟,心中暗道:这个该死的混蛋,我真真是欠你的。

    她一边想着,一边用低如蚊蚋的声音,低声道:“我知道了。以后你想要干什么,我……我都以依你还不行吗?”

    洛林爵爷看着她俏脸上含羞带恸,娇艳不可方物的模样,顿时就觉的骨头都轻了三分。

    他哈哈一笑,然后拍着自己的胸脯,豪情万丈地傲然说道:“梅儿,你就放心吧。说到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要是说到弄虚作假这方面,我可是敢保证,能比的过我的人,就是再过个三五千年,也不一定能生出来的。”

    希尔梅莉娅不由一窒。

    她眨了眨自己的美眸,心中暗道:这种事情好像并不是太值得自豪吧?

    ————————————————————

    洛林爵爷这边为了自己的女人,准备磨刀霍霍的时候,一场名为“东南大开发”的活动,业已引得整个茹曼帝国的人如痴如狂。

    有人说过,消息是这个世界上飞的最快的东西,尤其是桃色新闻和小道消息。

    在君士丁城,洛林的名声原本一向不是甚好,比如狗运的年轻人洛林,帝国第一小白脸洛林姑爷,冥王的亲兄弟洛林总督,怕老婆的可怜男人洛林,等等这些,反正都不会是些什么正面的评价。

    当然,用洛林的话来说,这是吃果果的嫉妒,那些无能的人一、没有洛林大爷会搂钱,二、没有洛林大爷长的帅,三、没有洛林大爷会泡妞,四、没有洛林大爷会打仗,五……

    他们只会像是阿Q同学一样能搞些精神胜利大法,对这种人无需理会。

    对于那些家伙,就要像是对待大路边上的一泡狗屎一样,连正眼看他们的价值都没有。

    当然,也没人敢在儒略大公跟前说洛林的坏话。

    虽然儒略大公整天在属下跟前抱怨凯瑟琳,还说洛林这不行,那不好。

    但是了解大公的人都知道,其实那是大公在傲骄了,吃洛林的飞醋,对这个抢走自己宝贝女儿的混小子不满而已。

    洛林那可是只能大公一个人骂的,其他人要是绝对不能在大公跟前说洛林的坏话。

    理由很简单,你可以看洛林不顺眼,但是却绝对不能置疑凯瑟琳长公主殿下的眼光。

    只要是敢说上一句,一准会有人来一拍那倒霉蛋的肩膀,道:“小子很有前途,我看好你,去,进敢死队吧!

    当一片进两亿亩的土地往君士丁人跟前一放之后,所有的人都再也不敢说洛林的坏话了。

    现在在君士丁城,到处听到的都是对“咱们的”洛林总督的赞美。

    天地良心,大公才是君士丁人的BOSS,洛林离着君士丁人可好几百公里远那。

    咱们的洛林总督年轻有为,英明神武,英俊潇洒,等等等等,最关键的是咱们的洛林总督真是很贴心啊,有什么好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咱们君士丁人,

    消息从君士丁城插上翅膀飞向四面八方,所到之处可谓是尽皆轰动。

    无可厚非,在这个时代,土地就是财富的同义词,家藏万金也有花光的一天,可是有良田千亩,那就永远吃喝不愁。

    即便是那一片土地远在天边,但收益总是会落回自己的袋子里的。

    各种小道消息,如同登陆的台风一样,横扫过茹曼帝国,收到消息的茹曼权贵们,无不是摩拳擦掌,带上大笔的现金涌向奈安省。

    茹曼城的皇城附近,是帝国最上层贵族们的居所,居住在这里的人,是茹曼这个帝国权力金字塔最顶尖的那一小撮,这些人无不个个手握大权,声名显赫。

    整个地区都是占地广大的深宅大院,豪华大气,尽现这里主人的尊贵。

    这些院子里,夜晚反倒要比白天热闹,请客拉关系的,送礼跑官位的,各种聚会宴会,装饰精致奢华的大楼里灯火璀璨,红男绿女们沉浸在这个名利场里面。

    在一条两边尽是高大树木的大路尽头,却有一个深深的院落暗淡寂静的守在那里,只有数点灯光透过重重院落落在有心人的眼里。

    这座府邸的位置并不好,只是在整个茹曼城中心区的角落里面,平常也是没有什么从这里经过,如果是白天来看的话,还会发现这里的建筑很有沧桑感,都是很有年头的了。

    按照常理来说,住在这里的人应该是这个权贵的圈子里面排在末尾的人物了,但整个茹曼城都知道,这里住的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

