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跑关系(万字求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八十五章跑关系(万字求票)

    一连过了数天,一点动静都没有。高层人物在互相扯皮,搁置了洛林的人事问题,下面的这些人自然是不知道的,洛林又往军务部跑了两趟,却是连搭理他的人都没有了。

    第一次得到一句话:“回家等通知。“

    第二次也是同一句话:“不说告诉你回家等通知了吗?“

    洛林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

    事关自己未来的前程,尤其是本次征召不合常理的地方多,让洛林担心这会是拉塞尔耍的什么手段,洛林给弄得心里没一点底了。

    别看在枫叶丹林自己好歹也算是号人物了,那是因为学院体制十分单纯,三大院长里,就一个奥巴赫姆勉强可以称之为熟悉政治。

    瓦巴多尔将军在政客群里也是爬滚了多年了,但他依然还是一个将军。

    雷斯特就不用说,脑子里只有一根筋,向来直来直去,政客什么的最讨厌了~!

    要不是这个老家伙够强力,够嚣张,而且出了名的小心眼,说不定早就被人当枪使了。

    在茹曼城这个千年皇城,空气里都飘着官僚味道的地方。对那些大人物来说,洛林还只是一个小鬼。

    什么,他在枫叶丹林做下来惊天动地的成就?

    好吧。谁在乎?这里是茹曼城,千年以来,有自己等级,按自己的规则运行的茹曼城,小伙子,想出头?排好队再来吧。

    在这里,洛林又被打回了原形,他只是从一个不知名的乡下小地方,走出来的不知名家族的一个小人物。

    龙崖草家族曾经声名显赫过,但谁不是那?千年以来,那些曾经显赫的家族落到连继承人都找不出来的,又不是一家两家。龙崖草家族的辉煌,早就在图书馆的那个角落里被虫蛀鼠咬了。

    洛林现在对这里是两眼一抹黑,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有了一种无力感。

    没办法,凯瑟琳又不在这里,洛林身边缺乏一个对首都政治环境了解的,能给他出主意的人。

    只要能搞到一个好职位,花钱送礼什么的洛林倒是毫不在乎,毕竟上辈主这种事情也没少作。但现在洛林是兜里揣着大把的金币,都不知道往哪里撒。

    洛林现在像个怨妇一样,扳着手指头数着凯瑟琳什么时候能过来。

    雷欧虽然是未来的皇帝,但是现在还没有人把这个可爱的小豆芽当回事,不要说洛林了,就是雷欧身边的那一帮侍卫们,要让他们把这位小公爷放在眼里,乐观的估计十年之后。大概会可以吧?

    就连茹曼未来的皇帝陛下来首都了,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当然,身为当事人的雷欧也没有自己被人轻视了的觉悟,纵然是有,他也不在乎,因为他正忙着整天带着自己的小女朋友,屁颠屁颠地游览这个千年皇城。

    洛林觉的这样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起码也得知道对自己的任命走到那一步了。

    无奈之下,洛林只好发挥上辈子去迁户口时,使出的全部本领。

    洛林在首都目前唯一能靠得住的熟人,就是已经回家的罗琳娜,但是想上罗琳娜家的们,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人家可是财政部第一副部长,专门负责大宗款项的拨款,手握实权,是帝国内的风云人物,估计等着他接见的人,能从会客室排到大街拐角。

