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我们到底在为谁打仗?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百三十六章我们到底在为谁打仗?

    求推荐票。下一章再求月票^_^

    ——————

    洛林率领了两千骑兵。纵马狂奔而去。

    不到十里的路程,瞬息就到。

    洛林来到近前,勒紧了战马的缰绳,停了下来,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低矮残破的城墙。

    维博斯的城墙只有十几尺高,洛林骑在马上看去,仿佛探个手就能攀上去。

    黑色的城墙面大片大片的剥落,露出坑坑洼洼的样子,城墙上还有已经枯黄了的藤蔓。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把干巴巴的已经枯萎的狗尾草立在城楼顶上,在寒风中却顽强地挺立着。

    远征军中的许多人看了之后,全都很是奇怪它是怎么长到城头上去的。

    洛林将自己的视线从那破败不堪,好像近一千年都没有整修过的城墙上移开,向着城门口看去。

    只见那城门洞开着,由原木做成的城门上也都是朽掉的坑洞,透过城门洞看去,正对着城门的大街两边都是土黄色的低矮建筑,有些房顶破了个大洞,更有几座已经倒塌了。

    大街冷冷清清,一个活动的东西都没有,只有几片枯叶被发出‘嗖嗖’声响的冷风吹动着。来回地滚来滚去。

    洛林和骑士们看的心里发颤。

    罗林娜饶是胆大,却也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道:“这是一座鬼城吗?”

    洛林一转身,高声命令道:“去空中看看,这地方也太他**的诡异了~!”

    一个法师飞上半空,往城里张望。

    他一边看,一边高声说:“城墙上没有人,见鬼了,城里一个人都没有,嗯?不对,有几个人往这里过来了。”

    罗林娜在下面说道:“我也看到了,赶紧给我下来吧,赛尔德,就你那眼神。就是大象在你的面前跑过,你也不一定能看的清楚。”

    众人立时爆发出了一阵善意的哄笑。

    这时就见几个人穿着阿尔摩哈德军服的军官走过了那空荡荡的大街,穿过了低矮的城门,向着这边走来。

    洛林看到他们全都是空着两手,只是在队伍的后面拉着一辆板车。那车上鼓鼓囊囊的,也不知是装了什么东西。

    看到他们向这边走来,讨伐军一众官兵纷纷吓的不住后退,高声叫道:“停下,快停下,不然就要放箭了。”

    紧接着,抽弓搭箭,准备法术,做好了攻击准备,只要一有不对。就将那几个当场射杀。

    洛林看到这里,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满意的神色,这些痞子们在自己的教导之下,并没有被一系列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还算是机灵。

    他们对付起那些人来,很是一股美国大兵对付可能靠过来的人肉炸弹的味道。

    对面那些人听到了他们的警告,看这边密集如林的箭矢,还有旁边法师们手中闪动的光芒,当即知道如果有一个应对不妥,这些家伙可是真的会杀人的。因此上,他们立刻就停了下来。

    那伙人最前面的一个,同时也是军衔最高的那个家伙高声叫道:“别开火,别开火。”

    说着,高举双手,示意没有武器,然后就这么举着手,小心翼翼地向洛林了过来。

    当即旁边有数名士兵各拿刀剑冲了上去,他们一边小心地警戒着,一边仔细而娴熟地给他搜了一遍身,然后这才押着那人走了过来。

    洛林双手一叠,按着马鞍上。然后弯下腰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人。

    那人一手抚胸,然后一躬到底,额头几乎触了地面,做了一个谦卑的礼节。

    洛林手拎着马鞭点点他,道:“你们几个是什么人?“

    那人恭声答道:“回禀大人,我们几个都是维博斯的守卫士卒。”

    洛林身边的一个军官说道:“嗯~!看来维博斯的守军都在这里了。“

    其他的人听他这么说,当下都带着侵略者那种特有的傲气,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阿尔摩哈德人眼中立时闪过了一丝怒气,但是在此同时,却把自己的头深深地低了下去,只是盯着自己的脚尖。

    洛林也‘呵呵’的笑了起来,然后对那人说道:“那你知道我们是谁吧?”

