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夺宝奇兵(万字大章,求月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四十八章夺宝奇兵(万字大章,求月票)

    随着‘咔’一声机括轻响。弩箭电射飞出,

    瞬间撞破屋门,爆炸了开来。

    ‘轰隆’一声巨大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火光迸射,一层的窗户全都被爆炸的气浪喷的向外飞出,肉眼可见这栋两层的房子晃了两晃。

    洛林此时也是不敢怠慢,手上龙魂宝石发动,幻化出一面盾牌,另一手拎着火枪,大喊一声“枫叶丹林占领军办事抓人。余者回避,否则后果自负~!”

    紧接着,带着侍卫们,就冲进门去。

    旁边一栋小木屋突然打开,一个阿尔摩哈德人往这边看了一眼,夺门而出,转身就往后面跑去,跟着他身后,又有三五个人窜出,想要跟着他后面逃跑。

    在后面戒备的侍卫举起弩箭大喊道:“站住,再跑就放箭了。”

    这几个置若罔闻,埋着头向后猛跑。很快冲进了黑暗之中,后面的雷欧大喊:“射他们的腿。”

    侍卫对着人影放箭,只听见两声惨叫声,其他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几个侍卫上前,看到俩个阿尔摩哈德人穿着贵族家丁的那种号衣,腿上插着弩箭,倒在地上抱着大腿惨叫。

    众人久经沙场可是知道,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之下,平常的老百姓们早就躲在床底下,求神保佑了,敢随随便便跑出来,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人。

    侍卫们两个叉一个将他们拖了回来。

    洛林和薇拉从被炸开的屋门冲进屋内,这时屋内都是灰尘,虽然地上都是燃烧的木料,但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薇拉不受影响,大声说道:“这里,这里是门,那里是楼梯,这有几个人倒在地上。”

    洛林冲进侧面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的墙壁都已经被炸透,房间内倒着三个人,看身体的扭曲程度,显然是非死即伤。

    其他的侍卫在另一边,一脚踹开那边的屋门,冲进屋内去。随即屋内传出咚咚咣咣的声音,然后侍卫们拖着几个人走出了。

    卡尔多带着几个侍卫冲上楼梯,这时洛林听到从上来传来的卡尔多的怒吼声和另一个阿尔摩哈德人的吼叫声。

    洛林来到楼梯下,看到卡尔特在楼梯的顶端和一个阿尔摩哈德人搏斗,其他的侍卫被堵在了卡尔多的身后,干着急上不去。

    楼梯上面那个阿尔摩哈德人的武艺不错,挥舞着长剑压着卡尔多打,在狭窄的楼梯上施展不开,卡尔多只能左支右捂。

    洛林见状,大声说道:“枫叶丹林占领军抓人,抵抗者格杀勿论~!”

    后面的几个阿尔摩哈德人一听,面面相觑,一个人大喊一声:“快跑啊~!”

    他们都向后退去,转身从窗户上跳了出去。

    外面的侍卫见有人从二楼跳出,立刻赶了追了上去,将离他们最近的几个人按倒,而其他的人看了,当即发了一声喊,然后四散奔逃。

    侍卫们当下是赶之不及了。

    和卡尔特对打的那个阿尔摩哈德人看着背后的同伙都逃跑,也无心恋战。他大吼一声,一剑劈退了卡尔多。然后一头砸进旁边的屋子,也冲破窗户跳了出来。

    看着地面上有侍卫来追赶他,这个阿尔摩哈德人将长剑向着侍卫投掷过去,自己一转身,也向后跑去。

    士兵们手忙脚乱地挡下那支长剑,再要追时,却发现这个阿尔摩哈德人已经飞快地逃进黑暗之中。

    卡尔特这时跑到窗前,探身看看地面,高声叫道:“那个大个子阿尔摩哈德人哪?”

    下面的侍卫恨恨地看了看远处,然后说道:“让他给跑了~!”

    卡尔特不由一拍窗户,怒声骂道:“该死的懦夫,胆小鬼……”

    侍卫们将抓到的阿尔摩哈德人都拖进屋内,扔在地上。

    洛林看了那些倒在地上不住呻吟的家伙,当下一转身,向众人令道:“问他们,东西藏在哪?”

