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联军解散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七十八章联军解散(万字,求票)

    洛林看了那yu体横陈。香艳之极的画面,立时心中狂跳,头上冒了一层的冷汗,心中暗暗庆幸地想道:幸亏的妮可坚持了一定要去她的房间,不然的话,这两人撞在了一起,说不定又要打起来。那个时候事情可要闹大了~!

    那人好像是已经等了一会儿,正在无聊地掰着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指,听到了洛林进来,当下吃了一惊,一转头,看到是洛林,当下放下了心来。

    她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丰胸,立时引的**一阵波涛汹涌,乳浪起伏。却仍然忍不住冷哼了一声,然后抬起了纤纤玉手,一指洛林,娇声嗔道:“你个死鬼,你野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虽然她是带了怒气说的,但是那如同出谷黄莺一样的嗓音却仍然娇美动听,令人心醉。

    洛林听了她的数落。不由一滞。一时却还是说不出话来,不然怎么样?难道告诉了对方,自己跑去和凯瑟琳,两个人通奸去了?

    幸好的是,那人只是在发泄自己等人不至的怒气,也不要他的回答。

    那人眼波流转,百媚千娇地横了他一眼,继续娇声嗔道:“你个死人,还不赶快过来。知不知道咱们分开的这些日子,我的火都快上房了?”

    说着,缓缓地抬起了自己修长光滑,没有一丁点儿暇疵的玉腿,微微一弯,向洛林勾了一下。

    随后轻轻地一拉自己身上的轻纱,露出了一截滑如凝脂的香肩。然后秀眸一眨,向洛林抛了一个媚儿眼过来。

    洛林心中大呼:这个狐狸精媚起人来,可真是迷死人不偿命的~!

    但是那魂儿却还是一下子就被勾下了大半,

    他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然后怔怔地走了过去。

    阿黛儿看他来到了床边,当下伸手在他的衣领上一勾,将洛林勾到了床上,紧接着,如雌豹般地低吼了一声,然后一翻身,骑坐在了洛林的身上。

    随着她这剧烈的动作,那件轻纱从她的肩头滑落了下来,将露出了一大片白花花的完美高耸的**。

    阿黛儿低下头来。那一头顺滑亮丽的褐色长发如瀑布一般垂下,将两人与外界隔绝了开来。

    她只是张大了自己那双清澈如水的秀眸,一脸深情地定定地看着洛林,一句话却也不说。

    只是那呼吸却是渐渐地急促了起来,雪白粉腻的肌肤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如脂如玉,也让洛林看了,一时心醉。

    他也是顾不得了许多,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扶住了阿黛儿堪堪不可一握,如风中微摆的杨柳一般的纤腰。

    阿黛儿当下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如婴儿一般的低低呻吟,然后俏目一闭,俯下了身来,嫣红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了洁白的贝齿,然后那灵巧粉嫩的可爱香舌从齿缝当中伸了出来……

    ××××××

    洛林深深地体会到,当幸福来敲门时,不把它牢牢地抓住了,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是有时候,当太多的幸福一齐进门的时候,可也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洛林爵爷尽管是身体极好。比起美国鬼子强太多了,完全应付了两场不同的战争,而且还全都是得胜而回。但是在那两名青春少女精疲力尽,头晕眼花的同时,却也是感到了有些腰痛。

    毕竟他也不是铁打的,折腾了足足一夜,还是睡了一会儿,但是第二天早上去上课之时,却还是已经累的眼圈发青了。

    凯瑟琳与阿黛儿两人看了他累的面色发青的样子,全都以为是自己昨夜玩的太HIGH了,这才造成的,心中极是歉意。

    在早餐之时,当下全都很是殷勤地照顾了他一番。将各种大补的食品不住地塞了过去。

    让雷欧那个从来不爱吃早餐的小流氓看了,都是大为妒忌。

    随后众人吃过了早餐,从家里出来。在枫叶丹林那千古不变的悠扬钟声当中向着学院赶去。

    他刚刚走进了枫堡的大门,就听旁边一个娇美的声音叫道:“就是他,就是他,快把他给我抓起来~!”

