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世界上最大的官(求票了)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七十一章世界上最大的官(求票了)

    凌晨时分,闹了几乎整整一夜的巨大喧嚣声渐渐平息了下来。城市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光明再一次降临。那些受了一夜的惊吓,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平民们却是发现,今天的这个早晨,和以前的日子比起来,很是大不一样。

    没有了那些到处欺压自己,找个理由就胡乱敲诈的税吏和官兵。

    也没有了那些鲜衣怒马,看到谁家姑娘漂亮,就冲上去抢回家去,然后光明正大地行使法律赋于他们神圣第一夜权,大开无遮拦大会的贵族和骑士们。

    就连空气中也浮动着一种奇特而悠闲的情绪。

    那种味道自从皇帝陛下颁布了第一夜权之后,这个曾经以度假休闲而闻名天下的城市就已经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那些居民们大着胆子,将大门打开了一道小缝,向外看去。却是惊奇地发现,两边的大道边上,屋檐之下躺倒了的士兵们。

    那些士兵们年青而显的稚嫩的脸上,全都是充满了大战之后疲惫,正在呼呼大睡当中。

    大街之上,不时有巡逻队经过。虽然他们也是强打了精神,但是面上却是充满了一种奇特的光芒。如同是浴火之后的凤凰一样,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这也并不奇怪。当皇帝与老德斯皮被抓之后,这也就标志着这一场战争终于结束了。

    纵然是枫军撤走,保皇派也是群龙无首,没有实力与没有理由,再对皇后等人发动进攻。

    而皇后为首的稳健派,全都是极其务实。和皇帝陛下信任的那个只会卖屁股和贪赃枉法的死兔子完全不一样~!

    她知道如何治理好一个国家,当然也不会再对自己的人民横征暴敛。以后大家就又要过起太平日子了。

    有居民大着胆子向那巡逻队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当下有士兵骄傲地答道:“我们是由皇后陛下领导的帝国新军,和那些欺压你们的贵族贪官完全不同。这一次是来迎回陛下,清君侧,杀奸臣的。大家以后就再也不用害怕了~!”

    立时引起了一阵热烈的欢呼。

    这些居民们对于那些只会满口大叫着‘大义’,然后冲到他们家中抢钱抢东西,抢女人的贵族和官兵早就恨之入骨了。

    他们对于这些新军虽然还是有一些顾虑,但是看到对方宁愿躺大街上也不来骚扰自己,当下也是知道他们绝对不会是什么坏人。

    更何况经历了那些和蝗虫一样贵族贪官之后,他们已经被刮的几乎不剩什么油水了,就算是情况再糟,又能糟到什么样呢?

    他们当下返回了家中,从地窖的深处掏出了几瓶劣酒,又或者是拿出自己过年时舍不得吃,快要放成了干柴的腊肠。再要么就是拿出从鸡屁股后面抠出来的鸡蛋,最后再叫出自己快要嫁不出去的女儿,兴高采烈地和那些当兵的进行狂欢。

    除了庆祝那一帮骑在自己头上拉稀的坏家伙们倒台的同时,也是为了安抚一下现在的这些兵痞们,希望他们能看在自己这么热情的份上,多跟新的当政者说说好话,减免一些自己身上的负担,甚至是投机一把。从中间捞一些好处,当然也就更好了。

    在那中间有头脑机灵一些的,看到所有的政府机构已经被洛林众人接管了,不可能再学了以前的前辈们,继承和发扬他们伟大的光荣传统,趁机跑去哄抢一些东西回来。但是他们也不是没有办法。