    这时只听外面一个侍卫大喊示警,道:“不好了,有很多人向着这里过来了。”

    洛林不由一愣,抢到门前向外望去。

    只见在作坊不远的几条街上,有火光闪动,可以听见人们奔跑和叫喊的声音,但太过于嘈杂而听不清他们都喊些什么东西,火光不断扩展,并且向这边为了过来。

    洛林心中一凛,向众人高声令道:“把马车都拉进院子,围着房门前面,大家都进屋。快~!”

    在他的急声催促当中,侍卫们赶紧将马匹和马车都赶进院子里,将四辆马车屁股朝外的堵在房门前面。

    马车上的侍卫也是调转弩炮。对准作坊的大门。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薇拉这时一把抓住洛林的手臂,焦急地跺着脚上的皮鞋,道:“少爷,这可怎么办?他们都是来抢我们的金币的。”

    雷欧也在一旁不住地乱窜起哄,道:“就是,就是,这么多人,本来就不够分的。”

    凯瑟琳当下大怒,抬手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怒声喝道:“这个时候该先关心下你自己的小命。”

    洛林安慰众人道:“没关系,我们这里爆裂水晶多的是,这帮家伙围不住我们的。”

    然后,他转身揪起一个俘虏,把那人推到窗前,让他看着外面,拔出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然后向这个俘虏问道:“外面的都是些什么人?”

    这个俘虏从刚才就被爆炸吓住了,现在还在瑟瑟发抖。此时冰冷的剑锋贴在脖子上,整个人更是都吓软了,膝盖一弯就向地上倒去,洛林使劲一推,把他按在墙上。

    这个阿尔摩哈德人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不知道啊,可能是……是……是农夫。我只是个看门的。大人不要杀我啊!”

    紧接着,就听沥沥拉拉的一阵水响。

    洛林低头一看,却见那人已经吓的尿了裤子,不由怒骂了一声,道:“见鬼~!”然后一把将那人远远地甩在身后,随后眯起了眼睛,仔细地看着外面的骚乱。

    只听外面不断有人大喊“别让他们跑了”

    “堵住他们、堵住他们~!“

    “快追、快追~!“

    “打死他们~!”

    洛林一听外面大喊“快追”,不由心中一动,暗暗奇怪。

    他四下看了看,发现凯瑟琳、阿黛儿、雷欧几个,还有所有的侍卫们这时都在房子里一个都不少。

    他不由心中暗道:难道外面还有其他的人?

    洛林思付了一下。然后向卡尔多说道:“卡尔多,我们会不会被人跟踪了?”

    卡尔多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肯定地说道:“决不可能,在这种夜晚想追着我们,兄弟们不会发现不了。”

    雷欧这时看众人都紧张地看着外面,眼睛一转,抄起自己的短枪,跑到一个被俘虏的阿尔摩哈德人身边,然后用黑洞洞的枪口对他的脑袋,然后高声叫道:“快说,你们把财宝藏在那里?不说就给你上老虎凳,灌辣椒水,玩满清十大酷刑,切你的生猪肉……”

    这个俘虏哭着喊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只是男爵雇来的家丁。”

    雷欧不由呸了一口,然后一甩他,走到下一个俘虏跟前,高声叫道:“你说,不说出来,我就砍了你。”

    这个俘虏看到他那白白嫩嫩的模样,却是心中更加害怕。想当初他可是亲眼看到自己家和他这个年纪的小主人,却是为了取乐,放狗活活地咬死了几个家仆。

    当下只是不断喊叫着,拼命摇头。

    洛林和凯瑟琳看着雷欧的样子,都是哭笑不得,只是大敌当前,没工夫去理会他。

    这时,外面传来又一阵喧闹,听见那些人都大喊起来:“逮到他了,逮到他了。”

