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大海上的幸福生活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七十六章大海上的幸福生活(万字求票)

    大海之上,战舰如云。帆樯林立。

    那支舰队是如此的巨大。

    在沉沉的暮色当中,从那广阔而且平静的海面上,远远地望去,可以看到那些战舰上面亮起的星星点点,数以百计的灯火。如同是天上的繁星坠入了人间。

    让人看了,一时也是分不清哪儿才是天上,哪儿才是人间

    远远地欢快的歌声传了过来。

    “我们是海盗。

    英勇的海盗。

    我们是海盗

    快乐的海盗。

    听从那来自内心的呼喊。

    收起缆绳,

    扬起风帆,

    去追寻闪亮发光的黄金与财宝

    ……”

    那船上的人们一遍又一遍地纵情高歌,中间偶尔还杂夹着热烈欢呼,轰然碰杯,然后举酒痛饮的声音。

    他们发出的那巨大的声响,吵的海底的鱼儿都是异常愤怒,然后拖家带口地逃走了。至于海上路过的其他船只,看到那桅杆顶上悬挂着的红枫战旗,当下知道这群流氓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当下也全都是远远地避开。

    巨大的战舰压碎了海浪,激起无数细碎白色的飞沫,然后在风神埃俄洛斯的照顾之下,飞快地向远方驰去。

    在那巨大的战舰之上,众人一边随着那一起一伏的海浪,摇晃着身体。一边或是放声大笑,或是高声唱歌,再要么就将自己酒杯当中的那带着泡沫的啤酒灌进肚子里面。

    这时有音乐声响了起来,当下在众人中间引起了一阵轰动。众人纷纷地爬了起来,和身边的同伴们一起,在那音乐声中,东倒西歪地跳起了舞蹈。

    他们一边将自己的大脚丫子重重地跺着甲板,将那甲板踩的咚咚直响,一边仰天长啸,高声怒吼,发出了鬼哭狼嚎的声响。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尽情地释放着自己愉快的心情。

    对于这些气血方刚的年青人来说,这并不奇怪,因为他们打赢了战争。抢来了大量的财宝,回家之后就可以过上自己舒舒服服的小日子了。

    等到他们折腾的再也跳不动了,就聚在一起,互相谈论着自己未来美好的生活。

    没结婚的,想着现在自己有了钱,回去之后,就可以眼界再稍稍高一点儿,找一个能干的,再稍稍漂亮一点儿媳妇,改良一下自己家的品种。

    结了婚的,就想着回去之后,给自己家的婆娘买上一点儿好东西,好好地慰劳一下。毕竟出来了这么些的日子,家里由着那一个女人操持。肯定是受了不少的苦。

    钱多一点儿的,想着是不是想办法也去捐一个爵位,

    有人甚至是计划着要不要再买一块地,两头牛。扩大一下再生产能力。这样一来,就可以和了家乡的地主老爷平起平坐了

    灯光照在他们的脸上,全都是折射出一种被称为幸福的东西。

    他们纵然是当过了兵,经历过了生死考验,但是却还全都只是一群小民百姓,质地纯朴的青年。没有什么伟大的理想。只是想着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娶个老婆,生几个孩子,有个热坑头,这已经是他们人生最大的理想了。

    放羊,赚钱,娶婆娘,生娃。然后再让娃子去放羊,再让娃儿娶媳妇儿……如此循环,生生不息。自觉或是不自觉地运用自己的动物本能,将人类繁衍下去。

    哪怕是再牛叉的人物,既使是贵为一国的皇帝,也是不过如此。充其量,也就是将那放羊改成打仗。抢地盘。然后娶更多的婆娘,生更多的娃……

    如果是跳出了红尘,超脱三界来看,这看上去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像是一个无限的死循环一样,极为无聊,无趣,让人绝望。

    但是却不知当人沉浸其中的时候,却是充满了酸、甜、苦、辣、咸,各种的滋味,别的不说,光是那最为原始的,最为本质的繁殖行为,就已经让其中的绝大多数人yu仙yu死,不能自拔了……