    大家纷纷挺身而出,充当了内奸,帮助了占领军和新军带路,指引那些原来贵族和贪官们的二奶住所,还有别墅所在地。然后也是从中间暗暗地捞上一些好处。

    总之一句话,机遇就是拐角,就看你走不走得到。

    大家一起动手,劳动致富,共同发财。忙的一个不亦乐乎,兴高采烈。

    只是那些个二奶外室们好容易才傍上了大款,贵族老爷,刚过上了两天的封建地主阶级的好日子,立时就要面对这些闯进门来,如同凶神恶煞一样的强盗们。当下吓的魂飞魄散。

    而且,那些家伙们发挥了劳动人民勤俭节约,艰苦朴素的本质特性。如同是搬家公司一样,将整幢房子洗劫了一个干干净净。别说是扣子了,就连米缸里的米也全都被他们给刷了一个底朝天。

    这些可怜人们发现自己血本无归,这才意识到了分散投资的重要性,当下无一不是嚎啕了。

    但是那些百姓们对于她们却是无一怜悯,就如同当初那些贵族官员们骑在他们的头上,拼命地吸食他们的血肉,搜刮民脂民膏时无一人怜悯他们一样。

    ×××××××

    洛林身为指挥官,此时却是仍然还没有休息,正着手处理着占领之后的诸项事宜,熬的那双眼睛红的像个兔子一样。

    他窗外传来的阵阵欢呼声,却只是笔尖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签发命令,处理公文。

    他们这一夜突袭,抓了不少的俘虏,这里面可是有着许多的达官显贵,扯牵着不少的帝国家族。

    他们全都是盘根错结,枝繁叶茂。全都是要谨慎处理。一旦有个什么不对,引起了连锁反应。

    虽然那些跟着皇帝的家伙们没有什么好鸟,就是一刀宰了也是不亏,但是如果不仔细对待,胡乱地切了他们的生猪肉。

    让其中那些摇摆不定的中间份子们看了,在一怒之下投靠了哈杜将军,那可是会很麻烦的。

    纵然洛林爵爷也不得不慎重处理,一一过目。

    但是当他拿起了下一份文件的时候,却是不由愣了一下。只见上面写着,据可靠情报,十五日前,二王子冈多雷斯已经安全抵达南方行省。

    洛林不由想起了当初在枫叶丹林时。那个和了自己谈判的年青人。没想到他倒是跑的挺快的。

    他略略思付了一下,当下转过头去,向了身边的军官问道:“我们这一次进城,抓到的俘虏当中,有没有王太子塔克德的下落?”

    那军官一愣,然后低头在文件堆中翻找了一下,最后答道:“长官,一众俘虏还在侦鉴当中,不过按了进城之时的命令,像皇室成员一般都是咱们重点照顾的目标……”

    他说到这里,不由停顿了一下,小心地看了看洛林的脸色,却发现洛林一脸的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由心中奇怪。一直到洛林觉察不对,转头向着这边看来。

    他这才醒悟过来,然后又接着说道:“不过,长官,既然到了现在还没有找到,那也就是说,他一定是藏了起来,或是已经逃掉了。”

    洛林当下点了点头,然后简单地道:“很好。我知道了。”

    说完,将那份文件随手放在了一边。

    半天之后,看到那一摞的公文处理了完毕,他已经累的快要吐血了。

    洛林爵爷站起身来,深深地伸了一个懒腰。

    至于放在桌案边上,另外两堆高高堆起的那些,他老人家却是假装没有看到,道:“哎呀,没想到这里的树都已经绿了。”

    说着,双手抱着怀,然后若无其事地吹着口哨。施施然地走了出去。

    诺拉莫看了,不由连连苦笑。这些文件可都是要归他来管了。

    洛林爵爷见自己处理完了公事,当下一身的轻松。

    他悠悠达达地来到了院中,看着那已经冒出了无数绿色蕾芽的树枝,怔怔地发了一会儿愣。

    他刚想要回去,找一张舒服一些儿的床,好好地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就听了门外一阵嘈杂的声响。

    洛林不由一皱眉头,然后停了下来。

    又过了片刻的工夫,就见一名侍卫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

    他到了洛林跟前,伸手敬了一礼,然后道:“长官,您过去看看吧。一帮老百姓抓了一个人过来。他们说那个人就是王太子殿下,吵着要跟您要赏钱呢。”

    洛林不由一滞,心中暗道:这个王太子的人缘有够次的。怎么被一帮老百姓们给抓了来了?难道说他们抓的是一个假货?想要跑我这儿来打秋风来了?

