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本该是绩优股的男人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三十六章本该是绩优股的男人

    借着府门前明亮的灯火。洛林发现阿德玲脸色有些苍白,洁白如玉的编贝皓齿紧张地咬着嘴唇,好像是在担心什么。

    洛林不由心中一叹,也难怪她会在心中如此的天人交战。为了另一个幼年的好友,她不顾自身的安危,擅自带着那个女人,投靠了自己这边。

    这种背叛,魔族是绝对不会容许的。将来一旦事发,他们誓必会用尽各种毒辣的手段千里追杀。而她也是永远宁日,一辈子过着颠沛流离的逃亡日子。

    而在另一方面,势力遍布整个大陆的光明圣教也不是什么好鸟。如果被他们知道有魔族存在,也必然会将她捉过去。

    宗教裁判所那个令人谈虎变色的恐怖机构,也会用尽各种酷刑,折磨她们,从她们的口中掏出最后一点儿情报,然后再将她们做为异端,在某个盛大的节日里,将她们绑上梵帝诺那个最臭名召著的大广场的十字架上,最后用一把冲天大火,烧死她们,做为庆典的最高潮部分。

    想到这里。洛林用一个成竹在胸的笑容安慰她,低声说道:“我先把你们俩安置好。放心,都交给我吧。”

    阿德玲眨了眨秀眸,最后平静的一颌首,轻轻的“嗯”了一声。

    洛林跳上御手旁边的位置,一指旁边一户人家的大门,向车夫吩咐道:“把马车赶到那里面去。”

    这一路行来,那车夫可是一直在心中不停地打鼓。

    他原来是军团的一名士兵,当然也知道洛爵爷的那点儿破事。

    像是长公主殿下神勇无双,大破茹曼怡红院,捉拿奸夫之类的故事,没少听身边那些大嘴巴的禁卫军士兵们胡吹。

    知道像是洛爵爷这样的小白脸,由于天生弱势,还好像还是帝都那边很流行的‘小受’什么的,不过这些复杂的东西,做为一个乡下纯朴的少年,他也不是太懂。

    反正一句话,洛爵爷的生活一直很不幸福,被他府里的那几个女人吃的死死的。

    但是现在自己的车上却躲着两个女人,而且是很漂亮女人。别听洛爵爷说,那是他老人家在半路拣来的,落难的贵族大家的小姐。这种故事也只能是骗骗三岁小孩子。也只有薇拉小姐,那么单纯的少女才会相信。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洛爵爷和她们明显是有某种超友谊的关系。

    而且洛爵爷还不敢让那两个女人进府,这种情况哪怕是头猪,只要稍稍一分析,也知道洛爵爷这是要背着那几个可怕的女人。要金屋藏娇。学着帝国的优秀官员们进行包*奶这种很有益身心,促进帝国人口大繁荣、大发展的活动。

    可是别看现在洛爵爷干的这么隐密,但是终究是纸包不住火的。

    如果这种情况……如果这种情况被长公殿下她们知道了……到时候,她们几个人龙颜大怒,追究下来,虽然不知道洛爵爷会怎么样,但是做为普通小兵的自己,肯定是会遭到池鱼之殃,说不定连性命都要不保的。就是切了之后,进宫当太监也不是没有可能,总之一句话,自己肯定是要大糟特糟,倒大霉的。

    因此上,他在这一路之上,没有少犹豫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要不要挺身而出,向洛爵爷的那几位女朋友,奈安行省的终极大*OSS,揭发洛林爵爷包*奶的这一件关系到帝国安危的、严重的政治事情。

    只是这可怜的年青人实在是没有决断的勇气,一直到现在也还是没有考虑出一个结果出来。

    他此时听到洛林的吩咐。猛地回过了神来,小心地侧头看了洛林一眼,见他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还以为这位英明神武的爵爷识破了自己的居心,当即吓了一跳,脸色一下子变的煞白,结结巴巴地道:“我……我……”

    虽然官方这一段时间没有少宣传洛林爵爷的聪明睿智,目光如炬,一眼就可以看穿别人内心深处。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如那个诸什么什么明,运什么什么之中,决什么什么之外的。反正是很牛叉,很牛叉的。

    但是他老人家毕竟不是天神下凡,并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看上去很老实,很纯朴的年青车夫在心中思量着要不要出卖自己的这件事情。

    他听那车夫结结巴巴的话,当即不耐烦地抬手敲了对方一记,道:“我,我,我什么我啊。快赶车吧,你小子这个月的奖金是不是不打算要了,这么丢三拉四的……”

    车夫听了他的责骂,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来——原来这位爵爷不知道啊~!

