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父慈子孝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五十七章父慈子孝(求票,万字到)

    枫叶丹林军首开记录。以一比零领先。

    但是阿尔摩哈德皇家禁卫军面对挫折,却是不屈不挠,当下展开了勇猛的进攻。

    枫叶丹林军知道自己对方的厉害,因此上虽胜不骄,仍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全都是小心应对,当下全数紧急后撤回防。

    双方打在了一起,当下难分难解。

    儒略大公看着这场比赛,极是感兴趣。

    他一边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赛场上的比赛,一边向着洛林高声赞叹道:“不错,不错。相当的不错。这个比赛紧张激烈,注重队伍的整体性,攻则全攻,守则全守。要求思想一致,行动一致。

    战场广阔,人数不多。极为讲求大局。要求利用配合,撕开对方的防线。

    粗中有细,要求队员们的技术过硬。不仅是身体素质过硬,而且心理素质也要过硬。只有如此,才能承受住巨大的压力。取得胜利。

    对抗激烈,争抢凶猛。为了争夺控制权,短兵相接,凶猛异常,扣人心弦。

    而且由于双方的对抗,技术和战术上全都是变幻莫测,最终的胜负结局难以料定。

    如同将战场上浴血搏杀,斩将夺旗的情况,真实地再现了出来。不仅可以考验出士兵们的勇武,还可以测验出军官的现场指挥能力。

    而且还是如此简直易行,不受什么严格限制。

    真的不错,好,好,真是太好了。”

    在激动之下,大公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这让旁边的一众侍卫们不禁相视而笑。

    这些痞子们们脑子里纷纷龌龊地转动着:看来大公真的是对于洛林很满意,这样一来,就不会再愁凯瑟琳小姐眼界太高嫁不出去,而大发脾气。

    以至于和小姐每次见面都要大吵一通,最后迁怒于人了吧?大家终于是守的云开见雾散,以后的日子可能是要好过一些了。

    但是那些已经成家立业,老成一些的侍卫却是不无忧虑地更深想了一层:大公的脾气不好,一瞪眼睛就要砍人的脑袋。

    但是据听说,这位洛林爵爷的脾气也是个顺毛驴子,顺着梳的时候还好。但是只要一牵着指定不走,而且还是越打越倒退的那一种。

    他们两个不炝火还好,要是一旦炝起来,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听说东方有句名言。叫做‘秦晋之好’,好像就是指的这种情况。别看着联了姻,好像跟吃了什么什么肾宝一样,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却是时不时地就动手干上一仗,打的头破血流的。

    只是到时候,为难的还是自己这些小弟们。打的时候,下手轻了要挨骂扣工资,等打完之后,大家关起门来,心平气和地算帐的时候,却是因为下手重了,还是要挨骂扣工资的。

    想到这里,那一众老成的侍卫们不禁全都是一脸的愁容,几乎都要唉叹了起来:给别人做小弟,虽然说风险小些,但是这也委实是太过受气了,回头找了机会一定要请调外放,这才是正理。

    大公与洛林两人却是并不知道他们这些家伙们的心中想法,正关切地看着那一场比赛。

    就在这时,就听一声哨响。

    那一众队员们纷纷跑步,撤了下去。

    大公正看的起劲。看到这一幕,不由一怔,极是担心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比了?难道说比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雷欧嘻嘻一笑,道:“老头儿,你不用担心。这是休息时间。”

    大公一愣,回头看了看赛场,难以置信地道:“休息?他们才刚刚比赛了十五分钟不到吧?怎么这么快就要休息?”

    雷欧眨了眨大眼睛,然后一摊双手,道:“我们也没有办法,那些奸商们看到广告带来的效益不错,加大了投放量,现在恨不能给我们搬座金山过来。

    咱们不让球员们多多休息,在中间多多夹一些广告。怎么多多地赚钱?”

    大公听了他像是奸滑的广告部主任一样的老练口吻,不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了半天。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是脸色数变,欲言又止。最后摆了摆手,心灰意冷地长叹了一声,道:“算了,算了。我在你这个年纪,还不知道这些东西呢。你现在懂了这么多,已经比我当初强太多了。不能再对你强求什么了。”

    这时就见赛场上,数名衣着火辣的少女手执着彩球冲了上去,然后在欢快的音乐声中蹦蹦跳跳,将自己雪白粉嫩的大腿用力地踢过头顶,尽情地展示着少女的青春活力。最后齐声高叫:“××××卫生巾,不管是爬山,还是踢球,再怎么运动。也不用担心~!”