    自己当然不能空手上门,光准备些什么礼物,都愁死洛林了。洛林现在尤其怀念凯瑟琳和阿黛儿,有她们俩个在,这些事情从来不用自己操心的。

    现在自己一边得看着雷欧,一边还得去跑自己的事情,真真的心力交瘁了。

    从洛林他们刚进茹曼城,罗琳娜就回家去做自己的乖女儿去了,这两天也不见个踪影。

    洛林只有先写了一封信,托一个侍卫送去给罗琳娜,将罗琳娜约出来再说,自己打着同学的旗号,贸贸然登门,总是不合适的。

    侍卫带着这份跟便条一样的信件,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了。

    侍卫对洛林说道:“罗琳娜小姐收到您的信后,先是大笑了一阵,才说下午有空了,会来这里找您的。“

    洛林听的心里发毛,但却也只有破罐子破摔,当下搬个躺椅,在大公府美丽的花园里干等着了。

    春日暖暖的阳光照射下来,身边是流水声和悦耳的鸟鸣,空气里飘着花的香味,洛林自觉在这种美妙的天气里,要是不好好的睡上一觉,都对不起自己。

    所以洛林在躺椅上晃了两晃,很快就打起盹来。

    迷迷糊糊之间,洛林只感觉有东西不断的踢自己的小腿。

    洛林小腿弹了两弹,嘴里嘟哝一句:“走开,走开。“

    然后,在躺椅上扭了扭。想接着睡觉。

    紧接着,一阵剧痛从脚掌传了上来。

    洛林当即‘哎哟’惨叫了一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怒声说道:“是那个闲命长的家伙打扰少爷我睡觉。“

    他睁开自己迷迷糊糊的眼睛,立时看到眼前是一个窈窕的身影,穿着一身鹅黄的长裙,带着一顶宽沿的帽子。

    尽管还没看清对方的面容,但洛林的直觉告诉自己,对方一定是个美人。

    洛林一边揉着自己的眼睛,一边色眯眯地说道:“小姐,你迷路了吗?随便走进别人家里可是不好的,来,哥哥带你出去,顺便告诉我芳名了,这位美女……”

    就在这时,对方突然用了一种洛林非常熟悉的语调,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个死小子,还真是色胆包天。电击。“

    “啊……”从大公府花园传来的惨叫声,瞬间飞遍整个府邸。

    那人瓣了瓣纤细的手指,发出了一阵‘啪啪’令人害怕的指节声响,然后咬牙切齿地道:“清醒了没?没有了再来一次?”

    洛林赶忙摆手,说道:“醒了,醒了。罗琳娜,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暴力,当心会嫁不出去。哎?你是罗琳娜吗?”

    洛林抬头仔细看去,只见面前站着的不是那个永远都是一身法师长袍的枫叶丹林学院助教,罗琳娜,而且一个美丽娇艳的青春少女。

    花边洒金的鹅黄色丝绸长裙,在春风的吹拂下轻轻摆动,带着白色镂花手套的双手,搭在头上的帽檐上,白色的帽子上面缀着长长的飘黄色羽毛,也跟着微风自如的摇摆。

    罗琳娜脸上化了淡淡的妆。脸颊娇嫩白皙,黑褐色的头发轻微卷曲起来,搭在肩膀上。

    龙眼睛大的珍珠,在耳坠上荡来荡去。

    罗琳娜看着洛林现在呆呆的样子,头垂下一点,竟好像有些羞羞答答的模样,只是眼皮瞟了瞟,轻轻咬了咬嘴唇,头反而垂得更低。

    洛林好像自言自语般的说道:“我一定是在做梦,哈哈,一定的。”

    罗琳娜当下冷哼了一声,说道“电……“

    “别,别,我醒了,我醒了。“洛林赶忙跳起来说道:“你真是罗琳娜?不会是罗琳娜的姐姐、妹妹什么的,和她一块来玩我的吧?”

    罗琳娜摘下帽子,拢了拢头发,然后做势欲走,道:“你再这么欺负人我就走了。”

    洛林连忙伸了双手拦了下来,道:“几天不见你,挺想的慌,那知道突然蹦出来一个大美女。罗琳娜,你要是在学院也这么穿,早就迷死那些小屁孩了。”

    罗琳娜当下忍不住嫣然一笑,然后在洛林的面前,原地转了个圈,一摆轻飘飘的飞了起来,问道:“漂亮吗?”

    洛林心中暗道:这个问题还有第二个答案吗?尤其是你还动不动就电人的时候?

