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万字大章,求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一百五十二章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万字大章,求票)

    一听瓦巴多尔将军提到了关于战争赔款的分配问题。下面这些使者们立时全都睁大了眼睛,咬牙切齿的看着瓦巴多尔将军,好像瓦巴多尔就是那一笔数目庞大的赔款。

    看了众人的目光,没有谁怀疑,大家可以不用沾大酱,就可以将瓦巴多尔将军给生吃了。而且在此同时,也丝毫不嫌他经常不洗澡,一身的老骨头老筋的不好吃。

    瓦巴多尔将军根本就不在乎他们这些人热切的目光,实际上,他现在的心情和下面这帮使者们一样激动。

    瓦巴多尔将军曾经和阿尔摩哈德皇后任命的临时首相讨论过,阿尔摩哈德愿意支付的赔款数目在一百万磅黄金左右。

    而这还只是初步接触就拿到的数目,相信要是占领军的祖国政府和阿尔摩哈德帝国正式谈判的话,能得到的还会更多。

    尽管阿尔摩哈德数个行省都生产黄金,但是阿尔摩哈德帝国四分五裂,御笔亲令,也是出不了首都。

    皇后陛下现在当然拿不出这么贵金属,其中的大半很可能会用实物支付,枫叶丹林当然不需要那些实物,而这就需要瓦巴多尔将军为了自己尽可能多地争取黄金。

    而同样作为本次战争中出力最大的儒略大公,虽然他的主要目的就是打趴下阿尔摩哈德帝国。

    儒略大公手下的舰队为整个讨伐军提供海运和后勤补给的任务也是由整个茹曼帝国支持的,首相拉塞尔在这件事情罕见的给予大公全力支持。

    并且茹曼人已经达到了自己的战略目的——他们清除了茹曼帝国在玛迪多姆海当最大的竞争对手。

    按理说。他们就不应该再要些什么,哪怕是大家给他们发上一朵小红花,就足以让那些痞子们蹲在一边偷笑了。

    但是利益最大化永远是政客们的追求~!

    儒略大公当然希望这次战争能变成挣钱的买卖。(第一次伊拉克战争,美国不仅实现了独霸中东的战略目的,而且并没有洒下大把军费。

    哪像小布那个败家仔~!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累计支出过万亿美元。第一次伊拉克战争中,仅盟国支付的协饷,就让美国小挣了一笔。)

    瓦巴多尔将军不动声色地看了看洛林和凯瑟琳,见他们俩还是一副卿卿我我的样子,根本没站出来说话的意思,知道下面这个话还得由他来说。

    他不由心中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心中暗骂:这个混蛋的年青人还真是有够好狗命的,什么便宜事儿都让他给占光了~!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面前的一众使者们,轻咳了一声,然后严肃地说道:“首先,作为本次战争的组织者的枫叶丹林学院和作为本次战争派出人员最多,执行最重要的后勤任务的茹曼帝国,按照战前的协议,将获得赔款总数的一半。”

    听瓦巴多尔将军这么说,下面的使者们都炸窝了,“哄”地一声,吵闹起来,纷纷乱乱的叫嚷着。

    “可没带这么算的!”

    “就是,你们吃肉了,也得给大伙流口汤喝吧?”

    “抗议,抗议,这是在抹杀我们的功劳。”

    “……”

    只是这一次,瓦巴多尔将军却是丝毫也不退让。只是冷眼盯着他们,看着他们大喊大叫。

    此时,旁边的雷欧听到这些使者们这么搅闹,当下大怒。

    他“噌”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蹦到洛林和凯瑟琳之间,洛林和凯瑟琳这时正饶有兴致的在互相研究手相。却发现雷欧的小脑袋突然从两人肩膀后面冒出来,把这两个人吓了一跳。

    凯瑟琳差一点儿没吓的叫出声来,她抬手一拍雷欧的脑袋,嗔道:“闹什么鬼呢?”

    雷欧激动地一瞪眼睛,高声说道:“他们想抢我们的钱啊!”