    随后,由锅纳德领主组建的,衣服上画着他的老母猪纹章,简称为锅猪队的那名超级大臭脚球员再次走了上去,然后高举着自己代言的某品牌‘伟哥’,高声大叫道:“90分钟不射,我能故我在……”

    ……

    一众观众们原本正看的精彩,结果却发现,比赛只打了十五分钟,但是这广告却是看了足足二十分钟。

    众人最后按耐不住,纷纷大骂不己:“严禁广告中间插播比赛,实在是太无耻了~!”

    只是主办方仗着有宪兵们维持着秩序,却是丝毫也不为之所动,仍然是每隔十五分钟,就放二十分钟的广告。

    到了后来,被观众们骂急了,那位被洛林爵爷推出来当做替死鬼的主办人,甚至是冲到了赛场中间,和那些观众们对骂了起来。

    他虎躯一震,全身上下大散王霸之气,一手掐了腰,怒声吼叫道:“××的,再骂。再骂我给你们播五十分钟的广告~!”

    一众观众们当即被他的王霸之气给震慑住了,全都是沉默了下来,但是随即像是一滴水滴入了滚开的油锅当中。

    众人立时像是炸翻了天一样,一起挥舞着拳头,高声怒吼了起来:“邪阿龙,下课~!邪阿龙,下课~!邪阿龙……”

    他们那怒吼声回响在巨大的赛场上空,一浪高过一浪,如同是怒涛狂潮一般,汹涌澎湃,令人闻之胆寒。

    据说后来。连蠢笨的地精们也是学会了他们的口号。

    当面对着魔族入侵者森森寒冷的刀剑的时候,他们也是每每举起了拳头,高声大呼‘邪阿龙,下课~!’。

    随后,这些以胆小怕事闻名的士兵们发起令人尊敬的勇猛冲锋,就是流血牺牲也是毫不害怕。和那些可怕凶残的敌人奋战到底。就是教宗陛下发动的大圣佑术的效果,也是不过如此。

    此时,那主办人看了众人如此气势,当下也是吓的嘴唇发白,连忙抱了脑袋,灰溜溜地逃下了场去。

    一众观众们立时热烈的欢呼了起来,像是在当初的伤心岭大会战当中,打败了魔族联军一般。

    随后比赛又开始进行。但是不管大家再怎么吵闹,那中间插播的广告却还是一分钟都不少。

    大家气急之下,更是大叫了半天,吵的喉咙都哑了,却还是无济于事。只能是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水袋,朝了赛场中间狂砸了过去。

    只是那些水袋因为喝完,大多是轻飘飘的,没有砸到场中。最多就是飞到了球场的边缘上,甚至有许多在半道就已经落下,误伤了不少的自己人。

    那位主办人看了那漫天飞舞的水袋,不由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他这才知道洛林爵爷要求,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带硬质物品进场,不允许任何小贩在赛场内买卖任何硬质物品的重要性。

    这要是让那些痞子们得了方便,哪怕是一人扔一块砖头,都能再建一座阿尔摩哈德城~!也就更别说在万砖齐飞之下,自己这一条卑贱的小命了。

    因此上,对于洛林爵爷佩服的五体投地。

    就在他无限崇拜洛林爵爷的时候,这时就见一名身穿侍卫服色的年青人匆匆地跑了过来。

    那主办人认出这是洛林爵爷身边侍卫,连忙迎了上去,一脸笑容地道:“这位长官,是不是大人又有什么吩咐?”

    那侍卫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皱着眉道:“大人说了,你也不看看那赛场边上都已经扔了多少的水袋杂物,很是有碍观瞻~!

    你怎么那么没有眼力,不知道注重一下国际影响。还不赶快让人过去……”

    那主办人抬头看了一眼,连忙道:“是,是,大人说的是。我这就派人过去清扫一下。”

    说着,一转身就要招呼那些工作人员。

    那侍卫笑了一笑,道:“等一下。”

    主办人当下一愣,道:“您还有什么吩咐?”

