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军务部群殴事件(万字,求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八十七章军务部群殴事件(万字,求票)

    从了个人角度来讲。那些宪兵们虽然平时也并没有招惹这些中下层的少壮军官们,但是他们身上可是披着一件叫做‘宪兵’的精英小怪的皮。

    大家以前等级低的时候,偷偷跑出去喝酒、打架、泡美媚,或是干一些其他少儿禁止的活动,来增涨自己的经验值,可是没少了被这些精英怪物们给狠狠地蹂躏。

    像是关个禁闭啊,扣三五个月的工资奖金啊,切两回生猪肉了,罚了打扫厕所了,甚至是被整得死去活来的。

    虽然那些宪兵们没有招惹过他们,但是大家看了他们身上的皮,立时就知道这些全都是比了凶恶残忍、灭绝人性的魔族第六师团,更加可恶的家伙。

    只要是对方披了那身皮,就足以拉住大家的仇恨。

    一众军官们看到现在有人带头反抗,当下知道这个刷‘精英宪兵怪物,大涨经验值,一雪前耻的大好机会终于来了~!

    大家伙儿当下也是毫不客气。怒吼了一声,然后就一涌而上,和着那些宪兵们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前面说过了,军务部这可是国家重权单位,平时就是有个脑子抽筋。搭错了线的家伙也是不敢在这里闹事。

    那些宪兵们更是全都是老爷兵的出身,跟个煌煌大清的八旗子弟一样,提笼架鸟,玩玩戏子了这才是他们的老本行。打起架来,哪儿是这些职业军人的对手?

    而他们对面的那些个痞子们却全都是以杀人为职业,靠了战阵杀人来养家糊口,混饭吃的。他们几乎已经将了杀人放火这一人类自古就有的优良传统,发挥到了极点。

    由于全都是从了军校这个模子里打磨出来的,这些个职业军人们甚至不用练习,就已经配合的很是默契。

    不用了多少的时间,就将那些宪兵们揍的七荤八素的。

    纵然是如此,那些个痞子们也是极为奸滑。

    他们怒吼着,用力地挥了自己经过锻炼、坚硬如铁的拳头,运拳狠揍着那些个宪兵们,拳拳都打在了鼻梁啊,眼眶啊之类脆弱的部位,揍的那些宪兵们鼻青脸肿,哭爹喊娘,模样极是凄惨。

    这些流氓们虽然是占了上风,但是为了取得道义上的支持。在此同时,却仍然是不住地高声大叫:“宪兵打人了,宪兵打人了……”

    气的那些个宪兵们一个个直磨了后槽牙。

    但是他们这些以维持纪律为首要任务的家伙,却也知道,自己这些人本来是从事着可以光明正大地揍人的职业,挨了打就已经够丢人了。

    如果真的再脑子一抽筋,告诉别人,‘我们才是挨了打的。’。将这个丢人的事情宣扬了出骈。那样一来,大家就不会质疑他们的能力,而是直接质疑他们的智力了。

    那个时候,脸可就真的丢到了姥姥家了。

    大家一边被了军官们打的不住后退,一边气的咬牙切齿,然后为了捍卫宪兵的荣耀与尊严,他们鼓起了最后的勇气,向着军官们猛扑了过去。

    但是却只是过了片刻的工夫,这二三十余名宪兵就已经尽数被了军官们放倒,惨叫哀嚎着躺倒了一地。

    此时,看到事态向了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家伙,在了情急之下,吹响了紧急警报。

    听到了那尖利的哨声响起,远处负责警戒的哨兵虽然也没有搞清楚究竟是怎么一个状况,但是多年训练,所养成的习惯,使的他在条件反射之下,就吹响了警报。

    那凄厉的警报声立时响彻了军务部的上空。

    大批的宪兵军警接到了警报,当即如潮水一般涌了出来,各握刀枪弓弩。冲上了自己的岗位,严阵以待。

    一众军官们看了,不由一阵大惊,尽皆感到了头皮发麻。这一下,麻烦可是真的大了~!