    紧接着一阵欢呼声响起。

    随后一大帮人举着火把,开开心心,浩浩荡荡地向洛林他们这个院子围过来。

    洛林和侍卫们守着窗户和门口,谨慎地看着外面走过来的人群。

    在火把的照耀下,可以看到这些人都是阿尔摩哈德的农夫,穿着单薄破烂的衣服,脚上穿着草鞋。或者根本就光着脚。

    他们手里举着棍棒和锄头、铁钎之类的农具,一个个表情激愤,不住地挥舞着手里的家伙,大声叫嚷。甚至是不时举起手中的武器,痛打那些抓到的阿尔摩哈德卫兵。

    这些人来到了门口,将大门堵了一个严严实实,但是却并不进来,全都雍在那里。

    这时,洛林只见堵着大门的农夫向两边推开,让出一条道路。

    紧接着,几个阿尔摩哈德农夫举着火把,几个人拖着一个人通过通道,连续好几队,向着院门口走来。

    当他们走过的时候,两边的阿尔摩哈德农夫抡起手里的家伙向着被拖着的人没头没脑的砸去,一边打一边大声的咒骂。

    被拖在地上的那个人踢着腿,不断的挣扎,但很快被打的惨叫连连,动都动不了。

    洛林和凯瑟琳、阿黛儿面面相觑。

    阿黛儿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起内哄吗?”

    这个几个人被一种农夫拖到了作坊外的空地上,摆在洛林他们守着的那座房子的门前。

    一众阿尔摩哈德的农夫们举着家伙,站在他们的背后。虎视眈眈地监视着他们。

    在火把的光照下,洛林终于可以看清地上那些躺着的阿尔摩哈德人了,他们都是刚才从这座作坊里逃跑的阿尔摩哈德人,尤其是那个和卡尔多搏斗的大汉,被打的鼻青脸肿,全身上下骨头尽折,几乎都不成人形了。

    看到这里,洛林不由鄙夷地回头看了卡尔特一眼,心中暗骂:还高手呢,我呸~!居然连几个农夫都比不上~!

    这时一个满头花白头发的老人,举着火把从后面走了过来。

    他也是一副衣衫褴褛的样子,佝偻着身躯,拖着一条瘸掉的腿,一步一步的走上前来。

    那老人走到洛林他们的门前,对着马车后面的洛林等人说道:“我们都是这个村庄的农夫,和占领军的将军大人说话。”

    洛林看着这老人和院外的众人,突然哑然失笑的摇摇头,这时才发现凯瑟琳和阿黛儿一左一右的抓住他的胳膊,紧张的看院外。

    看到洛林突然笑了起来,俩个女孩才回过神来,看着三人现在的样子,都哼了一声,然后互相不服气地瞪了一眼,这才同时松开手来。

    洛林说道:“我估计应该没有危险了。”

    然后,一转头,向着侍卫令道:“让这个老人进来。”

    侍卫们赶开马车,让出一条路。然后小心地将大门打开了一道门缝。

    那个老人当下蹒跚着向屋内走来。

    他一边走,一边向车后的侍卫弯腰鞠躬。

    他走进屋内,恭敬地站定后,洛林拎着火枪走到这个老人的面前,对他说道:“我是枫叶丹林占领军的队长希尔多,你们是……”

    听了他的话,旁边一众人等全都瞪大了眼睛。凯瑟琳和阿黛儿两人对望了一眼,脸上全都带着一丝的笑意。心是暗道:这个家伙真是坏透了。这样一来,将来纵然有人要找麻烦,那口黑锅也是扣在了波瑞利人的头上。

    薇拉则是暗赞了一声:少爷不愧是少爷。这种打劫的细节都想得到。看来我在以后打劫的道路还要继续修行才对了。

    雷欧则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只剩下了一句:高,实在是高~!

    那老人赶紧弯腰鞠躬,说道:“拜见大人。”

    洛林挥挥手说道:“不必行礼了,告诉我你是谁?”

    老人说道:“禀告大人,我是谢百那村的村民艾德文,大伙推举我来拜见大人的。”

    洛林指指外面躺在地上的几个阿尔摩哈德人,说道:“你们这是为什么?”

    艾德文说道:“我们听说大人是来抓这些坏蛋的,所以大家都自发的出来帮忙逮这些混蛋。”

    洛林笑着点头说道:“哦,不错,看来你知道我们是谁了?”

