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回家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三十五章回家

    抱着阿德玲连着啃了好几回。洛林身上都是阿德玲那种淡雅的香味。

    薇拉和他朝夕相处,再加上龙族那特有的灵敏嗅觉。

    她一下子觉察出洛林嘴上的味道有点不一样,只是薇拉虽然也接到过凯瑟琳众女的嘱托,像是什么‘看好洛林了,不要让他在外面随随便便地泡小姑娘了’之类的。

    但是这单纯天真的少女却是完全没有绷紧脑子里阶级斗争的那根弦。完全当成了耳旁风,听听也就算了,更不会往心里去。

    她就算是嗅到了那种味道,也不会多想,首先的想法就是,怀疑洛林背着自己,偷吃了什么香味古怪,说不定味道极好的点心了。

    洛林心里一惊,张了张嘴,出于本能,刚要胡乱说些什么,好遮掩过去。但是看到薇拉那双清澈动人的湛蓝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了过来,随即反应了过来。

    由于当初误打误撞,吞掉了巫妖用来收服薇拉的灵魂之珠。结果代替他,与薇拉缔结了灵魂盟约。

    而由于那个盟约是从灵魂深处的刻印,两人的意识之间相识相通。不管洛林心里有什么样的想法,只要薇拉想要探查。她只要一用心灵感应,就可以知道的一清二楚。

    洛林想到这里,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这要是薇拉从自己的意识当中知道了些什么,只要回头在凯瑟琳一众母老虎审查的时候,歪歪她那可爱的小嘴,说上一句:“某年某月某日,少爷和不明身份,而且身上带上很香很香的香味的漂亮女孩在一起过。说不定还做过会让人长针眼的,而且儿童不宜的什么奇怪事情~!

    那几个女人肯定是会醋海翻波,在大发雷霆之下,将她们那堪比满清十大酷刑的手段施展出来,洛林爵爷可是铁定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而且,洛林惊恐地发现,就在他心头电光火石般思付的工夫,就见薇拉细长如画的黛眉已经微微地蹙了起来,秀眸也开始眯起来,很显然是觉察了什么不对,起了疑心,不住地抽吸着她白皙粉腻的琼鼻,像是要嗅出什么不对来。

    洛林急忙抬头看天,大大地打个哈哈,然后在自己的心里面不停的默念“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薇拉疑惑眨了眨眼睛,像一只好奇的小鹿一样,歪着自己的可爱的脑袋,看着洛林,不知道他这唱的是哪一出。

    等自己平静下来了。洛林才对薇拉说道:“我刚才饿了,吃点东西。那个,薇拉,你也累了一天了,睡觉去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薇拉伸手打了个哈欠,两手举起了一展,丰满的胸部线条尽现,拍着小嘴说道:“嗯,也是,睡觉去了。”

    洛林急忙擦了一把头上冒出的冷汗,心中不住地感叹,还是我们家的薇拉,还是真的有够单纯。

    他一边想着,一边不住地付和,道:“对对,快去睡觉去。你也忙了一天了,肯定是很累了。快去睡吧,而且妮可她们也说了,要是女孩子睡的觉少了,就会变的不漂亮了。快。快去睡吧。”

    说着,伸手扳着薇拉转个身,然后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推进帐篷里。

    薇拉被洛林指使着团团转,也是忙了一天,现在一看到那张床,就开始打瞌睡。

    她随手把外套一扔,然后手足并用地爬到床上,躺倒在床上,幸福的呢喃两声,俏脸在枕头上蹭了蹭,最后将毯子拉过来胡乱盖在身上,扭了扭身子,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就要睡去。

    她闭上眼睛,却感到有些不对,强自忍着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最后终于忍不住,翻了身,又睁开了眼睛,却看见洛林还站在自己的床边,正看着自己。

    薇拉不禁又闭上眼睛,呢喃着道:“少爷你还不睡啊?”

    洛林看到她刚刚睡下,就又胡乱地蹬着被子,斜盖着被子,露出了一大段光洁如玉的雪白**,于是伸手替她拉了拉,给她盖好了被子,然后这才笑了笑。一边抚着她顺滑的长发,柔声道:“等你睡着了,我就过去。”

    薇拉的帐篷和洛林的帐篷紧紧的挨着,两个人的直线距离也就二三十尺而已,不等薇拉睡着了,自己在那边和阿德玲鼓捣出些什么事情,薇拉不用看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为了保险起见,洛林觉的自己最好还是确定薇拉睡着了,然后再走。

    薇拉也不疑有它,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又翻了个身,道:“那……那少爷,我……我就先睡了……”

    薇拉粘床就倒的习惯这时候看来实在是太可爱了,就这两句话的工夫,薇拉的声音已经低了下去,俏挺的鼻子里“嗯”“嗯”两声,然后呼吸变得均匀,胸口慢慢的起伏,已然是已经睡着了。

    洛林看着她像是睡着了,犹自觉的不太放心,轻轻地推了她一下,低低的叫了两声“薇拉,薇拉”。

    薇拉在床上却是一点反映都没有。

    看着薇拉那像个几岁小孩子一样安然的睡容。洛林满足的笑了笑,转身走回自己的帐篷。

    阿德玲在薇拉回自己帐篷后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这时候正仔细的给德伊波勒盖上毯子,整了整她的头发。

    洛林进来站在她的身后,阿德玲转头向洛林和熙的一笑道:“外面那个***是你什么人?”