    那个首领回道:“诸位大人都是枫叶丹林的讨伐军。”

    “哦,“洛林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那你也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了?”

    “是的,大人。”那首领老老实实地答道:“诸位大人都是来讨伐那个皇帝,以报当初他不宣而战,派兵偷袭枫叶丹林的大仇的。”

    洛林冷哼了一声,以手按剑,怒声喝道:“嗯~!既然都知道,你还来我们面前干什么?以为老子不会砍了你的狗头吗?”

    旁边一众军官们也是怒声暴喝。

    首领见这些兵痞们说翻脸就翻脸,比翻书都快,知道在这个乱军之中,他们真要砍了自己的脑袋,也是很利索的。

    他头上立时渗出了一层冷汗,然后深深地一躬身,恭声说道:“大人,我代表维博斯城里的普通百姓,祈求将军大人放过我们。”

    洛林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嘲弄地道:“口气很大,你们城里的城主,守将哪?我看你的品级好像也就是个队长的角色,什么时候轮到你这种家伙和本爵爷说话?”

    那个阿尔摩哈德人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回禀大人,这个城里当官的早都跑了,有钱有势的也跟着他们逃跑了,现在城里只有几千个普通百姓,我们不想给那个该死的皇帝陪葬。”

    众人听了一阵愕然。

    一名军官愤愤地骂了起来,道:“又都跑了?他祖母的,这帮阿尔摩哈德混蛋,溜得比兔子还快。这让兄弟们找哪发财去?“

    洛林身边的军官也纷纷大声抱怨。

    他们对于这里的民生表示自己极大的愤慨。这帮该死的老百姓们怎么这么穷,想抢点儿东西都抢不到,真真是赔了钱了~!本来经济就不景气,这么一来,明年的日子说不定更不好过了……

    听了他们这些侵略者们替帝国的老百姓们抱怨生活不好,家里没钱……等等之类,那名阿尔摩哈德人心中觉的既有些滑稽,又有些很是丢脸。

    但是在此同时,他却是更加害怕起来——那帮兵痞们果然是想要来这里,杀人放火抢钱抢东西的~!

    洛林听了身后的混乱,不耐烦地一挥手,道:“行了。行了。回头你们有的是机会。别在这里跟我诉苦。又不是我让这里的老百姓们变成穷光蛋的。”

    一众军官们顿时醒悟过来,当即对着了帝国的皇帝和那一众高官们又是一阵‘直娘贼,王八蛋。不得好死。趴在老百姓身上吸血的猪猡……’的破口大骂。

    其中的污言秽语让罗琳娜那个女魔法师在一边听了,不住地皱眉。

    洛林也不理那些痞子,转过头来,向对面那个首领继续问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跑的?”

    那个首领略略回想了一下,然后肯定地答道:“五天前,那天听说维博斯来了个大人物,说北面的军队都被枫叶丹林人杀光了,然后那些当官的,收税的就全都收拾了东西。把府库里的钱一卷,往南跑了。”

    众人在旁边听了,不禁又是一阵破口大骂。

    在痛恨之下,他们这一次已经从人身攻击,转向到了抓到人之后的惩罚,像是什么千刀万剐点天灯了,老虎凳辣椒水,满清十大酷刑了,铁处女炮烙,身上漆上蜂蜜,放在蚂蚁窝旁边了等等之类,不一而足。

    心肠歹毒之极,让人望之胆寒。显出了人类对于自己同类的迫害是永远止境,这个伟大的哲学与社会课题。

    那首领听了他们的大骂,额头上汗水渗的更加勤快。深深地弯下腰去,生怕那些痞子们在盛怒之下,转移了目标,将怒火发泄到了自己的身上。

    洛林看出他的担忧,但是却也不多作解释,继续问道:“那么你怎么不跑?”

