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飞鹰双雄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四十五章飞鹰双雄(一万字,求各种票)

    薇拉虽然也是很久没见自己的父母。心中很是想念。但是她可是知道,自己老妈——蓝龙女王安瑞利亚斯那是个什么个性。

    巨龙和女人,这两者都是世间最为可怕的生物,更何况安瑞莉亚斯还将这两者全都占全了。

    薇拉可是一直很有心理阴影的。别说是自己了,就是自己的老爹在她的面前服服帖帖。

    她打着‘男人一有钱变坏’这一放之四海皆准的至理名言,号称绝对不能让自己的丈夫有给“伟大的弑神者,世界的守护神”这个称号抹黑的机会,因此上,维加利斯的零花钱全部搜光,财宝全都占光。

    她一过来,万一要是见钱眼开,再像以前行走人间经常干过的那样,像什么‘替天行道’、‘代替月亮惩罚一下×××’,放手大抢上一回。估计整个奈安行省的经济就要倒退十年了。

    要是她觉的一个人抢不瘾,再在龙岛上组个团,那后果……

    薇拉想到那可怕的未来,当即打了一个冷战。要知道薇拉现在可也是小富婆了,动产不动产什么的,名下的财富也有一大堆,有时都数不过来。

    不说别的,想当初她还曾鼓动着洛林一起去抢银行。这个傻丫头甚至连盘子都踩好了。

    可是后来。她和雷欧两个带着家伙,来到银行,看到那些黄澄澄,白花花、亮晶晶的东西,虽然连路都走不动了,但是硬是忍下心来没有动手。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到了那时候,她才发现原来那家银行是飞鹰公司开的,她自己在里面也有股份?

    可是现在凯瑟琳一下子提出这个意见,让她一时无法反驳。

    因此上,薇拉睁大了她那双湛蓝如海的清澈大眼睛,张口结舌的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洛林看了,当即知道薇拉那个丫头又在发呆了。赶忙打了一个哈哈,过去圆场道:“上次回家的时候就跟薇拉的父母说过了,薇拉的父母习惯了乡下的日子,不愿意过来。”

    薇拉赶忙连连点头,道:“对,就是这个样子的,我的老妈可顽固了。”

    凯瑟琳“哦”了一声,道:“那样也好。”

    跟着洛林敲了这么长时间的竹杠,和帝国的各级官员们也做了长时间艰苦卓绝的斗争,雷欧听着凯瑟琳和薇拉的一问一答突然明白过来。

    一拉美琳娜的小手,拍着自己的小胸脯豪迈的说道:“美琳娜,你那一份我给你办了,就当送给你父母的礼物吧。”

    美琳娜惊喜的说道:“真的吗?雷欧,你太好了。”

    然后美琳娜抱着雷欧,在他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看着美琳娜水汪汪的大眼睛敬佩的看着自己,雷欧感觉自己干了一件极为男人的事情。装作满不在乎样子,却把胸脯挺的高高的,摆着手说道:“这没有什么了,哈哈,哈哈哈哈。”

    洛林道:“好了,既然都决定好了,就给家里写信吧,这个消息也捂不了几天,越快越好。”

    说着洛林抽出一张白纸,拿起笔蘸上墨水准备写信。

    凯瑟琳奇道:“你给谁写信啊?”

    洛林一撇嘴,道:“当然是给你大伯,咱们的皇帝陛下。”

    “报捷的信不是已经发出过了吗?”凯瑟琳道:“怎么还写。”

    洛林道:“咱们在这一卖就是一亿八千万亩土地,这么大一件事情,如果不让陛下详详细细的知道,你认为你那个大伯会怎么想?

