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疯狂足球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五十六章疯狂足球(万字求票)

    洛林看着这个阵势。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苦笑着说道:“没看错的话,应该你老爸这时也要在阿卜德瓦德城,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了。“

    凯瑟琳还是不明所以,眨了眨灰色的秀眸,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雷欧也疑惑地一歪脑袋,说道:“老爸在干嘛?”

    洛林笑了一笑,然后说道:“我想大概和瓦巴多尔刚到哈夫斯干的事情一样吧?”

    凯瑟琳一滞,她想起了了瓦巴多尔将军刚到哈夫斯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满怀了豪情的在港口上大尿了一泡。

    她立时恶心地一甩头,像是要把那个念头从脑海当中甩去一样,然后连声说道:“不,不,不会的。他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说到这里,却见一众侍卫们排成了人墙,将大公给遮了起来,怎么看,怎么像是要做那种事情。

    凯瑟琳当下转过头来,狠狠地一瞪身边的两位侍卫头领,卡尔多和沙克尔,意思是怪他们也不劝劝。

    但是这两个人却也是一脸的无奈。只能对着凯瑟琳摊开双手,耸耸肩。

    雷欧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狡黠地一转,然后用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声音,说道:“我过去看看~!”

    说着,迈开了小短腿,噔噔噔地就跑了过去。

    骑士一看雷欧小公爷来了,当下赶快让开,让雷欧过去。

    透过人群,洛林和凯瑟琳看到儒略大公像所有的中年男人一样,一边脑袋一晃一晃的哼哼着小调,一边伸手解自己的腰带。

    凯瑟琳气恼的一抚自己的额头。喃喃地道:“不,不。这也太丢人了……”

    这时只听人群后面雷欧大声说道:“老爸,我也来。”

    大公哈哈大笑着说道:“不愧是我的好儿子~!”

    凯瑟琳立时恼羞成怒,气得脑门上青筋都蹦起来了。

    气急之下,她也不管了许多,将火气全都迁怒到了洛林的身上,然后揪着他的腰间最柔软的部分,死命地狠掐了一把。

    洛林尽管穿着厚厚的冬装,但是受了这无妄之灾,依然疼的他五官挪位,全身上下直抽抽。

    不过透过了那人群间的缝隙,依稀可以看到雷欧正撅着屁股,开心地胡乱地摆动,显然是在画一个大大的地图。

    过片刻之后,儒略大公拉着雷欧,两人一脸的意得志满,施施然地从人墙后面走了过来。

    凯瑟琳当下火往上撞。睁大了那双如雅典娜女神一般明艳动人的灰色秀眸,愤怒地瞪着大公,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胡闹?”

    大公抬起头,看着那城门上的大大的狮子雕像,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满足的说道:“这可是我多年的宿愿了。当年和那个逃跑将军哈杜打仗的时候,我就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来这里好好的来这么一下。”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补充道:“再说了,这都是当将军的特权,不这么做一下,怎么能显示出自己征服了这里?”

    雷欧也是一挺小肚子,豪气干云地高声叫道:“不错。就应该这样。将来总有一天我还要尿遍全世界所有的城市~!”

    大公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道:“这才不愧是我的儿子~!”

    洛林看了看雷欧的小肚子,不禁想起了那位号称‘VENI,VIDI,VICI~!’的凯撒大帝。

    看来做为一个伟大的人物,不仅需要有实力,有魅力。还要有一个好的肾,不然到了跟前,在万众瞩目之下,却是尿不出来了,无法证明自己的‘征服了这里’,收不上税来。那麻烦可就是大了。

    凯瑟琳怒气冲天地看向了自己的父亲,气的半天也是说不出话来,到了最后,一甩手,怒声叫道:“还有理了,教坏了雷欧怎么办?”

    大公看着女儿的那双冒着火焰的美眸,当下也是有些胆怯,但是却是挠了挠自己的胡子,死撑着道:“妮可,什么教坏不教坏的,我觉的挺好的。男子汉就这样。”

    雷欧在旁边也是帮腔,道:“不错。大家都能干,为什么我们不能干。你太不公平了吧~!”

    凯瑟琳一滞,然后怒声喝道:“我不理你们了~!爱死死去~!”