    艾德文连忙说道:“当然知道,大人,诸位是从枫叶丹林来的英雄,为我们打跑了那个该死的昏君和那帮吸血鬼。一听大人说诸位占领军勇士前来解救我们,我们当即就刚来帮忙了,在村口抓住了这些想要逃跑的混蛋。”

    “解……啊,没错,”洛林不由打了一个突,然后急忙正色说道:“我们收到证据,说这些家伙们为非作歹,并且窝藏不法贵族的重要罪证。所以特意来抓捕他们的。”

    艾德文深深得一鞠躬,激动的说道:“大人,我们愿意作证,这帮家伙们抢了我们的作坊,霸占我们的土地,他们甚至抢走我们的女儿和那些年轻的妻子,从他们来的那一天就祸害我们的村庄。“

    “咦,”雷欧一皱眉头,道:“既然他们那么坏,那你们早怎么不把这些家伙干掉,我们来抓他们了你们才出来打死狗?”

    艾德文颤声地说道:“大人,那帮贵族来霸占我们的作坊的时候,我们就去告过状,可是那帮法官们和他们是一伙的,把我们给打出来了,后来我们去皇宫前告状,那些当兵的把我们抓起来,在监狱里打死了我们五个人,我还算幸运的,只是被打断了条腿。”

    雷欧惊奇地叫了一声,道:“啊?你们就这么没种?难道就没有人去把这帮狗*养的都做了?”

    艾德文苦笑了一下,道:“我们村里有几个年轻人,潜进城去要刺杀他们,结果他们身边的护卫太多。

    后来那些人派来军队,把几个年轻人的全家人和亲戚们都杀了,我们村庄被杀掉七十二个人,军队和官府里都是他们的人,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就是想要逃跑,但是没有官府开的路条,出去只能被抓回来,还带上一大笔罚款。”

    他顿了一下,颤微微地继续说道:“这个皇帝登基前,我们谢百那村是附近最富裕的村庄,这个混蛋皇帝登基后,我们被从原来的房子里赶出来,过的像奴隶一样。愿这个狗皇帝死在南方~!”

    雷欧不可置信地看着艾德文,然后摇摇头,老气横秋地喃喃说道:“这样一个国家,不败就没有天理。不过这样也好,要不然我们抢谁去啊?”

    洛林低头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把这些家伙们给我带进来,我会听取你们的控诉,为你们主持一次审判。“

    艾德文激动的大声说道:“感谢大人为我们做主。“

    说完,以完全不符合他这年纪的速度,一蹬一蹬的快速走出门去,在屋门前对着那些农夫大喊:“大人会为我们主持正义。”

    这些阿尔摩哈德的农夫们都高声欢呼起来,“万岁~!”“万岁~!”

    洛林他们腾开地方,那帮农夫们将这几个阿尔摩哈德人拖进屋内。

    这几个人听见洛林说会为农夫们主持公道,都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一个个面如死灰。

    凯瑟琳和阿黛儿走到洛林身边,低声说道:“洛林,你搞什么鬼,这帮家伙们坐起坏事来丧尽天良,要是让他们一件件的说,到后天也说不完,我们正事还没办哪。”

    洛林说道:“没关系,我自有办法,就当教育雷欧了,再说了,我们出来总得给自己找个借口。”

    凯瑟琳像是所有的家长一样,一听说对自己弟弟有益,当下就改变了态度。她看了一眼正托着脑袋沉思的雷欧,欣然说道:“罢了,钱什么的又挣不完,对雷欧有益就行。”

    薇拉这时紧张地抠着衣角,看着洛林,低声说道:“少爷,少爷,赶紧办正事吧。”

    洛林微微一笑,道:“安了,安了。你就放心吧。”

    他走到那个被打惨了的大汉身边,说道:“现在,告诉我,你们把东西藏在那里?“

    那个大汉睁开被打的红肿的眼睛,看着洛林一字一顿地说道:“告诉你们我得死,不告诉你们我也得死,为了我的家人,我一个字也不会说的。”