    说着,抬手一指那些争吵中的使者们。

    凯瑟琳不屑地抬头看了一看,然后微微一笑,揉了揉雷欧的脑袋,说道:“嗯,真乖,教你一招,当你有盟友可以利用的时候,这种出头和人吵架,打架的得罪人事情,要尽量往你盟友身上推,你只需要时不时在下面表态一下支持就可以了……”

    她说到这里。不由顿了一下,然后又道:“你看上面那个老头。”

    凯瑟琳说着,一指瓦巴多尔将军,轻声说道:“他就是我们的盟友,为了他的名声着想,这个老头一定一步不让的,他能拿到多少钱,我们就能拿到多少钱,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在一边看热闹就好了。”

    雷欧转转他大大的眼睛,立时若有所悟,然后喃喃自语地低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我打碎的那些瓷器,让薇拉给我背黑锅,原来是做对了啊。不用感到内疚的。”

    听雷欧这么说,洛林不禁哑然失笑,这个小痞子越来越像一个腹黑的政客了。

    凯瑟琳却是气恼不已,抬手揪着雷欧粉嫩的小胖脸,然后使劲一拧。

    雷欧立时疼的大滴的泪水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他含糊不清的叫道:“明明你说这么做对的。”

    凯瑟琳低声怒喝道:“你知道那一套东方瓷器要多少钱?而且这些东西是多么珍贵,就是有钱都买不来。”

    雷欧痛的嗷嗷直叫,最后只得求饶道:“好嘛,好嘛。我知道错了,下一次不敢了,这还不行吗?快松手,快松手,不然我的耳朵就真的要掉了,哎哟~痛死了……”

    洛林急忙一伸手,拉开凯瑟琳的手,将雷欧救了下来。

    他看着那个小痞子呲牙咧嘴地揉着那只红通通的耳朵。不由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然后说道:“你个傻小子,做栽赃陷害这种工作,技术含量可是很高的。

    首先就要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个黑锅是你扔出去的。没事偷着乐就行了,你主动说出来,不是找收拾吗?

    另外告诉你,薇拉可是识货的,知道那些盘子值多少钱,她就是把自己摔了也不会把那些盘子给摔了。”

    雷欧自己摆了自己一个大乌龙,挨了一顿揍,垂头丧气地缩回了椅子里,突然感到身边一道寒光照着自己,一打哆嗦,慢慢的转头过去。

    只见薇拉将自己两只白嫩纤细的小手捏得咔吧咔吧响,瞪着那双湛蓝如大海一般的蓝色秀眸,瞪的圆圆的,正气愤愤地看着自己,不住地嘿嘿冷笑。

    雷欧立时胆寒。

    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珠转了转,然后谄笑着,摆出最可爱的样子,说道:“我最最最最最……亲爱的薇拉姐姐,我回去请你吃三层的大蛋糕。”

    薇拉嫣然一笑。拍拍雷欧的头,然后用一种咬着后槽牙才能发出的声音,轻声说道:“乖,晚了~!”

    雷欧当下大惊,跳起了就要逃跑。

    薇拉已经快手快脚地一伸手将他按住,然后按在自己的膝盖上面,把带了蕾丝花边的袖子一挽,扬起了巴掌,对着他的屁股就狠狠地打了下去。

    洛林听着身后传来雷欧的惨叫声,无奈地耸耸肩,心中暗道:在几个自己都头痛的女人摧残之后。这小子依然没心没肺、能吃能睡的健康成长,倒也真的是挺不简单的。

    他却是并不知道,雷欧那个小痞子在凯瑟琳手底下长大,久经了战阵,现在是异常地狡猾,不等薇拉巴掌落下,就已经是哭嚎大叫的惊天动地了。

    薇拉听了他的大叫,当下一呆,心中极是不忍,当下只是像征性地在他的屁股上面轻轻地拍了几下。

    此时,就见那一众使者们的争吵声越来越大,几乎都能把窗户都震裂了。一帮人吵得热热闹闹,也没人注意到洛林他们这边的成长教育课。

    一直过了有一刻钟的功夫,这些使者们喊干了嗓子,看到瓦巴多尔将军板着脸看着他们,依然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而凯瑟琳和洛林则根本正眼都不往这边看一下。

