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踢皮球(万字求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八十四章踢皮球(万字求票)

    在另一边,洛林众人也没有闲着。看着那紧迫的期限,当下也只能是略略收拾了一下行礼,然后又重新上路,赶赴帝国首都茹曼城军务部报到。

    临行的那一天,一众居民们全都自发地前来送行。洛林看到大家依依不舍的样子,心中很是感动,和了众人又是开了一场宴会,很是大吃大喝了一顿。

    一直到太阳偏西,众人提醒他如果再不走,就不能在天黑以前,赶上下一站的宿地,这才罢休。

    洛林爵爷临走之时,对于这些乡民们也很是不舍,又按了惯例,客气地寒暄了大半天。

    使的早就有些不耐烦的罗琳娜在一边,不住地咳嗽。

    洛爵爷喝的有些高了,有酒壮胆之后,对于她却也是敢不理采。在临上车之前,又拉过了拉了自己的老管家费尔罗很是嘱咐了一通。

    他拉着费尔罗道:““我亲爱的老管家,咱们现在有了钱了。我要报复以前没有钱的日子。我走之后,你也别闲着。尽可能地给我花钱,大手大脚地装修吧。

    什么门啊,窗啊的,全都有多大给我开多大,玻璃全用上威林斯的。不要怕花钱,现在咱们有的是钱了~!”

    罗琳娜在旁边听了他像个暴发户一样的宣言,不禁又好笑,又是好气,忍不住又大声咳嗽了起来。

    费尔罗虽然对于自己家少爷这番言论,也是很不感冒,直皱眉头。但是听到动静,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平静地道:“是的,爵爷。您就放心吧。窗户和门什么的,我会让人进行处理,尽量按了您的吩咐开的大一点儿,提高质量,减少数量。”

    洛林不由一愣,道:“减少数量?这是什么意思?”

    费尔罗淡淡地一笑,道:“爵爷,这样做是为了合理避税。”

    “合……合理避税?”听了他这话,在场所有的,一直以来与万恶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钱的税吏们做着艰苦卓绝斗争的人们全都竖起了耳朵。

    罗琳娜一时之间也是忘记了咳嗽,惊讶地看着那位管家。

    雷欧那个为了逃税而绞尽了脑汁的小痞子更是如触电一般,全身一震,连嘴边的大苹果和烤鸡腿都不啃了。一骨碌爬了起来,扒着车窗,瞪着自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了费尔罗。

    费尔罗淡淡地一笑,然后解释道:“帝国一直都要求征收窗户税和门税的。那些税吏们虽然全都跟吸血鬼一样,但是幸亏卓森大神保佑,让他们在贪婪成性的同时,长了一个猪脑子。在收税的时候,可是只会按了数量收钱的。”(注,据说现在欧洲还能看到那种情形,看到古堡的窗户被钉上,不用奇怪,他们那是为了逃税。)

    洛林不由一滞,看着这个笑的像个老狐狸一样的管家,深深地叹息了一声,道:“费尔罗,费尔罗。我以前告诉过你,少了你之后,我会不知道怎么做的吗?”

    费尔罗仍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微微欠身一礼,道:“爵爷。你说过的。”

    洛林看着他,然后感叹地道:“那我就再多说一次。如果没有了你,我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费尔罗对于他的这称赞,却也并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

    洛林又接着道:“对了,还有啊。将水车什么的灌溉设施,也全都装下去,争取每个村子都有一个到两个。不要怕了花钱,有了足够的水浇地,才能打足够的粮食,咱们才能多收地租。”

    “是的,我知道了,爵爷。”

    “还有,还有啊。咱们这一带的路,也要好好地修一下。‘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不管是在哪儿可都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

    “是的,爵爷。”

    “对了,通往大道的那一段路要修的能多豆腐渣,就多豆腐渣,这样一来,那些税吏们进来的时候,颠散了那些个鼻孔里插大葱的王八蛋。让他们以后一提起洛林堡来,就头痛。头一痛来的自然也就少了。来的少了,收税也自然就没那么多了。”

    费尔罗一笑,当下大拍胸脯,道:“放心吧,爵爷,不用你说我们早就想到了。就像您以前说的《地雷战》《地道战》什么的,绝对保证。让他们连一粒粮食也带不走。”

