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新约克商品交易所(求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三百四十章新约克商品交易所(求票~!)

    跟盐商抢盐的那名中年人悠悠然地坐着马车。在城外兜了一圈,然后步行一段,又悄悄地回到了码头之上。

    他轻车熟路地绕过了几堆货物,然后来到了一个小楼的跟前。

    那幢小楼四周站着数十名身着便装的彪形大汉,隐隐将那仓库给把守了一个水泄不通。

    那些大汉们虽然已经是尽量装出无所事事的样子,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是无一不是显露出训练有素、强悍骄横的职业军人。

    他们一看到有人靠近,无一不是手按腰间,警觉地注视着来人。一直到看清了对方的面孔,他们这才又放松了下来。

    那中年人也不在意,向着向众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径直进了楼中。

    他沿着楼梯一直来到了顶层,在门外定了定神,然后这才轻轻地敲了敲门。

    房门立时无声无息地打了开来。

    那人迈步走了进去,然后深深地躬身一礼,道:“大人,殿下。”

    却见房中一片明亮。

    洛林正坐在窗前的沙发上面,品着玻璃杯中的红酒。

    而雷欧却是没有正型,学着超极大享的模样,坐在转椅当中,将两条胖胖胖的。白萝卜一样的小胖腿跷在了宽大的办公桌上面,眼前顶着一副黑黑圆圆、精工打造的黑水晶眼镜。

    听到有人进来,雷欧转过了头来,抠了抠自己的眼镜,翻着自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从了眼镜的上方投了视线过来。

    他看清了对方之后,当下又将眼镜重新按回到了自己的小鼻子上面,然后打了官腔,道:“杰里,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演戏的天赋。说实话,有没有黑我的钱?”

    杰里当即吓的一哆嗦。

    他苦着脸,道:“殿下,您这不是消遣我吗?有薇拉小姐在那里看着,就是买卷手纸都得登记,我们哪敢啊~!”

    雷欧当下得意地双手叉腰,仰头哈哈大笑,觉得自己请薇拉当审计部长真是一个无比英明的决定。

    洛林放下了自己的酒杯,然后也是赞许地道:“干得不错。你今天还要再辛苦辛苦,等明天我们把商品交易所建起来之后,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杰里迟疑了一下,然后不无担心地道:“大人,您说的那个‘新克’交易所真的能把所有商人全集合起来,让他们全都乖乖地在那里面进行商品交易吗?”

    洛林笑了一下,然后纠正道:“杰里,不是‘新克’,是‘新约克’万种商品交易所。”

    旁边雷欧却是忍不住道:“老大,您以前不是说过。像是股票啊,期货了这些东西很麻烦的。咱们哪怕去赌场,也不能干这个的吗?”

    洛林道:“麻烦不麻烦关键是看庄家。咱们要是自己当庄家,那就一切OK,想玩死谁,就玩死谁。”

    雷欧仍然抗议道:“可是这个建起来之后,咱们以后还怎么逃税啊~!”

    洛林一滞,半天之后这才苦笑着道:“这个我也没有办法,有问题找妮可去。我当时只是建议建个商品交易所,可是没想到光顾了高兴,把自己也给绕进去了。妮可看到有机可趁,塞了税吏过来,搭车收取交易税。”

    雷欧当下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野猪一样跳了起来。

    他一脚踩在椅子,一脚踩在桌子上面,愤怒地挥舞着自己胖胖的小胳膊,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只要她一掺合,就准没好事~!”

    他恨恨地瞪着洛林,道:“你也不管管你女朋友,随随便便地就让她跑出来害人。”

    洛林也是毫不相让,道:“她是你姐。你又为什么不去跟她说?”

    雷欧立时一滞。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了半天,然后突然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异口同声地道:“唉~!算了,算了吧,就当是花钱买平安了……”

    在他们两人吵架之时,杰里在旁边虽然是尽量显的无关己事,假装自己只是一个花瓶。但是最后也是在心中清楚地知道:别看自己这位总督看上去挺坏的,挺厉害的,而小公爷也是一肚子的坏水,但是真正主事的,却还是那位东方行省的铁腕总督,帝国的长公主殿下。

    洛林回过头来,看到杰里脸嘴角露出的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当下冷哼了一声。

    杰里立时垂下了头去,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洛林轻咳了一声,然后道:“对了,杰里,等我们建成交易所,把奈安的盐商都给圈进来之后,下面还要你接着去煽风点火,鼓动他们。”

    杰里连忙答道:“大人和殿下尽管放心,论起做生意的手段,他们和咱们飞鹰公司差远了。”

    事情一旦和金币挂上钩的时候,传播的速度都是超光速的(N年以前,虎牢在家经常听说那个谁谁摸张彩券中了什么什么,从电视机到战斗机不等,现在回头想想,都是骗人的把戏。商家炒作的手段。)