    他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是口中却是不迭地说道:“当然,名门闺秀,大家风范。”

    “比你那两个女朋友怎么样?”罗琳娜一眨眼睛,促狭的问道。

    洛林不禁吓了一跳,低低地‘啊’了一声,赶忙说道:“各有长处,一点不比她们俩差。”

    “哦?只是不比她们俩差吗?”罗琳娜冷笑了一声,然后又捏着手指,问道。

    看着罗琳娜一幅不让本小姐满意就发飙的样子。洛林赶忙摆出自卫的架势,说道:“美到了你们这种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的地步,已经难分轩轾了,只是风格不同。”

    罗琳娜当下很是满意,极为淑女地打开了随身带的扇子,掩着嘴轻笑了起来,道:“乖,你的嘴真甜。”

    说完,把帽子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扔,在一边的椅子上座了下来。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上,说道:“说吧,急匆匆的找我过来什么事?“

    洛林尴尬地笑了笑:“几天不见,怪想的,就不能找你来聊聊?“

    “那就免了吧,留着这种话去对妮可和黛儿说吧,再说咱们在一起呆了也快一年了,本小姐还是很忙的,难得回趟家,亲戚还没有走完哪。”

    洛林赶忙给罗琳娜拱手作揖,道:“我的大姐,你就别戏弄我了。我这里都快火上房了。”

    “就知道这样,我还不了解你,从上到下那地方不是坏透了。“罗琳娜照着洛林的腿肚子踢了一脚,说道:“说说看,碰壁了吧?”

    洛林奇道:“你都知道了?”

    罗琳娜道:“这有什么难知道的?最近的内阁会议上,关于你的事情都提了两回了。”

    洛林坐直了身体,关切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罗琳娜看着洛林,像个小狐狸一样,嘿嘿笑了两声说道:“人家一听到有人找,就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现在走的肩膀好酸。”

    洛林不由一滞,心里腹诽:肩膀酸和走有关系吗?都是跟黛儿和妮可学的坏毛病。

    但是人在低檐之下,不能不低头。他当下仍然乖乖的走到罗琳娜身后,伸手扶助罗琳娜的肩膀,轻轻的捏了起来。

    “嗯,嗯,不错,往里面点,对,轻点。”罗琳娜很享受的闭着眼睛靠在躺椅上。

    罗琳娜哼哼唧唧的享受着洛林的服务,半天了一句话都不说,洛林只有耐心的当好自己按摩师的角色。

    好半晌之后,罗琳娜一排扶手,说道:“好了,跟我去见见我父亲吧。”

    “啊?”洛林惊叫一声,说道:“你……你父亲?”

    罗琳娜扯着自己的头发,‘啊’了一声,然后嘘了口气,说道:“你还想不想知道关于你任命的事情。”

    洛林乖乖得点点头。

    罗琳娜说道:“那跟我走吧,我父亲会告诉你的。他可是帝国的财务次长,当了多年的官儿了,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可是瞒不过他的眼睛。”

    “切,早这么说清楚不就好了。”洛林这才放下了心来,心中暗道:“吓的小心肝现在还扑腾扑腾地跳呢~!”

    他想了一下,然后道:“对了,那个……伯父大人,就是你父亲,喜欢些什么东西,我作为晚辈去摆放,总不能空着手吧?”

    “啊?我爸爸吗?”罗琳娜低头想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真不知道,离家这么多年了。他好像喜欢看书,每天都在书法里呆很长时间。”

    “喜欢看书啊~”洛林想了想,自己从阿尔摩哈德抄来的那些工艺品。

    这一趟洛林专门带了一些从阿尔摩哈德搞到的小件工艺品,都是工艺精湛,价值不菲的东西,不仅好携带,更好送出手。

    洛林带着罗琳娜,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翻翻捡捡。

    罗琳娜看着箱子里面的各种闪闪发光的东西,不由一叹,说道:“洛林,看来你昧下了不少好东西。”

    洛林头也不回的说道:“别告诉我你在阿尔摩哈德搞到的东西比这个箱子里的少?你的那一分当初可是你自己挑的。这里面你看中什么自己拿。”

    “本小姐只对魔法物品感兴趣。你这些俗物自己留着吧。”