    洛林听了不禁一叹,很是满意地幻想了一下那些个税吏们像是小日本鬼子一样,被自己治下勤劳勇敢的居民们给打的满地找牙的样子,然后道:“如此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他又想了一会儿,发现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交待的了,这才坐上了马车。

    此时,在另一边上,薇拉也是眼泪汪汪的,在了南茜大婶等一众大妈们像是什么‘见了人,嘴甜一点儿了’,‘见到了麻烦,躲远一点儿了’,‘看到坏人,就赶快大叫’等等之类,警世良言的交待声中,拎着一大堆的零食上到了车来。

    驾车的车夫早就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看了看天色,知道如果再晚一点儿可能就赶不上宿头了,当下不敢怠慢,一扬鞭子。

    只听‘啪’地一声清脆的鞭响,马车的车轮在了四匹健马的拉动当中,立时碌碌地滚动了起来。向了远处驰去。

    薇拉很是不舍地回头望去,只见两边的景物不住地倒退,只是过了一会儿的工夫,那座洛林堡就消失在了远处了~!

    薇拉看了,不禁很是有些伤心,这才回来没有几天,就又要出去了。

    她抽了抽自己可爱的小鼻子,却没有发现雷欧那黑亮的大眼睛转了转,然后悄悄地伸了自己胖乎乎的小爪子,伸向了她身边的篮子当中,从中间摸出了两个大大红红的草莓。然后递了一个给身边正瞪着自己的美琳娜。

    那小姑娘看到雷欧没有忘记了自己,立时笑了起来,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眯成了月牙儿一样的形状。然后双手捧着那个大大的,只有乡间才有的草莓狠咬了一口。

    薇拉看了,当下一怔,紧接着反应了过来,低低地惊呼了一声,然后气恼地一抬手,将雷欧又伸过来的小爪子给拍了开去。道:“别乱动,这可是南茜大婶她们给我的。”

    雷欧不禁翻了一个白眼,道:“薇儿,别这么小气嘛。我有什么好东西,还不都是有分给你的?”

    薇拉气愤愤地道:“那你也不能不打招呼,直接偷偷拿啊。这是礼貌问题~!”

    雷欧道:“拜托啊,你看我这么可爱,分我们一点儿也没有什么吧~!”

    说完,向着薇拉不住地眨自己的大眼睛。

    薇拉认真地歪着头,想了一下,看到雷欧眼睛里闪着小星星的样子,然后只得举了双手投降,道:“好了,好了。我分给你们就是了。真是受不了你这个小流氓。我真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

    她一边嘟囔着,一边打开了那个篮子的盖子。

    雷欧当下欢呼了一声,拉着美琳娜,凑了过去。三个人头碰头地凑在了一起,仔细地研究起里面的食物来,用什么方法吃,才是最好吃的。

    罗琳娜看了,当下放下心来,然后转头看向了洛林,却发现他的脸上隐隐有一层的忧虑之色。

    罗琳娜不由一怔,关切地道:“你这是怎么了?”

    洛林笑了一下,然后道:“虽然不清楚怎么一回事,但是这一次军务部这么急着要招人,总给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也许是我多虑了吧?”

    罗琳娜也是心中一沉,她虽然一心钻研魔法,不懂军务政务。但是对于枫叶丹林毕业生应该走的程序却还是知道一些的,帝国军务部这一次好像确实是有些不太对头。

    想到这里,她勉强一笑,安慰道:“你不用太过担心。回头到了茹曼城,我们去找我的父亲打听一下,应该是没有什么大事的吧。”

    洛林不禁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吃惊地道:“你……你父亲?”

    罗琳娜黛眉一挑,道:“是啊,他是帝国财政部的次长,负责了帝国各项重大事项的拨款,有什么风吹草动的,绝对是瞒不过他的。”

    她说到这里,看到洛林正用了一种奇怪的目光,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自己,饶是她身为一名实力高强的魔法师,但是在那种目光之下也是有些不太自在,强撑着道:“你……你看什么看啊~!”

    洛林喃喃地道:“没想到啊,原来你家老头儿居然还是个财神爷啊~!你要是早说,咱们不是早就可以利用了这一层关系,大把大把地搂钱了,还费心费力地打什么仗啊~!”

    罗琳娜听他嘀嘀咕咕的,也听不清楚,不由蹙起了眉头,道:“你说什么呢?”

