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曼希尔会战(二)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除了那些军团方阵之外,为了鼓舞士气,旁边还有几个吹戏班子不住地发出震天的噪音。有吹喜剧的,有吹歌曲的,还有奏着哀乐的。也不知是从哪一个红白会上临时拉过来的。

    而另一边数十个披头散发,赤裸着上身的家伙阵,列,于,前~!……呃,跳着大神。

    他们或是跟抽风一样不住地抖动身体,或是不住地大声怪叫,跳着古怪的舞蹈,又或是对着自己的士兵们不住地比划,念念叼叼地胡乱叫着什么东西。看上去乌烟瘴气,极是神奇。

    虽然不知效果怎么样,但是他们这些人最起码全都是很敬业,一个个累的汗流夹背,呼呼直喘,把那些没读过几天书,没有文化的傻大头兵们唬的一愣一愣的。

    这也无可厚非。因为‘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可是千古不变、放之四海皆准的伟大真理。

    夏桀、商纣、周幽王,隋炀,唐玄,宋徽宗……那一系列名垂青史的伟大人物,无一不是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印证了这个伟大的真理。

    纵然阿尔摩哈德帝也是毫不例外。

    当老德斯皮父子在皇帝陛下的宠爱之下,将皇后撵到一边,掌握了国家政权之后,在毫无监督的情况之下,大肆地卖官鬻爵。甚至是连大法官这样的职位,也是毫不客气地大卖特卖。

    为了卖官赚钱,他们将原来的官员胡乱地找个理由给罢职,然后挂空出售。

    而这些被称为‘帝国最后的防线’的法官们毫无办法之下,只能是互相约定,一旦有人罢了官,大家就一起凑钱帮他买回来。

    但是后来大家全都是一起被罢了官……政治局面急剧恶化。

    大批的流氓痞子充斥进了朝堂之上。

    甚至有一次皇帝陛下,召见某行省教育官员之时,看到其中一名身高八尺,满脸横肉的家伙,好奇之下,问其履历。这才知道那位大爷不仅目不识丁,而且还是一名纵横七省的大盗,帝国通缉的要犯。

    他看到这个可以光宗耀祖的机会,当下也是买了一个官当当。

    他老人家亲眼看到了皇帝陛下,激动之下,也是啪啪啪地狂拍了一阵胸脯,向那位至尊保证说,要是陛下看谁不顺眼了,给他打一声招呼,他绝对会带了小弟们冲上去,给那人来一个白刀子进去,绿刀子出来——扎他的苦胆~!

    而且做这种事情,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云云。

    仅由此,就可知道朝堂崩坏的局面。

    而可以知道的是,那些流氓们之所以花了大钱,买了官职之后,并不是要为封建主义幸福大家庭做贡献的。

    他们是要收回投资的~!

    因此上,这些家伙们一到任之后,就想着法子地搜刮百姓,勒索地方。

    为了提高效率,大家更是转动着所剩不多的脑子,连任何的装饰工作都不做,直接雇佣了大批的像是‘牛二’哥一样的流氓地痞黑社会人员,用那些无法无天,丧尽天良的家伙们做为爪牙打手。

    殴打老人,痛打孩童,半夜踹寡妇门……无所不用其极,疯狂地吸食百姓的血肉。更加深层次地造成了他们的苦难。

    而当枫叶丹林讨伐军出现之时,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财产,也害怕百姓们从背后射来的愤怒暗箭,理所当然地一卷铺盖,逃跑了事。

    而当皇帝陛下想要整军备战之时,这才发现自己手下的军团已经在那些狗官们的共同努力之下,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

    而且大批的军械也是不知去向——越来越猖狂的山贼和海盗们的手中倒是出现了大批打造精良的武器——为了赚钱,收回买官所花的钱,没有什么东西,是那帮孙子不敢卖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抵抗气势汹汹的枫叶丹林军,皇帝陛下不得不下令,采用‘拉壮丁’这种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高明手段,到四处各地强拉民壮,来补充自己的军团。

    而任命的军事指挥官索戈尔将军也明白,自己无法用质量取胜。也只好靠了数量进行填补,因此上,他在执行之时,将所有能活动的,带喘气的。也不管老少病弱,一并抓了来。充入军中。其中的故事几乎就是一本异界的《石壕吏》。

    纵然如此,他还是在军中发现了那些官员们最后的疯狂——在军需上面上下其手,克扣军饷,再要么就从从乡间掳来少女,每天都在纵酒狂欢……各种丑态不一而足。将这个若大的军营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红灯区~!