    何况,咱们这里把关系户都照顾到了,却把皇帝给忘一边了,那可是我的上司,你和雷欧的大伯,那个老家伙上次就黑了我一刻极品祝福宝石,这次还不让我聘礼翻倍啊。”

    凯瑟琳一想也是。这可不是三万亩两万亩,甚至不是三十万亩二十万亩,总督自己决定就行了,这可是两亿亩,涉及金额数千万金币,虽然是洛林这个总督的职权范围之内,也因为凯瑟琳和雷欧的皇家身份而没有敢说闲话,但兹事体大,还是必须向皇帝陛下说清楚的。

    凯瑟琳夺过洛林手里的笔,道:“还是我来写吧,我大伯在我跟前理亏,我来写他不敢有什么意见。”

    洛林想想也觉得这样最好,点点头同意凯瑟琳的说法。

    看着桌边的众人将写好的信件封在信封里,洛林伸了懒腰,嘿嘿笑着说道:“好了,很晚了,洗洗睡了吧。”

    希尔梅莉娅掩着嘴“呀”的惊呼一声,瞬间满面飘红,连脖子都红了起来。

    凯瑟琳啐了洛林一口,手伸在桌子下面,狠狠的在洛林的腰眼上掐了一把。

    阿黛儿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水润起来,斜着瞥了洛林一眼,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咬着洛林耳朵,低低的嘟囔了一声:“荒yin。”

    ——————————

    君士丁城,东方十省的中心,茹曼帝国的东部第一重镇,和位居帝国中心精华地区的茹曼城遥相呼应。

    不管是在城市规模,城市内的常住人口。还是城市的富裕程度上,君士丁城都是仅次于茹曼城,排在帝国第二位的。

    君士丁城建立的时间早已不可考证了,只知在茹曼帝国建立之前,君士丁城就已经屹立在这一片肥沃的平原之上。

    甚至一直有人传说,君士丁城曾经被毁灭过三次,每一次却又在废墟上迅速重建。

    在茹曼帝国千年的历史上,君士丁城屡次扩建,到现在已经形成了内外四层的宏伟格局。

    作为东方诸省的中心,与帕提亚帝国斗争的东方战线的支撑点,君士丁在最早也一直是作为军事重镇在经营建设,城市最内层的核心,也就是城主府所在的地方,完完全全就是一座庞大的军事堡垒。

    包裹着城市第二层的城墙,也完全是要塞式建筑,城墙宽厚高大,足足七十尺高,在这一层城墙的保护之内,是君士丁战略物资储备仓库和君士丁达官贵人们的居所,这里到处都是深宅大院,可谓是寸土寸金,而且大队人马不间断的昼夜巡逻,治安的好的连老鼠都是打工挣钱的。

    君士丁第三层的范围要大得多。这一层之内,都是君士丁是商业圈和政府基层小官,还有较为富裕的平民百姓的居所,建筑也大都以一进或两进的小院落为主。

    防守城市驻军的军营也在这一层城墙里面。

    最外围也是最大的一层,是普通人聚居的地方,活跃着从事着各种职业的普通人和大量的小商小贩,一层或者两层的小楼按照街区建的密密麻麻。

    普通军人,工匠,小生意人,理发师,ji女等等角色都生活在这里。这里才是君士丁最有活力的地方,从早到晚的都是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

    君士丁虽没有茹曼城广大雄伟、市民百万,但在大陆上也是了不得的大城市了,生活在这里的人口也有七八十万人。

    自从儒略大公受封掌管东方十省,在君士丁开衙建府之后,城市最中心的城主府就摇身一变挂上了大公府的牌子。

    这里也是管理东方诸省的官员们办公的场所和指挥东部边境线上数十万军队的指挥总部。

    其中一座完全用坚固整齐的青黑色石头建造的大殿之内,工作人员忙碌的往来穿梭。

    来来往往的人员虽然众多,却也都是小心翼翼的,就连说话也是压低了声音,而且个个表情谨慎,就像是生怕惊动了什么盘踞在这里的怪兽。

    这个名叫儒略大公的怪兽,就坐在在楼上的一间铺着暗红色地毯的大厅内,正呲牙咧嘴的看着手里厚厚的一摞文件。

    儒略大公皱着眉头掸掸手里足有一寸厚的各种文件,咬着牙在心里暗骂:洛林这个死小子~!

