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病美人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四十二章

    病美人

    阳光下,一个白衣如雪。身形曼妙的绝美女子正双手抱膝,蜷坐在宽大的椅子上面。

    精致完美的下颌微顶着膝盖,那双原来灵动清澈,曾经被魔族无数诗人称赞过的美眸,无神地看着天际处的蓝天白云。

    秀发如披散着撒下,在阳光下反射出倩丽明亮的光泽。一阵微风吹来,吹动那头青丝在风中微微的摆动,如同高高在云端的翩翩仙子降落到了凡间。

    阿德玲现在的样子,显然是在发呆,而且表情中带着落寞。

    这个一贯行事干练利落,本身有英气勃勃的事业型美女身上,难得出现这种软弱的表情,此刻看起来却分外惹人恋爱,甚至望的久了之后,令人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洛林看了,也忍不住脚下一缓,慢下了脚步,生怕会打扰了她。

    但是随即却发现,这已经迟了。自己踩在草地上的脚步声已经惊动了阿德玲。

    她顿时跟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娇躯猛然一震,在转头的同时。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作势就想要从椅子上跳下来,而且右手已经按向了腰间短剑的把手。

    此刻的动作,就像一个突然跃起的豹子一样,由极静到极动。

    等见清楚是洛林之后,阿德玲当即失声,“啊”的低低惊呼一声,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下来,冷峻的表情也变成了笑脸。

    她轻快的从椅子上蹦下来,跳到洛林跟前时,双手背在身后,俏脸略带着一丝羞涩的嫣红,低下头去踢了踢脚上的鹿皮靴,然后鼓起了勇气,微笑着看着他,轻声说道:“你来了?”

    阿德玲虽然在这里呆着,没有出去。但是出于魔武者灵敏的直觉,敏锐地觉察到附近影影绰绰的,一直有不少人在保护着这里。

    因此上,阿德玲不想表现的太亲热,只是用双能说话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洛林。

    洛林低下头来,就像历史上最著名,最杰出的大砖家、大叫兽灰太狼同学看着美羊羊一样,看着微笑的阿德玲,道:“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阿德玲在洛林跟前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终于等到情人的怀春少女,脸上一副幸福的表情,轻声说道:“这里很好那,带着德伊波勒东躲西藏的跑了几天,就昨天晚上,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洛林四下看了看,然后道:“那就好,安心住在这里吧,放心,不会有人打扰你的。”

    阿德玲唯一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尽管她的表情很欣喜,而且说话的语气也是很快活,但是洛林还是能感觉到阿德玲心事重重的样子。

    洛林的手轻轻搭上阿德玲的肩膀,柔声说道:“还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吗,告诉我,只要是我有能力,都会帮你解决的。”

    阿德玲摇摇头,柔顺的短发来回轻摆,道:“真的没有了。只是……“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盯着洛林的眼睛。犹豫了一下,道:“今天早上,德伊波勒终于醒过来了。虽然她还很虚弱,但是……我想你应该和她谈一谈。”

    洛林愣了一下,道:“醒了?她的身体没问题吗?”

    阿德玲道:“我看了一下,她只是受到了惊吓,还有些虚弱,但是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洛林“嗯”了一声,道:“带我去看看她吧。”

    阿德玲看着洛林,有些为难的说道:“洛林,我知道我这样说对你有些不公平,但是,我希望你能……能原谅德伊波勒的作为,对她包容一些,可以吗?”

    阿德玲紧张的看着洛林,洛林手抚上阿德玲的脸庞,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和一个女人计较的,何况那都是属于过去了,作为胜利者,我这点度量还是有的。”

    阿德玲握着洛林的手,道:“谢谢你,我知道这场战争都是德伊波勒的责任,但不管是我们的家乡,还是这片大陆,对她都不友好,幸好还有你肯收留她,也有这个力量保护她。”

    洛林捏了捏阿德玲的小手,道:“我知道。在我这里,没人能伤害的了她,我保证。”

    阿德玲向洛林灿然一笑,拉着洛林的手,道:“跟我来吧。”

    两人一齐走进房子内。

    虽然这房子是洛爵爷亲自安排的,手下的那些小弟们也都知道,这是洛爵爷破天荒第一次瞒着家里的那些个母老虎,进行包*奶这种很危险,但是却很有益身心的活动,因此上也全都尽心尽力。以便上自己的这位老大一雪怕老婆的小白脸总督,这个可耻的,出了门之后,让大家都不好意思和其他总督的小弟打招呼的称号。

    不过洛林这却是第一次到这里来。

    进来之后,洛林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这座房子虽然不大,但是装修的却很不错。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走廊两边摆着花盆和小型的塑像,透过明亮的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白云悠悠的天空。

    阿德玲拉着洛林的手,踩着地毯,无声的沿着走廊而行。

    走上一半的台阶,阿德玲突然一转身,投进洛林的怀里。扬起头,闭上眼睛吻上洛林的嘴。

    见阿德玲如此主动,洛林先是一窒,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但是反应过来了之后,洛爵爷当然对这种送上门来的小白羊毫不客气了,紧紧的揽住阿德玲的腰,一侧身将她顶在了墙壁上,热情的和阿德玲纠缠在一起。