    ××××××

    在那舰队的一艘巨大的带有诺曼飞鹰标志的战舰之上。

    在那下层的船舱当中,这里却已经是一片平静了。

    雷欧在那财宝箱当中折腾够了,已经是躺到在了其中一个箱子上面,小脸朝上呼呼地大睡了起来。上身的衣襟皱乱不堪,露出了半截鼓鼓囊囊的小肚子。在此同时,左侧的鼻孔当中也是吹出了一个白色的泡泡,随着打鼾时发出的呼声,时大时小,极是可笑。

    而在他的旁边,薇拉不知何时已经是换上了一件绣了粉红色小熊的宽大睡衣。将四五个箱子全压在了身下,然后趴在了上面。也是一脸幸福地呼呼大睡。

    秀丽而略带卷曲的蓝色长发围绕在了那张俏丽动人的脸庞,露出了嫣红的嘴角,还有笔挺秀巧的琼鼻。长长的睫毛紧紧地闭着,完全遮住了那双蓝宝石一样清澈动人的美眸。

    不时地,她还轻轻地发出了两声呓语:“我的财宝……哈……我的……谁都不给。我的……”

    看她的模样。显然是发挥了龙族的本能,打算一直待在这里,看守这些财宝。而且还是谁碰上一下,就狠咬他一口的那一种。

    而在那舱房的深处,洛林与凯瑟琳两人却是坐在了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低声细语地说着话。

    在他们的脚边,横七竖八地摆放着数个酒瓶,看那样子,已经是被两人喝光了。

    凯瑟琳那白皙动人的俏脸之上,也是显出了两团红晕,秀眸当中散发出一种奇特的光芒,格外的明艳动人。

    两人靠在一起,静静地听着远处传来的歌唱声,还有那海浪拍打着船体所发出的声间,再看看身边这些财宝,全都有一种如在梦中,不太真实的感觉。

    半天之后,凯瑟琳一指了那些财宝,然后感叹道:“洛林,知道吗?我可也是没见过这么多的财宝啊~!”

    洛林一愣,道:“妮可,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夸奖我的话,明说就行了。不用这么拐弯儿抹角儿的。我抗的住的。”

    凯瑟琳娇嗔着抽出手来。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打了一下。然后道:“我虽然身为长公主,执掌了东方行省的财政大权。说起来,随随便便地划一笔出去,也是十万二十万,成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的也是有过。但是那全都是财面上的数字。很少有机会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下。”

    说着,她抬起手来,向了四周一圈一划,道:“光是这里的财宝,据我的估计就不下于千万金币。抵得上我们东方行省一年的税收了。”

    她顿了一下,然后看向了洛林。下了一个结论,道:“你也真是太能刮了~!”

    洛林当下一阵气苦,然后伸出手来,在凯瑟琳那纤细如柳,堪堪不可一握的纤腰上狠搂了一下。

    凯瑟琳立时娇躯一僵,眼中显出了迷茫的神色,紧接着反应了过来。娇嗔着在他身上轻轻地打了一下。

    洛林那是何等样人,立时顺竿往上爬。

    他惨叫了一声,然后一个趄趔,假装摔倒在了凯瑟琳丰挺的怀中,紧接着,将自己的双手搂住了凯瑟琳那纤纤不堪一握的小蛮腰。然后将自己的头在凯瑟琳丰挺的**当中很蹭了几下,大占便宜。

    凯瑟琳当下大羞,用力地在他的后背上拍打了几下。

    洛林当下也不起身,只是略略地摆动了几下脑袋。

    凯瑟琳立时就感到一股酸麻的感觉从自己的胸中传来,直透了心底。当下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条件反射一般将自己弹性惊人的丰挺**挺的更高。就像是在某种诱惑一样,一阵怦怦地狂跳。

    洛林当下更是毫不客气,一抬头,刚要有所动作。

    凯瑟琳当下心中更慌,急忙伸手将了洛林可恶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前,然后**急速起伏,喘气了几下,强自镇定地娇声哀求道:“你……你……你别动……”

