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大决战(三)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决战(三)

    奈德尔人在反复咒骂了洛林之后。却不得不面对现实,那就是战争马上就要到来了。

    所以,在激愤之后,奈德尔城的百姓开始变得惶惶不安,他们就像是没头苍蝇一样,总是慌乱的做着一些在他们看起来很重要的事情。

    为了防备那些潜伏在城内的内奸,在贝伦的建议下,凯瑟琳颁布了严厉的戒严法令,禁绝了一切集会,在战争期间不许举办宴会,舞会等活动。

    一旦谁在家里聚集起了一大群人,卫所的官兵就会全副武装的登门,记下每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将他们赶回家。

    最受影响的就是奈德尔城内的权贵们,平民百姓的怨气现在全都集中在洛林身上。

    他们认为战争已经打了几个月,却一点进展都没有,现在半兽人居然堂而皇之的深入到了奈德尔。

    这些百姓自然将这一切都归结为洛林的无能,然后他们自动忽略了刚开战时洛林取得的两场胜利,也完全忘记了这一场战争的艰巨性。

    忘记了面对着像是蝗虫一样扑天盖地,气势汹汹的半兽人狂潮,那些在前线爬冰卧雪。浴血奋战的战士们是在做着怎么样的牺牲。

    不过,由于凯瑟琳的治理之下,平民百姓对于她颁布的戒严政策却没什么怨言——打仗吗,戒严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凯瑟琳还颁布了严管物价的法令。

    城内平民百姓对这一法令无不是拍手称快,盛赞凯瑟琳殿下和阿黛儿小姐英明,是咱们平民百姓的贴心人,然后再感慨一句:你说这么好的鲜花怎么就插在牛粪上了。

    相比普通的民众,奈安的大人物们对战争的了解更为详细,他们都知道洛林所面对的严峻形势,但他们对凯瑟琳断了财路的做法却十分不满。

    国难财,战争财,没国难,没战争怎么发财,而现在强势的长公主殿下直接堵死了他们的路。

    不让发财也就算了,长公主殿下甚至还不让他们逃命。

    城门口禁卫军的那一顿棍棒,直接将这些人的怨气给敲了出来。

    从来贵族和有钱人都是享有特权的。

    他们可以在大街上横冲直撞,他们可以对别人颐指气使,他们可以欺男霸女,在危险面前,他们更可以享受让贵族先走的待遇。

    但是在强势的凯瑟琳面前,他们也只能将这股怨气憋在心里,禁卫军的棍棒直接打醒了这些人,在他们头顶发号施令的,不是一个外地来的小总督,而是皇家唯一的长公主殿下。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更应该庆幸这一点。

    要是洛林爵爷在的话。以他老人家那恶毒的心肠,肯定会当面放大家跑路,然后悄悄地派出他手头上的半兽人仆从军团半路劫杀。

    而且绝对会狠宰上几个,杀鸡骇猴,让所有人知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放之四海皆准的千古名言的珍贵价值。

    而在最后,他还会以‘临战脱逃,有负圣恩’的罪名,将那些人家族所有的财产全数充公。

    要知道以洛林爵爷那刮起地皮来‘天高三尺、地薄七分’的手段,相信连条裤衩都不会给他们留下。

    除了担忧城市的安危,为保卫奈德尔紧张工作的人外,其他所有的人都在抱怨,都在不满。

    这也很好理解,因为命是自己的。

    洛林带着奈安的军人打了胜仗,获得的荣誉财富可一点都不分给这些人,他们除了会用三分钟欢呼一下胜利之外,扭头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他们是奈德尔人,不是克罗尼人。

    克罗尼人打退半兽人一次进攻能高兴半年。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大家保住了自己的房子,车子。孩子,马子,票子……