    那首领面色惨然地苦笑了一下,道:“我的家在这里,一家老小都在城里,我能往哪跑?就算是跑了。身无分文,又身在异乡。举目无亲的,能活活地饿死。还不如我待在这里。就是死了,也有个人埋。不会被野狗给拖了去的。”

    他顿了一下,眼中露出了刻骨的愤怒,低声诅咒道:“那个该死的狗皇帝,大神怎么不降下雷电劈死他~!给百姓们带来这天大的灾难。”

    他顿了一下,看到洛林似笑非的眼神,立时醒悟了过来,急忙又是一躬身,然后道:“我们听说枫叶丹林在哈夫斯城里不杀人,所以来祈求大人饶过维博斯城。饶过这满城的百姓。”

    洛林一愣,道:“你说饶我就饶啊?这样一来,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我这支部队倒底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首领顿时打了一个寒战。急忙道:“大人,还请大人开恩。”

    说完,赶紧对着后面的那些手下挥挥手。

    后面的俩个人急忙一俯身,就要将板车推过来,旁边的卫兵见了,当即警惕地大声喝斥。

    洛林远远地看到车上装有两口箱子,于是做了一个手势。

    一个骑兵当即纵马走上前去,然后长矛轻轻一挑,就打开箱子。然后又胡乱地在箱中重重地刺了几下,这才拨马回来。面无表情地道:“长官,没有问题。”

    这时,那两名阿尔摩哈德人这才推了车子走了过来。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车上的箱盖大开,露出了里面东西。都是一些炉子,烛台之类的金银器,而且还是银器居多。

    洛林身边一个军官轻蔑地吹了声口哨,另一个则撇撇嘴,不屑地‘切’了一声。

    那个首领觉察出他们态度的不对,急忙恭声说道:“各位长官。这些已经是我们维博斯城现在能拿出的所有东西了。

    诸位大人就是进城,除了城主的房子,也什么都没有了,那帮税吏们把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抢走了。交不上税,直接进家里牵牛扒房抢东西。”

    说完,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洛林瞟了箱子一眼,就再也没有兴趣了。

    他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对着手下的军官们说:“算了,这些都归你们了。”

    这些东西看着不少,其实值不了几个钱,洛林大爷现在坐拥飞鹰公司,一分钟也是十好几个金币上下,对于这点儿小钱,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一众军官们看了那些东西,也是极不上心。全都是长长地唉叹了一声。然后将洛林的话,向着自己的手下的小弟们重复了一遍。

    而他们手下的那些兵痞们看了,对于那一堆破烂,也是极为不耻。一来他们确实嫌那些东西太烂。

    二来,大家已经做好的打算,一定要到阿尔摩哈德的首都阿卜德瓦德大抢特抢。所以,绝对不能让这些破烂占了自己口袋将来放黄金珠宝的地方。

    因为根据军中的传统,那样做是很不吉利的。只要口袋一开,说不定以后就只能抢些不值钱的东西了。

    因此上,众人无人去拿,反是一脚将那破车破东西给踹到了路边。以防它碍了众人的行军。

    洛林看了看那空荡荡、如同鬼城一般的城池,然后对手下说:“带两个中队,进城转一圈。注意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异常。”

    那名官军大喝了一声,领命而去。

    很快,几百个骑士各持刀枪弓弩,呼啸着穿过城门向城中驰去,铁蹄声如雷鸣一般,震的城墙上的灰土簌簌地直往下掉。

    洛林看了一眼,然后接着问那个首领:“这附近还有没有阿尔摩哈德的军队?”