    洛林当下老实了下来,一动不动地伏在了她的娇嫩丰挺的**当中。但是从那衣襟的缝隙当中看到了凯瑟琳那一片丰白腻滑的玉团已经在挤压之下,有些变形,当下在酒劲之下,恶作心起,向那丰胸当中轻轻地吹了口气。

    凯瑟琳当即如遭电击,直感到那股热流像是利箭一般,透过了薄薄的衣衫,直击心底。

    她低低地娇呼了一声,然后僵硬地佝偻起自己娇美动人的身躯。随即却又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极为艰难地低声骂道:“你……你这个混蛋……”

    紧接着,那僵硬的娇躯如雪山崩塌一般软倒了下来。

    洛林抬起头来,看到凯瑟琳那双原本明亮动人,像是女神一样漂亮的灰色秀眸微微地眯了起来。眸子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几乎快要滴出了水来。俏脸之上一层瑰丽的粉红色,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那嘴唇一兮一张,呼出的芳香气息也是火热滚烫。

    洛林不禁犹豫了一下。

    凯瑟琳看了,虽然是心中怦怦狂跳,全身酸软无力,但是却还是秀眸一转,眼波妩媚地流动了一下,然后强撑着低声啐骂道:“你个没胆鬼……”

    说完,俏目一闭,娇羞地侧过了脸去。欲拒还迎,大是任君品尝的意思。

    洛林看了,当下酒劲上涌,也是顾不得了许多,当下俯下了身去,然后轻轻地咬住了凯瑟琳的嘴唇,细细地品尝了起来。

    凯瑟琳当下不禁低低地咛嘤了一声,旋即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洛林的脑袋,如春葱般的十指,用力地叉入了洛林浓密的黑发当中,娇躯不住地剧烈颤抖。在那深情的热吻当中完全如坠了雾中,飘飘荡荡地不知身处何处了。

    洛林一边低头吻着怀中的玉人,一边将自己的大手在她的身上不住地轻轻摸索。光洁的俏背,挺翘紧绷的香臀,修长的**,丰满高耸,弹性惊人的**……

    虽然还是隔着那一层衣衫,但是却还是可以感受到凯瑟琳那凝脂一般光滑细腻的肌肤,娇嫩的如同柔水一般。

    凯瑟琳的娇躯当下颤抖的更是激烈了起来,肌肤的温度也是急剧升高,到了后来变得异常的滚烫。

    她感到洛林做怪的大手,却是不由娇嗔着,妩媚地张开秀眸,看了他一下。发出了一低低的一声如娇似喘的呻吟:“洛……林……不……不要……”

    虽然是口中说着不要,但是那双纤巧的双手却是拉起了洛林的大手,像是拒绝,但是却又像是yin*一般地按在了自己的腰带上面。

    洛林得了暗示,当下更是食指大动,理直气壮地伸出了手去,解她的腰带,但是解了半天,却是发现那腰带设计极是古怪,怎么也是解不开,着实是很没面子。

    凯瑟琳看了,不禁狠白了他一眼,随即忍不住扑哧一声,低低地笑出了声来。

    洛林当下气急,学了安禄山同学好榜样,伸了大手,在凯瑟琳的丰挺高耸的**之上很抓了一把。

    凯瑟琳当即如中雷击,低低惊呼了一声,纤腰扭动了两下,然后一下子又软倒了下来。

    她深深地看着洛林的眼睛,然后像是挑衅一般地一抬自己精致完美的下巴,

    在那腰带上轻轻一按,只听‘咔‘地一声轻响,那腰带一下子松了开来。

    原本紧束着的衣襟立时散乱了开来,露出了中间宽大的缝隙,透过了那缝隙,可以看到下面如雪一般光滑白皙的娇嫩肌肤。

    洛林不由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仔细地欣赏起凯瑟琳那如雅典娜女神一般完美动人的身形,如同是上天最佳的造物。完美无暇,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

    凯瑟琳等了半天,却仍然不见动静,然后睁开了眼睛,看到洛林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不由又是骄傲,又有些气恼。

    她抬了自己纤手的尾指,在洛林的衣襟上轻轻地一拉,立时就将洛林爵爷给拉了过去。

    两个人刚要再有所动作,这时就听旁边传来了雷欧的一声大喝:“别动,揍你啊~!”

