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联合国会议进行时(求票万字)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七十九章联合国会议进行时(求票万字)

    洛林和众人已经打屁了半天。现在已经累的是腰酸背痛腿抽筋,此时听了奥巴赫姆的话,有心就想要拒绝。

    但是一抬头,看了那老神棍脸上带着的、经典的、保险推销员的表情,当下心中一凛,急忙摸了摸自己的钱袋。发现硬硬的还在,这才放下了心来。

    奥巴赫姆看了他的小动作,当下抽了抽嘴角,昏黄的老眼当中爆出了一道火星,然后不动声色,语带亲切地轻声道:“伯爵,我正问你话呢。帮我们一个小忙好吗?”

    他看到洛林脸上露出的难色,不由顿了一下,然后又语音一转,继续补充道:“我可是一直坐镇学院的。听说某人可是抢了不少的东西,光是诺曼的主力战舰都是运了三船。而且这些还全都是没有交过个人所得税的~!”

    洛林一怔,看了奥巴赫姆的脸色,急忙强打精神,陪了笑脸,道:“院长,看您说的。我可也是学院的一分子,不用说什么帮忙不帮忙的客气话。不管是您,是瓦巴多尔将军,还是是雷斯特魔导士……”

    雷斯特早看他不顺眼,当下在旁边怒哼了一声,一脸找碴挑衅的样子,道:“混帐小子。为什么把我排了最后面?还有什么魔导士?认真一点儿,是禁咒魔导士~!给我记住了,不然下一次我先是暴打一顿,然后再把你变成瘌蛤蟆~!”

    他一边说着,一边瞪起了眼睛,斜斜地上下打量着洛林,好像是灰太狼看着喜羊羊,想要找出从哪一个角度下手才最快最狠一样。

    看着他的样子,当即就知道‘魔法师什么的最讨厌了~!’这句话不是没有由来的。

    “魔法师的名声就是像你这种老混蛋给弄坏的~!”洛林看着他嚣张的样子,不由心中嘀咕了几句,但是却也是不敢惹了那个老家伙,当下只能是陪着了笑脸,道:“是,是,是。是我的疏忽。是传说中伟大的禁咒魔导士,雷斯特。”

    雷斯特冷哼了一声,道:“小子,你少说了一个‘大’字,是伟大的禁咒大魔导士。而且为什么你还擅自加一个‘传说中’?那是什么意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加了那句‘传说中’是什么意思?”

    他一边说着,一边活动着手脚。很像是要单挑一下不可。

    洛林不由一滞,心中很是奇怪:那老家伙难道吃错了药了?怎么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还是说……他发现了阿黛儿昨天夜里睡到了自己的床上?

    他想到这里,突然心头一跳。偷眼看了看雷斯特的表情,却也是有些不太像,如果那老家伙真的知道了的话,是会二说不说,直接用禁咒对付自己的。

    洛林当下略略地放下了心来,然后继续陪着笑,道:“这个‘传说中’的意思,就跟是‘限量版’产品一样,是表示珍稀用的。你看不管是什么东西,一加了‘限量版’之后,好像就是珍贵很多。最起码价钱上就是贵了很多。而像是您这么伟大的禁咒法师,不加个‘传说中’,怎么显出您的厉害呢?”

    雷斯特摸了摸下巴,思付了一会儿,然后不得不承认洛林说的有理。想当初自己年青的时候,陪了女朋友逛街,明明就是一样的东西,但是加了‘限量版’和不加‘限量版’这几个字,那价钱就是不一样。而且那玩意儿。越是限量版,越是宰人,还越是卖的好。

    这是站在旁边奥巴赫姆与瓦巴多尔两人也是不住地解劝,雷斯特这才淡淡地哼了一声,然后道:“算了,给你们两个面子,我就暂时放过他。”

    说着,一甩袖子,当先一步向广场外走去。

    奥巴赫姆与瓦巴多尔两人不由相视苦笑了一下。他们可是全都知道,雷斯特身为禁咒魔导师,平时也是挺讲道理的。不然也不可能悟透了魔法本质,成为一名禁咒魔导师。

    但是他只要是一看到洛林,尤其是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看着长大的,现在出落的玉立婷婷、楚楚动人、美丽大方、明媚不可方物……的外孙女儿被洛林一勾手,连魂儿都勾跑了。就差着跟了他私奔了。当然就是火冒三丈,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看怎么觉得洛林不顺眼。

    更何况,当初阿黛儿的母亲,自己的女儿可就是因为自己没看好,跟人私奔了的。

    老雷斯特伤心之余,可是恨透了那个混蛋。

    后来,他在阿黛儿一岁的时候,就已经在自己的心底深处,暗暗地发誓:不管用了什么手段,可是绝对不会让那种历史重演一遍的~!