    洛林急忙打了一个哈哈,道:“哈哈,没有,没什么了。”

    他呲着白牙一笑,然后一挥手,道:“算了,不想了。不管是什么事情,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在这里瞎猜也是没有什么用处。”

    他顿了一下,然后将披风一掀,往了宽大的坐椅上面一倒,道:“刚刚喝酒喝的太多了,我先睡一会儿,到了地方再叫我吧。”

    然后将自己的头枕在了罗琳娜的大腿上,感受到从那双丰腴的大腿上传来的如凝脂般的滑腻,还有那种消魂蚀骨的惊人弹性,他不禁舒服地长叹了一声,心中暗道:没想到罗琳娜的治疗不够,但是这双大腿枕上来,却是这么舒服。

    然后情不自禁地用脑袋在上面蹭了蹭,打定了主意,就是挨上一次十万伏的高压,也是绝对不会起来。

    罗琳娜立时身体一僵,低低地惊呼了一声,看到洛林如此惫癞,心中不禁很是有些哭笑不得,但是随即却是放松了下来。

    她看了看四周,却发现,旁边薇拉三人将另一边占的满满的,确实也没有地方。

    罗琳娜不禁在心中长叹了一声,恨恨地暗暗想道:就像是薇拉刚刚说过的一样,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然后伸了自己修长的纤手,轻轻地抚着洛林的浓密的黑发,发现只是不一会儿的工夫,洛林就已经发出了鼾声,睡着了过去。

    在了那车轮碌碌的声响当中,一行人快速地消失在了天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洛林猛地一下子醒了过来,发现此时马车已经停了下来。从那车门处正传来不住轻柔的敲门声。

    他抬起了头来,却发现罗琳娜正背靠着坐椅,也睡了过去,旁边薇拉也是一左一右,搂着雷欧和美琳娜两人,在车厢当中呼呼大睡。

    洛林抹了一把嘴角流下的口水,然后坐了起来,道:“到了啊?”

    外面传来了侍卫的声音,道:“是的,大人,咱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了。”

    洛林当下打开了车门,抬头一看,却发现已经是到了晚上,一众侍卫们也全都是举着火把照亮。不远处有一个客栈,正亮着明亮的灯光。

    洛林打了一个哈欠,跳下了车来,一抬头却发现那侍卫一脸的古怪,正看着车里。

    他不由奇道:“你看什么?”

    那侍卫慌忙地低下了头去,道:“没……没什么了。”

    说完,赶快地退到了一边。

    洛林不由心中好奇,回头看去,只见罗琳娜的大腿上,被自己的口水浸湿了一大片。再加上天热穿的薄了一些,甚至是可以透过了那衣料,看到下面白花花的完**型。

    而且看了那口水浸湿的位置,还有因为自己的脑袋在那双**上枕过,而在衣服上留下的凌乱的痕迹,很是让人容易怀疑到,这是某种剧烈运动之后所留下的。

    洛林不由心头一惊,一转头看到了那侍卫眼中露出的高山仰止,敬佩有加的目光,不加思索地道:“你误会了。其实不是那样子的。”

    那侍卫一眨眼睛,会意地道:“大人,您就放心吧。我可是什么都没看到。”

    洛林看着那人一脸佯做天真纯洁的模样,不由一阵苦笑,知道再说什么也是白费。

    他想了一下,罗琳娜醒了之后,可是一定会暴跳如雷的。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还是离的远一点儿的好,当下飞快地道:“你负责叫醒他们,我先上客栈去了。”

    说完,飞快地溜到了一边。

    又过了一小会儿,果不其然,就听了那沉沉的夜色当中,传来了一声如魔兽一般的怒吼咆哮:“洛林,你个天杀的混蛋~!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紧接着,电击声,惨叫声,哀嚎声,惊呼声,响成了一片。

    以后几天无话,洛林众人坐了马车向着帝国的首者,茹曼城赶去。

    这一天,他们从拐上了一条宽阔的大道。

    路上的行人车辆也渐渐地多了起来。越往了前走,就越是热闹,

    到了后来,发现那大道上车水马龙,川流不自己。路上行人络绎不绝,往来不断。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城中一直延续到了天边,这才消失不见,极是繁荣。

    洛林探出了头来,看着向了前方,只见在地平线上,有一道青黑色的细线。立时知道那就是那众神的宠儿,世间最伟大的城市,永世不夜的光明之城——茹曼城了。

    此时,由于行人车辆越来越多,道路略略有些拥堵。越是往前行去,速度就越来越慢。

    一众侍卫和车夫不禁焦急了起来,纷纷高声喊喝了起来:“洛林伯爵在此,闲杂人等,速速闪避~!”