    洛林两人立时吓了一跳。

    他们这才醒悟了过来,刚刚实在是恋奸情热了一点儿,这房中还有其他人在呢。他们急忙闪电一般地分了开去。然后强自镇定地向了旁边看去。

    却见雷欧又呢喃了几句,说了几句梦话,然后翻了一个身,撅着屁股,又接着呼呼大睡起来。

    洛林两人这才知道,原来那个小痞子这是在梦话。

    他们放下心来,然后相视一笑。随后凯瑟琳略略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拉了洛林,两个人像是做贼一样,悄悄地溜了出去,沿着舷梯,来到了凯瑟琳的舱房当中,紧接着,将那舱门紧紧地关了起来。

    在那黑暗当中,凯瑟琳一转身,伸出了双手,紧紧地搂着洛林,用力地将自己的**挤向了洛林,丝毫也不在意自己完美的丰胸已经在那挤压之下,变了形状。

    那张俏脸已经变的通红,映衬着如雪肤嘴唇,美艳不可方物。

    她喘气了几下,然后呢喃着低声说道:“抱我啊,你个死人……”

    洛林接了命令,当下也是不敢怠慢,一伸手,将凯瑟琳拦腰抱了起来,然后大步向了那张华丽舒适的大床走了过去。

    ……

    第二天早晨,洛林被外面的海鸥的叫声给吵醒了过来,刚刚一动身,立时发现凯瑟琳仍然在沉睡当中,但是却如同八爪鱼一样,仍然紧紧地缠着自己。

    那双修长紧致的**,紧缠着自己的双腿。双臂也是紧紧地搂抱着自己,就像是在抱一个巨大的玩具一样。

    感受到怀中的动静,凯瑟琳立时也是醒了过来。

    她睁眼看了看洛林,当下又是俏脸一红,又将双眸紧闭了起来。但是随后却又是将自己那动人的双眸睁了开来。

    洛林看了,不由咧嘴一笑,道:“嗨,早啊~!”

    凯瑟琳也不由觉的有些尴尬,但是又觉的躺在了洛林的怀中极是舒服,不愿意出来,当下强忍着羞意,在洛林的嘴上一吻,道:“早啊,不过我还要再睡一会儿,昨天睡上真是累坏了……”

    说完之后,这才感到话中意思有些不对,看了洛林,又伸出了粉拳在他的胸膛上轻轻打了一拳,以示惩罚。

    洛林不由一笑,然后伸手紧紧地搂住了她。

    凯瑟琳当下,淡淡地哼了一声,然后纤腰款款地扭动了两下,在洛林的怀中换了一个最为舒服的姿势,趴在了他的身上。

    她也不闭眼睛,而是看向了洛林,突然问道:“我和阿黛儿比起来,谁更好一点儿?”

    洛林立时吓的魂飞魄散,一阵头皮发麻。他强笑了两声,道:“妮可,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明白。”

    凯瑟琳当下伸了手指在洛林的鼻子上很夹了一下,道:“少装了。那天早上,黛儿穿了一身的睡衣从你的房中出去,可是有人看到了。”

    洛林不由一滞,然后苦笑了起来。

    凯瑟琳仍然毫不罢休,又接着问道:“我和黛儿比起来,谁更好一点儿?快说,不许敷衍我,否则……否则要你好看~!”

    说着,示威性地一皱自己挺翘可爱的鼻子。

    洛林不禁迟疑了起来。他可是知道女人在说要你说实话的时候,你如果是说了假话,那可是很惨的,但是如果真的说了实话,那可是更惨~!

    他想了一下,刚要说话。

    就在这时,就听了门外传来了一阵剧烈的踹门声响。紧接着,一个童音响了起来,道:“妮可,妮可。我找不到老大了,你看到他去哪儿了吗?”

