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属于洛林的胜利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七十七章属于洛林的胜利(一万字)

    阿黛儿带着洛林几个挤过人群。走到瓦巴多尔将军他们跟前。

    奥巴赫姆看见洛林,对着瓦巴多尔将军说道:“哦,我们枫叶丹林的英雄来了~!”

    他招手让洛林过来,然后对他,毫不客气地说道:“你小子,我听说这一趟你发达了。”

    雷斯特看到依偎在洛林身边的阿黛儿嫣笑如花的模样,不禁怒上心头。对着洛林重重的哼了一声。

    站在雷斯特身边的罗琳娜看了不禁苦笑了一下,然后向着众人愉快挥起手,打了一声招呼。

    瓦巴多尔将军瞪了洛林一眼,然后撇了撇嘴,向了奥巴赫姆说道:“这一趟,就这个小子会占便宜,连我们这些个老家伙都是要吃他剩下的。”

    奥巴赫姆大笑了起来。

    他重重地拍着洛林的肩膀,说道:“那就好,这才是我们枫叶丹林人的做派。走吧,学院里还有人在等着我们~!”

    奥巴赫姆转过了身来,举起了手中的权杖,对着联军的一众将军们高声大喊,道:“诸位,请上马吧,还有荣誉在等着你们。”

    从船上走下的联军士兵们这时在军官们的命令之下。重新排好队伍。然后在两边人群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中,他们放声高唱着枫叶丹林的歌曲,挺着胸膛,迈着整齐的步伐,精神抖擞地走向枫叶丹林的大门。

    瓦巴多尔将军在奥巴赫姆和雷斯特的左右簇拥之下,一马当先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在瓦巴多尔将军身后,就是联军的诸位将领,洛林一行人也跟在他们后面。

    洛林一路行来,只见几个月过去,枫叶丹林早就没了当初大战的痕迹。

    枫叶丹林堡的大门早已装饰一新,城墙上插满了一排排鲜艳的旗帜,城门两边新装饰上了描述枫叶丹林保卫战的白玉石浮雕。

    洛林看着那华丽的浮雕墙面,抽了一口冷气,心中暗道:这……这样也太大手笔了吧~!

    只见枫叶丹林的城门,加上上面的门楼可是不低,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为城门穿上了一层晶莹剔透的铠甲。

    隔得远远的都能看到上面繁复的花纹。

    洛林心里暗道:和这个城门比起来,傻大木复制的巴比伦狮子门就是一个非洲土著的茅草屋。

    枫叶丹林联军的诸将也都被这个大手笔给震到了。

    想当初,他们从枫叶丹林出发的时候,这个城门上还满布着战争的伤痕,墙面上处处都是焦黑的痕迹。

    他们出去外面打了几个月工夫,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家里的人拿着自己也有份的钱,大手笔的搞装修,当然会被震的说不出话来。

    奥巴赫姆看着瓦巴多尔将军一种目瞪口呆的表情,哈哈一笑,伪装谦虚地说道:“诸位在外征战。我们这些留下的枫叶丹林人当然也要为了学院尽些贡献了。能让我们的学院变得更加壮美,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

    瓦巴多尔将军瞪着奥巴赫姆,气急败坏的说道:“给我说实话,你个老家伙,花了我们多少钱?”

    奥巴赫姆一挥手,不以为然地轻声说道:“我亲爱的将军,谈钱就俗了,这样可以流芳千古的艺术品,多少钱都值得了~!”

    洛林一滞,当下低声对着身边几个女人说道:“看来这个老家伙花钱不少。”

    瓦巴多尔将军颤抖在双手,指着奥巴赫姆:“你~你~“

    奥巴赫姆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也在上面哦,刻的很传神。“

    瓦巴多尔将军当即把手指一收,和颜悦色地抚着胡子说道:“做得实在是太好了。”

    后面的诸将听得一个趔趄,差点从都从马上掉下来。

    瓦巴多尔将军假装没有看到,继续说道:“对了,顺便问一句,他们把我刻的够不够帅,吊不吊?是不是骑了白马,然后手里面高高地举着一把长剑的样子?”