    东方十省数千万人民,几十万军队,可想而知会每天有多少需要儒略大公处理的事情,化成一份份报告文件飞上他的案头。

    虽然日常的公务依然由凯瑟琳在处理,但凯瑟琳毕竟身在奈安,公文一来一往快马也要八天时间,很多需要迅速下决定的事情,还是要由大公自己处理。

    虽有数量众多的文职官员和政务助理,但光是在文件上签名,写上“同意”或者“驳回”,每天都写到大公手软。

    儒略大公很悲愤的发现自从凯瑟琳从枫叶丹林离开之后,自己的工作量不仅没有如预计中的减少,却反倒是更多了,毕竟凯瑟琳将一半的时间花在了给洛林处理奈安的事务上面。

    “女儿都是赔钱货!”儒略大公恨恨的嘟哝了一句,用力在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这时候传来梆梆的敲门声,两声之后,不等大公说话,敲门的人就径直推开大门走了进来。

    进门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干练老人,脸如刀刻一般棱角分明,虽然已经六十多岁的年纪了,双眼炯炯有神,脚步沉稳,走起路来呼呼带风。

    脸色的表情严肃。一望可知这个老人是个作风严格的老干员。

    大公微笑着向进来的人点点头,指指自己对面的座位。

    老人对大公深鞠一躬,然后坐在大公的对面,这才松松的吐了一口气。

    儒略大公扔下手里的文件,问道:“我最亲爱的贝尔萨,什么事情让你这样风风火火的?”

    跟着大公对身后的侍从勾勾手,侍从很快端着一杯热茶送到贝尔萨的手里。

    贝尔萨嘬了一口热茶,然后舒服的喘了口气,抬手摸摸头顶梳得一丝不乱的银发,喟叹道:“殿下,还不就是那点事情吗,没钱呗。”

    儒略大公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捏紧了手里的文件,把这厚厚的一摞纸甩的哗啦哗啦的,急道:“我不是给你弄来了一笔钱吗?怎么还不够?”

    贝尔萨抿着嘴唇摇摇头,黑着脸说道:“不到一月就用光了,该死的帕提亚人,他们今年发生了饥荒,那帮该在地狱里碾成渣滓的帕提亚贵族们,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这两个月不断的加强攻势,现在整条边境线上都是闹哄哄的,那帮猪头,没钱了抄两个贵族不就有了,以前他们总是这样干的,今年不知道怎么突然开窍了。”

    说完这个看起来严肃的老人还用一连串熟练的脏话问候了帕提亚皇室所有的女性。

    发泄了两分钟之后,贝尔萨对儒略大公一摊手,道:“光是给士兵们发津贴和奖金,那笔钱就用光了。”

    儒略大公咧嘴无声的苦笑一下,问道:“那就再催催拉塞尔那个老混蛋,我要拨款的信都递过去两个月了。”

    贝尔萨一捶膝盖,恨恨的说道:“我今天来就是要说这个。”

    然后贝尔萨脸一黑,咬牙切齿的说道:“拉塞尔那个混蛋加三极的家伙,他不想给咱们拨款,又怕得罪殿下您,那个老混蛋居然说兹事体大,将咱们要拨款的事情转给了纹章院讨论,那帮老棺材瓢子要是能讨论出个结果来,那才叫见鬼那。”

    “啊……”儒略大公惊叫一声,将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摔,挽着袖子叫到:“拉塞尔你这个老混球,等着,我饶不了你。”

    贝尔萨看着儒略大公激动的样子,赶忙说道:“殿下,殿下,事到如今就是吧拉塞尔宰了都没用,还是赶快想想办法吧。殿下,咱们的金库里面已经也空了,很快就要到春播了,那又是用钱的时候,而且这仗看样子最少还得再打一个月。”