    几分钟之后,脸色变得红红的阿德玲按着洛林的肩将洛林推开,然后手上按在洛林的胸口。垂下头急促的喘着气。

    洛林回味着阿德玲那淡雅的体香,又抱紧了她,一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背,一边吻着她的脸颊。

    阿德玲感觉自己体内的那股热度减退了之后,轻轻的喘了一口,抬头望着洛林一笑,从洛林的怀里挣出了,拉上洛林的手来到二楼一个房间门口。

    来到了门前,阿德玲放开洛林的手,然后对洛林歉然一笑,敲了敲门之后,就径直打开门,领着洛林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室内光线充足,卧室整体色调偏粉色,装饰的十分精致,一看就是女孩子的闺房。

    靠近门的地方是一组宽大的沙发,后面是两个大大的衣柜,一张宽大的床放在离窗户不远的地方。

    德伊波勒穿着一身睡衣,背后垫着枕头,半躺在床上,正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景色。

    听到有人走进室内的声音,德伊波勒才转头看向阿德玲和洛林。

    洛林看见德伊波勒的此刻的样子,在心里暗呼一声“妖精啊~!”

    长长的黑色头发拢起来全垂在头的左侧,一双妩媚的眼睛,不同于凯瑟琳和阿黛儿周正的凤目,德伊波勒的眼睛略显的细长,眼角微微上挑,黛眉修长直入云鬓,更显得狐媚。

    俏脸细长,下颌尖尖的,显得有些偏瘦,脸型的线条却十分完美,丝毫没有那种尖利的感觉,反倒是瘦的恰到好处。

    脸色是病态的苍白,从表情上看也是一副疲惫的没有精神的样子,整个人无力的倚在枕头上。

    德伊波勒看向阿德玲和洛林的时候。脸上带着七分忧愁三份哀怨的表情,能激起所有男性的保护欲望。

    这种无力的病态却更增德伊波勒的妩媚的美,洛林心里暗道:西子捧心大概就是形容这样的佳人吧。

    而同时看着如此一个娇媚的佳人却是娇弱的如同初生的小羊一样,男人心底那种暴虐邪恶的想法也会跟着升起,只想将这样一个根本没有自保之力的绝代美人压在身下揉碎。

    洛林家里除了他自己和雷欧这个小屁孩之外,全都是绝色佳人,就连美琳娜年纪小小就显出将来倾国倾城的样子。

    整天和凯瑟琳她们几个女人生活在一起,尤其是阿黛儿要是妩媚起来,妆一化,衣服一穿,那也是勾的洛林口干舌燥的。

    见惯了大场面的洛林,自然是没有在德伊波勒我见犹怜的媚态跟前失色,除了刚进门的时候盯了一眼之外,洛林将眼光又转回阿德玲身上,向她询问地挑了挑眉梢。

    阿德玲自然知道德伊波勒的魅力,刚进门的时候就一直在旁边睁大着秀目,一眨不眨地看着洛林的反映。

    见洛林没有露出寻常男人那种猪哥样,阿德玲心头一松,嘴角满意地弯了弯,微笑一下。

    她可是一直担心洛林见到德伊波勒之后,会被这个小妖精给迷住了,跟那个维钦及托列克一样,被她像逗条小狗一样,耍的团团转。

    阿德玲知道这里可不是草原上的半兽人部落,就凭德伊波勒的那些聪明才智,就算是能完全笼络住洛林,但是也瞒不住洛林身边的几个女人和奈安的诸位官员,到时候一旦事发,最倒霉还会是德伊波勒。

    毕竟凯瑟琳众女喝飞醋的本领太过厉害,当初她们怒抄怡红院的故事也一直如同当初的伟大史诗《奥德塞》一般,经过吟游诗人的不断传唱,在世间流传。

    阿德玲心里打定注意,等会一定要分别提醒洛林和德伊波勒,让他们俩都被做的太过分了,这一旦是要出了事,那可就小不了。

    德伊波勒静静的看着阿德玲和洛林,脸上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东西。

    洛林拎起一张椅子让阿德玲坐下,然后自己再拎过一张,一屁股坐在阿德玲跟前。

    德伊波勒看看阿德玲和洛林,最后终于敌不过洛林爵爷那太过流氓,太过灰太狼的目光,缓缓地低下头沉默不语,房间一时安静了下来,静的三人都可以听到对方轻微的呼息声。

    几分钟之后,阿德玲终于忍不住,轻声唤道“德伊波勒……”

    德伊波勒抬眼看着阿德玲,道:“我在听着,说吧,我心里有准备。”

    事到临头,阿德玲反倒有些紧张了,急促的椅子上挪动下身体,阿德玲几次欲言又止。

    洛林看到阿德玲的样子,对她摆摆手,然后转头看着德伊波勒,呲着自己的白牙一笑,然后轻声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奈安的总督,洛林。兰斯,洛林。”

    德伊波勒在这一瞬间,屏住了呼息,感到自己的心跳也好像停止了一刻。

    尽管她在心里将自己的境遇猜想了无数种可能,却还是被洛林的一句话给惊到了,这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德伊波勒不是没想到她会被奈安人给俘虏了,但如果她被人类俘虏,那阿德玲怎么会出现这里,尤其是这里的环境怎么看也不像是关押俘虏的地方,倒像是一个普通的家庭。

    德伊波勒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阿德玲,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也在这里?”