    然后又闭上眼睛,脸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洛林立时气急,道:“给我揍……算了。”

    这个人身上一个完好的地方都没有了,想打他都没地方下棍。

    洛林说道:“大伙开始搜,去地下室,酒窖,注意一切细节。“

    薇拉抢先叫道:“我去,我去。”

    说着,慌慌张张地就跑出跑出屋去,向其他的几座房子跑去,侍卫们也都散开,四处的详查。

    雷欧对这些捉迷藏这类的游戏很感兴趣,当下带着侍卫们吆五喝六地东蹿西蹿。

    这时,艾德文走到洛林身边,弯腰说道:“大人,我们还有几个人被他们关在地牢里,恳请大人放他们出来。”

    洛林挥了挥手,道:“这种事情不用问我,你们自己去做就好了。”

    艾德文当下大喜,带着几个人走到旁边的一座房子里,很快从里面带出来三个人。

    一个中年人奄奄一息地被两个农夫架了出来。

    另外两个女孩则裹着毯子被抱了出来,看她们的样子,很显然身上并没有穿着寸缕。

    他们的家人看了,当即跑过去,抱着她们,失声痛哭起来。

    洛林转身看着地上的阿尔摩哈德人,不由杀机一现,低声骂道:“禽兽~!”

    “就是,“看着那两个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女孩,阿黛儿也是气的俏脸通红,恨恨地骂道:“该直接宰了他们~!”

    艾德文架着那个中年人来到洛林身边,说道:“大人,路加一定要来谢谢您,并且,他有重要的消息告诉大人。”

    这个叫路加的中年人抬起头,看着洛双,艰难地喘了口气,道:“大人,我因为在半个月前,看到他们半夜赶进马车,就被他们抓了起来,一直关在地牢里。”

    洛林一听,心喜道:柳暗花明啊~!

    路加接着说道:“我听那个管事说,让他们把东西……”

    这时那个大汉突然怒声叫道:“闭嘴~!他们终究是要走的,你小心你们全村人的性命。”

    洛林当下大怒,抬手打了一个响指,然后一指这个家伙。

    他身边的侍卫当即一脚奔到他的嘴上,一下踢断了他几颗牙齿,然后大脚用力地踩在他的脸上。

    大汉呜呜呀呀的说不出话。

    洛林看着他,冷冷地道:“你的主子惹恼了枫叶丹林,还指望着回来继续享受?做梦去吧,就是追到地狱,枫叶丹林人也会把这个仇给报回来的。”

    他一回头看着那中年人,道:“你接着说。”

    路加看着那个大汉嘴里不住喷血的样子,高兴地的笑了起来,说道:“大人,我听说他把东西都搬酒窖里了,说这些东西是会掉脑袋的。”

    洛林点了点头,道:“很好,路加,做的很好,现在……”

    他一转头,向那老者说道:“艾德文,去收集诉状,然后交给,卡尔多,来一下。”

    洛林对卡尔多打个招呼,将他叫到自己身边,然后指着他,说道:“你们将诉状交给卡尔多大人,然后卡尔多会审问那些家伙,一经查证,我们就会处置他们。”

    卡尔多苦着脸说道:“洛林阁下,还是让我去找东西吧,看着写满字的纸我头晕。”

    洛林冷笑了一声,道:“知道吗?我突然回想起特利尔城有个歌舞团跳的大腿舞了……”

    卡尔特脸色立时一白,当下保证,只要洛林爵爷一声令下,别说是审几个小卡死。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是在所不惜。

    洛林对艾德文说道:“你们快去吧。”

    待艾德文和路加走远后,洛林对卡尔多说道:“拿着诉状,给那些畜生们一点甜头,让他们互相咬起来就行了。我们又不是法官,罪状落实了就行了,其他的我们管他哪。这里除了你,没人镇得住他们。”

    卡尔多点点头,无奈地道:“好吧,不过找到东西的时候一定要叫我开开眼。”