    奥巴赫姆不屑瞥了瓦巴多尔将军一眼,脸上露出了一副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的表情。然后说道:“放心,我亲自出手。绝对够帅,够吊,够拉风。”

    瓦巴多尔高兴地点头说道:“好,好,你们这些神棍在做表面文章上的水平一向是很高的。”

    雷斯特在旁边也是呵呵笑着说道:“就冲着这份荣誉,花多少钱都买不来。”

    洛林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因为他已经从那个雕刻上面找到了雷斯特大魔导士的身影,而且还是发动了那个狂风暴雪禁咒时的样子。在那雕刻的所有的人物里面,就属了他的样子最吊~!最为烧包了~!

    从此以后,枫叶丹林学院的院长们有了一个特别的爱好,一旦学院发生什么

    大事,就赶紧找个地方把它个刻下来,还得放人多的地方,像刻到城墙上的哪个犄角旮旯里,都不好意思出来和人打招呼。

    后世的这些院长们无一不是大骂奥巴赫姆的,这个老家伙,把学院里的黄金地段都占满了。

    到了后来,那些继任的院长们无地可画,只能在人行道上下功夫了,每次安放雕像都要举行一次盛大的典礼,这些东西后来被一群演戏的学子学去了。

    不过那帮戏子们都没什么艺术修养,像乡下的农夫一样,只知道按个手印,按个脚印什么的。

    粗俗~!粗俗极了~!

    数百年之后,当人们回首这个由伟大的帝王、睿智的贵族和倾城的妖娆所开创的最伟大的时代的时候,枫叶丹林城门上的雕塑,成了最为重要的明证,枫叶丹林的雕像,以及其高超的艺术技法。留下了他们清晰的面容。

    尤其是神圣之主雷欧陛下。

    虽然大陆上处处都是雷欧陛下的雕像,但是遍寻大陆,雕刻了年幼时期雷欧陛下英姿的,只此一处。

    而且在年幼之时就已经雕刻在了枫叶丹林,这个举世闻名的地方。由此可知神圣之主的法天启运圣、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功德大成仁……(注,前一个是成吉思汗的,后一个是康熙的)

    阿黛儿这时兴奋地指着浮雕上面一点的部分,说道:“看那,就那里,我们都在上面。连雷欧都有。”

    雷欧翘起头来,使劲地向着上面张望,兴奋地说道:“那里?那里?他们把我刻的帅不帅?吊不吊?拉哄不拉哄?”

    洛林抬头看着雕像上面,那里都快到城墙顶了,却发现那里密密麻麻的刻满了人形,什么都看不出来,倒是旁边的雕刻的魔法塔十分清晰,还在放着巨大的火球。

    雷欧看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自己,不禁失望的说道:“切,什么都看不到吗~!”

    阿黛儿轻轻一笑,道:“整个保卫战都刻下来了,摊到每个人当然就很小了,靠近了看。雕的还是很清晰的,起码本小姐的天生丽质还是表现出来了。

    奥巴赫姆那个老家伙因为手里有钱了,尽搞些形象工程,还把学院全都装修了一遍。”

    瓦巴多尔将军迫不及待的纵马跑到城门下面,抬头仔细看着墙面上的雕刻,看到在城门最显眼的位置,是他老人家卓立在战舰船头,高举长剑的伟岸英姿。

    他当即满意的点点头,随后谦虚的说道:“足够帅了,当然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比我本人还是差点。”

    洛林看着雕像。撇撇嘴,心里暗道:能不伟岸吗?三大院长的雕像比别人的都大了好几倍,还正好都在人眼光平视的地方~!