    两人立时吓了一跳,全都安静了下来。然后看向了那扇紧闭着的房门。幸好的是,那扇房门的门栓虽然并不是太结实,但是对于抵抗一个孩童的力气来说,却也是足够了的。

    雷欧在了门外很踢了几脚,却发现里面仍然是毫无动静,当下不禁怒道:“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睡懒觉。还怎么叫都叫不醒,真是该打屁股了~!”

    说着,又在了那门上重重地踢了一脚,这才很不甘心地转身走了开去。

    洛林两人又等了片刻,听到门外确实是没有了动静,两人这才慌忙地跳了起来,各自抓起了昨天晚上到处乱扔的衣服,胡乱地穿戴了起来。

    洛林穿好了衣服,转身看到那张大床上异常的凌乱,像是被野猪拱过的白菜地一般,当下就要走过去,帮了收拾。

    凯瑟琳看了,一边系着内衣的扣子,一边急忙拦下了他,道:“这里我来收拾就行了,你快出去吧。趁着现在外面没人。万一等一会儿被人看到了,可就真的不好了。”

    说完,看了洛林,爱极之下,然后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踮起了脚尖,又是深情地献上了一吻。

    只是在恋奸情热之下,这一吻,又是难分难解地吻了半天。

    过了好一阵子,两人这才分开,凯瑟琳听了外面的人声,当下也是顾不得许多,打开了房门,将洛林重重地推了出去。然后又将那门重重地关上,生怕是再多看了一眼,就会控制不住,再也不放了他出去一样。

    她背靠着门板,略略地休息了一下,然后看着那床上凌乱不堪的样子,不禁想起了昨夜的激烈无比的战况,当下忍不住俏脸又是一红。然后喃喃地道:“早知道这样,早就应该多灌他一点儿酒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迈步向着床边走去,但是刚一抬腿,立时忍不住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然后强自忍着,小心翼翼地减小了步幅,这才向了床边走去。

    她却不知道,洛林来到了外面,立时就面临的尴尬局面。

    洛林刚一出去,就看到了几名诺曼的军官从了下层的甲板上上来。

    他们互相看到了对方,全都是愣了一下。

    紧接着,那几名军官醒悟了过来,他们打了一个哈哈,然后假装没有看到洛林,自顾自地又回头走了开去。

    开什么玩笑,他们可全都是儒略大公的手下,可是知道自己家那个大老板是个什么样的德性。

    自己跑去跟了他说:“殿下,您的女儿和洛林伯爵两个人就像是西门庆和潘金莲一样已经是勾搭成奸了~!”

    他怎么收拾洛林,自己是不知道。但是那个杀人狂魔在气急之下,自己却是绝对会被碎尸万段,灭了口的。

    因此上,按了‘瞒上不瞒下‘这一官场铁律来讲,为了自己的小命,这种事情自己还是假装没有看到的为好。

    再说了,洛林已经铁定是未来的金牌的大驸马了,自己这些等级的人物,巴结人家还来不及那,看来等有机会了一定要和洛林伯爵套套近乎。

    ××××××

    在海上漂过了一天又一天,洛林两人恋奸情热。他每天晚上偷偷摸摸地和了凯瑟琳进行一下关于哲学上的讨论。

    不过纵然两人是打的火热,但是白天毕竟还是有人看着的。每天白天又开始陷入那种无所事事的状态里,每天里,只能看到的是四周的战舰和无边无际的海水。唯一好的情况就是可以好好地补一下夜里的睡眠不足的情况。

    春季还是海上风雨多发的时候,连着遭了两次风雨,将所有的人都摇得七荤八素的。

    计算着时间,离枫叶丹林学院已经没多少路程了,但是海上生活的无聊折腾的大家唯一可作的事情,就是睡觉,马上就要到家的诱惑,也不能让众人打起精神来。

    洛林他们几个乘坐这一艘巨大的战舰,船上空间还算宽敞,尤其是凯瑟琳长公主殿下和未来的皇帝陛下雷欧小公爷在这里,茹曼帝国这支海军的司令打起了十二分精力,将这个事情作为严重的政治事件待,为了让众人在海上过的舒服,可谓是想了不少办法。