    洛林一愣,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脸上带着几点俏皮的雀斑,身材娇小的少女正一手叉着腰,一手点指着自己。

    她的身上穿着的一身学院纠察队的黑衣,翘着秀巧的小鼻子,神彩飞扬看着自己。

    洛林一想到被关到了小黑屋里面之后的情况,立时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腿发软。

    他刚要说话,这时,旁边的一名身材高大的纠察队员帮他解了围。

    那人看着洛林,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师姐,他可是洛林伯爵,枫军的高级指挥官,咱们不太好抓他吧?”

    那少女当即勃然大怒,她抬起头来看了看那个大个子,然后道:“我说抓就抓,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想死啊~!”

    说着,双脚用力,高高地跳了起来,紧接着抬起手来在那人的脑袋上狠敲了一下。

    听到了那‘梆’地一声脆响,周围的人都不禁吓的一缩子,心有戚戚然,但是那个身材高大的队员却是摸着自己的脑袋,憨憨地呲牙一笑。

    那少女看了他的模样气的不禁又有些手痒,抬了几次的手,但最后却还是放了下来。恨恨地又接着说道:“告诉你,在学院里面咱们纠查队才是老大。就算是枫军的指挥官,那又怎么?姑娘我照样切他的生猪肉~!”

    旁边的众人听了她的话,当下全都不禁冒了一头的冷汗。

    艾碧儿看了旁边围观的的众人,冷哼了一声,然后高声叫道:“你们不去上课,围在这里想干什么?信不信我把了你们也全都抓回去。喝咖啡啊~!”

    说着,一手叉腰,另一手伸出,扮了一个经典的茶壶状,点指着众人,道:“你,你,你,还有你,快走,不然我可要抓你进黑楼里去。协助调查啊~!

    围观的众人当下一阵胆寒,看到她的手指指了过来,当下纷纷躲避了开去,唯恐被那个飞扬跋扈的少女给请进小黑屋里面,切了自己的生猪肉去。

    洛林看了那少女,苦笑道:“艾碧儿,几个月不见,你现在真是比以前厉害了许多了啊~!”

    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以前希尔梅莉娅的同党艾碧儿。

    那纯真的少女听了希尔梅莉娅的话,为了帮师姐出气,以前可是没少了抓洛林,将他关到了牢房当中。

    不过她却并不知道,她的那师姐却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借着机会和了洛林两个人暗通款渠,打的火热。

    后来在战争当中,她因为年纪青,经验少和其他的种种关系,留在了学院当中,没有去参加那一场远征阿尔摩哈德的战争。

    洛林顿了一下,然后看着艾碧儿高高挺起的小胸脯,不禁很是惋惜地摇了摇头,道:“我还以为你长大了呢,没想到居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小。”

    艾碧儿一愣,道:“谁说的,没看到我已经升职,成了纠察分队长了……”

    她说到这里,这才发觉了洛林的眼光停留在什么地方,立时明白了过来。紧接着,火冒了三丈~!

    她用双手将了自己像是飞机场一样平坦的胸膛掩住,然后气急败坏地叫道:“混……混蛋~!你这狗眼睛看向了哪儿啊~!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抠了下来,当泡儿踩~!”

    洛林当下一耸肩,移开了目光。

    艾碧儿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了怒火,刚要说话。

    洛林看了,一指她身边那个身材魁梧的年青人,道:“你男朋友啊?眼光不错嘛。虽然比我还是差了一点儿,但是乍一眼就知道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青年了。”

    艾碧儿立时如被利箭射中了心脏一般。身体一僵,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你胡……胡说什么啊。男……男朋友什么的最讨厌了~!”

    洛林嘿嘿奸笑了两声,然后轻声说道:“一个女人要是太不懂得温柔了,可是会把人给吓跑的。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说着,若无其事地迈步从艾碧儿的身边轻轻地走过。然后又道:“你想要抓我也行,不过总得等到今天联军解散仪式之后吧。我现在好歹也是高级军官,这点儿面子你总还是要给的吧?”

    说完,向了她一挤眼睛,随后扬长而去。

    艾碧儿愣愣地看着洛林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了过来。

    她一挥拳头,高声叫道:“我……我现在心情好,暂……暂时放你一马。等开完了会,你……你看……看我怎么抓你~!”

    洛林也不回头,只是摆了摆手,算是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然后就消失在了城堡当中。

    艾碧儿又大喊了几句,感到自己好像是赢了一仗一样,心情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但是一回头,却发现身边那个身材魁梧的年青人正定定地看着自己,不禁心中一跳,立时又回想起了洛林刚刚说过的话。

    艾碧儿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然后硬着头皮,继续凶巴巴地叫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吗?”