    聚会虽然被限制,但是这种紧张的时刻,人们总是想要聚集起来发泄一下的,好让自己知道,原来不光我一个人在害怕。

    现在奈德尔城的酒馆就成了一个大热门,因为封城而暂时无所事事的男人们,都整天聚集在这里。

    连着两天酒馆里面都骂声一片,但今天的气氛却突然不一样了。

    酒客们还是对洛林总督议论纷纷,大声抱怨总督怎么还没有解决那些该死的半兽人。

    酒店的小门‘哐当’一声被推开,几个一身甲胄的卫所士兵走了进来。

    看进来的是军人,小店内瞬间安静了下来,片刻看清了来人之后,这些酒客们神色平静的转回头去,该说什么还接着说什么。

    还有不少的酒客站起来和这几名士兵打招呼,看样子他们是这里的熟客。

    领队的是一位小队长,将自己的长剑往桌子上一扔,向着酒保打了一个响指,随口说了一句:“老样子。”

    其他几名士兵也把自己的长枪靠在身边的墙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边打着哈气伸懒腰,一边要老板快点上酒。

    老板不敢怠慢,急忙端起数个大号的橡木酒杯,又端起一个装着干果的盘子,送到他们跟前。

    队长伸了个懒腰,看着桌子上的盘子,瞥了老板一眼,道:“我们没叫这个。”

    老板嘿嘿一笑。道:“送你们的。”

    然后一屁股就坐在队长跟前,笑着说道:“怎么?两天没来了,今天是偷空出来的?”

    队长捏起干果扔进嘴里,一边嘎吱嘎吱地嚼着干果,

    一边含混地嘟哝道:“别胡说,现在上面管的严,让别人听见了就是事。我们加了两倍的班,连着在街上巡逻两天了,今天才给半天的休息时间。等会喝完还得回去。”

    老板犹自不信的摇摇头,说道:“你们是治安队,这时候谁还来管你们啊。”

    队长骂道:“狗屁治安,这时候城内谁敢闹事,没看那些小偷小摸的都不上街了,抓起了那是直接砍脑袋的。弟兄们任务给已经分好了,打起仗来,都得上城墙和半兽人拼命。”

    其他几名士兵相顾叹了口起,都忧心忡忡的摇摇头。

    老板愣了一下说道:“你们上城墙?”

    队长绷着脸点点头,道:“城内没兵了,民兵都上去了。我们因为要巡逻,所以得等到开战才去。”

    一个年轻士兵担心的说道:“这才可跟抓贼,抓强盗不一样,这可是真拼命,我听说那些半兽人。都长的有两人那么高,比熊还壮,听说他们还吃人的。”

    队长甩手个了小兵一巴掌,骂道:“瞧你那点出息。自己吓唬自己,城里就有半兽人,投降过来的,要不我带你去瞧瞧。”

    酒店老板也是拍拍年轻的士兵,道:“打起了你就不怕了。我也当过兵,和半兽人打过,半兽人壮是壮,但哪有说的那么邪乎。一剑捅上去也死。”

    旁边的酒客凑过头来,小声问道:“半兽人什么时候来?”

    “听上面说,大概就这一两天了。”队长抬头扫了一眼,当下心情沉重的说道。

    “这么快?”酒馆内的酒客都支棱着耳朵听着,听半兽人这就要来了,嗡嗡嗡的议论起来。

    邻桌的酒客转过身来,向队长抱怨道:“咱们的防线是纸糊的吗?好几万军队在南边,半兽人怎么想来就来。”

    “就是,外面都传那个总督多会打仗的,会打仗让半兽人打到了奈安心脏了。”

    跟着又是一片抱怨之声。

    队长瞪了他们一眼,喝道:“都闭嘴,你们他娘的不想活了,上面正查这个哪。前两天市面上逮起来好几个人了。听说都是拖到菜市口,直接给咔嚓了。”

    他的话像是一阵凛冽的寒风吹过,瞬间就将酒馆的空气给凝结了。

    酒客们顿时打了一个寒战。

    他们互相小心地看了看,然后同时闭上了嘴巴。

    看气氛一下子变了,老板打个哈哈,仗着胆子,道:“没你说的那么严重,这事你们长官还下通知了,抓的是乱说总督打败仗,动摇军心的。真什么傻蛋都有,还有人说总督死了那。”

    队长摇摇头,道:“能不说还是不说吧,咱们老板娘,就是公主殿下,最近脾气可不好,昨个一口气撤了六个大官,他们临阵脱逃,差点把他们都抓起来军法从事。”

    酒客们顿时来了精神。齐声痛骂道:“活该~!”

