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胜利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三百九十四章胜利

    爆炸产生的回音。变成一阵低吼,扫过战场,向着草原深处飞去。

    维钦及托列克正带着杜尔契人的大部队,向着背离战场的草原深处快速而去,留在战场上的部队,原本等着杜尔契人大部远离了战场之后撤退的。

    混在族人人群中的维钦及托列克和德伊波勒,正一路惶恐的向南狂奔,却突然感到从背后传来的亮光。

    维钦及托列克刚一转头望去,正看见橙红色的火球正从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升起。

    维钦及托列克一愣,猛然间醒悟,那里是自己留守族人的位置。

    “不……”维钦及托列克刚一张嘴,一股热浪夹杂着砂石,从后方撞进人群里,像是一个无形的锤子砸在身上,被热浪击中的半兽人猛然向前一倾,后排的半兽人仓促间倒了一地。

    这时候“轰隆隆”的爆炸声才贴着地面传来。

    强烈的爆炸声就像是在耳边炸响一样,维钦及托列克只感到脑子“嗡”的一声,眼前一黑,胸腔瞬间就像是被大力挤压一样难过,一口气都喘不上来,甚至失神了片刻。

    等维钦及托列克再次睁开眼睛。耳朵里都是“嗡”“嗡”的锐鸣声,在他眼前,杜尔契人倒了一地,此刻正惊慌的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维钦及托列克急忙转头去寻找德伊波勒,就见德伊波勒被震的整个人爬在马背上,身子一侧,很快就将从马背上掉下列。

    维钦及托列克毫不犹豫的从马背上滚下来,在地上一翻,伸手接住了德伊波勒。

    看她俏脸煞白,眼睛紧闭着,脸上也是一道道的泥土的污痕,维钦及托列克晃着德伊波勒的肩膀,焦急的嚷道:“醒醒,快醒醒!”

    德伊波勒紧喘了两口气,幽幽的睁开迷茫的眼睛。

    维钦及托列克一把抱住德伊波勒,如释重负的说道:“太好了,你没事。”

    德伊波勒一下子清醒过来,一把推开维钦及托列克,从他怀里挣扎着站了起来,出神的盯着黑萨满刚才留守的地方。

    那里现在只剩一个焦黑的大坑,还在不停的冒着青烟,围绕这大坑一圈,成放射状的,铺满了黑色的碎块,已经无法分辨他们是土块还是人体。

    离大坑越远,地上的残骸越大,在最边缘。还有杜尔契人的战士正挣扎着从地上怕起来。

    可他们的行动却像刚学走路的小孩子一样别扭,刚手脚并用的挣扎起来,身子一歪,又倒了下去,然后再挣扎着要爬起来,他们已经被爆炸给震晕了。

    德伊波勒怔怔的看着被炸过的地面,妩媚的嗓音宛如啼血一般哀叹一声,身子一软,无力的坐倒在地上,表情呆滞的喃喃之语道:“这可怎么办?几年的心血,就这样全完了。”

    维钦及托列克蹲在德伊波勒的面前,抓着她的臂膀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柔声道:“快走吧,我们后面还有援军,我们前面还有内应,这一个小挫折不算什么。”

    德伊波勒眼光冰冷的瞪了维钦及托列克一眼,咬着银牙,冷冰冰的说道:“现在,你满意了?”

    “我……”维钦及托列克张着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虽然这只是区区一场战败而己。但是那失败的耻辱感和德伊波勒对他的责备一起涌上来,维钦及托列克胀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

    德伊波勒突然像一个泼妇一样。对着维钦及托列克拳打脚踢,大声的嚷嚷道:“都是因为你,你要什么战场上的胜利,你要什么男人的荣誉,没有这样的本事就不要逞能,以为在草原上打败几个野人,你就真的是名将了,你连对面那个洛林的万一都不如。狗屁男人的胜利,就为了你的面子,我们死了这么多人,你让我怎么和上面交待,知不知道为了支持你,我顶住了多大的压力。你是个愚蠢,自私的大混蛋。”

    “够了”

    维钦及托列克板着脸暴喝一声,一把夹起德伊波勒,将她仍在马上,大喊道:“战士们,我们走,这个耻辱,蝎神斯托恩作证,这个耻辱我们一定要报回来的。”

    ————————

    洛林在营地看着举着黑蝎子旗的数千半兽人向南而去,知道这个就是拥有那些黑萨满的部落

    洛林可不认为这一次就将所有的亡灵法师都干掉了,留着他们以后还会给自己制造麻烦,但也只能无奈的耸耸肩,帝国士兵反击的对象还在自己的营地外面,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远去。

    此时,呼呼的秋风吹来,黑雾顶端先是被风吹动,一大片黑雾变成灰色的烟。跟着秋风贴着地滚走了。

    然后整团黑雾被秋风推动,沿着风向开始滚动,黑雾变得越来越薄,颜色也逐渐变得透明。

    像是被一层又一层揭起的黑纱一样。

    黑雾很快整个的被风从帝国士兵们面前吹走,先是变成破碎的几块烟雾,然后这些烟雾再一次分离,变得越来越淡,越来越小,直到在士兵们的注视下,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草原上。