    说完,一跺脚,怒气冲冲地走到了一边。

    大公不好意思的打着哈哈,赶忙把雷欧拉过来,然后伸手一抱,将他高高地举了起来。

    他感觉到雷欧现在的份量很是压手,显然是又长结实了不少,当下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好儿子,又长高了。跟我说说,打仗辛苦吗?”

    “一点都不辛苦,好玩极了~!”雷欧兴奋地说道:“老大带着我,在一路上抢了不少好东西。而且我们还开赌场,做庄开赌。骗那些死羊牯们的钱~!”

    大公听他的黑话说的如此流利,惊的一下子都愣住了,这才意识到凯瑟琳的正确性。雷欧确实是需要进行一下系统教育。

    他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抢东西?开赌场?这些回去偷偷说就行了,这里不用说出来。”

    雷欧毫不在乎地一晃脑袋,说道:“不用担心,咱们做生意,一向是走了最赚钱,也是最厉害的,同时最传统的官商勾结的路子。”

    他说到这里,挠了挠自己肥嫩的小脸,略有些困惑地道:“虽然我也并不是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我老大经常这样说,那就是一点儿错也没有的。”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我们早就买通了瓦巴多尔那个老家伙,没人敢说我们什么的。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敢和我们搞竞争,那老家伙就会派了小弟们出去,替我们做了那个坏蛋的。”

    瓦巴多尔将军当下在一边不满地提醒,道:“喂,喂,你这个口无遮拦的小家伙,我还在一边哪。”

    大公也是一滞,然后把雷欧放到地上,怜爱地摸摸他的头,说道:“你可比我小时候厉害多了~!”

    雷欧当下乐的眼睛都眯起来了。丝毫也是不知道一点儿谦虚。挺着小胸脯,傲然道:“那是当然了。”

    大公转身对着凯瑟琳张开双臂,说道:“宝贝女儿,好了,别赌气。我知道你嘴上不说,但是这些日子也一定是想你们家那个可怜的老头了吧?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啊。”

    凯瑟琳紧绷着俏脸,向后一跳,拦下了大公的双臂,冷冷地说道:“回去洗手再说~!”

    大公不觉有些讪讪然地把手放下,然后一耸肩。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洛林当下暗暗地叹了口气,然后笑着走上了前来。说道:“大人,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先到驻地去吧。”

    大公见洛林过来解围,当下觉的他看上去顺眼了许多。赶忙点头,道:“好,好。咱们这就过去。”

    一行人登上马车,迅速的赶往洛林的指挥部。

    到了门口,瓦巴多尔将军伸手和儒略大公一握,说道:“大公,一路劳顿了,先休息,明天我们再来说正事。“

    “这样也好,多谢将军大人。”大公点点头,说道:“我也不能在这里多留。咱们越快把事情解决掉,那就越好。”

    瓦巴多尔将军大笑了起来,道:“那是当然的了。”

    说着,带着圣殿骑士们和洛林众人打了一声招呼,就纵马离去。

    凯瑟琳则是带着大公,走进这个巨大的宅邸。

    洛林带着卡尔多和沙克尔,去为大公的卫队安排食宿。

    等洛林忙了一圈,回到住宅的客厅内,却见大公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悠闲的在椅子上喝茶了。

    那略显稀疏的头发上还沾了不小的水珠,看样子是刚刚洗过了澡。

    他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雷欧正围着大公乱围,不住地大叫:“老爸,我的礼物呢?我的礼物呢?我的礼物在哪儿呢?”

    大公一皱眉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道:“你小子还要啊?你和洛林那个坏小子刮地皮的名声都传到茹曼去了。

    我可听说了,你们这次挣到的钱比我几年都多,卡普特运回去的那几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我问他了,他居然说他也不知道。”

    雷欧一愣,然后手足并用地爬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不满地嘟囔道:“那不一样,挣钱是我的本事,给礼物是老爸的责任。”

    大公微微一笑,道:“既然你那么大本事。都已经能挣了这多钱了,是不是也要给老爸送份礼物?”

    “有啊~!有啊~!”雷欧当下手舞足蹈地说道:“我都准备好了,我去给你拿~!”

    说完,跳下了椅子,然后一转身,跑进后面的房间去了。

    凯瑟琳则比较关心洛林,急切地对大公说道:“父亲,怎么?帝国有流言传出来吗?那些人怎么说洛林和雷欧的?”