    他们这才开始安静下来,坐回椅子上,拼命的喝水。

    瓦巴多尔将军慢条斯理的说道:“诸位之间的意见,可以慢慢协调,我要说的是我们在出发之前就达成的协议不能不遵守。

    他顿了一下,然后着重地点出,道:“在这场战争中,枫叶丹林派出了八千名士兵,一直都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洛林伯爵带领着他们击溃了两次敌军,并且以微小的伤亡拿下了哈夫斯,要不然纯靠强攻的话,诸位可以想象一下自己的损失。

    更不用说,雷斯特魔导士带领的枫叶丹林法师队伍,才是正常战场胜利的关键,要不是有他们,这帮阿尔摩哈德人未必会怕我们。

    所以说,枫叶丹林的条件是恰当的。

    而且诸位别忘了,我们之所以能踏上阿尔摩哈德的土地,靠的是茹曼帝国的舰队,一路上我们吃的用的,可都是由茹曼提供的。

    你们那帮贵族老爷兵又挑三拣四。说什么牛肉不要加费勒儿的不吃,每餐还少不了餐前酒,在战争还没有开始的时候,茹曼帝国就已经花下了大价钱~!”

    底下的一众使者们对着瓦巴多尔将军腹诽不已:你这个老家伙还有脸说我们,这一路上那顿你吃得差点了?还经常抱着那些最佳年份的美酒,当了猫尿一样狂喝,暴殄天珍都是~!

    一个使者站了起来,说道:“学院的贡献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对雷斯特魔导士我们都是十分仰慕的。但是……

    但是每一场仗,兄弟们没可一个也没有落下,那个不是奋勇向前的,我们这些普通的士兵,加起来差不多有三万人,这么个分法,我们可没办法向手下交待啊。”

    其余的一众使者们立时乱哄哄叫了起来,纷纷说道:“就是啊,就是啊,我是很想同意的,可是我得顾虑手下的士兵,到时候,他们一听我们七八家分这一点,怎么会愿意。万一闹起兵变来,可是很麻烦的”

    “为了占领军的安定团结着想,瓦巴多尔将军可以重新考虑一下吗!“

    “就是,就是嘛~!我们的要求也并不过份。”

    “……”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他们,然后举起手来,道:“大家静一静。”

    众人当下再次安静了下来。

    瓦巴多尔将军严厉地目光从他们的脸上一一扫过,然后说道:“士兵们不愿意?不告诉他们,不就行了?

    别告诉我,你们这边家伙准备把得到的赔款都分给士兵的!你们要是真愿意这么做,我们枫叶丹林还就不要这笔钱了,说说,你们敢吗?要不要我发消息说赔款会分给士兵?“

    下面的使者们面面相觑,都默不作声。

    一个使者站出来,打着哈哈说道:“这个,关于怎么分配,我想大家都有计划,这个就不劳将军了,哈哈,啊哈哈……”

    他干笑了几声,看着身边的众人,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你们这些个痞子,别是光知道拆台,赶快给我捧场啊,否则大家都得死在一块了。

    这些家伙都反应了过来,纷纷附和他的说法。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他们口不应心的假笑,不由冷哼了一声。

    凯瑟琳这时知道该自己上场了。

    她突然站了起来,用一种懒洋洋的口吻,轻声说道:“本来嘛,茹曼国内已经对我们在战争结束后,还将这么庞大的舰队留在阿尔摩哈德帝国不满了。

    而且我们还要不断地从茹曼本土,运送粮食和补给直到阿卜德瓦德城,几万的军队,人吃马嚼再加上长途运费,这也是个极大的数目。茹曼以不堪负重。

    国内一直希望占领军能自筹补给,当然,我父亲顶住压力没有同意,怎么能在这时候扯大家后腿呢?这当然不可能的。“

    说到这里,凯瑟琳轻轻地瞟了他们一眼,见他们全都是默不作声,然后又接着说道:“先生们,我想你们都知道,现在西方海域的海盗们闹得很厉害,茹曼帝国的在那里的商船损失很重,国内那帮人也早已要求我们去剿灭海盗了。你们大家看看,要不我们先离开个一年半载的?”