    在云端释放禁咒的雷斯特,

    带领着神圣骑士团一马当先的奥巴赫姆。

    在他们上面就是小了一号的洛林等人,骑在马上抬头还是能够看清楚的。

    凯瑟琳仔细的端详了半天,说道:“还好,还好,只是比我想的差一点。”

    奥巴赫姆看着一种自恋不已的人等,自豪地说道:“那是当然了,我们可是请来了当世最杰出的数位雕刻大师,在法师和炼金术士的协助下,整整工作了这几个月的时间。”

    他等众人又看了一会儿,然后这才道:“进城,进城,下面还有盛大的凯旋典礼,让孩子们好好高兴高兴~!”

    瓦巴多尔将军的心情现在是好的不得了,大手一挥,豪迈地说道:“走,进城去~!”

    城墙的卫兵这时吹起来长号,代表着凯旋的悠长响亮的号声响彻了全城。

    从枫叶丹林城门里面传出一阵阵欢呼声。

    联军走进枫叶丹林的大门,早已在街道两边等候多时的枫叶丹林人大叫:来了。来了。“

    他们挥舞着枫叶丹林的旗帜,大喊“万岁,万岁。“

    各色的花瓣从街道两边被扔出,如细雨一般,纷纷扬扬地落在枫叶丹林联军士兵的身上。

    走在队伍最前的乐队,使劲的演奏着欢快的乐曲。

    瓦巴多尔将军和联军的将领骑在马上,欢快的笑着向两边的人群挥手。

    他们身后的联军士兵也大笑着,打闹着,和欢迎他们的人群挥手。

    洛林抬头看了看飘洒在阳光中的花瓣,心里感慨,怪不得小矮子和小胡子都喜欢有事没事的时候玩两把凯旋仪式,小胡子哥在巴黎那一次还堪称经典。(尤其是那帮生儿子没**的小萝卜国人,打了彻头彻尾的大败仗,但是为了稳定民心,却还是恬不知耻地说打了胜仗,忽悠自己的老百姓们上街玩提灯游行。)

    虽然这些行为,着实浪费。但是对于一个**者来说,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枫叶丹林联军在群众的夹道欢迎之下,走过大街,一路向着中心三座尖塔之间的广场走来。

    广场这时已经被搭建成了一片庆祝的会场,两边都是准备好的美酒与美食,数支乐队在两边等候着联军的士兵,看到他们到来,当下使出吃奶的劲道,拼命地演奏起音乐。

    枫叶丹林人堵满了广场附近,包围着广场内的一众联军士兵。

    瓦巴多尔将军转身带着诸将来到列阵的士兵面前,对着他们大声的喊道:“欢庆吧,士兵吧,今天是属于你们的节日。“

    联军士兵当即大声地嗷嗷叫了起来,广场两边的人群也跟着大声欢呼,声震云霄。

    瓦巴多尔将军接着说道:“开怀畅饮吧,解散~!”

    下面的军官也跟着大声喊着“解散”“解散”,将命令传了下去。

    联军士兵虽然平时没少在背后大骂了那个混蛋将军,但是对于他的这一命令却是极为欢迎。

    大家大喊着:“万岁,万岁。“

    然后扑向广场两边的美酒,抄起酒杯,大喊着”干杯“,然后再一饮而尽。

    乐队演奏着欢快的曲调,走进广场狂欢的人群中,广场边的群众也涌了进来,和联军士兵们混在一起。

    广场内都是载歌载舞和纵酒狂欢的人群。

    不断地有人大喊着:“枫叶丹林万岁“”慷慨的阿尔摩哈德人万岁“

    然后是畅快的大笑声。

    瓦巴多尔将军和一众将领看着前面欢庆的人群,不约而同满意的叹了口气。

    那一段激烈的征程终于算是结束了。

    在这一场战争中,虽说枫叶丹林联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他们敌人也向土鸡瓦狗一样,轻轻一碰就碎掉了,但是他们三万人深入一个庞大的帝国之内,说不紧张,那全都是假的。