    尤其是现在全奈安人的目光都盯在盐价上的时候,和盐有关的一切事情都牵动着奈安人的神经。炒盐的怕掉价,吃盐的怕涨价。

    “某个盐商一掷千金在港口包下一船盐”这个话题当天晚上就在奈德尔城的各个角落里,别反复的讨论,辩论。

    老百姓们端着碗,喝着没滋没味的淡汤,气的直骂娘。商人眼馋这个好运的家伙,而一众盐商则从这里面发现机会。

    当天夜里,像闻到腥气的土狼一样,在幕后操作盐价的地头蛇又聚在了一起。

    不过,在知道洛林不像马雷顿侯爵那样,喜欢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处理,直接用刀子跟大家说话,而是一直无动于衷。

    大家的胆子当下肥了许多。

    他们将洛林爵爷的阴险当成了软弱,认为洛林只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小白脸,仅此而已。

    现在他们已经不像当初一样,辛苦辛苦地乔装改扮,然后冒着被人性骚扰的危险钻黑暗的山洞了,而且正大光明的开始聚会。

    这一群土财主们丝毫也不害怕泄秘,一边搂着二奶、小秘,一边围着桌子叫嚣“咱们的事业”

    洛林事后知道他们的行为之后,鄙夷的一笑,给他们一句“沐猴而冠”的评语。

    “我们的事业”这么响亮的口号也是这群白痴配叫的。

    当年那个“我们的事业”委员会,可是聚集了全美最杰出的黑手党家族。这些勇敢的人们可是敢动用火箭筒,手榴弹,拿着汤姆森冲锋枪在纽约的闹市区火拼的人物。

    人家开个全会,门口站岗的都是FBI的人。而且人家的信誉比政府都好,首领一句话比州长都管用。

    教父里面的考利昂家族厉害不,也只是委员会里面普通的一员。

    贿赂州长,收买法官,枪杀人证,这些还是不起眼的小活计,甚至有传言说有米国总统肯尼迪先生被*掉,也跟他们有莫大的关系。

    这群一边搂黑心钱。还一边怕洛林宰掉他们的地头蛇,也敢说这句大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虽然这些本地权贵们达成了攻守同盟,但更多的货源,代表着更多的利润,经过一个多月来的疯狂抬价,随着利润的狂涨,这些人胃口不自觉的就大了起来,在会议桌上吵得不可开交。

    “合起伙来,把码头上的货源垄断了,然后大家再自己分,要是有人敢跟咱们抬价,就找人干掉他。”

    “干掉他?我不是笑话你,你有那胆子吗?那个小白脸的手下正等着我们犯法那,老卡在监狱里面寂寞了,你想去陪他?”

    “你个黑心鬼,还好意思提老卡,是谁撺掇他把工人变回奴隶的。老卡是没命了,我可听说你把他的产业都收了。”此言一出,身边的人都立马搬着椅子离那个人远远的。

    “说的好听,货买下了要怎么分?我们这么多人平分吗?”

    “当然是谁出钱多谁分得多。”

    “你当我们是白痴,这不是等于我们拿钱给你花了。”

    “就是,大家各凭本事,谁拿到是谁的。谁不知道你们家囤的最多,挣钱铮大发了吧?”

    “大家都是盟友,这么做不是自乱阵脚吗?”

    “怕什么,我们现在资金雄厚,本地又有谁敢跟我们抢?货源只要是我们这些人买下的就行。”

    “好,手快有,手慢无,大家各凭本事。”

    连夜的功夫,得到上面命令的盐商们卷着铺盖聚集在码头上,眼巴巴的看着每一艘到港的运输船,为了争一个有利的位置,这些盟友们甚至在港口大打出手,大腹便便的老板们挥着肉乎乎的拳头,像小流氓一样在港口上滚来滚去。

    本来这是一个在码头上风吹日晒的辛苦活。第二天上午,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之后,港口里的一间屋子,挂上了一个交易所的牌子。

    交易所里面挂着一块大大的黑板,到港的货物都可以写在黑板上,等着有意向的人来商议,屋里除了的桌子和椅子,最显眼的,就是税官的位子。

    盐商们派出的人看了,当下大喜,道:“这真是太方便我们这些人了。这位爵爷还真是我们的贴心人啊~!”

    当下很是对着洛林爵爷喊了好几声的‘万岁~!’。

    洛林知道之后,哂笑道:“本来就是给你们准备~!”

    当天上午,又一艘满载着食盐的运输船靠上港口。

    船主直接走进交易所,在黑板上写上“食盐五万磅。”

    下面的一众盐商们当下像是土狼一样,红着眼睛,‘嗷嗷’地大叫了起来。

    他们瞬间就将这个船主团团围住。

    “我出二十!”

    “二十二”

    “死去,我出二十五,全给我。”

    “二十八,看你们谁还跟我争。”

    “哼,小角色也敢蹦达,三十银币一磅。”

    “……”

    那位船主陷在人海里却毫不在意,看着跟前一张张狂热的脸,他那张久经风吹日晒的老脸上笑得褶子都出来了。

    那船主又停了片刻,然后举起双手,大声嚷道:“各位,各位,听我说。”

    等周围的人安静下来,船主大声说道:“这样乱糟糟的,大家报了价,我也找不到人,诸位老板请坐,咱们拍卖,这样谁是谁的清清楚楚。”

    “好,快点,快点,拿下这一船,还等着吃午饭那。”

    “来,谁怕谁啊。”

    “食盐五万磅,一次卖出,底价二十银币一磅。开始!”