    奥巴赫姆看了看洛林,然后一侧身,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来吧,伯爵。我带你参观一下我们这个在你的提议之下。新设立的联合国。”

    洛林一愣,抬头看了奥巴赫姆一眼,发现他脸上一脸古怪的笑意,不由得心中奇怪。隐隐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但是却还是礼貌地让过了奥巴赫姆,然后跟在他们的身后,伴着两人,也是走出了广场。

    他跟着那两人沿着大道一直向前走去,穿过了枫堡的城门之后,沿了大道向前走了一段,然后在一个宽阔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洛林觉的有些眼熟,不由抬起头来,仔细地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以前经常来的一个小剧院的跟前。

    想当初自己可是做为了编剧,时不时地来这里和了阿黛儿手下的那些个女演员们聊天打屁。

    借口自己有未知术,拉着她们白嫩的小手,帮她们看个手相了;装了瞎子,摸摸她们漂亮的小脸蛋儿,摸个面相了……

    到了后来,大家越来越熟,他正要打算,用了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施展开涛涛的辩才,说服了她们,好让她们为了艺术献身一下了,和自己玩玩‘心肝宝贝’啦,‘两只小蜜蜂’了等等,这些个很是纯洁、很保守、很传统的黄色小游戏了。这个时候,那些个阿尔摩哈德人打过来了……

    想到了这里,洛林爵爷原本对于那些阿尔摩哈德人的遭遇,而有些同情的心情,一下子又变成了铁石一般。

    不说别的,仅从了这个角度讲。那些个阿尔摩哈德人就该死上一万次,然后再踩上一万足脚,让他们,连带着他们的子子孙孙,全都永世不得翻身~!

    他刚刚想到了这里,就听到那剧场里面传来了一阵大声的喧哗。但是隔着厚厚的大门,里面究竟说了什么,却也是听不是很清楚。

    不过那带了脏字的怒骂声,和经典的‘三字经’却还是可以清楚地听到。

    洛林一怔,询问地看向了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

    奥巴赫姆听到了里面的叫骂,不禁又是苦笑了一下,道:“没错,这里就是咱们成立的联合国总部,他们正在进行会议当中。”

    说着,伸手将了那厚重的大门推了开来。

    洛林当即就感到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大喧嚣声,扑面而来。如同一个……呃,不,如同是无数头得了狂犬病、禽流感,爱滋病,外加内分泌不调的地狱三头犬在一起发出了狂吠一般。

    气氛是极其的热烈~!

    儒略历文明普遍性国家间联合性组织,简称为联合国。

    当初在成立之初,是响应了枫叶丹林讨伐阿尔摩哈德帝国不义之行的号召,用了雇佣兵的形式,派往了枫叶丹林军中。目的就是为了给阿尔摩哈德帝国使绊子,拍黑砖的。

    到了后来,因为战胜了阿尔摩哈德帝国,大家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利润,当下在了瓦巴多尔将军的主持之下,坐下来本着平等,友好,协商、公平、公正……等等一系列所有代表了人间美好的愿望的褒义词……的原则,坐下来进行分赃的。

    但是分完了赃之后,大家发现,这一次玩的真是太‘嗨’了~!

    投资少,见效快,风险小,而且回报率极高。

    这种生意哪儿找去?