    儒略大公揉揉紧皱的眉心,道:“我也没办法吗,赶上枫叶丹林那次拍卖阿尔摩哈德的战舰,那可是半价,咱们现在有多了一支舰队不是吗,再说了,我要是不买,被其他人买去了,对咱们来说不就是威胁吗。”

    贝尔萨一撇嘴,嘟哝着说道:“那可是两百多万,咱们全部的现金啊。”

    儒略大公一耸肩,道:“两百多万买一支舰队,那还不够划算吗?

    不过也怪洛林那个混帐小子,有好事偷偷告诉我就行了,还要搞什么拍卖,结果害我多花了几十万,一直到现在咱们都过的紧巴巴的。

    所以说,我问他要一笔协饷也没什么关系,这个小子本来就该给的,我女儿可是在义务给他帮忙,他怎么说也得回报我一下吧,可妮可居然还不高兴,真是的,她也不说是谁养了她这么大,现在有了爱人了,居然连老爸都不要了,哎,我说啊……”

    最近儒略大公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说起洛林和凯瑟琳来就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抱怨,看起来对洛林的怨念不是一般的大。

    贝尔萨长叹一声,道:“我了解,殿下,咱们辛辛苦苦的将女儿养大,她说要什么就给什么,就那还老是不满意,整天抱怨,可突然出现一个混小子,勾勾手指就跟着人家跑了。”

    儒略大公像是找到了知音,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就是那么回事,我才让他出了二十万金币,妮可就跟我抱怨。哦,就是我给你的那笔钱。”

    贝尔萨“嗯”的点点头,道:“应该是,不能便宜了那小子。”

    儒略大公拍着大腿大笑道:“就是,不能便宜了那小子,那二十万花起来很爽吧,贝尔萨。”

    “是的,殿下。”贝尔萨的老棺材脸突然大笑了起来,道:“下面的官兵都知道这笔奖金是洛林伯爵送来的,无不是盛赞洛林伯爵。”

    儒略大公奇道:“他们都是怎么说的?”

    贝尔萨突然又犹豫了起来,吱吱唔唔的不说话。

    儒略大公摆手道:“好了,你就说吧,我知道那帮小混蛋们从来不会说人好话。”

    贝尔萨咳了一声说道:“发钱的时候,大伙都说,感谢大小姐吊了这么一个好凯子。”

    儒略大公身后的侍从没能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大公跟着摇摇头,抄着手嘿嘿的笑了起来,道:“别急,我刚又问洛林要了一笔,省着点用,大概能撑过这个月。”

    贝尔萨惊的长大了嘴巴说道:“您又向洛林伯爵要了一笔?”

    儒略大公理直气壮的说道:“他又问我要了一个军团,难道不得再付一笔,第七军团我可是没收钱就派给他了。”

    贝尔萨嘴角一咧,哭笑不得,心里暗道:怎么说也是你女婿,这么做确实有点耍赖了。

    儒略大公豪迈的摆摆手,道:“洛林跟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咱们不用跟他客气。而且,洛林在枫叶丹林的战利品里面就分了一大份,我估计那可足有三四十万。

    我可知道,那混小子在阿尔摩哈德可没少搂钱,听说阿尔摩哈德的贵族们现在提起他来都恨的咬牙切齿的,他们可都说洛林在阿尔摩哈德发达了,抢的东西都有上千万,千万哎~!”