    他有心想要将那帮家伙撵走,但是转念一想,这毕竟是一件大事,不能不谨慎从事。

    洛林当即转了身,来到了大厅当中。

    这房子原本就是城守的,现在城池不守。他也蹲了小黑屋了。洛林看到这里紧临大道,交通便利,却是一眼就看中了,将指挥部设在了这里。

    由于原来的城主一直将那个大厅也是当了办事大厅用,所以极是宽敞。

    洛林也是不想麻烦,学了他的样子,就在这个大厅当中,见那些个百姓们。

    又过了数分钟之后,就见一帮农夫推搡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年青人走了进来。

    他们看到了洛林之后,当下知道这位就是威名赫赫的洛林爵爷,急忙乱轰轰地躬身行礼。

    洛林听了他们乱七八糟的说话,当下一皱眉头,但是看到他们的衣着,却是想起了洛林堡的那些个乡民,也并不是十分介意。然后仔细地询问了一下。

    原来今天早上的时候,大家听到城里乱哄哄的,知道是闹了兵灾。已经是换了人,坐这个天下了。

    就在他们胆战心惊的时候。那个年青人孤身一个人跑到了他们的村子里面,也不和了他们打招呼,直接上上手硬抢了东西吃。还说自己是贵族。

    这一众乡民们虽然平时害怕官府,害怕不得了。

    但是大家用了自己的火眼金睛发现:那个家伙身上穿着虽然华丽,身边却没有带侍卫。而且灰头土脸的,也没有平时见到过的大老爷坐着进口的枫叶丹林BMW7系列的豪华马车~!

    除此之外,身边居然连个漂亮的、伸手可以掐出水来的、娇嫩的、大屁股女秘书,这种贵族领主的标准配备都没有~!

    大家再用自己的头脑稍稍地一分析,用了缜密的三段论逻辑学原理,当即推断出这个家伙一定是假冒的。

    这些乡民们全是以种地为生,靠天吃饭,不会拍马屁。也不用拍马屁就可以过日子。天生就有一股子的血性。对于像是骗子,强盗之类的家伙更是从来不会手软。

    尤其是他们还拥有实力,占有绝对上风的时候。

    当下大家拿了棍子、锄头,与那个强盗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虽然那个年青人武功不弱,但是却是饿了一夜,又跑了半天,早就是又累又乏,虽然很是打翻了几个骁勇的乡民。

    但是大家却是仗了人多势众,最后终于顺利地将他敲翻在地。然后大家在德高望重的老村长的主持之下,按了乡下对付偷鸡贼和强盗的国际惯例,对了那个家伙一顿狠揍,打得他嗷嗷直叫。

    后来那个家伙在大家的棍棒之下,实在是熬不住了,当下大叫说,他就是王太子殿下。让大家别打了,只要捆了他送到城里来,就有大笔的赏钱可拿。

    大家听说了金子,当下极是动心。这才大着胆子,将那个人给捆了,送到城里来看看能不能真的领到赏钱。如果是没有太多,哪怕打个八折什么的,甚至是胡乱地赏一点儿小钱也行。

    他们感到向别人伸手要钱,好像是一件极难为情的事情,说到了后来,越来越是有些不好意思,甚至是坠坠不安了起来。

    洛林很是鼓劢了他们几句,好容易这才听完了他们结结巴巴、语无论次的介绍。

    他不由和了闻讯赶来的诺拉莫相视苦笑了一下。如果真的是以这种荒唐可笑的方式抓到了阿尔摩哈德的王太子殿下,那可就真的是一件黑色幽默了。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走了过去,来到了那年青人的跟前。低下头去,仔细地看了一下,不由吃惊地发现,那年青人虽然神情萎顿,但是那面容却是有八分与冈多雷斯相像。

