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留眉不留头,留头不留眉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五十九章留眉不留头,留头不留眉(万字,票)

    洛林带了一众侍卫们。骑了战马,冲出了城去。

    他们沿了大道,一路纵马狂奔,直直地向了自己的目地的,阿卜德瓦德城外三十里的一座小镇驰去。

    那里的物产丰富,百姓富裕。而且一向是小贵族和小领主聚集地。而两者全都是属于骑士阶层。

    他们那些人从穿着开档裤的时候,都是要开始接受军事训练。八岁的时候就要拿着刀箭,跟着大人的屁股后面打鸟猎狐,学习杀戮。精于战技战术,兵员素质优良,一向都是帝国中坚武装力量的源泉。

    因此上,也是洛林他们这一次征兵的重点地区之一。

    众人骑了战马,速度极快。过不多时,就已经来到了那座小镇之外。

    刚到了镇外,还没有来得及拐上通往镇上的大道,洛林就听到了镇中响起了叮叮当当的一阵警钟声响。

    洛林不由一皱眉头,勒停了战马,向镇中看去。

    远远地只看了那小镇当中一阵大乱。

    紧接着,家家关门,商店闭户,就连窗户也是不住发出‘砰砰’的声响。随后紧紧地关死了。

    只是过了片刻的工夫,刚刚还是繁华热闹,美酒飘香,音乐连连,笑声不断的小镇,就已经变得异常安静。如同一个空无一人的鬼镇一般。

    就连那狗儿也是叫了两声之后,立时就被人给按住,发出一阵呜呜之声,然后再也没了动静。

    众人脸上不由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要说他们受了抵抗,又或者是对方一卷铺盖,然后从另一边逃荒一样逃跑了,这些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像这样,采用了非暴力不全作计划,全都是关起门来,不理不采,却是着实是没有见到过。

    那名跟随了洛林过来的阿尔摩哈德征兵官看了这种情况,也是一脸的无奈,向洛林说道:“大人,您看到了。我们一直以来遇到的都是这种情况。他们都是这样,跟块狗日的滚刀肉一样,不管是怎么说,都是不理不采的。”

    洛林愣了一下,不由低头沉思了起来。

    就在这时,就见一个长的圆圆胖胖,模样极是讨喜的中年人高举着一面白旗从镇中走了出来。

    他看到了洛林众人,远远地就开始大喊大叫。道:“各位军爷,各位军爷。大家别误会,我是镇里的镇长,我是镇长……”

    当下数名骑兵驰了出去,将那人给团团包围了起来。然后其中一名骑兵跳下战马,怒喝了一声,道:“老实点儿~!”

    那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和枫叶丹林军打交道了,当下异常识相,点头哈腰地连连说道:“军爷,军爷,不用您说,我知道怎么做,知道怎么做。”

    说着,也不用吩咐,就异常配合地将双手高高地举了起来。

    那骑兵不由一滞,看到那人脸上异常狡猾和虚假的笑容,却又是拿他没有办法。气的呲着白牙,冷笑了两声。然后用了极大的力量,异常熟练地在他的身上拍打了一遍。

    那镇长痛的不住咧嘴,惨叫了两声,道:“军爷。军爷。您老手下留情。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

    那骑兵也是理也不理,继续认真地搜了一遍,直到确认他的身上确实是没有私藏什么危险的物品,这才向了旁边众人点了点头。

    当下一众骑兵们带了那人来到了洛林的面前。

    那镇长来到了近前,一路的点头哈腰,极是油滑地向了众人又是鞠躬,又是行礼陪笑。

    大家虽然是吃了闭门羹,一肚子的火气,但是看了他这么礼数殷勤,却也是不好意思往他的身上撒气。

    那人来到了洛林的身前,看了他肩头上闪亮的金星,当时就不由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然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此高的军阶,在枫叶丹林军当中只有区区数个人而己。而如此年青的,也只有一个人。

    他看了洛林的面孔,当下就知道自己面对的人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龙崖草家族的洛林伯爵。