    ×××××

    在洛林他们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军官悄悄地从了帝国军务部的办公楼里出来,然后沿着一条小道,以军人特有的步伐一路小跑,一直来到了小路的尽头。

    在那小路的尽头,林荫树下,有一个寂静而偏僻的小院儿。

    那小院儿的院墙已经是有些斑驳,看上去很是不起眼,但是那军官看到那扇大门,却是停了下来,向了门口把守的卫兵打了一声招呼。

    那卫兵只是淡淡地看了看他,然后微微地一点头。

    那军官这才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

    在一只脚踏进了那门的一瞬间,那军官心底却是不禁生起了一股奇怪的敬畏情绪。

    他可知道,能有资格进了这个小院的人,数遍了整个帝国,却也数不满十位来。

    他来到了小院当中,发现这个院子里种满了高可参天的梧桐,在那遮天蔽日的树荫之下极是凉爽,扑面而来的风也是带着丝丝的凉意。

    那军官当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迈步向前走去,绕过了一座假山之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大大的池塘边上。那池塘当中的水声潺潺,显然是从别的地方,将活水引了过来的。

    在那池塘边上,却是看到数名全都是头发斑的老者正坐在了池塘边上。聚精会神地钓着鱼。

    那几名老者虽然全都是身穿便装,但是那举手投足,顾盼之间的风采却是显露出他们无一不是手握了重权,一言可决他人生死、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如果洛林也在的话,就会看到位于最边上的一个身形高大,略略有些发福的老家伙很是面熟。正是罗琳娜的父亲,帝国的财政次长罗昆德男爵大人。

    他一边将了自己的鱼竿悄悄地放回到了水中,一边偷偷地看了看旁边正襟危坐的几位大佬,然后在了心里不住地破口大骂:这一帮装13的老棺材瓤子,看了架子实足,一副高手的模样,但是连一条鱼也钓不上来。害的我钓了鱼也不敢声张,这边都放跑了九条了~!

    这时那名军官来到了众人的身后,他也不出声,只是一脸恭敬地悄悄站定,垂手侍立在了一边。

    一众大佬们像是根本就没有觉察到他一般,全都是沉默不语,仍然聚精会神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钓竿。

    四周一片寂静。只是有鸟儿欢快的鸣叫声在身后的树林当中响起。然后伴着风吹动了树林的‘哗哗’声,送到了众人的耳中。

    很是有一番田园写意的风光。

    又过了一小会儿,一条小鱼儿按耐不住,从了水下一跃而起,然后又落回到了水中,发出了‘通’地一声响。紧接着,又一甩尾巴,消失在了水中。

    听到了那一声响,一众人等像是接到了某种信号一样,全都轻松了下来。

    坐在了中间的一名长的干瘦干瘦的老者将了自己的鱼竿收了回来,认真地在了那个像是通条一样粗细的钓钩上面取下了已经淹的奄奄一息的蚯蚓,又挂了另一条蚯蚓。然后一抖手,架式十足地将了那钓钩扔进了水中。

    那军官偷眼看了,当下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关于军务总长大人钓鱼的故事,可是在帝国军方流传己久了。

    但是纵然如此,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于指出。告诉那位老大,你钓鱼的方式错了。反倒是有了不少的马屁精们对于总长大人的这一种钓鱼方式,大加赞赏。

    甚至是有些砖家叫兽们很是写了论文,大力证明,总长大人开创性的这一钓鱼方式的优越性,像是什么鱼钩越大,钓起的鱼也一定是越大之类的。

    反正吹牛~不用上税,大家当然可了劲地狂拍马屁,让那些可怜的小母牛们是漫天飞舞。十天半个月都是不带落回到地上的。

    不过那可恶的鱼儿们却是从来不读书识字,更是看不懂大叫兽们的文章的。对于这一优越性极强,极具开拓性,开创了古今中外一系列先河的钓鱼方式,却是从来都不买帐的。

    总长大人钓了这么多年的鱼,却是从来都没有钓上来一条过的。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曾经有一次,他就是走了狗屎运,用了鱼钓砸昏了一条二寸长的可怜小鱼儿。

    就在那军官浮想连篇的时候,这时就听了总长轻咳了一声,然后沉声问道:“现在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那军官不由一怔,紧接着回过了神来。他上前一步,然后毕恭毕敬地答道:“回大人,洛林伯爵已经和巴通中校打起来了。”

    罗昆德男爵当下不由一惊。心中暗暗叫苦:这可怎么办啊?罗琳娜可是在了家里跟自己软磨硬泡,还发了脾气,连老婆也是和了自己摔帘子。饭都是吃冷的。自己实在招架不过,这才跑来说情的。

    临来的时候,还把话说的满满的,老伴龙颜大悦之下,还亲自下厨了。怎么还不等说,这边就已经干起来了?