    那年青人憨憨地一笑,然后又急忙低下了头去。

    艾碧儿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她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道:“走了~!没看到所有人都已经全进学院去了,就咱们两个还戳这里等着晒太阳吗?”

    说着,将自己长长的头发向了身后一甩,当先一步,像后面有条恶狼撵着一样,飞快地向了城中走去。

    那名年青人看了,不禁又是一笑,然后跟在了她的身后。他却并不知道,艾碧儿在前面走着,是绝不敢回过头来的。因为此时她的脸上已经红的几乎快要滴出了血来……

    洛林混杂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悠然的向着学院内部走去。

    现在还可以看到昨天狂欢的影子,路上都是些没睡醒的醉鬼,互相搀扶着东倒西歪的在路上晃着。

    一边大声唱着歌,一边向经过的女生口花花,女孩子都惊慌的在人群里跑过,留下一路香风和悦耳的笑声。

    路上来往的行人还在谈论着昨天的狂欢,和女生们的约会,或者那些联军中流传的古怪故事,大家的欢喜之情溢于言表,空气中都飘着欢乐的味道。

    卸下了所以包袱,不能再操心那些打生打死的事情,还有凯瑟琳和阿黛儿无微不至的照顾,希尔梅莉娅饱含深情的眼神,更何况还是地下室里的那些装满黄金珠宝的箱子,洛林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没有追求了。

    完全可以回家去过自己梦寐以求的土财主的生活了,每天和自己的女人玩玩心肝宝贝的游戏,再要么出去打打猎,旅旅游,抢抢良家妇女,到了晚上了凯瑟琳捶背,阿黛儿跳舞,希尔梅莉娅暖被窝,这种日子,给个神格都不换。

    世界上的人要去当那么大的官,打那么多的仗,还不就是为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啊,洛林大爷现在除了孩子还不打算有之外,其他的都不缺了。

    现在的结果就是洛林对什么事情都是兴趣寡寡的,想当初为了逃兵役,免得自己这个没钱没关系的破落贵族被人扔到战场上去送死,这才想尽了办法折腾进了枫叶丹林学院。

    到了学院还不算,用洛林当初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还是委培加成教的,整个一个三等公民。

    雷斯特跟个黄世仁一样,追着洛林屁股后要学费,这还是看着儒略大公和凯瑟琳的面子上的。

    要不是为了那笔在当初的洛林看来是天文数字的学费,洛林大可不必在枫叶丹林学院内使劲折腾。

    别看和现在的洛林比起来,那笔学费不算什么,现在的洛林大爷,高兴了就可以在枫叶丹林读个三百年、五百年的。

    但是当初,洛林将自己的城堡扫空了,也找不出十几个金币,要不是讹了雷斯特那一笔钱,洛林连薇拉都养不起,她一个小丫头就吃光了洛林的存粮。

    要是没有薇拉这样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女仆跟着,就洛林当初出门都用牛车的破落样子,敢说自己是贵族,都得被抓起来送去劳改。

    现在终于好了,洛林搞到的那些战利品里面,最不值钱的就是黄金了,洛林也不再想着从枫叶丹林这个名校毕业后,去分配一个好工作了,当初洛林设想的最佳状况,也不过是首都哪个部门的办公室职位,地方上哪个部门的小官。

    现在,洛林大爷的胃口可不一样了,在本次联军中,洛林率领的枫叶丹林学员军可以有满满的八千名士兵的,还都是装备精良的精锐部队,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两个军团的规模。

    放到地方上,这也是和一省的总督平起平坐的位子。

    没有了要挣钱养家的紧迫感,也没有了在战场上的紧张气氛,洛林早上从阿黛儿怀抱当中费力爬起来的时候,都迷茫了好一会时间,才想起了自己今天要干什么。

    枫叶丹林联军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痛痛快快的为自己报了个仇,三两枪挑翻了一个庞大的帝国,在魔族之战的千年之后,重塑了自己的声威,彻底的竖立起了自己流氓老大的身份。

    现在,所有的队伍都已经撤回到了出发地,国联也成功的成立了,枫叶丹林的联军是时候解散,让士兵们回家了。

    洛林走进议事厅的时候,三位院长还都没有到,这里还只有寥寥数个人在打着瞌睡,看到洛林进来后,纷纷过来和洛林打个招呼。

    洛林看着他们几个的黑眼圈,还有一身酒气,笑着说道:“大家昨天玩的很过瘾吧。”