    那年青人抬眼看了看洛林,却是慌张地将视线移了开去。

    洛林不禁犹豫了一下,当下很是斩钉截铁地告诉了一众乡民们,这个人是假冒的。

    大家当下一阵哀叹。

    洛林转而又很是安慰了大家一番,向了大家表示,虽然不是真的,但是这种见义勇为,敢于和恶势力坏人进行英勇斗争的行为很是值的奖励,然后花了一些小钱,将那些对了自己千恩万谢的乡民们打发了。

    诺拉莫在旁边看了,不由极是佩服。这位爵爷果然是厉害非常,只是用了区区一点儿小钱,就将这个重大的战果弄到了自己的手里。

    一旦以后查证,那个人真的是王太子殿下,论功行赏起来,洛林爵爷这岂不是又立了大大的功劳?

    洛林摒退了一众闲杂人等,然后向了那个年青人很是询问了几句。听了他对答如流,当下终于确认这位就是阿尔摩哈德的王太子塔克德殿下。

    诺拉莫极是好奇,按耐不住出声问道:“那你怎么会自暴身份?”

    塔克德当下答道:“落在了你们的手里面,我还是有一条活路,但是落在那些个老百姓手里面,他们可是真的会打死人的。”

    他顿了一下,然后勉强站起了身来,道:“既然你们已经是抓到我了,不管以后尼奥索斯家的那条母狼对我是是杀是流放,但是做为一个文明人,最起码你们现在也应该给予我与身份相称的待遇。吃的在哪儿,我饿坏了~!”

    说着,也不顾身上的绑绳,大咧咧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面。

    诺拉莫看了,不由一皱眉头,问询地向洛林看了一眼。

    洛林当下一笑,看到那人却还是有一些皇家贵族的胆色,赞许地点了点头,亲手给他解开了绑绳,然后又让了侍卫,给他端上一些糕点食物。

    那位王子殿下当下也是毫不客气,抓起了那些食物,狼吞虎咽了起来。

    洛林看了,不由连连摇头,所谓的落架的凤凰就是他这种的,平时高高在上,不理俗务,都有旁人替他打理。等到真正需要自己动手的时候,却是毫无办法。

    除了当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贵族之外,什么都不会。连个最基本的生存技能都不没有,放在外面,要么就是被人给打死了,要么就是只能活活的饿死。

    他想了一下,然后将诺拉莫拉到了一边。低声吩咐了几句。

    诺拉莫猛然一愣,很是惊奇地看了他一眼,最后这才退了出去。

    洛林笑了一下,然后坐在了王子殿下的对面,耐着性子看他吃饭。

    在此同时,暗暗地将他与冈多雷斯比较了一下,发现这位王子殿下和冈多雷斯比起来,确实是差了很多。

    又过了一会儿,那位王子殿下将那盘中的糕点全都一扫而光,这才拍了拍肚子,站了起来,道:“好了,我吃饱了,你们要把我关在哪儿?是和我的父皇关在一起吗?对了,回头如果要用毒酒毒死我的话,你们最好选上好酒,非八一三年的波尔多酒,我可是不喝~!”

    洛林一滞,这时,就见诺拉莫又转了回来,站在不远处向着他点了点头。

    洛林这才笑着道:“王太子殿下,你不需要有这种担心。因为我这就送您上路。”

    塔克德王子脸色刷地一下子全变了。

    他的嘴唇颤抖了几下,随即又镇定了下来,点了点头,道:“这就要杀我吗?好,我知道了。动手的时候,请利索一点儿。”

    说着,这位阿尔摩哈德第一世家贵族,丝毫也不愧对于他的身份,略略整了整衣服,然后站在当场,闭目等死。

    洛林假装愕然地低呼了一声,道:“不,不,不。王子殿下,您误会了。我不是要杀您。而是要送您去南方。送您去哈杜将军那里去。”