    洛林挠挠头,道:“是我家的成员,确切的关系,有点复杂。”

    阿德玲的眼睛别有意味的瞟着洛林,微一噘嘴道:“不想说就算了,总归是你的女人之一。”

    洛林看着她小女人的样子,和平常英姿飒爽自立独行的阿德玲不同。这时候她一副吃醋的高中女生模样,洛林恍惚有种回到那个时代的感觉。

    洛林走到阿德玲跟前拍拍她的肩膀,道:“我有那么禽兽吗,对小女孩下手。”

    阿德玲“哼”了一声,白了洛林一眼,那意味不言自明。

    洛林被她一眼给瞟的没了脾气,只有使出惯常的手段,扬起巴掌在阿德玲的健美挺翘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阿德玲惊叫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洛林,脸一下子变得酡红,不依的娇嗔一声,在洛林的手臂上拧了一把。

    洛林笑道:“我在老家的时候,薇拉被一个臭老头欺负,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救了她,薇拉的父母哪……也算是大人物吧,和我家祖上还有旧,就把薇拉托给我照顾了。”

    阿德玲伸手在洛林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道:“你呀,迟早也要把她照顾到自己床上。”

    洛林连连摆手,道:“我可没那胆子。”

    阿德玲看着洛林赞同的点点头,道:“我想也是,你这个小妹,可不是平常人,我能感觉到的她身体内蕴藏的强大的力量。以前只知道你身边有个厉害人物保护你,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她啊。”

    洛林心里咯噔一下,薇拉的真是身份可不能曝光了,不然那就是麻烦重重,洛林盯着阿德玲的眼睛,试探着问道:“你能看出薇拉的身份?”

    阿德玲摆摆螓首,道:“我哪有那么厉害,只是感觉到她很强大。”

    洛林放下心来,大大咧咧的说道:“当然了,薇拉她可是雷斯特的关门弟子,天赋的全魔体质,大陆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阿德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我说那。那可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

    “你也知道?”洛林奇道。

    阿德玲一副“你很白痴”的样子瞪了洛林一眼,道:“论起魔法,我们闪族人还是人类的老师那。好了,你去帮我准备些热水吧,要很多。”

    洛林点点头,随即吩咐外面值守的士兵去准备,少顷,洛林自己亲自将水端了进来。

    阿德玲从身上摸出几包药粉,在水利扮匀之后,挽起袖子来,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一大堆零零碎碎的工具,将药水一点点抹在德伊波勒的头发上,很快德伊波勒一头长发渐渐变成了黑色。

    洛林惊奇的看着阿德玲给德伊波勒染发,咋咋呼呼的说道:“这个时代就有染发剂了?”

    阿德玲手下动作不停,道:“说什么傻话那,这可是大师配制的药粉,很难弄到的,我是因为经常在外面跑,所有才能拿到一点。好了,该你帮我了。”

    一番忙碌之后,在洛林眼前,阿德玲摇身一变,成了一位黑发黑眼的青春美*女,和同样黑发的洛林站在一起,很有相配的味道。

    德伊波勒则成了一副邻家大姐姐的样子,她现在紧锁眉头的痛苦表情,看起来分外惹人怜爱。

    忙完了这一切,阿德玲才松了一口气,外面的天色也泛出淡淡的灰色,离黎明不远了。

    阿德玲歉然的看着洛林,道:“让你一晚上也没睡好。”

    洛林揽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说什么傻话那,你遇到困难的时候能第一个想到我,我很高兴。准备跟我回奈德尔吧,在那里没人能伤害的了你们。”

    阿德玲当然也知道洛林收留他们也是要冒风险的,她们俩的身份一旦暴露,别看洛林位高权重,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阿德玲蹙起浓浓的眉毛,道:“你这里突然出现两个大活人,要怎么向别人解释我们的身份,更别说你家里的几个女人了。我听说,她们看你可看的很紧的。”

    洛林心里一阵憋闷,看来自己怕老婆的传闻都飘到魔族的地方去了,也只能苦笑着一耸肩,道:“没你想的那么夸张,就说你们从外省来投奔亲戚的,路上遇到半兽人了。放心吧,只要你这个朋友别整出什么事情来,没人会发现什么的。”

    阿德玲苦涩的一笑,道:“洛林,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洛林右手抬起阿德玲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别想那么多,放心交给我吧。”