    “让开,赶快让开~!”

    “……”

    那路上的行人看到这边华丽的马车,却是丝毫不动。

    有人甚至回过了头来破口骂道:“伯爵了不起啊~!又是从哪个乡下小地方来的土包子~!我表哥还是候爵呢~!”

    一众侍卫全都是骄横惯了痞子,听了此言不由大怒,举了鞭子,就要上前。

    洛林忙将众人拦了下来,道:“算了,算了。没有关系的。晚一会儿,就晚一会儿吧。为了这一点儿小事,不值当的。”

    他可是知道,本来没什么大事儿,但是这要真的是一打起来,自己的名声可就真的是臭大街了。以后任谁说起来,都会知道有个乡下的土包子,因为别人没让路,就大耍了纨绔子弟们的土霸王脾气,和人耍流氓打架。

    众人见洛林发话,只得强忍了下来。

    随着那车辆人流,缓缓地前行。

    又过了好半天,这才来到了那茹曼城的城门之前。

    洛林抬起头来,看着那高大的城墙,吃惊地发现那城墙足足有二十米高。城门异常的宽大,足足有十米多宽,中间是马车道,两边是行人走的人行道,泾渭分明丝毫不乱。

    只见城门口人潮涌动、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行人客商不断从城门中穿行而过。

    洛林吃惊地看到那城门上方的悬梁居然是纯铁铸成,而且两扇宽大的城门居然也包了厚厚的生铁,上面长满了尖利的铁钉倒刺,让人望而生畏。

    城门两边各自肃立着一队卫兵,他们雁翅形排开,身上穿着精美华丽的黄铜铠甲,铠甲擦得锃明瓦亮,照出人影来,几乎可以当镜子用。

    在他们的头上也戴着相同的黄铜头盔,血红色的盔缨像马鬃一样直至垂到了肩后。

    卫兵左手扶着半人高的塔盾,右手持着细长的战矛,腰间还挎着一把长剑。站在城门口纹丝不动,就像是战神的雕像一般威风凛凛。

    看到了他们金光闪闪的样子,立时引的薇拉那双湛蓝如海的美眸变成了心形。像个花痴一样,不住地喃喃说道:“好亮啊~!一定很值钱的。要是能抢两套……”

    洛林不由一滞,也没了力气管那个有一半龙族血裔的傻丫头。

    这时,就见雷欧眼珠转了转,然后趁着城门的机会,车辆几乎停下来的机会,当下一推车门,跳了下去。

    众人不由全都一惊,慌忙地转过了头去。

    大家定睛一看,却发现那小痞子正在解着裤子,不由全都是一愣。

    洛林心中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急忙道:“雷欧,你……你干什么?”

    雷欧一边解着腰带,一边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学了瓦巴多尔和我家老头儿的样子,在城门处大大地尿上一泡,留下痕迹。”

    罗琳娜听了他如此不要脸的宣言,当下不禁面生红晕,很呸了一口,然后一伸手拉过了薇拉,然后又将正瞪大了自己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好奇看着雷欧的美琳娜也是拦了回去。没好气地将自己的纤手,挡在了美琳娜的眼前,道:“别看了,别看了。女孩子家家的,别看那种令人恶心的脏东西。”

    然后一转头,看向了洛林,似笑非笑地道:“真……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样啊。跟着流氓,也就变成了暴露狂~!”

    她只顾着和洛林说话,却并没有注意到,美琳娜那个小姑娘却是一探头,踮着脚尖,瞪着那双天真纯洁,不染一丝尘世污垢的大眼睛,从了她手掌的上端,继续好奇地看了下去。

    洛林很是郁闷地看了罗琳娜一眼,道:“这个可不是我教他的。”

    说着,伸手拉起罗琳娜的手,向上一抬,挡在了那个厚脸皮的小姑娘的眼前。

    美琳娜当下很是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这才在罗琳娜严厉的目光下,讪讪然地抱着自己的洋娃娃,坐了回去。

    洛林过了头来,看着雷欧,道:“行了,别玩了。快上来吧。这个地方不用你再来标记了。相信我吧,你们家的祖先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尿过了。”

    雷欧不禁极是失望,道:“你确定?”