    塔克德王子立时一愣,张开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洛林。

    洛林微微一笑,道:“殿下,请吧。”

    塔克德王子当下迈步就向外走去。

    他大步走到了门口,然后停了下来,转头向了洛林看来,道:“你真的不杀我?我可要真的走了,你莫要后悔。”

    洛林想了一下,道:“对了,差一点儿忘记了,虽然我让几个人护卫了你走,但是你出去的时候,还是一定要在脸上化化妆什么的,免的被人发现了。

    要知道城中可是不光有我们枫军,还有不少你们阿尔摩哈德的新军,被他们认出来,你可就是没得跑了。”

    塔克德王子冷哼了一声,然后看向了洛林,一字一顿地道:“我知道你,洛林伯爵。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纵然你是放了我,回头如果我们再次沙场上见了面,一旦我将你捉住了,我可是不会留情的。你到时候莫要后悔了。”

    洛林歪头想了一下,道:“我知道了,王子殿下。不过据我所知,以你的能力想要打败完,这可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是你的兄弟冈多雷斯王子出马的话,说不定才会这个可能。”

    塔克德王子当下又是怒哼了一声。

    洛林微笑道:“不信,你看,你兄弟就比你聪明了许多,他看了风声不对,就一个人先溜了,留下了你们在这里等着被抓,不是吗?”

    塔克德王子不由大怒,紧盯着洛林道:“你休想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这种卑鄙的伎俩,我一眼就看穿了。”

    洛林微笑着不语,但是慢慢地那眼神冰冷了起来,最后道:“殿下,我只是在提醒你而己。请吧。只是以后别忘记了,今天可是我放你走的。”

    说着一抬手,做了一个手势。

    塔克德王子当即羞愤交加,一跺脚,大步地转身离开。

    诺拉莫看了看他,然后默不出声地走到了洛林的身边。

    洛林看着那王子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外,当下长出了一口气。然后道:“诺拉莫,我吩咐你的都和那些护卫他的人说了吗?”

    诺拉莫轻声道:“是的,长官。我已经说过了。他们护送的时候是会打着我们枫军的旗号,一定是会让对方看到了,这才回来。”

    洛林当下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做的好。”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道:“告诉弟兄们好好休息几天,然后咱们就返回阿卜德瓦德。这种地方已经被那些个贪官们快刮干净了,委实是没有什么油水。”

    诺拉莫不由一滞,心中暗道:还没有油水?那贪官们费尽了辛苦搜刮上来的财宝,也不知道最后全都是跑到了谁的兜里了?

    ×××××××××××××

    数年以来,阿尔摩哈德帝国都在一种沉闷到无聊的气氛中渡过。

    皇帝和自己的宠臣在深宫中过着像是幸福王子一样的幸福愉快的美好生活。

    帝国的官职明码标价,童叟无欺,杜绝了大家为搞政绩工程,获得一个优异的考评,而使劲折腾老百姓的情况。

    升官的指标只有一个,只要你能拿出那么多钱,你就能得到那个官位,这对于帝国官僚体系的任命和罢免是极其有效率的~!

    在民间,税种越来越多,税收越来越重。

    而在此同时,物价飞涨,所以平民每天都得为了能填饱肚子而拼命的奔波,当然也就没有那种时间去搞什么节日和活动了,也不会吃饱了撑着去议论我们永远英明的皇帝陛下和老德斯皮大人了。

    不得不说,阿尔摩哈德宫廷里流传出来的那句治国名言:让你们吃个八分饱,其实是为了你们好。还是很有道理的。

    治安官和法官们也都是收了钱就办事,掏不出钱,看都不会看你一眼,所以阿尔摩哈德帝国的执法体系和司法体系效率一流。

    数年以来阿尔摩哈德帝国各个地方的恶性案件破案率一直都是百分之百,虽然也出现了一个叫草上飞或者一枝花的盗匪被斩首了五十次的事情,但他们一定是团伙作案,谁敢说不是?