    瓦巴多尔将军还是在这帮家伙们讲理。而凯瑟琳这就是直接赤果果的威胁了,那意思很明显:你们这边家伙吃我的用,用我的,现在还想分我的,门都没有,惹急了,姑奶奶我把你们的补给一停,你们去和阿尔摩哈德的皇后要去,看她怎么向你们哭穷吧。

    再敢不听话,我把茹曼帝国的海军一撤,你们就给我玩狗刨,游过玛迪多姆海回国去吧,看阿摩尔,哈杜会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

    听到凯瑟琳的话,一众位使者们算是傻眼了:自己的小命在人家手里捏着,这时候再横也横不过人家了。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下面众位使者如同吃了苍蝇的表情,暗爽不已,对着凯瑟琳不住地暗挑大拇指,心中暗道:儒略家的女总督,确实不是盖的~!

    瓦巴多尔将军微笑着对下面的使者们说道:“既然大家没有异议,那这一点就这么决定了吧。下面讨论的是剩余一半的战争赔款的分配问题。关于这一点吗,我……“

    洛林这时候抢着说道:“我们学院方和凯瑟琳小姐认为,这是诸位自己的事情,需要诸位协商好,我们会给诸位做个见证的。“

    其实瓦巴多尔想说的是:他也没有主意,大家这里慢慢协商吧。

    不过一听洛林这么说,瓦巴多尔将军当即乐了起来,心中暗道:好~!洛林这小子够毒,首先把自己给摘出来。然后扔了一根骨头过去,由得他们狗咬狗。咱们只是坐在旁边看好戏就行了。

    当即,他也是连连点头,说道:“没错,我们就是这样想的,诸位自便,我在这里等大家商量好。”

    说完,舒舒服服地往椅子上一靠,举起自己的酒杯,戏谑的看着下面的使者们。

    凯瑟琳一拍洛林的大腿,然后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等着看好戏了~!你还是真是有够坏的。这种方法都想的出来。”

    这些使者们全都沉默了下来,互相紧张的看着四周,那些刚才在同一阵营的使者们,此时都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椅子和旁边的人挪开,警惕地互相看了看。

    波瑞利帝国的使者干咳了一声,首先打破了沉默,说道:“这个还用说吗?当然是按照参与国平分了,人家枫叶丹林和儒略大公就是这样分的吗!“

    几个使者纷纷为他鼓掌叫好。

    他旁边的一个使者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说道:“我告诉你,做梦!我们出的人比你多两倍,凭什么拿和你一样的钱。“

    “就是,就是,没道理的嘛~!”旁边另有几个使者附和地高声说道。

    另一个使者也跳出来说道:“就是嘛~!这两种方法都不公平,我们应该按对战争的贡献度来分。我们这里面出工不出力的人可是很多的,没有理由懒人和勤快的人拿一样多,大伙会怎么看?”

    “是啊,我们的人消灭的阿尔摩哈德最多,每场战斗都冲在最前面。”

    “就是吗,我们波瑞利公国的骑兵还是首先攻克了阿卜德瓦德哪!”

    一个使者拍桌子站起指着他骂道:“去你**,你让老子们都喝风去啊,告诉你,为了这笔买卖,老子把家底都贴出来了。“

    “就是,不要脸也要有个限度,阿卜德瓦德是你们打下来的吗?捡了便宜还卖乖,想死啊?”

    “X的,不怕告诉你,跟我抢钱,比抢我老婆都难,你们一个子也别指望多拿~!”

    “按人分配,公平合理,你再唧唧歪歪信不信我揍扁了你丫挺的”

    “来啊,谁怕谁啊!大家一块来的,有钱当然要一起平分。就你瓜娃子那小鸡样的,我一手捏死你们一群。”

    “靠,揍他个小舅子的~!”这个使者当下抄起起脚下的椅子,两步跳过面前的桌子,抡起椅子冲向对面的使者。

    “**,忍你好久了,打丫的。”这边的使者也是毫不示弱,一脚把桌子蹬翻,也抄起椅子迎了上去。

    两把椅子高速撞在一起,喀喇一声变成碎片。

    这两个使者把手里的碎片一扔,挥起拳头打在一处,像街头流氓打架一样很快扭倒在地上,翻来滚去。

    其他的使者们这时见口头上的道理说不通,当下也只能是用拳头这个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来说话。

    他们都把桌子一掀,抄起手头能找到的家伙冲进会场中央,战在一处。

    洛林和凯瑟琳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两个人想到过这帮家伙们肯定是会狗咬狗的,但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一点身份都不顾,直接干了起来。