    洛林找了几个礼品盒包起了几样书桌上的小玩意,和罗琳娜一起赶往她的家。

    茹曼城皇城的西区,是贵族们的住宅区,罗琳娜的家就在哪里。儒略大公的府邸则在皇宫附近,两处府邸的距离并不太远。

    在马车上看着西区宽阔整洁的街道,和街道两边的深深的庭院,洛林问道:“罗琳娜,到时候我该怎么称呼伯父阁下。”

    罗琳娜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在不知不觉当中也是受了感染。感到心中一阵莫明的狂跳。

    她镇定了一下,然后道:“我们家是世袭的罗昆德男爵,不过你不用这么麻烦,叫他伯父就行了。好了,到了,走吧。不用担心,我父亲人很和蔼的。“

    罗琳娜当下带着洛林,走进一座绿色的庭院,庭院里用青砖铺着道路,两边的草坪干净整齐,在主宅的前面栽种着一排花木,从这里隐约能看到后面的两座小楼。

    看到罗琳娜和洛林的马车驰进了庭院,停在主宅前。

    茹曼帝国财务部次长、罗昆德男爵走出屋门,在门廊下迎接他们。

    罗昆德男爵身高不低,已经有些发福了,看得出原本的尖脸,现在已经丰满了一点,罗琳娜眉目和罗昆德男爵很一样。

    罗琳娜三两步跳到罗昆德男爵跟前,抱住他的胳膊,然后介绍道:“爸爸,这就是洛林了。”

    洛林赶忙毕恭毕敬的弯腰施礼,说道:“伯父好。“

    罗昆德男爵走上两边,一扶洛林的肩膀,示意他挺身,说道:“你好,小伙子,你的事迹,我可是佩服的很,后生可畏。”

    洛林赶忙谦虚道:“哪里,适逢其会而已,靠得都是像罗琳娜学姐这样的英勇的枫叶丹林人。“

    罗昆德男爵拍拍洛林的肩膀,说道:“嗯,不错,一表人才,小伙儿不错,罗琳娜还是有眼光的,我以前老是担心她会一辈子和草药蜥蜴打交道,做一个剩女,现在看来终于可以放心了。”

    罗琳娜不禁低低地惊呼了一声,那白皙如玉的俏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起来,道:“爸爸,你开什么玩笑~!”

    洛林也是惊得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罗昆德男爵哈哈一笑,转身大声说道:“老婆,老婆,快来看咱们女人挑中的年轻人。”

    一个和罗琳娜有七分相似的妇人走了出来,一拍罗昆德男爵的肩膀说道:“哪有你这样没正经的。吓着小孩子了。”

    然后对洛林一笑,说道:“洛林是吗?快进来吧。要论起来,咱们两家还是亲戚呢,不用拘束,就当自己家一样。”

    洛林看着那个一脸温柔的中年妇人,也不禁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伯母。”

    洛林将手里的礼物包递给旁边的佣人,跟随罗昆德男爵走进了会客室。

    罗琳娜的母亲则带着她去倒茶了。

    很快,罗琳娜端着一个茶盘走了进来,将茶杯放到个人面前,然后坐到了自己老爸位置的扶手上。

    罗昆德男爵拉着罗琳娜的手,对洛林说道:“我们家这个女儿,真是让我们夫妻操碎了心了。

    几年前上了魔法学院,整年在家呆不几天不说,一回来还天天抓着自己的魔杖不放。本来以为等到她毕业就好了,能好好给她找个家嫁过去,谁知道,这丫头留在枫叶丹林不回来了。把我们两个急的不轻。

    这几年,就今天终于见我们女儿好好打扮了一次,把我和她母亲激动坏了。”

    罗琳娜急道:“爸爸,洛林来找你有正事,你怎么说我说起来没完了。”

    罗昆德男爵看着罗琳娜说道:“女儿啊,你知道你母亲和看着你那些表姐表妹们,一个个都嫁出去了,自家的女儿却一点都不想,心里有多着急。”

    “我和洛林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罗琳娜气道。

    罗昆德男爵说道:“好,好,好,这个我不管,只要你别再穿那个土气的法师长袍就好了。这样多漂亮,和你母亲年轻时一样。”