    只要是打着‘维持和平’的旗号。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然后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坐在分赃。简直比出去打劫还要好……呃,不……已经是比打劫还要好的。

    因为打劫的话,稍有不慎,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名声可是要臭大街的。

    而且就算是成功了,搂了不少的钱,但是也还是要因为治安没搞好,也要被那些老百姓们在背后戳脊梁骨,偷偷痛骂的——他们以前也是知道,但是在黄澄澄的金币面前,却是只能不要脸了,假装听不到。

    身为贵族可是很花钱的。

    城堡得修,战马要好,铠甲要保养,老婆闹情绪要买东方的丝绸,儿子也要教育经费,女儿也是要有嫁妆,更别说自己还要包*奶,养小三。由于没有实行计划生育,因此上,还要给那些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舅子们按排工作……这些可都是要花钱,要打点的。

    最可恶的是,不仅国王要收税。而且教廷那些个死背背们还时不时地要强行摊派,以各种名义向自己伸手。今天为失学儿童募个捐了,明天为某地灾民献个爱心了。后天又为了给赫拉女神满月节献礼,再搞个活动了……

    这一圈下来,如果不搞抢劫,这么一个自从人类存在以来就流传下来的、最为经典的,最为传统的物品所有权暴力转移手段,大家就只好玩‘负资产’了。

    现在他们发现这么一个方便、快捷、可以迅速让自己腰包鼓起来的方法,当然也就是不愿意放弃了。

    当下大家在分赃之余,强烈建议,要求设立了常驻性机构。以使大家以后可以很方便地‘维持和平’。不然每一次都要重新组建,实在是太麻烦,太没效率。而且抢起东西来,也没那么过瘾。

    而原本没有参加进枫叶丹林讨伐军的国家此时也是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商、机利益,悔的肠子都青了。

    而在此同此,他们也是发现了这其中存在的巨大危机,因为一不小心,说不定自己就要被那些个混蛋们给盯上,要‘维持自己的和平’了。到那个时候,可是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他们当下也是不敢怠慢,纷纷派出了使节,要求加入到这个联合国里来。

    而枫叶丹林学院的领导高层,因为这一次的阿尔摩哈德入侵事件,也是被打的措手不及。虽然有洛林站了出来,领导了那些个老弱病残,侥幸打败了阿尔摩哈德的七万精兵。

    但是万一那个时候,没有一个像洛林这样的军事指挥大家呢?

    枫叶丹林在冲天的战火中轰然垮塌,无数代表了文明的珍贵典籍被付之一炬,滚滚的黑烟直冲九宵,居民和学生们红色的鲜血洒遍每一寸的地地,飘扬了千年的红枫战旗在风中飘落凋零……

    一想到那种可怕的后果,众人立时不寒而悚,尾巴毛都要竖起来了。

    他们痛定思痛之后,发现之所以受到了入侵,全是因为当初太过于处身世外,让众人忘记了枫叶丹林危险性的原因,当下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也就同意了众多国家那热烈、迫切,而且代表了正义和最广大人民愿望的呼声。

    虽然在后世当中,人们对于联合国有了极高的评价——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机构的存在,他们才可以尽可能地进行对话和沟通,放弃了互相之间不必要的消耗战争,为人类世界保存和积累起了巨大的实力。

    到了后来,这才可以从了魔族偷袭当中,尽早地反应过来。然后面对了那实力强横,铺天盖地,数以百万计的魔族联军积极应对,调动了每一份力量,众志成城,打赢了那一场艰苦卓绝,可歌可泣的伟大战争。

    但是在了当时的人们看来,那帮家伙全是一群吃人饭不拉人屎,混蛋加三极,坏的流脓冒泡的家伙。

    由于各个国家连年以来的战争,他们全都有了不少的积怨——像是以前抢过别人的女儿了,侵略过对方了,暗杀过另一国家的将军了等等之类的原因,互相敌视。

    以前因为见不着面,还好一些。可是现在碰到了一起,那当然也就只能是按了历史正剧的表现——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因此上,每一天都是在了那大会议室里面全都是在大声争吵,甚至互相斗殴当中度过的。

    而且这些人渣们仗着自己是公使,拥有外交豁免权力,大肆地在枫叶丹林进行像是调戏女生了,醉酒闹事了,聚众赌博了等等诸如此类的各种很是不健康的娱乐活动,闹的乌烟瘴气。

    让了枫叶丹林的纠查队头痛不己,为了抓那些个混蛋,每天累的跟狗一样,连舌头都吐出来多长。

    就连那个铁面判官,以抓人为人生最大乐趣的超级变态,枫叶丹林学院纠查队最高长官杰森,也是向了学院高层连连打报告,要求加薪。否则就罢工,从了学院的高塔上往下跳,死给那些人看~!