    这几个人都呲牙咧嘴,暧昧地笑了起来,对洛林说道:“洛林伯爵身上的香水味也很不错吗。“

    “那是,那是,我们昨天只能喝喝酒,过过眼瘾,伯爵家里可是有佳人相候那。我们比不了啊。“

    “说实话,我特羡慕洛林伯爵,年少多金,风流倜傥,可就是一点,伯爵的老丈人太难对付了。“

    这几个都哈哈笑了起来,洛林无奈的耸耸肩。

    一个人接着说道:“要让儒略大公知道你说他坏话,看你怎么死去吧。“

    “切,过了今天。老子就回家了,然后就一辈子不出门。那个杀人魔王再厉害也不会追到我家里去吧。“

    “那可难说。“

    “……“

    “话说回来了,这一趟买卖可是不少挣啊,以后真可以舒舒服服的当寓公了。

    这几个人愉快地点点头。

    随后,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了议事大厅,不过各个也都是没睡醒的样子,众人走进来之后,懒洋洋的互相打着招呼,然后就缩到座位上打起了瞌睡。

    随后雷斯特精神百倍的走了进来,看着议事厅里众人好像参加政府大会的样子,不满的哼了一声。

    然后雷斯特看到现场唯一精神着的洛林,又重重的哼了一声,瞪了洛林一眼,走上了自己的座位。

    奥巴赫姆由希尔梅莉娅搀扶着,也揉着脑门,哼哼吆吆的走进了会场内,有气无力的抬起手和众人打个招呼,说道:“大家早啊。“

    “早啊。“

    “主教大人早,干吗现在开会啊,等明天多好。”

    瓦巴多尔将军瞪着血红的眼睛走了进来,大声说道:“昨天你们就吧枫叶丹林所有的存酒都喝光了,还等明天?开会,开会,再不把你们这些家伙赶走,老头子我手里就没存货了。”

    奥巴赫姆这时提醒他们说道:“我们下面还有国联的大会那。”

    “啊?”瓦巴多尔将军愣了一下说道:“你不说我都忘了。”

    听到奥巴赫姆的话,众人也是哀鸿一片,纷纷叫嚷着:“这见鬼的会议怎么开起来没完了。

    瓦巴多尔将军坐上座位,敲敲桌子,说道:“好了,别吵了,咱们把事情早点办完,早点睡觉去。“

    下面的众人都摇摇头,拍拍脸,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了起来。

    瓦巴多尔将军坐直身体,肃容说道:“诸位,我们枫叶丹林联军在四个多月前成立,经过数场大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我们这支联军里,有枫叶丹林的在校学生,有已经毕业的枫叶丹林人,有基于义愤公理而来的志愿者,有骑士团的骑士,有海军的将士,我们来自四面八方,为了惩罚阿尔摩哈德帝国对枫叶丹林神圣性的侵犯而来。

    并且最终,我们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现在枫叶丹林联军完成了它的使命。

    在此,我以枫叶丹林联军总司令的身份,向诸位将军发布最后一条命令,枫叶丹林联军解散。“

    瓦巴多尔将军接着道:“在过去几个月的战斗中,能和大家并肩站在一起,我感到由衷的自豪。感谢诸位,你们是我所见过的最杰出的军人。“

    瓦巴多尔将军站了起来,举起手向着下面的众人敬了一礼。

    洛林和这些联军的高官们也立刻站了起来,皮靴的鞋跟在大理石的地板上碰出啪啪的声音,向瓦巴多尔将军还礼,大声说道:“能在将军麾下战斗,我们感到万分自豪。“

    瓦巴多尔将军点点头,说道:“解散。“

    众人放下手,然后向着瓦巴多尔将军热烈的鼓起掌来。

    瓦巴多尔将军满足的笑着,坐了下来。

    奥巴赫姆环视了场内的众人,接着说道:“好了,从此刻开始,诸位就不再是枫叶丹林联军内的军人了,宪兵队已经管不了大伙了,我想大家一定都是松了口气吧?”