    贝尔萨看着儒略大公恨恨的样子,在心里腹诽:这分明是嫉妒人家搂的比你多。

    儒略大公接着说道:“听卡普特后来给我汇报,洛林光是运回去的箱子,就装了满满的三艘最大号的主力舰。”

    儒略帝国伸出三根手指,激动的说道:“三艘哎~!主力舰哎~!满满的哎~!贝尔萨,你是老财务官了,你说说,估计那得有多少钱。”

    洛林要是看到这一幕,就知道雷欧那个炸炸呜呜的毛病是跟谁的学的了。

    贝尔萨眯着眼睛,抬手摸着自己脑门上的头发,悠然说道:“怕是……也得有个五六百万吧。”

    儒略大公一拍大腿,道:“就是吗,我只是让他小出点血,他和雷欧又是开公司又开盐场的,真以为我不知道那本钱是从哪来的,妮可也真是的,一点都不体谅他老爸。”

    这时候一位侍从推开门走了进来,将一封放在银盘内的信递到大公跟前,小声说道:“殿下,大小姐来信了。”

    儒略大公惊讶的“哦”了一声,将信封拿了起来,撕开之后展开仔细阅读了起来,还一边说道:“你看,说来就来,估计这又是妮可替洛林那小子叫穷的,女生外向啊……等等!”

    儒略大公刚还是一脸郁闷的表情,突然大叫一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把凯瑟琳的信凑近眼前又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读了一遍,然后一手叉腰突然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儒略大公抖着信纸,对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贝尔萨说道:“还是我这个女儿好,贴心,有好事知道第一个想起她老爸来。”

    贝尔萨看着儒略大公刚才还在抱怨凯瑟琳忘了他这个老爸,现在却连声夸奖了起来,心道:跨度也太大了吧,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儒略大公转身大声对身后的侍卫说道:“紧急会议,十万火急,把各部门的正副手都给我叫来开会。”

    侍从愣了一下,赶忙答应一声转身大步跑了出去了。

    贝尔萨有些摸不着头脑,召集全体正副主管的紧急会议,可那是碰到重大的事件,比如帕提亚发动大规模突袭之类的。

    贝尔萨被大公的命令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紧张的说道:“殿下,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儒略大公又低头看着凯瑟琳的信,得意洋洋的说道:“大事?是的,我亲爱的贝尔萨,是大事,是大好事!”

    儒略大公抬起头,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洛林那个混小子,在南边弄了两亿亩地,说好了,先低价卖给咱们。”

    贝尔萨听的脑子一晕,赶忙按住沙发,哆哆嗦嗦的说道:“多少?两亿亩~!”

    命令发出之后,传令的侍从们在君士丁各部门之间奔走,全体紧急会议的命令引得下面的人议论纷纷,主管们不敢懈怠,扔下手上的工作匆忙的赶往大公府内。

    大殿一楼的能坐下两三百人的主会议室内,很快就济济一堂,赶到的主管们交头接耳,纷纷打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让大公如此紧张。

    几名侍从将一张画着一个巨大简略地图的木板挂在会议室的墙上,引得参加会议的人纷纷侧目。

    “这是那的地图?”

    “看不出来,没印象,帕提亚的?”

    “对了,是奈安的,是奈安地图。”

    “什么意思?咱们大人的女婿出事了?他们不是正在跟半兽人打仗吗?”

    “不应该啊,听说刚打了个打胜仗,已经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这时侍从大声喊道:“肃静,肃静。”

    跟着儒略大公和贝尔萨走进了会议室内。

    不等下面人站起来行礼,大公摆摆手,大声说道:“免了免了,都给我坐下,直接开会。”

    下面的官员发现大公从进门开始就是笑吟吟的,脸色都发着红光,走路就跟个年轻人一样跳脱,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年轻了十岁。

    而永远一副死人脸,仿佛谁都欠他钱一样的贝尔萨更是反常,进门跟谁都笑眯眯的打招呼,甚至包括竖在墙边的两座雕像,然后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呵呵呵傻笑。

    儒略大公坐在主位,双手交叉放在肚子上,吭吭的咳了两声,摆出一副淡然的表情,道:“那个,大家都知道,凯瑟琳的小男朋友洛林,就在咱们奈安当总督。”