    洛林连忙点头,道:“我确定,而且你赶快上来吧。要是城门口的那几个卫兵发现了你要在这里撒尿可是要重重地罚款的。”

    雷欧立时一惊,侧头看了看,发现了那门口的卫兵正向着这边看了过来,他不禁很是哀叹了一声,然后系好了裤子,手足并用地爬回到了马车上面。

    洛林众人来到城中,在侍卫们的引领之下,他们也不去找客栈,仗着雷欧也在,直接来到了大公在茹曼城中的一处住所。

    因为雷欧身份特殊,又年纪太小,众人商议一下,于是也不声张,悄悄地安顿了下来。至于说关于皇家的一切事务,得等到凯瑟琳来了,由她拿了主意,再做安排。

    不然怎么样?

    难道让了洛林爵爷直接跑去见皇帝陛下,告诉他老人家,我是您侄女凯瑟琳长公主殿下的奸夫,咱们两人见个面,一起喝两杯?

    估计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已经被推出去砍了脑袋了。

    ×××××

    等安顿好了,洛林略略休息了一下,就得操心自己的正事了。

    毕竟自己现在是体制内的人了,而对这个庞大的体制,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洛林都是心存敬畏的。

    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了车子,前去报到。

    当他到了帝国军务部的门前,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这座宏伟的多层建筑的时候,首先迎接他的是一声暴喝。

    一个军官从大门内走了出来,对着洛林大喊一声:“干什么的?军务部前面不许停留,走开,走开。”

    洛林看着对面的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应该是看大门的。他不禁心中暗赞,不愧是帝国军务部的,连个看大门的都是这么厉害~!

    他瞥了对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公务,来公干的。”

    看到洛林鸟鸟的样子,看门的军官有点摸不清底细,换了口气说道:“既然是公务,那先登记吧。”

    洛林登记完毕,走进军务部森严的大楼内,看着两边紧闭的办公室门和进进出出的各种人员,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洛林在心里咒骂拉塞尔那个老家伙,把少爷我这么着急的叫来,却让我在这里和这帮官僚们磨牙,真是太可恶了。

    没有办法,洛林只能随手拉住一个经过的人,向了对方呲牙一笑,然后问道:“请问兄台,办理报道要去哪里?”

    对方听了询问,仔细的打量了洛林一下,大概是看到洛林衣着华贵,仪表不凡,当下收起了不耐烦的表情,然后笑着说道:“前面右转,右手边第三间办公室。这位兄弟是从哪里来的?”

    洛林也笑着说道:“刚从枫叶丹林出来,谢谢兄台了。“

    “哦,青年才俊啊,您忙,您忙。“那人满脸堆笑着说道。

    洛林离开他,拐过走廊。这个家伙也恍然大悟般的咒骂一声:“表错情了,枫叶丹林还没到毕业时候那,

    这个家伙一定是被开除的~!”

    洛林敲开报道处的门,走进办公室,看到宽大的屋内放了十几章办公桌,但只有七八个人在办公桌前,有的在喝茶,有的在闲聊,有的干脆在打瞌睡。

    洛林走进跟前,和一个正在喝茶的家伙打个招呼,说道:“你好,我是接了征召令,来报到的。“

    这个人抬头瞟了一眼洛林,撇撇嘴,不情愿的放下手里的茶杯,说道:“文件带了吗?”

    洛林将手里的文件袋递给对方。

    这个家伙抽出里面的文件,一张张的翻了翻,看着上面空空的表格和那个没听说过的伯爵领地,这个家伙不屑的撇撇嘴,心里道:又是乡下来农夫,穿的漂亮有什么用,又不是选小白脸。

    要是这个家伙知道洛林是茹曼帝国第一小白脸,真不知道该怎么想了?

    那军官将文件塞回文件袋里,随手扔在了桌子上,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表格,拍在桌子上,说道:“哪,去后面把这个填了。“

    洛林看着对方漫不经心的样子,不由心里生气,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总不能自己在军务部里把这个家伙揍一顿吧。

    他只能在心里暗骂:这些装腔作势的家伙,真是到哪都是这副鸟样~!