    洛林和凯瑟琳等几人直奔酒窖。

    众侍卫们打着火把,从地面下到里面,立时一股阴寒的气息涌上来,众人齐齐打个冷战。

    酒窖的结构是一条不长的地道,然后在地道的两边打出侧室,一个个木质的酒桶就堆在这里,和所有正常的酒窖一样,根本没有异常的地方。

    洛林看了看,然后说道:“大家伙散开,一点一点找,敲击酒桶和墙壁,看有没有空响。”

    酒窖里立马热闹起来,所有的人手持武器,在酒桶和墙壁上敲敲打打,室内发出响成一片的咚咚咣咣声。

    雷欧和薇拉最是起劲,不大一会就将整个酒窖敲了个边,薇拉还经常推着酒桶使劲晃晃,看里面是不是液体。

    很快搜了个遍,不过大家什么也没有发现。

    众人都看着洛林。

    洛林说道:“看我干嘛,接着找啊,把酒桶搬开,敲地面。”

    他顿了一下,把心一狠,学了伪军汤司令的语气,怒声喝道:“就是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大伙儿又忙了起来,滚开木桶,使劲的砸铺着方砖的地面。

    薇拉突然欣喜地大叫一声,道:“这里,这里,这下面是空的。”

    说完,一手一个的半人高的酒桶全扔到一边。

    旁边的一众侍卫们看了,当即将眼珠子瞪出来多长,心中暗道:这个小姑娘平时看上去甜甜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这还是人吗?

    薇拉看看砖缝,明显有关盖子的轮廓,拿出匕首就想要把它撬开。

    洛林一把揪着薇拉的衣领,把她给拎了起来,说道:“你不要命了,不知道下面有没有什么陷阱呢?”

    薇拉此时已经两眼冒着金光,不甘心地又伸手虚抓了两把,当下被洛林一个暴栗敲下,这才低呼了一声,老实下来了。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吩咐道:“大家都到酒桶后面去,拿个长点的兵器来。”

    少顷,工具齐备,洛林躲在两个酒桶的后面,然后小心地橇开了暗门。

    不过什么也没有发生,薇拉站起来,说道:“没事没事。”

    说着,迈步就向上前,当下又被洛林给扯住了。

    洛林拿过一个火把,将它甩进暗门内,然后等了一下,这才才小心翼翼的走近了暗门。

    看到那个火把在下面正常的燃烧着,洛林才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向着众人说道:“现在应该没问题了。”

    薇拉早就已经按耐不住了,当下一马当先跳进了密室当中。

    只见这个只有十平大下的密室内,整齐地摆着五口箱子,有大有小,大的能装下一个人,小的也一个人刚好捧的住。

    薇拉当下上前,随后敲掉铜锁,然后将它们一个个翻开。

    在火光的映照下,整个密室内都被金黄的光芒照亮。

    三口大箱子里,全都是金块,每一个都是一样大小,在箱子里码的整整齐齐。

    另一口小箱子里面是刺眼的宝石,钻石、红宝石、蓝宝石,掺杂在一起,相映成辉,而且每一个的品质都极高,洛林看到薇拉抓起一个有自己指甲盖那么大的宝石。

    洛林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死了,来到了天堂~!

    想比这下,这里的才真正是财宝,当初搜罗到指挥部的那些东西只能算是一笔小钱了。

    最后一个却不是个箱子,而是一个小柜子,薇拉打开柜子的小门,看到里面只有一摞摞的纸张,和几个黑色的厚皮本,拿出来翻了一下,都是密密麻麻写着字的东西,当下丢回箱子里,跑去捧起一捧的宝石,

    洛林拿起一块金砖,却看见上面刻着阿尔摩哈德的狮头标志,看铸造工艺和成色,这个应该是阿尔摩哈德国库里的东西。

    洛林感叹道:“这帮家伙好大的本事,把国库里的东西能弄到这里。”

    雷欧下来后,看着眼前的情景,大叫一声,整个人都趴到了箱子上,大喊大叫。

    凯瑟琳和阿黛儿下来后,看着那一小箱子宝石,毫不淑女的尖叫起来,跑过去和薇拉挤在一起,碰起宝石,然后向漏沙子一样,让它们落回箱内,一脸陶醉地听着那些宝石互相碰撞时发出的动听声音。

    后面进来的那些侍卫们已经看呆了,一个个瞪大眼睛,张着嘴直流口水。

    屋内太小,挤不下众人,外面的侍卫着急地喊:“都有什么?都有什么?”