    而法院从来没有冤假错案,

    法官们都郑重的向首都保证过:我们绝不会放过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坏人~!呃,对不起说错了,把实话说出来。重来啊~

    我们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我们判决案件的原则性非常的强。

    阿尔摩哈德帝国的百姓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当他们还能挣扎出一个饿不死的时候,他们就不会选择去和那些贵族老爷们玩命。

    所以,当阿尔摩哈德的官僚和贵族集团,甩着自己肥硕的脸颊,腆着自己宏伟的肚子,在自己的第N十个小老婆身上消耗自己的热量的时候,他们还会很奇怪的感叹:南方那帮贱民居然不喜欢那些经过专家们反复论证的健康饮食方法,那些该死的刁民们也太贪得无厌。就是该将他们千刀万剐,然后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阿尔摩哈德帝国就像一滩逐渐变臭的死水。

    但是阿卜德瓦德城的居民们发现,最近情况却不一样了。

    他们被治安官和那些新军的士兵从家里赶出来,被命令要清扫街道,修缮建筑,尽快将首都收拾一新,而且这帮当官的和当兵的,居然是给钱的。

    在几天的时间里,阿卜德瓦德城被重新妆点了一遍,现在看起来这座城市又有那种十几年前的生气。

    这些阿尔摩哈德的平民们很快知道,他们的皇后陛下要召开一次非常盛大的会议。

    参加的有目前呆着阿尔摩哈德的所有国家。

    在平民们看来,这是阿尔摩哈德帝国取得的巨大胜利:我们和那些枫叶丹林联军的现在是一伙了。

    洛林对此则嘲讽道:当你打不赢你的敌人的时候,你当然希望自己会和他是一伙的了。

    所以洛林对那些对此而欢欣鼓舞的阿尔摩哈德官僚和贵族,并不看的上眼。

    但对于那些为此而高兴的平民们,洛林却是没什么看法的,和平而安定的生活,是他们唯一的愿望。

    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时间里,阿卜德瓦德城内花团锦簇,彩旗招展。

    阿尔摩哈德的新军的上上下下也换上崭新的制服,在阿卜德瓦德城内巡逻。

    在皇宫前的大广场上,穿着华丽铠甲的禁卫军排着整齐的队形守卫着这里。

    将整个皇宫前的广场严密的包围起来。

    皇宫的外墙上垂下长长的布幔旗帜,广场四边则摆着花篮组成的各种图案。

    广场后部,靠近皇城的地方已经搭起了一个讲台,讲台也用鲜花和彩带装饰的华丽典雅。

    讲台前面就是摆放整齐的座位,座位四周围着隔风的布墙。

    这里已经被布置成了一个大会场。

    由占领军诸国政府联合商量出来的一个政府间组织——神圣国家联盟,将在这里举行第一次大会。

    神圣国联的成立非常偶然,最初枫叶丹林占领军的诸国政府是想要成立一个由大家组成的小组,用来监督已经签署好的那些协议的执行情况,更重要的是监督阿尔摩哈德帝国对赔款的交付。

    最初的商定只是一个不大的小组织,有二三十个人就够了。

    而在阿尔摩哈德的皇后了解了这些事情之后,就提出了阿尔摩哈德也要加入这个小组的要求,因为这样做实际上和原来没什么差别,但是在阿尔摩哈德人看起来,这样就不会理解成他们被这个诸国联合组织监督的。

    阿尔摩哈德人加入进来之后,事情变的更加复杂了,而这时教会也表示出了想要加入进来的意思,而圣殿骑士团在战争出力甚大,这些人本来非常想拒绝,因为大家好都知道和教会扯到一起,是一定占不到什么便宜的,但是教会里面的那些老家伙们岂是好糊弄的,终于还是插进了一脚。

    这个组织在众人的计划中也就越来越大了,而诸国政府在协调自己达成的协议的时候,也发现对方都在台面下面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所以将这个组织扩充到大家伙能够日常就互相监督住的水平,事在必然了。