    当初在枫叶丹林城下,就是他指挥了枫叶丹林的杂牌军,一战尽歼了帝国七万精兵,和三分之一的精锐海军。

    就是他率领了数千精兵,狂飙突进,一战攻下了重兵把守的哈夫斯港。

    也是他,率领了大军,首先攻入了阿卜德瓦德城,帝国的首都,近五百年来从来没有受到过战火危胁的雄城。太阳神赫利乌斯的神眷之城,伟大的象牙与黄金之城。

    有人甚至是传说,这位爵爷曾经和巨龙定了下了契约。一有危难,就可以招来巨龙助阵。

    还有人说,他是向恶魔与巫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反正就是一句话。这样的人物不是像自己这样的小虾米可以打败的。

    洛林看了他脸上的表情,不由轻轻一笑,也不计较他失礼的举动,道:“看来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那人急忙躬身一礼,结结巴巴地道:“是……是,大……大人。我知道您就是……”

    他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了下来,道:“是的,大人。在伟大的太阳神庇护与眷顾之下的,阿尔摩哈德帝国格林镇第四十三任镇长迈亚在此恭候您的大驾光临。”

    洛林看了那镇长如此快就反应了过来,而且还镇定自如,应付对答不卑不亢不由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惊讶。

    其余众人也是听出了他话中的含意,虽然现在风太紧,我们的皇帝陛下很不要脸,撂下供他吃喝,供他玩乐的百姓们,自己跑路了。

    但是我们却还是生活在伟大的太阳神的庇防与眷顾之下,是由大神亲自罩着的,你们这些人不管再怎么样,也是一群侵略者。别想着太欺负了我们。

    洛林身为重任,不想跟他在这里打一些无聊的锋机。占所谓的口头便宜。只是微微一笑,道:“迈亚镇长是吗?我问你一下……”

    说着,他抬起了马鞭,向前一指,然后又接着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大家好像不太欢迎我们的样子?”

    迈亚急忙打了一个哈哈,道:“爵爷,爵爷。你误会了。他们其实也不是不欢迎您。只是怕冒犯了大人。这些小民百姓的,看到了骑兵大爷就已经是觉得自己见到了极为了不起的人物。怕是看了爵爷您之后,吓的他们都说不出话来。”

    他顿了一下,然后自嘲地道:“爵爷,刚刚您也看了。我一见到您,不是也吓的……呃,不是,激动,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洛林不禁大笑了起来,道:“你这个家伙也真是挺会说话。虽然爵爷我知道你说的是假话,不过听着,还是觉的挺舒服的。”

    迈亚看了,也不由陪了笑,干巴巴地笑了两声,然后这才问道:“爵爷,不知道您这一次来是征饷啊,收粮啊,还是来这里参观的。”

    洛林淡淡的一笑,道:“我们这一次来是替你们阿尔摩哈德帝国征兵的。告诉我,你们镇里有多少适龄的青年?有多少愿意去建功立业,大展宏图?”

    迈亚立时一愣,半天之后,这才吱吱唔唔地道:“爵爷,这……这……这中间恐怕……恐怕有些不太好办吧?”

    旁边的一众侍卫们当下大怒,纷纷怒声喝道:“你这狗才,胡说什么?”

    “居然敢和大人这样说话,皮痒了吗?”

    “揍他,揍他~!”

    “这种贱骨头,不打一顿却是不会老实的~!”

    有人甚至是吹胡子瞪眼,抽刀恐吓。

    就连雷欧也是大为兴奋。

    前些日子,他看了凯瑟琳在练功的时候,舞动了手中的长鞭,抽的啪啪作响,极是羡慕。

    为了抽响手中的马鞭,他可是苦练了好几天,终于学会了这一招。当下将手中的皮鞭不住地在空中虚抽,发出暴响。

    然后毫无身为准小舅子的自觉,指了那位镇长,不住地嚣张大叫,道:“抽他,抽他个小舅子的。看他老实不老实~!”

    那镇长看了大家群情激愤。虽然知道他们这是在吓唬自己,但是却也是吓的脸色苍白。因为只要洛林不阻制,保不齐在下一刻,这些兵痞们就真的把马刀皮鞭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面。

    他急忙挥了双手,连连说道:“各位,各位。我不是在推脱的意思。实实在在是没有人了。”

    洛林一挥手,示意身后的侍卫们全都安静了下来,然后道:“好吧,你给我说说你的理由,有理的话也是算了,要是没理,小心爵爷我一刀砍了你的狗头~!”