    雷欧这时激动的跳了起来,挥舞着小拳头,替众人鼓劲加油,大声叫喊,道:“打啊,打啊,使劲上,那边,那边。唉……这个太挫了,才几下就倒了。真是没搞头……”

    洛林这边看到心旷神怡:这些家伙们什么招数都会,除了天下第一兵器——‘凳子’是用的出神入化之外。像什么插鼻抠眼,剪刀脚,菊花残,断子绝孙腿,抓奶龙爪手,都个顶个的熟练。一看都是身经百战的狠角色。

    尤其是一个家伙的抓胸龙爪手连着翻到了两个后,雷欧看得都快傻了眼了,他兴奋地揪揪洛林,说道:“老大,这家伙是个抓胸龙爪手的高手耶~!太厉害了。”

    凯瑟琳听雷欧在那里胡说八道,不由狠狠地瞪了一眼,然后怒声说道:“什么抓……抓……”

    然后也忍不住,不顾仪态的趴在洛林怀里哈哈大笑起来。

    薇拉这时也从后面挂在洛林身上,双手勒住了他的脖子,笑的都没力气了。

    圣殿骑士的队长听见动静跑了进来,被会场内的群殴吓了一跳,然后却也是不由心中好笑。

    他用问询的目光,看向瓦巴多尔将军,看他要不要自己这边出兵阻止?

    瓦巴多尔将军笑着对圣殿骑士队长摆摆手,示意他出去,这个队长耸耸肩,然后转身走出门去。

    洛林看着众人打的不可开交的样子,突然出了一个主意,道:“要不咱们举行一场足球比赛吧?”

    听了他的话,当下众人全都是一愣。停下了争斗,纷纷转头向这边看来。

    瓦巴多尔将军奇道:“足球比赛?那是什么东西?”

    洛林双手比划道:“也没什么了。你看大家这么打架挺伤感情的。要是让手下的小弟们互殴,也太丢人了。咱们不如制定一个规则,让大家举行一场比赛。然后谁打赢了,谁就有权多分一点儿。”

    他顿了一下,然后略略向众人解释了一下足球规则,道:“不管你的军队有多少人。二百个人也好,五千人也好,但是只能选出十一个人。然后拿着代表了爆烈水晶的足球,不管是用手也好,用脚也好,总之一句话,就是想尽办法,将它投到对方的指挥部当中,进行干净利索的斩首行动,打掉对方的指挥部,赢得胜利。”

    众人听了他的介绍,不由纷纷露出奇怪的表情。大家玩潜规则玩的太多,都已经习惯了。像是这种公平合理,而且还兼顾了各方的规则,现在倒是挺少听到的。

    大家全都紧紧地盯着洛林,眼中露出锋利如刀的光芒,努力地想从他的脸上看出来,这个坏家伙究竟是想要坑自己呢,还是真的是这么好心?

    洛林微微一笑,丝毫也不在意,又接着道:“这样一来呢,咱们就可以派出自己最精锐的战士,还可以合理地运用战略战术,就像是打仗一样,不过却不像是打仗一样血腥,伤了大家的和气。至于说最终结果是胜是败,那就看各方的本事了。你们觉的怎么样?”

    众人思付了片刻,均是觉的这个方法不错:大家手底下,纵然是有小弟不多的。但是千把百人还是有的。从这里面如果挑选不出十余名精英,那也就别玩打仗了。回家去磨豆腐才是很有前途。。

    而且由于派出的兵力平等,纵然有些差异,也不会太大。不至于出现人多欺负人少的局面。

    在很大程度上,这是考验战场指挥能力,以及战士们配合能力的有效方法。就算是平时也可以用来训练士兵。

    因此上,大家一致赞同,答应了下来。

    洛林当下应了众人的要求,将这一充满血腥与暴力之美运动的详细规章写了出来,然后张榜公布了出去。

    这些规章并不复杂,而且大家也全都是有文化,有理想的高级流氓……呃高级知识精英。很快就将这些东西搞的一清二楚了。

    而且由于大家娱乐活动的极其缺乏,每天没事的时候,顶多就是跑到贵族小姐的窗底下唱两句,‘我的小心肝’之类的歌曲,让人猛一听,还以为是酒喝多了,得了肝硬化。

    再要么,就是跑到斗兽场去,看看那些角斗士们很假很虚伪的角斗比赛。然后感叹一下,教廷下达禁止血腥的真实角斗令之前的美好时光。

    那个时候大家可都是真刀真枪地干,流的血也是哗哗的。哪像现在?打起来,简直假的就像是师娘教出来,那叫一个臭啊~!