    本来就大陆第一城市茹曼来说,是少不了漂亮的女人的,而且住在这里的女人已经三十岁了,和那些十七八岁的青春靓丽的少女们相比,没多少优势了。

    而且这个女人也非是出身名门大族,背景深厚,实力超群,这个女人只是乡下小地主的一个女儿。

    更何况,这个女人年纪不轻了却依然还只是一个被包*的情人,茹曼城内这种女人应该是守在闺房里面,耐着寂寞等着情人的可怜人,不可能成为一名全茹曼城都知道的大人物。

    但她偏偏就是,只因为包*她的情夫名字叫茹伦德,职业是个皇帝。

    露克蕾琪亚夫人,这是茹曼城对这个女人的称呼。

    在茹曼城,大家都知道茹伦德皇帝陛下的情人不少,即便是皇帝最为亲信的首相拉塞尔,也不清楚这位至尊到底有多少女人,唯一知道这一切的大概也就是跟随了茹伦德三十年的贴身侍从。

    皇帝这些情妇的身份大都是隐秘的,其中只有两三个的身份是公开的,这其中最得茹伦德皇帝宠信,也有分量的就是露克蕾琪亚夫人,茹伦德皇帝多数时间也都是花在了露克蕾琪亚夫人这里。

    茹曼城内的人都有一个共识,在茹曼城办事,求拉塞尔不如求露克蕾琪亚夫人,但露克蕾琪亚却很少抛头露面,也极少在家里见客,能走通她门路的人可是不多。

    这个虽然已经三十岁了,但看起来和二十四五的年轻女人一样的露克蕾琪亚夫人,此刻正挽着袖子,露出一段玉色的手臂,殷切的夹起盘子里的菜,送进茹伦德皇帝的嘴里。

    茹伦德皇帝瞪了一眼送到眼前的蔬菜,身侧的露克蕾琪亚夫人露出一个嗔怒的表情,茹伦德皇帝无奈的一撇嘴,还是乖乖的张开嘴。

    露克蕾琪亚夫人接着端起酒杯送到茹伦德皇帝嘴边。

    茹伦德皇帝接着酒杯,按住露克蕾琪亚夫人的手,苦笑着说道:“蕾琪,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了,不用跟个哄洋娃娃的小女孩一样吧?”

    露克蕾琪亚夫人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道:“我没什么事情啊,你就好好吃饭吧。”

    茹伦德笑着说道:“蕾琪,你真是一点都不会说谎,再说了,你那次有什么要求的时候,总是这样喂我吃饭,我都习惯了。”

    露克蕾琪亚夫人低低惊呼一声,不好意思的说道:“有那么明显吗?”

    茹伦德畅快的笑着点点头。

    露克蕾琪亚夫人捂着脸说道:“你又笑话我,陛下。”

    茹伦德很享受这样普通的家庭生活,端起酒杯,道:“蕾琪?”

    露克蕾琪亚夫人夺过茹伦德皇帝的酒杯,道:“少喝点。”

    犹豫了一下说道:“陛下,怎么看洛林总督大人。”

    “那个混小子啊,”茹伦德微笑着说道:“要不是看在他打了一个胜仗的份上,光是雷欧遇袭的事情,我非要骂死他不可。堂堂帝国继承人,居然在总督府被人袭击了,我把凯瑟琳和雷欧交给他,可他居然连自己的老窝都看不好,真是一个傻蛋,要是雷欧出点事情,我非活扒了他不可。”

    露克蕾琪亚夫人奇道:“这件事情陛下不是说过不该全怪洛林总督的吗?”

    茹伦德皇帝老脸微红,咳了一声说道:“这个,虽然也是有些原因的,但这小子怎么说也有责任。”

    露克蕾琪亚夫人嗯了声之后说道:“洛林总督,是陛下破格提拔的吧?”