    众人高兴的嗷嗷叫了起来,说道:“终于解放了,那些黑皮老鬼们太可恨了。”

    还有人冲着希尔梅莉娅做鬼脸。

    奥巴赫姆看着他们的样子,嘿嘿冷笑一下,接着说道:“既然诸位不再是军人,那么在枫叶丹林内,诸位就要归枫叶丹林纠察队管了。先说一下,纠察队的第一副队长也是希尔梅莉娅。

    希尔梅莉娅捂着嘴盈盈一笑,然后眼睛扫过刚才叫的最热闹的几个人。

    洛林心里暗笑,就知道奥巴赫姆是个超会恶心人家伙,同时,也知道最近一段学院的风头会很紧,自己还是少闹事的好,尤其是要管好薇拉和雷欧。

    很显然,因为枫叶丹林联军解散了,但是这些原联军的人员可不会很快回去的,最少也得两三天时间,这些家伙可是最会惹事了,既然宪兵队也不存在了,那么枫叶丹林的纠察队就担起了管束他们的工作。

    这里可是有将近两万名原联军士兵,这些家伙们在阿尔摩哈德的土地上过了几个月的战争生活,兜里又都揣着大包的金币,放纵开来,会对枫叶丹林日常的学院生活造成极大危害。

    瓦巴多尔将军摆摆手,说道:“奥巴赫姆你就别吓唬他们了,洛林还是纠察队的常客哪,不也是过的自在极了。“

    洛林撇撇嘴,然后看到希尔梅莉娅的脸色红了一下。

    瓦巴多尔将军接着说道:“好了,诸位,让我们向战友们告别吧。“

    瓦巴多尔将军带着众人走向广场。

    那里,远征阿尔摩哈德帝国归来的枫叶丹林联军士兵们,正整齐的列着队伍,等待着他们。

    洛林走进广场的时候,只见到排列成数个方阵的联军士兵,安静的肃立着,尤其是洛林手下的枫叶丹林学员军,因为身穿一水的黑色皮制制服,看起来英俊威武,在广场的人群中十分醒目。

    枫叶丹林联军的大旗,被高举在队伍的最前面,在上午的春风的中缓慢的摆动,各个队伍的前排,也都举着自己旗帜。

    整个场面看起来威武庄严。

    广场边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了,外围接着水泄不通的的枫叶丹林人,大都是枫叶丹林的学生,这些没见过市面的小家伙们,看着广场内气质威武的士兵们,发出一阵阵的赞叹。

    尤其是看向枫叶丹林的学员军队伍,都带着羡慕的眼光,对广场内的众人议论纷纷。

    “一圈比下来,还是咱们的制服最帅,最有形了。“

    “那身当然,那可是洛林亲自设计的,花了大价钱置办下来的,我听那些学员军的人说,他们打仗着一路,都没舍得穿一下,怕给碰破了。”

    “明天我也去自己做一件。“

    “不是我笑话你,这一件皮衣十几个金币那。而且现在就是有钱都买不来,服装店早就排满了。“

    “洛林那个好命的家伙,好像什么都会。唉,真是没办法和人比啊。”

    “切,就你,还想和人比,拉倒吧,到你什么时候敢单挑巨龙和巫妖的时候,再来说这句话吧。人家是我们学院五百年才出一个人物。”

    虽然也有很多玩闹了一通宵的人,但此刻广场内的枫叶丹林联军士兵们,都是安安静静的直立在那里,等待这瓦巴多尔将军发话。

    瓦巴多尔将军走上到队伍前面的讲台,洛林他们这些将军们整齐的直立在瓦巴多尔左右。

    这时下面方阵里的军官大喊道:“将军到,敬礼。“

    广场上的两位士兵整齐的举起自己的手臂,向着瓦巴多尔将军敬礼。

    瓦巴多尔和洛林他们这时也举起手还礼。

    瓦巴多尔严肃的看着眼前的士兵,足足有一分钟之后,才放下自己的手臂。

    军官这时喊道:“礼毕。“士兵们放下手臂,看着眼前的众位将军。

    瓦巴多尔将军大声说道:“士兵们,我们创造不朽了传奇,现在,带着你们的荣耀回家去吧。

    身为枫叶丹林联军的总司令,现在,我宣布枫叶丹林联军正式解散。“

    说完,瓦巴多尔将军一碰鞋跟,向着面前黑压压的人群敬礼。

    随着瓦巴多尔的这一声令下,一众军官们全都是‘刷’一声,跟着瓦巴多尔将军,整齐地向着士兵们敬了一礼。

    下面的士兵们沉默着举起手敬礼,这是一众军官们大喊:“枫叶丹林联军万岁,瓦巴多尔将军万岁。”