    他也不敢多说,急忙一扬鞭子,大声喝道:“驾,驾……“

    乖乖地按照洛林的吩咐,将马车赶了过去。

    这个院子和平常的大宅子没有什么区别,大门紧闭。从院子里传出几点灯火,门口点着两盏灯。

    驾车的士兵尽管疑惑,却也不敢多问,当下抖动缰绳,径直驶向大门,到了跟前,不等洛林发话,院子的大门就被里面的仆役主动拉开。

    马车辚辚的滚进院内,洛林一指院侧的石板路,对御手吩咐道:“直接去后院。”

    绕过主楼,马车来到后面的楼房跟前停住,洛林跳下车,回头对阿德玲一点头,跟着就跑进了主楼里面。

    此刻已经入夜,普通的人家都已经吃过晚餐,在这个娱乐项目贫乏的时代,这一时间大概属于大家做一些爱做的活动的时段。

    从外面看,这里和奈德尔城正常的住宅一样,大多窗户都是黑洞洞的,只有一两个亮着微弱的灯光。

    但洛林穿过一扇大门和一扇厅门之后,就看着楼里面忙碌的景象。

    办公人员抱着或厚或薄的文件,急匆匆的在走廊内穿梭,开门关门的声音此起彼伏。间或还会响起交谈的声音。

    来往的工作人员看到洛林却没有太大的反映,也只是向洛林唯一躬身点头。

    轻车熟路的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洛林叩了下门之后,径直推开走了进去,就见贝伦两脚*叠着翘在桌子上,整个人半躺在椅子上,一手抓着一把文件,一手缓慢的晃着一个酒杯,嘴里“嗯嗯啊啊”的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贝伦的视线被文件挡着,没看到进来的是洛林,只是嘟哝着说道:“有什么事吗?”

    洛林笑道:“找你帮忙。”

    贝伦一听是洛林的声音。先是一愣,文件移开一点,看到正站在他对面的洛林。

    将手里的文件一扔,贝伦一下子跳了起来,惊喜的说道:“大人,您回来了。”

    洛林笑着一点头,问道:“家里没事吧?”

    贝伦一耸肩,道:“有些小插曲,但一切正常.”

    贝伦说正常,那就真的是一切正常。

    洛林自然也放下心来,一拍贝伦的肩膀,洛林道:“那就好,好了,我赶着回家,不多说了,帮我个忙。”

    贝伦差点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洛林说“帮我个忙”,对贝伦这种混迹官场军队几十年的老油条来说,这句话里面的意味那就是深了去了。

    洛林的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帮的是“我”,也就是洛林的忙,如果是公务,洛林自然就大大咧咧的直说了。

    如果是洛林家里的事情,洛林说话一般都会说“我们”或者“咱们”。这独独的一个“我”,让贝伦心思一下子就动了起来。

    混迹职场的人都清楚,上级让你去帮自己办私事,那就是已经把你视为心腹了,这时候只要好好表现,加薪升职那都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贝伦虽然不再是那种天天盼着升职的小年轻了,但洛林这个上司还是很够意思的,贝伦心里也存着更上一步的念头,他可是已经立志要将风险投资公司的分部开满整个世界的。

    虽然站在贝伦的角度,洛林的身份可以被称为是“姑爷”,但他们这些人的工资可都是从这个“姑爷”手里领的。

    贝伦的心里可是亮堂的很,当即毫不含糊的说道:“请大人吩咐。”

    洛林“嗯”了一声,搓着下巴说道:“我手上有两个人,她们对我很重要。你帮我安排一下,找个安全而又隐秘的地方,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

    贝伦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听到洛林说“她们”的时候,心里却咯噔一声,暗道:不会吧,难道总督这是……要养外宅?

    “终于也有这一天了”贝伦在心里呐喊,在这个时代,像洛林这种身居高位的人,不是各种诱惑来找他们,而是他们这些大人物,对所有年轻美貌的女孩子来说都是诱惑。

    手握大权,家财亿万,一言夺人贫富,一言定人生死,这些人才是时代的焦点,史书的主角。

    尤其是洛林这个在茹曼帝国都可以称得上是光彩夺目的人物。

    出身世家贵族,虽然这个龙崖草家族没落了,但贵族毕竟就是贵族,这还是一个由贵族统治的世界,生而就是统治阶级的一员,别的不说,就连工作也是由中央部委直接安排的,下去就是正处级起步,可就这人家很多大家族的还不满意,嫌低了不想去那。

    平民出身的孩子,尽管是地主或者富商,也许是天资聪颖,绝顶聪明,像什么三岁背字典,五岁能作诗,十二岁就能写出花团锦簇好文章之类的神童,长大了也就顶多给人当文书,在政府里面混个小吏的职位,生活优渥而已。

    想出人头地大富大贵,那可是难上加难,像安格斯他们这班一省大员,那可都是血淋淋的拼杀出来的,算算概率,比魔法师都难十倍。

    对他们这些平民出身的官员来说,这样的职位也到头了,想再往上一步,跳出一省的范围,如果没有哪个大贵族的支持根本不可能。

    狮子的后代再笨还是只狮子,还是要捕猎,要吃肉的。羚羊的的后代再聪明也还是只羚羊,还是一只食草动物,每天考虑最多的事情还是如何不被狮子吃掉。

    洛林从出身决定了,他不会输在起跑线上,不会奋斗了一辈子之后,取得只是一个可以和贵族坐在一起喝茶的地位。

    有很多贵族混到洛林今天这个地位的时候,已经是大腹便便,脸皮松弛脑袋秃顶,虽然他们依然还是年轻女性追逐的目标,但吸引这些女人的就是他们的权势,而不是他们本人了。

    洛林和这些老家伙们不一样,他有一个藐视帝国几乎所有大人物的优势,他很年轻,而且长的也赖。

    年轻英俊本身就是一种吸引女人的财富。

    洛林有权,他掌控一省,操纵着几百万人的富贵生死,他年少多金,个人资产数以百万计。

    像这样一个优秀的年轻人,他身边本该是美女如云的,整日都被莺莺燕燕的环绕,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性福生活。