    甚至包括后来他们一手组建起来的阿尔摩哈德新军,这些枫叶丹林人睡觉都睁着眼睛盯着他们。

    还好阿尔摩哈德帝国南方的大起义,严重的削弱了这个庞大的帝国的力量,阿尔摩哈德帝国内的权臣和军阀为了自己了利益,也毫不客气的卖了他们的皇帝。

    现在,这场战争终于结束了,他们带着士兵安全的回到了家乡,终于可以卸下自己的铠甲,喘上一口气,然后好好算算自己的收获了。

    奥巴赫姆转身对众人说道:“诸位,请吧,我们也为大家准备了美酒。”

    这些将军们也大笑起来,大声说道:“好,好。”

    “大伙去喝个痛快。”

    “……”

    凯瑟琳和阿黛儿一拉洛林的胳膊,说道:“我们不去了,你别喝的太多了,晚上早点回来。“

    薇拉奇怪的说道:“不是有宴会吗?为什么不起哪?那里肯定有很多好吃的……”

    说着,那双湛蓝色的大眼睛里冒出了无数的小星星。

    阿黛儿一把拉过薇拉,笑着说道:“傻丫头,你去了会被他们烦死的,走了,我们回去吃去。”

    凯瑟琳又特意叮嘱洛林,道:“看好雷欧,这小子是个人来疯。”

    雷欧当下极不服气地一撇嘴,高声还嘴道:“你们这些女人还真是麻烦。快走,快走。”

    凯瑟琳也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和阿黛儿拉上薇拉,也叫上了罗琳娜,和洛林挥挥手告别,在侍卫的护送下,前往洛林他们的家。

    这边奥巴赫姆引领着枫叶丹林联军的诸将,走向了学院的议事厅。

    在大厅内,宴会早早的已经布置好了,大厅两边的长桌上摆满盛着各种酒液的玻璃杯,看到众人走进大厅内,这里的侍者流水架的端上各种美食,让酒杯送到个人面前。

    奥巴赫姆举起手里的酒杯,说道:“诸位,为了枫叶丹林人永载史册的辉煌胜利,为了诸位从万里征途的平安归来,干杯。”

    “干杯”下面的众人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随后乐曲声响起,一队美丽的少女载歌载舞的走进了大厅,这些家伙们看得眼睛都直了起来。

    作为本次枫叶丹林联军最大的出资方代表,头上悬着皇冠的雷欧小公爷,当然是枫叶丹林人重点照顾的对象,专门有侍者给他端来低度的红酒,为他准备好桌子和食物,照顾着雷欧小公爷玩的痛快。

    而作为传说中,本次战争中收获最为丰富的洛林伯爵,此次自然成了众人对付的目标。

    关于那张神秘的藏宝图,后来那张被修改过的藏宝图几乎人手一张,但是最后谁都没有弄清楚那种图画的是什么地方,但是大家传说洛林伯爵已经找到了~!

    后来还传出了那执行神秘任务的三艘战舰,大家都确信不已,洛林这小子独吞了老德斯皮的全部宝藏,后来越穿越离谱,有人甚至都开始说那是一笔宝藏,价值两亿金币了。

    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除了洛林之外,阿尔摩哈德那帮的当事人都死翘了,老德斯皮也不会再活过来,告诉大家洛林到底霸占了他多少金子。

    众人端着酒杯一个个走上来和洛林碰杯,这个说伯爵年少英雄,前途无量。那个说伯爵英勇过人,我辈楷模。

    然后都会偷偷地小声说道:伯爵,咱们俩关系这么好了,悄悄告诉我,您老人家到底搂了多少钱,我保证不说出去。

    洛林先生谦虚一番,然后再偷偷和他说道,你能保密吗?