    索戈尔将军对此是敢怒不敢言,他可是通过了消息,知道上一次远征时,列米提德将军的遭遇。

    老德斯皮孤身一身回来之后,将所有的责任全推到了那位已经被俘的将军的身上,结果只能是落得一个抄家灭门的下场。

    如果不是有忠心耿耿的部下冒死将他的女儿妻子抢下,私藏了起来。现在她们就已经在官办的红灯区里面开门迎客了……而帝国所剩下的魔法师们,一部分跟了哈杜将军去南方剿匪。另一部分则因为帝国官员们宁愿贪污受贿,但是也不愿意花钱赎回他们被俘的同僚,愤怒之下,拒绝出战~!

    “也许这个帝国真的该亡了~!”索戈尔想到这里,在这个寒冷的天气当中重重地吁出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对面那带着冲天杀气,如狼似虎的枫叶丹林军。

    只见对方已经列好了阵列,积攒着每一分的力气,举红旗的传令兵在阵前来回跑动,军官们挥舞着指挥刀剑,不住地大声怒喝,显然是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在下一刻就要以万钧雷霆之势,猛冲了过来。

    索戈尔将军犹豫了一下,然后决定不再等其他两个大营的军团集结过来了。

    他高高地举起了右手,紧接着,用力地向下一挥。

    一众传令兵们纷纷扯着嗓子,大声喊叫了起来:“将军有令,全军前进。全军前进~!”

    随着那一声声的大叫,将命令一层层地传了下去。

    阿尔摩哈德的那些方阵,在军官们的喝骂声和督战队顶在背后的锋利刀剑之下,迈着步子,开始向着枫叶丹林讨伐军的方向开去。

    ××××××××××看着眼前阿尔摩哈德人尽情的表演,瓦巴多尔将军和洛林他们不断地汇聚着战场的信息,加以分析,实施针对性的方案,以求以最少的损失换取最大的利益。

    轻装的侦察兵们骑着快马,四下游动,密切地监视着敌人的其他两个营地。

    那里的阿尔摩哈德人虽然也已经开始集合出战,但是也许是怕死,又或是不够专业,他们集结的速度远比不上洛林对面的敌人,更何况他们距离战场还有不短的距离。

    洛林看到这里,转头对瓦巴多尔将军说道:“看来他们是不打算联合进攻了,另两个大营的敌军很难在中午前赶到战场了。”

    瓦巴多尔将军哈哈笑了两声,信心十足地说道:“你要是对方的将军,会指望联合作战吗?”

    洛林一滞,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会,我还怕他们那些饭桶会一哄而上,搅乱我的阵型。”

    他想了一下,还是谨慎地指出了危险,道:“不过,只要这些阿尔摩哈德人能赶上战斗,从侧面对我们发起进攻,也是个大麻烦。”

    瓦巴多尔将军冷哼了一声,说道:“尽快解决当面的敌人。他们只有五万人,兵力不占优势。按照原定计划执行,重步兵在最前面顶住,确保我们的战线不会松动。法师和弓箭手在战线后进行越顶攻击,不要在乎钱,不要在乎魔力损耗,也不要在乎箭矢的消耗。总之一句话,什么也不要在乎,给我狠狠地砸。

    纵然不能解决掉敌人,也给我打乱他们的阵脚,到时候,就是骑兵那帮小崽子们上场的时间了。”

    雷斯特阴沉着脸,冷冷看着对面的敌军,寒声说道:“憋了这么多天,终于能干个痛快了,我要让那帮家伙们把‘枫叶丹林’这几个字再记一千年~!”