    大家整天也就是吃饱了,躺着,,找不到可以消遣的事情干。现在甫一发现这么好的一项运动。

    它跟打仗差不多,但是比起打仗来却是省钱了许多,也是安全了许多。

    而且最大的好处,就是再也不担心因为各个部队之间因为互相看不顺眼,找碴斗殴,而被希尔梅莉娅的宪兵队抓去喝咖啡,啃窝头——有人进去过一次,当天就瘦了十斤。从那以后,大家一说起宪兵队,无一不是谈之色变。

    (在此同时,大家对于洛林爵爷时不时就被宪兵队抓去,关了一天半天的,出来之时却还是精力充沛地活蹦乱跳,表示自己由衷的钦佩。)

    大家现在得了这一个可以让自己,让手下的兵痞们尽情发泄多余精力的娱乐活动,当下无一不是欢欣鼓舞。

    他们也不多说,和瓦巴多尔将军打了一声招呼之后,立时就回去着手挑选精兵,熟悉规则。安排战术等等之类的准备。

    当大家匆匆地地从会议室里出来之时,那在外面站岗的一众神圣的骑士看了他们表情,却还是不住地纳闷:

    今天怎么这么怪异?刚刚听了里面的动静,还以为非要打趴下几个不可。这边连救伤的牧师都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却是已经出来了?

    难道说,真的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大家今天召开了一次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这也太丢了身为贪婪无耻、卑鄙下流的侵略者们脸了吧?

    等众人全都散去,瓦巴多尔将军这才站起身来,走到了洛林的身边,然后重重地在他的肩头拍了一下。

    洛林纵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他的大力之下,还是被拍的一个趔趄,差一点儿就趴在了地上。

    瓦巴多尔将军赞叹地高声说道:“小子,很不错嘛~!果然是一肚子花花肠子,冒坏水冒的比我的洗脚水都多。随便想了一个主意,让那些家伙争的跟狗抢骨头一样。你可是解决了一个让我头痛的大问题了。简直比奥巴赫姆那个死神棍都要强上三分,哈哈哈……”

    说着,豪爽放声大笑了起来。

    洛林在旁边不由揉着肩膀,直咧嘴。心中暗道:你这夸人怎么跟骂人似的~!

    他看瓦巴多尔还要伸手再拍,慌忙闪身躲了过去,道:“校长……呃,院长大人,您还是休息一下吧。我们先告辞了。”

    说着,伸手拉起了薇拉,凯瑟琳,然后扭头就走。生怕慢了一步,会被那个老家伙再拍一下。

    瓦巴多尔将军看着他飞快溜走的背影,不由摇头苦笑,道:“这个臭小子……”

    雷欧在旁边发现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全都跑光了,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当下眼珠转了转,悄悄地想要溜出去。刚走到门口,就见瓦巴多尔将军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雷欧立时心中一慌,生怕那个老家伙再用他那钢针一样的胡子扎自己的小脸,当下用带了哭腔的声音,高声叫道:“你们等等我啊~!”

    说完,迈着小短腿,噔噔噔地紧追着洛林三人,快速地跑了出去。

    他来到外面,却见洛林众人已经全都坐上了马车,正等着自己,忙不迭地一边向上爬去,一边一连串地高声催促道:“快走,快走……”

    车夫听了当下也是不敢怠慢,一扬鞭子,赶着马车,向外快速行去。

    一直到冲出了指挥部的大门,雷欧这才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如释重负地道:“好险,好险,可算是躲过了一劫。”

    洛林看了不由心中奇怪,正要张口询问,听旁边凯瑟琳问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怎么出了那么一个主意?我可不认为你会那么好心,真的是想帮他们摆平事端。”

    洛林不由一阵大汗。

    他眼珠乱转,哈哈干笑了两声,道:“其实也没什么了……”

    这时雷欧打断了他的话,一翻白眼,向着凯瑟琳叫道:“妮可,你可是真的有够笨的。这还看不出来吗?老大这是想要再大大地搂上一笔~!”