    洛林现在只有苦笑加傻笑了,愣愣的也解不上话。

    罗昆德男爵看着洛林,说道:“洛林,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整天想着怎么玩,你都已经在阿尔摩哈德建立了这么大的功勋了。茹曼帝国年轻一辈当中,要是能多有几个像你这样的,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就轻松多了。”

    洛林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其实我也想一直在枫叶丹林玩下去,不过是被学院里的领导临时给推上了上去而已。主要是那时候大话说的太多,被人当真了。”

    罗昆德男爵哈哈笑了起来,道:“我就说吗,在枫叶丹林就应该喝喝酒,跳跳舞,和心爱的女孩风花雪月。”

    罗琳娜不满的说道:“爸爸,您怎么能怎么说。”

    罗昆德男爵说道:“有什么,你爸爸我当年就是这样过来的。”

    洛林不禁叹息了一声,说道:“我也一直想过过这种学院生活,可是那三个院长硬是把我给赶了出来。”

    罗昆德男爵想了想,然后笑了起来,道:“也算你倒霉,毕业的不是时候,在每年的秋季,军务部会对当年有资格的毕业生进行统一的分配。

    你在毕业之前就来了,虽然是三大院长特别批准的,可是下面的这些人不知道,估计他们把你当那些被枫叶丹林开除的了。

    要知道,帝国军务部对于那种有钱又不想干活的混蛋,可向来不会手软,他们还有一个专业名词,杀肥猪~!”

    洛林愣了一下,说道:“因为这个,那些人才刁难我的?”

    罗昆德男爵哈哈大笑,道:“下面那些人的小动作,你也不用在乎。影响不了你的。实际上,据我所知,军务部的几个主管对你的事情,可都是清楚的很。不过是拉塞尔在从中作梗罢了。”

    洛林吸了口冷气,说道:“还真的是他。”

    罗昆德男爵说道:“拉塞尔还打算把你派进德伦蛮族讨伐军里面,不过被军务总长给拖下来了。

    蛮族讨伐军那是地方,政府里面的人,心里都有数,德伦那是北方几大贵族豪门的底盘,讨伐军到了那里,不仅得应付那些兵民不分的德伦蛮族,还得和那些大贵族们扯皮,这也是为什么讨伐军打了这么多年,却没多大进展的原因。

    好处都让那些贵族们给占了,给讨伐军留下的全都是麻烦。”

    罗琳娜说道:“洛林在枫叶丹林那么大的功绩,都没有出来给洛林说句话?”

    罗昆德男爵说道:“宝贝女儿,这件事情本来就首相和军务部的职责,其他的人没有权限,根本管不了的。

    不过洛林可以放心,军务总长是个老狐狸了,又是大公的老师,在大公没有发话前,他是不会下任何决定的,所以洛林的事情,开会说了两次之后,就没人再提了。”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道:“那我该怎么办?”

    罗昆德男爵也是思付了一下,道:“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你只能是多跑跑了。自己去催问一下。”

    他顿了一下,然后换了一种愉快的语气,道:“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只当了度假了。要知道只要你报了到,可就是有一份工资可领的。

    而且没事的时候,也可以陪着我们家琳娜多出去逛逛街,买买小东西什么的。这里可是繁华如锦的茹曼城,尽可以开开眼界。”

    洛林不由一阵苦笑。和了男爵又聊了一会儿,然后又陪了他们吃了一顿饭。但是看了他们两人的眼光,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相看女婿,而且门外还不时有那些年青的侍女经过,不住地瞟向自己。

    洛林坐如针毡地吃了顿饭,然后告辞出来。这才发现自己现在虽然了解了一些内情,但是却仍然是毫无办法。

    唯一的收获就是以后要是泡罗琳娜的话,他父母的那一关是不用自己再去打招呼了。

    而且据了男爵所讲,光是罗琳娜的嫁妆就是大约三百万金币,除此之外,还有两块数百亩的领地。由此可知,那个老家伙绝对是没少搂钱~!