    士兵们跟着用尽全力高呼起来,声浪瞬间传遍了整个枫叶丹林。

    围观的人群们受到感染,也举起拳头,高喊起来。

    从枫叶丹林城内,也传来应和的“枫叶丹林万岁”之声。

    整个城市都用同一个声音山呼起来。

    这些浴血沙场,纵然是刀子砍破了头,也是不会流一滴眼泪的铁汉们此时眼中全都有隐隐有了一层水雾。

    虽然在战争中间,大家也是互相明争暗斗,抢抢对方的战利品了,时不时地搞一些小摩擦了,在怡红院啊,*宵楼啊……等等诸如此类,可以大幅拉动经济增长,促进人类文明交流的地方,带着手下的小弟们互相斗殴……

    毕竟大家全都是在一起并肩战斗过的,虽然他们之间的情谊,并没有好到奋不顾身地互相挡箭的地步,但是却也是在同一个锅里抡过马勺。一起抢过别人家的东西。

    要知道,人生四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打过仗,一起坐过牢,一起嫖过娼’他们可是占了其中的一样。

    当然也不容否认的是,有些人还占了其中的三样。也就是说,那些个痞子们在打仗的时候,跑去找小姐聊人生哲学,结果被宪兵们给抓了起来,扔进了小黑屋里面,关在了一起。

    但是现在,大家终于要分开了。说不定以后再见面的时候,还会因为国家的不同,立场的不同,而兵戎相见。

    瓦巴多尔将军看了,也不禁有些哽咽。

    他走下了台来,和众人一一握手。

    大家也是全都不禁有些唏嘘。然后也是聚在了起来,互相拥抱,拍打着肩膀。越是以前打过架的,抢过战利品的,一起被关过小黑屋的,互相看不顺眼的,在此时,却越是难分难舍。

    有人甚至大声地开着玩笑,道:“到时候咱们要打起仗来,我可是不会留手的。要是你看了情况不对,实在逃不掉了。可是一定要往我这边跑来投降啊~!别的不敢说,最起码还有一碗热汤喝的。”

    众人当下一阵笑骂,然后你打我一拳,我拍你一掌地互相祝福道:“你也一样啊~!”

    “打不赢,又跑不掉的时候,一定要跑我这边来啊。”

    “像是皇帝啊,帝国啊,光荣啊什么的,全都是用来骗人。想要大家不花钱给他干活的。”

    “没错,那些个东西可是不值半个铜板的。到时候,可一定不要犯了死脑筋。”保重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对了,投降的时候,把手举的高一点儿。报名字的时候,喊的响亮一点儿啊……”

    众人嘻嘻哈哈地打闹了一阵,然后看到旁边的洛林,当下一齐向他走了过去。其中一名为首的道:“长官,回头有机会的话,我们大家可是还希望你能领导咱们。”

    洛林看着一众军官,不禁也是有些感动。

    紧接着,就听那人又接着说道:“因为,你带了咱们一起去抢钱抢东西的时候,可是收获最多的。”

    洛林不由一滞。

    众军官们当下发出了一阵热烈欢快的大笑。

    有人道:“能看到以面皮厚而著称的洛林伯爵吃瘪,可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啊~!”

    洛林当下定睛仔细一看,不禁低声骂道:“希尔利,你这个混蛋。嘴巴怎么还是那么臭~!”

    波瑞那帝国骑兵指挥官毫不为意地嘻嘻一笑,道:“长官,您可别这么说。我在阿尔摩哈德时可是被人给称赞苦了,也不知是哪个混蛋,冒了我的名字到处地做好事。

    今天抢个地主啊,明天碎贵族家的两声玻璃了,大后天往了放高利贷的家伙家里扔两泡屎了。很是弄坏了我的名声。

    到了后来,还有个混蛋居然跑了ji院去,玩完了人家姑娘不给钱不说,还缺德地用了我的名字挂帐,他祖母的~!”

    说到了这里,他不禁怒骂了一声,然后又接着道:“弄的我现在出了门都不敢说自己是波瑞那帝国的人,否则就被人鄙视到了老家去了,连个卖棒棒糖的看了我们,都是绕着走……”

    众人听了,不禁全都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洛林也是忍不住一笑,道:“是哪一个混蛋干的?连那种人的钱也骗,真是缺德到了家了。”

    旁边有人低声问道:“那后来你付钱了没有?”