    这一路来,洛林的日子还过的不错,尤其是薇拉兜里无尽的零食,引得一群海鸟老是在洛林他们头顶盘旋。

    每天白天,洛林在船尾扔下鱼竿,然后舒舒服服的躺着躺椅上,在战舰缓慢的摇摆之中打着瞌睡。

    凯瑟琳像是所有害怕晒黑了的女性一样,对在甲板上的活动敬而远之,老老实实的呆在船舱里。

    雷欧则忙着和鱼竿较劲,扔下一次鱼饵,不到三分钟就拉出来看看,然后再扔下一次鱼饵,这样无聊的折腾着。

    薇拉坐在船尾的栏杆上,一边嘴里嘎嘣嘎嘣的嚼着不知名的零食,一边在那里给雷欧乱出注意。

    海浪声,风帆声,桅杆的嘎吱嘎吱声,除此之外,连水手们都是沉默不语的。

    这个突然传来一声大喊:“是大陆,是大陆。我们到家了。”

    这一句话引起了附近的骚动,甲板上的人都涌到船头,大声喊着:“在哪?在哪?“

    随后这些骚动开始传播,听到的人都纷纷大声喊着:“看到陆地了?在那里。”

    性急的直接爬上了桅杆了,向远处眺望,然后大叫:“看到了,看到了。”

    舰队顿时沸腾了起来,憋在船舱里的众人全都涌了出来,挤在甲板上欢呼。

    “终于要到家了。”

    “表妹,我回来了。”

    “老婆,我挣到钱了。”

    凯瑟琳也从船舱里走出了,手搭在眼前想着远方眺望,除了水平线上一条黑色的线条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楚。

    “什么吗?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凯瑟琳不满地嘟囔道:“在海上漂久了对皮肤不好。”

    洛林走到凯瑟琳身边,抬手伴着凯瑟琳的小下巴,道:“让我看看,没有吗,还是这么娇嫩。”

    凯瑟琳喜不自胜的说道:“真的?真的?”

    “真的,又白有嫩,手感好极了。”洛林点头说道。

    “那就好,我还是会船舱里接着养吧。海风把头发都吹乱了。”凯瑟琳喜滋滋的转身回了船舱。

    洛林本来想说,皮肤那么好不用再保护了,出来陪我钓鱼吧。

    但是没想到凯瑟琳干干脆脆的回去了,只能叹了口气,无聊的接着缩回自己的躺椅上。

    除了雷欧在摆弄鱼竿,不见了薇拉的身影,洛林问道:“薇拉哪?”

    雷欧头也不抬的伸手向上面一指,之间薇拉这是已经爬进了桅杆上的瞭望台,将原本在这里值班的水手挤到一边,在那个狭小的瞭望台上又跳又叫的。

    洛林看着薇拉兴奋的样子,笑了起来,洛林现在知道,对于龙族来说,天空和陆地都是他们的地盘,但龙族独独对海洋无能为力,在一阵子在海上漂着,虽然有洛林和雷欧陪着她玩,可是就这样也把薇拉给憋坏了,

    虽然已经能够看到陆地了,但是剩下的航程也会短了,枫叶丹林联军的将士们在船上热闹了一会之后,发现他们离登陆依然还有不少时间,只得怏怏地接着回道船舱里打牌,睡觉了。

    用雷欧的话说就是:这帮傻瓜,瞟两眼就把陆地能把陆地看近了?浪费时间。

    又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到第二天早上,天刚开始灰蒙蒙的发亮,洛林就被薇拉给摇了起来。

    “少爷,少爷,快起来看,快看。”薇拉兴奋地说道。

    洛林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被薇拉拉了起来,还没等站稳,就被薇拉拉了一个趔趄,然后被拖着着走出了船舱。

    薇拉拉着洛林走到甲板上,欢快的指着两边说道:“少爷快看,我们进海湾了。”

    洛林揉揉迷糊的眼睛,看到经过一夜航行之后,庞大的舰队已经驶进了枫叶丹林外的海湾。

    在灰蒙蒙的天色下,两边都是黑褐色连绵起伏的陆地,洛林甚至能看到由他和雷欧的那家公司修建的风车。

    薇拉抱着洛林的胳膊,说道:“我们马上就要到枫叶丹林了。”