    大公当下也是有些不满,嘟囔道:“我几千里跑过来就不说先关心我,反倒先问这个臭小子。”

    大公转身对洛林说道:“喂,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干了什么。“

    洛林无奈的耸下肩,心中却是极为错愕:我没干什么坏事啊?

    凯瑟琳说道:“父亲,洛林辛辛苦苦打这一仗还不是为了你,替咱们帝国出气嘛~!”

    大公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为了帝国?我怎么看这小子就是为了抢钱,他这一趟挣大发了吧?”

    他一俯身,看着凯瑟琳,然后鬼鬼祟祟地低声说道:“乖女儿,给老爸交个底,这小子这趟捞了多少?回头咱们把个人所得税的标准再修定一下,绝对不能便宜了那个小子。要知道男人一有钱,可是要变坏的~!”

    洛林看了,不由心中大骂:这个该死的老混蛋~!

    凯瑟琳却也是不满地一敲桌子,怒声喝说道:“父亲~!”

    大公看着她俏脸上出现的寒霜,当下急忙举手投降,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茹曼那些家伙们现在对我们羡慕的不得了,都在后悔当时怎么没搭上这趟顺风船。他们说洛林啊……”

    大公想起了好笑的事情,呵呵笑着说道:“他们说洛林是冥神的楼上邻居,那地皮刮的,天高三尺,地薄七分,连地狱都快见到阳光了。”

    洛林这还是首次听到关于自己的传言,听了那些人如此形像的比喻和形容,当下却是哭笑不得。

    大公看了看洛林,不由微笑了起来,然后又接着说道:“妮可,你真没看见他们说这话时候那种酸溜溜的样子。还都一个个自诩是老牌贵族哪,眼睛都绿了。”

    凯瑟琳却是如同戳了自己的肺管子一般,当下勃然大怒。

    她伸出玉掌,在桌子上面重重地一拍,怒声喝道:“哼~!一帮气人有,笑人无的老东西,注定成不了什么大事~!

    那些个人形垃圾,该死的造粪机器~!

    他们也就会抓抓狐狸,会会情妇。

    要不是靠我们撑着,这帮蠹虫们早就被农夫用锄头给干掉了。这次要是没有洛林,咱们能解决掉阿尔摩哈德帝国吗?”

    她顿了一下,然后恨恨地骂道:“一帮混帐东西,别的本事没有,就会背后编排人,说人坏话。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们~!”

    大公看了她的怒火中烧的模样,也是不禁一阵头皮发麻。觉的自己好像是说错了什么。

    他生怕凯瑟琳在盛怒之下,真的会用铁腕对付那些老贵族们。急忙又笑着安慰道:“妮可,妮可,你不要太过心急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帝国的基石。而且现在我们还用得到他们,等以后没有用了,还不是你想怎么收拾他们,就怎么收拾他们?”

    凯瑟琳冷哼了一声,这才感到怒气稍稍消了一些。

    这时,就听旁边一阵拖拉东西的刺耳响动。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雷欧吃力的拖着一个大盒子走进客厅。

    那木盒子落在地毯上后,更加难以拖动,雷欧却是根本就不在意,只是屁股一撅一撅的使劲拽着,一下没抓牢,当下摔了个屁墩,痛的他惨叫了一声。当下站起来之后,对着那个木盒子一阵的拳打脚踢。

    洛林看了心中好笑,赶忙走过来把这个盒子给搬到桌子上。

    雷欧悻悻地跟了上去,然后用力地一拍木盒,对大公说道:“老爸,这个就是我给你准备的。花了好大功夫哪~!!”

    大公没想到自己只是一句戏言,却让雷欧真的拿出东西来了,当下心中一阵温暖。道:“这样啊,那我可要好好地谢谢你了。”

    他看向了旁边的众人,一脸的炫耀,道:“来,打开盒子,让我看看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洛林看了他脸上的表情,却是知道,哪怕里面放的就只是一根草棍,这老家伙也是会珍而重之地收藏起来。

    雷欧嘻嘻一笑,然后伸手打开盒子。

    众人举头望去。

    只见那木盒里面放着的是一柄长剑。

    粗一乍看,会觉的那长剑朴实无华,没有那种镶金嵌玉的华丽感,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把剑的用料都是极品。

    儒略大公在战场上滚了十余年了,可是识货的人。

    他不由惊愕地看了雷欧一眼,然后抽出长剑。

    只听‘嗡‘的一声龙吟,房间里像是打了一道闪电一般,刺的众人不由微微的一眯眼睛。随后看到那寒气森森的锋利剑刃,当下就觉的房中的温度也是下降了许多。

    大公举起了长剑,伸指一弹,然后看着那剑身上的因为精心打造而出现的云文,不由赞叹了一声,道:“确实是好东西~!”