    下面的官员心里都“哦”了一声,知道,当然知道,您还榨了人老大一笔协饷那。

    儒略大公接着说道:“洛林那个小子,前一段时间遇到的点麻烦,我就拉了他一把,那小子人不错,还知道知恩图报,这一次那,他弄了点土地,自己用不了,就想着让我帮他分担一些。”

    下面的主管们面面相觑,他们可都是很了解大公的,知道大公也有爱臭屁的习惯,说的好像简单,心里指不定怎么得意那,而且洛林打一仗他们也知道,那可不是什么小麻烦。

    儒略大公顿了顿了,一脸漫不经心的说道:“也不多,就两亿亩左右,价钱也不贵,你们谁想要了,给贝尔萨说一下,我给你们写个条子,你们去找洛林就行了,不过听说好地块不多,大家赶快吧。”

    跟着会议室内哄一下炸锅了,这些主管也顾不得在大公跟前的仪态,跳着大叫起来。

    ——————————

    茹曼飞鹰国际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为飞鹰股份。

    这一家为了偷逃税款,而特意将公司注册地放在了英属开曼群岛,但是却又被一众茹曼官员们盛赞为有良心,有道德,高举着茹曼民族企业大族的跨国集团公司。

    在后来,这家强大到可怕企业一直被经济学家们所病构。甚至还有人写了《托拉斯企业》《货币战争》……等等类的畅销书,养活了无数的砖家叫兽和他们的老婆二奶,小三等等之类。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家公司虽然几经风雨,却是一直屹立不倒。如同一个强横的恐怖怪兽一般,对生活在那一片大陆上的人们施加着种种的影响。

    当飞鹰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兼CEO雷欧小公爷在洛林的总督办公室里签下了那份合约。

    这也就代表着飞鹰公司与茹曼帝国奈安行省官方达成了协议。在以后卖地的过程当中,将全权由飞鹰公司负责。

    虽然这是一项典型的官商勾结的合同,但是从某种意思上说,这其实也是一件双赢的商业合同。

    因为奈安总督就是洛林爵爷,如果奈安行省政府破产了,他不管是干的再怎么么,但是背上这么一个‘治理不善’的黑锅,却也肯定是要下台的。

    而且,纵然他是个再英俊的小白脸,又是长公主殿下的奸夫。但是政治上无小事。

    这个评语一下,皇家再怎么包庇,面对强大的茹曼官僚集团,只要帝国人事部轻飘飘地来一句,“洛林?就是那个把奈安政府搞破产的总督?您还想让他当官?那么您想让哪儿再破产一回?”

    此言一出,纵然就是皇帝陛下亲临,也只能是大败而逃。洛林爵爷从今以后也别想在仕途上再有什么做为,只能回自己的乡下破城堡里老老实实地呆着,啃他的老玉米,更别提什么升官发财,大搂特搂了。

    因此上,这件商业合同对于奈安也不是没有好处。

    做为土地发卖代理的交换条件,奈安行省在战后的各种救灾工作,全都交给了飞鹰公司来处理。不用再由奈安政府掏钱。而光是这一块,就足以让洛林爵爷领导下濒临破产的政府大大地缓上一口气。

    除此之外,还有飞鹰发卖土地所产生的大量的红利,其中的绝大部分可是要向帝国政府上缴的。而这些也足够奈安从一个GDP三流的小省,一跃成为经济重镇。

    以后大家再去帝国财政部的时候,也可以装装大爷,不用再像以前一样,畏畏缩缩的,为了伸手要拨款,请财政部的官员三流办事员去天堂人间腐败,那些大爷都不带用正眼看的,然后吃干抹净之后,打两句官腔就拍拍屁股走人。

    甚至是说财政部的那些大佬们为了能从奈安多要来一个百分点,两个百分点的税收,会自己花钱,请自己去怡红院了,千金一笑楼了……等等娱乐场所,和那青春美*女进行灵魂与肉体的零距离接触。