    对付当然拍着胸脯保证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然后洛林大爷嘿嘿一笑,说道:我也能。

    对方只有忍着把这个该死的小白脸打的白脸开花的冲动,和洛林一起哈哈大笑。

    然后大家更加使劲的向洛敬酒了,心想灌翻了你,不怕你不酒后吐真言。

    洛林早想到了这些人的招数,早已交待了侍者将为雷欧准备的特制佳酿换给了自己,一杯杯的喝下去,除了肚子有点胀之外,还只是一个晕晕,感觉好极了。

    喝了半天,感觉不对劲的诸将,终于发现了洛林的小把戏,一边感慨这家伙真真是够不要脸,一边豪迈的对洛林说道:伯爵,大家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和女生喝的酒那,来,我们换这种,和纯酒精差不了多少~!

    洛林只有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向了大家解释,唉,没办法啊~!家里女朋友管的严,喝多了不让进门,你们说大公的家风是不是很严格。

    听这话的人能一口气给憋死了,然后心说怪不得人家能搂大钱呢,就冲着这不要脸程度,我们就是重活一遍也学不来。

    无奈之下,众人只有放过洛林,好在奥巴赫姆准备的节目异常丰富,那些跳舞的小妞也一个赛一个的水灵,这些家伙们很快就转移目标,去干其他的事情去了。

    洛林想着家里的几个大美女还在等着自己,洛林顿时对这些会场里的大老爷们们厌烦起来,那些跳舞的小妞们虽然漂亮,但洛林可不敢在这里口花花,要是家里的两位知道了,不让自己上床,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雷欧这时看着场上的舞蹈,一个劲的只打流氓哨,在下面大喊着:“腿太高点,真是的会不会跳大腿舞啊。“

    他的提议,立时博得下面那些老家伙们的一致支持。

    这些老色狼纷纷跟着雷欧一起怪声怪气地叫好起来。

    洛林看了,不由连连苦笑,心中暗想,要是让凯瑟琳知道雷欧一副酒吧客的做派,还不得撕了自己和雷欧?

    他刚想走过去把雷欧揪过来,看到希尔梅莉娅巧笑嫣然的在门外向自己挥挥手。

    洛林心里一热,看着也没人注意他,当即悄悄地走了出去。

    希尔梅莉娅对洛林嫣然一笑,拉着洛林的手,穿过两条走廊,走进一个房间后,将屋门一锁,俩个人热烈的拥吻起来。

    洛林的手在希尔梅莉娅身上作怪,希尔梅莉娅的脸上很快嫣红了起来,眼睛里翻出一层水雾,微微的喘息着看着洛林。

    洛林刚要更近一步,这时只听外面的走廊里传来雷欧一个挨一个提门的声音,一边踢还一边大喊:“老大,老大,跑那去了,你手下找你,老大?“

    希尔梅莉娅一把推开洛林,咬着嘴唇低声笑了起来,一手抚着洛林的脸,说道:“快去看看,说不定有正事,明天去老地方等我。”

    洛林对雷欧恨得牙根痒痒的,这小子,怎么每次都在关键时刻出现,希尔梅莉娅在洛林的脸上又轻吻了一下,打开另一个房门走进旁边的屋子里了。

    洛林拉卡屋门,看着雷欧正盯着红扑扑的小脸蛋,毫不客气的对着旁边的屋门猛踹。

    看到洛林出来,雷欧哈了一声,说道:“老大跑这里干吗了?你的手下在找你哪。“

    “我喝多了,找卫生间哪,那些家伙们不去好好泡妞喝酒,找我干吗?“洛林道。

    雷欧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你自己去看看吧,里面的那些女孩都不会跳舞,还没卡尔特跳的好,没意思透了,所以我就准备回家去了,一出来就碰到你的手下了。”