    众人不由尽皆一愣。洛林也是一脸惊奇地看着他。

    凯瑟琳奇道:“搂上一笔,怎么搂?”

    雷欧用眼角斜瞥了她一下,然后道:“这还不简单吗?在举行比赛的时候,先是卖票,从观众手里赚一些钱。”

    凯瑟琳苦笑了一下,道:“这能有几个钱啊?值得这很费工夫吗?”

    雷欧不满地一瞪眼睛,道:“你能不能不插嘴,听我说完啊~!”

    凯瑟琳立时一滞。

    雷欧见自己终于压了那可恶的婆娘一头,当下得意地小鼻子一扬,哼了一声,紧接着,就看到凯瑟琳气急败坏地扬起手来,急忙移开她的注意力,高声叫道:“是这样的。咱们还可以在比赛的时候,用比赛来开赌局啊。”

    凯瑟琳听了他的话,那手再也敲不下去了,只是喃喃地道:“开……开赌局?”

    雷欧用力地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了。让大家都来参加赌博,咱们在里面坐庄抽成。”

    “对了~!”说这到这里,他猛然想到了什么,一双胖胖的白嫩小手重重地一拍,发出了一声脆响。然后又兴奋地接着说道:“想要多赚一些的话,咱们还可以在里面玩做弊,杀他们的肥猪,骗他们的死羊牯……”

    众人听他涛涛不绝,兴奋地说个不停,不由全都面面相觑起来:这小痞子这才几岁,脑子里居然装了这么多的坏主意,要是长大了,那还了得?难道说他真的是百年难遇的政治天才?

    就像是在他出生时,门口那个为了骗赏钱的瞎眼老神棍所说的那样——命中注定是历史中最为闪耀的星辰……

    凯瑟琳小心翼翼地拉了拉洛林的衣角,轻声问道:“这些都是你教他的?”

    洛林苦笑了一下,像是啃着苹果,正吃的开心,一口下去了,结果却发现里面有半条虫一样难受。

    他吞吞吐吐地道:“也……也没有教……教太多了。只是偶尔……偶尔提了一下,没想到他就已经记下了。”

    凯瑟琳立时气结,伸手在洛林的身上的胡掐乱拧了起来,道:“你……你就不会教他一点儿好的吗?整天就是变着法子的,想着去坑人骗人。这……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要是我爸爸知道了,你……你……我……我……咱们的……事情往后该怎么办才好啊~!”

    洛林痛的一阵呲牙咧嘴,但是却也是自知理屈,不敢抵抗。

    就在此时,就听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

    洛林如蒙大赦,当下跳了起来道:“我去看看。”

    说着,从凯瑟琳的身边飞快地移开,然后将头探出了车窗,向外看去。

    只见车队的正前方,一名年青人勇敢地冲破了侍卫们的防线,跳到了大街之上,拦下了自己的马车。

    旁边路过的众人不由一阵惊声大叫。“快回来,快回来。”

    “你会被杀死的。”

    “年青人,千万别做傻事~~”

    “……”

    自从洛林爵爷当街宰了城卫军官多拉,斩下了围攻他的那些士兵的手之后。他老人家心狠手辣现在已经传遍了阿卜德瓦德城。

    现在大家已经将所有关于他的知识故事,全都普及了下去。哪怕是不认识巫妖的,也不能不认识这位爵爷的徽章标志。

    因为大家不一定会有机会冒犯巫妖,但是走在大街上,难保会碰到这位爵爷,万一被得罪了他,可是跟得罪了巫妖一般,跑都没的跑了。

    一众侍卫们以为那人想要行刺,当下毫不客气,拔出长剑就猛冲了过去,将那人按倒在地上。

    那人却也并不争扎,任由侍卫们将他抓了起来,只是在此同时,却是鼓足了力气,发出一声嘹亮的大叫:“祈求正义~!”

    众人不由全都是一愣。赶车的侍卫也是一勒缰绳,将马车停了下来。

    洛林看了众人脸上古怪的神色,不由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凯瑟琳愕然一愣,也顾不上和他生气,反问道:“你不知道吗?”