    洛林只能乖乖的将表格填完了,给人拿回来。

    这个家伙将表格往文件袋里一塞,将文件袋扔在旁边的桌子上,端起茶杯说道:“回去等候通知吧,会有人来和你谈话的。”

    洛林惊讶道:“这就完了?我要等几天?”

    那名军官端着茶杯,不耐烦地摆摆手,然后说道:“要不然还怎么样?我们可是很忙的,上面什么时候安排好了,自然会通知你,回家等着去。”

    洛林大爷也算纵横四海的人物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当下用家乡话咒骂了一句:“我叉你妈**~!”

    然后很是干脆地一转身,走出了军务部的大楼。

    回去之后,雷欧看着洛林好像吃了苍蝇的样子,知道他在军务部碰了一鼻子灰,立时高兴的没心没肺的,在一边欢乐的说道:“我老爸常说首都这帮家伙们是不干人事的东西。连我老爸的命令都敢踢来踢去,现在你知道了吧。”

    洛林没好气的说道:“笑?以后这帮家伙可都是你的手下。”

    雷欧豪迈地一挥手说道:“放心,到时候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

    洛林虽然领了一个没有日期的候令,但军务部内所有响应召唤而前来报道的贵族人员名单,最终还是会很快送到军务部次长的办公桌上。

    作为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军务部总长次是需要在第一时间,了解到自己手下有没有来什么烫手的热山芋之类的角色。

    贵族也分三六九等的,爵位也仅仅只是一方面,顶着侯爵,伯爵头衔,而在首都被大家骂土包子的,在茹曼帝国也是一群一群的。

    在这个现实社会上,比较实力,那些坐在办公室的小角色们,首先看的是官位,侯爵很了不起吗?公爵很了不起吗?我们这里管杂物科的公爵又不是没有。

    同样,即使是一个荣誉男爵,只要开会的时候,名牌上写的是某某总长,某某次长,人家就是核心人物,是你得站着听人训话的人物,是那种大骂你一顿,你还得一个劲的说‘领导批评的太对了’的那种人物,哪怕你的爵位比人家高好几级。

    这些基层官僚们是最讨厌,同时也是最难对付的,正如了那句老话,阎王好过,小鬼难缠~!

    现在在折腾洛林的就是这些小鬼们了。

    再机灵点的,聪明点的,或者那些中层官僚们,他们的眼光不会只钉在官位上,这些人经历的多点,眼光稍微宽点,则都会知道,官都是能升上去的,关键就是看,能不能升上去。

    这些人看的多是家世,家族大不大?有没有当高官的亲戚,这是他们要首先了解的,然后就是家族的实力,地盘大不大?财力丰厚不丰厚?

    他们可知道,那些要么有人提携,要么舍得花钱疏通关系的人,在这个复杂的官僚体系中,是蹿升的最快的。

    今天还在你办公室当小弟的角色,说不定过来年就和你平起平坐了,几年之后说不定人家都够格参加内阁会议去了。所以这些机灵鬼或者中层的官僚们,很多都是和蔼可亲的,但别误会,他们只是没有摸清你的底细而已。

    所以,在没有什么小道消息和最新指示之前,这些人是不会出面的,只是由得下面人和对方打太极了,反正,出事了也是下面人担着,到时候他们作为一个老好人再出场,反而更能赢得好感。

    这些人不是不知道自己手下面系的无能、无耻再加混乱,他们十分清楚,这种局面本来就是他们故意造成的。

    像官已至某某总长、某某次长的这些大人物,他们的眼光又不一样了。

    能爬到内阁里面的,没有一个不是实力超群,背景深厚的能人,这些人的顾虑少了,他们都不怕得罪人,老子又不是得罪不起你,混到这个层次里的,谁对谁不是知根知底的,大家半斤八两而已。

    但同时,他们要考虑的却多的多了。该不该这么做,值不值这么做,是不是被人当枪使了,这些都需要他们自己想想清楚。

    这些大佬们看人不光要看家世,还要看家族的关系网,毕竟能被推进他们视线里的人,都已经是从人群里择出来过的拔尖货色了,这些大佬们需要看的是这些人有没有更深层次的背景,家族的关系网是不是深厚庞大。

    就像现在军务部总长手里拿着的名单。

    看到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的兰斯,洛林的名字,后面标注着普罗斯省,伯爵等等字样,但除了这些下面却什么都没有了。