    他熟练地将剑身一翻,然后看到剑锷处的徽记。

    儒略大公立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乖儿子,你在那捡到的这个宝贝,这是帕提亚帝国上代皇帝铸造的国宝,号称王者之剑,当世只有三把。”

    雷欧也吓了一跳,摸了摸脑袋,道:“有那么牛叉吗?这是有个家伙为了赌球要卖给我。手下报到我这里,我看不错就买下了了。”

    大公一愣,连忙问道:“花了多少钱?这个是可是价值万金的。”

    雷欧想了一下,道:“一分钱没花,我给了他一张八百金币的下注单。”

    儒略大公当下大喜,高声赞叹道:“好,好,我儿子现在也会打白条了,这可是政客的高级技能。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学会了。”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道:“我给你的礼物都在沙克尔那里,黛儿和薇拉都有,你去给他们拿过来吧~!”

    雷欧当下欢呼一声跑出客厅去了。

    儒略大公看着他一蹦一跳地雀跃着,跑出了门去,当下摇摇头,然后转过头去,看洛林,越看越觉的顺眼了许多。如果洛林不是勾勾手,就骗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的心,他甚至都想要跟他喝上两杯了。

    他笑了一下,然后说道:“皇家宝器都能为了赌博随便卖掉,看来阿尔摩哈德皇室的无能,不是没有道理。”

    说着,他看着窗外的湛蓝的天空,道:“要是没有那个逃得快的哈杜,我真想增兵二十万吞并了这里~!”

    洛林也是微微一笑,道:“不奇怪,他们安逸了快三百年了,哪像我们茹曼,东南西北都是威胁,年年都得打仗,容不得一点懈怠。

    可纵然阿尔摩哈德帝国现在的这副样子,但是却仍然还有哈杜将军那样的人物和他影响下的总督们们撑着,不是说想打下来,就可以打下来的。二十万精兵跨海做战,并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现在打着学院的旗帜还说说一点儿,如果打着帝国的旗帜,纵然是将阿尔摩哈德帝国海军消灭了,但是难保其他的家伙不给咱们使绊子。

    而一旦海上有事,后勤线被切断了,大家就只有举手投降的份了~!”

    儒略大公愕然地看了看洛林,见他一脸的认真。心中也是知道对方分析的有理。

    他颇有些不甘心地长叹了一声,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刚刚只是想想而已,在这片土地上,我可没把握能打赢那个跑的比兔子还快的家伙。只要我们能把阿尔摩哈德帝国拖进持久的内乱,我就满足了。”

    凯瑟琳一皱眉头,说道:“我就说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跑来了。和阿尔摩哈德人谈判的事情就催的那么急?”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在一边说道:“妮可,咱们这边的士兵们想要回家,要求撤军的声音很大,估计国内对我们常驻这里也是有意见了。”

    儒略大公点了点头,说道:“洛林说的不错。我们正面的敌人依然还是帕提亚帝国,因为卡普特的舰队被调到这里,那帮缠白布玩木乃伊僵尸,而且从来不擦屁股的家伙们又在远海蠢蠢欲动了。一到春天,东方边境上的战事也会再起,时不待我啊!”

    凯瑟琳也是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如果帝国海军不能抽出身来,控制了东方行省的海域。那么所有的运输船只都遭到由帕提亚帝国支持的海盗们的疯狂攻击。那种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想到这里,她不由黛眉微蹙,道:“可是他们这边还在为了分赃比赛呢,正式谈判,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开始。”

    大公微微一笑,道:“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想要和瓦巴多尔将军打一声招呼,最起码将海军抽调个四分之三出来。”

    他顿了一下,然后看向了洛林,道:“你觉的有这个可能吗?”