    这个名为神圣国家联盟的组织就这样诞生了。

    它目前由参加此次战争的所有国家和两个非政府的组织——枫叶丹林和教会所组成。

    既然在阿尔摩哈德的诸事已毕,撤军已经提上了日程,神圣国联的第一次全体大会也就顺理成章的召开了。

    虽然国联的总部设于枫叶丹林,但是这第一次大会,当然要隆重举行了,阿尔摩哈德皇后甚至拿出了比举行皇家大典更隆重的场面。

    广场边缘的街道这是已经挤满了围观的阿尔摩哈德人,人群喧闹而拥挤。

    广场中间依然空旷,参加会议的诸位大佬还没有到场。

    这时一支乐队首先从皇宫内走了出来,在会场的一侧列队站好,然后乐队中的一些成员举起长号,响亮的吹了起来。

    听到这边乐队突然开始演奏,广场上的群众很快就都安静了下来,伸长脖子往广场上看去。

    只见一队骑士护送着数辆马车从皇宫的大门内驶出,向着会场这里而来。

    马车很快停在了会场旁边,车门打开,阿尔摩哈德帝国现任首先维尚侯爵从马车中下来,然后转身走到后面的马车旁边,向着马车内伸出收来。

    盛装的阿尔摩哈德皇后扶着维尚侯爵的手,从马车中走下来。

    广场边的阿尔摩哈德人发出震天的欢呼声,这些平民挥舞着双手,高喊着“万岁,万岁。“

    阿尔摩哈德的皇后走过几步,面向着广场外围的平民,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这些群众更加兴奋起来,大喊着:“皇后陛下万岁。皇后陛下万岁。“

    声音渐渐一致起来,最后变为山呼海啸般的同一个声音,广场这里就像发生了轻微的地震一样。

    洛林也早就从了威斯汀比特搬师回来。此时正和了众人坐车从占领军的总部前往会场,在路上就听到了这巨大的欢呼声。

    凯瑟琳听了那欢呼声,不由冷哼了一声说道:“切,这个时候出来扮好人,敢说阿尔摩哈德这一个烂摊子没她的责任?“

    阿黛儿笑着说道:“妮可,是不是又看到一个女强人,嫉妒了啊?不用在乎她,你想想,那个皇后都那么老了哎。“

    “老吗?有人可不觉得哦。”凯瑟琳看着大公说道。

    儒略大公无奈地说道:“宝贝女儿啊,你不能干涉你老爸追寻美丽的自由吧。”

    雷欧立时瞪大了眼睛,说道:“你们在说那个皇后吗?天啊,她那么大年纪,居然还是美琳娜的表姐呢。”

    雷欧的一番话说的极是对了凯瑟琳和阿黛儿的胃口,两人当下不住点头。

    雷欧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道:“不过她也有一点比妮可好了。”

    凯瑟琳当即柳眉一竖,寒声说道:“你说什么?”

    雷欧看了凯瑟琳一眼,扭头说道:“哼,她收的税比你少多了。”

    车内的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只有凯瑟琳黑着脸,很是赏了雷欧一下。

    洛林他们一行几十辆马车组成的浩浩荡荡的队伍,很快转进了广场。

    从马车里看到,阿尔摩哈德皇后和维尚侯爵正站在会场边迎接他们。

    乐队这时演奏着阿尔摩哈德的迎宾曲。

    而广场内的座位上,属于阿尔摩哈德贵族席位的地方,这时站满了已经到场的人。

    像这种正式而隆重的会议场合,洛林他们也都得盛装出席,几个女孩为了自己的礼服,在最近的几天里将洛林折腾的几乎崩溃。

    他们跑了阿卜德瓦德城所有的名家裁缝店,确实是一家都没有漏掉,从塞里斯进口而来的丝绸,用同等重量的黄金根本买不到,而这几个女人一买就是十几匹。

    这还是花钱最少的地方了,除此之外的玳瑁,珍珠,水晶,宝石花了洛林老鼻子钱了,而且洛林始终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双鞋子会那么贵。