    那首领这一次却是连想也没想,极为干脆地答道:“大人,他们都跑光了,城里的八十个守军也都散了。”

    罗林娜愕然一愣,奇道:“八……八十个守军?这个城里就只有八十个守军”

    首领苦笑了一下,道:“是的,大人。维博斯城原本该有五百士兵,城主吃空饷,只设了八十个人。还一直扣我们的钱。压两个月的工钱,还只发半饷。

    纵然这样,也还时不时要苛扣工钱。而且每隔上一两个月,他就要过上一次生日,让我们给他包红包送礼……”

    洛林众人不由对望了一眼,尽皆显的一脸的古怪。

    那人顿了一下,转回了正题。指了四周,又接着道:“大人,您看。这附近要么是河滩要么是丘陵,根本藏不下人,如果您不信,派人巡逻一下。一看就知道了。”

    罗林娜惊奇看着眼前的城墙,继而哑然失笑。

    她摇了摇头,难以置信地说道:“洛林,我们到底在和什么样的敌人打仗?国内都这个样子了居然还偷袭枫叶丹林。我怀疑他们是穷疯了,所以才会这么干的~!”

    洛林却是想起了什么,很不以为然地道:“利用对外战争,来转移国内矛盾,这是政客们常用的手法。

    就我知道一帮矮子小萝卜因为吃不饱饭,连女儿老婆都跑去当ji女赚钱。就是这样,还被一个砖家忽悠着,跑去打仗。而且那砖家还是一个神经病~!”

    雷欧在旁边听了,不由大为惊奇,道:“他们怎么那么缺心眼啊?”

    洛林一耸肩膀,道:“谁知道?也许他们本来就是缺心眼吧。”

    洛林想了一下,又问道:“这附近还有什么城市?”

    那首领指着河流的上流,答道:“大人。沿着河往上走还有几座城上,我想也都和维博斯差不多,等大人到了,就只剩一帮穷鬼了。

    当官的、有钱的能跑的估计也早就跑光了。

    我们还听说有的总督已经自立当王,现在在阿尔摩哈德的土地上,没人能挡住大人的军威。”

    说着,话语中流露出了一种艰难和苦涩。

    洛林听了,却是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说错了,最起码还有一个人。还有一个人能挡得住我……”

    进城的骑兵队很快在城里绕了一圈,然后全都骂骂咧咧的出来了。

    “见过,大人。”为首的军官跑到洛林面前,向他敬了一礼,然后又愤愤地说道:“见鬼,城里一半的房子都塌了,往后要是都这样,兄弟们就白跑一趟了。这帮老百姓们穷的只剩下了一把骨头,真是看不到一点儿油水。”

    洛林笑了笑,安慰道:“不用着急,先生们,你们可以往好处想想。那些人都把东西搜刮了起来,带进阿卜德瓦德去,等着我们去拿。这样还省了我们大家不少的时间呢。”

    众人立时呲牙咧嘴地一阵大笑。

    洛林接着对那个首领说道:“告诉你们的人,在讨伐军行军期间,任何人不准到河岸去,否则格杀勿论。”

    他说到这里,一勒胯下有些躁动不安的战马,然后又补充了道:“对了,还有一条。如果我的士兵在这附近失踪,或是被暗杀了。只要有一个人,听明白了,只要有一个人遇到了袭击,别怪老子屠了你这个破城~!”

    说到后来,语气转厉,带出了森森的杀意。

    那伙人赶紧低低得弯下腰行礼,道:“谨遵大人命令~!”

    洛林冷哼了一声,然后怒声喝道:“我们走~!”

    骑兵队当即答应了一声,拨转马头,后队变前队,陆续地起步往回撤。

    这时,洛林他们看见原本冷清得大街两边的房门纷纷打开,阿尔摩哈德的百姓们从房子里跑出来,纷纷叫嚷着向着城内跑去。

    雷欧看着这种情况不由大为惊奇,问道:“他们……他们是干什么?“

    洛林看了一眼,然后拨转马头,头也不回的说道:“抢东西,没听那个家伙说城里还有几个像样的房子,我们不进城,他们自己人当然要抢个痛快。“

    雷欧听了,不由勃然大怒。

    他愤愤地骂道:“见鬼,我们到底在为谁打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