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毕业生(万字求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八十章毕业生(万字求票)

    洛林无奈之下,只得跟在了瓦巴多尔将军的身后。结伴来到议事大厅。

    瓦巴多尔将军坐定之后,又掏出了自己贴身的金质小酒壶,狠灌了一口猫尿,然后狠是意得志满地叹息了一声。

    随即,一转头,看到了洛林脸上露出的惊讶,他急忙打了一个哈哈,自嘲地道:“没办法,年青时打仗太多,留下了一身的病痛。只有喝上几口,才能觉的舒服一点儿。”

    说完,急忙将了那酒壶拧上,揣回了身上。然后这才向了旁边的侍卫吩咐了一声,道:“请雷斯特院长与奥巴赫姆院长过来,有一点儿小事要商量一下。”

    洛林听了他漫不经心的话,不由一滞,低声嘀咕道:“我可不觉得这个关系到我未来的命运的事情,是一件小事。”

    瓦巴多尔将军拿出了最基层的,收卫生费的官员们对于那些卖菜小贩们的态度,很是漫不经心地道:“知道了,知道了。”

    他顿了一下。然后看到洛林一脸的古怪,不由咳了一声,很是严肃地又补充道:“伯爵,我不得不很认真地批评你几句。要知道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说可能是相对重要一点儿,但是别忘记了,相对于学院来讲,那只是你个人的一点儿小事情。呃……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他思付了一会儿,然后又接着道:“噢,对了。个人的事情再大,也是小事。学院的事情再小,那可也是大事。”

    洛林看了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心中很是有一种冲动,在那张脸上上面呸上一口的冲动。

    要知道那种话可是以前他经常跟别人说的。其实中心思想就只有一个,如果真的翻译过来的话,那就是——你的事再大也是小事,而我的事情再小也是大事。

    但是现在形势比人强。他又能怎么样,当下只能是气哼哼地坐了下来。

    不过洛林爵爷那是何等样人,岂会吃这个亏。

    他看着瓦巴多尔将军,眼珠子不住地骨碌碌乱滚。

    饶是瓦巴多尔将军见多识广,但是看了洛林嘴角带着的那一丝坏笑,心中也有些犯嘀咕。

    又过了不一会儿的工夫,雷斯特和奥巴赫姆也赶到了会议室内。

    那两个老家伙显然也是早就料到了会有今天的这一幕,他们看到坐在会议室当中的瓦巴多尔和洛林,全都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两人拉了椅子坐下。

    瓦巴多尔将军看了看,然后说道:“想来你们也知道了,现在洛林的身份问题,我们得做个决定了。”

    雷斯特因为一直暗恨洛林拐跑了自己的宝贝外孙女。对那个流氓一直都气得牙根发痒。

    他听到瓦巴多尔院长这么说,当即‘哈’地大笑了一声,然后爽快地一摊双手,说道:“那还有什么问题~!根据洛林以往的表现,可真是没说的。”

    说到这里,他一转头,飞快地向了洛林说道:“小子,恭喜你,你毕业了~!哈哈哈……”

    说到了后来,他甚至是眉飞色舞地大笑了起来。显然是知道洛林一毕业,就必须离开学院,到帝国军务部报到。到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不用担心阿黛儿的安全问题了。

    奥巴赫姆看着他,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别听雷斯特胡说,枫叶丹林学院自有自己的院规,哪能这样草率。”

    雷斯特当下冷哼了一声,但是却没有说话。

    瓦巴多尔将军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洛林的确实有点特殊,我们枫叶丹林学院千年来,不是没有少年英雄。但是能达到洛林这种高度的,就绝无仅有了。

    更何况,洛林这是砸了自己老师的饭碗,军事学院的那些教官们可没有人愿意教他。”

    奥巴赫姆点点头,然后感叹道:“是啊~!像洛林这种职位和成就现在除了儒略大公之外,也没人敢说能教育他了。

    不过,我刚才说了,就让洛林这样毕业了,也是需要慎重考虑的一件事情,我们不能为以后开个坏头。”

    他的话,入情入理。瓦巴多尔和雷斯特两人听了,全都认真地点点头。

    洛林听出了他话中的暗含的杀机,不由心中一阵大惊。暗暗想道:我这才刚刚过上了几天好日子而己啊~!

    他正皱起了眉头,苦思着对策,这时,就听奥巴赫姆说道:“洛林,你自己的意思哪?”