    最终一船盐以三十一银币一磅卖出之后,杰里搓着双手从交易所走了出来,转进雷欧的临时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上刚贴上一张白纸,浆糊还没干,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前进指挥部”,一看就是雷欧的手笔。

    杰里看着门上的字,咧咧嘴苦笑一声,敲敲门后走了进去。

    雷欧正坐在办公桌的后面,学者洛林惯常的样子,双脚翘在桌子上,两手抱在脑袋后面,躺在椅子上。

    美琳娜正抱着一个玩具娃娃无聊的坐在雷欧对面的沙发上。

    看到杰里进来,雷欧咕哝了一句:“什么吗,这么座一点都不舒服。杰里,情况怎么样?”

    “一片大好,我的殿下,今天价钱又涨了。三十一银币一磅了。”

    “涨了?好!”雷欧大叫一声好,坐了起来,拿起手里的笔蘸上墨水,刷刷刷的在纸上算了起来:“一磅三十一,五万磅就是……就是……一万五千的金币,每天一船,一个月是四十五万。一年就是五百多万,十年就是五千多万!”

    “我勒勒!”雷欧激动的从椅子上跳下来,拍着桌子大叫:“五百万!我还卖什么磨房。发了,发了。”

    美琳娜不满的哼了一声,说道:“雷欧,这都是你今天算得第二十次了,你不用每十五分钟就叫一回吧。”

    雷欧仰起鼻子哼了一声,道:“我现在有钱了,不和你计较。杰里,下午不是还有一船,你接着把价钱炒高,炒得越高,你的奖金也越丰厚,明白了吗?”

    杰里点头哈腰笑道:“遵命,殿下。”

    在雷欧的示意下,下午交易所内的气氛更加热烈,拍卖会里面狂热的气氛很容易使人失去理智,尤其是在身边的人都挥舞着双手大呼小叫的时候,雷欧派出的手下在拍卖会里面专门煽风点火,还有船主和他们配合,每到一艘船,盐价就会上涨一点,在交易所外围观的人,每一次交易之后都哀叹一声:又涨了。

    由凯瑟琳掌握着放出食盐的数量,雷欧在现场亲自指挥,从盐场晒出的食盐,不断的沿河运上。

    洛林和凯瑟琳小心的把握着这个度量,要是放出的食盐太多了,这些人不光会怀疑食盐的来路,卖出的盐价更是会下跌,而要是卖少了,雷欧就会在餐桌上大吵大闹。

    每天早上凯瑟琳和雷欧都会为今天的配额大战一场,不过一直都是凯瑟琳获胜,雷欧轻则几个巴掌,重就是一顿好打。

    不过打完之后雷欧都是一抹鼻子,开始考虑让今天的利益最大化。

    炒盐的本地权贵们虽然自夸资金充裕,而且最近从炒盐之中获利丰厚,但他们的毕竟只是一群地头蛇,连着半个月的时间,雷欧平均每一天半放出一船盐,每船盐总价都在五万金币左右,雷欧已经吸去了五十万金币,这些人手里的流动资金已经差不多耗光了。

    毕竟他们拼命的垄断货源,只是为了保持住食盐的高价,现在他们手里的钱大都换成了食盐存在了仓库里。

    运到港口的食盐,在交易所里面的价钱已经开始降低,达到了最高位的三十五银币一磅之后,盐价基本每天都会掉一个银币。

    而且参与现场拍卖的出价人越来越少了,手里没钱的炒家已经退出了市场,守着囤积的食盐开始做暴富梦。

    这里掉价,市面上出售的食盐价格却还在涨,主要是因为这些炒家们消耗了手里的流动资金,现在急于挣到现金。

    今天的晚宴餐桌上,雷欧垂头丧气的向抱怨:“见鬼了,这帮人现在太不给力,这已经连续第六天掉价了,现在一磅盐只能卖出二十八个银币了。而且现场都没几个人买,我今天差点自己把自己的盐给买下了。真是气死我了。”

    说完还恨恨的将一块排骨从薇拉的手下抢了过来。

    雷欧嘴里塞着东西,嘟嘟哝哝道:“还自夸什么要将货源包圆了,就这群土老冒,一帮说大话的傻蛋。”

    洛林想了想道:“差不多了,也该收场了。看样子,盐商手里已经没有流动资金,再玩下去,说不定会露馅的。”

    雷欧赶忙说道:“不好吧,老大,我可是在替你报仇,多赚他们一笔钱不是更解恨。”

    凯瑟琳道:“我还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行,明天就抛售,已经两个月了,也该结束了,再说我们也该回城里去了。”

    雷欧谄笑道:“我明天再卖一天,就一天就好了吗。”

    “不许,每磅一个银币,这已经是暴利了。”看到雷欧笑得更甜了,凯瑟琳哼了一声,低头不再看雷欧,随口加上一句:“再说加税了哦。”

    雷欧赶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使劲地点点头,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以前我一船卖一万五,以后我一船只能卖五百个金币,唉……人生还真是大起大落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