    ××××××

    洛林跟在了奥巴赫姆与瓦巴多尔将军两人的身后,走进了那个剧场当中。立时发现自己已经被那巨大的喧嚣给包围住了。耳边像是有无数台高音喇叭对着狂叫一样,耳鼓膜都是嗡嗡做响。

    他看到那剧场中间的舞抬已经不见,被改成了一个发言台的模样,而在扇形的观众席上,现在全都是各国代表的座位。

    现在那些座位上面已经是坐满了人。

    大家互相之间瞪着眼睛,如同好斗的公鸡一样,互相吵的脸红脖子粗,不住地扯着嗓子大叫。

    洛林强忍着不适,略略听了一下,那些使节们互相之间无非就是叫嚣,像是‘信不信我维你的和平。’‘我才要维你的和平。’‘打你个王八蛋’,‘龟孙儿你试试’,‘瓜娃子好凶噢~!’,‘你个铲家仔~!’……

    等等诸如此类的各地方言。不过听的最多的还是那最为经典的‘三字经’。

    看到那混乱的场面,奥巴赫姆像是已经看过太多,当下也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毛。而瓦巴多尔将军却是不禁大吃了一惊。想当初在阿尔摩哈德开分赃大会的时候,那些个职业军人们闹起来的样子,好像还没有这些个文职官员们凶悍。

    奥巴赫姆站在了角落里面,向了洛林一笑,然后道:“现在还算是轻的,等一会儿,他们说不定还会动手打起来。”

    他刚说到了这里,就见一阵大乱。也不知是谁发现用语言无法和对方沟通。在性急之下,已经是抄起了家伙,打算用武力和对方沟通一下。

    而对方也不甘示弱,抄起了家伙。两方人乒乒乓乓地打在了一起。

    随着这一动作,当下所有的人全都是醒悟了过来一般,大家一挽袖子,然后纷纷各抄了家伙,然后跳到了场中捉对撕杀。

    一时间,兵器碰撞声,惨叫声,哀嚎声响成了一片,极是热闹。

    奥巴赫姆看着这些平时衣冠楚楚的贵族们在混战当中,不时还大下黑手,完全没了贵族应有的仪态,不禁叹息着摇了摇头,然后道:“看到了没有,这处戏码,每天都要上演上一次。”

    他顿了一下,看到洛林正盯着场中的一名头发花白,身材干瘦,但是却异常骁勇地挥舞着手中的拐杖,打的旁边众人连连惨叫的老贵族,当下道:“知道吗?现在学院里面已经流传来了,给这些人都起了外号。以诺拉尔为例。”

    说着,一指了那个仍然挥着拐杖,狠斗不己的老贵族,道:“虽然已经禁止进场的时候带武器。但是他却利用了年纪大的优点。在进场的时候,带了拐杖。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号称一代剑圣,一套‘独孤九剑’,打遍天下无敌手~!”

    洛林听了,惊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紧接着,就看到在另一边又是一阵大乱。只见一名身穿红衣、身材粗胖的女子异常彪悍地伸手到了衣服里面,解下了自己的内衣,然后掏出了那个大大的xiong罩,在里面装上了硬物,然后如同车轮一般地挥舞了起来。十丈之内,无一人敢于靠近。

    奥巴赫姆又接着道:“看到了没有,那个女的,她是波瑞那帝国的。被称为‘铁煞梅超风’。不光是那一套xiong罩鞭子舞的厉害。佛挡杀佛,魔挡杀魔,而且还练就了一套绝世武功——‘九阴白骨爪’,一旦靠近了她的身边,被她给挠上,当下就是头皮血流,惨不忍睹啊~!”

    洛林虽然早知道可能会有些混乱,但是却也没想到会到了这种地步,现在已经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是双手托着下巴,以免掉下去,砸痛了自己的脚趾头。

    奥巴赫姆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洛林,道:“我亲爱的伯爵,我想这个机构既然是你提议成立的,你一定有解决他们之是互相斗争的好办法,是还不是?”

    洛林这才反应了过来。他当下飞快地答道:“没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让他们打吧,等打够了。他们都没了力气,就会老实地坐下来的。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好办法。”

    他顿了一下,又道:“噢,对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还要去参加一个失学儿童的捐助会,我先走了。”

    说完,扭头就走。

    奥巴赫姆与瓦巴多尔将军看了他像是火烧屁股一样,飞快地溜走了,不由得对望了一眼,连连苦笑。这个烂摊子可是由了自己收拾的啊~!