    那镇长镇定了一下,然后道:“爵爷,您是不知道啊。我们镇上原来还是有些当兵的地。当初打仗的时候,他们看到当官的全跑了,也是全都脱了军装,偷偷地跑了回来。可是后来……”

    雷欧看了,不由上前一步,追问道:“后来怎么样?”

    那镇长没想到居然还是有一个孩子,而且看了肩头上的军衔也是不低,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雷欧当下很不耐烦,学了那些上馆子不给钱的兵痞们的模样,大耍威风、

    只见他小鼻子微微一扬,一手叉了小腰,然后小肚子一挺,小胸脯一拔,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少爷我这么帅的人吗?小心看多了,心理自卑~!”

    迈亚镇长看了他小小年纪,长的粉妆玉琢、天真可爱的,但是那口吻却像是积年的兵痞,老油条一样,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他急忙收回了目光,连说了两声道:“是,是。”

    然后又接着说道:“我说到哪儿啊,噢,对了。后来,后来他们偷偷地跑回来之后,看到市面上太混乱,一时又找不到事做。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大家的钱花的差不多了,有人连生活都是没了着落。

    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听说南边哈杜将军招人,许多人为了吃饭,就跑到他那里去了。”

    雷欧不由极是失望,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啊?这样啊?那岂不是没的玩了?”

    洛林也是不由一阵无奈,虽然是身为占领军,但是对于那种情况却也是不好意思指责,大家都是为了吃口饭,经济危机之下唯一的出路也就是吃粮当兵。谁让自己下手晚了呢~!

    他刚想到这里,就见看着那镇长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诡异的神色,不由一怔,抬起头再细看之时,却发现那神色已经消失不见了。镇长的又是一副假笑,点头哈腰的殷勤模样。

    洛林坐在马上一言不发,冷眼看着他。

    那镇长看着他冰冷的眼神,不由心中打鼓。脸上的假笑渐渐地冻结了起来。额头上也是开始冒出了冷汗。眼睛也是四下乱扫,就是不敢与洛林接触。

    洛林看了,这才冷冷地问道:“就只是这么多吗?”

    迈亚镇长含混地吱唔了几句,最后他一咬牙,然后道:“爵爷,我也不瞒了您,除了有一部分人去了哈杜将军那里之外,还有一些却是去了皇帝陛下那里了。”

    “皇帝那里?”雷欧一时惊的张大了眼睛,奇道:“他们去威斯汀比特干什么?被那个狗皇帝欺负的还不够吗?你们这些家伙可也是真是够贱的。他在的时候受了不少的欺负,现在他被我们给打跑了,你们却是赶着送上门去让他欺负。”

    一众骑士们也是惊讶地对望了一眼,然后尽皆鄙夷地看向了那个胖胖的镇长。

    迈亚镇长一时却是沉默不言。片刻之后,这才涩声说道:“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虽然你们又是免税,又是免劳役,做买卖也算是公道。而且下个馆子了,干点儿什么事情也是全都是付钱。和以前的日子比起来,确实是好了一些。但是……”

    他说到这里,不由一叹,道:“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们迟早都是要走的~!”

    雷欧当下大奇,道:“那又怎么样?”

    洛林微微一想,立时明白了那镇长心中的想法,冷笑了一声,然后嘲弄地接口说道:“怎么样?还能怎么样?当然是我们一走,他们的皇帝陛下可是就要回来的。那个时候,要是论功行赏起来,那些在这个危难的时候跑去帮助他的人,一定是会得到重赏,升官发财的,不是吗?”

    雷欧一愣,转头看向了那位镇长,道:“这是真的吗?”

    迈亚镇长脸上的肥肉很是抖动了几下,想要挤出一丝笑意,但是却没有成功,到了最后只是嘴角抽动着,变成了干涩的苦笑。然后无言地点了点头。

    雷欧当下大怒,指了那人的鼻子,破口骂道:“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居然还是一帮政治投机分子~!”

    洛林看了那个镇长,看到他额头上的汗水再一次流了下来,不由冷冷地一笑,然后道:“迈亚镇长,我们既然来了,你不让我们进镇子里看看,真的打算就这么空手而回吗?”