    洛林当即道:“我要求受教育的权利~!

    我才在学院里上了半个学期的课,就这样毕业了,大家会说枫叶丹林教学很不严肃,很不认真。说出去很砸牌子的~!”

    雷斯特不屑地‘切’了一声,然后用了眼角斜看着他,道:“拉倒吧,我还不知道你这个混帐小子?

    你现在是有钱了,就想混过这几年的舒服日子,是不是?我们都知道你可是个超级会惹祸的家伙,刚来学院的半年闹出了多少事情。再让你无所事事的在学院里游荡三年,不知道要带坏我们学院里面多少的好学生。”

    洛林苦着脸道:“可是……可是那也不是我想惹事,是他们想要找我的麻烦啊。哪一次我不是被动的?”

    瓦巴多尔看了洛林毕竟还是自己的部下,因此上也是在旁边帮腔。道:“那是咱们洛林有本事,别的不说,你们俩上学的时候敢惹纠察队吗?我记得雷斯特你那时候还是个乖宝宝。奥巴赫姆,你自己就是纠察队的吧?”

    雷斯特一滞,不满地说道:“喂,你这是在小孩子面前揭我短吗?别忘记了,你又比我好了多少?也不知是谁经常跑了小野猫酒吧里面看人家跳艳舞,有贼心没贼胆地还拿块破布蒙到脸上,怕被别人认出来?”

    瓦巴多尔当下不干了,一拍桌子,高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哪回去,没叫上你了?当时也不知道是谁躲在角落里,吹口哨吹的最响,但是和了那漂亮的小姐们一搭话,就脸红的跟打了鸡血针似的……”

    雷斯特当即气结,道:“你……”

    奥巴赫姆看到他们两个又要斗起来,如果再放任下去,说不定他们连以前几岁尿床的事情都要当了洛林的面,给抖出来了。

    他急忙在旁边打圆场,道:“两位,两位。现在还不是吵这些的时候。”

    说着,不住地向了那两人使着眼色。

    雷斯特与瓦巴多尔将军两人这才醒悟了过来。当了洛林这个年青人面互揭老底,如果再继续下去。说出以前令人难堪的私密来,难保不被那个痞子抓了把柄,回头要挟自己。

    两人当下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怒哼了一声,转过了头去。

    奥巴赫姆一字一顿地道:“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洛林的学业问题。”

    他看了看洛林,然后又接着说道:“让洛林现在毕业,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定下规矩,在学生作出突出贡献之后,由学员所在科的全体教员签署文件同意,并经过所有的院长签字同意之后。才能允许学院提前毕业,你们说怎么样?”

    洛林首先说道:“好,好,这样我只要买通一个人不同意就行了。”

    这三位院长全都哭笑不得的摇摇头,碰上洛林这种怪脾气,谁都没辙。

    雷斯特看着洛林冷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

    洛林不由一愣,心中暗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就见雷斯特一转身,飞快地向了另外两人说道:“现在我们三个人都在,按了学院的条例,只要是三大学院院长齐全,就完全可以表决任何议案。因此上,我提议,就洛林毕业的这一件议按进行表决,同意的举手。”

    说着,他当先一个举起了手来。

    奥巴赫姆看了,不由苦笑了一下,道:“好吧。那我也同意。”

    然后举起了手来。

    瓦巴多尔将军略略思付了一下,一抬头,看着洛林期望的目光,以及另一边上雷斯特不住地杀鸡抹脖子地使眼色,暗暗恫吓。他也是笑了一下,道:“我也同意。”

    说着,也是举起了手来。

    雷斯特看了,当下‘哈哈’地大笑了两声,道:“既然无一人反对,那么表决通过~!”

    然后,他转过了头来,兴灾乐祸地看向了洛林,道:“小子,你现在可以毕业了。赶快收拾一下滚蛋吧。

    拿了文凭,在半年之内去茹曼军务部报到。否则他们可就是要治你一个蓄意逃兵役的大罪。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啊~~!哈哈哈……”

    洛林当下气急,站了起来,破口骂道:“你们这三个老混蛋~!这明显就是卸磨杀驴……呸呸呸,你们这明显就是过桥抽板的不道德行为。现在看了少爷我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想要把我给一脚踢开。是吗?这也太无耻了~!”