    但是卖地买地,划分边界,评定土地质量,肥沃程度,做好相关的配套工作,这些事情要一件件的干起来,可以说的上是千头万绪,并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

    为了能做好‘卖地’这一项工作。加强企业活力。在洛林的授意之下,飞鹰集团又成立了下属的飞鹰置业,飞鹰不动产这两家分公司。各种业务由这两家公司相互竞争。

    当两家公司成立之时,洛林还很是感叹了一下,这一下也算是自由的市场经济了。总算是没有人敢质疑我是搞垄断经营的了。也省的帝国元老院那帮吃饱了饭没事儿干的混蛋再蹩着法子,学了米国元老院一样,搞再一个《反垄断法案》出来,让自己像比尔大门一样被他们在耳朵边上吵三吵四的,很浪费纳税人的金钱。

    虽然洛林爵爷花钱请的五个铜板的砖家叫兽们不断地鼓吹拍马,说什么市面上有两家公司在互相竞争,大大地带动了奈安行省的经济活力,增强了整个行省的商品竞争力。而且还杜绝了各种暗箱操作,大量的潜规则……等等,总之,就是洛林爵爷领导英明,形势一片大好,是大好。不是小好……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洛林爵爷为了节约开支起见,因此上,在刻章的时候,飞鹰置业与飞鹰不动产这两家公司的公章是用同一个胡萝卜。

    洛爵爷用刀子将萝卜从中间砍断之后,分别用左右两端刻出来的。然后再分发给两家公司新上任的总经理。

    纵然将公司业务分拨了出去,表面的工作做的十足,但是大家可都不是傻瓜。

    而两亿亩土地,在任何时代都可以引爆人的神经。就是现在那些腰缠万贯的房地产商们看了,也要流多少的口水?

    两亿亩土地啊~!想想吧,纵然是全盖了经济适用房,那也可以赚多少钱?

    虽然从帝国法令上讲,现在那些土地的发卖还需要帝国政府来批准一下,近期不可能马上就挂牌出卖,但是洛林爵爷那是何等样人,像是一边等批文,一边开发这种事情,在他那个时候,可是很常见很普通的。

    洛林爵爷预想到今后一段时间,奈安行省将会产生何等的火爆局面,为了避免被打个措手不及,也为了能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呃……,用官方发言人的说话应该是:为了能让奈安百姓早日抚平战争的创伤,重新振作精神,投入到热烈紧张、而充满了无限激情的工作和生活当中去。

    他用了两天的时间,抓紧时间印制了一批土地凭证。然后亲自押送着,运到了前线的军营当中。

    要知道这一场仗能打赢,可全靠了这些奋不顾身、英勇杀敌的兵痞们。但是因为自己的经费紧张,洛林已经拖欠了他们不少的军饷。再加上杀敌立功的各种奖赏,这些加起来可都是不少的钱。

    虽然平均到每一个人头上,并没有多少,洛林爵爷现在也是丝毫都不放在眼里了。可是他以前也过过苦日子,知道那并不丰厚的军饷和奖金加起来,可以足够那些士兵们的家庭松上一口气,过些好日子。

    身为一个上位者,对于那些小兵兵的意愿,在很多的时候都可以置之不理。而且因为儒略大公的恶意敲诈,让洛林气的肝疼。但是对于这些保家卫国,流血牺牲的士兵们,洛林总觉的不能让这些将士们寒了心,流了血之后,又流泪。

    再加上以洛林前世的经验,知道‘皇帝不差饿兵’的道理。

    那些痞子们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旦是拿不到钱,闹起饷来,举兵哗变,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是自己。

    想当年英国国王查理一世打内战的时候,不就是跑到苏格兰,拉了不少的双花红棍和炮灰小弟,让他们给自己打仗,但是后来拖欠了人家五十万英磅的军饷一直不给。

    虽然‘扶国王、灭议会’这口号喊起来挺动听,也很有正义的名份。但是再怎么‘正义’,再怎么动听,那玩意儿也当不了饭吃啊。

    而且自己家里也有老婆孩子一大家子要养呢。难道自己出来替国王打仗,就得要眼睁睁地看他们在后方饿死?这就是领导大家奔向富裕生活,英明神武的国王陛下应该干的事情?