    军务部总长一口热茶全都喷了出来,愣愣的看了这张纸半天,然后使劲挠挠生疼的脑壳。

    这都什么事?怎么把这个麻烦的人物扔我这里了。

    作为消息灵通的大人物,军务部总长阁下对洛林可是关注的很,先不说洛林在枫叶丹林的杰出表现。但是不管是再杰出的表现,也是洛林在枫叶丹林,不是在茹曼帝国,到了帝国这里,洛林还只有老老实实的从头再来。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将洛林扔下去当个队长什么的。

    洛林在枫叶丹林已经是军团长了,依照官场上‘能上不能下’的普遍规矩,茹曼帝国军务部这边,最次也要给洛林一个军团长等级的职务。

    要是儒略大公要求了,说不定还得给的更高。要是洛林被扔下去当了一个少校,大队长什么的,茹曼帝国就成了笑柄了,大家会嘲笑军务部这帮白痴知人却不善用,这还是轻的,重的会说他们嫉贤妒能,小人行径,那样名声就臭了。

    更为重要的是,大家已经是传风了,洛林是凯瑟琳长公主殿下养的小白脸,在此同时,也是未来皇帝陛下的家庭教师。

    而从洛林的种种作为来看,这个流氓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主。这个家伙自己得罪不起,还真是个麻烦人物。

    尤其是看着这张空空的表格,军务部总长感到脑子一阵阵发晕,下面人这些办的叫什么破事,算了,还是把这个麻烦扔给别人吧~!嗯,拉塞尔真是一个用来背黑锅的好同志,嗯嗯~!

    军务部总长当下,干干脆脆的将洛林这个皮球给踢到了首相那里。将公文发了过去。

    而拉塞尔看到这份和空白差不多的报道文书,也是哭笑不得,下面人摆了这么大一个乌龙,要是那位强悍的长公主殿下追究起来,都是个麻烦,算了,就当没看见了,混了几十年官场了,这个太极混圆手,还是很熟练的。

    但是对于已经被大公视为自己人的洛林,拉塞尔还是有想法的。

    拉塞尔放下手里的文件,对面坐着的军务部次长说道:“洛林这个小伙子,我也见过,我还和他一起对付过黑暗议会的人。

    这个小伙子,有才华,有胆量,有智慧,是我们茹曼帝国未来的柱石,可堪大用。“

    军务部次长也是个老政客了,对拉塞尔了解的很,所以端坐着没有说话,等着拉塞尔那个‘但是’。

    果不其然,就听到拉塞尔接着说道:“但是~!”

    “但是,“拉塞尔顿了一下,然后道:“年轻人嘛,有魄力,有冲劲是好,但是为政鲁莽是大忌,现在需要磨砺一下他的棱角,好好的锻炼锻炼,以后参政主政,自然就完美了。”

    军务次长按耐着心里的笑意,点头说道:“首先阁下说的太对了。”

    拉塞尔接着说道:“第十八次德伦蛮族讨伐军不说正在组织吗?军务部可以讨论一下,将洛林伯爵排进去吗,阿尔摩哈德之战充分证明了洛林的军事天赋,我看有他加入,下次讨伐军一定会进展顺利的。“

    军务次长再好的涵养也掩盖不了自己的惊讶了,心里暗骂:你这个老家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面推吗?

    德伦蛮族讨伐军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军务部处理自己不喜欢军官最佳的地方,在哪里打一百次胜仗改变不了地方形式。但是打一场败仗就身败名裂了。要是凯瑟琳长公主殿下知道自己把洛林送去那个名将坟场,还不活撕了自己?

    军务次长当即也不含糊,说道:“首相大人的意见我会传达,但德伦蛮族讨伐军的人事问题,是由军务总长阁下安排的,我会和总长阁下商议的。”

    拉塞尔点点头,他也知道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说道:“好,我也会亲自和军务总长讨论的。”

    在拉塞尔首先对洛林‘锻炼锻炼‘的指示下,也在军务部高层对洛林的任命举棋不定、四处扯皮的情况下,一连着几天,洛林没有收到一点确切的消息。

    军务部总长虽然近几年以来已经不太管事了,但是那个老家伙德高望重,又是儒略大公的老上级,对拉塞尔的提议嗤之以鼻,但是这个老油条也不会主动跳出来和拉塞尔对着干,洛林的任命就被扔在了那里,反正这才几天,我们继续议一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