    迈亚镇长这才醒悟了过来。

    他可是知道‘贼不走空’的道理,既然洛林爵爷亲自带队来了,就算是自己不能给他送些兵士,最起码也得让这位爵爷弄两个小钱,吃顿好的。

    当下急忙一躬身,连连说道:“是,是,这是小人的疏忽了。真真是该死,爵爷,您请,您请。”

    说着,一转身,恭敬地带了洛林众人走进了小镇当中。

    洛林众人跟在了他的身后,沿着大道向镇中的议事厅走去。

    只见道路两边的店铺、人家全部都是紧紧地关着门,只是从那狭小的缝隙当中,却依稀可以看到,有各种复杂的眼神向着自己这边看来,有好奇,有警惕,有愤怒,还有恐惧……

    而那镇长一边走,也是一边不住地高声大叫,道:“乡亲们,没有事的,没有事的。枫军这一次来不是来抢粮食的。他们是专程来看大家的。”

    洛林立时想起了以前看过的《地道战》,觉得这一幕跟当中的某一个令人记忆深刻的场景很是相像,甚至是有一种身临其景的感觉。当下急忙是连连摇头,将那个不好的念头赶出了脑海。

    众人来到了镇中的议事厅前,纷纷下马,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略略休息了一下。

    那镇长当下也是紧着招呼,忙前忙后的。又是让人端茶送水,又是奉上点心小吃。而且还是特意当了洛林众人的面,大是吆喝了几声,让镇里的屠夫挑上最好的肥猪宰了,给洛林众人做一顿,在他们这些乡下的土财主们看来已经是最最丰盛的饭菜。

    忙的他一头的大汗,最后又是给了众人每人包了一个红包,诚慌诚恐地悄悄送了上去。

    一直到了洛林众人给了面子,赏收了下来,他这才是略略安心了一些。

    洛林捏了捏那个红包,心中知道,那些征兵的家伙们招不上人来,很大程度上和他们暗底下收的红包也是成正比的。

    他又耐着性子等了片刻,结果却是发现,虽然那镇长纵然如此的殷勤,服务周到。但是对于招兵的事情却是只字不提。想要打混过去。

    洛林爵爷那是何等样人,冥神哈帝斯大人看了他,就会头痛地想起自己那快漏了顶的房子。

    他的眼睛里何时揉过沙子。不管是再大的糖衣炮弹,落到他的手里,也是将糖剥的干净了,然后再把炮弹打回去。

    他看到那镇长忙完,当下冷笑了一声,道:“迈亚镇长,你好像是忘记了一些事情。”

    那镇长当时就吓的一哆嗦。他苦笑了一下,道:“爵爷,您可是……”

    说着,极其猬琐地挤了一下眼睛。提醒洛林,他可是收了红包的,要是再提抓人的事情,那可就不是潜规则,而是在很不江湖地破坏潜规则了。

    洛林当下大怒,一拍桌子,怒声喝道:“混帐东西,拿了这么一点儿小钱,就想要打发掉本大爷吗?真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说着,将那红包重重地扔在了地上。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房顶,眼角也是不瞟一下。

    旁边的侍卫们看了,当下知道爵爷这是嫌少了。也全都是勃然大怒。在旁边不住地怒吼恐吓。

    那镇长当即吓的脸色都白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洛林看了,当下更是大怒,连连拍了桌子,道:“来人,来人,这个家伙一定是奸细,快把把他给我抓了起来。”

    当下数名侍卫如狼似虎地猛扑了过去,将他按倒在了地上。然后抽出了刀子,在他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紧接着,就高高地举了起来,做势要砍。

    那镇长立时吓的魂飞魄散,知道再不说话,就真的要人头落地了。

    他连忙扯了嗓子高声叫道:“大人,大人别误会啊,我可真的不是什么奸细,我对于贵军一向都是极为拥戴的。”

    洛林看了他吓的脸色苍白的模样,不由心中暗叹:看来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只有真的猛士才可以直面淋漓的鲜血。而很明显,那样的硬骨头无论在哪一个世界上却都是不多。而且这位胖胖的镇长更加不是其中一员。

    他不由暗骂,这个家伙真真是个贱骨头,非得等动了刀子,这才老实下来~!

    洛林当下却是冷笑了一声,道:“拥戴?你少骗爵爷我了。你拿了这么一点儿小钱,就想要打发爵爷我,这就叫拥戴?我怎么知道你回头是不是偷偷地给哈杜将军,或是你们的皇帝陛下通风报信了?”