    结果后来,苏格兰人连锅都揭不开,实在没有办法了,在前线临阵投敌,把自己的国王给卖了。从很大方的克哥,克伦威儿那里拿回了自己的工资,然后高高兴兴地回家过年了。

    而查理同学也被送上了断头台,成为第一个上了断头台的君主。

    而以他的死为标志,也掀开了轰轰烈烈的资产阶级**的大幕,给后来的欧洲带来了一系列的腥风血雨。无数王公贵族的脑袋被那些刁民们嘁哩喀喳给砍下来,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要多惨有多惨。

    由此可见,拖欠工资的后果是何等的严重~!

    而因为刚刚结束的那一场战争,奈安行省的钱花的像流水一样,现在的府库里面别说是钱粮了,就连老鼠也早就搬家了。因此上,洛林打算着用这些土地凭证当做钞票,先发给一部分有功的士兵们,做一个试验,看看效果究竟怎么样。

    实话说,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些不太地道。人家替你打生打死的,结果你不给硬通货币,却用这些东西来糊弄人。

    因此上,洛林为了能顺利地将土地凭证发出下去,在发放的同时,还特意暗中调集了大批的皇家近卫,让他们冒充公司的员工混在人群当中,防止有人闹事。

    但是他惊奇地发现,整个发放的过程异常的顺利。那些兵痞们拿到了土地凭证,知道凭了这个东西,就可以向奈安行省政府申请一块土地,而且还是不用自己掏钱的。

    那些痞子们当下激动的上窜下跳,看洛林爵爷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财神爷一样,几乎恨不能跪到地上来,吻他老人家的脚。

    他们可知道,只要有了土地,那可就是帝国中坚的地主阶级了。

    洛林那悬了半天的心,这才终于放下了来。看来这项生意可做,尽可以放心大胆地推广到其他各个军团去,不用担心他们会闹事。

    就在他终于摆平了这边的事情,以为可以凭了那两家公司处理业务,自己大可以当甩手掌柜,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但是当洛林带着众人回到了奈德尔城,还没来的得喘上一口气,却发现希尔梅莉娅已经找上了门来。

    洛林看着她穿着一身纯白色的圣职法袍,还以为这个妮子终于被自己调教的变了性子,当下色心大动,伸手揽住了她纤细柔软的小蛮腰,将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道:“梅儿,你终于开窍了,是不是今天晚上要玩圣洁修女的游戏啊?你还真坏啊~!

    哈哈哈,梅儿没想到你学坏起来,可是真够快的。不过,我喜欢。”

    希尔梅莉娅伸手把他自己身上到处游走,大吃豆腐的爪子给拍开,蹙起了纤细的黛眉,满脸忧愁地道:“洛林,你别闹了,我有正事找你。”

    洛林愕然一愣,道:“怎么了?什么事情把你愁成这样?你可是红衣主教,在奈安这地方,咱们可是说一不二的。还有谁敢不长眼,欺负到咱头上。告诉我,是谁?爵爷我现在就弄死他~!”

    说到后来,洛林瞪着眼睛,撸胳膊挽袖子的,一脸气势汹汹的模样。

    希尔梅莉娅当下忍不住扑哧一笑,伸手在洛林的肩头上轻拍了一下,娇嗔道:“你不要故意逗我笑了,我真的有正事儿。”

    洛林当即叹了口气,伸手按住了她的香肩,正视着希尔梅莉那双美目,道:“好吧,你给我说说,究竟是有什么正事。居然让你愁成这样?”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