    雷斯特一脸的得意,轻轻地掸了掸自己胸前的禁咒大魔导师的徽章,毫不客气地道:“小子,我还就无耻了,你想怎么样吧?实话告诉你,只要你能当上了大魔导师,在这绝对实力的面前,你就可以无耻到我这个地步~!”

    洛林立时气结。转头向了旁边看去。

    只见奥巴赫姆仍然是一副神棍骗钱时的标准笑容,迎着自己的目光,一脸的平静。洛林当即知道,这死神棍,从小就是接受了教廷最为优秀的‘无耻教育’,纵然现在自己也已经练的面皮老厚,但是再过个三五十年,也绝对不是他这个科班出身,拿过四六级‘不要脸’专业证书的老神棍的对手。

    当下,他将目光向瓦巴多尔将军移了过来。

    瓦巴多尔将军却是叹息了一声,站起了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亲爱的伯爵。你以为我们就只是单单想要把你撵出去吗?”

    洛林气愤地道:“难道不是这样?我现在可是没有看出你们安有好心的地方。”

    “对不起,我说错了。”他顿了一下,然后又修正道:“我知道其实你们的心和房地产开发商一样,全都是坏透了的。哪会有什么好心,就是有,也早就被狗给啃干净了~!”

    瓦巴多尔将军听了他愤怒的指责,却是丝毫也不在意。仍然笑着道:“我亲爱的伯爵,你应该反过来想想。以你现在实力,在学院再混个几年,又有什么可以增长的。你应该有一个更大的舞台,尽早地施展你的才华。”

    洛林不由一愣。

    瓦巴多尔将军看洛林不再说话,不禁又是一笑,又接着说道:“要知道人生也不过就是短短的那么几年,你就真的甘心这样在学院里混日子,不想做出一番属于你自己的事业?”

    洛林脸色不由为之一变,沉默了下来。

    瓦巴多尔将军停了一下,然后又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就愿意让自己这一身本领埋没了起来?记住你的才能越大,就越应该用来造福人民。只有这样,才真正对得起你自己。

    学院这个舞台纵然是全铺开了,也没有多大,你现在应该到更大地方去了~!”

    如果这些话是由奥巴赫姆那个老神棍说出来的,洛林可能还会认为这是那老神棍又想要忽悠人,但是这些话却是由一向耿直,拥有‘圣骑士’称号的瓦巴多尔将军说出来的,他就不能不考虑一下了。

    洛林在心中很是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最后长叹了一声,道:“好吧,我知道了。”

    他顿了一下,看着瓦巴多尔将军,然后鄙夷地道:“你直接说让我去别的地方抢更多的钱,抢更多的东西,不就完了?非要弄那些很肉麻,很恶心的话来说,让人听了真的很不舒服的。”

    瓦巴多尔将军苦笑了一下,纠正道:“我可没有让你去抢钱抢东西,只是说了,让你去施展自己的才华,做出一番属于你自己的事业?”

    洛林头一歪,冷笑道:“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瓦巴多尔将军一滞。

    他想了半天之后,终于摸着自己的鼻子,不得不承认道:“对于你来说,这两者好像并没有什么区别。”

    洛林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别说这没用的了。我什么时候能拿到毕业证,我就什么时候走路。你们可也要尽快地把毕业证给我送去。知道了吗?”

    雷斯特当下大怒,道:“小子,你那是什么态度?”

    洛林当下毫不相让,反唇道:“你管我什么态度?反正我是铁定毕业了,当然也就用不着再拍你的马屁,有本事,你再多留我几年啊~!”

    雷斯特当下气急,道:“你以为我不敢……”

    他刚说到这里,随即想到了自己宝贝的外孙女儿。

    他的心中可是知道,阿黛儿的个性,虽然平时跟个小狐狸精一样,迷死人不偿命的,祸国殃民起来,估计死个百把万人都是不成问题。但关键问题却是,她和了她的母亲一样,一旦看中了谁之后,死心眼起来,可是真的很死心眼的。

    要是真的让洛林在这里再待些日子,万一他要是真的把自己的外孙女儿给勾引跑了,要是两人再勾搭成奸,弄出一条人命出来。到时候,再抱个小家伙,叫自己太外公,那可就是真的亏大了。

    想到这里,雷斯特当下却也只能是暗气暗蹩,强自忍了下来,又接着说道:“我还真的不敢。”