    但是在此同时,却是使了一个眼色,让那些侍卫们停下了手来。

    那镇长立时像是得了某种暗示,连声说道:“真的,真的。爵爷,我真的是拥护枫军的。我可以发誓,我真的是拥护枫军的。”

    洛林当下呲牙一笑,道:“要是真的话,你当然就不会介意表示一下了。”

    镇长当下一愣,紧接着看到旁边的侍卫又是举起了刀来,当下急忙叫道:“爵爷,手下留情。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洛林当下一抬头,道:“来人,把他的眉毛给我剃了。”

    那镇长一惊,道:“剃……剃眉毛?”

    洛林笑了笑,道:“这是向我们枫军效忠的方式之一,留眉不留头,留头不留眉,你自己看着办?”

    那镇长看到头顶上的寒光闪闪的长刀又是做势欲砍,当下大惊,不加思索地道:“我剃,我愿意剃眉毛,这还不行吗?”

    当下几名侍卫走了过去,他们也不去找专业的剃刀,而是随手拔出了匕首,狞笑着将那人的眉毛给剃了一个干干净净。

    那镇长的眉毛被剃干净之后,看上去像是一个光滑滑的鸭蛋一样,极是古怪。让众人看了,全都是暗笑不止。

    洛林等他的眉毛剃完,这才哈哈一笑,亲自走了过去,将镇长给扶了起来,道:“迈亚镇长,现在你可是算咱们自己人了。以后还要多加关照啊。哈哈哈……”

    那镇长摸了摸自己的眉头,却是像是吃了个苍蝇一样,只能是苦笑不己。

    洛林看着他,假装突然好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噢,对了,迈亚镇长,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回头我们一离开阿尔摩哈德之后,就只留下了皇后陛下,她可是名不正言不顺,没有几个人听她的。

    这一次她和我们签了条约。皇帝陛下却是并不承认。等他一回来,皇后陛下能不能保住了性命还要两说,但是跟了她的人却一定是要倒霉的,是不是?”

    那镇长当下一惊。

    就听洛林接着说道:“这眉毛长起来可是很费时间的。现在人人都知道你剃了眉毛,和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

    虽然我们在这里的时候可以保你平安,但是皇帝陛下一回来,你可就要小心了。说不定到时候,皇帝陛下听说了你,会抄你的家,灭你的满门的。你说是不是?”

    那镇长一想起皇帝陛下和他那一帮像是土狼一样的大臣们,知道他们一旦得了势,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立时一阵胆寒。

    当下他呲牙咧嘴地苦笑了一下,然后急忙道:“还请大人指一条明路。”

    洛林又接着说道:“所以呢,你就多找一些人来,帮了皇后陛下坐稳了位子,这样不就行了。到时候,她坐稳了位子,论功行赏起来,你不是也可以捞一个大官当当。比起那些背井离乡的家伙来不是好太多了吗?”

    那镇长思付了半天,最后忍不住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他顿了一下,道:“我知道还有几户人家还有当过兵的,我回头就去劝劝他们,让他们参军去。”

    当下说了好几个名字。

    洛林哈哈一笑,道:“早这样做就好嘛。我让几个人跟了你去,帮了忙去劝劝。”

    说完使了一个眼色。十余名侍卫当下站起身来,跟了那镇长走了出去。

    过不多时,他们就带了数名五花大绑的年青人走了回来。

    当下又是按了惯例,不由分说将他们按倒之后,全数将眉毛给剃了。然后将政策再略略地一讲。

    洛林这才令人将他们的绑绳给去了,告诉那些家伙们,来去自由,不过万一要是被皇帝陛下的军队给抓住了,他们可是不保证人身安全的。

    那些年青人虽然对于镇长怒目而视,但是却也是想不到其他的好法子,他们可都是当兵的出身,全都知道一直以来杀良冒功,可是升官发财的不二法门。

    如果自己真的被帝国保皇派抓了,一定是会被砍了脑袋的。

    而且现在经济不景气,吃粮当兵,也没什么不好。当下虽然是沮丧,但是却也是无可奈何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纵然有几个想不通,对着镇长大骂了一通,然后转身回家的。但是其中不少人却还是被家里人又给劝了回来。

    开什么玩笑,眉毛一剃,跟个鸭蛋似的,任谁看了不知道你是保皇后派的。平时又没个保护,保不齐走在路上就被人给摘了瓢,然后送到皇帝陛下那里领赏去了。去跟了洛林当兵,最起码人多一些,还安全一点儿。