    洛林从了那个大会场上飞快地溜了出来,心中很是庆幸,还好溜的快,要是被他们抓了差,自己这条命可是就交待了。

    那些国家之间,使节之间的矛盾,虽然很大,但是看到他们并没有动了真刀真枪,就知道并非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只能是由着他们暂时发泄下去,自己虽然是有了一些军功,但是却也没有必要去充那个大瓣蒜,自找苦吃。

    他站在了门口,看看时间尚早,还没有想起该去什么地方。就被了早就盯着自己的艾碧儿给抓了过去,然后让希尔梅莉娅很切了一顿生猪肉。

    等到放出来的时候,饶是洛林爵爷身体强横,但是却也已经累的腿软。倒是那位神眷之女很是显的心满意足、容光焕发。像是条刚偷吃了一只鸡的小狐狸一样。

    ××××××××

    在忙碌过了这一段时间之后,洛林终于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枫叶丹林军事学院战略科的一年新生。

    而且因为要挣学费加上忽悠成功,洛林还仅仅只在战略科里上了几天的课,其他的时间全都光明正大的逃学去了。

    要不是因为还有寒假前那一场见鬼了的决斗游戏,洛林也不会在学院里多留那么几天,结果正赶上了阿尔摩哈德人来找事。

    要是没有洛林之前在枫叶丹林闹出的那些事情,他也不会有带领枫叶丹林人保卫他们学院的机会。

    枫叶丹林学院当时就留下了几个管理杂事的官员,辛苦了半年了,还正赶上新年,大家都是迫不及待的打起包裹往家里赶了。

    军事学院则在放假之前,就拿着公款打着参观学习的名头,不知道跑那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腐败去了。

    而洛林当时发下大话要写本《战争论》的事情,闹的很大,用雷欧的话说就是,老大一通海吹将这些家伙们都侃晕,把他们给忽悠住了,其实啊,就是为了逃课。

    由于洛林大爷敢公然和纠察队叫板,还屡次的呛得杰克那个死人脸的家伙灰头土脸,学院里的学生和老师们,对洛林还是小有点敬佩的,二百五到洛林这个程度,还安安稳稳活下来的家伙可不多,他绝对是有真本事的。

    所以,当阿尔摩哈德人来攻城的时候,大家就想,洛林这个家伙被吹的那么大,也许、可能、大概会有一点真本事吧。

    再加上这个二愣子都敢去和巨龙、巫妖叫板,让他上去顶一下,应该可以吧?

    在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指导思想之下,当时学院剩下几个职位最高的,将洛林拉上了枫叶丹林的城墙。

    洛林也没有辜负大家的希望,甚至远远超出了这些家伙们的预期。

    这几个平常名头不显的处级干部,终于也有了炫耀的资本了:那个洛林你知道吗?对,对,就是那个洛林,想当初啊,还是我慧眼识人,力排众议将洛林提拔上领导岗位的,我对枫叶丹林的贡献也是大大的,强烈要求学院给我升职称,涨工资,配秘书,配专车。

    洛林之后的半个学期在阿尔摩哈德过得风风火火的,但是当任务结束了之后,枫叶丹林联军解散了,而这个学期才将将过了一半,洛林大一新生的生涯还没有结束哪,洛林发现教室、书本和靓丽的学姐们,又在向自己招手了。

    一想到在几个女生的陪伴之下,腰间挂着重重的钱袋,悠哉游哉的过完剩下三年多的学院生活,洛林就满意的不得了,这才叫生活。

    枫叶丹林学员军解散之后,还在上学的回去上学,已经毕业了的收拾回家,洛林那个在枫叶丹林学院里装修豪华的办公楼,和那群青春靓丽的女秘书们,被瓦巴多尔将军打着不能浪费的名头给接收了,顶替了洛林,现在正在顶楼那间豪华办公室里面,翘着脚喝咖啡。

    大家都在尽快恢复自己往日的平静生活,看着那些曾经和自己并肩战斗的熟悉面孔,此刻夹着书本穿行在枫叶丹林的大街上,想着自己马上就要像这些人一样了,洛林满足的叹了口气。