    说完,气哼哼坐回到了椅子上面。

    洛林当下忍不住‘哈哈’大笑了两声,刺激那个老家伙。

    雷斯特气的眼中直喷火,但是却还是强自忍下,假装没有听到,气呼呼地将脑袋扭向了窗外。

    只是瓦巴多尔将军看了雷斯特吃瘪,顿时大觉解气,在旁边偷偷地向洛林挑了挑大拇指,做为奖励。想让洛林再接再厉,争取把老雷斯特给气死过去,好大大地出自己的恶气。

    洛林对于他这时再拍马屁的行为,却也是有些不太感冒,假装没有看到。

    他看到此时,自己毕业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无可挽回。当下也不再勉强,向了三人打了一声招呼,就潇洒地一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洛林远去的背影,不由叹息了一声,道:“唉~!少了这个年青人,我们学院以后可是要安静许多,但是也又要无聊许多了~!”

    雷斯特听了,冷笑了一声,但是却也没有说话。毕竟不管是怎么样,有了洛林在这里,阿黛儿每次笑起的时候,可以比以前更是甜美了许多。而且也懂事了许多。

    这一次,万一她要是知道自己想办法把洛林给逼走了,不知道那姑奶奶会不会发脾气,不理自己?

    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却是一笑,淡淡地道:“放心吧,我的老朋友。相信我,那个年青人可是一个大大的扫把星。不管是到了那里,可都是注定要不安生的。今后,天下可是要多事了。到那个时候,我们不是有更多的有趣的热闹可看?”

    雷斯特应付地冷哼了一声,然后想了想,觉的还是有些不太保险,站起了身来,道:“对了,最近有什么新奇又流行,而且还深得女孩儿喜欢的东西吗?”

    瓦巴多尔将军一愣,道:“你要那些东西干什么?哈,难道你这个老混蛋也要去包*奶了吗?我可一定要向多蕾茜告个状才行~!”

    雷斯特重重地呸了一口,道:“你个老混蛋,就会顺了嘴里胡乱放屁~!”

    他顿了一下,看到旁边奥巴赫姆也是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这才解释道:“我这不是把洛林给逼走了嘛。怕万一黛儿那个丫头知道了,跟我发脾气。所以想着先买个什么东西,哄哄她。”

    瓦巴多尔将军坏笑了一下,然后道:“雷斯特,雷斯特。你们这些个魔法师们平时是不是蛤蟆,老鼠什么的吃多了?怎么光想着好的方向,不会想想还有一种可能?”

    雷斯特一愣,心中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升了起来,道:“还有一种可能?还有什么可能啊?”

    瓦巴多尔将军叹息着摇了摇头,然后低声道:“要是我们可爱的小黛儿和了她的母亲一样,知道你把人给逼走了。回头,她也跟了洛林私奔了,你又该怎么样才好呢?又该怎么样才好呢~~?”

    这老混蛋可谓是坏透了。为了气雷斯特,最后那一句话。却是用了歌剧的调子唱出来的。

    雷斯特当下一阵胆寒,强撑着道:“不,不,不会的。我家黛儿可是……可是很听话的……”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对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拿起了自己的拐杖,飞快地走了出去。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他来到了院中,就迫不急待地施展魔法,飞上了半空,不由得呲牙一笑,然后眨了眨眼睛,向了奥巴赫姆说道:“你说的很对,那个年青人确实是不管去了哪儿,都不会让人感到无聊的。事实上,我现在已经感到有趣多了。”

    说到这里,他又想到了什么,伸手打了一个响指,然后道:“对了,你说咱们打个赌怎么样?就赌黛儿那个小丫头,她会不会跟了洛林,两个人一起私奔。我赌会的。”

    奥巴赫姆当即指了他,咬牙切齿地笑骂道:“你个老混蛋~!你就缺德吧你,这种事情,你也拿出来赌,真是缺德带冒烟。你现在可真是混蛋透顶了。”

    瓦巴多尔听了他义正词严的指责,不禁极是失望,喃喃地道:“不赌算了,看来,我只能回头找别人去了。”

    他刚说到这里,就听一阵风声响动,急忙闪身避过。然后一伸手抓住了那个暗器。定睛一看,却是一个大大的钱袋,那钱袋入手极重,显然是装满了金币。

    随后,就听到奥巴赫姆的声音响起,道:“我当然赌了,这种好事为什么不赌?”

    说完,悠悠然地迈着步子,走出了门去。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他的背影,不禁低声骂了一句,道:“这个该死的死神棍~!”