    洛林和雷欧走出议事厅,看到几个学员军的军官正等着他,他们几个看到洛林都围了过来,其中一个说道:“大人,兄弟们都希望能和大人喝一杯。派我们几个来请大人。“

    洛林笑着说道:“好,好,我也正想过去热闹热闹哪。快走。“

    几个军官带着洛林和雷欧来到学院的礼堂,这里已经被枫叶丹林的学员们给占据了,里面都是学生,男男女女的在一起跳舞喝酒,气氛愉快热烈,没有广场上那么混乱。

    讲台上面一群男生女生混杂的队伍,正在跳着跳着欢快的舞蹈,下面的人则为他们大声叫好。

    这些枫叶丹林学生看到洛林进来,都吹起口哨或者鼓起掌来,大叫着:“洛林大人好。“感谢大人带我们发财。“

    洛林走过热情的人群,接过一大杯酒走上礼堂的讲台,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大声喊道:“弟兄们,同学们,我想说的是,能和大家在枫叶丹林的城墙上并肩战斗,能和大家在阿尔摩哈德的土地上纵横驰骋,能和你们这样一群痞子们一起名留青史,我感到由衷的自豪。“

    下面的学生们大声的叫好起来,有人大声喊道:“跟着大人打仗,抢东西,我们也十分自豪。“

    “对啊,就是,洛林万岁。“

    “洛林万岁。“

    洛林举起酒杯,大声喊道:“从今天直到世界末日,所有人都会记得我们这样一支兄弟般的队伍,干杯,为了我们枫叶丹林人。“

    “干杯,枫叶丹林万岁。”

    洛林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对身后的跳舞的众人说道:“继续,姑娘们,把你们的大腿抬高。”

    下面的学生都放肆的吹着口哨,大笑了起来。

    雷欧此时也混在了人群里,大声吹着流氓哨,嗷嗷叫好。

    洛林走下讲台,旁边的学生们涌过来,举着酒杯和洛林问好,众人杂乱的说着“全靠洛林大人,我们几年的学费都有了。”

    “就是,全靠洛林大人的英明知道,咱们这些穷学生们才能发家致富。”

    “为了洛林大人干杯,没有大人就没有鼓鼓的钱包。”

    洛林大笑着说道:“合着我就是个山大王,带着大伙抢钱去了。”

    众人都大笑了起来,一个家伙大叫:“为枫叶丹林强盗团干杯。见鬼,那些老兵痞都没有我们挣的多。”

    “为枫叶丹林强盗团干杯。”

    “为我们洛林首领。”

    雷欧看来是极喜欢这里,蹲在前排一手烤肉一手酒杯的,吃吃喝喝、吵吵闹闹玩的痛快。

    洛林也是放开怀抱,和下面这些学生们一起,在跳舞的女生每次挑起大腿的时候大声怪叫。

    ×××××××

    洛林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住所,来到了房中,看着那张熟悉的椅子,突然想起了一句话:男人喜欢自己的椅子,就像是女人喜欢自己的大床一样。

    他不禁很是感慨了一下,然后赶紧在那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习惯性地一伸手,从了桌边拿起了一份文件,展开一看,却原来还是自己当初没有做的寒假作业。

    洛林翻开了那作业,看着那空白的纸面,很是唏嘘了一下。这才过去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再看这些东西就已经有些生疏,拿惯了刀剑的手,再握起笔来,也是很有一些使不上力的感觉。

    就在他感叹的空当,就听门外传来了一声轻响。

    洛林不由一怔,然后走了过去,开门一看,却见凯瑟琳那张似喜似怨的俏脸出现在了眼前。

    她美眸流转了一下,百媚横生地白了洛林一眼,然后娇嗔道:“你个混蛋,一下子就看不到了人影,我还以为你在宴会上喝醉了呢。”

    说着,一举手中的瓷碗,道:“我给你端了一碗醒酒草药汤来。快喝了吧,对身体有好处的。”

    然后玉腕一伸,将那瓷碗递了过去。

    洛林当下心中极是感动,连看也不看,然后举起来就是一饮而尽。立时被那汤水给烫的一阵乱蹦。

    尤其是那股热辣辣的感觉从喉咙直入心肺时,就像是被个烧红的铁钎给毫不留情地狠插了进去一样。

    痛的他举着手来,对着自己的喉咙一阵乱挠。

    凯瑟琳看了,不由低低地惊呼了一声,道:“你看也不看,就一下子全灌进去了?”