    起码贝伦扪心自问,要是他是洛林的话,早就荒yin无度了。

    但这个本该是帝国第一绩优股的年轻男人,对茹曼帝国的年轻女性来说,却是一只碰都不能碰的垃圾股票了。

    到现在为止,这个可怜的男人身边也只有三个女人。

    这还是因为贝伦对洛林的私生活很了解,专门负责替洛林解决那些纠缠希尔梅莉娅的狂蜂浪蝶。

    不知道真相的人也许看到了洛林身边的薇拉和罗琳娜,也许还有那一对日渐丰满的精灵姐妹花。

    但所有总督府内的人都知道,这个可怜的男人被自己的两个女人管的死死的,就连那个纯真可爱,小脸红润诱人,让人看着就想要咬一口的薇拉小姐,别看是洛林从家里带出来的贴身侍女,洛林大人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偶尔占点手上便宜而已。

    不能上ji院,不能喝花酒,不能和乱七八糟的人出去搞活动,就连夜不归宿都不能。

    茹曼帝国人一致认为,洛林这个总督过的憋屈啊。

    现在洛林找上贝伦,让他安排自己的外宅的时候,贝伦的第一想法不是“这是对不起大小姐凯瑟琳”。

    贝伦当时在心里呐喊:压抑了这么久终于反弹了,这个男人还是男人了一回。

    要是洛林知道贝伦的想法,一定对他嗤之以鼻,然后郑重的告诉贝伦“我哪敢啊”。

    贝伦脸色挂着最诚挚的笑容,坚定的说道:“请大人放心,包在我身上了。保证没人知道。”

    贝伦还将最后一句话咬的很重。

    洛林了然的一笑,拍着贝伦的胳膊点点头,道:“你也不用太紧张,只是她们身份有点特殊。时机成熟了我会告诉你的。好了,跟我来吧。”

    贝伦跟着洛林走出大门,洛林拉开车门跳了上去,然后示意贝伦也上来。

    马车只在车头上点了一盏灯,车厢内一片昏暗,阿德玲和德伊波勒还严严实实的包在黑衣服里,贝伦也只能看到两个人的轮廓。

    不过车厢内淡淡的香味告诉贝伦,这是两个年轻的女人。

    洛林低声说道:“玲娜,这位是贝伦,我最亲信的手下,主管着我手下一队特别力量,我会让他给你们安排地方。”

    阿德玲经常在大陆上走动,见多识广,本人又极是聪慧,一听洛林的意思,就明白这位贝伦应该是给洛林处理私事的,每个大人物手下都有几个这样的心腹,按照通俗的说法,这就是一般人常说的“狗腿子”。

    阿德玲低声说道:“我听你的安排。”

    然后对贝伦说道:“贝伦大人您好,要给您添麻烦了。”

    贝伦亲切的说道:“为大人分忧,是我的职责。”

    洛林探手放在阿德玲的肩膀上,道:“你们先跟着贝伦安顿下来,明天我就来看你。”

    阿德玲乖巧的“嗯”了一声,道:“你放心回去吧。”

    洛林轻轻捏了下阿德玲的肩膀,打开车门和贝伦跳了下去。

    洛林转身对贝伦说道:“我回去了,交给你了。记住,事关重大,一点也马虎不得。”

    贝伦一点头,郑重的说道:“请大人放心。”

    然后洛林一拉驾车的士兵,示意他跟着自己走,两人迅速转身向外走去。

    快到大门的时候,接着门房里微弱的灯光,洛林掏出一个钱包,丢给身后的东方第七军团士兵,道:“带弟兄们去痛快玩两天。”

    钱袋入手的时候,这个士兵就就掂出来,这可是沉甸甸的一大笔钱。

    今天这个事情,这个士兵心里也有点想法,只是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能让他这个小兵遇到。

    士兵咧嘴一笑,低声说道:“请大人放心,弟兄都有分寸的。”

    虽然知道贝伦和跟前这个士兵都误会了,但洛林自己也一直总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毕竟他也算是将阿德玲给金屋藏娇了,也只能含混的“嗯”了一声。

    整个过程也就用了十分钟左右,在外面等待的薇拉等人也没觉得多久。

    出了风险投资公司的大门,洛林一挥手,道:“回家。”

    然后一行人直奔总督府的大门。

    还没到大门,就听见大门那边一片呛啷啷把剑的声音,在大门值守的禁卫军高声说道:“来人止步,这里是禁地。”

    洛林迫不及待的抢上两步,道:“是我,我回来了。”

    “总督大人!”门口的禁卫军一片惊呼之声。

    率先反应过来的禁卫军大叫道:“开门,快去通知殿下和阿黛儿小姐。”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