    看着很快就要天亮了,洛林索性不睡觉了,揽着阿德玲坐在床边,听她讲一些魔族内的故事。

    天亮之后,因为奈德尔城围已解,洛林也没必要带着东方第七军团匆匆赶回去了,从这里到奈德尔城,步行还需要两天的时间,洛林却回家心切,急着要赶回去看看。

    洛林和克劳狄将军商议,东方第七军团按正常的速度行军,洛林则带着薇拉先走一步,回奈德尔城。

    克劳狄将军在听到奈德尔城围已解,半兽人全军覆没的消息也是震惊了一把,他也没想到一切会发生的这么快,在洛林争论了一阵,让洛林同意带着一队骑兵一起上路之后,克劳狄将军也同意了洛林的提议。

    一起收拾停当之后,洛林就带着人急匆匆的赶往奈德尔城,克劳狄将军虽然对突然多出了的一辆马车很奇怪,但也很明智的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薇拉却是直心肠,见马车上的两个全身裹在黑衣中的人,拉拉洛林的衣角,悄悄问道:“少爷,怎么突然多出来这两个人。”

    洛林装作不在意的随口说道:“哦,昨天晚上士兵们发现的,去南方探亲的,遇到了半兽人,全家都死掉了,只剩这姐妹俩,有一个还受了重伤,你说我能不管吗。”

    薇拉不疑有它,回头同情的看了马车一眼,眼睛冒着小星星说道:“她们好可怜啊。”

    “是啊,”洛林摸摸薇拉的脑袋,说道:“两个大户之家的弱女子,适逢大难,又流落到这荒郊野地,带她们回去养好了伤,咱们再送他们回老家去。”

    薇拉笑着看着洛林,道:“少爷你真好。”

    洛林一撇嘴,道:“还用你说。”

    一路疾行,百余里的路程也是一天的工夫,到了明月初升的时候,奈德尔城灯火明亮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薇拉先是耐不住的欢呼一声,阿德玲也从马车内探出头来,看着眼前这座庞大的城市,揽紧了靠在自己身上依然昏迷不醒的德伊波勒,有看看眼前意气风发的洛林,阿德玲悠悠的叹了口气。

    乘船渡过贝尼河,登上奈德尔的港口。

    在大水之中奈德尔城的港口也一并被冲毁,港口上的建筑大都倒塌,只有石制的码头没有问题,还能停靠船只。

    船工们渡河时一直不停的咒骂天杀的半兽人,上了港口,洛林只见周围都是大水后留下的各种杂物,这里原本繁忙的交易所和数间巨大的仓库,此时都只剩下一些残骸。

    夜色之中,洛林也看不了多远,只是眼前的惨状就注意提醒洛林,这一场认为制造的大水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不过很快这种想法就被将要回到家中,见到自己女人的激动的所代替。

    从港口直奔城门,奈德尔偌大的城门却是关的紧紧的,看着一大群人靠近,城墙上的守军如临大敌,上面的守军拉起弓箭,大声喝道:“下面的人止步,再靠近就放箭了,晚上宵禁,明天早上再来。”

    第七军团的士兵也风餐露宿了一段时间了,现在一间舒适的房子,一个温暖的被窝,最好被窝里再有一个不丑的女人,就是他们急盼的一切了。

    听上面守军说明天早上再开门,这些士兵们忍不住指着城上大骂:“瞎了眼了,看清楚这是总督大人,总督大人回来了。”

    城市的守军“啊”的惊叫一声,跟着一阵纷乱的声音,少顷,从城墙上探一下一个军官的身影,对下面黑黢黢的人影喊道:“总督大人在吗?请靠近几步。”

    洛林一催马走到城门跟前,抬头对上面的军官喊道:“詹森,你个家伙赶紧给我开门,老子要回家吃完热饭去。”

    上面的军官赶忙大声答了声“是,大人”,又是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之后,奈德尔刚刚经历了战斗的城门“嘎吱吱”的缓慢打开。

    名字叫詹森军官带着一队士兵从城门内冲出来,整齐的在城门口列队。

    詹森两步调到洛林跟前,向洛林一敬礼,说道:“职责所在,请大人赎罪,恭迎总督大人回城。”

    洛林现在心情急迫的不得了,自然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对詹森笑着说了一声:“你做的很好。弟兄们辛苦了。”

    詹森带着士兵们大吼一声:“为帝国服务。”

    洛林摆摆手,一磕马腹就带头跑进城去。

    战争之后的奈德尔尤其显得平静,平常整夜都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此时却静悄悄的,大队人马直接从大街上驰过,急促的马蹄声引得很多人都出来张望。

    离总督府越近,洛林就感到自己心跳的越厉害,心里憋着的火像是要爆炸了一样,不自觉之中,洛林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跟了。

    阿德玲看着洛林那副吃吃傻笑的样子,心里暗想:他想我的时候,也会是这幅样子吗。

    一时间变得柔肠百结。

    到了总督府门口,洛林却一勒缰绳,当下停了来了,探身对薇拉交待一声:“在这里等我一下。”

    然后洛林翻身下马,走到阿德玲的马车跟前,透过车窗和阿德玲四目相对。

    阿德玲奇道:“怎么了?”

    洛林摇摇头,笑道:“没事,我先安排你们,跟我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