    茹伦德道:“那是当然,虽然那小子有点能耐,把阿尔摩哈德人狠狠折腾了一通,真是解气啊,不过,就他那年纪,哪够当总督的,我也是看在妮可的面子上。怎么了,蕾琪,你有什么事情和那个小子有关的吗?先提醒你,一定不要和跟洛林做生意,那小子,坏透了。”

    露克蕾琪亚拍了茹伦德皇帝一下,道:“瞧您说的,那可是皇室的姑爷。再说你想到哪去了,我是想说,陛下对洛林总督这么好的话,您的话他一定是很听的了。”

    “当然。”茹伦德皇帝摸着手上硕大的钻戒,得意的说道:“我治那个小子的办法多的是,他敢不听话。”

    露克蕾琪亚夫人一拍手,道:“那就好,陛下,洛林总督大人手里不是一片闲地正要发卖吗,不过听说只卖给在战争给奈安出力的人,您也知道,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我想给他置办些产业,等他成家立业了做根基,可我跟洛林伯爵不熟,要不您跟洛林伯爵说一声,看能不能帮我找一块水土不错的地方。”

    茹伦德皇帝一翻白眼,不屑的说道:“我当多大的事那,这种小活,你又不是不认识罗昆德男爵,找他就办了,他跟洛林还是亲戚。”

    露克蕾琪亚夫人苦笑着说道:“可是,我想买的地有些多。”

    “多少?”茹伦德皇帝漫不经心的说道,然后抿了一口酒。

    露克蕾琪亚夫人吱吱唔唔了两声,最后伸出手掌展开,道:“五……五万亩。”

    “噗……”茹伦德皇帝一口酒全喷了出来,露克蕾琪亚夫人赶忙拿起餐巾给茹伦德皇帝擦脸。

    茹伦德抓着她的手道:“多少?”

    露克蕾琪亚小心翼翼的说道:“五万亩啊,不行吗?”

    “不是,”茹伦德道:“当然行了,可是,那小子哪来那么多地?”

    露克蕾琪亚夫人讶异的说道:“您不知道吗?洛林伯爵在胜利之后,攻下了大片土地,现在都要拿出来发卖,数量足足有两亿亩,现在外面都传疯了。”

    茹伦德皇帝吸了口冷气,道:“两亿亩~!”

    然后茹伦德皇帝抓住露克蕾琪亚夫人的手,急道:“外面都怎么说的?”

    露克蕾琪亚夫人道:“消息据说还是从君士丁传过来的,据说胜利之后,洛林伯爵将奈安省的地盘扩大了一半,多出了大片的闲置土地,所以他就准备全发卖了。”

    茹伦德皇帝在心里盘算,两亿亩,那差不多就是小半个奈安了,然后怒气冲冲的说道:“这么大的事,这小子也不说先给我报告下,就自作主张,两亿亩啊,这可是好几千万金币,等着,我这就去信问问那个小子怎么搞的。”

    露克蕾琪亚拍拍茹伦德皇帝的手,道:“您不要急吗,我也是今天听一个姐妹说,她娘家是君士丁城,那边收到消息快一点,然后她家人派人急赶到这里通知她夫家的。可能是洛林伯爵的报告还没到吧。”

    茹伦德皇帝嗯了一声点点头,道:“也有可能,不过这么多的地,他也不能不先通知我就自己擅自处理啊。”

    这时传来梆梆的敲门声,门外那个跟随了茹伦德皇帝几十年的老侍从扬声说道:“陛下,急信,长公主殿下来的信。”

    茹伦德皇帝愣了一下说道:“拿进来吧。”

    老侍从走进了将信放在茹伦德皇帝手边,躬身就又退了出去。

    茹伦德皇帝一边拆信一边说道:“一定是妮可给那个混小子求情的,我看洛林那小子怎么说。”

    露克蕾琪亚夫人紧张的看着茹伦德皇帝,见他读完了信,喟叹一声放下手,急道:“长公主殿下怎么说?”