    洛林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道:“我知道什么?”

    凯瑟琳这才醒悟了过来,这位洛林爵爷以前脑子被驴给踢过。虽然在很多事情上很是聪明,思维敏捷。而且学识渊博,但是在另外一些常识性的问题上却是一窍不通,像是脑子进过了水一样,就像……

    她想到这里不禁幽幽地一叹,就像是自己跟他在一起的这件事情上,从来都是见他彬彬有礼的,丝毫也不知道主动一点儿,难道说在这方面,他也是一个白痴……

    还是说,阿黛儿那个死八婆每天没事的时候,都向他灌输死背背的故事,让他的审美观发生了奇怪的转变,也不知道现在挽救还来不来得及……

    洛林看着凯瑟琳俏脸上的颜色不住地变幻,不由心中奇怪:她这是怎么了?丝毫也不知道这名貌美如花,倾城倾国的少女那惊人的思维联想能力,更是不知道少女芳心中那些复杂,而且略带着邪恶的的想法……

    他又等了一下,见她还不说话,只得将询问的目光移向了旁边的诸人。

    只是旁边一个是不通俗务的纯真少女,另一个是个满脑子坏水的小胖子,怎么看,也是不像是能知道的样子。

    这时就听外面那人再次高声大叫了起来,道:“祈求正义~!”

    旁边雷欧见凯瑟琳半天也不说话。不由一指外面那人,插嘴道:“老大,你怎么还不出去看看啊?”

    洛林一撇嘴,心中暗道:我倒也是想要出去,可是外面这是干什么的,我都不知道,万一出去闹了笑话,我这个老脸可就算是丢到外国了。

    凯瑟琳这时醒悟了过来,急忙道:“洛林,你出去看看吧,他可是在向你祈求正义?希望你能给他主持公道。”

    洛林愕然一愣,紧接着明白了过来,闹了半天,原来这就是当街告状啊。

    紧接着,他的心里不由小小地自我满足了一把,现在居然有人会跑到我这里上访来了。

    这时就听外面那人鼓足了力气,再次大声叫喊道:“祈求大人您的正义~!”

    凯瑟琳看洛林正一脸的陶醉的模样,显然是还打算再等一会儿,急忙推了他一把,道:“你快出去吧。按了规矩,可是只喊三次的。如果你避而不见,他可就要回去了。到时候,你见死不救的名声可就是要臭大街了。”

    洛林这才醒悟了过来,慌忙跳下了马车,然后走了过去。

    他先是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了那年青人一番。

    只见他年纪不大,面色红润健康,但是手上却因为干了太多的活,满是粗厚的老茧。

    身上的衣服虽然不好,但是却因为经常清洗,倒也还算干净。

    那衣服和着其他的农夫一样,上面打了不少的补钉。不过看那针脚却是极为细密,显然是心灵手巧的女人细心地替他补的。

    洛林心中有些奇怪,自己现在居然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么许多的东西了。然后高声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年青人看到了洛林从车上下来之后并不说话,心中对于这位占领军的长官很是忐忑不安。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冒死跑出来告状,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此时听了洛林的问话,当下喜出望外,就要抢上前去,但是当下却被侍卫们给拦了下来。

    那青年这才醒悟过来,就站在原地,向着洛林深深地一躬身,道:“洛林伯爵,小人是撒普利领主大人治下的领民菲尔多,请求大人为我们做主,主持正义。”

    洛林一愣,随后没好气地一挥手,道:“去,捣什么乱。你是撒普利领地的人,有事儿找你们领主去,跑我这儿来干什么?”

    旁边的侍卫听了,急忙上前,推掇着那人,就要将他轰走。

    那人急忙高声叫道:“大人,我要控告的正是撒普利领主大人。你们是占领军,我不找你们找谁啊?”

    洛林正要转身上车,听了他的话,当下来了兴趣,急忙一摆手,示意众侍卫们停了下来,然后看着那年青人道:“你说什么?要告你们的领主大人。你告他什么?”

    那年青人道:“我想请求大人为我主持正义,禁止撒普利领主大人对我的未婚妻芭莉的第一夜权。”

    众人听了,立时一阵大哗,

    因为,这可是了不起的大事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