    那侍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大人猜到你一定会这样的。大人说了,他的意思是让你把那些水袋都赶快收起来,清洗干净,以后还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主办人当下一愣。然后醒悟了过来,不由一伸拇指,高声赞叹道:“高,实在是高~~!”

    那侍卫道:“那是当然了,不然大人怎么会是大人呢~!”

    说完之后,转身离了开去。

    此时一名少年从后面走了上来。他看了看那一地的水袋,不屑地道:“那位爵爷那么高的身份,居然也会在意这点儿小钱?”

    那主持人看着少年,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道:“傻小子,你以为有钱人是怎么来的?除了那些只会仗了权势,玩官商勾结,丢尽商人脸面的家伙之外,那些正直的商人们,唯一能赚到大钱的方法,也就是用自己的眼睛,看到平常的,别人看不到黄金所在。”

    说完,他转过了身去,径自去找工作人员打扫收拾去了。

    最后随着‘嘀~!’的一声尖利的哨响,那比赛终于结束了。

    虽然阿尔摩哈德人使尽了浑身的解数,但是面对着枫叶丹林的怒潮狂攻,再加上裁判们的黑哨帮助,却还是不敌,最终败下了阵来。

    比分最终也是牢牢地锁定在了一比零上面。

    在场的观众们面对着他们那精采的表演,当下全都是站起身来,向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随后,又举行了盛大的颁奖典礼。

    在那颁奖典礼上,主持人更是煸情地说出了像是什么‘我们尽力了,只是无法走得更远’之类催人眼泪,充满了励志的话,让人感觉的好像拿了第一不光彩,反而打了败仗更光彩一样。

    感动的那些阿尔摩哈德人一个个全都是眼泪哗哗的。

    当然中间无一例外更是插了大量的广告,对那些观众们进行了不间断的疲劳轰炸。像是‘猪猪猪’了,‘过节不送礼’了。每一个都是连放五遍。一直看到那些家伙想吐为止。

    在此同时,也是大大地充实了洛林爵爷的腰包。

    大家看到那颁奖典礼结束,这才感到有些怅然若失,很是有些不舍。毕竟像是这种可以让大家一起开心,玩的这么哈皮的运动实在是不多。

    到了后来,大家一遍遍地唱着《相约在明年》,一直到了天黑这才散去。

    雷欧听了那首歌,却是很是不解。向洛林问道:“为什么是明年?你不是说你们那里才四年一次的吗?”

    洛林却是不屑,道:“废话,这么赚钱的生意,我都恨不能天天干了。要不是怕把他们刮的急眼了。我下个月都要再举办一次。”

    大公见比赛结束,也是一脸的意犹未尽。当下向洛林仔细地询问了一下比赛的规矩,以及操作方法。看他的那样子,显然是打算回去之后,自己也是搞一次这样的比赛。

    洛林虽然有心保密,但是好歹这也是自己的准便宜老丈人。得罪了他,凯瑟琳肯定要找自己的麻烦,闹得不得安生。

    更何况那老家伙还顶着一个‘杀人魔王’的头衔。当下也是不敢藏私,就要将那些条条框框地给他讲叙一遍。

    但是雷欧当下却是不干。跳出来大吵大闹了一通。

    他和自己的老爹,很是讨价还价了一番。

    气的大公几次都拍了桌子,威胁要打他的屁股,但是小公爷面对了这种极端的人身威胁,却是毫不妥协,施展了自己涛涛的辩才,据理力争。

    大公面对着自己的这个儿子,无奈之下,只得退步。

    最后双方敲定了由飞鹰公司下属的子公司,也就是泛玛迪多姆海娱乐博彩业无限责任公司承办关于东方行省所有的足球业务。

    不管是市场开拓,还是客户发展,甚至到足球的指定生产商全都泛玛迪多姆海娱乐博彩业无限责任公司一手包办。让大公只要当了甩手掌柜,坐等了数钱就行了。

    当然了,雷欧小公爷看在了父子的情份上面,在这里面所产生的各种回扣,也是断断绝对不会少的,而且还是以最高的比例支取。

    据后来,侍卫队长回忆说:当时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公的脸色会是那样的古怪。似乎是想要哭,又有些像是想要笑。在此同时,带有些沮丧,又是有些心慰,而且还很是有些疲惫和感叹。