    顺着自己熟悉的道路,混在在热闹的人群里,洛林走进了枫叶丹林军事学院的,沿路不断的有人和洛林打招呼,还有人离着远远的指指点点:那个就是洛林,我们军事学院的传奇。

    法师学院牛叉不?牧师学院**不?一到关键时刻,还是得听咱们军院的指挥,所以,努力吧少年,美好的明天在向我们招手。

    洛林走进了自己战略科那间小小的教室,正在屋子里凑堆聊天的同学们看到他,大叫一声挤了上来,冲在前面的大叫:“揍这个丫的不带我们玩“

    “老大太不够意思了,打仗不带上我们,尤其还是打胜仗。“

    “兄弟们压他。“

    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的同窗好友们,洛林也是吓了一跳,但随后之用一句话就摆平他们了。

    只见洛林对着他们几个淡然一笑,轻轻地说道:“有礼物给你们。”

    这些人一下子涌到洛林跟前,挤着洛林谄笑着说道:“我就说吗,老大是不会忘了我们兄弟的,刚才你们谁怀疑老大的人品了,主动站出来。”

    “切,还不就是你吗?“周围的人都抬手比了个中指,然后对着这个家伙踹了几脚。

    洛林挨个和自己的同窗好友使劲拥抱了一把。

    “老大,不是我们说你,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自己在阿尔摩哈德玩的那么爽,都不带上我们一起去。“

    “就是吗,我们没赶上守城战也就算了,跑回学院要参加联军,那些家伙们居然说我们是战略科的,不让我们去。老大不也是战略科的吗?还说我们是一年新生,老大不也是一年级的新生吗?居然敢说我们毛都没长全,我当时就想脱了裤子让她看看。“

    “我x,你当时倒是脱啊?现在说有个毛用。“

    这个家伙哭丧着脸,说道:“对面是个女宪兵,你说我敢吗?她也太伤人自尊了。”

    洛林和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洛林道:“我也没办法啊,宪兵队的人挑的人,我那里敢说话,今年我都快有一半的时间在小黑屋里蹲过了。”

    想起洛林上个学期的遭遇,众人齐齐叹了口气,旁边一个家伙说道:“不愧是老大,和纠察队坚持斗争了那么长时间,和他们比起来,阿尔摩哈德人就是小学生水平。“

    这时,战略科的教官杰克夹着几本书,走进了教室,一边走一边说道:“上课上课,都给我回去坐好,再过两个月就考试了,看你们这些家伙怎么过。“

    杰克教官将书本扔在讲台上,看着下面的众位学员,却感到怎么和平常有点不一样,好像多了一个人。

    战略科一年班就那么大猫小猫三两只,几个月下来,杰克连他们脸上的雀斑都已经数的清楚了,突然蹦进来一个洛林,当然会感到有些不一样。

    杰克教官扫了教室一眼,看到了正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准备上课的洛林,奇怪道:“吔?洛林你怎么来了?“

    洛林一耸肩,说道:“联军解散了,我当然要回来上课啊,不然要去干吗“

    杰克教官点头说道:“哦,也是。那我们继续上课吧。“

    杰克教官拿起讲台上的书,刚翻开瞟了一眼,又将课本丢下,说道:“不对啊,洛林,你现在回来了,我要拿什么东西教你?“

    洛林道:“随便啊,我才上了半个学期的课。“

    杰克教官无奈地说道:“我还有什么可教你的,你原来的官比我大了好几级。”

    洛林道:“可是我不是已经解职了吗?现在就又是咱们班的学生了。”

    其他的学生跟着起哄,说道:“就是啊,我们热烈欢迎洛林老大回来上课。”

    杰克教官举起手里的课本,说道:“你小子,自己看,咱们现在用的课本是你写的,现在我上课用的战例解析,你打的。这些东西你比我都清楚,我还哪什么东西教你?还不如你来给我们上课。”

    洛林挠了挠头,道:“那要么我接着写书去?教官,我是来枫叶丹林上学的,你总得让我把毕业证拿到手吧,要知道,现在就业压力这么大,没有个好学历是会被人鄙视的。”