    在了军务部里面就干了起来,这可怎么得了啊?难道我这些日子走了霉运,就是吃冷饭的命吗?

    总长帕德雷斯像是觉察了他的不安,淡淡地瞥了一眼,然后沉声问道:“这是第几天了?”

    他虽然并没有指明什么,但是在了他身边次长却是很高兴地放下了手中的鱼竿,然后道:“长官,这是洛林报到之后的第四天。”

    帕德雷斯想了一下。然后道:“好,很好。非常好。”

    罗昆德男爵平时也是个极聪明的家伙,但是此时由于太过关心事情办不好,老婆女儿都要给自己脸色看,而且乐观估计也是要再吃半个月冷饭,听了他一连说出的这几个‘好’来,当下一阵心乱。

    他干笑了两声,连忙插话,道:“总长大人,其实洛林是个年青人,这年青人办起事来,难免有些急急躁躁的。”

    他说到这里,不由顿了一下,为了回家之后能不吃冷饭,当下把心一横,打算着大出血一回,于是道:“对了,您不是说今年的军……”

    他刚说到这里,一抬头看到了军务总长脸上露出的笑意,立时敏锐地觉察到不对,当下停了下来。

    帕德雷斯笑着道:“亲爱的男爵,你误会了。我说‘好’的意思,确实是在赞扬那个年青人。”

    罗昆德男爵当下一愣,一时说不出话来。心中却很怀疑,这个老家伙是不是缺了心眼儿了,洛林大闹了军务部,这就等于是直接打脸了,他却还夸奖好?

    帕德雷斯抖了抖自己的鱼竿,然后想起了什么,幽幽地轻声说道:“鲁莽不是勇敢,但是忍耐退让太久了,那就不是理智,而是懦弱~!

    三天刚刚好。这说明洛林知道守规矩的重要性。但是同样也是说明,他并不懦弱,在面对了不公时,勇敢地争取自己的权利。”

    他顿了一下,然后着重地说道:“只有这样的年青人,才是真正可以大用的。”

    罗昆德男爵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半天之后,他这才疑惑地道:“真的就只是这样?其中再没有什么阴谋吗?”

    帕德雷斯淡淡一笑,然后又接着道:“知道当年儒略那个混小子,来军务处报到时,是怎么做的吗?”

    旁边的一众人等全都是沉默不语,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可是没有资格,以老卖老地将了那位杀人盈城的血手屠夫,儒略大公,称为一个混小子。

    旁边的军务次长和他是老搭挡了,当下凑趣地道:“还请大人明示。”

    帕德雷斯满意地轻哼了一声,然后悠然地道:“我记的那个小子当时用的是假名,他就等了五分钟,然后就提了鞭子进去,将那些个想要向他索贿的混蛋们很抽了一顿。”

    众人听了儒略大公当年居然是用了如此强硬手腕来解决问题,不由尽皆一惊。

    帕德雷斯看了众人脸上的表情,继续慢吞吞地道:“所以,从了那件事情之后,不管是皇帝陛下,还是一众元老院贵族全都对他放下了心来。任由他掌握了强大的军权而毫不在意。”

    他虽然说的含混,但是众人听在耳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他们也是在官场上打混的久了的人物,当下也是明白了帕德雷斯话中的含意:

    大公正是用了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对于帝位是毫无觊觎之心。

    正因为他这种鲁莽铁血的举动,所以大家不管是谁,全都不看好他当皇帝,像这样缺乏必要弹性的家伙,一旦上了台。誓必是掀起血雨腥风。

    否则到了时候,他当了皇帝,大玩军国主义,拿了治军的做风,来治理国家。今年必须完成什么什么任务,完不成就砍头。那大家也只好拿着绳子,找歪脖子树了。

    因此上,放心大胆地让他掌握军队,根本就不担心他会玩管理层收购,一旦他敢这样干了,势必也就会造成了所有人的反对。

    但是在此同时,也是造成了这样一种弊端,那就是等到将来,就算是皇帝死了,元老院和贵族们宁愿是扶着雷欧那个小流氓上台,也是不会让大公指染了皇位的。

    而这也是首相拉塞尔当初敢于和了大公一直叫板的重要原因。

    就算是皇帝陛下死翘翘了,虽然按了顺序是该了大公继位,但是只要是元老们坚决反对,然后大家一起扶了雷欧当了皇帝。

    到时候,雷欧就算是再不开眼,为了孝敬自己的老爹,对于那些有了拥立之功的臣子们很是生气,然后在暴怒之下,严厉、严肃,严格地、狠狠地、毫不留情地批评一顿~!