    士兵们还是不放心的小心戒备,防备着那古怪的鼓声再次响起,一直等了几分钟的时间,士兵们面前的战场还是空空荡荡,而此时,从后方已经传来了反攻的号角声。

    士兵们这才想到,那些尸体不会再起来了。

    和僵尸们战斗了大半天的帝国士兵,这时才垂下自己的武器,抹掉头上的汗水,大口的喘着粗气,对着地上的半兽人尸体呸的大声的吐着口水。

    薇拉带着法师们回到洛林身边,甫一落地,周围的帝国士兵们全都举起武器向着他们欢呼起来。

    薇拉得意的一挺胸脯,笑得眼睛都眯上了。小脸兴奋的红彤彤的,拉着洛林的胳膊,大声说道:“少爷,好过瘾啊!比我炸了议事厅那回还厉害。”

    法师们也因为立了一场大功,彻底的解决那些亡灵法师,狗拿耗子的干了原本是牧师门的本职工作。

    个个喜笑颜开,纷纷叫着:“这下那些牧师在咱们面前就抬不起头了。”

    看控制僵尸的亡灵法师被薇拉带人解决掉了,洛林知道战场上刻不容缓,当即一挥手,大吼道:“传令,亡灵法师被*掉了。反攻,宰了他娘的。”

    军团长菲尔多利斯也跟着大声传令:“反攻,步兵从两翼截断半兽人。”

    传令兵答应了一声,然后高举着令旗,一边风驰电掣的跑出营地,一边扯着喉咙,大喊:“亡灵法师被咱们杀了,不会有僵尸了,将军有令,反攻,反攻~!”

    刚刚接近人类军营两翼的半兽人们原本正打算嗷嗷叫喊着要冲上人类军营,大拣特拣一些便宜,但是却也被那声剧烈的爆炸搞的晕头转向,摸不着头脑。

    他们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再看看风向,猛然间听到人类军营内传出激昂的号角声,全都不由一愣。

    他们这才发现战场的中央,此时已经变得空空荡荡的,原本在那里黑雾此刻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而那些牢牢牵制住了人类军团的僵尸,此刻全都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有些地方甚至摞起了两三层的尸体。

    那些刚才还在僵尸的压力下步步后退的帝国士兵,此刻就像是看到笼子里小鸡的恶狼,带着一脸的狞笑,向着半兽人扑来。

    要知道不死亡灵近千年来以经不曾出现在大地之上,现在帝国的这些兵痞们猛然间发现自己面对的是这种恐怖的生物,一开始许多人都差一点儿没把尿吓出来。

    大家定了神来,咬着牙,拼命地顶下了那些僵尸的进攻,正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这些自己送上门来的半兽人,正好被拿来出气了。

    而这一次,这些半兽人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他们正好被帝国军团的骑兵和步兵前后兜住。

    而留在战场上的半兽人,眼见着大势已去。

    他们原本是打算上来捡便宜,结果反倒把自己赔进去了。

    大家无一不是痛骂杜尔契人。这帮孙子早不放僵尸,晚不放僵尸,等我们这些部落的勇士们都转进了才放。

    早不收僵尸。晚不收僵尸,又等到我们这些勇士们摸到了人类营地的门口了,你一家伙又全给收了。

    你这丫挺的不是坑爹的吗~!

    各族的族长们一边气恼地露着满利牙,破口大骂着“死蝎子”的无耻,该死,这个仇我记下了;一边赶忙收拢自己的手下,大吼着:“转进,转进,咱们一定要跑过某某族。”

    “某个族要跑了,咱们不要给他们当替死鬼,大家撤啊,撤!”

    “……”

    以数千人去追上万个逃跑的半兽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这些半兽人身强体壮,在草原上跑起来还是贼快贼快的。

    帝国的步兵全都是一身刀枪不入的重甲,本身就行动不快,又在战场上奋战了几乎整整一天,早已经精疲力竭了,能撑着去合围那些陷进来的半兽人,足已经证明他们是当之无愧的精锐了。

    而骑兵在正面的战斗中,一直没有取得什么战果,被半兽人闹得来回跑了两趟,心里火大了。

    最后追击逃散的半兽人的时候,这些痞子们个个都是把牙得咯嘣嘣响,挥舞着马刀,肆意的收割着敌人的脑袋。

    这些半兽人也不傻,他们虽然还没有学习到朝战越战时美军的先进经验,在身上带个写着好几种语言的小纸条,好在敌人冲到跟前了要个火,顺便要要日内瓦待遇什么的。

    但这些半兽人会一种战争中的通用形体语言,把武器一扔,往地上一跪,向天高举双手,用生硬的茹曼语不停的叫嚷“不杀”“不杀”

    机灵点的还会一句“爱好和平”