    洛林做为高级指挥官,对于枫叶丹林军团内部的事情还是了如指掌的。

    他想了一想,然后道:“现在枫叶丹林军士气正盛,全体上下都是巴不得有人来触自己的霉头。好找人开练,多抢一些东西。

    不过大家都不傻,没人在这个时候跑来摸老虎的屁股。所以海军的舰队也并没有发挥什么太大的作用。也就是平时护护航,打两个不长眼的海盗。

    你就是全都抽调走了,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着重强调道:“不过,以我所见,咱们最好还是可以保留三分之上的舰队为好,这样一来可以对其他的国家保持威慑性,在谈判的时候可以多占一些利益。”

    大公听了不由一阵皱眉,沉默不语。

    洛林看了,立时知道他为难什么,不禁一笑,道:“大人,其实你不必要这么为难的。你可以将所有主力战舰全数调走,塞进来一些杂牌小船。只要帝国舰队的战旗还在高高地飘扬着,就没有人敢鸡蛋里挑刺,找咱们的麻烦。”

    大公听了,不由很是有些疑虑,道:“别人可都不是傻子啊?你就这样糊弄他们,能行吗?”

    洛林对于这些一向钉是钉,铆是铆的古代死脑筋的人一向没辙。

    他当下一摆手,毫不在乎地道:“当然能行了。关键不是有多少的人,多少的船。关键是得有人罩着,有人罩着了,哪怕你卖三鹿粉,地沟油,苏丹红,瘦肉精,都是不会有事的。”

    他看到旁边两人脸上露出的疑惑的目光,立时醒悟了过来,急忙纠正道:“呃,刚刚后面的那些话是我胡说八道的,你们不用在意。”

    大公见正事说完,当时放下了心来。

    他哈哈一笑,将话题转了开去,兴致勃勃地道:“对了,洛林。我听说你们在玩一样新奇的东西,叫做足球是吗?大家可是都传疯了,说是那项游戏相当的不错。”

    洛林一笑,刚要说话。这时就听一阵脚步声响,薇拉双手捧着一大串闪闪发亮的珍珠跑了进来,那珍珠并不是太大。但是难得的是一颗颗全都是一样大小,极是珍贵。

    洛林看了不由一惊,道:“薇拉,你跑去抢珠宝行了?蒙了脸没有,可别被人给认出来了。”

    薇拉不由一翻白眼,道:“少爷,你胡说什么呢。这是大公送我的礼物,所以我特意过来道谢的。”

    说着,一转身,向了大公认认真真地道了一声谢。

    大公一笑,道:“你喜欢就好。”

    “对了,大人。”洛林一指了薇拉,向着大公说道:“您不是想要看看那个足球吗?告诉你,别看比赛还没有结束,但是我们薇拉已经可在确定是这一届比赛的最佳球员,最佳射手,最受欢迎的球员三项大奖的获得者了~!”

    大公不由惊奇的看了看薇拉,道:“这是真的?”

    薇拉颇是有些害羞,当下俏脸一红,低下头去,然后小腿向后微微一跷,磕了磕脚上闪亮的可以照出人影的黑漆皮鞋,但是最后却还是自豪地点了点头。

    大公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不去参加比赛啊?我在进城的时候,可是就已经听那些百姓们高声地议论了。”

    洛林不由长长地一叹,道:“就是因为薇拉太过厉害了。所以那些参加比赛的家伙们说了,只要薇拉敢上场比赛,他们就敢集体去跳楼自杀。所以……”

    说着,他不禁又是长长地一叹。不说别的,以薇拉现在的身价,光是那佣金就足以顶了一个城市的国民生产总值了。这要是还可以出赛的话,那还不是赚翻天了?

    想到这里,他转头看向了大公,道:“对了,明天应该就是决赛了,要不,您和我们一起去看一下。”

    大公想了一想,道:“可是我还要和瓦巴多尔老将军进行会谈……”

    洛林一笑道:“大人,你就放心吧。会谈会在比赛后的。因为瓦巴多尔将军也会去观战的。按了比赛的日程,到时候冠军奖杯,也是由他向获胜的队伍亲手颁发的。”

    大公当即心下一宽,然后答应了下来。

    ××××××

    凯瑟琳诸女则是对于这一个让二十个人抢一个球,出了满身大汗的运动不感兴趣,只是当初参加了一下开幕式之后,就再也不往前凑了。

    而薇拉,则是因为伤心不能参赛,当下也是不愿意再看。

    因此上,第二天中午,吃过了午饭之后,大公在洛林的带领之下,和雷欧还有那些个侍卫们一起,来到了比赛的地点。

    等他们到场之时,那个观众席上已经是挤的满满当当,洛林爵爷当下也不慌张,运用了一下自己的特权,就很轻易地坐到了位置好,眼界开阔的VIP贵宾席上。

    由于没有人为的操纵,进行拔苗助长等等一系,表现大人物们对于足球运动很是关切的活动,这一体育运动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很是成熟的阶段。