    众人听了这个秘闻,正在感慨的时候,这时就听了远处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警报之声。

    众人立时一惊,全都面面相觑了起来。

    帕德雷斯不由一皱眉头,向了旁边的人沉声问道:“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响起了警报来了?有人吃了豹子胆,敢打进茹曼城来吗?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

    过了不多时,就见了一名中级军军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

    他向了帕德雷斯敬了一礼,然后叫道:“大事不好了。洛林伯爵领着那一群下级军官们占领了军务部二楼,和宪兵们对峙起来了。他还是不住地向了那些军官们保证,就是天塌下来,有他顶着~!”

    帕德雷斯当下失笑了起来,道:“好小子。真是够有骨头的~!”

    那军官却是一怔,看着帕德雷斯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帕德雷斯一瞪眼睛,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再回去打探~!”

    那人当下急忙转身就跑,连敬礼都忘记了。

    又过了片刻,另有一名军官跑了过来,向了帕德雷斯道:“总长大人,那个洛林领着人占据了二楼,打退了宪兵们的两次冲锋。他放了狂言说了什么,‘大不了,不干了。’还说什么‘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干个体户。’”

    一众大佬们听了,不由全都是有些啼笑皆非。

    大家心中暗叹:这个洛林虽然发起飙来,是有够混蛋的。但是倒是真不愧他的文采,就连个宣言,也是说的如此压韵。

    那军官犹豫了一下,想起了临行之前宪兵队长的交待,然后一咬牙,硬着头皮问道:“长官,咱们是不是下狠手,将他们全数镇压下去?”

    罗昆德男爵当时一惊,刚想要张口说话,但是随即转念一想,又冷静了下来,面露微笑,看着这些军人们。

    帕德雷斯听了,当下勃然大怒。

    他也顾不得许多,从水里抽出了自己的鱼竿,然后对着那名军官就是一棍子抽了下去。破口骂道:“你奶奶个爪子的,你们这些混帐东西,倒也真是有够不是东西的~!”

    他连抽了几竿子,抽的那鱼竿都裂了开来,但是却是犹自不解恨,上去又对着那军官狠踹了几脚,骂道:“一帮狗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下面干的那些龌龊事儿,仗着手里有点儿小权索贿收钱,老子我平时看在首相的面子,对你们睁一眼闭一眼,也就算了。

    你们先是刁难,不说。现在居然要对一个远征过阿尔摩哈德的帝国英雄动手,你奶奶的~!”

    说着又是一脚踢了过去,接着骂道:“你们这些个混帐人渣,你妈妈是怎么把你生出来的~!”

    说完,一抬手就抄起了自己的凳子,就要砸过去。

    旁边的众人见这个老头儿老而弥坚,发起脾气来,也是不让年青人,当下生怕他再气出个好歹来。当下急忙一涌而上,将他拦了下来。

    那军官挨了打,也是不敢动弹,只是哭丧着脸,自叹倒霉。

    帕德雷斯气的手指头都颤抖了,他指着那人道:“去,告诉巴拉特那个混蛋,今天这个事情,摆不平不要来见我。让他直接打了包裹,滚蛋回家去啃老玉米吧~!”

    那军官当下敬了一礼,然后飞快地转身跑了开去。

    旁边的次长见了,当下叹了口气,道:“算了,这件事情,还是我去吧。”

    罗昆德想了一下,也是有些放心不下,当即道:“我也去看看。”

    说着,他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跟在了次长的身边,也是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了军务部的办公楼前,只见那些宪兵们全都是身着了重甲,手执刀枪严阵以待。

    在他们的对面,楼梯已经是全都被一大堆的杂物完全封死,一众军官们站在了楼梯的上端,也是握着椅子腿,板凳之类的大杀器,虎视眈眈地看着这边。

    那宪兵指挥官看了次长前来,急忙上前,行了一礼,道:“长官,我们正打算要强攻进去。”

    次长看了,不由苦笑了一下,然后一挥手,道:“算了,本来就是一点儿小事,却被你们折腾成现在这个样子,说出去都丢人。先把人给我撤了。再把军情人事处的巴拉特找来。”

    那宪兵队长愣了一下,但是却还是敬了一礼,然后一声令下,将所有的宪兵全都撤了下去。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留下了一小队的人马,亲自带队,守在了次长的身边。

    那次长看了看,然后高声叫道:“洛林伯爵,你出来吧。虽然你带人强攻军务部,但是这一次的事件我们还是会宽大处理的。”

    洛林从了窗户探出了头来,向下一看,立时就看到罗昆德男爵,他不由一怔,然后随口问道:“你能保证吗?”