    ×××××××××××

    洛林走在路上的时候,看着那四周的绿树浓荫,不禁想道:从带上薇拉离开家乡,到现在,差不多快有一年的时间了~!

    本来寒假时,他是可以带上薇拉回一趟家的,但是阿尔摩哈德人的侵略毁了他的假期。

    虽然洛林在阿尔摩哈德玩的很爽,但是现在终于得空了之后,洛林觉得该先回家一趟。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嘛~!这可是天下第一流氓老大,西楚霸王项羽项总舵主的名言。

    家里的破城堡也该好好修一修了~!

    要知道,自从曾祖父辈起,恐怕就没有再在这座城堡上花上过一分钱。

    理由很简单,穷啊~!

    帝国的法律,尤其是关于贵族的福利待遇部分,可是没有人敢糊弄的,洛林家族顶着实打实的世袭伯爵爵位,家族领地也是按照伯爵的等级给划分的,一亩不少,但是也一亩不多。

    但是,谁让洛林的祖上被皇帝看不顺眼了呢?

    虽然那位至尊并没有直说,我看了洛林家族不顺眼。但是到了他这种级别的大人物,是根本不用说的。只要一个眼神,下面自然就有马屁精们把事情给办好了。

    因此上,那些官员们秉承圣意,都是使劲的刁难起洛林的祖上。

    虽然帝国法律规定了,面积是少不了你的,那质量给你最次的不就行了。

    可怜洛林伯爵家族,不仅被封到了一个山洼里的犄角旮旯,领地上一多半还都是不能耕种的山地和丘陵,连绵的群山当中,唯一的优点就是木材很丰富。

    但关键是这个时代,不管那里的木材都很丰富。

    不说别的,仅以枫叶丹林为例,每年还要花大笔的钱,去清理那些乱长的树丛。

    要不是因为这样,当初照着《龙族抢劫速成手册》去打劫的薇拉,也不会挑中洛林这个倒霉鬼,他们家的地盘和薇拉手册上写的几乎一模一样的,都是藏贼的宝地。

    但是很不幸的是,连强盗都不会去光顾那个地方,实在是没什么油水。

    洛林的祖上不是没人想过要经商致富的。

    实际上,帝国贵族虽然表面上看不起商人们。但是实际上他们和东方的那些个大儒们一样,全都只是看不起别人经商。都是借着各种正式或是非正式的名义,排除异己,大搞垄断经营的。

    他们可都是知道,‘无农不稳,无商不富‘这个千古名训的。

    如果没有不经商的,光靠着他们领地上的那些产出和税收,仅仅能顾着一家人填饱肚子,贵族间的迎来送往和婚丧嫁娶,还有宴会游猎……

    更别说还要包*奶了,养小三了。给小舅子们找工作了,打仗的时候,还要自备的马匹铠甲,还要给自己手下的士兵们准备粮草给养,发工资,买武器了……等等等等……

    这些可是都要花钱,而且还是要花大钱的。

    要是不仗着贵族优惠的税收政策和可以没事耍流氓,欺行霸市的特权,去挣几个小小的黑心钱。这些贵族们,早就像洛林家一样了,只能老实的呆在家里,没事了,玩玩躲猫猫的游戏。

    洛林家族曾经也不是没有奋斗过,但是经过一番折腾之后,他们发现,洛林家族不光没有经商的天分,更重要的是这个地方还没有什么商业价值~!

    附近的地区生活的都是自给自足的农人,就是稍好一点的地主土财,穿的衣服也是自己家里织的,整个地方只有那么一座屁大一点儿的城市。

    看着个马戏团过来,就已经当是过年了,根本就繁荣不起来。

    洛林的祖上,精细一点,会仔细打理自己的领地和收入,日子能好过一点,要是碰到稍微败家一点的,就像洛林上面的两代,留给洛林的只有这个年久失修的破落城堡了。

    洛林常想,幸好贵族的领地是世袭的,而且严禁买卖,要不然到他的时候,估计能留下一间茅草屋就不错了。

    不过现在,洛林爵爷有钱了,首先想到的就是回去把自己的家好好装修一下,然后再看看那里有可以投资的项目,做人要讲究长远,宝箱里再多的钱也有花完的一天。

    洛林现在一直遗憾,这个世界没为什么有股市,基金和债券,要不然凭着自己的资产,也好去里面做两把庄,坐在大户室里面和了自己的女秘书探讨一下人体艺术的同时,再享受一下炒作和内幕交易的快感。