    诸将领命而去,各自带领队伍,准备展开大战。

    枫叶丹林军团的士兵们看着对面阿尔摩哈德人的表演一直没完没了的,一个个都不耐烦起来,讨伐军的兵痞们忍不住扯着嗓子大喊,“孙子,你们有完没完?”

    一众军官们跃跃欲试,只等一声令下就指挥了士兵们向前冲去,解决掉面前的那些敌人。

    大概是觉察到了这边讨伐军众人鄙视,又或都他们已经给自己加足了状态,耗尽了法力。再或者就是一众枫堡军团士兵们集在一起之后,拉怪的能力还算是可以。

    总而言之,阿尔摩哈德的阵前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家伙全都被叫了下去。

    紧接着,阿尔摩哈德军的军号声响起。各种鼓角铜锣声号一起响了起来,原本用来激励士气的军号声,这时听起来却很有戏剧效果。好像是成百上千个马戏班子汇聚在了一起一样。

    但阿尔摩哈德人没管这些,他们举起旗帜,一边大声叫喊着,替自己加油打气,一边向着讨伐军举步前进。

    看到这种情况。枫叶丹林军当即也是吹响了号角。军官们立时高声怒吼了起来,“扎稳阵脚,扎稳阵脚~!”

    他们冷眼看着对方前来,静等着对方的进攻。

    正如《战争论》当中所说的一样,‘战场上进攻虽然是处于主动,但是防御方却更具有优势。因为进攻方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地利,而去进攻占据了地利优势和待敌优势的防守方’

    阿尔摩哈德军团鼓足了勇气,刚刚向前走过不到一里的路程,他们的队伍中就已经开始出现空隙。

    士兵们因为缺乏训练,他们的步调并不一致,前面正中的是阿尔摩哈德人所余不多的精锐部队之一,只有他们始终迈着固定的步伐走向讨伐军。

    两里地之后,洛林看到阿尔摩哈德人的部队在大的形状上分成了前后两个部分。

    每个部分又明显地分成了几块,每群士兵间的距离,少则十几尺,多则几十尺。如同是放羊一般,全都是一陀一陀的。纵然军官们和督战队不住地打骂怒喝,但是却还是无法将他们收拢起来。

    很显然,那些能走在前面聚集在一起的,是阿尔摩哈德人的正规军或较为强大的战士,落在后面的都是强征来的,毫无经验的那些平民。

    双方越来越近,阿尔摩哈德人的阵型也越来越散,直到讨伐军面前的平原上,都是三三两两的人群。

    两军相距一里,随着号角声响起,在前排的阿尔摩哈德人呐喊了一声,举起武器和盾牌,埋下头去,开始加速奔跑。

    讨伐军的士兵在军官们的命令之下,也是握紧盾牌,举起刀剑,紧紧地扎稳了脚根,紧张的看着对面黑压压的人群。

    三百码距离,在讨伐军前面能保持完整队形的,只剩下阿尔摩哈德的御林军。

    一百码,法师们在罗琳娜的命令之下,纷纷开始施放早就准备好的法术。

    一瞬间,带着绝大杀伤力的魔法如同是绚丽的七彩烟花一般,绽放在阿尔摩哈德军队的最前面。

    轰隆隆一阵沉闷的爆炸声传了出来。

    位于最前方的军团方阵在瞬间倒下了一大片,阿尔摩哈德人的脚步立时一缓。

    中间的部队虽然承受了伤亡,但是只是顿了一下,就冒着炮火,穿过硝烟继续前进。

    反倒是两边的军团都停了下来,督战队的官兵们气的不住地咬牙切齿,只有狠狠地用刀剑死命地抽他们,大声的叫骂他们,驱赶他们,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家伙们迈着越来越小的步子,继续前进。

    七十码,随着枫叶丹林军官的一声断喝,‘放~!’。弓箭手们立时将手中的箭矢高高地抛射入了空中。

    那些箭矢飞上天空,划过了优美的弧线,然后如暴雨般地撒下。当下又是制造出了一片的死亡……三十码~!