    波尔利气急骂道:“不付钱怎么办?那几个女人堵了门口骂街,又哭又闹的,非说是我干的,我要是不付钱。回头还会说我是想要恶意欠帐的,到那个时候,才真真是名声臭大街了~!”

    他顿了一下,赌咒发狠地叫道:“奶奶的,别让我查出来是谁看的,不然非把他扔进发*的公半兽人堆里,非要爆了他的菊花。让那个混蛋从此只会高唱一曲,菊花残,满腚伤……”

    旁边也不知是哪一个混蛋在后面低低地冒了一句道:“嗯,看来你很有生活经历……”

    波尔利当下气的一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众人当下忍不住又是一阵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

    大家聚在一起,又聊了一会儿。

    此时看了看天色,发现已经是不早了。

    他们当中有人已经是接了命令,立刻就要拔营归国的。当下就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互道了珍重。然后就潇洒的离了开去。

    还有些痞子虽然暂时没有命令,但是却是思乡心重,也是离了开去。

    除此之外,还有人没到离开的时候,当下就呼朋引伴,打算着去外面的酒楼买醉。

    又或者,有些下溅的家伙,嫌了学院这边的酒楼不提供了第三类服务,换了衣服,然后悄悄地溜到边境处那些个洗头城啊,洗脚店啊,洗浴中心啊之类挂了羊头卖狗肉,是男人都知道的地方去,好好地放松一下。

    用骑个木马了,滴个蜡烛了,玩玩打针游戏了……总之,就是很是重口味,很少儿禁止的方法,来安慰一下自己战争之中所受的巨大创伤。再顺便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做出一些、身为一个正常男人的应有的贡献。

    洛林也是很受了几位朋友的邀请。但是看到他们脸上那含意不明的可恶笑容,显然是在说:我们兄弟们可是去找姑娘了,那可是要多哈皮,有多哈皮的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你这可怜的家伙被女人管着,有胆子来吗?

    当然了,只要你洛林爵爷舍的死,大家当然也就更是舍得埋~!

    肯定会在你左脚踏进ji院门口的一瞬间,就会有人跑去,向了凯瑟琳等一众醋坛子去告了密的~!

    这样一来,这些混蛋人渣们不仅可以玩的高兴,而且还可以再免费地看上一场娘子军捉奸大战。

    洛林爵爷心中暗恨的牙根发痒,但是他却还是没有那个胆子。最后只能是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却还是强装了笑脸。向了众人一一礼貌地拒绝。

    当下众人脸上的笑容却也是更加浓烈了,而且邀请的也是更加热情了起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能看到这位号称‘可以从蚂蚁身上剥皮裘’的刮地皮高手能够吃瘪,小出一直以来受了他欺压的胸中恶气。

    洛林到了后来,脸都笑的有些发硬了,但是却还是只能咬着牙,硬挺着。

    就在他用了刘大邦,杨小坚,朱大肠,戚小光等等一众怕老婆的**先烈的伟大事迹来激励自己,告诉自己男子汉大丈夫,能曲能伸的时候。幸好这时有了奥巴赫姆大主教走了过来,替他解了围。

    奥巴赫姆看着那一众军官们围了洛林起哄,当下笑骂道:“你们这一帮混帐小子,快滚吧。不知道洛林是出了名的怕女朋友吗?”

    洛林不禁一滞。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到奥巴赫姆好像还有话要说,这才一哄而散。结了伴的,出去灌马尿去了。

    洛林看了众人散去,不禁很是哀怨地看了奥巴赫姆一眼,心中暗道:我之所以在这里硬撑着,不就为了不让那个名声扣到自己的脑袋上面吗?这个可是很伤一个正常男人的自尊的~!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奥巴赫姆身上的大主教长袍,不禁有些邪恶地,又有些阿Q地想道:不过像你这种老背背,估计是不会明白一个正常男人的正常心理的。

    奥巴赫姆并不知道洛林的想法,否则一定是拎了自己的拐杖,追杀他三万公里。

    他看了洛林哀怨的眼光,淡淡地一笑,然后道:“洛林,是这样的。我们的国联成立了这么久,你还没有去总部看一下呢,现在有没有兴趣去列席旁听一下?顺便的再帮帮我们的忙?”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