    洛林无奈之下,只得又来到了帝国军务部,继续和那些办事员们打交道。

    在拉塞尔首相那轻飘飘的一句‘年青人需要多锻炼锻炼’。他现在是真正领略到了当年施琅同学的境遇。

    可惜的是,现在让他学了施大将军给韦爵爷送礼的例子,做个玉碗,大拍马屁的人物倒也不能说没有。

    只是那个流氓现在也才十岁左右,现在每天都是惦记着到哪儿撒尿才最威风,根本就是想用远水解近渴,一点儿都用不上。

    而且那还是他的学生,就是他敢送。雷欧那个小痞子也不敢收。因为他可是经过了自身惨痛的经历,知道洛爵爷的送的礼可是一把钓鱼的倒钩,收下去多少,回头还得要加上驴打滚的高利贷,再吐出去。

    现在洛林可算是真正领略到了官场的潜规则。

    虽然他现在也只是刚刚报到,还没有安排了具体的去向,但是毕竟也算是体制之内的人了,大家坐在了一起聊天的时候,不会出现了像是面对了那些个死缠烂打的刁民们一样,动不动就是拍桌子瞪眼睛,然后大叫‘保安’的情况。

    不管是说了什么,大家也全都总是笑呵呵的,但是只要一牵扯到了具体的问题,这些痞子们全都成了太极高手,一个个滑不溜手。

    哪怕是问一加一等于几这个幼儿园大班的简单问题,他们也会笑着以种种方式论证一下,除了等于二之外,还有其他的可能性。

    洛林气急之下,对着那些家伙们也是吹胡子瞪眼睛,很拍了几次桌子,但是那些家伙却仍然是不阴不阳的,见了面仍然是笑呵呵的。

    这让了洛爵爷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包一样,有力无处出的感觉。

    他很怀疑,这些家伙全部都是砖家叫兽的出身。但是随后才想了明白,砖家叫兽其实都是从他们手中领工资的。也就是说,他们比了那些个凶猛的砖家叫兽们要厉害多了。

    他可是不知道,因为了自己的这项任命,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已经被了军务部与首相府来回踢皮球,都滚了好几个来回。

    而这一众的办公室官员们也因为没有明确的公文答复,不敢擅自胡乱做出决定。

    虽然大家也全都知道,像是洛林爵爷这一种花了大钱,可以上了枫叶丹林学院,这么豪华奢侈的贵族学院的家伙,一定是肥的流油。

    大家身为京官,全都是被了帝国监察部的那帮混蛋们给盯的死死的,不敢轻举妄动。没办法跟个无法无天的地方官一样,大肆地贪赃枉法,收授贿赂。

    平时除了一点儿死工资,也没有其他的进项。虽然地方上也夏天送些防暑降温用的冰敬了,冬天送些取暖保温的炭敬了,但是这些也全都是给大人物们准备的,等轮到他们手里面的时候,也就只剩下一些毛毛雨了。

    大家所唯一能收点儿钱,捞点儿外快,也就是借着官员们调任的机会,卡卡他们的脖子,搂点儿小钱。

    或者是去怡红院了,飘香楼了之类的场所,和那些个德艺双馨的姑娘们聊聊天,随便再做做其他运动。

    他们宰起这一类家伙来,杀起他们肥猪来,从来都不会手软。

    一开始看了洛林,知道杀他肥猪的机会来了,一个个也全都是磨拳擦掌。但是现在关于洛林的报告交了上去,却是一直听不到什么动静。因此,也不敢轻易地收了别人的钱,连个暗示也是不好意思给。

    因为收了钱可就是要办事的,如果收了钱却不办事,那就不叫潜规则,而叫破坏潜规则了。

    但是这也就只是绝大多数的情况。

    大家整天看着洛林爵爷仗着爵位在身,在军务部的各个办公室之间来回晃当,光是手指头年巨大的钻戒就带了好几个,迎了太阳一照,晃的人睁不开眼睛。任谁都知道这位爵爷不光是只肥猪,而且还是个特大号的肥猪。