    那面上的神色,甚至是比传说中的那位伟大画家笔下的《蒙娜丽莎的微笑》,还是更加神秘莫测。

    ××××××××××

    第二天清晨,洛林早早地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收拾妥当之后,照例去院子里跑圈。

    来到了院中,却看到卡尔多和沙克尔两个人带着手下的骑士们,正轰轰烈烈的围着这个像公园一样大的院落锻炼。

    这些家伙们如同是一群横冲直撞的野猪。迈着大脚丫子从苗木珍稀的花园当中轰隆隆地踩过,在身后扬起了高高的灰尘。

    洛林随眼瞥了一下,就看到最起码有二十余株精心培育的花木被他们给踩成了烂泥。当下只得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对着那一众侍卫们打个招呼,然后赶忙转身走进了餐厅里面。生怕晚上一步,自己也会被那一群高声嚎叫着号子,像是野猪一样到处乱撞的家伙给踩着了。

    他来到了餐厅,一进门,就看到大公端坐在餐桌旁,一手拿着一摞文件,一手端着一杯热茶,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阿黛儿和凯瑟琳两个则像是这里的女主人,穿花蝴蝶般的在餐厅和厨房间走来走去,端来各种她们俩人精心制作的各式早点。

    薇拉站在一边担当了试毒员的工作。她高兴地往自己的小嘴里塞着各种食物。

    洛林看了,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极是满足:这个傻丫头还真是好养活啊~!也不管那两人的手艺是何等的可怕,居然都能吃的下去。

    凯瑟琳看到洛林进来,连忙殷勤地走了过来。

    她端了一盘点心,放在了洛林的面前,然后道:“赶快吃饭,瓦巴多尔将军都派人来叫了,等会还得赶紧去开会呢。”

    洛林一愣,说道:“我也去?”

    儒略大公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废话,你是我派的卧底,当然也要去的。”

    洛林被儒略大公一句话给说呆住了。

    但是面对着这个杀人魔王,洛林只能心里暗道:我不是二五仔,好不好?我是给自己打工的~!

    旁边凯瑟琳赶忙推了一下阿黛儿,然后又端了一盘早点放到洛林跟前,随后转身去了厨房。

    片刻,洛林面前摆满了一盘一盘的食物。

    洛林看着那些东西,不由奇怪地问道:“怎么这么多,我一个人吃不下的。”

    儒略大公头也没抬,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子,赶快多吃点吧,今天要和那帮狗崽子们开会,等吵开了去,你可没时间去吃午饭了。“

    凯瑟琳这时忙完了,坐了下来,极是老练地道:“像这种扯皮的会议,都这样。把大门一关,一吵就是大半天的时间,没达成一致以前,他们谁都不敢轻易离开的。”

    洛林无奈地摇摇头,拉过面前的盘子,放开肚子大吃起来。

    这时,就见雷欧穿着睡衣,踢踢踏踏的从楼上走了下来,然后拐进了餐厅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眼睛,说道:“做什么好吃的?我饿了。”

    说着,伸了自己胖胖的小爪子,就要去拿凯瑟琳面前的早点。

    凯瑟琳眼中立时闪过了一道寒光,紧接着,对着他的耳朵,大吼一声,道:“洗手去~!”

    雷欧被这声天音怒叱惊得‘嗷’地惊叫了一声,双脚跳起来足足有三尺多高。当即睡意全消。

    他抬头看着像母狮子一般的凯瑟琳,立时二话不说,像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样,转身‘嗖嗖’地跑去洗脸了。

    洛林甚至看到儒略大公都被惊得手抖了一抖。

    在充满温馨的家庭气氛的早餐后,洛林和大公登上马车,前往占领军的指挥部。

    洛林在儒略大公身后,走进那个熟悉的会议室的时候,惊奇地看到这里面已经坐的满满当当。

    各国的使者们全都是已经到了。

    众人看到儒略大公走进了,全都站起来,向着这位闻名天下的将军行礼致敬。

    儒略大公对着众人欠欠身,说道:“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众人纷纷乱乱的和大公客气了一番。

    儒略大公和洛林落坐后,瓦巴多尔将军看看众人全都到齐,然后咳了一声,说道:“好了,诸位,占领军诸国政府的代表已经到齐了。

    在我们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之后,现在我们讨论的就是怎样将胜利转为看到的,拿的到东西,大家都是老政客了,冠冕堂皇的话我就不说了,现在,各位有什么招数都说出来吧。”

    下面传出一阵低笑声。

    大家知道瓦巴多尔将军话中的含意:由于关着门开会,不用太过在意什么影响,大家有什么,可是尽可以畅开了说。

    一个参加会议的使者站了起来,说道:“那我就先说吧,我们公国不大,离阿尔摩哈德也很远,参与本次远征纯粹就是为了响应枫叶丹林的号召,我们公国所有的贵族都是在枫叶丹林受的教育。”

    下面一个人嘘了一声,高声起哄,道:“别废话了,这些借口,大家都会说,说重点~!”