    所以,现在洛林想趁着这个休闲的时间,回家一趟,要是拿着毕业证去帝国首都报道了,天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得空回家。

    当天晚上,洛林在晚餐的桌子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的时候,凯瑟琳和阿黛儿都愣了一下。

    薇拉那傻丫头,却是高兴地欢呼了一声,然后举了双手欢迎,道:“好啊,好啊,我早就想苏珊大妈他们了。”

    凯瑟琳想了一下,然后也是点头说道:“回去看看也好,下面洛林也许就忙的没空了。”

    阿黛儿美眸一转,轻笑着说道:“好啊,洛林,我们陪你一起回去,我听罗琳娜说啊,你家里的房子也很旧了,正好回去修一下。”

    凯瑟琳一愣,然后看着阿黛儿,道:“不许。你不能陪着洛林回去。”

    阿黛儿将自己的丰胸一挺,道:“为什么?“

    凯瑟琳淡淡地道:“因为我走不开,所以你也不能去。我们规定好的,严禁单独行动。”

    阿黛儿不由一滞。

    罗琳娜神色诡异地看了看洛林,又看了看凯瑟琳和阿黛儿,然后一低头,低低地笑了起来。

    凯瑟琳和阿黛儿听了她的笑声,当下齐齐心虚的转开了视线。

    雷欧看了她们两人的举动,不由鄙夷地高声叫道:“切~!你们俩个没义气的~!”

    他趴在了桌子上面,高举着手中的银叉,又接着道“老大,他们不去,我陪你回去。到时候去看看你家里有没有什么可开发的项目,咱们俩投资发大财去,还不用给妮可交税,太好了,啊哈哈哈哈……”

    说完,想起以前赚钱的赚的手发软的情况,忍不住又是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凯瑟琳破例的没有理睬雷欧,她这时正和阿黛儿用眼神进行激烈的谈判。

    罗琳娜看到她们两个的样子,不禁一笑,然后道:“黛儿,妮可,你们俩个可都是女孩子唉。这么争风吃醋,羞不羞啊?好了别争了。

    我陪薇拉回去,伤好了有一阵子了,正好想出去走走,路上正好可以给薇拉上课,顺便监视着洛林,保证他一路上乖乖的,怎么样?”

    薇拉当下兴奋地双眼放光,看着罗琳娜,道:“罗琳娜也来吗?那太好了。”

    看着凯瑟琳和阿黛儿还在用眼神较量,罗琳娜说道:“你们俩个,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可就让那两个老头子早上去参观洛林的卧室了。”

    凯瑟琳和阿黛儿齐齐“啊

    “了一声,满面羞红的互相看了看,赶紧低下头吃饭。

    洛林心中也是咯噔了一下。心中暗道:她们都知道了?我可是一直都瞒的很好的啊?是哪儿露出风声?

    雷欧看着她们俩的样子,当时惊讶地下巴都快掉下来。

    他对着罗琳娜一竖大拇指,说道:“琳娜,你好厉害啊~!居然一下子就将妮可和黛儿震住了,快教教我该怎么做?”

    罗琳娜拍拍雷欧的头,然后冷笑道:“傻小子,因为我抓住了她们俩的小尾巴。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切,“雷欧当下气的一甩脑袋,愤愤地道:“想保密就明说吗,又拿这句话敷衍我。”

    说着,蹙起了淡淡的小眉毛,苦大仇深地将盘子里的蔬菜切成了碎片。然后趁了其他人没有注意,将那些菜全拨到了桌子底下。

    洛林这时干咳了一声,对凯瑟琳和阿黛儿说道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尽量快去快回,你们不用着急。”

    阿黛儿和凯瑟琳不情愿的点点头,她们两个正处于和洛林恋奸情热的阶段,当然不想和洛林分开。

    吃完晚餐,罗琳娜看了看天色,然后说道:“好了,时间还早着那,我去和院长说说,请假去。”

    说完,促狭地对凯瑟琳和阿黛儿眨眨眼睛,说道:“你们俩个要抓紧时间哦。”

    然后,快步走出了餐厅。

    等罗琳娜走后,凯瑟琳和阿黛儿拿了自己的俏眼瞟向洛林,眉色之间都有些意动。

    洛林此时突然想起了一事,他上半身往前一探,神神秘秘的说道:“我们来做一个有意义的活动吧~!”