    当下也就有不开眼的家伙看了洛林爵爷如此有钱,结果鬼迷心窍,想要提前宰一把洛爵爷的肥猪了……

    这天,洛林又是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帝国军务部。

    值班守大门的小军官也已经全都认识了这位爵爷,看了洛林急忙迎了出来。向他敬了一礼,道:“爵爷好。”

    看了他脸上露出的发自内心的笑意,纵然是军务部长来了,也不会受到他更高的礼遇。

    当然这也无可厚非的。

    因为洛林听了那不伦不类的问候,也不在意,仍然是伸手从钱包里摸了一个金币,习惯性地随手扔了过去。要知道韦爵爷的这一招金钱开路、大杀四方的绝技,可是不管古今中外,现世异界,完全是放之四海皆准的。

    在此同时,洛林也是懒洋洋地回了一句:“你这混蛋倒好,只是爵爷我可是一点儿也不好。”

    那小军官接过了金币,当下笑嘻嘻地放进了兜里。然后凑到了洛林的近前,低声说道:“爵爷,您今天来的刚刚好,负责地区人事的巴通中校可是结束休假,刚刚回来上班。他的办公室就在……”

    洛林当下眼前一亮,打断了他的话,断然道:“好小子,那孙子我可是一直都没找到过。我还以为他是想躲着不见我呢。他的办公室就是二楼走廊的第一个拐角,你不用说,我知道的。”

    说着,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进去。

    他当下一路疾走,极为熟悉地来到了二楼,中途也还有不少的军官看了,和了这位爵爷极是热情地大声打招呼。

    洛林爵爷心中知道,他们之所以叫的这么大声,完全就是跟当年土八路看到了鬼子兵之后,放倒消息树一样。为了给自己的办公室的领导头头们提个醒,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该躲的躲,该藏的藏,以免又被自己这个令人头痛的人物给缠上了。

    不过此时,洛林爵爷因为有了更重要的目标,当下也不在意,只是随口答应了一声,就直接地冲上了二楼。

    洛林爵爷在上楼的时候,还是直运气,打算要仗着自己的爵位在身,直直地冲过去,然后一脚踹开那个家伙的办公室门,先给他来一个下马威,吓唬对方一通,然后再好好地和了他谈话。

    只是等他兴冲冲地冲上了二楼,抬眼一看,不由很是大吃了一惊,发现那位中校的门前已经聚了一大堆等着办事的军官们。

    那排起的长龙,几乎已经从走廊的这一头排到了另一头了。

    洛林看到一众军官们肩头的星星和花纹,不禁讪然地摸着自己的鼻了了,一阵苦笑。这里面虽然没有比了自己原本更高官阶的,但是其中却也是不乏像是皇帝身边的近卫之类的军官。

    人家都要在这里乖乖地在这里等着,像自己这样无权无势的,也就更是不用提了。

    他苦笑了一下,然后很是无趣地也排在了队伍当中。

    只是这队伍行进的却是异常的缓慢,洛林估计着都等了一刻钟左右,腿都有些酸了,才看到队伍向前移了一位而己。就这速度和了以前去银行排队时,也是不差多少。

    如果再这样等下去,估计要真的轮到自己的时候,天可就要黑了。

    洛林不由眼珠乱转,想要想个办法出来,但是饶是他智计百出,但是面对着帝国强大官僚机构,却也是毫无办法。

    他正无聊之际,这时就听旁边的一名军官向着自己笑了起来,道:“这位兄弟,等急了吧?”

    洛林一愣,然后看向了那人,也是一笑,道:“也算是吧。兄弟你是哪部份的?”

    那人笑了笑,然后伸出了手来,道:“莫菲斯,德伦多。帝国军事学院战术指挥系上一期毕业的,到了现在也是没有分配下来,只能是领一份干饷,苦熬日子。这一次是接了征召令这才前来的。兄弟,你看着可是面生啊。混哪里的?”