    “就是,都撤了才好。”

    “抄他们的家,砍他们的头……”

    大家解气地大骂着,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队长叹了口气,然后道:“其实吧,情况也没那么糟糕,总督带着两万多士兵都好好的,打了两个月。打了好几场胜仗,我听说都没损失多少人。关键是,这次来的半兽人太多了,十好几万人那,能打成今天这个样子,都不错了。”

    老板回顾四周,然后也是大声说道:“我就说吗,你们这些家伙不懂打仗,都瞎操心。”

    “切~!”

    队长当下微微一笑,然后端起了酒杯,狠灌了一口。

    他闭着眼睛仔细地品着酒味,过了好一会儿,看到众人全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然后这才继续说道:“半兽人人多,咱们人少,听说拉塞尔那个老混蛋还压着不给咱们奈安派援军。”

    “那个该死的老狗。”

    “大奸臣。”

    “死后一定会在地狱的烈火中哀嚎。”

    “神殿的没一个好东西,当然了,咱们的希尔梅莉娅主教除外。”

    队长一摊手,道:“边境线六百里长,谁知道他们打哪里窜进来的。两万人,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

    “那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守呗。”队长又灌了一口酒,然后说道:“咱们城里就三千个正规军,民兵不少,能有四五千人,虽然不能进攻,但是防守却是绰绰有余了。

    不过上面也说了,守上半个月,总督就带着援军回来了,到时候……”

    队长说着,俯下了身体,双手展开比了个掐的手势,意味深长地看着众人,道:“里应外合,杀光这帮狗崽子。”

    众人猛然听到这些战略计划,当下心中一阵激动:这些可都是高层机密啊~!没想到在这酒馆里也能够一分钱听八段了。

    大家很有一种掺与到了决策层的那一种‘什么什么之中,什么什么之外’的感觉。

    “好~!”

    “就该这个样子。”

    “咱们一万,他们两万,守城还是好守的,谅他们也攻不进来。”

    “……“

    也有人跟着泼冷水,嘟哝道:“没那么容易啊,总督带人回来,南边就不管了?”

    “我说你怎么这么笨那,克罗尼城重要,还是咱们奈德尔城重要。”

    “当然是咱们奈德尔了,这里可是首府。咱们总督一定会先保奈德尔的。”

    老板叹了口气,道:“但愿吧。”

    这时就听外面一阵沉闷含混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连绵不断,越来越高。

    一众酒客们抬起头,奇道:“这是什么声音?”

    有好事的酒鬼推开酒馆的门。

    一瞬间,急促而沉闷的“呜呜”的号角声传进酒馆。

    队长一愣,然后脸色巨变,将手里的酒杯往桌子上一砸,大声嚷道:“不好,这是军号声。”

    一众士兵们跟着脸色也是一变。

    队长抓起桌上的长剑,吼道:“半兽人来了,快去集合。”

    士兵们慌忙拿起自己的武器,跟着队长往外面冲去。

    大街上听到这急促军号的人都呆住了,正在他们互相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大队的士兵沿着大街狂奔,一边还高嚷着:“让开,让开。”