    洛林在连绵的海风当中已经清醒了过来,点头说道:“是啊,我们要会枫叶丹林,老子现在有钱了,要过暴发户的生活,我要报复以前没钱的日子。说吧,薇拉,你想要什么,我买给你。”

    薇拉兴奋地跳了起来,说道:“少爷对我最好了,嗯~我要金箔美食店最贵的点心,所有的都要,每种十磅。好吗少爷?“

    薇拉抱着洛林是手臂使劲撒娇,饱满的胸脯在洛林的手臂上擦来擦去,幸福的洛林都软了。

    薇拉可是知道,一旦自己这样请求洛林,不管什么条件洛林都能答应。

    洛林赶紧拉住自己的小女仆,薇拉再这么玩下去,洛林的命就没了。

    洛林拍拍薇拉的脑袋,说道:“你可真好养活。好,咱们回去了把那个坑人的金店都给买下来。“

    薇拉道:“不是金店,是美食店了。少爷掏钱的时候不许反悔。“

    洛林笑着说道:“我保证,薇拉,你自己不是也有一大笔黄金和宝石了吗?花钱要大方一点。“

    薇拉叹了口气,撅着嘴说道:“不行啊,我妈妈说了,我得攒够了五千万金币才能回去,还得给妈妈爸爸准备礼物。不省着点花怎么行哪。“

    洛林想起了薇拉母亲,蓝龙女王瑞安利亚斯,不禁为薇拉感到有点可怜,在这种父母的管教下,薇拉年纪小小的就得出来做童工。

    薇拉了解洛林的想法,一跺脚,说道:“才不是,我爸妈对我可好了,只是我们族里的规矩,小孩子都要去给大人帮忙挣钱的。少爷对我也很好。“

    洛林摇摇头,说道:“你们族里的成长教育还是抓的很紧啊。“

    薇拉点点头,说道:“就是啊,少爷,你不知道啊,越是年纪大的越欺负人,每次干完了都扣工资。“

    “还有那,有钱了少爷也要把家里的城堡修一修,我们住的那个城堡好烂,很多地方都塌了。一下雨院子里都没法走人了。”

    洛林豪迈地说道:“修,回去就修,少爷我要修就修个大的,客厅要五百平的,卧室要三十个,厨房要五个,浴室要就照着帕提亚宫廷里的来,放满水都够一起游泳的。”

    “哦?不知道那些人要和你一起游泳啊?”凯瑟琳这时候一手捂着嘴,打着哈欠走了过来,瞪了洛林一眼,伸手在洛林的腰肋上,捡最软的地方使劲掐了一把。

    洛林疼得直抽抽,呲牙咧嘴的说道:“当然是和你跟雷欧了。”

    凯瑟琳冷笑一声,说道:“不见得吧,要不要把黛儿和罗琳娜也叫上,薇拉也一起来。”

    洛林憧憬着说道:“这样就最好了。“

    凯瑟琳又加劲多拧了半圈,道:“美的你。”

    疼得洛林半边身子都麻了。

    凯瑟琳抱着洛林另一边的胳膊,转头看着洛林和薇拉说道:“一大早就听见你们俩在聊天,薇拉很小就得出来工作吗?”

    洛林赶忙打个哈哈,说道:“穷人家的孩子,都这样。”

    凯瑟琳伸过手,在薇拉白嫩的脸上捏了一把,说道:“不过薇拉的皮肤好滑,也没见薇拉有什么护肤品。好羡慕啊。”

    薇拉踮起脚尖在洛林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向洛林和凯瑟琳吐个小舌头扮个鬼脸,说道:“我要去补觉了,天没亮我就起来了。“

    不说洛林和凯瑟琳依偎在船头看日出,枫叶丹林联军的士兵也和薇拉一样急不可待,很多都是夜里根本没睡好,看到外面有一点发亮,就赶紧跳了出来,走上甲板,看着两边的陆地欢呼。