    这些话可都是半兽人在向北进军的路上,一早就学会的,而且还都是自发的,不光这样,半兽人还惊喜的了解到,人类是不杀俘虏的。

    这让这帮半兽人在笑话人类迂腐和白痴的同时,心里暗暗高兴。

    现在,那些一路上匆忙补习的东西没白费,终于到了能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而且看来人类士兵清楚的理解了这些半兽人所要表达的意思,看到这些跪在地上投降的半兽人,一脚奔上去踹翻在地,三两下撕干净他们的衣服。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偶尔也产生了误解,很多半兽人捂着自己的大屁股宁死不从,直到被人类的士兵狠狠跺了几脚才老实。

    然后士兵们才将这些脱的只剩一条裤衩的半兽人从地上拖起来,用刀背剑背在他们屁股上狠抽一下,然后给他们指指营地方向,示意他们自己往那里走,然后去处理下一批投降的半兽人。

    脑子活泛的,不等帝国士兵们上来,自己就脱光了,高举双手只觉的向人类营地走去。

    这让正追着半兽人尾巴砍的帝国士兵们哭笑不得。

    战斗一直持续到夜晚,晚上半兽人的视力远超人类,再追下去就危险了,帝国士兵们只能怏怏的收兵回营。

    当天夜晚,尽管洛林没有上战场,但也是疲惫不堪,不过依然挑着灯奋笔疾书,写了一封花团锦簇的报捷信,还亲自去找了菲尔多利斯将军,让他和一众军官也跟着署上名字。

    是役,由洛林总督率领的不足万人的帝国军队,在克罗尼城南部大获全胜,以微小的代价击溃寇边的半兽人所部两万余人,克罗尼城正面之地为之一清。

    捷报传回首都,举城震惊,官民相庆于道路,陛下赞曰:“此子真乃吾之福将也。”全城金吾不禁,大庆三天。

    当然,这些是十几年后,帝国宣传部颁布的雷欧大帝钦定史书的说法。

    事实是,洛林报捷请功的文书传到茹曼城,无人在意。

    虽然在军务部里,洛林这封报捷信从上到下被看了一遍,军务部长还亲切的批示了“已阅,交次长定夺。”

    然后是次长的“已阅”。

    然后再转,再转,直到某个小文书的办公桌上,最后被和一堆要军饷,要补给,要调动的文件一起,归进档案室内一个角落里吃灰,永无再见天日的机会。

    虽然对参战的洛林,菲尔多利斯将军,以及这近万名士兵来说,这一场胜利来之不易,他们几经波折,几乎都赔上了老命,这才击溃了对面的两万多半兽人。

    斩首六千,俘获四千余,仅取得战果就已经和参战的兵力一样了,不管怎么看来,都是一场难得的大胜。

    但对茹曼城的大人物们来说,这个战果实在是太平常了,不管是儒略大公,还是北方的德伦前线,都经常往茹曼城里送各种的报捷的文书。

    大家对这里的门道都很清楚,一个是儒略大公在为自己的手下争功,一个是拉塞尔首相在扶植自己的人。

    这些战报写的比洛林那封可漂亮多了,也都是动辄以三千破四万什么的,军务部里的人早都已经麻木了,像洛林这种一万砍了两万的,基本上都拿不出手。

    而军务部里几个头头都是人精,对这种大捷里的水分一清二楚,打着核实再议的名义,就给扔到垃圾篓里面了。

    虽然洛林这次报告里面写的都是些干货,但是很不幸的,也被惯性思维给误杀了。

    况且,帝国军内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和这些未开化的野人打,胜了是应该的,没什么光采的,输了,抹脖子自杀吧,祖宗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虽然报捷文书石沉大海了,但洛林的另一封信引起了帝国高层的高度重视,洛林向帝国首都报告,草原上半兽人中出现亡灵法师,并直接参战。

    虽然说按规矩,这种事情是该报给教廷总部的,由教廷总部直接派人处理,但洛林可很清楚,自己的顶头上司是帝国,不是教廷,自然就把教廷给扔到一边去了。

    洛林可知道,像这么大的事情,自己不说教廷很快也会得到消息,到时候就看希尔梅莉娅的了。

    这一消息在首相府和军务部引起了轩然大*,先不说首相大人本身就是一位红衣主教,去年还刚被黑暗议会的人袭击过,已经在帝国境内搞了好几场针对亡灵法师什么的大扫荡行动。

    就这些亡灵法师的危害,茹曼城的大人物们可是一清二楚的,别看宣传上说那些肮脏的邪恶的亡灵法师,难逃群众雪亮的法眼,一旦露头就被正义的百姓绳之以法,完全没有作恶的机会。

    实际上,这些亡灵法师神出鬼没,他们要是潜进城市,制造了一场瘟疫,哪麻烦就大了。

    尤其是草原是人类的盲区,这些亡灵法师一旦和半兽人勾结起来,不仅获得了活动的空间,更对人类构成了巨大威胁。

    茹伦德皇帝召集了首相和军务部等一众高官商量对策,不过当时的洛林并不知道这些,他把该写的报告送上去之后,还得继续关注这一场属于自己的战争。

    就在当天夜里,一封由拉里将军发出的急报送到洛林的手里。

    当满身都是尘土和血迹的士兵将急报交到洛林手里的士兵,洛林就知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