    洛林看了看,只是不到半天的工夫,就已经是招收上来了二十多人。

    他当下眼珠一转,又是立下了悬赏,只要他们能再带一个人来,就给五个金币的赏钱。

    随后,又是来了数人。有几个还是刚刚到了从军年龄的新兵蛋子。但是这些人虽然看上去不少,但是却于洛林爵爷来说却还是不些不够。

    那镇长看了,一咬牙道:“爵爷,我知道下一个镇子里当过兵的也是不少。就是不知道您去了,他们那里也剃眉毛吗?”

    洛林哈哈一笑,道:“你说呢?”

    那镇长当时大喜,深深地躬身,道:“爵爷,你到了可一定要帮我将那个镇镇长的眉毛剃的更干净一些。”

    “你这个家伙真真是坏透了~!”洛林当下一拍他的肩头,然后呲牙一笑,极是阳光。

    到了后来,洛林爵爷拉出的这些壮丁当中,不少人当了将军。更是有人写下了传记,许多人在自己的故事当中都是写下来,我当初当将军的第一步,就是从剃了眉毛开始的……

    洛林爵爷就用这种方式,很快地拉起了一支大军。虽然中间良莠不齐。有许多都是一些庄稼汉,但是好在人数也是不少。不管能不能打,拉出去一看,就是很唬人的。

    随后,又开始对了他们加紧训练。

    用洛林的话说就是,皇协军在枫叶丹林和洛林大爷本人的指导下迅速成长,但他们依然还差的很远。

    用洛林的眼光来看,这些几个星期前还是扛着粪叉锄头的农夫们,到现在为止连一个民兵都算不上。

    洛林现在所带领的枫叶丹林学员军八千余人,要算起来,在相同的规模下,就是这个世界上目前最强大的单只军团。

    就是因为枫叶丹林学员军内部拥有独一无二的,由一千多名由法师和牧师组成的队伍。

    神圣教廷可以轻轻松松的召集起一千多名牧师,但是把教宗给愁死他也凑不起两百人以上的法师队伍,那些法师们天生就不吊这些神棍。

    要是被人知道了一个法师去给牧师们打工,那简直就是人生的污点,是会被同伴们鄙视一百年啊一百年。

    至于法师协会,虽然在他们自己的史书里把自己吹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他们要是能把自己的长老们凑齐了开一次年会,都算是奇迹了。

    虽然所有人都讨厌牧师,但牧师们内部倒还是十分团结的,法师们可就是标准的互相看不顺眼了。

    对于枫叶丹林的学员军,用洛林的话说,这就是一支可以无限制呼叫火力支援,还随身携带充电系统的无敌军团。

    而且枫叶丹林学员军的步兵骑兵也不是那种逮只兔子都要呼叫三遍火力覆盖的鱼腩部队。

    这帮痞子们个个年轻力壮,装备精良,枫叶丹林的学员大都不是什么穷人,而且学院也舍得花这个钱,长剑短刀,铠甲盾牌一应俱全,而且个顶个的华丽。

    洛林有这么高的眼界打底,当然看不上那些人手只有一支长矛,一副锁子甲的阿尔摩哈德新军们。

    更何况,洛林大爷还见识了这个世界常规军团的典范,圣殿骑士团和大公的亲卫队。

    圣殿骑士团是一帮谁都不愿意招惹的家伙,这些骑士们都是战争机器,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而儒略大公的卫队,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兵,每一个都在战场上拼杀了十年左右。

    要是阿尔摩哈德的新军对上他们,这些家伙一人能捏死这些小菜鸟们一群。

    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些阿尔摩哈德人自我感觉良好。

    阿尔摩哈德的皇后当政,重新启用那些老派的贵族们,驱散了老德斯皮一伙的影响,又通过抄家致富的办法在短时间内敛了一大笔钱财,现在阿尔摩哈德百姓感到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