    雷欧见了,好奇心大起。

    他趴在了桌子上面,探过了头来,说道:“什么活动?我也要玩,我也要玩~!”

    凯瑟琳和阿黛儿两人当下羞红了俏脸。

    她们齐地地啐了洛林一口,说道:“雷欧还在那,你就说这种话。”

    洛林不由一滞。

    薇拉可是能读洛林的思想的,当即欢呼道:“好啊,少爷,我们分钱去~!”

    凯瑟琳和阿黛儿愣住了,不约而同的说道:“啊?原来是分钱啊?吓了我一跳。”

    说完,她们两人不由对视了一眼,然后恼羞成怒地跳过来,举起了自己的粉拳,抓着洛林,狠狠地暴打了一顿。

    洛林此时也不敢还手,只能一边挨打,一边说道:“数完钱之后可以接着做有意义的事情吗?”

    凯瑟琳和阿黛儿红着脸说道:“呸,你自己做去吧。”

    雷欧则不管他们三个的笑闹,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下来,跳起来说道:“噢,分赃了,分赃了。”

    说完,他与薇拉两人,一马当先的冲在前面。洛林则是拉着凯瑟琳和阿黛儿走在后,一行人走进了地下室里。

    来到了地下室当中。洛林点起地下室的灯,将这里照亮。

    一众人就愣愣地看着眼前堆起的箱子。

    片刻之后,洛林满足地叹了口气,一挥手,豪迈地说道:“开箱子,分钱。”

    雷欧和薇拉欢呼一声,跑上去将箱子的盖着一个接一个的打开。

    在灯光的照耀下,黄金和宝石的反光交织在一起,发出醉人的多彩光芒。

    洛林呻吟一声,道:“这就是梦想的颜色,看多少次都不觉得过瘾。”

    雷欧滚到黄金上面打滚,薇拉则将那些宝石一颗颗的抛起接下,瞪着心形的大眼睛看着宝石在手心里跳动。

    凯瑟琳和阿黛儿一人一边抱着洛林的胳膊,将头靠在洛林的肩膀上。

    阿黛儿懒洋洋地说道:“看着这些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步都不想动了。”

    凯瑟琳‘嗯嗯’了两声,也是不说话。

    洛林搂住她俩的腰,轻轻地拍了拍,说道:“好了,这些钱是我们齐心合力抢来的,我们均分,每人一份。”

    薇拉重重地点了点头。

    阿黛儿皱皱眉,说道:“可是,洛林,这么多黄金,我们要怎么装走。”

    “是啊,这么多东西,随身带着可不方便。”凯瑟琳也这样说道。

    洛林挠了挠头,两手一滩,说道:“我也不知道,光顾着高兴了,一直没想过要怎么处理。”

    凯瑟琳在洛林的腰上掐了一把,说道:“还以为你早就想好了呢~!”

    洛林看着眼前的箱子,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些黄金占地方最多,不过也最好处理,我们都存到银行里就行了,平均的存到每一个人的名下,个人自由支配吧。”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妮可,先说好,这是私房钱,不许向雷欧收税。”

    雷欧立时感动的热泪盈眶。

    凯瑟琳看到雷欧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两只黑漆明亮的大眼睛都不住地向着自己施放着必杀的星星攻击,当下也是一阵心软,挥了挥手,大方说道:“好了,知道了,但是雷欧要是花钱必须经过我同意。”

    雷欧跳起来大喊道:“老大万岁,老姐万岁。”

    洛林道:“这些黄金都换成帝国金币的话,估计每人能有一百万左右吧。省着点花,三五辈子应该花不完了。”

    阿黛儿惊呼一声,一下子抱紧洛林的胳膊,说道:“这么多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了。”

    “最难办的是这些工艺品,他们的价值我也估计不出来,东西太多了。”

    凯瑟琳道:“交给我吧,我让手下把慢慢的把这些都变卖掉,换成的钱直接存到我们名下。“

    “这些宝石,我们自己分了吧,大家自己保管好,这些可不比黄金的价值低。”洛林接着说道:“每人一堆,自己抓吧。”

    洛林像分巧克力糖豆一样,就堆满了整整一个小木箱的宝石给分成了五堆。

    看着自己面前几捧都装不完的宝石,三个女孩都陶醉了起来。

    阿黛儿叹了口气,说道:“还是洛林保管吧,我拿回去都没有地方放的,要是被家里人知道,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