    那次长当下气的笑了起来,道:“我当然可是保证。”

    他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穿了军装,于是想了一下,然后道:“我帝国军务部次长,拉米雷斯在这里亲口做出保证。”

    洛林向了旁边的罗昆德看了一眼,见他微微向自己点了点头,当下又道:“那么那些军官们呢?你们可也要保证宽大处理。要知道他们可全都是在我的命令之下行事的。”

    拉米雷斯笑了一下,道:“他们的事情,我也可以保证,你就放心吧。”

    洛林又看了一眼旁边的罗昆德男爵,见他向自己使了一个眼色,当下放下心来。然后转了头去,向了一众军官们说道:“先生们,我们赢了~!”

    ×××××××××

    军务部混战之后,洛林虽然是大过了一把瘾头,好好的出了这一口恶气,虽然后果可能很严重,可是既然大爷我没有当时就被宪兵们给抓起来,那就有转寰的余地。

    虽然扛着一个听候处理的命令,但是洛林大爷回到家里,是看到天也蓝了,草也绿了,鸟也叫了,薇拉也更漂亮了。

    薇拉也确实是更漂亮了,雷欧为了自己的小女朋友,可是极舍得的花钱的,光荣的接过了洛林人形钱包的使命,带着美琳娜在茹曼城可劲的折腾,跟着他们俩照顾他们的薇拉,也跟着沾了大光了。

    经过阿尔摩哈德一战,虽然被凯瑟琳重重的抽了一把税,可是咱雷欧小公爷的钱袋里,十万二十万还是有的。

    一身蓝色丝绸时装,映着薇拉光滑明亮的蓝色长发,显得薇拉青春十足,娇美靓丽。

    洛林哼着歌走进了大公府,看到正在餐桌前忙碌的薇拉,一把抱过薇拉,原地转了两圈,然后在在薇拉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哈哈大笑这走进了里间。

    薇拉则是摸着脸上被洛林亲过的地方,心里奇怪:少爷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在一边的雷欧也跟着洛林有样学样,一把抱住美琳娜,也想原地转个两圈,结果一圈之后,就带着美琳娜哎哟一声倒在了地上,美琳娜气恼的从地上爬起来,对着雷欧的屁股踢了两脚。

    在餐桌上,洛林把今天大战军务部的经历,绘声绘色的向他们讲了一边,听得雷欧和美琳娜是赞叹不已,上一次敢在军务部打人的,也就是雷欧的老爸,雷欧当场就下定决心,逮着机会也要向老爸和老大学习,和这些无能的官僚们,坚决果断的斗争起来。

    今天的军务部群殴事件却在一众默契的氛围中,被压了下来,只在一个小圈子里传播了起来。

    虽然他们这样做不对,但是要是传播开来,军务部的名声就更臭了,帝国的军事战略中枢,被几个候任的军官给砸了,说出去的话,守卫的宪兵队长,辞职都是轻的。

    再加上军务总长也没有处罚洛林他们的意思,下面的人秉承上意,当然得要上面满意了。

    军务部当中,在这一事件当中起了关键做用的家伙们商议,咱们还是和解了吧,让洛林那小子放点血,花点钱打点一下,这件事就算了,当作一件个人的私人恩怨处理吧,顺便咱们还可以去花差花差。

    很快这个意思就被传达到洛林这里了。

    当手持着信封的佣人,看着眼前这座府邸的时候,有了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他不可置信的举起手里的信封,看着上面的地址,又和大门边的门牌对了一下,哭丧着脸愣在这里了:这里明明是儒略大公的府邸,洛林伯爵难道是把地址写错了,可是那个人也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吧。

    最终,这个佣人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叩门,很快大门打开,出来的是一位带甲挎剑的侍卫。

    侍卫上下打量这眼前的佣人,说道:“有什么事?“

    这个佣人赶忙弯腰,说道:“请问大人,洛林伯爵阁下是在这里吗?“

    “是的,你找伯爵阁下,有什么事?“侍卫说道。

    “啊!“虽然确定了地址没有问题,但是这个佣人反倒是感觉更惊讶,他赶忙回过神说道:“我们家大人,有一封信想要交给洛林伯爵阁下。麻烦大人转交。”

    侍卫接过信封,说道:“这样啊,好的,我会立刻交给洛林大人,你需要回信吗?”