    这个使者当下大怒,狠狠地瞪了对面的人一眼,接着说道:“我们公国的军队在本次远征中出力甚多,而且我们和阿尔摩哈德没有海路相连,关于赔款的部分,我们要求一次用黄金支付完。”

    旁边另一个使者哂然一笑,然后说道:“拉倒吧~!大家都知道阿尔摩哈德人没那么多贵金属。这眼看着就要春耕了,兄弟们都眼瞅这些黄金白银回家买牛买地,买老母猪呢~!你都拿干货,让我们回去怎么办?喝西北风啊?”

    这个使者当即冷哼了一声,又站起来。

    他指着对面那人,怒声说道:“费朗斯的狗崽子,只要你不收我们过路费,我们公国就是全拿实物赔偿也行啊,你们敢吗?”

    旁边的使者哼了一声,慢条斯理地打着官腔,道:“过路交税,天经地义的事情,虽然大家都是同袍,但规矩不能坏,是不是?”

    这个使者当下一拍桌子,怒声喝道:“靠~!你,你这是故意为难我们了?”

    那人跷着二郎腿,却是不阴不阳地一笑,道:“大家都是千里迢迢来这里,拿命拼出来的这点东西,凭什么你就要拿真金白银,给我们留点水果皮货。虽然我们有两个小钱,但是地主家的余粮也是不多啊。”

    另外一个使者当下也是叫道:“不多怎么样?不是还能过日子吗?既然就这么点战利品,你怎么还问人要过路钱?做人不能太不要脸了吧?”

    一众使者们当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像是所有的大会一样。

    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赞成的因为反对的人跟自己不对盘而赞成。反对的,则是因为赞成的那个赞成,而反对。

    一时间场面极是混乱。

    儒略大公这时交叉着双手,老神在在的看着他们吵架。

    瓦巴多尔将军等众人又吵了片刻,看到他们几乎都快要打起来了,这才拍了拍手,说道:“大家安静,安静一下吧。”

    下面的使者们看他有话说,当下很快都停止了争吵。然后纷纷向他看来。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众人,然后着重指出,道:“诸位,我们都知道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虽然那个足球比赛分散了士兵们一部分精力,但是大家都知道,士兵们都期待着撤军。

    春耕马上就要开始了,诸位都是庄园主,自己一年的收成可都看在这个时候。如果耽误了春播,今年的粮食可就要泡汤了。

    所以,停掉你们那些意气之争,大家都各退一步,我们要尽快展开和阿尔摩哈德人的正式谈判。

    更何况,儒略大公殿下此次亲来,就是为了尽快结束占领军在阿尔摩哈德的行动,我们两家的赔款问题早已商定,要不然大公大可静等东西送到门上。”

    说完,向着大公使了一个眼色。

    儒略大公当下也是心领神会。

    他笑容可鞠地看着众人,然后说道:“其实也不是太急,我还是尊重大家意见的。大家有什么话,尽可以说出嘛。我这人一向是很民主的。”

    这些使者们此时都默不作声的互相看了看。他们可是知道这位杀人魔王是怎么玩民主的。只要不同意他的意见,他就拿了刀子找上门去,民你的主~!

    洛林也跟着笑了笑,心中暗道:瓦巴多尔将军和儒略大公两个人,一个黑脸一个红脸配合的挺好。

    瓦巴多尔将军搬出儒略大公来,本身就带有威胁的意思:我们两家早就决定好了,现在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吵来吵去而浪费时间,迟迟拿不到钱。人家主家已经不耐烦的亲自赶来了,别给脸不要脸~!