    洛林清醒过来,赶紧摇了摇头,然后使劲拍了拍两边是脸颊,重重地喘了两口气,心说:“还打个毛仗啊,老子这下可以退休了~!可以随便地玩泰坦尼克撞冰山。他们只敢撞一个,我可以撞三个。气死那些个穷鬼~!”

    他走上前去,对着凯瑟琳、阿黛儿和薇拉三人的香臀,在每一人的屁股上,全都是使劲拍了一下。

    啪啪啪三声,三个女孩都惊呼起来,然后跳了起来,红着脸看着洛林。

    凯瑟琳狠狠地拧了他一把。

    阿黛儿也是娇声嗔道:“作死啊,这么多人看着哪。”

    那语气中的娇媚,令人一阵心神荡漾。

    一众的侍卫也是极为知趣,立时抬头看着天花板吹口哨。

    洛林说道:“别发傻了,赶快抬出去,这里面会很闷的。”

    “大人,黄金太重了,马车承受不了的。”一个侍卫说。

    洛林一皱眉头,道:“见鬼,每个人包一包黄金,带在身上。赶快~!”

    侍卫们挨个上去,抖开衣服,包住两块金砖,吃力地抱在胸前。

    洛林高声叫道:“把马车赶过来,赶快出去。”

    薇拉一脸幸福抱着宝石箱子,道:“任何人也休息把这些东西从我的身边抢走~!”

    洛林也不理她,抱着那个小柜子。

    其他的侍卫找来几根大杠,十个人一个,呲牙咧嘴地抬着那些箱子走出酒窖。

    酒窖门口早有马车停好,洛林他们直接将东西装上马车,车门一关,侍卫们都守在车前。

    洛林回到房子内,卡尔多正舒服的坐在椅子上听几个被俘虏的阿尔摩哈德互相攀咬。

    洛林问道:“怎么样?他们都招了吗?“

    卡尔多嘿嘿一笑,说道:“连他们老娘那年偷男人都招了。这帮家伙,一个个都该活剥了。“

    下面的阿尔摩哈德人大叫:“大人饶命啊,我可把他们的罪状都揭发出来了。”

    洛林接过那些破旧的状子,大概的翻了一翻,这里面最早的诉状都到十二年前,贵族们打着征地的借口,两个银币一亩的抢夺了村民的葡萄园。

    后面都是些**,杀人,抢劫,殴打之类的罪名,上面最新的墨迹都是这几个阿尔摩哈德人的认罪画押。

    洛林看着那些血泪的诉状,不由心生厌恶,虽然他一向不眈于用最大的恶意来估计那些家伙,但是却还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坏到这种地步,和他们比起来,黄世仁同学纯洁的简直就是个幼儿园小班的学生了

    洛林将艾德文叫道跟前,说道:“这些人的罪状都已经查实了,我现在代表占领军把他们交给你们处置。”

    艾德文一愣,不可置信地说道:“大人说什么?”

    洛林道:“这些认罪的人将交给你们处置。”

    艾德文激动的哭了起来,连连给洛林鞠躬,说道:“感谢大人,感谢大人。“然后艾德文跳到院子里,对着众人大喊:“大人为我们做主了。”

    一众农夫们立时高兴地地跳了起来,不住地高呼欢呼,

    “万岁~!”

    “万岁~!”

    “枫叶丹林果然是名不虚传~!”

    “枫叶丹林万岁~!”

    “希尔多大人万岁~!”

    洛林听了,连连挥挥手,当下将那个黑锅让希尔多背了一个结实。

    此时,艾德文带着一群农夫进来,把这几个阿尔摩哈德俘虏给拖了出去。

    那些俘虏知道自己落入这些苦大仇深的农夫们的手中绝对没个好结果,这时要么大声哭喊,要么已经吓的完全瘫掉了。

    俘虏被拖出作坊,农夫们齐声喊着:“打死他”~!“打死他~!”