    洛林也是笑着和他伸手一握,谦虚地道:“兰斯,洛林。我比不了你们,帝国军事学院那可是科班出身,我是枫叶丹林战略系的。”

    听了他的话,一众军官们不禁全都是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有人看向洛林时,甚至是带了一丝不屑的眼神。

    这也难怪,枫叶丹林学院虽然以知识、军事、神学,魔法闻名于世,在不久之前还狠狠地收拾了一顿跑到他们头上拍苍蝇的阿尔摩哈德一顿。

    但是就像是以前说过的那样,枫堡军事学院战略系,却是出了名的垃圾角色。这个专业的设立,就是为了方便学院搂钱。特意给那些个家里后台不太硬,又有几个钱,但是不想上战场,只是想要混日子的家伙准备,让他们能混进指挥官身边的参谋里面,混到退役的。

    就像是小布哥当年在了越战打的最高兴的时候,却是跑去参加了国民警卫队,每天在里面打架泡妞混日子一样,可以怎么嗨,怎么来。但是出来之后,也是号称参了军,为国家奉献过的,为帝国流过血,负过伤的。

    (可怜麦凯恩那个娃子,爷爷当过上将,爸爸当过上将,自己也当了兵,在越战中被人抓了活的。结果竞选总统,也是没有比过小布哥。

    所以说,有个好爸爸,真的是很重要的。虽然小麦的爸爸已经海军上将很牛叉了的,但是小布人家的爸爸可是总统,是更牛叉的。)

    而且在此同时,大家也是知道,不管怎么样枫叶丹林学院对于自己的毕业生还是严格要求的,像洛林这一种没有到了毕业时间就跑出来的,那一定是功课不过关,挂了红灯,被学院给踢出来的。

    而像这种想要投机取巧,而且没有取成的倒霉孩子,一般都是要被帝国军务部杀肥猪的,或是派到前线去的。

    莫菲斯不由深感同情地拍了拍洛林的肩头,道:“没有关系的,兄弟。就是上了战场,也不一定是非死人不可。只要跑的快,绝对是能活着下来的。”

    洛林不由苦笑了一下,道:“兄弟,你误会了,我可是毕了业的……”

    莫菲斯突然想到了什么,打断了他的话,惊奇地道:“兰斯,洛林。你就是那个龙崖草家族的兰斯,洛林?”

    众人听了,也不禁是一片哗然。

    虽然道路遥远,消息传递有些不畅,但是洛林做下的事情,每一件可都不是什么小事。他们可都是有所耳闻,当下纷纷围拢了过来,向着洛林叫了起来。

    “你就是洛林?”

    “写了《晚饭》《金甲战士》等等剧本的洛林?”

    “带领着数百老弱残兵守住了七万人围攻的洛林?”

    “领着枫军攻打阿尔摩哈德的洛林?”

    “据说刮地皮刮的天高三尺,地薄七分,连冥神大人宫殿的房顶都要从露出来的洛林?”

    “……”

    洛林听着周围众人七嘴八舌的询问,当下只能是连连苦笑,道:“你们说的这个人,好像都是我。”

    众人听了,不禁又是一阵惊呼。

    但是却也只是惊呼而己,因为洛林发现大家知道了自己这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之后,居然也没有发扬五讲四美三热爱的美德,让自己插一下队。

    毕况,枫叶丹林学院,再牛叉了,也只是一个学院。代表着它强大实力的触手是伸不到军务部,这一帝国核心当中来的。

    不管是什么事情,不管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也是都必须要按照帝国官僚体系这一庞大机械的固定节奏,缓慢而坚定地运转的。

    这时,听到了外面的暄哗声,一个长的白白胖胖的军官从了办公室里探出了头来。

    他没好气地叫道:“吵什么~!吵什么~!这里是帝国军务部,不是菜市场。不是你们这些家伙大声暄哗的地方。想吵的话,外面吵去,还让不让人办公了?”

    众人听了,不由全都安静了下来。

    也不知是谁低声地向了那人辩解了两句什么,那军官听了,当下板着面孔,向着洛林这边走了过来。

    原本围着洛林的众人急忙闪开了一条道路。

    那军官来到了洛林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打着官腔,道:“你就是洛林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