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报告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三百七十三章报告是怎样炼成的(中秋快乐~!)

    异族归附,是喜事。是大喜事。

    这可是给帝国十分长脸,给皇帝陛下长脸。

    写史书的两笔一勾,那就是“我皇英明神武,鸟生鱼汤,德被四海,福济苍生,而有夷来服,天下归心。”

    对于一个皇帝来说,那是仅次于开疆拓土的功劳,这要是往上一报,茹伦德皇帝也倍儿有面子,茹伦德皇帝皇帝有面子了,首相就有了面子,首相有了面子了,洛林的日子就好过了。

    这简直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

    不管什么原因,阿奎丹人既然愿意内附,洛林可明白的很,花花轿子人人抬,这功劳头一个就要算到咱们帝国皇帝的头上。

    当晚一封洋洋洒洒的报喜信就从洛林爵爷最为看重的。号称是嗷嗷叫,当当响的大叫兽手里面一挥而就。

    喜报的主要内容,自然是在皇帝的英明指导和高瞻远瞩之下,咱们帝国蓬勃发展,一年一个新台阶,一月一个新气象。

    尤其是在洛林总督上任以来,认真学习皇帝陛下讲话内容,领会皇帝陛下讲话精神,将奈安的封建主义现代性建设事业搞得红红火火。

    不仅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更有半兽族阿奎丹人,仰慕陛下雄风,于是顶风冒雪、不畏艰难险阻,经历七七八十三难,北上奈安,特请加入茹曼帝国大家庭。

    为了做好迎接半兽人,给他们留下一个好的第一印像,让对方在第一时间感受到来自帝国封建主义大家庭的温暖。

    在这一伟大的行动当中,洛林爵爷更是亲上第一线,迎接阿奎丹人在他老人家的领导之下,有不少的工作人员也是奋不顾身,舍小家顾大家,辛勤工作。涌现出了一大批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像是某某某,虽然家里着火了,但是却只是看了一眼,然后毅然决然地继续工作。

    某某某,更是连结婚日期都推辞了。

    某某某。家里的亲人得了香港脚,这样的重病,马上就要动手术了,很有可能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但是他也顾不上回家看一眼。

    还有某某某,因为工作繁忙,酒肉过多,得了胃下垂,而且每天只能去帝王豪华餐吃七顿饭,洗三次桑拿浴。但是尽管这样,却也是仍然不眠不休地日夜工作。

    后来凯瑟琳长公主殿下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亲自看望了这位辛勤工作的下属,并且嘱咐他要好好休息,但是他却因为心忧半兽人的生活问题,只是休息了十分钟,然后就又继续投入工作……

    除此之外,还有某某某,为了能让半兽人用上最好的燃料生火做饭,外加取暖。更是亲自赶马车,给他们送上一大车牛粪。

    在路上,马车不幸翻了车。某某某大人也是被埋在了厚厚的。厚厚的牛粪下来,但是当救援队将某某某大人从了大粪堆当中扒出来之时,尽管某某某大人已经是奄奄一息,但是一清醒过来,却是马上就指着那堆大粪,毅然道:“不……不要管我,快……快抢救牛粪……”

    那封喜报写的像报告文学一样,是如此令人热泪盈眶、感动不己,洛林看完之后,当即就吐了。

    而凯瑟琳诸女听了,然后也是一阵狂吐。

    倒是雷欧薇拉两人,一个因为年纪小、不懂事,一个纯洁无暇,懵懂无知。两人在旁边看了之后,不由对望了一眼,然后全都眨着黑漆明亮的大眼睛,歪着脑袋看着她们。很是奇怪这些人这是怎么回事?

    凯瑟琳与阿黛儿两个趴在地上一阵狂呕,几乎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最后还是薇拉雷欧两人看她们的惨状,担心不过,分别端了杯水跑过去,给她们两个狠灌了几口。这才让那两位少女恢复了过来。

    凯瑟琳一清醒过来,就拉过了洛林,在他身上狠捶了一顿,一边打一边骂:“你这混蛋,收了多少的黑钱。居然这么不要脸。连份喜报都写成这样,你还让人活不活了?”