    “不用,不用,那多谢这位大人,我这就回去复命了。”佣人连忙说道“那个……那个……这位大人,这里是儒略大公殿下的府邸吗?”

    侍卫瞪了他一眼,说道:“没长眼睛,不会自己看,上面不说写的很清楚吗。”

    “是,是,是,我就是这么一问,您忙,您忙。”佣人点头哈腰的赶快转身离去了。

    洛林接到侍卫转交的信,看了看内容,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帮欺软怕硬的家伙,这就是要算了?那个,卡尔特,玫瑰园是哪里?”

    卡尔特愣了一下,说道:“大人不知道玫瑰园吗?”

    “知道还会问你,高级酒店吗?”洛林道。

    卡尔特怜悯的看了洛林一眼,一边摇头一边叹气,说道:“唉,可怜啊,可怜。”

    洛林莫名其妙的说道:“喂,卡尔特,怎么了?”

    “玫瑰园啊,有个别称,”卡尔特神神秘秘的说道:“叫爱神的秘密花园,哪里的女人,啧,哪里的服务,啧啧,哪里的消费,唉~那个,你懂了吧。”

    洛林道:“我懂什么了?”看着卡尔特一副色迷迷的向往的样子,洛林恍然大悟,哦,原来是男人都喜欢的地方啊。

    “我懂了。”洛林点点头。

    ×××××××××××

    洛林读古籍的时候,每每看到二十四桥,秦淮河之类的字眼,总是要扼腕叹息一阵的。

    人家起码当得起一个真正的风流场所,看看那些宋明的名家,一提起月啊,桥啊,河啊,船啊的,都激动的不得了。

    哪像现在,只剩下一下灯光暧昧的会所、发廊、洗浴中心之类的。

    八大胡同不算,那帮辫子鬼的审美观点和人类有异。

    把青楼做成一种文化,男人可以正大光明的打着文学探讨的名义去花差花差,何其自在也,当然,前提是你手里得有钱。

    洛林一直后悔没过过那种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生活,上辈在也没钱可以没事了包两明星玩。

    在阿尔摩哈德的时候,虽然兜里装得满满的,也总是从那条花街柳巷口经过,奈何上上下下全都盯着他,不管是不是拿着批判的眼光去看一看,洛林都没胆子去见识一下这个时代的文艺工作者,只能怏怏的作罢了。

    一直以来,关于那些在欢场出没的高级交际花的故事,洛林也听说了不少了,乡野村妇有他们的一套传闻,侍卫军官们,也有他们自己的一套传闻,那些和洛林共过事的将军政客们,没事扯淡的时候,也有自己的说法。

    洛林对那些重重面纱后的妖冶身影,还是很感兴趣的。

    现在终于也算是逮到一次机会。

    爱神的秘密花园,是茹曼城里,最神秘的地方之一,当然,这是对普通人来说。

    关于这个秘密花园的传闻,历来都是茹曼城里的热门话题,比如那个谁也不知道的幕后老板,比如那些流连在这里的达官贵人。

    茹曼城甚至有一个笑话,魔族要是打进来,别去皇宫,也别去首相府,只要把这里抄了,茹曼的高官就逮的七七八八了。

    这里可以说是一个豪华酒店,也可以说是一个超五星的宾馆,但这里不是ji院,不会有穿着暴露的女孩子站成几排,让兜里揣满金币的男人随便挑选。

    这里的女人不仅有相貌,而且有修养,有学识,这里甚至是茹曼城最活跃的文学场所,作者、诗人、艺术家,这里享受着别的地方没有的尊重。

    达官贵人用钱养着这里的女人,而这些女人,用自己的钱养着那些诗人。

    这些女人绝不是ji女,额~或许不是吧,她们不是明码标价的商品。不会有一个老鸨喊着小红小兰的名字,将她们推进客人的怀里。

    来这里的客人,看中了那个女孩,是需要自己争取的,如果女孩觉得你不够格,可以正大光明的无视你。

    至于这些女人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谁在乎?