    洛林算是终于理解了那些有几屋子鞋子或者际屋子帽子的女人们,她们那里是在装扮自己,她们这都是高回报的投资行为。

    也幸好洛林在这一场战争中大发了一笔,才能像个陪着小妾到巴黎购物的阔佬一样,充当完全合格的人形钱包。

    洛林还偷偷的给希尔梅莉娅定做了一件法衣样式的长袍,用料名贵,但是看起来却朴实典雅。

    虽然花了老大一笔钱,但是看着眼前这三个美丽的一塌糊涂的少女,洛林也是感到值得了。

    枫叶丹林的车队停了下来,瓦巴多尔将军和雷斯特两个人首先从马车上走了下来,跟着他们俩的就是儒略大公和洛林几个。

    洛林身后的都是占领军的将军们和联军各国的使者们。

    阿尔摩哈德皇后依次和枫叶丹林这边的众人见礼,然后众人走进会场,在自己的位子上做好。

    这时迎宾曲结束,长号再次响亮的吹起,三遍之后,广场上安静了下来,广场外围的群众也稍微平静了些。

    阿尔摩哈德的皇后走上讲台,对着面前黑潮一样的人群,用略带着低沉磁性的动听声音,朗声说道:“今天,这里我们欢庆神圣国家联盟的成立,这代表着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阿尔摩哈德皇后的开幕词之后,登台的就是现任国联的总长瓦巴多尔将军。

    老家伙虽然说是见过了不少世面,但是看着下面的诸国代表们,想着自己今天好歹也是个新武林盟主了,对着手里的稿件激动的大声读了起来。

    “我们神圣国家联盟宗旨为: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并为此目的:采取有效集体办法,以防止且消除对于和平之威胁,制止侵略行为或其他和平之破坏;并以和平方法且依正义及国际法之原则,调整或解决足以破坏和平之国际争端或情势。……”

    “为了为求实现第一条所述各宗旨起见,本组织及其会员国应遵行下列原则……”

    瓦巴多尔在上面说的激动,洛林却在下面听得无聊,字面上说的再冠冕堂皇,其实下面大家都清楚,这个机构只不过是一个用来吵架的地方而已,瓦巴多尔这个武林盟主看起来风光无限,吹起来也是很牛叉的样子,其实就是一个大大的受气包。

    洛林自己在很小的时候,还以为联合国秘书长是世界上最大的官,什么总统了首相了的都得归他管,年纪稍大一点就知道,天天上电视的那个老头,其实顶不中用的。

    像这种露脸的机会,那些平常喜欢上窜下跳的家伙们当然不会放弃。

    瓦巴多尔冗长的国联宗旨介绍完毕之后,后面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登台,扯着冠冕堂皇的话在那里浪费大家的时间。

    洛林和儒略大公却是对这个场面毫无兴趣,儒略大公出于形象需要,所以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其实眼神早就跑到皇后那里了。

    洛林则在位子上左顾右盼,看到希尔梅莉娅穿着那身和她及其相称的长袍,和圣殿的人座在一起。

    看到洛林的眼光,希尔梅莉娅向着洛林灿烂的一笑。

    洛林伸了懒腰,看着台上吐沫横飞的家伙,抱怨道:“怎么还没完,我都饿了。“

    凯瑟琳一拍洛林,说道:“坐好,这么多人看着哪。“

    阿黛儿则从一边抱着洛林的胳膊,说道:“有什么吗,妮可,明明就很无聊吗。”

    薇拉也一甩头发,扭头不满的说道:“就是吗,我都饿了。做政客好麻烦。”

    终于,在洛林都快睡着了的时候,广场上的公开仪式结束了。

    在座的众人看来也都是忍耐了好久的样子,迫不及待的扭扭腰,蹬蹬腿,舒展一下僵硬的身体,然后在侍卫的引领下,向皇宫内走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