    茹伦德皇帝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笑着摇摇头,道:“真是……真是,那个混蛋小子,脑子不知道怎么长的。”

    将信递给露克蕾琪亚夫人,道:“你自己看看吧,说的是真好听。”

    然后扬声说道:“去吧拉塞尔给我叫这里来。”

    门外的侍从答应了声“是”。

    露克蕾琪亚夫人看完之后,笑道:“这是好事,陛下。”

    茹伦德皇帝笑道:“我知道,妮可写这封信是堵我的嘴那,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不过是让那小子拿出该拿的聘礼,他居然给我搞出这么一出。”

    首相拉塞尔很快就被皇帝的侍从从首相府请了过来,毕竟这里离首相府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

    拉塞尔进门之后,向茹伦德皇帝一躬身,问候了一声,然后向露克蕾琪亚夫人点点头。

    茹伦德皇帝道:“快坐吧,给你看个东西。”

    说着将凯瑟琳写来的信递给了拉塞尔。

    露克蕾琪亚夫人给拉塞尔端上一杯热茶,然后向茹伦德皇帝微笑着一点头,就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这也就是露克蕾琪亚夫人得宠的地方,从来都不恃宠而骄,干涉国政,只是做一个保守的家庭主妇,这样的女人,在这个最高权力层,反倒是十分稀少。

    拉塞尔低头读完手上的信,脸色的表情可谓是精彩,先是皱眉,然后是惊愕,最后则是欣喜。

    拉塞尔恭敬的放下手里的信,老脸都乐的皱了起来,笑着说道:“这是好事啊,陛下,咱们一直苦恼的经费问题,这一下可就全解决了。”

    茹伦德皇帝拍拍大腿,轻叹一声说道:“是啊,按妮可的说法,咱们能在几个月后收到最少三千万金币的款项,这一下,手上就阔绰多了。”

    拉塞尔想着日渐艰难的德伦北伐战,有了大笔拨款之后,也能再开新局面,而也不用向下面硬摊派,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连亲信都跟自己叫苦连天了。

    不过拉塞尔可不好承洛林的情,斟酌了一下说道:“不过,陛下,这么大的事情,洛林伯爵也不上报一声就擅自决定了,也太有些毛躁了吧。”

    茹伦德皇帝一摊手,道:“谁说不是那,可有什么办法,有妮可给他撑腰那,我还能说什么,信上还告你的状,要不是你压着不给洛林援兵,雷欧也不会在总督府遇袭。妮可这是跟咱们示威那,你看,都怪你,要是当时就给洛林几个军团,妮可也不会这么埋怨我。”

    拉塞尔苦笑一声,心里暗道:这又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派兵不得花钱,当时哪有钱啊。

    拉塞尔可深知这个皇帝陛下推卸起责任来和雷欧一样,总能找到各种理由,反正就是不怪我,当下赶紧点头,道:“是,陛下,我的疏忽,好在没出什么大事。不过,我也想不到会有黑暗议会和魔族参与进来,上次在枫叶丹林……”

    茹伦德皇帝见拉塞尔这一次又替自己背上了黑锅,突然良心发现了那么一下下,轻声道:“我知道,你也辛苦了,半兽人什么的都是小患,德伦的野蛮人才是帝国的大患。”

    拉塞尔感激的说道:“感谢陛下的体谅。”

    茹伦德皇帝点点信头,道:“妮可和洛林将这么大一块蛋糕送到咱们跟前了,咱们总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吧,那妮可和雷欧还不在背后说我刻薄。”

    拉塞尔摸摸头顶稀疏的头发,道:“陛下,洛林伯爵这个年纪,不宜再封赏了,对他来说可不是好事,既然长公主殿下写了封家信来向您说明,不然,您再写封家信会给殿下和洛林,褒奖洛林伯爵一番就可以了。”

    茹伦德皇帝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说拉塞尔,这个不太好吧,我弟弟一定会埋怨我的。”

    拉塞尔道:“可这么大的事情,洛林伯爵不是也有些擅权了吗,不如就这样功过相抵,准许洛林伯爵自由行事就可以了。”

    茹伦德皇帝低头想了一会儿,最后抬起了头来,轻声道:“好吧,你吩咐下去,咱们就这样办吧。”

    拉塞尔点了点头,然后深施一礼,道:“陛下英明。”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