    小心到时候,我们甩开你们单独和议,你们哭都找不到坟头。

    儒略大公这种帝国重要人物,放下军务和政务,专程跑到这里一趟,目的就是为了能尽快撤军。

    这些使者们心里也都是十分清楚的,要不然大可以让帝国第一女总督凯瑟琳小姐来和他们磨洋工,反正儒略帝国和枫叶丹林一个子都不会少拿。

    对付瓦巴多尔将军,大家还可以胡搅蛮缠,但面对着有杀人王之称的儒略大公,任谁都要仔细地掂量掂量的。

    一个使者站起来,说道:“将军说的对极了,我们不能再这样浪费儒略大公和枫叶丹林的时间了,我提议大家各退一步,本着公平的原则来分配战利品,本着战友的情谊来协助各国接收这些战利品。”

    儒略大公点点头,然后看着对面那些使者们。

    下面这些使者们都不接话,只是闭着嘴,互相看着,一看儒略的大公的目光过来,就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就是不敢和儒略大公对视。

    看着儒略大公一个人的气势压着下面一众的使者,洛林也是暗暗咂舌,同和他们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洛林可知道这些家伙们是为了钱,老婆都卖了的角色,贪起财来,六亲不认,瓦巴多尔将军都被他们折腾的神经衰弱了。

    这时一个弱弱的声音说道:“我是很想做一点对大家都好的事情,可是我们国内那些老家伙们,他们也要分一杯羹的,我也没办法啊。如果回去之后拿不出真金白银来,很是不好交待的。”

    洛林不禁在下面偷着乐了起来。心中暗道:这边还有为了钱不要命的。

    儒略大公不屑地撇了撇嘴,冷哼了一声。

    这边,另一个使者站起来,大声说道:“我同意,我国愿意为战友们提供便利。但我们排斥那些还要向同袍们收过路费的吸血鬼。”

    “就是,主意打到自己人头上来,到时候把你喂给哈杜那条恶狼。”

    “对,对,说的没错~!”

    听到其他的人这么说,刚才说话的使者都快哭出来了,低声说道:“我又没说要收过路费。”

    这个家伙败下阵来,其他的人也都不再敢当出头鸟。

    看到有人松口,又有几个使者跟着表态支持,其他人这时也都纷纷松口,闹得最凶的两个使者也无奈的点头表态同意了。

    瓦巴多尔将军高兴地重重一拍桌子,说道:“大家看,只要真诚相待,咱们的问题也很好解决嘛~!”

    下面的众人却是腹诽不已:屁的真诚相待,再敢不说同意,那个杀人狂都要抄刀子砍人了。

    不过洛林对于这些该死的帝国主义侵略者却是丝毫也不同情。他可是知道这些家伙们的德性,完全不存在谁亏本了。而是在捞了三五百万之后,心更野了。想要捞的更多。

    像这样的家伙却是非要敲打一下不可,不然他们迟早会被自己的贪婪给害死的~!

    瓦巴多尔将军接着说道:“好了,下面我们讨论关于各国各自的诉求。大家有什么条件像要和阿尔摩哈德人提的,我们得先统一下立场。”

    一个使者立刻就蹦了起来,大声说道:“我们关心的问题很简单,哈夫斯港口的关税,这关税一定要阿尔摩哈德人给免掉。”

    “这不可能,做你的美梦去吧。”另一个使者当即反驳道。

    “为什么不能,你拿了阿尔摩哈德人什么好处,要替他们说话?”这个使者大声地质问道。

    “别他**一上来就给人扣帽子,孙子才替阿尔摩哈德人说话那,我国和阿尔摩哈德没有贸易关系,倒是你们这些王八蛋一直充当二道贩子,从我们这里买东西倒手给阿尔摩哈德人。便宜不能让你一个人给占了,弟兄们拿命打下了的阿尔摩哈德,你倒是独享了免关税的福,可能吗?”

    其他人纷纷叫嚷道:“就是,那样我们不成二百五,纯粹是给你打工了?”

    一个更是跳起来大喊道:“利益均沾,反对任何吃独食的行为。想免了阿尔摩哈德的关税,你们也都得免我们的过路税。”

    这时另一帮人也拍着桌子,跳脚大喊:“我X你啊,自由贸易,市场经济,你们管得着吗?再他**叫就将你们列入操作经济国家,老子制裁你们!禁你们的运~!”

    “制裁我们?说大话不嫌牙碜,你也得有那本事,大公都没说话,你叫个毛啊~!”