    从表面上来看,这个挂着玫瑰园牌子的庄园,真的和一座玫瑰园一样。

    起码洛林看到的是这样,对这个地方洛林已经是如雷贯耳了,再加上上辈子那些电视剧的熏陶的,让洛林以为这里应该是一个挂着大红灯笼,莺莺燕燕、香香繻繻的地方,结果却全不是这个样子。

    进门就是一排高大的数目,严实的遮挡了所有可能的视线。

    树木后面就是整片的庞大的花园,盛开的各色玫瑰,飘出浓烈的香气。

    形形色色的男女或单人,或两人,或一群,在这个花园里散步或者闲聊。

    一侧有一座不小的人工湖,湖上一座宽阔的凉亭,一群人或站或坐,将几个人围在中间。

    和洛林一起来的几个人,这时不约而同的深吸了一口气,其中一个人说道:“还是这里的空气舒服。”

    其他几个人纷纷点头,洛林伸着鼻子闻了闻了,空气中有股浓烈的花香,伴着花间各色娇媚的女人,飘出了欲望的味道,可以看出布置这里的人物是个揣摩男人心理的高手。

    但和身边的几个绝色女孩子在一起混久了,洛林对这种味道已经很不感冒了,甚至对这种直接的暗示,有些反感。

    另一个人说道:“还得多谢洛林伯爵了,不仅这几天受的鸟气也出了,还有几乎来这里放松放松,伯爵不愧是枫叶丹林最年轻的军团长,最杰出的毕业生。”

    洛林心里暗骂:怪不得人家常骂酒肉朋友,看看你们这帮家伙的德性就知道了。口头上却说:“今晚大家玩的尽兴。“

    一个家伙看了看湖上的凉亭,说道:“哦?那帮小姐们又在开诗会吗?这个我得去参与参与,你们先进去吧,等候我带几个小妞去找你们。“

    另一个人说道:“拉倒吧,就你肚子里的那些墨水,能读全一首十四行都是奇迹了,还和那些咬文嚼字的酸才去混。别让人家笑话你的家乡口音。真正的文学家,“他一指洛林,说道:“在这里那。”

    这个人毫不在乎的说道:“认字不多又怎么样了,这阻挡不了我一颗对文学女青年追求的心。伯爵还是和他们一起进去吧,您一过去,我们就没一点机会了。”

    洛林这群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洛林抬头环顾四周,对面的正中是这个玫瑰园的主楼,四层高的宽大楼房,全部都装着落地的玻璃窗,光这一大手笔,就足够让人叹为观止了。

    在洛林他们的位置,就可以透过大大的玻璃窗,清晰的看到楼上室内的人影,男男女女衣冠楚楚的聚集在餐桌旁或者沙发里,开怀畅饮。

    在门口都能听见从主楼里传出的轻柔的音乐声。

    主楼后面还有数栋大小不一的建筑,掩映在高高的树篱和茂密的花丛之间,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一些边角,通道被植物遮的严严实实。

    洛林心说,布置这里的是高手啊,既有热闹的聚会场所,也有隐秘的私密房间,不在乎身份的人可以在这里纵情狂欢,在乎身份的人,也可以躲在后面安安稳稳的享受。

    洛林又看了看身边走过的年轻女人,她们比起洛林身边的五个人来说,当然是差远了,但就洛林大爷这么挑剔的眼光,对这些女人还是看得过眼的。

    尤其是她们还都带有或知性,或典雅的仪态,比那些只知道露肉的更能吸引男人。

    这时一个侍者走到他们面前,弯腰鞠躬,说道:“欢迎诸位大人光临。男爵阁下,您也在。”

    看来洛林身边这个男爵是这里的常客。

    这个男爵拉过洛林,对侍者说道:“今天,这位洛林伯爵才算主客,伺候好了,洛林伯爵可是真正的大人物。”

    侍者对着洛林又一鞠躬,说道:“伯爵阁下您好,诸位请跟我来。”

    除了那个去追求文学女青年的之外,洛林他们几个跟着侍者走进了主楼。

    ×××××××××

    洛林并不知道的,此时,城外有了数辆马车正缓缓地来到了城门口处。

    一名侍卫看了那紧闭的城门,向了城头上的卫兵,高声叫道:“开门,凯瑟琳长公主殿下到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