    又一轮法术轰炸,但这次被法术覆盖的地区阿尔摩哈德人跑的很散,并没有造成多大杀伤。

    不过这次法术吓住了后面的阿尔摩哈德人,他们后队的攻势为之一缓。在方阵中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断层间隙。

    终于,在战士们的呐喊声中,讨伐军和阿尔摩哈德人撞在了一起,在铿铿作响的刀剑相击声音中,溅射出无数的火星。

    两军相撞在一起,如同海浪撞上了礁岸,瞬间迸射出细碎的水花,那一瞬间,就有士兵不断的倒下,后面的战士则是怒吼了一声,勇敢的补上位置。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向对面的敌人奋力砍去。

    原本整齐的战线在攻击之下,立刻变得犬牙交错,参差不齐。

    但是阿尔摩哈德人并未能撼动讨伐军的阵线。

    首先和讨伐军正面接触的阿尔摩哈德御林军人数不多,而后面上来的阿尔摩哈德人战力不高,而更多的阿尔摩哈德人此时还在往交战区赶。

    法师们在罗琳娜的指挥之下,将第三次法术攻击倾泻在了极近的距离,正好落在交战人群的后面一点的位置,那里正是阿尔摩哈德人大量聚集的地方。

    随着那法术轰然落下,当下又是倒下了一片。那些人的惨叫和痛哭之声,和战场上的其他的声混杂在了一起,变成了一种巨大的喧嚣声,响彻了整个大平原。

    雷斯特看着眼前的战场,焦急的挥舞着自己手里的法杖,不住的咕哝道:“还差一点,还差一点……”

    他的意思是前面的阿尔摩哈德军散得太开,即便以他这个魔导士也不能覆盖那么大的范围,面对这还没有到达战场的十万人,浪费法力明显是不智的。

    洛林对他说道:“不用急,我们的锋线现在完全顶得住敌人。再等一会儿~!”

    “见鬼地阿尔摩哈德人~!”雷斯特气得不住破口大骂,道:“打个仗也怎么胡来,为这个法术我都准备了三天了。”

    法术不断地落在交战的阿尔摩哈德人身后,不仅完全阻挡了后面的阿尔摩哈德上来,更吓住了那些民团一样的军队,即便那些督战队们使劲大骂挥刀,但是后队几乎停止了移动。

    血淋淋得战场和士兵们的嚎叫声刺激着这些平民的感官,绚丽的法术每一次落下,都带走大量的生命。

    断臂残肢和血淋淋的躯体如同是破碎的布偶一般,在那巨大的爆炸声中,四处乱飞。鲜红的血液如同雨水一般,到处喷撒。

    这可不是那些吟游诗人们歌唱中的战场,一个英雄骑着巨龙,拿出无双的宝剑,轻轻一挥,就杀掉魔族的重将,然后有黄金和美丽的公主之类的。

    这里吞噬着生命的战场。

    前面那些面容狰狞的讨伐军士兵,将武器砍在阿尔摩哈德人的身上,溅出的鲜血如狂喷的泉水一样,喷在在他们的身上。

    后面的阿尔摩哈德士兵看到枫叶丹林士兵们怒声咆哮,如同魔兽一般。立时一阵胆丧,感觉自己完全不会是那些杀人狂的对手。

    而且他们还要冒死通过那个不断落下法术的地带,后面督战队恶狠狠的叫骂声也一直没有停过,这些刚刚转职的痞子们陷入了两难之中。

    雷斯特这时甩甩手,恶狠狠地说道:“不管了,照这样打下去到明天他们也聚不起来,只有换个法术了。”

    说着举起法杖,默念咒语,眼睛盯着前面的战场。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