    “终于要到家了。“

    清晨早期的渔船,都被这规模庞大,挤满了整个海湾的舰队给震住了,然后看到桅杆上高高飘扬枫叶丹林旗帜,都挥起手来和船上人的打着招呼。

    船上的枫叶丹林人也算见到同乡了,回应的更加激烈。

    枫叶丹林舰队经过沿途的各个地方的政府舰队,也打着自己的旗号,加入了枫叶丹林人的舰队,护送他们驶过自己这一段水域。

    应答的螺号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很多得到枫叶丹林人凯旋消息的当地人,也坐上船跟着枫叶丹林的舰队,准备去见识一下枫叶丹林人的凯旋仪式。

    庞大的舰队后面,各种各样的民船越来越多。

    又经过一上午的航行,舰队终于驶进了静水湖,枫叶丹林学院高高的箭塔以及出现在地平线了。

    一艘大船也挂着一面大大的枫叶丹林旗帜,从枫叶丹林的方向迎着洛林他们的舰队驶来。

    看到自己的船驶进,枫叶丹林联军的士兵都对着它欢呼起来。

    船只驶进,洛林他们看到红衣大主教奥巴赫姆和雷斯特站在船头,他们身后是一众枫叶丹林的教授。

    这边的枫叶丹林学员们挥起手来,大声喊着:“院长们好。“

    奥巴赫姆和雷斯特也使劲地向着这里挥手。

    奥巴赫姆和雷斯特所乘的船迅速的掉头减速,很快和舰队并行行使在一起。

    瓦巴多尔将军也走上甲板,隔着很窄的距离和奥巴赫姆、雷斯特他们打招呼。

    舰队驶进枫叶丹林学院的港口,港口上此刻已经站满了迎接联军归来的人群。

    十数艘小艇从港口划了出来,很快穿插进舰队当中。

    一艘小船靠近洛林和凯瑟琳,阿黛儿站在船头冲洛林和凯瑟琳摆摆手,妩媚的一笑。

    凯瑟琳赶忙让水手放下一段软梯,阿黛儿从小艇上轻轻一跃抓住软梯,再轻巧的一翻身,跳上了大船,动作轻松自如,赏心悦目,旁边的看热闹的家伙们都吹起了口哨。

    阿黛儿跳上船,一把抱住凯瑟琳,说道:“妮可,你们老不回来,我都以为你拐着洛林私奔了。“

    凯瑟琳伸手在阿黛儿身上乱掐,和阿黛儿闹成一团,说道:“你个死丫头,这么急匆匆的跑过来,上来就问洛林,想男人想疯了。“

    阿黛儿跳过来一把抱住洛林,然后指着洛林说道:“他可有我一半哪,当然不能让你独吞了。“

    “三分之一而已。“凯瑟琳纠正阿黛儿道。

    “喂,我不是蛋糕好不好。”洛林不满地说道。

    舰队驶进港口,港口内的人群欢呼起来,大叫着:枫叶丹林万岁,和船上的人打招呼。

    瓦巴多尔将军和其他两位院长率先登岸,拥挤在港口的人群让开一条通道,纷纷喊道:“院长好。”“瓦巴多尔将军万岁。”

    瓦巴多尔带领着跟随他诸位将军,向着两边挥着手,走过人群。

    船上的联军士兵也陆续的登岸,和岸上的人群混在一起,相熟的互相热烈的打着招呼。

    更有很多联军士兵站在港口上大叫:“枫叶丹林,我又回来了。”

    还有的看着身边的女生,张开双臂说道:“学妹,学长们经九死一生终于回来了,拥抱一个吧。”

    女生羞答答的张开双臂,这个家伙就被身后的战友一脚踢到一边,顶了他的位子。

    洛林一群人也早早的从战舰上下来,阿黛儿拉着他们挤过人群,说道:“快走,快走,我们还有凯旋仪式哪。”

    看着洛林身边几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那些等着岸上的家伙们瞪红了眼睛挤上去,大叫着:“欢迎学妹(学姐)凯旋,让我们热情的拥抱吧。”想着占便宜。

    护在凯瑟琳他们身边的侍卫毫不客气的用肩膀一顶,将这些人赶了过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