    为了能掌控新军,阿尔摩哈德皇后排进新军里的军官都是世家出身的人物,这帮人不管是素质,还是能力,都比那些花钱买到了官位,然后再拼命搂钱要挣回来的蠹虫们,要高的多。

    这对激励这帮新丁们的士气确实有极大作用,而且还能保证新军内的基本公平。

    尽管只有几周的训练,但阿尔摩哈德政府对他们的表现出来的面貌已经非常满意了。

    所以,阿尔摩哈德的高官们有想新军拉出去练一练的想法,就不奇怪了。

    尽管维尚侯爵是阿尔摩哈德现在的首相,可以直接指挥阿尔摩哈德的军队,但大伙都明白,想要调动这支军队,首先要枫叶丹林占领军同意,尤其是要瓦巴多尔将军同意。

    作为瓦巴多尔将军的御用打手,双花红棍的洛林,老大有事,他自然是跑不了的。

    当洛林走进占领军总部会客室的时候,房间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一边是瓦巴多尔将军和占领军内的几位大员,另一边就是维尚侯爵、几位阿尔摩哈德政府的官员,和阿尔摩哈德新军的几位将领。

    看到洛林进来,瓦巴多尔将军冲着洛林摆摆手,示意洛林坐下,然后说道:“好了,我们的人到齐了,大家正式商量一下吧。”

    维尚侯爵冲着洛林点点头,然后说道:“对于诸位为训练的阿尔摩哈德新军所付出的努力,皇后和我表示由衷地感谢,新军现在成效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了,我们阿尔摩哈德政府对新军表现出来的面貌非常满意。”

    瓦巴多尔将军说道:“这是还是你们自己人争气,我们其实没帮多大的忙。”

    维尚侯爵接着说道:“您客气了,有鉴于新军现在的状态,我们皇后希望能让新军执行一次任务。”

    听到维尚侯爵这么说,占领军的诸人都关切起来。

    维尚侯爵说道:“我们希望能由新军出发,将我们的皇帝陛下接回阿卜德瓦德来,并且最主要的是,能将祸国殃民的德斯皮及他的同党们,抓回阿卜德瓦德接受审判。”

    一听维尚侯爵这么说,占领军的诸将们首先互相看了看,大家对阿尔摩哈德的想法都有点意外。

    洛林也不例外,他原想阿尔摩哈德会冷处理他们这个皇帝,等到占领军走了,偷偷摸摸的把他弄回来,彻底点就偷偷摸摸的把他弄死了事,没想到阿尔摩哈德皇后现在就想把这个惹祸的家伙给搞回来。

    瓦巴多尔将军说道:“可以告诉我们这样做了理由吗?比较有点太仓促了。”

    维尚侯爵道:“其实是我们得到消息,德斯皮他们想要在西方另立政府。”

    此言一次,占领军诸将当即大哗,连瓦巴多尔将军都跟着摇摇头,没想到这帮人到了这种地步了,还这么缺心眼。

    维尚侯爵道:“为了在局势恶化之前,保持住阿尔摩哈德现在的稳定,我们势必要阻止他们的这种行为。”

    占领军的诸将们也明白这件事情的要严重程度,不管怎么说,皇冠戴在那个脑袋上面,要是这个话题再被那些闹独立的总督们利用,阿尔摩哈德皇后和占领军好不容易维持住的局面就有分裂的危险。

    洛林这是说道:“请问侯爵大人,贵方对于那个皇帝和老德斯皮的行动,是否有详细的信息?”

    维尚侯爵说道:“事实上,这个消息就是从西部过来的人告诉我们的。”

    “那么,对于能否接回阿尔摩哈德皇帝,侯爵大人是否有把握?”洛林问道。

    维尚侯爵摇摇头,说道:“我不能保证,所以这次行动,皇后和我本人都希望能由诸位主导,毕竟现在只有你们目前才有这个能力。”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洛林,说道:“洛林,你怎么想?”

    洛林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越看越好,而且,只有抓住了老德斯皮,我们枫叶丹林的任务才算是圆满完成,要不然,我们撤军之后,说不定也会被人说虎头蛇尾的。”

    “你们那?”瓦巴多尔问占领军的诸将。

    大家都点头认同了洛林的意见。

    瓦巴多尔将军说了声好,然后对维尚侯爵说道:“侯爵大人认为本次行动应当派出多少人为宜?”

    维尚侯爵道:“威斯汀比特城是我们阿尔摩哈德西部最大的城市,也是一座军事要塞,仅在平常就有五千人的一支军团驻守,但是经过那帮蛀虫们的折腾,我们现在也不能肯定那里有多少士兵,但人数是铁定不足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