    说着,却也是着急了起来,急忙冲进了房中,从桌子上抄起了水罐,递了过去。

    洛林急忙接过,狠灌了几口,感受到了清凉的液体顺了喉咙下去,略略地解除了一些炽烫的感觉,不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缓了过来。

    凯瑟琳伸手接过了水罐,美眸一瞥,很是白了他一眼,然后嗔怪地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洛林不禁讪然地揉了揉鼻子,道:“猛然间看你变的这么温柔,很不习惯,感动的了?”

    凯瑟琳当下一滞,然后反应了过来,从牙缝里挤出了声音,道:“你说什么?我以前就是很不温柔吗?”

    洛林立时就像是汉奸甫志高一样没了骨头,急忙改口,道:“哈哈,没什么了。我只是说,你给我端来的,哪怕是毒药,我也绝对是连看也不看,一口喝下去的。”

    凯瑟琳听了,当下媚眼如丝,水汪汪地横了他一眼,啐了一口,道:“少在那里说了疯话骗人。我还不知道你这个死混蛋的底细吗?”

    口中说着,但是那玉足却是轻轻迈动,香臀款摆,来到了那个‘死混蛋‘的身边。然后双手搂了他的脖劲,玉足轻轻抬起,热情如火地吻了上去。

    洛林当下更是毫不客气,双手紧紧地搂着了凯瑟琳纤腰,恶狠狠地吻了上去。

    凯瑟琳极是不堪,只是过了一会儿,就支持不住,忍不住咛嘤了一声,娇躯连颤了几颤,最后软倒在了洛林的怀中。

    她星眸失神地半张着,里面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琼鼻之中不住翕张着,吐出的那带着缕缕幽香的气息也一片的炽热。

    口中不住地发出了低低的呢喃,那声音如娇似喘,神态娇羞温宛,完全失去了往日女强人的风采。只是知道勉强回应着洛林的的索取。

    看的洛林几乎要兽性大发,当下一伸手拦腰将凯瑟琳抱了起来,就要向了自己的大床走去。

    凯瑟琳一下子猛醒了过来。

    她强撑着最后的一丝,低低地娇呼了一声,然后艰难地道:“不……不要在这里。去……去我的房间……”

    说完,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变的那样古怪、沙哑,如同一个不禁又是一阵害羞,俏脸上飞起了两道红霞,然后将螓首深深地埋进了洛林的怀中。

    洛林看了,不禁低低地哀叹了一声,道:“做这种爱做的事情,在什么地方很重要吗?”

    虽然口中抱怨着,但是却还是转过了身来,抱了她向着旁边的房间走去。

    好在现在已经是深夜,大家开完了宴会之后,也全都累的不行,已经全都休息去了,一路之上也没有看到旁人。

    那短短的几步路,只是瞬息便至。

    洛林迫不急待地打开了房门,然后将凯瑟琳抱了进去。刚要向了床边走去,却听了凯瑟琳低呼了一声:“关门~!”

    洛林不由苦了脸道:“这个时候,我的火都快上房了,你还在意这种小事情。”

    说着,将凯瑟琳向了床上一抛。

    凯瑟琳得意地‘咯咯‘娇笑了一声,然后身在半空,纤腰略略摆动了一下,滚到了床里。

    她侧了身形,显露出自己如女神一般优美动人的曲线,尤其是那腰臀处如同个S形的那完美弧线,让洛林看了,不禁失神了片刻。

    凯瑟琳以手撑了自己光洁的额头,看到洛林痴呆的样子,不禁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你个死混蛋,不是火上房了吗?快点儿把门关上,想等着人过来参观吗?”