    再加上洛林的偶尔指点,大家操作起来,极是纯熟了。

    已经有机灵的商家们,看准了在比赛之前空档的这一机会,适时的投放了大量的广告。向在场所有的观众,宣传自己的产品。

    比如说,现在就是有数名穿着紧绷,完全显露出自己身形的衣服女子在那中间的场地上面,手里拿着足球又蹦又跳。

    随着那跳动,当下涌起了一阵热烈的臀波乳浪,波涛汹涌。让观众席上的那些个老爷们儿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珠子,鼻血长流。

    紧接着,就听她们一起放声大喊:××××卫生巾,不管是爬山,还是踢球,再怎么运动,也不用担心~!”

    立时引了一阵哄堂大笑。

    而在此同时,也是让那一品牌深入到了人心。

    随后,又是一名身着红色运动服的球员大步走了上去。

    观众们看着那个以臭脚闻名天下的队服,立时全都嘘声大起。

    他们一边挥舞着拳头,一边高声骂道:“滚下去,你个超级大臭脚。赶紧滚回家去,吃软饭,抱孩子喂奶去吧……”

    那球员却也是毫不在意,大摇大摆地来到了场地中央,然后一手抱着足球,一手指着远处的记分牌,高声叫道:“谁能90分钟不射,我能故我在~!×××牌伟哥。”

    大家顿时笑的翻了天。

    紧接着,又是同样身着了红色球衣的一队球员跑上了场来,他们对着那球门,一阵的狂轰滥炸。

    这时旁边有一个家伙操着大喇叭,用极是浑厚,极具穿透力的的男音,深情地说道:“不管射多少次,射不进去就是射不进去~!!!@@@@牌套套。”

    众人立时发出了一阵狂笑。

    他们原来以为这已经算是极致了。但是随后,一名身着黑衣,以吹黑哨闻名天下的裁判走了上去。然后哨子一吹,手势一打,傲气十足地道:“不管射多少进去,统统都是不算数的。#####牌避孕药~!!!!”

    众人看了,无一不是疯狂大笑。

    他们全都是笑的趴在了地上,也顾不得仪态,一边大笑着,一边在地面上捶出了无数的小坑。

    除此之外,还有卖痔疮膏的,有卖性感内衣的……各路商家不一而足。

    由于没有广告审查,商家们为了让自己的广告更能深入人心,绞尽了脑汁,想出了各种办法。因此上,各路神仙纷纷登场,八仙过海,个显各的神通。大家将那个赛场上折腾的乌烟瘴气,极是混乱。

    而当比赛开始的时候,这时足球流氓们开始闪亮登场了。

    因为防止了众人闹事,宪兵队实施了严格的管制。像是那些卖东西的小贩们全都给撵了出去。而且进场的观众们也是除了一个水囊之外,什么也是不允许带。

    但是这却是根本就难不倒那些狂热的流氓们。

    他们有些人装了瘸子,拄着拐杖。然后混过了保安,一进来之后,当下就将那拐杖取下,然后做了旗杆,随后脱下了衣服,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大旗,套在旗杆上热情的挥舞。

    有些人则是一到赛场边上,趁了保安们不注意,就翻身跳进去。然后脱光了所有的衣服,赤身裸体地在场地上尽情飞奔,展现出自己的个性。

    而还有些人则是一身华贵的紫袍,头上还抹了香油,让苍蝇落上去都得打滑,看上去极是人模狗样,然后身边夹着一个方形的小包。让那些缺少经验的保安们看了也是不敢阻拦。施施然地走进了赛场。

    但是等到他在球门背后,距离守门员最近的位置坐定之后,却是掏出了小包中的板砖。然后也不紧着使用。为了先是在青石台阶上,将那板砖用力一拍,拍成了碎片。然后这才拿了那些碎片,做好准备。

    只要是自己的球队踢了球,向着这边冲来,当下就是将手中的碎砖片毫不留情地砸向了守门员,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后一边砸,一边低声地大骂:妈×的,让你守门,让你守门,让你守门……”

    除此之外,那些观众们为了自己心中的球队获胜,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看到裁判吹哨,就团结一至地齐声呐喊:“黑哨~!黑哨~!×××下课,×××下课~!”