    阿黛儿在薇拉的照顾之下,也是奄奄一息地倒在沙发上。

    她看到窗户外面经过的侍卫们投来的惊讶、奇怪,而又带着一种奇特的了解,又有些伤心的目光。当下也是又羞又怒。

    但是她却总不能跑过去,打开窗户,然后大声告诉那些个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痞子们:“姑奶奶我身体好好的,一点儿事也没有。刚刚想吐,只是因为听了太恶心的事儿,并不是因为和你们总督有奸情,结果不小心怀孕了~!”

    因此上,她在郁闷之下,也只能是把火气全撒在洛林的身上。

    阿黛儿一边有气无力地斜依在宽大的沙发,一边也是有气无力地指着洛林,恨声骂道:“打,不要给我面子,打死这个到处伸手收黑钱的死混蛋~!”

    凯瑟琳当下对着洛林更是粉拳交加,一顿狠揍。但是打到了一半,却再也绷不住,突然双拳一停,然后扑到在洛林的怀里,放声大笑起来。

    不过饶是如此,她也是没有放过洛林,又对着他有气无力地一顿乱捶,骂道:“恨……恨的我牙都酸了。你……你这个混蛋~!你少搂点儿钱会死啊?说~!那些人渣为了冒功,给你使了多少钱?‘快点儿抢救牛粪’,这种话。你也真能不要脸说的出口~!”

    说着,在洛林的身上又是一阵乱掐。

    洛林当下痛的呲牙咧嘴。

    他慌忙抓住了凯瑟琳的一双玉手,惨声叫道:“停,别掐了。再掐,我身上就没有好的地方了。啊,别掐。我……我翻脸了啊~!啊,你还掐~!”

    凯瑟琳也是气急,虽然双手被洛林抓住,无法动弹,但是却仍然是不甘心,当下一张檀口。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张牙舞爪地向他咬去。

    洛林急忙闪开。

    凯瑟琳又伸长了粉颈,连咬了两次,却都被洛林闪开。

    洛林看她还是不依不饶的,无奈之下,只得使出绝招,一伸手将凯瑟琳那双欺霜赛雪的玉臂轻轻一扳,背在了她的身后,然后腾出一只手来,轻轻地在她高翘的香臀上一拍。

    凯瑟琳当即如触电一般,低低地惊呼了一声,然后纤腰一软,全身酥软地趴在了他的怀里。

    她强撑了两下,抬起了头来,但是看到洛林得意洋洋的眼神,也是知道奈何不了面前的这个流氓,最后只得认命般地叹了一口气。俯在他的怀里不再挣扎。但是仍然是气势汹汹地问道:“说,你倒底又搂了多少黑钱?”

    他们两人打闹了半天,凯瑟琳一时间也是香汗淋漓,发乱钗横,两颊飞红。尽管仍然瞪大了那双秀眸,做做嗔怒状,但是那秀眸深处却是一片水汪汪的媚意。

    更何况,此时她俯在洛林的身上,随着她如兰如脂的呼吸,洛林可以轻松地感受到,从对方那两团被压的变成一种美好的外形,而且充满了惊人弹性的柔软处传来的汹涌波涛。

    洛林不由一下子眯起了眼睛,大晕其浪。

    凯瑟琳看到他色眯眯的眼神,不禁又是得意,又是好笑,当下美眸一转,用自己尖尖的下颌在他的胸脯上狠点了一下,道:“喂,问你话呢~!”