    士兵们身后是没有统一制服的民兵。

    他们穿着各种样子的铠甲,手里的武器也五花八门,刀剑枪锤什么都有。急匆匆地从大街上跑过。

    平民百姓们当下一阵大乱,全都飞快地躲回了家中。胆小一点儿的,躲到床下面念着经,求着漫天的神佛保佑。胆大一点儿的,把门打开一道缝,隔着门缝向外看着热闹。

    过不多时,一辆由禁卫军严密保护的马车快速的从大街上驶过,向着城门方向而去。

    凯瑟琳、阿黛儿沉默的看着车窗外的大街,耳朵里满是“呜呜”的肃杀军号响声。

    罗琳娜看着严肃的凯瑟琳和阿黛儿,道:“喂,你们两个,别跟个小老太婆一样,他们已经晚到了两天,也就是说咱们多出来两天时间来准备,该高兴的。”

    阿黛儿牵着嘴角苦笑了一声,道:“有什么区别,无非是多拉进来两车粮食。”

    罗琳娜白了她们一眼,道:“哎,我说你们,就算是对自己没信心,也该对洛林有点信心吧,他的那个计划不说执行的挺顺利的吗。”

    凯瑟琳摇摇头,道:“以前打仗都有洛林在,咱们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现在,一切都得咱们自己来,我怎么可能安心,总是怕有什么东西遗漏了。”

    罗琳娜看了她一眼,安慰道:“妮可,你已经做的够好了。如果你还有什么做不好的,那么换了其他人来,那更是不可能做好的。”

    凯瑟琳低低的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吧。“

    马车很快到了城门口的指挥部。侍卫打开车门,三人从里面跳了出来,迎面就看到匆匆赶来的希尔梅莉娅。

    在希尔梅莉娅身后,是百余名神殿的牧师。

    这些牧师们很明白他们也即将参战,个个也是全副武装,身上套着一身锁子甲,手里拿着法杖,腰间还插着长剑。

    四个女孩略一点头,快步的走上城头。

    监管城防的治安官伊格纳茨在城墙上守候,看到凯瑟琳她们上来,赶忙施礼,急道:“殿下,敌人的舰队出现了,此刻正沿河而上。”

    凯瑟琳“嗯”了一声,走到城墙跟前向西张望。

    在贝尼河远方的水平线上,漂着一列几个黑点,正是半兽人的运输船。

    凯瑟琳盯着远处的运输船,问道:“城防准备完毕了吗?”

    伊格纳茨又一躬身,沉声说道:“是的,殿下,所有人员都已经就位,大家已经摩拳擦掌等了几天了。这一次有咱们有法师有牧师,相信一定可以挡住这些半兽人,直到总督大人回来。”

    凯瑟琳平静的说了一句:“很好。”

    然后凯瑟琳转身看着伊格纳茨,道:“告诉士兵们,奋勇杀敌,胜利之后,我将重赏他们。”

    “是,殿下。”

    一个士兵快步跑到伊格纳茨跟前,喘着粗气说道:“大人,东门外有一只很奇怪的半兽人部队。”

    伊格纳茨霍然一惊,急道:“是敌人的前锋吗?”

    “不是,大人,他们打着咱们的旗。”

    凯瑟琳先是一皱眉,继而一喜,道:“一起去看看。”

    众人又横穿城市,赶到东门,见城墙上的士兵正张开弓弩,正紧张的戒备着城外的一只半兽人队伍。

    这只队伍大部停留在弓箭的射程之外,前面的人举着一面茹曼帝国的鹰旗,只有几个半兽人在城门跟前,正在冲着城上的军官大叫。

    凯瑟琳向下看了一眼,正是阿奎丹部落的先知盖尔巴。

    他此刻正焦急的大声解释自己的身份。

    凯瑟琳微微一笑,道:“是阿奎丹人,让他们进来吧。”

    伊格纳茨挥手命令打开城门,接纳半兽人入城。

    先知盖尔巴入城之后,一看上面的是凯瑟琳和阿黛儿她们,赶忙上来行礼,说道:“公主殿下,阿黛儿小姐。”

    凯瑟琳一指下面的一千多人,道:“这是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