    大家在那呐喊声中,尽情地赦放着自己的心情。

    那比赛不像是比赛,而更像是一场全民的狂欢。

    在此同时,宪兵们也是毫不手软,看到有人捣乱,就是猛冲过去,先是一通狂揍,然后再将那个被打的半死的家伙给拖了出去。

    开赛二十分钟之后,那些混进赛场当中的足球流氓们全都暴露出来,让宪兵队全数抓了出去,这时比赛才算是走上了正轨。

    由于阿尔摩哈德人为了一洗前耻,下了极大的工夫。几乎是打败了所有的对手。因此上,这场决赛是在阿尔摩哈德皇家球队与枫叶丹林嫡系部队之间进行的。

    双方对于这一场的胜利全都是极为看重,全都是派出了自己的王牌精英。

    在阿尔摩哈德方派出的是五名骑士,三名牧师,以及两名的魔法师。排出了最为经典的的阵型。

    他们自豪地将之称为重型战车,号称将像是战车一样,压碎面前的敌人。

    而枫叶丹林方则是派出了四名的骑士,四名魔法师和两名高级牧师。他们也是同样凶猛,打法极为狂野。只有一句口号:进攻,进攻,再进攻~!

    双方在赛场上进行了堪称勇猛的浴血拼杀。

    比赛首先由枫叶丹林队开球,一众骑士们在牧师加足了状态之后,当下如怒涛狂潮般,向着对面猛冲过去。

    而阿尔摩哈德的骑士们却也是毫不示意,当下拼命地阻拦,仗着自己这边骑士众多,极为粗野地将对方尽数撞翻在地。

    而枫堡的骑士在倒地的一瞬间,拼了最后一丝力气,将球传到了魔法师的脚下。当下那魔法师踢了一脚,皮球立时飞起,然后在旁边的魔法师念念有词的物品操控当中,划着几乎完全没有规则的曲线,轻飘飘地向着对面的球门飞去。

    阿尔摩哈德的两名魔法师当下毫不犹豫,一举手,向着那名操纵的魔法师念出了干扰法术。

    这时旁边枫堡的另一名魔法师开始念出了反干扰的法术。

    但是他却是已经念的晚了,那皮球当下失去了控制,掉落在了地上。一名阿尔摩哈德的骑士当下挣扎着猛扑过去,将那球抢到了自己的脚下。

    当下赛场上一片的高声呐喊。

    阿尔摩哈德的观众人挥舞着手臂,高声大叫起来。

    “传中~!”

    “左路带球突破~!”

    “传到右路,用单刀球~!”

    “长传~!”

    “赶快传球啊~!”

    “……”

    紧接着,他们异口同声地破口大骂:“什么臭脚丫子~!该死的,漏球了~!”

    却原来,一名枫堡的骑士球员借机,一个贴地大铲,铲出了足球。那皮球当下蹦跳了几下,又回到了枫叶丹林另一名骑士球员的脚下。

    那人看到球门不远,当即大脚开出~!

    但是就在他的脚快要挨到足球的那一瞬间,却是中了阿尔摩哈德魔法师的一记迟钝术。

    后面的牧师看了,急忙向前猛冲。想要以自己的圣术,驱散了对方的魔法效果。

    这时旁边的枫堡队员和阿尔摩哈德队员一前一后,同时冲了上去。

    枫堡队员却是比阿尔摩哈德队员快了一步,抢到了足球。

    只见他左脚一勾足球,然后身形向右一晃,闪过了阿尔摩哈德魔法师射过来的延迟法术。

    紧接着,右脚一挑,将那足球挑了起来。眼角的余光看到另一名魔法师正向着自己这边举起手来。

    他当下在半空当中一翻身,就见一道淡淡的绿芒从身侧险之又险的飞了过去。这时就见那足球已经飞到了最高处,开始往下落来。

    他当下毫不犹豫,在半空中一个漂亮的倒挂金钩,将那足球踢了出去。在对方的守门员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那足球就已经飞进了球门当中。

    当下枫叶丹林军的观众们发出了一阵如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