    洛林就感到胸口一痛,这才清醒了过来。

    这时雷欧也是大感兴趣,凑上前来。坐在了洛林面前的茶几上面,然后也是俯下身来,好奇地道:“是啊,老大,你就说说嘛。别藏着掖着,也让我学两手。”

    凯瑟琳看他这个时候,不长眼地跑过来,怕他看到什么不雅,只得急忙向洛林使了一个眼色。

    洛林无奈,只好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

    凯瑟琳这才不着痕迹地理了理自己略有些凌乱的秀发,然后坐了起来。

    洛林这才轻咳了一声,然后道:“其实这里面我真的没赚什么钱。”

    雷欧一下子瞪大了自己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失声道:“你说什么?没赚什么钱?你会不搂钱,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少骗人了~!”

    “混蛋~!”洛林立时气结,抬手赏了他一个爆栗,怒声喝道:“我可是堂堂正正的龙崖草家族的伯爵,像是那种掉进钱眼儿里面,爬不出来的人吗?”

    阿黛儿娇笑了一声,反问道:“你难道不是?”

    洛林狠瞪了她一眼,然后道:“好啊,那咱们做一个调查,认为我是那种人的举手~!”

    众人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道:“你是那种人~!”

    说着,好像是为了强调一下,还全都举起了手来。凯瑟琳和阿黛儿两个还好,只举了一只手。薇拉天真老实,举起了两只手,雷欧更是连脚丫子都举起来。

    洛林一滞。

    半天之后,洛爵爷很是惆怅,很是怀才不遇地仰天长叹了一声,然后道:“其实这一次我真的没搂什么钱。”

    他顿了一下,看到众人不解的目光,然后解释道:“大家也知道,咱们虽然手握大权,但是毕竟是新来乍到。虽然狠宰了一批不开眼的家伙,立了威风。但是那些铁了心,跟着咱们混的人,也不能不给些甜头尝尝。让他们知道跟着咱们也有些奔头,不是?”

    凯瑟琳众人听他的在理,不由对望了一眼,然后沉默了下来。

    她想了一下,道:“纵然是要给他们一些甜头,但是你……”

    说到这里,凯瑟琳不情愿地一拍那份文件,蹙着黛眉,道:“但是你也换一个好的说法。这些东西要是交上去,我出去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她顿了一下,像是总结一样,道:“找人好好地改一下。写的正常一点儿。”

    说着,就要将那份报靠撕碎。

    洛林看了,急忙一把抢了过去,道:“你干什么啊~!”

    他抢过之后,发现还是下手有些晚了。那报告上已经有些折子,不由心痛不己。

    洛林急忙小心地将那报告又重新抚展,然后道:“行了,妮可。你就抬抬手吧。那个王八蛋的‘叫兽’很清高,可是死认钱的。我听说,为了这份报告,那些家伙可是花了重金,这才让他写好的。”

    凯瑟琳怒声道:“那你也得撕~!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洛林当下也是大怒,将那报告往了她手里一塞,道:“你撕,你撕,你撕吧~!我这已经是严格控制了。信不信你撕了以后,那帮臭狗屎回头写一份更不要脸的。能让你恶心死~!”

    凯瑟琳立时一僵。

    她也是治政老手了,当然也明白手下那些痞子们为了升官发财,不择手段的法子,想了想之后,也只能是将那文件往桌子上一扔,然后长叹一声坐了下来,道:“唉~!算了,反正我是已经尽力了。万一皇帝陛下要是看了这份报告,也恶心死了,小心帝国元老院告你一个刺王杀驾。”

    洛林冷哼了一声,道:“你怎么不说,首相拉塞尔要是看了这报告,他要是恶心死了,咱们省多少的事儿?”