    阿德玲被德伊波勒问住了,有些羞赧的垂下头不敢看德伊波勒。

    洛林很是赞赏地看了一眼对面的那个女子,她在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只是脸色苍白了一下,但是随即就恢复了正常,能如此镇定,绝非一般人物。

    他看阿德玲被德伊波勒问住,当下轻咳了一声,然后道:“还是我说吧,城下的大水之后,阿德玲小姐救了你,

    你当时昏迷不醒,我和阿德玲关系不错,怕你有什么意外,所以她就把你送到我这里来了。”

    德伊波勒紧张的盯着阿德玲,道:“阿德玲,你怎么会认识奈安的总督?我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你怎么把我送到这里来,你不知道我……”

    阿德玲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德伊波勒说道:“一年前我曾经去过枫叶丹林,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洛林。”

    阿德玲一抚洛林的臂膀,道:“德伊波勒,我和洛林的关系很好,你尽管放心,洛林会好好照顾你的。”

    德伊波勒看着阿德玲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把我送到他的手里?”

    阿德玲呐呐的说道:“我没得选择,德伊波勒……”

    德伊波勒苍白的脸上惨然一笑,肩膀向下一垂,无力的叹了口气,然后抬头看着洛林冷笑道:“那么总督先生,你准备怎么处置我?是示众斩首,还是把我交给你们的教廷,亦或是说作为您的战利品。”

    洛林一耸肩,看向阿德玲,阿德玲道:“德伊波勒,你别误会,洛林他不会对你不利的。你要知道,除了洛林这里,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对你来说安全的地方了。”

    德伊波勒愣住了,紧咬着牙关,表情冷厉,洛林看到她的双手紧紧绞在一起,手背上青色的血管都跳了起来。

    德伊波勒道:“他们……决定怎么处置我的?”

    阿德玲叹了口气,道:“我们都得到命令,见到你之后就带回去……”

    阿德玲顿了一下,然后苦涩的说道:“死活不论。”

    德伊波勒呆住了,脸色一下子白的吓人,无力的瘫倒下去,盯着天花板喃喃说道:“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是我的错。”

    阿德玲摇摇头道:“是他们给你定了这样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凭你一个手上什么都没有的弱女人,哪能做到。失败了全推到你身上,这对你太不公平。”

    德伊波勒惨笑道:“可我又有什么办法?现在一切都全完了。”

    阿德玲坐到德伊波勒的床边,拉着她的手,道:“德伊波勒,家里那边,你已经回不去了,他们要置你于死地,半兽人部落那里,我估计等着抓你的已经守在那里了,在这片大陆上,更是不可能有我们立足的地方,只有洛林他有能力保护你。”

    德伊波勒抓紧阿德玲的手,道:“保护我什么,像个笼子里的小鸟一样过一辈子吗,还是……”

    德伊波勒斜着眼一瞥洛林,轻蔑的说道:“做他洛林大人的禁脔,一辈子见不得光。”

    阿德玲皱着眉头,嗔怒道:“德伊波勒,我这是为了你好,难道你想死吗?”

    “死也没什么不好,”德伊波勒低声说道,然后转头看着洛林,道:“我就想问一下,你是如何打败我们的,那一场大水绝对不是巧合。”

    洛林仔细打量着跟前的德伊波勒,看她的提起哪一战的样子,分明是心有不甘,洛林故意刺激她,微笑道:“我不过是在河上临时建了道水坝而已。”

    德伊波勒瞪着洛林,咬着牙说道:“真的是你做的。”

    阿德玲提高声音,冲着德伊波勒喊道:“德伊波勒,到了今天这一步,你还不认输吗?”

    德伊波勒颓然的躺回枕头上,捏着眉头说道:“可惜,我遇到的是一个愚蠢的男人,他要是听我的话,我说不定早就成功了。”

    洛林一耸肩,无声的笑了笑,他可不愿意和一个女人坐在这里辩论,即便这个女人刚领导一次针对他的战争。

    阿德玲歉然的对洛林笑了笑,对德伊波勒说道:“德伊波勒答应我,不要在和洛林作对了,你现在已经一无所有的,好生生的过日子,好吗?”

    德伊波勒呆了一下,这才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不仅是完完全全的失败了,而且还被阿德玲帮上个大大的蝴蝶结,给送到了洛林的手里,德伊波勒一时间心乱如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