    洛林当下转过了身去,悄悄地将门关上,然后大步地走了过去……

    许久许久之后,凯瑟琳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紧接着僵直紧绷的娇躯终于瘫软了下来。

    满头金色的长发全散了开来,如鲜花怒放一样铺在了身下,和那光洁雪白的肌肤形成了显明的对比。

    那如雪一般白皙光滑的肌肤之上,现在布满了一层细碎的汗珠,看上去如同是带了朝露的鲜花一样,格外的美艳动人。

    只是这朵鲜花,现在却是累的连动根尾指的力气也全都没有了。只能是娇羞着,勉强用手臂雪白丰挺的胸膛,以免那两团娇嫩的玉峰完全裸露在了空气当中。

    她胸膛不住地起伏着,引得那两团柔软丰挺,弹性惊人的玉峰不住地变幻出美好的形状。

    又过了好一阵子,凯瑟琳这才缓了过来,然后瞥了一眼洛林,拉过了他的胳膊,环在了自己的螓首之下,然后得意地一笑,媚眼如丝地轻声问道:“现在你还有火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却是用了自己如春葱一般手指,在了洛林的身上划来划去。

    洛林看到她那嫣然如花的笑脸,想了一下,道:“没了,一点儿也没了。”

    凯瑟琳当下又是得意地轻轻一笑,然后在洛林的头上一吻,道:“好了,你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洛林不由一愣,抗议道:“这是什么意思。你当了我是什么?玩具吗?用完了就扔了一边。”

    凯瑟琳轻声说道:“好了,别生气了。你快回去吧。我这也是为了你好。要不然明天大家看到你从了我的房里出来,我还要不要做人了?你想我家老头儿现在就来找你的麻烦吗?乖了,乖了。快回去了……”

    说着,用自己丰挺柔软的**在洛林的身上轻轻蹭了两下,做为奖励。

    洛林无奈,只得拿了衣服,悻悻地道:“不带这样玩的,就算是玩具也是有尊严的啊~!”

    凯瑟琳却是轻轻一笑,假装没有听到,然后一翻身,将了所有的被子全卷了过去。完全遮住了自己的yu体,然后做了一个飞吻过去,道:“乖了。明天见……”

    说着,在那弹性十足的弹簧床上,调整了一下睡姿,将双手合十,放在了自己的俏脸一侧,然后长长的睫毛一闭,假装睡了过去。

    洛林回头看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俯身下来,在凯瑟琳光洁如玉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不怀好意地将了自己的大手向了她的丰胸,再次伸了过去。

    凯瑟琳眼睛也不睁开,抬手一挥,准确地拍在了洛林作怪的大手之上,然后没好气地,道:“快回去睡吧,不然再折腾下去,天可就要亮了。”

    洛林无奈,只得是站起了身来,走了出去。

    他将了那房门关上之上,悄悄地溜回了自己的房中,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鼻间就已经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如兰似芷的淡淡幽香。

    紧接着,就见自己的床上,一个身形窈窕,曲线动人的妙龄女子,yu体陈横地躺在了上面。

    月光从了窗外投射了进来,恰好照在了那人动人的yu体之上,赫然可以看到,她只是穿了一件薄而透明的轻纱。显露出了她那凹凸有致,丰满玲珑的yu体。

    那洁白光滑的yu体如同最伟大的玉雕一般,在皎洁的月光之下,反射出瑰丽迷人的光芒,美丽地到了惊心动魄的地步。

    秀巧可爱的玉足,精致的足踝,修长笔直的**,紧绷丰挺的香臀,平坦光滑的小腹,更要命的是,那完美高耸丰胸,随着呼吸微微起伏颤动而乳浪……

    如果说世间有一种美丽可以让人窒息,那就是月光下,身着着轻纱的她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