    他们毫不留情地拖着那些士兵们,很快从街道前走过,走向村外。

    洛林长出了一口气,卡尔多说道:“好了,我们回去,等会你可别被吓得从马上掉下来。记得先别回阿卜德瓦德城,我们在城外转几圈。“

    队伍立刻整理好,众人话也不多说,打马驰出作坊,向着来路跑去。

    洛林在马车上翻着小柜子里的书本纸张,说道:“对了,妮可,等回去了把那张藏宝图修改一下,我估计我还要带着枫叶丹林的那帮痞子们再去找一次宝藏。”

    凯瑟琳当即明白洛林的用意,笑着说道:“小意思,保证做到天衣无缝。”

    雷欧不解的说道:“你们改地图做什么?那个现在不是已经没用了吗?”

    洛林笑着说道:“傻小子,当然是为了我们能独吞啊。知道我们得到这张地图的人太多,还得做场戏哪。”

    洛林众人带了那许多的财宝,也不敢再回阿卜德瓦德。生恐人多眼杂,泄露了机密。

    如此多的财宝,万一露了白,落入别的眼中。难保那些兵痞们不会大叫一声‘利益均沾’,又或是‘替天行道’,然后跳出来分上一份。

    纵然有些家伙会蒙上脸,抄着刀子,在半路之上高声宣讲,自己对于公共设施基础建设的大力投入,像是‘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再要么,向他们大力推荐美容养颜的保建食品,‘请问您喜欢吃板刀面,还是喜欢吃水煮馄饨?’

    种种诸如此类的财产所有权非正常转移手段,洛林丝毫也不奇怪。他甚至愿意掏一个铜板打赌,那些劫匪里面保不齐还有家伙是前一天在一起喝过酒的。

    当下,他和凯瑟琳众人也不声张,将那数辆马车,悉数去了标志,然后驱着车子沿着大道,一路的晓行夜宿,秘密地返回到了哈夫斯港。

    他们找到了在港中停泊船的卡普特将军,将那些东西全交到他的手中,让他找机会秘密地运回国去。

    卡普特那是何等的人物,岂会不明白这里面的好处?

    别人不说,光是雷欧那个未来的皇帝往那里一站,将来做了皇帝,记起他这一份功劳,以后龙颜一悦,随随便便地就可以给他弄了一个总督啊,海军司令的职务。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称霸一方,胡乱地为非做歹,贪污个三千万五千万之类的,只要是不举兵叛变,估计都是可以称坐钓鱼台的,再来个封妻荫子之类的也更是不在话下。

    这种大粗腿,多少人都上赶着去抱。而现在这种机会却是给他送上门来。简直就是捡了一张六合彩的头等彩票,而且还是免税的那一种。

    更何况,旁边还站着帝国的长公主殿下,东方行省的实权总督。

    军费什么的可都从她的手里划拨。要是跟她叫板,第二天大家都发不下工资。且不说士兵们会不会哗变,一众海军大佬们会不会在暴怒之下,拍死自己。就是自己老婆也说不定会因为没钱过日子,跟自己闹离婚的。

    卡普特当下将自己的胸脯拍的山响,用自己的脑袋赌咒发誓,坚决保证完成任务。一定向长公主殿下,以及小公爷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他转回身就安排了帝国的三艘重型战舰进行严密的押送,将那些宝藏全数悄悄地运送回枫叶丹林。

    洛林众人看了再无疏漏,这才返回阿卜德瓦德城。

    这天中午,他们来到了城外,但是为了谨慎起见,还在城外绕了一大圈,然后这才假装着外出悠闲度假,刚刚才是悠悠然地返回了样子,从另一个城门晃晃悠悠地进了城来。

    洛林众人一进城中,就听到城中一阵的哀泣哭声,几乎可以将聋子震的复了聪。

    众人不由一愣,心中皆是奇怪,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几天他们不在,瓦巴多尔将军失了心疯,在城中玩屠城吗?

    ——————

    嗯,已经九十八张月票了,估计明天能到一百吧,高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