    那些人说要阿尔摩哈德免除关税的时候,大公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但是旋即就遗憾的摇摇头。

    他叹了口气,然后低声说道:“要是真能让阿尔摩哈德人免了关税就好了。”

    洛林也是摇摇头,说道:“杀鸡取卵的办法,顶多能实现一年两年。”

    大公也遗憾的说道:“是啊,这样做,最可能还是会便宜了哈杜,就算我们是胜利者,但是我们在阿尔摩哈德的一切动作,都绕不开这个逃跑逃的最快的家伙。”

    洛林思付了一下,然后慎重地道:“其实我发现,这一仗打下来,哈杜将军反倒是得利最大的家伙。

    他以前只是一省总督,而现在几乎据有半个阿尔摩哈德帝国了,那些独立的总督们都在他的影响之下。”

    儒略大公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这个家伙是我平生遇到的最难对付的人,等你以后和他对上了,永远不要低估这个快腿仔的能量。”

    洛林和大公在下面讨论那个哈杜将军,瓦巴多尔将军面对的局面,却又开始失控了。

    那些使者们再次大吵了起来。

    “钱不能都落你们几个人口袋里,你们在阿尔摩哈德这边多捞了,给大家些补偿,合情合理的,要不然大家不会配合你们减免关税的谈判,看阿尔摩哈德人会不会吊你们。”

    “你们说平分就平分,老子这里减了你们的关税,你们给钱供养我们的舰队啊?护航打海盗还不都是我们的事情。你们这帮旱鸭子知道造一艘战舰多少钱吗?”

    “离了你这屠夫,我们就真的要吃带毛猪了?你以为光是你一家有船?告诉你,大不了我们另外找人。还不信了,有了钱,我们什么样的船找不来?”

    “靠,你小子别以为老爷我不知道,我们费伦斯国家边上的那些海盗们有一大半都是你们这些王八蛋在背后挺着的。”

    “知道又怎么样,你咬我啊?来啊,来啊……”

    随着这一声挑衅,当即如点燃的火柴一样,引爆了会场上原本已经是紧绷到了极点的气氛。

    当下,那人怒吼了一声,然后猛扑了过去,对着那个挑衅的家伙就狠揍了过去。

    会场上当即一阵大乱。

    一众人等纷纷参战。

    他们当中有因为看不顺眼费伦斯,帮他的敌人巴伦多的。也有看不顺眼帮了巴伦多,于是转而帮肋费伦斯的……

    大家全都一挽袖子,怒吼着冲上了前去。

    除此之外,还有家伙在旁边拉着偏架,一边纵声高呼着:“冷静,大家一定要冷静。”

    然后在下面狂使了绊子,用力地踩那些倒在地上的倒霉蛋。

    瓦巴多尔将军对场面下的群殴事件根本不理睬,还在一边乐滋滋的看着那几个人挨打。

    等到差不多了,瓦巴多尔将军才让一众卫兵进来将他们拉开。

    众人分开之后,洛林发现他们除了衣服乱了一点,发型也不想样子之外,根本没受什么伤,站起来哼了一声,拉拉衣服,摸摸头发,又衣冠楚楚的座了下来。露出了一副世家贵族的礼仪风范。

    洛林看到他们的样子,低声赞叹一声:“高手啊~!这帮家伙们看来群殴的经验丰富。”

    儒略大公轻笑着说道:“宫廷宴会上的保留节目,每年都要打那么几次的。”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下面的使者,说道:“先生们,我首先说明了,关于免税的要求,占领军是不会接受的。

    其次,你们几个这样做,大家都落不到好处,两败俱伤而已,还是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相互间的补偿问题吧。我们只有放弃成见一致对外,这样才能取得胜利。”

    儒略大公这时也说道:“免除关税的问题,减是可以的,免就不要想了。

    这个阿尔摩哈德人不会同意,就是阿尔摩哈德的皇室同意了,那帮贵族和商人们也不会同意。

    我们打得赢阿尔摩哈德的皇帝,可我们不一定打得赢阿尔摩哈德的百姓,最后大家得不偿失而已,我们虽然是战胜者,但我们不是征服者,我们不能掌控这个国家。

    我们制定条件的前提就是我们和阿尔摩哈德双方都能接受。否则纵然缔结了和平条约,那也只是一张废纸。很快就会被人给撕破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