    说着,趁了凯瑟琳不注意,将那份报告小心地装好,塞进了送往帝国内阁的文件堆当中。

    第二天,那份文件就混在一大堆的文件当中,然后装进了密封的铁匣当中。然后在重兵护卫之下,送往茹曼城。

    几天之后,铁匣被一个特制的钥匙打开,那文件这才重见天日。

    随后,又转了无数人的手,最终送到了帝国政府的最高机构的案头上。

    据说,当那文件送到的当天中午,帝国内阁食堂的营业额锐减。

    而皇帝陛下的御医也是被紧急招唤入宫。那御医匆匆赶到之后,很是震惊地发现,皇帝陛下和首相大人两人正坐在房间里面,像是得了什么怪病一样,一边咧着大嘴放声大笑,一边抱着痰桶狂吐不己。

    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不载史册,无人得知。

    ××××××××××

    不过那份报告送上去之后,效果却是很好。

    有部落自动前来投诚。这可是很久以来,都不曾发生的事情了,消息传出,就连整个帝国都是震动了一下。

    一众帝国官员们在用公款喝花酒,洗桑拿的时候,又多了一个碰杯庆祝的理由。

    大家往往在了纪念帝国某位皇帝陛下诞辰多少周年,和某某某家的小猫满月之前这两件大喜事之间,会加上,为了‘庆祝阿奎丹部落来投’多干一杯。

    不过,洛林现在可没有心思管这些东西了。

    随着天气转凉。

    现在秋天越来越深了。

    而今年虽然有些小动荡,但是总的说来还算是风调雨顺,算是一个丰收年。

    成熟的秋粮作物也在农夫们的辛勤劳作之下,已经收割完毕,收到了仓中。

    一众税吏们也纷纷拿出了鞭子,带着税丁,然后腿脚不停地开始往乡下跑,征收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秋季税收。

    要知道,帝国税务部可是一个独立机构,相当的厉害——想当年,美国黑手党大哥,卡彭特彭哥,杀人无算。那可是令整个警方闻风丧胆的英雄人物,但是却因为逃税,被抓起来。

    再加上,他们背后有元老院撑腰,纵然是稍稍远一点儿的皇亲国戚,一众税吏们也是鼻孔朝天,拿黑森森的鼻毛看人,从来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因此上,只要一到时间,他们就是挨家挨户地砸门收税。从来都不买其他人的帐。

    洛林爵爷在乡下的时候,就没少受那些狗崽子的气。

    用了他老人家的话说,‘只要是少一个铜板,那些个王八蛋,可是二话不说,说扒房,就扒房。说牵牛,就牵牛的~!’

    税务部门虽然不受地方官府的影响,或是受影响较小。能不鸟地方官,就不鸟。

    但是要指出的是,,税务部门却是受财政部领导的。而财务部的实权人物却是财政次长罗昆德男爵。

    而据小道消息传言说,罗昆德男爵的女儿也是很看好洛林那个小白脸的。

    虽然天高皇帝远的,不可能讨好那位财神爷,但是大家可是知道罗昆德男爵可是很宝贝他那个女儿的。

    这样一来,只要是讨好了洛林爵爷,那就相当于讨好了罗琳娜,讨好了罗琳娜,不就可以讨好罗昆德男爵了吗?

    到时候,只要是顺口提一句,某某某干的不错。那升官发财什么自然是滚滚而来,前程远大。

    大家脑子一转,将这个等式证明完毕之后。不由热切起来。挽起袖子,想要在洛林爵爷面前好好地表现一下。

    这些痞子们纷纷拿出了当今社会年青女性择偶的最热门对像,《非诚勿扰》上最佳男明星,银行金融业界的巨子(注,放驴打滚的高利贷)。房地产开发业超级大享(抢别人土地)——黄世仁先生的敲骨吸髓,挖地三尺的伟大精神,展开了声势浩大的秋季税收大行动。

    而对于税收这头等大事,洛林也是不得不慎重处理。

    尽管他已经是下调了税率,尽可能地减轻老百姓身上的负担,但是却仍然是,调集重兵,亲自坐镇,以防有人闹人——他可是不会忘记,前任总督就是倒霉在这个上面。

    除此之外,还有那个部落士兵的整编工作。虽然有大萨满盖尔巴在旁边帮忙,但是本地士兵和那些半兽人们仍然是冲突不断。忙的他老人家是焦头烂额。

    更何况,身为奈安行省总督,他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防守半兽人的入侵~!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