    杰克黑着脸说道:“你好意思学,我还不好意思教哪,要是让大家都知道,我一个只当过大队长的人在这里教一个军团长,还不得被人笑话死。

    洛林笑着说道:“安了,安了,教官,他们说就让他们说去,我都不在乎您在乎什么,再说了,这样传出去不是显得您理论水平高吗?您教了我半个学期,我学的就够去打仗了,我要是在您这里上三年,还不得平了魔族啊。

    这样传出去,我们战略科的未来可是无限光明的。您就等着明年报名的挤破头吧。“

    杰克道:“小子,不用你在这里上课,我们明年的报名率就会很高,你要是天天蹲在这里,岂不是显的我们很无能,这是在刺激我们这些大半辈子一事无成人吗?。”

    洛林装傻一样的说道:“有吗?”

    周围的同学们冲着洛林点了点头。

    洛林笑着说道:“不会吧。教官,我好歹也是交了学费的,签了协议要在枫叶丹林接受四年教育,现在不上课,我能去哪?”

    杰克说道:“该去那去啊。哦,我算是明白了,你小子这是要在我这里享几年清福。”

    洛林道:“这个,也算吧。您就成全我吧,看在我给咱们战略科挣了这么大面子的份上。”

    杰克哼了一声说道:“为了我们战略科的声誉着想,门都没有。我可以保证,我们战略科是没有一位教员敢教你的。行了,你还是去找瓦巴多尔院长吧,要是能说动他给你一个职位,你不就也能接着在学院里逍遥了。“

    下面的同学这是说道:“教官,你可不能把洛林放走了,我们战略科这么多年就扬眉吐气这一回,现在弟兄出去泡妞,终于有人正眼看我们了,为了我们的终身幸福,还是让洛林和我们一起上课吧。“

    “就是啊,教官,兄弟们跟您混的,您可得照顾我们。“下面一片哀嚎之声。

    杰克看着他们的无赖样子,哭笑不得的说道:“你们好歹以后都是要当官的家伙,自强一点好不好,再说了,这件事情我也做不了住,洛林还是找院长去吧,看那几个老家伙会怎么说。他们应该对你有安排的。“

    洛林无奈地说道:“好吧,我去和瓦巴多尔院长说说。“

    洛林只有先离开军事学院,前往瓦巴多尔将军的办公室。

    来到这栋华丽的办公楼前,想着这里几个月前还是属于自己的地盘,现在那些可爱的秘书们都被瓦巴多尔给霸占,心里就来气,一直不断地咒骂这个老家伙。

    看到洛林走进办公楼,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围上来问好,尤其是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们,围着洛林的身边一个劲的撒娇,把洛林乐得口水都快留下了。

    走上顶楼,看着那个自己曾经的专职秘书挤眉弄眼的给自己打开房门,洛林只有在心底遗憾的叹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果不其然,瓦巴多尔院长将双脚架在桌子上,半躺在椅子上,一手端着一个酒杯,一手拿着一份文件,正晃悠悠的哼着小调。

    看到洛林进来,瓦巴多尔把手里文件一扔,说道:“洛林来了,想喝什么自己倒,红的白的、烈的淡的都有。“

    洛林走过去拿起一个酒杯,坐到瓦巴多尔面前,把空酒杯往桌子上一放,说道:“别藏了,拿出来吧。“

    瓦巴多尔哈哈笑着说道:“你这小子也学精明了。“说着从桌子里面拿出一个酒瓶,给洛林倒上。

    “我等你一上午了,想着你也该来了。“瓦巴多尔院长说道:“被杰克给撵出来了吧。”

    洛林撇撇嘴,没有说话,举着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感叹一声:“好酒啊,再来。”

    瓦巴多尔将军心疼的又给洛林倒了半杯,说道:“你小子这是浪费。我就这么一瓶了。今天来上班,看着路上的学生,就想起你的事情来了。想着你小子今天会过来。”

    洛林耸耸肩,说道:“他们都不愿意我去上课了,那该怎么办?”

    瓦巴多尔院长嘿嘿笑着说道:“搁我我也不愿意。你现在什么身份,往小了说一个重装军团的军团长,得被称为提督。往大了说,一省总督也不过分。他们要是再在那里给你上课,还不被其他学院的同僚说是死皮赖脸,不自量力。走吧,我们去议事厅,这件事情也不简单,我得和那两个老家伙商量一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